江云如风(第二部) (2) 作者:wd01983125

.

【江云如风(第二部)】

作者:wd019831252020-8-28发表于S8

第二章:满身正字

听到苏景的威名,老韩这夯怂吓得连头不敢露。

苏景和杰生坐在麻将桌边上,捏着麻将牌浑身难受。

打麻将就怕三缺一。蒋芸摸着下巴想了半天,发现一时间还真找不出个能打麻将的人来。无奈转头问小钟:“你们同学里,有爱打麻将的么?”

小钟一愣:“我就知道他们爱日屄……呃,好像浩倡爱打麻将,就是不知道技术怎么样。”

蒋芸嘴角缓缓咧开,喜滋滋的说:“叫来叫来,刚才光折腾陈静嘉那骚货了,我还没好好日一炮,打完了牌,正好尝尝年轻鸡巴的滋味。”想到这个,就忍不住摸摸骚屄,想着年轻鸡巴的有力插入,暗暗心热起来。

张雅也爱打麻将……小钟思考良久,还是决定算了,拿起手机叫道:“决定了,就是你了!浩倡!”

一个电话过去,正在宿舍里对着电脑骂小学生的浩倡听说打麻将,忙不迭的打车过来,不到半个小时便来到小钟家,规规矩矩道喜:“阿姨好,祝您生日快乐!”

蒋芸看他身材虽然不高,但浓眉大眼、身体健壮,又有一股文质彬彬的气质,登时笑逐颜开打招呼:“谢谢你啦,快过来坐!”

一抬头,浩倡便看到房间里男男女女都是赤身裸体,空气中荡漾着腥腥酸酸的淫靡味道,心头一跳,谄笑道:“阿姨,这……”

“没事。”小钟怕吓着他,笑着说,“先打麻将,打麻将。”

说到这个,浩倡顿时劲头十足,比日屄的兴趣还大,一屁股坐在麻将桌边,伸手抓起张牌熟练地一捻,啪的拍在桌上大叫一声:“六万!”

小钟提醒:“我妈还好,小景和杰生,”他指指杰生,“可是很厉害的。”

浩倡憨厚的笑:“来着看,来着看。”

蒋芸和窦祎彤一齐转头看他,看得他莫名其妙:“怎么了?”

苏景跟他玩儿的熟了,抬起白生生的小脚丫踹了一脚:“来,打牌!”

等他们稀里哗啦的开始打麻将,小钟长长舒了口气,看了会儿牌实在看不懂,越发不能理解这帮人为什么能够如此兴致勃勃。

他便打个招呼:“妈,我回去了。”

蒋芸专心看牌,不理他。

小钟无可奈何,洗个澡穿好衣服又叫一声:“妈,小景,我先回去睡觉了。”

依然没人理他。

牌桌上四个人如同修仙渡劫,头顶上雷云笼罩,气压低的仿佛随时电闪雷鸣。只见浩倡手上的牌越转越快,杰生手指点在牌桌上似是在弹奏《c小调交响曲》,苏景两个大奶子放在桌子上,目光森严如饿虎下山。

蒋芸看在这是自己亲儿子的份上,不耐烦地挥挥手:“去吧去吧。”说完捻起一张牌,“二条!”

唐洋站起身来:“小钟,我跟你一起,借宿一宿行么?”他摊开手苦笑说道,“明天一早我还得回医院,他们打麻将,我没法睡觉……”

窦祎彤看他们要走,忙起身过来:“我也走,跟你那睡一晚。”

小钟奇异的看他们一眼,笑得很高深:“行啊……”

唐洋和窦祎彤被他笑得莫名其妙,跟小钟打车到了一处高层楼下,终于还是好奇的问:“你干嘛这个表情?”

小钟带着他们上楼,站在电梯里回过头来满脸跑眉毛:“我怕你们晚上更睡不好觉。”

窦祎彤眨眨眼睛后退一步惊觉起来:“你难道对男人……”

“别胡说,我对男人没兴趣……你去大腐国都学了些什么啊!”小钟笑着走出电梯,“你们知道我是跟人合住吧?”

唐洋和窦祎彤点点头:“知道啊,你的高中同学么。”

小钟打开门,意味深长的说:“修蒙和他女朋友玩儿的比较……嗯,希望你们不要太惊讶。”

走过玄关,唐洋和窦祎彤一抬眼登时愣住了,只见客厅正中央,一个身体纤瘦、却又丰乳巨臀令窦祎彤自惭形秽的妙龄女子蒙着眼睛反捆双手,双腿分开半蹲,坐在一个木马状的东西上。再细细打量,那女孩上身一件薄薄的白色水手服,胸前鼓鼓囊囊却又奇形怪状,不知道夹着什么东西,下身蓝色短裙根本遮不住光溜溜的大腿,裙边起伏之间露出无毛的暗红色淫屄,两片蝴蝶状的阴唇张开,木马背上一根假鸡巴直挺挺硬戳戳,随着嗡嗡的机械声音缓缓向上顶动,一下一下插进淫肉当中,日的女孩呜呜呻吟浑身颤抖,甚至地上已经积蓄出一滩亮晶晶的淫水。

听到动静,那女孩吓得身体一抖。小钟忙打招呼:“是我。”

女孩松了口气,娇滴滴的说:“小钟,你回来了。”

小钟脱下外套随手挂在玄关门口衣架上,拍拍目瞪口呆的唐洋和窦祎彤:“今天我姐姐和姐夫来过夜……别紧张。”看女孩十分紧张,脸上腾的浮起两朵红云,忙说,“我大姨家的姐姐和姐夫。”

听到来人是蒋家人,女孩神奇的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你吓死我了……”

小钟走过去蹲在她面前,伸手隔着水手服在那巨奶上一扭,笑嘻嘻的问:“修蒙呢?”

女孩扭扭身体不向后躲,反而挺胸把没穿奶罩的大奶子送到小钟手上:“主人老公和同学去吃宵夜了,让我……啊呀,别闹!哦,哦!不,不行,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小钟笑嘻嘻的在她胯下木马炮机档位上一拨,那假鸡巴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女子惊呼一声直起腰来,双腿却被牢牢捆在木马两侧,暗红色肉屄被巨大的假鸡巴飞快的插入抽出,猛烈的摩擦带来强烈的刺激,本就积累已久的快感仿佛火山一般爆发开来,尖叫着浑身颤抖起来,肥白的屁股夹紧一耸一耸,股股晶莹淫水顺着假鸡巴喷涌而出:“要要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小钟突然又拨动档位,让假鸡巴恢复了最初的缓慢,气的女孩气喘吁吁大为不满:“坏蛋小钟,快点,让它快点,我、我还没爽呢……”

小钟哈哈大笑,回头招呼:“大姐姐,大姐夫,来,介绍一下,”拉开女孩的眼罩,露出姣好的面容,“这是刘爽,我高中同学,修蒙家养的性奴老婆。这是我姐姐窦祎彤,姐夫唐洋。”

刘爽抬头看看他们,对于自己被捆着坐在炮机上大感害羞,臊眉耷眼的打声招呼:“大姐姐好,姐夫你好。”

小钟在一旁笑嘻嘻的接个下茬:“请恕末将甲胄在身不得施以全礼。”

窦祎彤和唐洋想笑又不好意思,举手笑道:“刘爽你好。”

小钟拿出几瓶冰啤酒扔给窦祎彤和唐洋,自己又开一瓶仰头喝一口,舒口气躺在沙发上,给修蒙开视频:“修蒙,大姐姐、姐夫来住一晚上。”

修蒙正在砂锅啤酒烤串,喝的正高兴,看到屏幕上出现小钟和一男一女,忙说:“大姐姐来了!大姐姐好,姐夫好,欢迎欢迎,随便住。”

小钟手机一转,摄像头对准刘爽:“大爽还在这捆着呢。”

修蒙笑道:“没事,臭贱货屄痒痒,我给她疏通疏通……一会儿我就回去,回去咱一起日她。”

刘爽侧过头娇滴滴的说:“主人老公,奴不是贱货……”

修蒙骂道:“贱货不许顶嘴。”

刘爽忙低下头:“是。”

修蒙三两口喝完啤酒抹抹嘴,和身边朋友说了几句什么,又说声“你们稍等,我这就回去!”便挂断视频。

虽然已经日了两炮,但看到刘爽这样一个丰乳巨臀的美貌女子捆在木马炮机上,被假鸡巴戳的不停哼哼唧唧,唐洋的鸡巴一时间又有些蠢蠢欲动,忍不住咽口口水。

窦祎彤好奇的围着刘爽转了两圈,啧啧称奇:“现在的年轻人,玩儿的真是了不起啊!”她蹲在木马前面,好奇问道,“这个东西,爽吗?”

刘爽点点头说道:“挺爽的,不过我还是喜欢男人的鸡巴。”侧过头,冲唐洋抛个媚眼,伸出小小的舌头轻舔嘴唇,“只是没有主人的许可,现在还不能让你们玩儿奴家的臭骚屄和淫奶子……”

窦祎彤对她勾搭自己男朋友的行为丝毫不以为意,兴致勃勃的摸摸炮机:“这个东西很好啊,我有几根假鸡巴,比这个还要粗一些,他们日我屁股的时候,我就用假鸡巴插屄过瘾。”回头看唐洋,笑嘻嘻的说,“老公,我也要这个……”

唐洋点点头说:“回去给你买一个,日死你个骚货。”

几个人喝着啤酒打情骂俏,不多时房门开了,修蒙急急火火的冲了进来,看到窦祎彤和唐洋忙打招呼:“大姐姐好,大姐夫好,小钟也没提前跟我说一声,真是太失礼了!”

见他们都围在刘爽身旁,修蒙忙又介绍:“这是我女朋友刘爽。”

唐洋很客气:“刚才小钟介绍过了。”说着一挑大拇指眨眨眼睛,“你真厉害,调教的不错!”

听到这个,修蒙极为得意,关掉炮机解开刘爽身上的绳子,拉着她脖子上的项圈红绳从炮机上下来。

随着动作,刘爽胸前传来阵阵清脆铃声,越发诱人心魄。

修蒙笑道:“见笑,见笑,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行了别客套了。”小钟笑道,“我妈今天过生日,家里一帮人打麻将,我们嫌吵,回来睡觉。不过,”他冲修蒙眨眨眼睛,“大姐姐对你这个炮机很感兴趣,能不能……”

修蒙很好客,尤其对窦祎彤,只觉得刚看不算多么好看,可多看几眼,竟是越看越觉耐看,腆着脸笑道:“随意随意,就是这骚奴,你们也随意。”扯扯刘爽项上红绳,“去给姐夫吃鸡巴去。”

刘爽跪在地上膝行几步来到唐洋胯下,撅着臀抬起头满脸妩媚妖娆:“姐夫,请赐奴您的大鸡巴。”

唐洋有些措手不及,连连摆手躲身:“这不合适……”

刘爽在木马上坐了一个多小时,被假鸡巴不紧不慢的插的早已欲火焚身,双手抱着唐洋屁股,把脸埋在胯间深吸几口气,仿佛隔着裤子都能闻到鸡巴的腥臊味道,深深陶醉其中,越发急火火的叫道:“我要鸡巴,鸡巴,快给我、给我鸡巴、鸡巴……”一边叫着,忙不迭拉开唐洋裤子,掏出沾满不知谁的精液淫水的鸡巴,一口含进嘴里又舔又吸,吃的啧啧有声、痴迷不已,“好香的鸡巴,主人老公,姐夫的鸡巴上还有精液呢,唔唔,好香……”

修蒙看她吃的津津有味,也不管她,踢了小钟一脚说:“你个王八犊子,芸姨过生日怎么不叫我?我还随不起个份子钱么。”不等小钟答话,回头看窦祎彤撩开裙子露出骚屄,试着往那木马上坐,忙过去帮忙扶着假鸡巴,顺手在窦祎彤屁股肉上摸了几把,笑嘻嘻的说道,“顺着往下坐,对,就这样,对,我开开关。”

窦祎彤被他摸得咯咯笑,顺势坐下去吃进假鸡巴,骚屄涨涨的又酸又爽,尤其假鸡巴虽然不算粗大,但根子旁斜岔出来个小球正顶在阴蒂上,开关打开,便一顶一顶的往肉里送,那硬硬的龟头还不停旋转,插到深处研磨的屄芯子十分舒畅,身子随着炮机的节奏一上一下耸动起来,爽的连连叫:“呀!舒服!爽!这东西真棒!哦,哦!舒服!顶到屄芯子了,呀,顶到阴蒂了!好爽!”

兴奋的喊叫几声,扭头看被刘爽小嘴伺候的满脸荡漾的唐洋,恨恨说道:“比你们这帮就会玩儿屁眼的臭男人强多了!哦,爽!”双手撑着木马,塌下腰撅起屁股把骚屄与木马紧紧贴合,舒舒服服的享受起来。

唐洋正待反唇相讥,突然看到修蒙坐在一旁,望着窦祎彤两眼放光,嘿嘿一笑说道:“修蒙是吧?”悄悄指指窦祎彤那撅起的大白屁股,“要不要试试彤彤的屁股?绝对让你没白活这辈子。”

修蒙大喜,搓搓手骑到窦祎彤身后,掏出早就硬邦邦的鸡巴,顺着节奏往两片白腻臀肉沟里一捅,双手环绕抓住酥胸,边揉边低声叫道:“大姐姐,让我日你的屁股呗!”

“啊?”窦祎彤正日的舒畅,冷不防被他推得身子前倾,轻叫一声反手拍他一下,“你慢点……哦!”

她的骚屁眼早就被日的松了,修蒙稍稍一顶,毫不费力便日了进去,只觉里面又热又紧又滑,肛门圈箍的鸡巴根子舒畅无比,大喜过望,顺着炮机上下节奏舒舒服服日了起来:“舒服!爽!大姐姐你屁眼真紧,真爽!”

窦祎彤回头白他一眼,自顾自享受炮机和鸡巴给骚屄屁眼带来的双重快感。

见俩人日的开心,唐洋越发兴奋,刘爽的小嘴又是技巧娴熟,一根鸡巴早已硬如钢铁,笑道:“修蒙兄弟,你日我老婆,我日你老婆行不?”

修蒙正爽的五迷三道,连连摆手:“骚奴,好好伺候姐夫!”

“是。”刘爽柔顺的点点头,手里抓着硬硬的鸡巴不舍得放手,媚笑说道,“姐夫,你想日奴的骚屄?屁股?还是……”

修蒙笑着说:“骚奴,你那大奶子翘屁股蝴蝶屄,都让姐夫试试。”

刘爽吐吐舌头,推着唐洋躺在沙发上,“姐夫你躺着,从我后面日骚屄好不好?”

小钟被挤得一翻身从沙发上滚下来,发现就自己无所事事,耸耸肩自去洗澡睡觉。

待唐洋躺好,刘爽转过身撅起屁股坐在他身上,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拨开两片蝴蝶屄,正待坐下,唐洋突然“咦”了一声:“这是?”只见刘爽那雪白丰满的大白屁股上画着不少横竖黑线,看的唐洋莫名其妙,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刘爽莫名其妙回头看他一眼:“怎么了?”

唐洋撩起她的裙子凝神观看,发现屁股上腿上用黑色水笔写着一个个正字,大感好奇。

修蒙回过头喘息着叫:“骚奴,脱光了给姐夫看看。”

“是。”刘爽灿齿一笑,随着一阵铃铛声响,大大方方脱掉身上的水手服和齐膝裙,窦祎彤都忍不住扭头观瞧,惊的连吸几口凉气。

只见刘爽几乎达到G的嫩白巨乳上,一个写着“奶吧”,一个写着“肉壶”,两个暗红色葡萄般的奶子上系着两个金色风铃,随着奶尖颤动便玲玲作响。而纤细紧实的小腹上写着“精厕”二字,还画个箭头指向光光的红色肉屄。光洁后背和肥臀上更是写满了“肉便器”“臭骚屄”“烂婊子”“性奴隶”“公共精厕”等各种不堪入目字眼,从股沟往下到大腿上,横七竖八画了五六个“正”字。

唐洋眉毛都看歪了,伸手轻轻抚摸那些字体,越发口干舌燥鸡儿梆硬:“这是,这是……”

修蒙抱着窦祎彤的身子一边泰迪一般耸动,一边笑着说:“这是前天开会给这骚屄留的纪念,至于腿上那些,骚货自己说。”

刘爽嘻嘻一笑媚声说:“别人内射奴一次,奴就要写上一笔。”

窦祎彤“O”着嘴巴问:“那现在是多少了?”

唐洋飞快的点了一遍惊叹:“整八个正字,40个。”

修蒙摇摇头:“两年功夫才40个人内射,骚奴还是需要多调教啊。”

刘爽委屈巴巴的噘噘嘴:“主人老公不让奴出去和人乱交,自然不多。”

修蒙一翘眉毛:“怪我咯?”

“奴不敢!”刘爽连忙说,“是奴不够骚,不够浪,不够贱,臭骚屄伺候的男人还不多,请主人老公息怒……”正说着,突然身体一耸,不由自主呻吟起来“哦……大鸡巴,日、日进来了!”

唐洋被撩拨得再也忍耐不住,抱起刘爽的雪白巨臀腰上使劲一挺,鸡巴猛然插入淫水涟涟的暗红色无毛肉屄,飞快地抽插起来,顶的刘爽浑身一软忙用双手撑住沙发,就着节奏屁股上下耸动迎合鸡巴的操干,嘴里更是淫叫不断:“啊,主人老公,奴被姐夫的鸡巴日了,哦,好爽!哦哦哦哦……姐、姐夫,奴的臭骚屄爽不爽,鸡巴日着,舒不舒服?!”

“爽!”唐洋眼睛微微发红,双手扯着臀肉左右分开,胯部撞在肉屄上,“砰砰砰”撞的嫩肉不停颤抖。

“哦哦哦,臭骚屄也好爽!哦哦,好姐夫,你的鸡巴太大了,日的臭骚屄好舒服啊,哦哦哦!”刘爽尖声叫道,“奴的臭骚屄,好喜欢给姐夫的大鸡巴日,请姐夫,哦哦哦,姐夫日奴的臭骚屄,日死奴、日死奴,哦哦哦……奴、奴生下来就是要让姐夫的大鸡巴日的,狠狠地日,哦哦哦,日烂奴的臭骚屄,日死奴吧,哦哦哦!哦哦哦……”

看傻了眼的窦祎彤忍不住伸出小舌头轻舔嘴唇,而修蒙趁机而上,悄悄拨快了炮机的速度,假鸡巴日着骚屄如电风扇般飞快旋转,鸡巴日着屁眼,一手勾弄着奶子,另一手揉动起阴蒂,一时间窦祎彤上下前后都被攻占,只觉屄里屁眼里越发燥热,浑身猛地剧烈颤抖,晶亮的淫水便顺着屄口缝隙潮涌而出,尖叫一声软软伏在木马上,用力喘息起来:“哦,哦,好爽,好爽,爽死我了,爽死我了……哦,哦……”

而修蒙插在她屁眼里的鸡巴被高潮抽搐狠狠一夹,也一阵酸麻精液喷射而出,连射几股之后又忍不住多顶几下,顶的窦祎彤再哎哟哎哟淫叫几声,才舒一口气缓缓拔了出来。只是炮机没停,依然在飞快的抽插几乎软烂如泥的骚屄,带的窦祎彤娇俏身子一耸一耸,屁眼里顺势而出的精液前后乱甩,甩的木马上到处都是白花花一片。

心满意足的修蒙下了木马,嘻嘻笑道:“大姐姐,你这屁股真好,我这辈子从没日过这么好的屁股。”

窦祎彤伏在木马上想要伸手关掉炮机,可被假鸡巴不停冲击,身上一丝力气也无,哆哆嗦嗦的够不到开关,扭过俏脸气喘吁吁轻声叫道:“修蒙,修蒙,你,你帮我关了这东西吧。哦,哦,我,我受不了了……哦……”

修蒙看她整个人软绵绵伏在木马上,唯独那白屁股还被假鸡巴固定顶动一起一落上下不停,一时间大感有趣,笑嘻嘻转到她身前,故意用鸡巴蹭蹭俏脸:“这就不行了?我们家骚奴坐在上面一两个小时不许下来都没事呢。来,大姐姐先帮我清理清理鸡巴。”

“你,哦,哦,你坏死了啊……”窦祎彤无奈张开小嘴,含着那根一塌糊涂的鸡巴漱口,舔干净上面的精液之后,才吐出来舒口气求饶,“好弟弟,你就饶了姐姐吧……姐姐,姐姐不行了……哦哦哦,哦哦哦……”

修蒙却转过头,问唐洋:“姐夫,我能把姐姐放下来了么?”

这时候,唐洋正看刘爽两片蝴蝶般的阴唇夹鸡巴看的入迷,听到这话眼睛一转,嘿嘿笑了起来:“别,平时总嫌我们日她那骚屄日的少,你就捆上她,让她好好舒服舒服。”

修蒙连连点头,趁着窦祎彤还没回过劲儿来,顺手三两下把她牢牢捆在木马上。

只苦了窦祎彤上半身贴在木马上,骚屄里假鸡巴不停地进进出出,没多时浑身抽搐尖叫一声又来了一次高潮。

“别,别闹了!”窦祎彤只觉得骚屄都要被日化了,两条腿抖得如同筛糠一般,“快放下我,快放下……哦哦哦,哦哦哦……”

修蒙不理她,自去洗澡去了。而唐洋这时换了姿势,压在刘爽身上一边日蝴蝶屄一边揉大奶子,时不时揪起铃铛玩儿的不亦乐乎,哪里还顾得上她。

窦祎彤气的直哼哼:“以后我不让你们日屁股了!”

唐洋冲她竖个中指:“这半年你也没让我们日屁股啊。别说屁股了,屄也没日到。”

窦祎彤被噎了一下,有些讪讪:“这不是伺候大嫂子怀孕么。”

唐洋鄙视她:“所以你跟成哥儿日的不亦乐乎,路过京州还要找小钟来一炮,就不管我们了?”

窦祎彤怔了怔,大叫道:“这半年你跟杰生也没少日学院里那帮骚货啊!”见唐洋还是不理她,窦祎彤实在受不了了,无奈之下还得低头,“老公,你就行行好,把我放下来吧,骚屄要是日坏了,你以后也没的日了不是……”

唐洋看她脸颊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有些担心出事,便拍拍刘爽的奶子。

刘爽心领神会乖乖停下,用屄夹着鸡巴带他起来,跪在地上摇动屁股:“请姐夫骑着奴走吧。”

唐洋大爽,拍拍大白屁股往前走两步,在蒋芸那没玩儿上的,现在倒是玩儿的舒舒服服,冲窦祎彤说:“你看看人家刘爽!”

窦祎彤浑身如同火烧一样,几乎感觉不到自己下身还有个屄了,只是快感依然源源不断而来,有气无力的叫:“快,快放开我……”

等唐洋解开绳子拉她一把,窦祎彤就势往地上一滚,毫不在意形象的躺了个四仰八叉,呼哧呼哧直喘粗气,身体还在阵阵抽搐,赤裸的奶子和骚屄颤抖不停。

见她休息了,唐洋回到刘爽身上,集中火力开始了新一轮猛攻,日的一对巨乳前后摇摆,铃铛声叮叮当当响个不停,趴在地上仰着头大叫:“日死奴了,日死奴了,请姐夫快射吧,快把精液都射到奴肚子里吧!姐夫要把精液灌满奴的子宫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啊……”

唐洋日的越发猛烈快速,“砰砰砰砰”肉体撞击声中日的肥白肉臀荡起层层波纹,日的淫水顺着交合之处肆意飞溅,终于腰眼一阵酸麻,咬紧牙关狠冲几下,在刘爽的浪叫声中一泄如注,将满腔热精全部灌进了娇嫩子宫。

刘爽弓着背挤了几下屄,又伸手托着阴囊轻轻揉搓,待他终于射完了最后一滴精,才快趴几步,让鸡巴抽了出去。紧接着也不顾身下精液滴滴答答落了一地,忙转身回来一口含住那已经软化的鸡巴,精心细致舔舐干净,把上面秽物全都吞进肚里。

她又拿来一支水笔,恭恭敬敬递给唐洋,转身撅起屁股:“请姐夫帮我划一道吧。”

唐洋坐在沙发上喘匀气息,在刘爽身上小心挑个地方,起了新的正字第一笔,看她扭着大白屁股夹着骚屄欢天喜地回房间去,恨铁不成钢的指指窦祎彤:“你看看人家。”

窦祎彤躺在地上,歪过头翻白眼:“干嘛?”

唐洋一扬眉毛:“你又没事了是吧?”

窦祎彤抬起下巴哼了一声洋洋得意:“没事了,如何?来日老娘的屄啊,来日老娘的屁股啊。”说着侧身用手支起头拍拍屁股细声细气的说,“请大爷享用奴的骚屄和浪屁眼。”

“真他妈羡慕女人……”唐洋叹了口气,“明儿给你捆炮机上,让你好好享受一天。”

窦祎彤冲他抛个媚眼,摇摇摆摆起身:“快睡吧,明天一早还得回去了。”抿嘴一笑,“咱们和小钟三个人睡怎么样?”

正躺在床上玩儿手机的小钟听到这话大叫:“别!请姐姐和姐夫睡客房!明儿我还得上学了!”

洗完澡的修蒙正推门出来,忙问:“这就睡了?怎么不日了?”

唐洋连连摇头笑着说:“不日了,不日了,今天日了好几炮,鸡巴酸的都快吐了。而且明天早上赶高铁,休息吧。”

修蒙忙前跑后安顿他们去客房睡下,关好房门看看刘爽也已躺在床上沉沉睡去,脚步一顿拐进小钟房里:“孙子!”

小钟抬眼皮夹他一眼,没说话。

修蒙怔了怔:“你怎么不搭声?”

“老子就是相声社团的。”小钟没好气说道,“有屁快放,明天上午航空电子和空气动力学,可不敢迟到。”

修蒙盘腿坐在床上笑嘻嘻的说:“刚才日的正嗨,话说了一半儿,芸姨过生日怎么没找我们去?”

小钟瞥他一眼:“你对我妈真是念念不忘啊。”

修蒙嘿嘿的笑:“哪个男人见了芸姨不心动?去年我们去贺寿,可芸姨根本没回家,今年眼巴巴等你,也不给个消息,我们也不好意思问……再说你日我姐姐的时候,可是答应的好好的,不能穿上裤子就不认人吧?”

小钟无精打采的盖上被子:“浩倡就在我们家呢,你要不要去?”

修蒙一愣:“浩倡?”顿时大怒,“孙子!你喊浩倡都不喊我!”

小钟撇嘴:“我妈,小景,还有我那外国姐夫,加上浩倡他们一桌人打麻将呢。你要去就赶紧去,别耽误老子睡觉。”

修蒙又一楞:“打麻将呢?小景?哦……那就不去了,呵呵,搅和了牌局多不合适。呵呵……”干笑几声见小钟不答话,他摸着下巴思索一会儿,笑道,“要不过五一的时候,我攒个局吧?跟老陆也好久没见了,加上你跟浩倡,咱们去你家玩儿两天,不带女朋友……”

小钟翻着眼睛瞪他:“那不就是玩儿我妈么?”

修蒙乐的连声说:“要不咱们开个家属大会吧,你叫上芸姨,我叫我姐姐……诶,对了!”他“啪”的一拍手,惊得小钟一个激灵,“今天跟芃芃聊天时候,她说过些日子她哥哥去参加个什么沙漠越野车大赛,特别有意思!要不要一起去?”

小钟整天忙于学习,连就在隔壁的公共厕所刘爽都没心思日,哪知道什么越野车大赛,横竖被他弄得睡不着觉,坐起身好奇地问:“有什么意思?可我没车,也不会开车,没本儿……”

“你他妈飞机都会开,车有什么不会的。”修蒙笑得面色扭曲形容古怪,绘声绘色说道,“听说啊,听芃芃传达她哥哥说的,白天沙漠赛车,晚上男男女女随意日屄,就在沙漠里头,围着篝火看对眼就日……怎么样,刺不刺激?”

看小钟没什么反应,修蒙脸颊抽了抽,说道:“老陆那绿帽男肯定去,芃芃说他正满世界联系买车呢,到时候我跟大爽蹭他车走。浩倡估计也会跟着凑热闹,正好一辆车5个人……你就说你去不去吧,要是去,我找我爸借他那辆大G,走两辆车,你看如何?”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