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如風(第二部) (10) 作者:wd01983125『都市』

簡體

. book18.org

【江雲如風(第二部)】 book18.org

作者:wd01983125book18.org

2020-9-5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十個章:女王的誕生 book18.org

小鍾悠悠然然吃完晚飯,正騎著車子往家走,就接到了袁喬幽的簡訊:「你在哪?」 book18.org

小鍾很驚訝:「你到了?」 book18.org

「我出發了。」袁喬幽迅速回復,「但是沒有你家地址……」 book18.org

小鍾拍拍腦袋,只記得她之前來過,卻忘了她醉眼朦朧來、落荒而逃走,估計連小區名字叫什麼都不知道,忙把地址發過去,加緊速度快蹬幾步。 到了家門口,就看到袁喬幽一身淡黃色的半袖齊膝連衣裙,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修長的美腿上穿著肉色的絲襪,腳下一雙平底運動鞋,俏生生的站在那如午夜幽蘭。 book18.org

上電梯,開家門,小鍾笑嘻嘻的招呼:「進來吧。」 book18.org

袁喬幽紅著臉進去,驚叫一聲又紅著臉衝出來。 book18.org

小鐘被她撞個滿懷,沒站穩險些跌倒在地:「怎麼了這是?」 book18.org

袁喬幽雙目緊閉渾身顫抖指指裡面,小鍾一頭霧水揉揉胸口探頭進去看屋裡燈火輝煌,一怔:「你怎麼回來了?」 book18.org

渾身赤條條甩著雞巴,左手皮鞭右手照相機正蹦腳的修蒙看是他,才長出一口大氣:「嚇我一跳!原來是你小子。」頓了頓,「是你把皇軍帶到這來的?」 小鍾揮揮手:「別鬧……你怎麼回來了?」 book18.org

修蒙不答反問:「外面那位是?」 book18.org

小鍾咳嗽一聲:「我朋友。」 book18.org

「那就進來吧。」修蒙扭頭看看客廳里,有些猶豫,「要不然我收拾一下?」 小鍾再探頭,才看見客廳里架著個約束架,一個女子頭和雙手鎖在架子裡,看身材奶子小屁股小定然不是劉爽,只當是哪來的野模。 book18.org

「我們進去就好。」回頭扯扯袁喬幽:「進來吧,沒事。」 book18.org

袁喬幽嚇壞了,閉著眼直哆嗦。小鍾牽起她手輕輕安撫:「咱們到屋裡去吧……」感覺這場面可能有點太刺激了,不太適合端莊嚴肅袁老師,提議,「要不去酒店?」 book18.org

在小鐘的安撫下,袁喬幽倒是有些鎮定下來,顫顫巍巍的說:「沒事,沒事。咱們……」不想去酒店刷身份證,便鼓足勇氣,「咱們進去吧。」深吸幾口氣躲在小鐘身後走進去,看看修蒙左手皮鞭右手攝像機,渾身上下赤條條的,雞巴如同甩棍搖來擺去,頓時臊的滿臉通紅,轉頭看那女子綁在架子裡,前面露出頭和雙手,帶著眼罩塞著口球跪在地上,纖細的身子一絲不掛,兩個小奶子晃晃悠悠,一雙大長腿倒是令人羨慕,屁股後面還塞著一個尾巴搖搖晃晃。 book18.org

「他們在幹什麼啊……」袁喬幽探出頭打量那女子幾眼,低聲問。 book18.org

修蒙沖倆人眨眨眼睛,柔聲說:「我們在做遊戲,可能比較刺激。你們要是想看呢,就請作壁上觀,權當助興。這位,呃,怎麼稱呼?」 book18.org

「叫幽姐就行。」小鍾倒是無所謂,看了快兩年調教劉爽,對這個沒什麼興致,只是出於尊重,便問袁喬幽:「要不然坐一會兒,喝點啤酒休息休息?」 袁喬幽看那女子架在架子上不安的扭動,心底有些怯怯的,擔憂的說:「她、她沒事吧?」 book18.org

「當然沒事。」修蒙笑道,「我這是跟前輩大神專門學了三年的手法,就跟小鐘的按摩技術一樣,不敢說多好,但絕對不會壞。」鞭梢輕佻的拍拍女子臉,「母狗,讓兩位觀摩一下行不行?」 book18.org

女子還有些不好意思,但修蒙一鞭子下來,委委屈屈的點頭。 book18.org

「乖……」修蒙順手把攝像機遞給小鍾,「錄得穩當點。」 book18.org

「擦!」小鍾罵了一句,「你日著我看著,還得給你當攝像師。」 book18.org

修蒙笑嘻嘻的說:「那一會兒你先日成不成?」 book18.org

坐在沙發上正手足無措的袁喬幽嚇了一跳:「啊?」 book18.org

修蒙咳嗽一聲看了小鍾一眼:「沒事,你們先日,我給你們攝影留念。」 袁喬幽險些竄起來:「啊?!」 book18.org

小鍾瞪了修蒙一眼,好容易安撫住袁喬幽,再拿幾瓶啤酒過來。 book18.org

袁喬幽哪見過這種場面,噸噸噸噸噸一瓶啤酒下肚,才舒了口氣,抱著啤酒瓶子像是坐在電影院裡等開映一樣,瞪圓了眼睛巴巴看著修蒙。 book18.org

修蒙這個人來瘋精神百倍,順手解開女子眼罩和口塞:「來,大家先認識一下。」 book18.org

看到女子正臉,袁喬幽還沒怎麼,小鍾一愣:「這不是?」 book18.org

赫然是中午廁所里那個女車模! book18.org

小鍾對修蒙的手段算是服氣了,才認識不到一天,就能把人捆到架子上百般調教,當真自嘆弗如。 book18.org

女車模看到小鍾也有些發獃,但她記性顯然不太好,只是覺得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book18.org

小鍾也不說破,摟著鵪鶉一樣的袁喬幽,舉著攝像機看戲。 book18.org

修蒙甩甩鞭子,笑嘻嘻的說:「既然兩位捧場,今天可得賣賣力氣。怎麼樣,騷母狗受得了麼?」 book18.org

女車模舔舔嘴唇:「你來啊……」 book18.org

修蒙一鞭子甩在那雪白的肉臀上,抽的女車模一個激靈一聲呻吟,怒喝:「你叫我什麼?」 book18.org

「主、主人!」女車模卻一臉享受的樣子,大聲浪叫,「主人,你打的奴好爽啊!」 book18.org

「賤屄!」修蒙罵了一句。 book18.org

聽到這熟悉的稱呼,小鐘有些懷念他媽蔣芸以及陳靜嘉。 book18.org

修蒙蹲在女車模身前,伸手捏起俏媚的小臉蛋,一臉鄙夷:「看看你那發騷的賤樣,你自己說,你騷不騷?賤不賤?」 book18.org

女車模臉都變了形,卻越發享受,艱難的叫:「我騷,我賤,我就是主人的騷母狗,嗚……」 book18.org

「呸。」修蒙一口口水吐在她臉上,濕噠噠的順著頭髮臉蛋往下流,看的袁喬幽心驚肉跳,依偎在小鍾懷裡不忍卒看。 book18.org

小鍾輕聲問:「你沒事吧?」 book18.org

袁喬幽勉強鎮定,聲線飄忽不定:「沒、沒事,喝酒、喝酒……」 book18.org

修蒙轉到女車模身後,一隻腳踩在小巧圓潤的屁股上左右扭動:「騷母狗,叫兩聲聽聽?」 book18.org

女車模乖乖的張口:「汪,汪!」 book18.org

「好騷。」修蒙大笑,「要不要主人踩踩你的騷屄?」 book18.org

女車模兩條腿被捆在一根槓子上大大分開,強烈的燈光下,小鍾和袁喬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暗紅色的肉屄早就滿溢淫水,亮晶晶的反射著光。 book18.org

「要,要!」女車模喘息著浪聲大叫,「請主人踩、踩母狗的臭騷屄,母狗的臭騷屄好癢啊……」 book18.org

修蒙一手扶著牆,抬起腳踩在屄上一踹一踹,大腳趾反覆刮過屄口,每刮一次,女車模就顫抖一下,放聲呻吟:「啊,好爽!主人的腳,踩得母狗好爽啊!哦!啊……」 book18.org

「看你的騷樣。」修蒙低頭看看腳,笑道,「蹭的我一腳全是淫水兒。」提起腳塞到女車模嘴邊,「來,把你的髒水兒舔乾淨了。」 book18.org

女車模毫不在意,張開櫻唇小嘴便把腳趾含進嘴裡,細細的舔舐。 book18.org

修蒙還要逗她,突然輕輕一拔,大腳趾便退出嘴邊,女車模身子被捆的結結實實動彈不得,便使勁探著頭伸出紅艷艷的舌頭追著去夠去舔,舌尖不停掃過腳底,連腳底的灰塵都一併舔了下來。 book18.org

修蒙一鞭子打在後背上,女車模哆嗦一下,可即便挨著鞭子,也努力的去吸吮腳趾,仿佛上面塗滿了瓊漿玉液。 book18.org

旁觀的兩位,小鍾倒還好,劉爽比這賤的都看多了。袁喬幽卻隨著修蒙抽打一下,便渾身顫抖一下,仿佛被鞭打的是自己一樣,幾乎把頭整個埋進了小鐘的懷裡。 book18.org

修蒙打開架子的插銷,喝道:「起來,跪那邊去。」 book18.org

女車模得到自由,也不敢說話,乖乖趴在一邊伏好。 book18.org

小鍾嘆氣:「真了不起啊。」 book18.org

修蒙回頭齜牙一笑,雪白的牙齒閃閃發光:「這騷貨天生下賤,就恨不得這樣。」叫道,「母狗,自己說,你賤不賤?」 book18.org

女車模仰起頭,臉上滿是紅霞,高聲說:「我賤,我賤,我就是主人的母狗,天生的賤貨!」 book18.org

修蒙隨手拿起兩個鈴鐺扔在地上:「母狗,自己戴上。」 book18.org

「是!」女車模歡天喜地的爬過去,拿起一個展開夾子夾在小小的乳頭上,頓時疼的一哆嗦。但忍著疼,依然哆哆嗦嗦拿起另一個夾在另一邊。夾完了,還抖抖身子,發出悅耳的鈴鐺聲:「謝謝主人。」 book18.org

修蒙坐在沙發另一側,招招手:「來,過來。」 book18.org

女車模忙爬過去:「主人!」 book18.org

修蒙的腳踩在那如花似玉的俏臉上,踩得她一個後仰忙又回來,揚起臉挺著腰仿佛要讓他踩得更舒服一些。 book18.org

修蒙放下腳,俯下身瞪著她惡狠狠地說:「你知道應該怎麼對待像你這樣的賤貨麼?」 book18.org

女車模跪坐在那,怯生生的說:「應該,應該打她耳光,狠狠的罵她……」 修懞直起身:「那你還等什麼?」 book18.org

女車模愣了愣似乎沒反應過來,修蒙一腳踢上她的奶子:「還用我動手麼?」 「是!是!」女車模跪好揚起手扇在自己臉上,「啪」的一聲清清脆脆,「讓你賤!」 book18.org

「啪」又是一下,「讓你騷!」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讓你浪!」 book18.org

「啪」「我是騷貨……啊,我是賤屄,我是母狗,啊!我是騷母狗!」 眼看著臉頰紅了起來甚至要腫,修蒙才笑嘻嘻的伸手薅住一頭秀髮,扯著輕輕搖晃:「轉過身去,讓大家好好看看你的臭淫屄,還有你的騷屁眼!」 女車模忙膝蓋蹭著轉身,拔下來屁股的尾巴,衝著小鍾和袁喬幽撅好,還雙手掰開臀肉:「請大家欣賞母狗的臭淫屄和騷屁眼。」 book18.org

修蒙一鬆手,她一個栽歪險些摔倒,忙用臉頂著地。 book18.org

「嘖嘖嘖,看看這臭淫屄。」修蒙走過來,大手抓起大半塊細白的臀肉揉捏,看著那被肛塞撐開的褐色屁眼,伸出手指在裡面挖動起來,「這騷屁眼都他媽黑了,說,讓多少雞巴日過?」 book18.org

「啊!」女車模氣喘吁吁的叫:「好多、好多雞巴,日過臭淫屄。騷屁眼、騷屁眼還沒被日過。」 book18.org

「回頭好好開發開發你的騷屁眼。」修蒙起身越過小鍾和袁喬幽去拿水筆,小鍾嫌惡的側過身,而袁喬幽眼睜睜看著赤條條的男人腹肌和一根大雞巴從頭頂上越過,捂著嘴嚇得叫都叫不出來。 book18.org

「哎呀?不好意思。」修蒙看她花容失色的樣子,一拍腦門連忙道歉,「習慣了,下次一定注意。」 book18.org

袁喬幽一愣:「啊?」 book18.org

修蒙拿著水筆,笑嘻嘻的蹲在女車模身前沉吟:「寫點什麼呢?母狗,你說寫點什麼字比較好?」 book18.org

「請主人賜字。」女車模卻越發亢奮不已,「母狗的身子就是主人的,寫什麼都可以。」 book18.org

修蒙回頭看看小鍾:「阿姨身上寫的什麼來著?」 book18.org

小鍾乜著眼睛看他。 book18.org

修蒙哈哈一笑,興致勃勃的在臀肉上寫:「臭淫屄。」左右端詳一下,在另一側寫,「騷屁眼。」順著大腿寫,「肉便器。」另一條腿,「精液廁所。」 還遞給小鍾:「你也寫一筆?」 book18.org

女車模忙湊過來,「請客人賜字。」 book18.org

小鍾推卻不過,笑吟吟的在後背上寫:「天下第一賤貨。」 book18.org

修蒙回頭遞給袁喬幽:「幽姐也來。」 book18.org

袁喬幽蹙眉看看修蒙又看看小鍾,就在修蒙以為她不好意思,打算打個圓場掀過這篇的時候,她卻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拿起筆在女車模盈盈一握的小蠻腰上寫:「騷母狗。」 book18.org

「好!」修蒙一拍手,踹了女車模一腳,「還不快謝謝幽姐。」 book18.org

女車模轉身磕了個頭:「謝謝幽姐。」 book18.org

袁喬幽整個人都快擠到小鍾懷裡了,低著頭不敢看。 book18.org

修蒙拿回水筆,在屄口抹點淫水,往女車模屄里一插,大搖大擺坐回到沙發上:「騷貨,表現不錯。」 book18.org

女車模果然天生賤骨頭,抬起頭喜滋滋的說:「謝謝主人誇獎。」半根水筆插在屄里,半根露在外面,搖搖屁股和屁股里的尾巴一起晃動煞是好看。 「做的好就得賞。」修蒙笑嘻嘻的數數,「一、二、三!」 book18.org

女車模蹲在地上,「汪」的叫了一聲,猛然竄起來跳到修蒙胯下,捧起那粗黑的雞巴美美的吃了起來,還不忘說:「謝謝主人賜騷母狗雞巴!」一口吃的嘖嘖連聲,又吐出來用手扶著肉棒,伸出舌頭順著修蒙的屁眼一路舔上來,直舔到頂尖,才又低頭一口含住。 book18.org

袁喬幽直著眼看她吃的津津有味,身體不由得輕輕發顫。 book18.org

小鍾低聲問:「還看麼?」 book18.org

袁喬幽抿抿嘴唇小臉煞白:「再……再看看……」 book18.org

見美女看的入神,修蒙越發人來瘋,起身推出來把椅子,拿起扳手改錐三兩下架起來一個快活椅,指指:「母狗,過來。」待女車模上去坐好,便把雙手雙腳捆在兩側扶手上,腰間紮好皮帶,然後搖動椅子下面的把手,就見扶手緩緩分開幾乎成了一字型,烏黑的陰毛下濕漉漉的騷屄一覽無遺。 book18.org

「咱來個刺激的。」修蒙嘴角翹起,笑得極壞,「我老婆都沒正經試過,先讓你嘗個鮮。」 book18.org

女車模低頭看看自己大敞四開的騷屄,沒太明白。 book18.org

修蒙拔出水筆和尾巴扔到一旁,先弄了個跳蛋裹上保險套塞到屁股裡面去,開關盒子捆在腿上,然後打開開關。 book18.org

「哦!」雖然屁股里的震動並沒有很大快感,但女車模還是很給面子的呻吟一聲。 book18.org

然後她發現自己呻吟的有點早,因為修蒙拿出來一個蝴蝶。 book18.org

當然不是劉爽的蝴蝶屄,而是蝴蝶跳蛋,塞進屄里之後像是丁字褲一樣用繩子捆好,可以確保不掉出來。 book18.org

這下,前後夾攻的刺激可是太舒服了,女車模連叫:「不、不行了,太刺激了啊,太刺激了啊……」 book18.org

「騷貨,別急,還有更刺激的呢。」修蒙撥動一下微微垂在胸前的奶頭,聽著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又拿出來兩個小號的跳蛋,用繃帶粘在乳頭上,打開開關一陣震動,震得女車模仰起頭平滑的小腹一鼓一鼓,劇烈的喘息呻吟起來:「哦哦哦,奶子好舒服,騷屄也好舒服,哦哦哦哦……」 book18.org

她以為這就完事了,結果修蒙又拿出來一個細細長長像是加了個把手的耳挖勺狀的東西。即便她身經百戰,一時間竟也沒認出來。 book18.org

袁喬幽低聲問:「那是什麼?」 book18.org

小鍾嘆了口氣:「震動電擊器,震得極快,跟剃鬚刀一樣,還能電擊。」 袁喬幽和女車模即便刮毛也是用刀片,哪用過電動剃鬚刀,但電擊確實知道的。袁喬幽倒吸一口冷氣:「這……這……」而女車模還有點小歡喜。 然後她發現自己歡喜的早了,別說電擊了,修蒙拿那東西往陰蒂上一按,便感到一股強烈的震顫席捲而來,整個人仿佛都要被震碎了一樣,劇烈的快感瞬間擊潰了一切防線,瘋狂顫抖著慘叫起來:「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不……」 「爽不爽!」修蒙一手撥開陰唇,一手拿著那東西死死按在勃起的陰蒂上,大叫。 book18.org

「啊啊啊啊啊啊!」女車模渾身猛烈抽搐,兩條腿使勁的往裡抽卻抵不過機械的力量,「別別別啊啊啊啊,不要不要要要要要……」 book18.org

修蒙側過身讓小鍾和袁喬幽看的更清楚一些,用力頂住:「爽不爽!母狗,爽不爽!」 book18.org

「爽死啦!」女車模甩著頭,身上的肉不停顫抖,「放過騷母狗啊,騷母狗受不了啦!哦哦哦哦哦……不行啊不行啊,騷母狗受不了啊,嗚嗚嗚嗚嗚嗚!主人放過騷母狗的臭淫屄吧,騷母狗的臭淫屄要被主人玩壞掉了啊,哦哦哦哦……」 book18.org

修蒙大叫:「你還騷不騷?你還賤不賤!」 book18.org

「我不騷啦!我不賤啦!」女車模尖叫,「主人放過母狗吧!」 book18.org

修蒙瞪起眼睛:「你敢不騷?你敢不賤!」 book18.org

女車模捆在椅子上的雙手死命搖擺卻掙脫不開,瘋狂搖頭大叫:「我我我我,我騷!我賤!我是騷母狗,我是騷母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騷母狗騷!騷母狗賤!騷母狗是臭賤屄,騷母狗是賤婊子!啊啊啊啊!不行啦不行啦,主人不要這樣子啊,饒了騷母狗啊!騷母狗再也不敢了啊!」 book18.org

修蒙喝道:「你不敢什麼?」 book18.org

「什麼都不敢啦!」女車模幾乎要瘋了,仰起頭無助的仿佛乾涸的魚拚命喘息尖叫,「母狗什麼都聽主人的,求求主人放過騷母狗吧!啊啊啊啊啊……」屁股不停地向前聳動,淫液拚命的從屄眼中鑽出來,浸的椅子上濕乎乎一片。 見她哆嗦的已經翻起白眼,修蒙終於停下了震動:「這次先放過你,下次再讓你試試振動加電擊。」 book18.org

這時候,女車模反倒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剩下劇烈的喘息。 book18.org

修蒙拍拍泥濘不堪的淫穴,隨意在她臉上擦擦手,又回到屋裡。 book18.org

女車模微微睜開眼睛看他又跑了,嚇了一跳嘶啞的叫:「主人,你幹什麼去?你幹什麼去?」 book18.org

「這個東西保你喜歡。」修蒙抱出一個鐵盒子來。這個盒子不大,差不多20*20見方,下面三根支架,前頭一根鐵棍,而鐵棍頂端赫然一根黑色的假雞巴,足有20公分長,黑乎乎直戳戳,嚇得女車模扭著身子叫:「主人不要再玩騷母狗了,騷母狗受不了了……」 book18.org

修蒙不理她,扯出蝴蝶,架好炮機把假雞巴頭塞到早已軟爛的屄里,打開開關調到一檔:「這個怎麼樣?」 book18.org

炮機一秒一下的速度,不緊不慢的前後伸縮,帶著假雞巴緩緩抽插,女車模鬆了口氣:「好,好……」 book18.org

修蒙嘖了一聲:「看來滿足不了你啊。」調到2檔還不夠,緊接著到了3檔,假雞巴以每秒8下的速度飛快抽插起來,日的女車模連聲哀叫:「不行啦,不行啦,哦哦哦哦……臭淫屄,臭淫屄要被日壞了啊,哦哦哦哦哦……」 book18.org

修蒙叫道:「騷貨!賤屄!爽不爽!爽不爽!」 book18.org

小鍾一哆嗦,心想他媽和陳靜嘉要是這樣來一套,估計也得跪。 book18.org

女車模大叫:「爽啦,爽啦!騷母狗爽死啦!」 book18.org

修蒙拿起鞭子,左右甩開抽打小腹:「叫兩聲,學狗叫!」 book18.org

「汪汪,咳咳……汪汪!」女車模太聽話了,仰著頭一邊咳嗽一邊叫,「汪汪!」 book18.org

修蒙狠狠地罵:「操!爽不爽?賤貨!爽不爽!說,你是什麼?你是什麼!?」 book18.org

「我是騷母狗!我是騷母狗!我是主人的騷母狗!啊啊啊!是主人的賤狗!啊啊啊啊!」 book18.org

「還是什麼?!」 book18.org

「還是,啊啊啊,還是賤貨,還是臭婊子!」 book18.org

「操死你個賤貨!玩死你個騷狗!操你媽的!」修蒙一手叉著她的脖子,一手狠命揉她的小奶子,「爽不爽!要不要主人日死你!玩爛你的臭屄!」 「要!要!啊啊啊啊!主人日死我啦!臭淫屄要被主人玩爛了啊!主人玩爛我的臭屄!啊啊啊啊啊啊……主人玩兒爛騷母狗的臭淫屄了啊!啊啊啊啊啊!臭淫屄受不了啊!」 book18.org

「你是不是天生的母狗!」 book18.org

「是!是!我是天生的騷母狗!」 book18.org

「是不是隨便男人玩兒的爛婊子!」 book18.org

「是!是!主人隨便玩兒,男人隨便玩!」 book18.org

「主人能不能玩你的臭淫屄!」 book18.org

「啊啊啊啊!能!啊啊啊啊啊!能!主人隨便玩兒騷母狗,隨便玩兒我的臭淫屄!隨便日我的爛屄!」 book18.org

「賤狗!你說你賤不賤!」 book18.org

「賤!賤!我是賤狗,我是主人的賤母狗!啊啊啊啊啊!」 book18.org

在吱嘎吱嘎的機器聲中,女車模突然尖叫一聲,屁股往前一頂屄口大開,噗噗噗的噴出淫水,灑了修蒙一腿! book18.org

「這才高潮?」修蒙嘖嘖的不知道是讚嘆還是憤怒,「今天你要是不高潮3次,我不姓修!」 book18.org

女車模嚇得求饒:「別,別,不行了!主人,主人,騷母狗不行了!」耳聽得噼啪一聲,強勁的電流從陰蒂上蔓延開來,頓時渾身一抖,身體抖得篩糠一般。 book18.org

「再來!」噼啪又一下,女車模屁股里塞著跳蛋,屄里插著假雞巴,奶頭上還被震個不停,哪裡禁受得住這樣的折磨,尖叫一聲,又是一股淫液噴洒而出,昏昏沉沉的二度高潮。 book18.org

「這,這……」看著女車模被強制高潮,袁喬幽嚇得渾身發抖,電一下抖一下,幾乎不忍再看。 book18.org

看她這樣子,小鍾抱緊她:「咱們去房間裡吧。」 book18.org

袁喬幽顫抖著站起來,一步一步的走向房間。 book18.org

修蒙回頭看她臉色煞白,也覺得可能有點嚇人,放下電擊器:「幽姐你沒事吧?」 book18.org

袁喬幽怔怔的看著歡樂椅上雙目無神口角流涎仿佛被玩壞的洋娃娃一樣的女車模,突然低聲問:「我能試試麼?」 book18.org

修蒙一愣:「啊?」 book18.org

小鍾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 book18.org

袁喬幽幾乎站不穩,俏臉通紅:「我……我能試試麼?」 book18.org

修蒙眉毛都快從腦門上飛出去了,笑眯眯的搓搓手:「你想試試哪個?」大手一揮,「這些炮機啊跳蛋啊鞭子啊,隨便試!喜歡哪個就拿去玩兒!」 袁喬幽舔舔嘴唇,指著女車模說:「我能試試她麼?」 book18.org

倆男人和一個女車模面面相覷:「啊?」 book18.org

袁喬幽臉紅紅的,撿起地上的鞭子,輕輕在女車模身上一抽。 book18.org

女車模呻吟一聲:「哦……」 book18.org

袁喬幽身子一抖,眼睛裡放出令小鍾和修蒙膽寒的光芒,又一鞭,喝道:「你這個壞學生!」 book18.org

她哆哆嗦嗦的抽打著女車模,又拿起一根振動棒戳在奶頭上震動起來,震得女車模不停呻吟顫抖,高聲叫:「你還敢不敢違反校紀了!你這個壞學生,臭婊子!臭騷屄!操你媽的臭淫屄!我、我要扣你的操行分!」 book18.org

小鍾愣住了,修蒙看傻了,輕輕扯扯小鍾躲到一邊,低聲問:「這位幽姐,是不是……」用手指指腦子,「這裡沒問題吧?」 book18.org

小鐘沒好氣的說:「你他媽才神經病呢!」轉頭看袁喬幽高抬腿踩在女車模胸口上,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彎出弧線,秀美的小腳不停碾動奶頭,嘴裡還「臭母狗爛騷屄不好好學習出來當婊子做母狗」的亂罵,回過頭來壓低聲音,「你這……說的我都猶豫了……」 book18.org

修蒙眼角有些顫抖:「這妖孽你帶來的,受累把她收走好吧?」 book18.org

眼看袁喬幽越發癲狂,左右開弓大嘴巴抽的女車模哇哇亂叫,小鍾真有點含糊了,衝過去攔腰抱起拖到房間裡去,按在床上喝道:「你瘋了?!」 袁喬幽臉頰潮紅目光迷離渙散,滿身香氣撲鼻而來,緊緊抱住小鍾臉上亂親身上亂摸,口中呼呼喘息呻吟:「要我!要我!哦……快,快點!」甚至第一次主動的扯開小鐘的褲子,掏出大雞巴飛快的擼動。至於脫衣服什麼的,此時已經完全顧不上,急急火火的撩起裙子扯下內褲,挺著淫水滿溢的騷屄去夠小鐘的雞巴,「來,來干我,干我!」 book18.org

小鍾日的極為歡愉,仿佛袁喬幽覺醒了什麼不得了的屬性,在床上絕不像前幾次那樣還有些扭扭捏捏的放不開,什麼姿勢都敢用、什麼動作都敢做,說讓趴著就撅屁股,說女上位就起來抱膝危坐,興致高昂叫的極為歡暢。 book18.org

當小鍾把滿腔熱情全部注入她體內之後,還不忘多扭幾下屁股,讓騷屄再多享受一會兒雞巴帶來的無上快感。 book18.org

「今天怎麼這麼開放?」撫摸著滿布紅暈嬌嫩肌膚,嗅著空谷幽蘭濃郁芬芳,小鍾笑問,「剛才打舒服了?」 book18.org

袁喬幽有些不好意思,輕輕扯著身上的裙子,低聲說:「我不知道,就是剛才、就是剛才打了她幾下,又踢了幾腳,心裏面就特別亢奮,特別想要……」 說到這裡,她輕呼一聲,起身往外走:「我……我去給她道個歉……」 小鐘不太明白她的心理,也許是長期單身的壓力?也許是變態情緒的釋放?飛行員心理學沒有解釋一個平日裡端莊正經的女人為什麼會在這種情況下爆發出這樣激烈的行為,但也許是自己學藝不深鑽研不透,再多看看弗洛伊德、卡爾•霍妮、克雷佩林也許會就會明白。 book18.org

客廳里已經完事了,女車模葛優躺在沙發上喘息,修蒙正在收拾那一堆器具。 目不斜視匆匆跑過還光著屁股的修蒙,袁喬幽向女車模彎腰90° 鞠躬:「剛才是我失態了,非常不好意思!對不起!」 book18.org

女車模已經起不來身了,稍稍抬手遮蓋一下還在流精的騷屄,低聲說:「沒事,沒事,別介意……」 book18.org

袁喬幽越發覺得不好意思,試探的問:「你這臉都腫了……要不,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book18.org

女車模摸摸臉,苦笑搖頭:「真的沒事,我都習慣了……而且,」抬頭看看袁喬幽,目光渙散仿佛有一種奇異的光,「我還沒試過被女人打呢……你打我打的……還挺舒服……」 book18.org

袁喬幽堅定的表達自己的態度:「這樣,咱們加個微信吧,如果有什麼問題,你第一時間找我。」 book18.org

女車模眨眨眼睛,雖然不知道這位幽姐是做什麼的,但看衣著打扮模樣氣質,起碼是個白領往上,興許是個小領導。即便自己混的跟人家不在一個盤子裡,多個朋友總算多條路,便答應下來。 book18.org

袁喬幽收好手機笑道:「過幾天請你吃飯,聊表歉意。」 book18.org

女車模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你別客氣……」 book18.org

聊得倒是挺happy,洗完澡後各自回家,留下小鍾和修蒙面面相覷。 之後幾天,袁喬幽可能是大滿足了,沒怎麼找小鍾日屄。 book18.org

小鍾就繼續忙著給張雅治病,偶爾還要去懲罰紀淑慎的出口不遜。 book18.org

然後他猛然間覺得有些不對,冷不丁想起來小時候的一件事情:那時候他大概七八歲,他爸爸何志勇剛跑路不久,已經跟蔣芸搬出來住了。 book18.org

眾所周知,七八歲的孩子狗都嫌,整天登梯爬高沒個閒時候,在客廳里搬個小板凳蹦蹦蹦的過火車,蔣芸罵了兩句也不聽,終於折騰的樓底下找上門來。 門一開,一個文質彬彬的帥小伙出現在眼前,很有禮貌:「您好,我是您家樓下的住戶……」 book18.org

人家一說,蔣芸就知道什麼事情,按著小鐘的腦袋給人家道歉:「實在不好意思,我一定會嚴格管教他!」 book18.org

小伙子倒也不為己甚,客氣了兩句,轉身就要走。 book18.org

蔣芸卻舔舔嘴唇,小手往人肩膀上一搭:「你先別走啊,小鍾這麼頑皮,給你添了麻煩,我得好好補償你……」 book18.org

具體過程這裡不多描述了,反正小鍾在房間裡看貓和老鼠,戴著耳機才算勉強擋住蔣芸的嗷嗷叫。 book18.org

第二天晚上,他正寫作業,蔣芸在那坐臥不安:「兒砸,你不玩兒蹦蹦跳跳的遊戲了麼?」 book18.org

小鐘的小腦袋完全沒明白她是什麼意思,搖搖頭。 book18.org

過一會兒蔣芸差使他:「去叫樓下那個大哥哥去,就說昨天晚上補償的還不夠。」 book18.org

小鍾無奈去了,然後又聽了一晚上嗷嗷叫。 book18.org

第三天他正在看電視,蔣芸過來說:「兒砸,去叫樓底下那個大哥哥去,就說補償還是有些虧待了他。」 book18.org

小鐘沒辦法,跑了一趟,回來後戴著耳機看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和隔壁老王的故事。 book18.org

第四天,小鍾又顛顛顛跑到樓下敲門,敲了半天隔壁鄰居開門告訴他:大哥哥連夜搬家了…… book18.org

想到這個,小鍾掐一把身旁紀淑慎的白肉,很懷疑:「你是不是故意的?」 紀淑慎翻過身仰躺在床上,已經絲毫不在意自己赤裸的嬌軀完全展示在女兒的同學面前,兩個奶子一起一伏,喘息著懶洋洋的問:「什麼故意的?」 小鍾沉吟:「故意罵我,然後讓我來日你……」 book18.org

紀淑慎一翻眼睛:「神經病。」輕輕扯扯小鍾,「晚上你去不去找小雅?還是……在我這裡睡?」 book18.org

小鍾感覺越發奇妙了,只是女人心思猜不透、因為胸前肉太厚,把玩著那顫巍巍的奶子,搖搖頭說:「我女朋友回來了,今天晚上得陪她。」 book18.org

紀淑慎撇撇嘴:「你們這些小杆子真是不要臉,明明有女朋友了,還要沾著我家女兒。」 book18.org

小鍾在奶頭上擰了一把:「你罵誰呢!你女兒就喜歡我這大雞巴,就喜歡管我叫爸爸,你不爽?咬我啊?」 book18.org

紀淑慎氣哼哼的叫:「罵你呢,小杆子,日了我女兒,還要日她媽媽,我們娘兒倆都被你日了,我不光罵你,我、我就咬你呢!」說著抓起已經軟下來的雞巴,也不顧上面還滿是精液淫水便塞進嘴裡舔弄起來,吃的嘖嘖有聲,含混不清的說,「小雅都管你叫爸爸了,你還不好好盡義務,努力日她媽……唔唔……」 見她這幅騷浪樣子,又被她吃的慾火焚身雞巴梆硬,小鍾一躍而起梅開二度老漢推車:「叫老公,叫老公!」 book18.org

紀淑慎伏在床上哼哼唧唧:「不,偏不,小杆子想得美。」 book18.org

「叫不叫。」小鍾對著翹臀就是一巴掌。 book18.org

「啊……」紀淑慎叫的十分銷魂,「不,不叫!」 book18.org

「啪」的又是一巴掌,小鍾發力狠日:「叫不叫!」 book18.org

「啊……」紀淑慎被日的身心俱暢,悶著頭呻吟,「不叫,不叫……啊……啊?別、別走……」突然感到大雞巴離開了小騷屄,忙不迭的拿腳勾用手夠,羞羞答答的叫,「好小鍾,好……好老公……」 book18.org

小鍾舉著雞巴在屄口上磨磨蹭蹭,笑嘻嘻的說:「再叫一聲,叫點好聽的。」 紀淑慎急不可耐,白白的屁股不停向後撞,伸手夠著雞巴就往屄里塞,索性放開了,浪聲叫:「好老公,快來日……快來用你的大雞巴,日老婆的小騷屄啊……」 book18.org

「誒!」小鍾心懷大暢,雞巴再度熟門熟路穿插而入,大感有趣,「你這可不是小騷屄了,是老騷屄。」 book18.org

紀淑慎只求日的爽,哪還在意這個,忙道:「是、是老騷屄,老公快日老婆的老騷屄……哦!舒服死了……老公的大雞巴,日的老騷屄太美了……」側過臉青絲如瀑,透過黑髮俏媚眼波光瀲灩,「好老公,老婆這老騷屄,日的爽不爽?」 book18.org

「爽啊。」小鍾笑著說,「屄肉嫩,夾得緊,水兒多又滑,美滴很美滴很。」 紀淑慎美滋滋的叫:「日的美,你就……哦,你就多日幾下。小雅那小嫩屄,恐怕……哦哦,恐怕還不如我這老騷屄日的美呢……」 book18.org

小鍾轉轉眼珠,說:「雅姐兒的小騷屄也美得很,下次你們母女倆並排,讓我試試哪個更舒服!」 book18.org

紀淑慎哪想到自己只是床笫情話,竟勾起了小鍾大被同眠母女花的念頭,嚇了一跳忙道:「別!這可不行!這……這可羞死人了!」想到跟自家女兒躺到一張床上,被小鍾插插這個、日日那個,還要品頭論足一番,美艷絕倫又風韻十足的臉上便如火燒一般。 book18.org

與小鍾偷情,已是她能到達的道德閾值,至於和女兒一起被人日,真是想都不敢想,完全超出了心理承受範疇,忙不迭的拒絕。可轉念想到那晚偷窺女兒淫事的興奮刺激,想起自己臣服於同一根雞巴、在同一個男人胯下婉轉承歡,仿佛母女同樂,又有些妙不可言的幻想韻味…… book18.org

不行不行!自己已經對不住老公和女兒,怎麼能如此荒唐!她忙搖搖頭把這詭異念頭甩出去,享受著身後年輕男人的狂風暴雨般的有力衝擊,又不禁暗嘆:只可惜今晚小鍾顧著女朋友要回去,不能留下來…… book18.org

罷了罷了,隨他吧。紀淑慎一心一意只顧著眼前歡愉,再也不想其他,用自己成熟的子宮迎接噴涌潑灑的精液,顫抖著一起來到極樂的天堂。 book18.org

看看日的血紅的屄中緩緩流出精液,小鍾得意的點點頭:「我走啦。」 紀淑慎睜開眼睛,依然在高潮衝擊中的身子懶洋洋一動也不想動,勉力沖他揮揮手,有氣無力的低聲說:「一路順風……不對,一路順利……」 book18.org

吭哧吭哧蹬自行車回到住處,打開房門只見燈火通明,耳聽得裡面傳來陣陣呻吟聲,小鍾以為蘇景已經到家,一邊換拖鞋一邊笑道:「這騷貨真不嫌累,站了三天竟然還有心情日屄!」 book18.org

只是走進去,卻發現裡面不是蘇景,修蒙一個人躺在沙發上正看手機,聲音開得不小。 book18.org

這讓小鐘有些無奈:「你看什麼呢?」見修蒙抬起頭來面容古怪欲言又止,越發好奇湊過去看螢幕,「怎麼了?」 book18.org

畫面里小皮鞭揮舞,小馬靴蕩漾,一個穿著緊身情趣內衣的女人被紅繩捆的結實,雖然蒙著臉看不出容貌,但身材確實不錯,細背蜂腰翹臀,肉嘟嘟的屄里插著一根假雞巴,皮鞭落在身上啪啪作響。 book18.org

「喲?不錯啊。」小鍾完全沒當回事,看的津津有味,「這是你最新上傳的片子?還真沒看過,這女的誰啊?」 book18.org

修蒙臉色越發古怪:「就是上次你見過那個女車模……」 book18.org

「啊!」小鍾一錘手心,「你不說還真沒看出來,真不愧是91修先生。這片子什麼時候拍的?賣多少錢?不過有點不像你手法,忒不專業。」 book18.org

修蒙扯扯嘴角:「本來就不是我拍的……」 book18.org

小鍾依然不以為意:「那是跟別人拍的?你這不行啊,到手的好貨竟然還……」正說著,片子裡傳出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賤貨!叫主人!」 book18.org

女車模大叫:「主人!」 book18.org

女人的聲音:「騷屄爽不爽!」 book18.org

女車模繼續叫:「爽!哦!爽……」 book18.org

小鐘的眼珠子險些從眼眶裡跳出來:「這!這這這!」 book18.org

修蒙苦笑:「你那個幽姐到底幹嘛的?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book18.org

畫面里那沒露面的女人,赫然正是袁喬幽! book18.org

小鍾敢發誓這要不是她,就把自己耳朵剁下來喂狗! book18.org

看著畫面上袁喬幽光著屁股坐在女車模臉上喝令:「臭賤屄,騷母狗,快給主人吃屄!香不香!主人的屄香不香!你這賤狗!」反手就是一耳光下去,看的倆人臉頰一抽,女車模反倒一臉享受,伸出舌頭舔的越發歡暢。 book18.org

小鍾瞠目結舌,傻了:「我我我,這這這,她她她……」 book18.org

修蒙嘆了口氣:「隨手刷帖子,沒想到竟然刷出來這個,剛一聽就覺得耳熟!然後想起來,這不是你前幾天帶回來那個姘麼。」 book18.org

小鍾眨眨眼睛,滿肚子老槽哽在喉嚨吐不出來竟無言以對,拿起手機想給袁喬幽打電話,猶豫再三又放下。 book18.org

修蒙卻來了精神攛掇他:「要不要去現場看看?」 book18.org

小鍾連連搖頭:「她住宿舍,不可能在宿舍里搞這個。」 book18.org

「當然不是宿舍。」修蒙鄙視他,「你看這場景哪像是宿舍。這是在俱樂部里。」 book18.org

小鍾眼睛瞪得溜圓:「這你也能看出來?」 book18.org

修蒙一笑:「看肯定看不出來是哪個,但這個論壇我是資深元老,看看IP地址是哪,再打電話問問不就知道了?」 book18.org

小鍾抽抽嘴角:「你都混到資深元老了?!」 book18.org

「廢話,沒我這論壇還搞不起來呢。」修蒙得意洋洋,劃拉著手機給小鍾看,「這可是國內最火的SM論壇之一,全國上下誰不知道我蒙下七武海的名頭?」 小鐘差點笑出聲來:「蒙下七武海?你不是修先生麼?什麼時候成蒙古海軍司令了?」 book18.org

「不跟你這外行扯淡。」修蒙冷哼一聲傲嬌起來,「去不去?帶你開開眼,正好核實一下是不是。」 book18.org

小鍾連連搖頭:「算了算了,真碰上了多尷尬。再說昨天發出來的視頻,今天哪還有現場可看。」 book18.org

修蒙還想再說什麼,這時候門開了,蘇景劉爽蔣薇三人提著包氣喘吁吁的走進來,隨手往地上一扔大叫一聲:「累死老娘了!」然後一腳把修蒙從沙發上踢到地上,蔣薇這頭劉爽那頭,蘇景坐在當中嬌滴滴的叫:「老公!」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