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云如风(第二部) (4) 作者:wd01983125

. 【江云如风(第二部)】

作者:wd019831252020-8-30发表于S8

第四章:吴思慧

坐在大巴车的沙发上,蒋芸搂着葛悦熙翘着二郎腿,“咔咔”的吃苹果:“尝尝,别看个头小,味道不错。”拿起一个塞到葛悦熙嘴里,“孕妇就得多吃苹果,回头让成哥儿给你多买点备上。”

葛悦熙这趟出来日的美了,积攒了大半年的性欲终于一朝释放,容光焕发娇艳动人,正觉得口渴,拿起苹果三两口便吃了下肚:“谢谢二姑。”

前面开车的二春笑道:“二姨奶,我这也想吃苹果,给我也来一个呗?”

蒋芸翻翻白眼:“混小子还想吃苹果?这有屄吃不吃?”

二春笑嘻嘻的说:“这几天可是没少吃您那骚屄,吃的嘴都干了,这不才找您讨个苹果吃么。”

“混小子。”蒋芸笑骂一句,递给他个苹果,端庄严肃的说,“以后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这屄可不能给你们乱吃。”

二春咬着苹果差点笑出声来:“娘诶,我从小就参加您的婚礼,之后也没见您少喂我们屄吃……别打别打,开车呢……”

400公里不远不近,一路上嘻嘻哈哈,一天的时间稳稳当当到达。进了城天刚擦黑灯火初上,路面上车水马龙堵得严严实实。

蒋芸这时候已经坐到周天哲车上,看着车队被拥堵切得支离破碎也无可奈何,指挥着周天哲左拐右拐钻隧道,一边应付老娘:“妈诶,我们堵在路上呢,很快,很快就到……”

狼狈不堪的从市区钻出来,终于到了家里老宅,蒋老爷子和老太太一人一把太师椅坐在门口戳着拐杖眼巴巴不知等了多久,看车进了门俩人从车上跳下来,大喜,忙起身相迎,慌得周天哲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被蒋芸一扯脑子一热,扑通一下跪那了。

吓得老两口左躲右闪忙不迭的搀扶:“好孩子快起来,好孩子快起来……”

蒋芸捂着脸拉他肩膀低声吼:“快起来吧,这没人给你压岁钱!”

吴思慧和蒋苓扭着身子抖如筛糠,紧紧闭着嘴巴才没笑出声来。

蒋艾瞪她们俩一眼,虚扶着新二姑爷引路。

周天哲爬起来迷迷瞪瞪的跟着往里走,也不知道穿堂过屋走了多久,才来到后院花园,两个厨子正围着火烤着两只羊羔,正烤的滴滴冒油,见他们来了,忙用小刀片去烧焦的地方,只等开席。

一干人等坐定,蒋芸搂着还处于傻姑爷状态的周天哲一一介绍:“这是我爸。”

周天哲稍稍镇定下来,起身弯腰鞠躬:“伯父。”

蒋老爷子笑呵呵的摸胡子:“快坐快坐。”

挨个介绍一遍,蒋芸好奇看看左右:“成哥儿他们呢?”

蒋苓微笑说:“刚打电话,还在路上堵着呢,不过也快到了……”正说着,就听老管家叫:“大小姐,慢点,别跑啊!”

吴思慧哈哈笑:“咱家小猴子到了。”话音未落,蒋涵羽旋风般冲进来,围着众人叽叽呱呱说话,瞬间把气氛炒热了三分。吴思慧趁机问蒋芸,“小钟怎么没来?”话一出口,突然反应过来,拍拍蒋芸的手温声说,“不来也好,还是课业为重。诶?对了,听成哥儿说他学习不错,这就要跟航空公司签协议了?”顺顺当当岔开话题,紧接着听人报,说周家小姐到了,忙起身出去迎接。

所谓姑爷是门前贵客,亲家来人,即便是非正式拜访,蒋家也不能失了礼数,老两口不动,大舅蒋艾带着大姨蒋苓和二舅母吴思慧远接高迎,迎到花园里又是一番客套。

随后到来的葛悦熙母凭子贵,肚子里怀着俩凤凰蛋,七大姑八大姨都得小心翼翼让她三分,伺候着上楼回房休息,唯恐招惹了大少奶奶,到时候老太太劈头盖脸骂一顿还是轻的,在新姑爷面前可丢不起人。

至于大少爷蒋涵成不好上桌,便招呼着二春宝哥一干小辈坐在客厅吃饭。

花园里忙忙碌碌的介绍完了,依着西北的豪气,自然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周天哲一碗黄汤下肚,酒劲上头总算恢复了正常,伶牙俐齿哄得老爷子老太太姨娘舅妈乐不可支,又拼着命连干三碗烈酒,看的蒋艾大声叫好,顿觉这个妹夫比何志勇那油头粉面的小流氓顺眼多了。

一家子其乐融融,老太太搂着蒋芸笑道:“亏着菩萨保佑,我就知道老天爷不偏人,以后你可好好过日子,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这当娘的心里啊,就高兴了……”

看老太太说着说着哽咽起来,蒋苓蒋芸俩人又是哄又是劝,老爷子也看不下去:“老婆子别闹,好好的,哭什么。”

老太太咧嘴笑:“对,好事,以后咱家都是好事,喝酒!”说着端起酒杯示意周天哲和周芃芃,一饮而尽之后,有些试探的笑道,“那个,我们家二丫头啊,之前还有个孩子……”

周天哲点点头:“我知道。小钟……已经见过了,处的挺好的。”

见他不在意,老太太松了口气,开怀大笑。只是接下来周天哲指指周芃芃,神情复杂的说:“芃芃,跟小钟是同班同学……”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眉毛扬起形容古怪,连厨子都听傻了,呆呆看着二姑奶奶。

陆离作为婆家亲戚,把头埋进腿里紧紧夹住装孙子,努力不笑出声来。

见气氛略显尴尬,周芃芃忙道:“各论各的,我们跟小钟还是论哥儿们……”

不解释还好,听了解释,陆离向后一仰一跟头摔倒在地,躺在地上哈哈大笑:“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有了起头的,一干人按捺不住哄堂大笑捶胸顿足,就连蒋老爷子都憋不住莞尔,笑得周天哲无地自容,蒋芸面红耳赤,怒道:“薇三呢!让她出来挨打……”

提到蒋薇,想起当初蒋涵成婚礼上的那份尴尬,这帮人不好意思再笑,忙打圆场端起酒杯:“喝酒喝酒!吃菜吃菜!”

老太太支着额头叹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吃饱喝足之后,坐在客厅里聊了会儿天,便各自散去回房休息。

只是陆离不知道是认床还是不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瞪着眼看会儿天花板,饱暖思淫欲,忍不住伸手撩拨周芃芃:“宝贝儿?”

周芃芃打个哈欠翻个身背对他:“别闹了,这几天你还不累啊,快睡吧……”话未说完,便已沉沉睡去,轻轻打起小呼噜来。

看看手机,刚晚上十点半,按着陆离的性子,现在正是去学校后街吃活珠子喝啤酒的好时候,叫上小钟,拉上修蒙,小摊上一坐,一人磕一个旺鸡蛋,炸一份臭豆腐,来点羊肉串大腰子,不够再来一份花甲生蚝鱼泡,一瓶啤酒一口气喝下去凉森森打个酒嗝,舒服哟……

想到这,陆离摸摸肚皮,有些懊恼刚才吃饭时候酒喝了不少,上好的羊羔肉却没吃几口,大师傅现场下锅的牛肉面也只吃了一小碗,结果现在静下心来,有点饿了……

20岁的大小伙子最不顶饿。无奈起身,打个哆嗦发现西北夜里还挺凉,忙穿上衣服,蹑手蹑脚出门去,打算看看有什么吃的。

下的楼去,客厅里虽亮着灯却一片寂静,又不好意思麻烦旁人,便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摆放的瓜子核桃噼噼啪啪磕了起来,看有橙子山楂,也塞嘴里几个,只是吃完了这开胃的东西,越发勾起了饥火饿的难受。

正吃着,突然听到门廊那边传来声音:“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陆啊。”

陆离脸上一红,忙转头,看到二舅母吴思慧穿着真丝睡袍笑吟吟而来,仿佛丝毫不在意这薄薄的睡裙遮掩不住胸前那对微微下垂,却越发饱满浑圆的大奶子,随着走动一颤一颤的,甚至褐色的奶头在轻纱中也是若隐若现,坐在陆离对面交叉腿淑女坐好,笑吟吟问:“晚上没吃饱?”

成熟美妇风韵十足,陆离却不敢多看,半夜跑出来偷吃被主人家抓到,也有些不好意思,期期艾艾说道:“二舅……呃,二嫂子……诶……”不知道该怎么叫,只得含混过去,“不是没吃饱,只是初来宝地睡不踏实,出来坐一会儿,吃点零嘴垫垫肚子。”

吴思慧一撩裙子两腿交换位置,笑道:“这可是我们招呼不周了。”说着按下桌上电钮,不多时一个佣人过来,“二奶奶,什么事?”

“去看看厨房有什么硬菜,给端点上来。”吴思慧随口吩咐,“酒也烫一壶,我陪小陆喝一杯。”待佣人转身,她撩开裙子两腿再换一下。

陆离这位置恰恰好好,看到睡裙里面一片春光,无论是雪白的大腿,还是涂着红色的脚指甲,甚至那处诱人的隐秘都隐隐约约,仿佛漩涡黑洞吸引着他的目光。不由得吞口口水,笑道:“谢谢二嫂子了。”

吴思慧掩口轻笑,起身大大方方坐到他身旁,依然白嫩娇柔的小手在他腿上一拍:“都是一家人,别这么客气……”

近距离接触,眼望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浑身上下满身贵气,散发出成熟的妩媚妖娆,陆离心头一跳,舔舔嘴唇刚要说话,偏这时候佣人动作倒快,手里端着酒壶海碗回来,一怔忙又端正坐好,逗得吴思慧咯咯直笑,亲手拿过两个酒杯来满满倒上,自己先端一杯轻啄一口,眼波流转却又把这酒杯递给陆离:“这是咱家自酿的米酒,你尝尝,香不香?”

陆离轻轻咧嘴,也不接手,探过头就着吴思慧的手,嘴唇含着杯边一咬一饮而尽,眼睛一亮点头:“香,真香。”

吴思慧放下酒杯筷子夹起一片肉来递到陆离嘴边:“再尝尝这牛肉怎么样?”见他嚼的畅快,又问,“香不香?”

陆离把口中肉吞下肚去,点点头大着胆子说道:“真香,不过……可没有二嫂子香。”

吴思慧笑得花枝乱颤,手在陆离脸上轻轻一拍:“你这嘴是抹了蜜了。”

陆离嘻嘻一笑:“要不二嫂子尝尝我这嘴,抹了多少蜜?”

“你这孩子……”吴思慧嗔怪的拍他一下,又端起酒杯来轻轻一碰:“来,一口酒一口肉,喝完酒吃肉,越吃越香呢。”

俩人各饮一杯,陆离凑过去低声说:“第一次来咱这地方,可得打听清楚了,喝完了酒,是吃这牛肉香,还是吃嫂子的肉香?”

吴思慧笑吟吟的,却答非所问:“你吃过咱们这边的牛肉饺子么?正所谓好吃不过饺子……要不要嫂子给你包饺子去?”

陆离大着胆子一探手,搂在吴思慧细细腻腻的小腰上笑道:“下次,下次再次嫂子亲手包的饺子,这次有酒有肉,已经很感激了,我可得敬嫂子一杯。”对上吴思慧似笑非笑的眼神,突然起了一个念头,端过酒杯把酒倒进嘴里,凑过去往红嘟嘟的樱唇上一吻,舌头钻进小嘴里推着酒渡过去。

吴思慧“唔”了一声,咕噜一口把酒吞下肚去,舌尖却追着陆离的舌头不放,纠结缠绕良久,才轻喘着分开,媚眼如丝笑问:“怎么样?嫂子的舌头香不香?”

“香,嫂子浑身上下,哪都香。”陆离搂着吴思慧,只觉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比起周芃芃苏景她们,吴思慧虽然年龄大些,却越发的女人风味十足,把脸埋在她脖子胸口上舔了几下,吹一口气,吹得吴思慧扭着身子嬉笑,忙推着他:“急什么来的,你先吃点东西,吃得饱饱的,身上才有力气……”说着手在陆离裤裆上一摸,摸着那鸡巴硬邦邦的心头暗喜,越发殷勤的劝酒劝菜,“这是张掖的腊羊肉,来,尝尝……哎哟我的小冤家,我好心喂你,你却吃我手指头干什么……”

吴思慧却也不拒绝,任他含着自己手指舔弄,心痒难搔,端起酒杯来,“来,咱俩再碰一杯……”

俩人正打情骂俏的功夫,却听到男子声音:“二婶,我也饿了,吃一口成不?”

陆离吓了一跳忙抬头,看是蒋涵成才松一口气。吴思慧却全不当回事,收回手来推推盘子笑道:“你晚上也没吃饱?快吃吧,我叫人再弄点来?”

蒋涵成笑着摇头:“你们忙你们的,我吃点就走。”说着坐在对面大吃大喝,看也不看对面一对狗男女。

陆离头次来蒋家,不由得有些发愣。

吴思慧两条白玉嫩藕般的雪白胳膊搂着他,笑道:“来,小陆,嫂子再敬你一杯。”说着轻启樱唇含口酒,堵在陆离嘴上,混着津液美滋滋的送过去。

陆离咂咂嘴巴,索性跟蒋涵成也是老熟人,放开怀搂着吴思慧亲嘴。

蒋涵成视若无睹,坐在那吧唧一口菜滋溜一口酒,看着俩人滚成一团,倒是吃的酣畅淋漓。

不知什么时候,吴思慧的睡衣就解开了,上半身白花花的身子和饱满鼓胀的奶子跳了出来,陆离一口叼住一个奶头吸吮,一手抓着另一个揉搓,弄得吴思慧咯咯笑:“小陆小陆,你且慢点吃,嫂子痒的呢……”

陆离抬起头来笑道:“嫂子太香了,吃的我都舍不得了……”端起酒杯来喝一口,“就着嫂子的奶子喝酒,这才真香呢。”

“那你就吃口奶,喝口酒。”吴思慧搂着他头,两条浑圆的大腿就习惯性的攀上他的腰,笑眯眯说道,“你还想吃嫂子哪?”

陆离酒劲上涌,顾不得其他,撩开睡裙一头扎进吴思慧的秘密花园,扯开内裤鼻尖顶着骚屄用力一嗅,嗅的吴思慧越发燥热:“怎么样?嫂子的屄香不?”

陆离摇摇头,探出头来一笑:“香,又香又骚,香的扑鼻、骚的有劲。”

逗得吴思慧捂着嘴笑:“那你就好好尝尝。”

陆离嗅着那肥屄的骚味,如同打了顶级春药亢奋难耐,抱着两条腿使出浑身解数,舌头绕着屄眼子乱舔乱转,又把两片厚厚阴唇咬在嘴里细细品尝咂摸滋味,弄得吴思慧娇躯阵阵乱抖,嘶嘶的连吸冷气:“哎呦,哎呦,小陆你这舌头真厉害,哎哟,不行,痒死我了,哎哟!”急不可耐的拉起他的头来,也不管陆离嘴里满是她的骚水,抱着一通乱亲催促道,“快点,快点,嫂子受不了了……”说着探手下去,隔着裤子抓着鸡巴一通揉。

陆离也顾不得蒋涵成还在一旁大吃大喝,起身解开裤子褪到膝盖上,双手托起两条白腿,挺着腰往前一顶,硬的快要炸开的鸡巴便顺顺当当日进了骚屄。

“哦!”吴思慧舒服的叹了口气,两腿夹得陆离越发使劲,“快,快,日嫂子……”

见她这般模样,蒋涵成咬一口牛肉好奇的问:“二婶,你这是多久没日屄了?”

吴思慧窝在沙发里,曲着身子迎合着操干,笑道:“你二舅日那帮毛妹还日不过来了,天天不着家,哪还顾得上我这老屄……哎哟哎哟,小陆你还挺会日,日的嫂子真舒服,哦,舒服,哦……”

陆离同样大呼酣畅,这开发熟透的肥屄不松不紧不硬不软,滑腻腻裹得紧实,吴思慧又经验丰富,鸡巴一动便调整迎合到俩人最舒服的位置,日起来大有一番情趣。上边揉着软如大白馒头的两个奶子,下边日着肥屄,更是痛快淋漓,笑道:“我这也就是凑合,我那舅爷可是职业的,他要是发挥出来,怕您这屄都坚持不住。”

吴思慧暗吞口水,笑吟吟说:“那可好,明儿他们休息过来,我可得跟二姑夫好好日上一次……哟,顶到屄芯子了,不行,哎哟,不行了不行了!啊呀!”

大叫一声身体突然紧绷一抬屁股,一股亮晶晶的骚水便从屄眼里喷涌而出,喷的陆离肚子上到处都是,看到蒋涵成都愣了:“二婶,你这就泄了?”

吴思慧哆嗦好几下才平缓下来,喘着气看看目瞪口呆的陆离和蒋涵成,脸腾的红了:“我这不是好久没日了么,没想到小陆这么几下,我就,我就……”说的自己都不好意思,暗想自己是憋的久了,这还没怎么着,竟然就泄了身子,平白让小陆看了笑话,登时振奋精神,“小陆你再来,好好试试二嫂子的本事!”

陆离忍俊不禁:“嫂子你就好好享受吧。”

吴思慧不依不饶:“那哪行,来来来,咱俩大战三百回合!”说着起身下来,扶在沙发把手上撅起屁股,“你从后面日!”

蒋涵成吃饱了肚子,笑着起身回去:“你们日着,我睡觉去了。对了,”他回头眨眨眼睛,“要是不行,二婶的嘴可是一绝……”

吴思慧嗔道:“行了,你快回去睡吧,别管我们怎么日了。小陆,”她娇声叫道,“你尽管日,嫂子保证伺候的你舒舒服服。”

陆离点点头,站好位置抱起吴思慧的大白屁股,一下一下狠日起来,顶的吴思慧头发披散,两个大奶子前后摇摆不停,口中不停乱叫:“好,好,使劲日,哦……哦哦哦,舒服,骚屄好舒服!小陆加油,日烂我这骚屄!哦哦哦!”

日的正爽,突然感觉身后男人一僵不动了,吴思慧不明所以:“你干什么呢?快日啊。”回头看是佣人过来收拾东西,伸手拍拍他的腿催促道,“让他收拾吧,你且日你的……”

见佣人对俩人站在沙发边上日屄置若罔闻,只是闷头收拾东西离去,陆离一挑大拇指:“您家规矩真大。”

吴思慧洋洋得意:“不用管他们,这都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哦,好,日起来,好,舒服……”说到这个,噗嗤一笑,“二姑奶奶当年在家做姑娘的时候,有时候性子起来了,推开门不管谁在外头,拉进来就日。一开始谁都愿意去二姑奶奶门口守夜,可后来谁都不敢去了,你知道为什么?”

陆离好奇的问:“怎么?”

吴思慧哈哈大笑:“谁受得了她那劲头,都被日怕了,后来见了她面扭头就跑……哎哟,小陆你真会日,日的太美了……哦,又要来,你快、快点,快日,又要来了,又要来了,哦哦哦,哦哦哦……”

随着陆离加劲猛日,鸡巴仿佛电钻一般猛冲猛干,撞的吴思慧肥肥白白的大屁股啪啪作响,前仰后合的呻吟不断,两腿突然一软颤抖几下,屄芯子里冲出阴精来,浇在龟头上热热乎乎,浇的陆离畅快淋漓,大吼一声把鸡巴死死顶进去,噗噗的发射出来,一泡浓精狠狠灌进子宫里去。

“哦,哦……不行了,不行了……”吴思慧爬上沙发,伏着身子喘息,两条腿还架在外面,白乎乎的精液从一张一合的屄口里冒出来,黏黏稠稠滴在地上。休息片刻,终于心满意足的起身,抱着陆离亲了一口,“好小陆,辛苦你了……”摸摸软化的鸡巴上满是精液骚水,笑吟吟的扯着陆离回房间,眼睛里几乎要汪出水来,“来,嫂子给你好好洗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