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艷嬌妻之訓奴鞭 (92-93) 作者:六欲心魔

簡體

第九十二章 book18.org

把車子停在自家別墅前方,姜飛並沒有立即下車,而是掏出香菸點燃,一邊感受喉嚨間辣氣,一邊想著離開牛愛菊家時,對方那一句看似蘊含哲理,但實則沒有任何實質內容的話語:調教有時候按照自己心意來就好,我也不能每次手把手教你。book18.org

「這和沒說有啥兩樣! 」姜飛自言自語嘀咕一句,原本今天想去現學點屠龍記,哦,不對,是馭女術!可哪成想對方居然一招半式都沒有傳授,反而用埋怨語氣,給他數落了一番。book18.org

抬頭看了看天色,此時已有些昏暗,今天受教育半小時,喝悶酒用了三四個小時,整個下午時光就這麼虛度,最後酒意醒了,才恍然忘記去接嬌妻,等電話打通,那頭卻說已經到家了。book18.org

安霓裳有些方面突破,確實讓姜飛覺得幸福來得簡直不要太突然,但由於自身不善調教,當幻想中場景出現後,反而有些束手束腳,就如同今天露出調教,他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做,用什麼語氣,等等…..很多很多,而當離開趙君怡家裡,心裡是有找牛愛菊學習成分,但難道就沒有底氣不足,落荒而逃的因素?又自顧自哀惆悵一番,姜飛這才下車,然後打開房門,房間內很安靜,只有臥室燈亮著。book18.org

「鬼鬼祟祟做什麼?」安霓裳收回眺望窗外視線,回頭怪瞋看著姜飛,她此刻早已不是白天裝束,而是換了一身領口花邊的紅色睡衣,那本就妖嬈豐盈身段,在衣物襯托下,讓整個人更顯嫵媚。book18.org

「 呃,沒有…。 」縱然夫妻多年,可每當和安霓裳獨處時候,姜飛總覺得自己底氣不足,原本調教其它女人的心態,剎那間便土崩瓦解,也許覺得自己表現太弱勢,他上前笑嘻嘻調侃道:「老婆,今天感覺怎樣?」book18.org

嬌妻上午羞澀場景歷歷在目,並且每當聊這些曖昧話題,自己也總能占據上風,不過,女人接下來話語,卻讓他愣了一下。book18.org

「沒什麼。「 雲淡風輕,看不到一絲煙火,說完安霓裳便把嬌軀斜躺在床上,秀靨看不出喜怒。book18.org

可她這種詭異表現,讓姜飛心中莫名咯噔一下,有些不理解嬌妻為什麼上午和此刻,轉變如此之大,難道在趙君怡那裡遇到不開心事情了,可不應該啊!book18.org

生活往往陰差陽錯,估計姜飛怎麼也想不到,安霓裳今天見到怎樣一幕,她固然討厭徐百強,也會暗怪趙君怡不知禮義廉恥,但於此同時,也十分欣賞對方對待女人的態度,此消彼長之下,她又想到了姜飛,恍然意識到有些東西真的無法改變,而這種殘酷答案,讓她原本希冀心態,瞬間變得支離破碎。book18.org

有些東西變得不一樣,但貌似又一樣,安霓裳除了剛才語氣和往日大同迥異,其餘都很正常,在被撫摸挑逗時,依然會臉紅害羞,姜飛誤以為她今天心情不好,也沒有多想。book18.org

男女共處,必定天雷地火,不多時,在姜飛幾句曖昧情話下,房間頓時春色無邊。book18.org

「要不要試一下?」剛剛交貨的姜飛,終歸沒忍住,摟著安霓裳白皙玉體循循善誘。「老公! 」「恩?」「我們以後還像以前一樣吧。」book18.org

「老婆,你上午不是說?」女人話語讓姜飛一愣,同時心理變得哇涼哇涼。book18.org

安霓裳輕輕側過嬌軀,用明眸盯著姜飛「 其實我認真想了一下,並不是很喜歡那個,就是有點好奇而已。」book18.org

……..book18.org

翌日。book18.org

姜飛迷迷糊糊起床,一摸床邊,佳人早已消失不見,起身走到廚房,那裡和曾經一樣,早就備好了飯菜,可不知怎麼,看著那豐盛食物,姜飛就是有點無法下咽,確切來說,昨日嬌妻那種話語,給他身心造成了很大打擊,幸福來的突然,去的也快,甚至沒有維持超過一天。book18.org

生活似乎回到了過去,接下來幾日,姜飛偶爾會試探嬌妻,他想著女人那天是不是就是隨口說說,其實內心還是喜歡玩的,可沒想到結果依舊不盡人意,每次徵詢,換來的總是平靜的拒絕,直到半個月後,他終於忍受不住,直接來到某個「」導師「家中。book18.org

對話開局,必定是極大不滿,可能這陣子姜飛心態失衡,也沒啥顧及,直接把所有發生的事情一股腦宣洩而出。book18.org

「 你跟蹤自己老婆?「菜園中,牛愛菊放下鋤頭,容納後啞然看著姜飛。book18.org

「 也不是…..「被說中心事的姜飛,老臉頓時一紅,但這種事情說什麼也不能和外人承認,是以他支支吾吾解釋: 」我…。我就是那天在酒吧偶爾遇見。「book18.org

「然後呢?「牛愛菊滿臉好奇。book18.org

「呃….. 不說這個。「姜飛趕緊把話題引入正確方向:」你幫我分析一下,霓裳怎麼突然不喜歡了!「book18.org

「我怎麼知道。「牛愛菊翻了個白眼。book18.org

「當我沒來! 」這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做派,給姜飛氣的夠嗆,也沒有再問,抬眼看了看天色,便和牛愛菊告辭。book18.org

當驅車來到那天曾經來過的酒吧時,姜飛再次見到那輛熟悉的瑪莎拉蒂,李素戴著耳機坐在車內,沒有注意這邊。book18.org

把車子繞了一圈停好,過去時,姜飛特意避開李素視線,當在一陣歡迎光臨聲邁入酒吧,果然見到嬌妻熟悉的身影。book18.org

「她點人了嗎?」姜飛朝一側的女吧員看去,說話還遞過去一盒包裝精緻的化妝品。book18.org

「沒有,今天那位女士就一個人喝酒。」 女吧員先瞧了瞧左右,見四下無人,這才美滋滋收下盒子。book18.org

和對方興奮心情相比,姜飛真是身心難受,自那日以後,他無意間發現嬌妻最近總是來這個兩人曾經有過另類一夜的酒吧,原本還以為嬌妻是留戀那個夜晚,可幾日觀察下來卻發現不對,因為他居然見到嬌妻點了女人。book18.org

沒錯,就是女奴!book18.org

「多少了?」姜飛鬱悶至極,嘴裡泛著苦澀,原本是想通過調教讓嬌妻變成床上尤物,如今倒好,心愿沒達成,反而讓嬌妻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女王。book18.org

「九個,而且都是女人。」book18.org

「這是我的電話,有什麼情況通知我。「 得到女吧員詳細數據,姜飛有點意興闌珊,臨走時看向嬌妻那裡,沒來由覺得有些心疼,明明距離很近,但又覺得異常遙遠,可能真如牛愛菊所說,嬌妻是喜歡SM的,之所以排斥,只是自己能力進入不了她的心中,這是很令人難以接受的答案。book18.org

夜色迷離,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book18.org

在姜飛離去半小時後,安霓裳也放下酒杯,接著明眸呆呆望著窗外,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刻的她,莫名讓人覺得有幾分蕭索。book18.org

好一會,她才起身,繼而朝衛生間走去,可剛到門口,便覺得身子被人撞了一下,而且臀部還傳來一陣劇痛。book18.org

「啊,不好意思,沒看到。「說話的是名穿著牛仔套衫的女人,耳朵還打著耳釘,年齡瞧著也就二十多歲。book18.org

「故意的!「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眼前這名看似道歉,實則臉上掛著曖昧笑容的女人,讓安霓裳那張俏臉一片冰寒,她是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一個女人猥褻了,但對方更過分的話還在後面。book18.org

「你腦子進水了吧?「年輕女人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挖苦道: 」我一個女人,會故意撞…。「book18.org

可話未說完,年輕女人便覺臉上襲來一陣火辣辣疼痛感,她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看著安霓裳 :「你居然敢打我?「book18.org

安霓裳如所未聞,漠然放下芊芊玉手,然後就那麼轉身離去,有些東西她喜歡更直接方式。book18.org

「給我站住! 」book18.org

見年輕女人急步追了過來,安霓裳妖艷紅唇劃出一道刻薄弧度,可是就在這時……book18.org

「怎麼了,楠楠?」一名下身牛仔,上身搭配T恤的靚麗女人從衛生間出來。book18.org

被稱作「楠楠」的年輕女人,一見對方,便趕緊把剛才事情添油加醋說了一通,說完指了指自己紅腫臉龐,繼而滿懷恨意瞧著安霓裳。book18.org

聽到閨蜜被欺負,薛子楚那是又怒又氣,怎麼也想不到在自己底盤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可當看向安霓裳時,她微微一愣,話語更是脫口而出:「 安姐?」book18.org

「你朋友?」安霓裳蹙眉看著眼前這名自小就喜歡跟在自己身後的小丫頭,其實對方也不小,僅差幾歲而已。book18.org

「安姐,楠楠是我一個外省閨蜜。」薛子楚說完,便拉著那名叫楠楠的女人介紹道:「楠楠,這是我安姐,就是以前和你說過的,那個我最佩服的人! 」book18.org

一場硝煙化做無形,幾番交談,安霓裳也知道挨了自己一巴掌女人的名字——李楚楚。book18.org

第九十三章 book18.org

「姐,您怎麼來我這裡玩了?」薛子楚聲音諾諾,不注意當真細不可聞。book18.org

其實無怪乎她心虛,安霓裳是誰?那可是在那群眼高於頂嬌嬌女圈子內,也屬於被仰視的存在,自小頂著豪門光環出生,在校園裡成績方面簡直不要太可怕,據說有個天才級別男生,就是受不了幾年總是萬年老二的成績,憤而轉學,至於樣貌和身材,還是不要對比為好,追求者都能排出十里長街,只是鮮少有敢鼓足勇氣的而已。book18.org

毫不誇張的說,沒有哪個女人不嫉妒明艷不可方物的安霓裳,只是隨著時間推移,了解越來越深,那種原本的不平心態,慢慢朝著崇拜轉變,以至於後來,對方一句話,或者一個眼神,都能讓人覺得受寵若驚。book18.org

薛子楚雖說有些目中無人,但也要無奈承認,有些女人生來就會讓人絕望,她現在心裡十分矛盾,既有偶遇心中偶像的驚喜,又怕安霓裳對這裡環境多想,可能每個人都這樣,當碰到在意的人,就格外在乎對方觀感,甚者言談舉止都有些畏首畏尾。book18.org

「不行?」安霓裳含笑打趣。book18.org

「不是,我…。 就是覺得…。」簡單一句玩笑話,讓薛子楚俏臉憋的通紅。book18.org

女人縱然關係再好,也有攀比心存在,薛子楚明顯感覺自己此刻表現傻乎乎的,但就是控制不住去在意安霓裳對她的看法,原本以為幾年不見,雖不能與之並論,但至少言語得體,可哪想到結果依然令人喪氣。book18.org

一旁孫玉楠無語翻了個白眼,看來一巴掌是白挨了。book18.org

「 知道不太好,還開這種酒吧?」安霓裳怪瞋一句,話語半真半假,但貌似察覺到薛子楚敏感心思,又安慰道:「其實沒什麼的,人總要有地方發泄壓力!」book18.org

那天撞見徐百強對趙君怡調教方式,其實給安霓裳心靈很大打擊,直接對培養姜飛幻想破滅,但與此同時,也讓她對很多事情淡然許多,類似來這裡目的這種事也沒以往那麼多避諱。book18.org

「 剛才我們那邊也在玩。」 當發現對方和自己喜好相同,薛子楚心中那股壓力頓時變成無法言喻的喜悅,連帶許久不見的疏遠感也消散無形,她學著小時候那樣,親昵摟著安霓裳胳膊:「姐, 您要不要過去?」book18.org

安霓裳本想拒絕,不過當見到薛子楚希冀眼神後,便不置可否點了點頭。book18.org

「讓你跪下,你聽到沒有!」book18.org

「一點都不好玩,楠楠給我們介紹的什麼人。」book18.org

剛到門口,包廂內便傳出一陣女人抱怨聲,隨著薛子楚推開房門,安霓裳也看清房間站著四個女人,近前兩名只能看到背影,但瞧著身姿曲線都不錯,就是低垂的頭顱,給人一種拘謹感。book18.org

餘下兩名則對著門口,其中一個嘴裡含著香菸,看其滿臉怒氣模樣,應該就是剛才說話之人,她們兩人身材雖沒法與先前媲美,但也算不錯。book18.org

這邊進來時,那頭也注意這邊,那兩名從穿著一看就身家不菲的女人,當見到房間多出一名美艷驚人的陌生人時,眼神都微微一怔。book18.org

安霓裳依舊是白天辦公那套膩子西裝,內里搭配簡單白色襯衫,下半身裙擺及膝,美腿上則套著黑色絲襪,可就是這種略顯保守裝扮,卻給人一種妖媚之感。book18.org

其實怨不得她們驚訝,就安霓裳那完美容顏,以及曲線豐隆的高挑身姿,任誰第一次看了都會失態,這幕讓薛子楚心頭一樂,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當大眾都類似表現,自身心理上也會稍微平衡,不過身為主人,也開始給雙方做起了介紹。book18.org

「你好,安姐。」book18.org

「不要覺得打擾就好!「安霓裳伸出手和她們分別握了一下,沒有居高臨下,卻讓人覺得有些遙不可及。book18.org

「怎麼會,不會啊。」其中一個急忙含蓄表示沒有。book18.org

安霓裳往日雖然清冷,但不代表不健談,往往幾句下來,就能給別人受寵若驚之感,要是主動開口,那當真一個讓人沐浴春風,就如此刻,房間那股陌生隔閡瞬間消散。book18.org

待大家親昵坐在一起,起先那名生氣的女人,如同想到什麼,拉著張玉楠說了幾句悄悄話,後者聽完那張還算姣好的俏臉一片鐵青,繼而長身站起,朝那兩名始終一言不發的女人走去。book18.org

咦!安霓裳停住放在唇邊的紅酒,略微訝異看著張玉楠,總覺得對方和先前不一樣,如果說衛生間肌膚觸碰,對方給人感覺是輕佻外加不知天高地厚,那這刻張玉楠…。怎麼說呢……蠻橫、目空一 切,那神態就像踏入了自己領地的某種動物。book18.org

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安霓裳輕輕撫了撫額頭,覺得剛才想法有些荒謬,對方只是一個比自己小的女人,不可能讓自己這麼不舒服。book18.org

「你多大了?」book18.org

在安霓裳思緒翻飛之際,孫玉楠也來到那兩名女人面前,她抬手挑起其中一個女人下巴,動作輕柔,話語平靜的看不出喜怒。book18.org

「三十二」女人回答的很小心。book18.org

「為什麼來這裡?」孫玉楠言語平靜看不出喜怒,不待對方回答,直接甩手就是「啪」的一巴掌:「問你話呢!」book18.org

「我…..」女人一邊欲哭無淚捂著臉,一邊像頭受驚小鹿看著周圍,眼神觸碰到安霓裳她們時,更是流露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屈辱感。book18.org

「看她們做什麼,恩!?」孫玉楠用手狠狠捏住女人白皙耳垂,頓時引來後者一陣悽慘叫聲。book18.org

不過楚楚可憐的嬌俏模樣,並沒有讓肇事方有所收斂:「 一群欠收拾的騷貨,想裝純立馬給我滾!」book18.org

「不走是吧,她剛才說什麼,你們聽到沒有?」孫玉楠一邊指了指先前那名和她說悄悄話的朋友,一邊啪啪作響拍著眼前女人精緻臉蛋:「啞巴了!」book18.org

房間氣氛變得曖昧,那兩名被調教的女人在孫玉楠的面前變得異常溫軟,安霓裳看了一會也算明白過來,兩名女人應該是孫玉楠帶過來的,並且親手調教過,至於薛子楚的朋友,那種鄙夷外加興奮的神色,像是第一次接觸這個。book18.org

「一個大學老師,一個搞金融的,當時調教她們我花了不少心思。」在兩名女人由排斥到最後主動跪在地上,孫玉楠也來到安霓裳旁邊坐下,然後徵求意見般問道:「感覺質量怎麼樣?」book18.org

感受對方言語帶有挑釁,安霓裳笑了笑:「自己單獨玩就好,何必這樣對她們。」book18.org

這倒是實話,安霓裳雖然最近也調教不少酒吧內的女人,但更多時候偏於柔和,她不太喜歡孫玉楠這種帶有強迫性質,從兩個女人拘謹表現來看,應該沒在同性面前被調教過。book18.org

孫玉楠無語般翻了個白眼,接著衝著不遠處招了招手:「你們兩個,給我滾過來!」book18.org

兩個女人在周圍一陣嬉笑聲中屈辱爬行,到了近前,雖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在孫玉楠隱含威脅眼神下把頭顱壓低,繼而用紅唇去親吻安霓裳高跟。book18.org

孫玉楠老神在在看著一切發生,但餘光更多在觀察安霓裳,她不是君子,比較信奉有仇必報,衛生間所受委屈想報復回來不可能,但其它方法可以呀,比如面對自己女奴溫柔服侍下,對方表現出慌亂,不知所措等等出醜情緒。book18.org

只不過——後續貌似發生了意外,確切來說出乎所有人意料。book18.org

「模樣挺不錯!」安霓裳沒有絲毫異樣表現,邊享受兩女用舌頭在自己鞋尖爭相服侍,邊吩咐道:「把身子轉過去!」一切自然而然,好像自己就是她們的主人。book18.org

「喜歡嗎?」安霓裳沒理會孫玉楠的臉色難堪,在兩女恩恩幾句轉身後,她看向一臉不可思議的薛子楚:「去把門打開!」book18.org

「姐,這…..?」薛子楚嚇了一跳,玩歸玩,但把包廂門打開,這也太大膽了吧,雖然她開這種會所,但遠沒有達到旁若無人境界,可瞧著安霓裳那雲淡風輕,但隱含不容置疑眼神後,還是聽話起身。book18.org

門打開時,安霓裳紅唇勾起:「還喜歡嗎?」book18.org

跪在地上的兩個女人嬌軀一僵,仔細觀察會發現她們身子有些輕微顫抖,周圍幾個女人呼吸急促,靜悄悄看著一切發生,尤以孫玉楠臉色最為不好,自己辛苦花了調教出來的女奴,被人家三言兩語就能收拾的服服帖帖,這是身為調教師最大的失敗。book18.org

「質量還行,就是太容易濕了!」安霓裳嫻熟扒下兩女的蕾絲內褲,接著一邊用兩指輕輕剝開她們泛濫成災的私處,一邊玩味瞧著孫玉楠。book18.org

「太厲害了吧?」book18.org

「那是我姐,能和你們一樣嗎!」薛子楚聽到閨蜜讚嘆聲,予以榮焉。book18.org

接下來更像安霓裳的專場,兩女在她的逗弄下喘息咻咻,其他諸女則異彩連連看著這一切。book18.org

要說房間此刻心情最不好的,莫過於孫玉楠,先前故意為之的挑釁,轉眼間變成了偷雞不成蝕把米。book18.org

恩?這是什麼情況?孫玉楠微微一愣,總覺得安霓裳有些不太對勁,具體哪裡也說不好,而且神色中那股媚態怎麼和…..book18.org

孫玉楠視線不停徘徊,當見到兩個女奴和安霓裳俏臉上都湧現出相同暈紅,她表情有些不可思議,像發現一片新大陸。book18.org

相關搜索

冷艷冷艷嬌妻六欲心魔欲魔艷史)馴奴鞭欲魔艷史冷艷嬌妻之冷豔嬌妻訓奴鞭冷艷嬌妻訓奴艷嬌龍欲訓奴嬌妻浪欲冷艷嬌妻之訓冷艷教師嬌妻之欲魔冷豔嬌妻訓奴鞭魔冷六欲嬌艷欲滴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