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艷嬌妻之訓奴鞭 (70-72) 作者:六欲心魔

第七十章
「霓裳。」喊著嬌妻名字,男人手本能往旁邊一搭,可摸了個空,努力睜開眼睛,發現那裡有張字條。
《老公,今天公司有事,早飯做好了,要乖乖聽話哦——安霓裳》
內容調侃溫柔, 可字跡雄奇,力透紙背,觀之猶若猛虎騰空,飛龍雲霧騰挪,字體中那種癲狂風韻,讓觀者很是汗顏,其實就算旁人看到,想來也很難猜出如此豪邁的隸書,是出自女人之手。
心中喊了一聲佩服,姜飛麻溜洗漱用飯,待酒足飯飽,便換好衣服拎著日記,直奔牛愛菊提供的據點,他和嬌妻在劇組戲份不多,事已偶爾去去就可以。
到了別墅,剛下車,便發現門口站著那個給他氣的夠嗆的胖女人,不是牛愛菊又是誰,他也顧不了場合,直接快步上前,給對方一陣數落:「我說牛姐,就這種情況你還好意思讓我投資,昨天信誓旦旦保證,可現在倒好,未來幸福生活沒看到,反而給霓裳弄成了女王,你說說,還好意思讓我掏錢嗎?」
不得不說,牛愛菊臉皮功夫很強,面對姜飛訓斥,她面上絲毫不顯內疚,反而委屈傾訴起來:「你也沒告訴我,她就是大名鼎鼎安女王,要不我也不會犯那麼大錯誤。」
「調查我?」姜飛一愣,繼而眼睛眯起。
「借我幾個膽子,也不敢調查你們啊。」牛愛菊一副男人做派,如同哥們一般摟著姜飛肩膀:「別疑神疑鬼的,我問的趙君怡,她全部都跟我說了。」
好吧,被一個醜陋胖女人如此摟著,姜飛雞皮疙瘩都差點出來,他剛想推開,卻發現牛愛菊一臉失落,轉瞬之間,便明白其中緣由,他試探問道:「怕了?」
如他所料,牛愛菊點了點頭,推門而入也不說話,直到來到二樓,才心有餘悸解釋:「能不怕嗎,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們在你老婆眼中,連小人物都算不上。」
「我先投資一半,按照你計劃進行,最後成不成,你都能有筆錢!」昨天姜飛說放棄,其實氣話居多,做什麼事情也不可能立馬成功,而當牛愛菊露出退縮之意,他反而不甘心把兜里本子拿出:「這是霓裳以前日記,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先讓我好好想想。」看的出來牛愛菊確實有些糾結,接過日記本蹲在角落,姿態有些丑。
姜飛表示理解,都是普通人,換成誰面對嬌妻的狠辣,也會猶豫。
好半天,心裡掙扎的牛愛菊終於說話,她抬頭看著姜飛眼睛,聲音變得有些嘶啞:「你為什麼對調教自己老婆,有那麼大執念?」
「呃 …..」措不及防問題,讓姜飛吭哧半天,卻始終不見下文,不過當見到牛愛菊搖頭起身,有點不想插手調教任務後,他立馬有些急了,也不得那麼多,第一次和外人敞開心扉。
「有些事情不是想不想的問題,是根本就沒有退路!」說出心事,姜飛仿佛吐出一口鬱氣,可心中那股暴躁越來越盛,他先是點燃一根煙,狠狠吸了一口,然後苦笑道:「我很早以前就清楚,豪門和平民是有鴻溝的,霓裳是安氏集團總裁,而我只是個窮小子,其實我們根本就不是天生一對,是我僥倖,你明白嗎?」
不知怎麼,看著眼前平靜的姜飛,牛愛菊莫名覺得有些發毛,喉結本能吞咽了一下口水,繼而打起了哈哈:「對於調教我…..我精通,感情方面,哈哈,我其…..其實馬馬虎虎,要不也不會現在單著。」
笑話很冷,姜飛自然不會跟著笑,眼前煙霧繚繞,心神沉醉自己世界,如同說在和牛愛菊吐露心事,不如說自言自語恰當,他幽幽一嘆:「霓裳和我非常相愛,她可以舉辦結婚紀念日去照顧我面子,可以讓我在老同學面前揚眉吐氣,可以讓我事業節節高升。」
「但我呢?」姜飛指了指自己,眼中血絲密布,可能自己都沒察覺,他此時狀態有些瘋魔:「你能不能告訴我怎麼去愛她,洗衣拖地,還是燒柴做飯? 」
「我他媽的根本就不知道用什麼方式,去愛我喜歡的女人,所有普通人照顧女人的方式,我基本都做不到,因為霓裳是大名鼎鼎的安女王,她強大的根本不需要我去照顧!」
牛愛菊看著如同一隻噬人野獸的男人,不自覺後退一步,她是調教師,不是驅魔師,家裡上有老下有小的,實在不理解,一個人為什麼短短時間變化如此大,難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好在姜飛接下來開始變得平和,要不她真撒丫子就跑。
「牛姐,你有個觀點我是認可的,霓裳可以愛我十年,二十年,但長此以往,我們的婚姻肯定會出問題的,我想把霓裳調教成下賤女人,是因為我愛她。」姜飛如同一個木雕,神色灰敗訴說自己的脆弱:「知道昨天把你當成男人時,我心裡多難受嗎,感覺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牛愛菊心說崩塌關我屁事,但事看到姜飛如今狀態,她還是覺得應該收斂脾氣,要是在打自己一頓,這上哪說理去,事已最後變成了認錯:「對不起,讓你誤會了。」
「牛姐,你以為我願意把心愛女人交給你?只是我很小明白一個道理,人可以不聰明,但絕對不能天真,要不會死的很慘的!」
「對不起。」牛愛菊覺得自己像個傻子。
「就是聊聊心事,要是霓裳最後真的喜歡,那我就好好調教她,要是不喜歡,那我就小心翼翼去愛她,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一個自信無比的男人。」傾訴完畢的姜飛,整個人好像輕鬆許多,就是眼中依舊迷茫。
「不怕你傷心,我最想要的徒弟是安總,她的學習能力一定短短時間超越我。」見姜飛好像變成正常人,牛愛菊暗罵自己剛才真丟人,怎麼被嚇得心驚膽戰,逆反心理使她忍不住打擊起來:「至於你嘛,對女人這塊可不太聰明,但好在我多少了解點,她為什麼喜歡你了!」
「為啥?」
「癩蛤蟆敢吃天鵝肉啊!」
……
事情遇到問題,多是籌碼不夠,當姜飛預付款提高百分八十,胖女人縱使猶豫,最後還是咬牙答應下來,她把隔壁房間打開,那裡有台電腦。
「 這是一個資深群,來自全國各地,是我這些年認識的一些調教師,他們會針對你妻子,給出一些意見。」牛愛菊說完,便把準備好的照片,發了上去。
照片安霓裳的,有正身有背影,只不過臉被遮擋起來,人是有炫耀心理的,姜飛也不例外,讓人看著卻吃不到,是人類心理邪惡面,只不過他太低估這群人的素質。
腳踏清風:「這也太他媽性感了,牛姐在哪弄這麼個極品貨色,這身材真是撩人,嘖嘖,還有那兩條大白腿,主要身上那股雍容的高貴勁,真是撩人,我就喜歡給這種貴婦開拓進取。」
不知是因為嬌妻照片,還是因為有人說話,接下來馬上跟話:「得了吧,你是不是喜歡她那大屁股。」
「你不喜歡呀,以我多年經驗,這女的後面是個處,在座各位,誰不想替她開苞舉手。」
「要我說呀,還不如把她交給瘋子,咱也看看新鮮。」
「拉倒吧,我不喜歡那麼重口,這麼如花似玉的美女,要是被玩殘了,那就太可惜了。」
「也是,現在多少了?」
「二十多個。」這是出現一個群友,網名瘋子,應該就是大家所談論的人。
「我說,你可悠著點,玩歸玩,但也不能下手那麼狠。」
「就是,白瞎了那麼多女人,被你那種玩法,她們以後還怎麼嫁人,這年頭真是人不如狗。」
看得出很多人對這名叫瘋子的都有怨言,一個一個開始批鬥,姜飛冷著臉,有點反感他們肆無忌憚去評論嬌妻,這時,牛愛菊適當解釋:「他這人有點變態,是個資深調教師,但每天研究稀奇古怪東西,喜歡人獸,所以特意養了幾條大狗。」
胖女人的話,把姜飛腦子弄得「嗡嗡」作響,他頭一次遇到如此荒謬的玩法,最後直接脫口罵道:「這孫子有病吧?!」
牛愛菊深以為然點頭:「估計有點,女人哪裡經得起那群牲口輪番折騰。」
在姜飛還在消化女人和狗這種變態字眼時,那名瘋子網友也開始評論起安霓裳。
「乳房堅實,屁股肥碩,模樣應該不會太差,騷逼也應該非常飽滿,屬於陰道緊緻、嫩肉峰巒疊起的極品。」
「那狗也經不起這樣夾呀。」說完後面配上猥瑣表情,直把姜飛氣的夠嗆。
「小瞧了不是,就是那種身經百戰的騷貨,也得被我家狗狗收拾的痛哭流涕,別看這女人身材好的誇張,真到了床上,被我家狗稍微抽送,就得讓她魂飛魄散,淫水不止。」
聽到這裡,姜飛再也忍不住,直接關掉螢幕,指著牛愛菊鼻子就是一頓怒斥:「你這是找的什麼人!」
「作為調教師,最重要一點,無論女人多麼優秀,千萬別高估她們,也千萬別把奴當成自己的禁錮,把她們當成一條真正母狗就可以了,要讓她們認清自己的身份,如果達不到你要求,會被隨時拋棄。」牛愛菊開始了言傳身教。
「不怕弄巧成拙?」姜飛不否認對方說的很有道理,就是一時間有點過不了心理那關,現在嬌妻是穿著衣服的,那以後呢,想到心愛的女人,以後不著寸縷被這群調教師言語猥褻,他心裡終歸覺得彆扭。
「心態上強大,她們自然卑微。」牛愛菊說完反問一句:「你覺得母狗有貞潔嗎?」
姜飛想了一下,接著遲疑道:「沒有?」
「回答錯誤,母狗並不是淫蕩,如果調教好了,她們即使在發情,也會苦苦忍受慾望煎熬,因為別人給不了她們那種感覺。」
「真的假的?」姜飛荒謬瞧著身前侃侃而談的胖女人,覺得自己思路跟不上對方。
「因為淫蕩,所以貞潔,很矛盾吧, 調教的世界就是這樣,當奴對你真正臣服那刻,你不必理會她的感受,她們自然會發賤的去討好你,巴結你,甚至花一整天心思,讓你去關注她。」見姜飛還是不解,牛愛菊解釋道:「調教高低在於度,等你真正行雲流水那天,無論做什麼都是對的。」
第七十一章
閒聊之際,上來一位不素之客,確切來說,姜飛隔著視頻見過她,那個被嬌妻調教過的女人——李素。
女人模樣不錯,身材高挑,體態豐盈,眉宇間帶有些許嚴肅,想來生活中是那種冷漠型美女。
不過,在這二樓調教室,她那靚麗的外表,帶有帶來絲毫優勢,在牛愛菊給姜飛介紹後,便開始冷著臉訓斥她:「 怎麼現在才過來。」
李素貌似對牛愛菊十分畏懼,不自覺站直嬌軀,就是答案出乎姜飛意料之外。
「 和安姐逛商場了。」
啥?姜飛不可思議望著李素,可對方神色又不像撒謊,但霓裳明明留言說去公司了,難道是不想讓自己知道她的女王屬性?可…..這也太快了吧,他才不會傻到誤以為嬌妻閒著沒事,去和見一面女人逛商場。
「碰到高手了吧,學學你老婆。」牛愛菊絲毫不放過打擊姜飛的機會,在一旁捂著肚子笑出聲來:「李素雖然玩了很多年,但能調教她的可不多,看到沒,你老婆僅僅一次…..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縱然安霓裳是自己嬌妻,可姜飛還是被打擊的夠嗆,如牛愛菊所說,自己還在摸索,可自己親近的枕邊人,卻如同打通任督二脈,輕而易舉就成了高手,難道這就是天賦? 當真讓人有些五體投地。
也許是見姜飛被打擊不輕,牛愛菊也不再取笑,過來拍了拍他肩膀:「和你開個玩笑,安總出身高貴,而且執掌集團那麼多年,本身就有當調教師優勢,而且只要奴不反對,女人調教女人,要比男人容易多,你以後慢慢就懂了。」
鬱悶歸鬱悶,但學習還是要學的,有簡單閒聊一會,牛愛菊便開始正式教學,而姜飛也總算清楚李素到來緣由,完全是給他練手,看著女人褪下衣衫,露出那妖嬈酮體,要說沒有慾望是不可能的。
「調教師要學會控制,要有冷靜的頭腦,不能和沒見過女人一樣。」牛愛菊顯然察覺姜飛下體變化,她分開李素大腿,手指輕輕勾進那敏感處,在後者打了個寒顫之際,開始了現場教學:「你要仔細觀察女奴情緒變化,當對她們身體和想法瞭若指掌,就能做到操控!」
「調教母狗時候,學會怎麼滿足,但又不能全部滿足,當她們意識到你身上有她們想要的時候,你千萬不要直接給她。
姜飛若有若思點頭,只感覺大開眼界,牛愛菊談到調教,胖臉上流露著興奮迷戀,講解的越發細緻:「獎勵機制很重要,沒有哪個女人是天生的母狗,這全在於調教師開發,讓她們意識到,只有完成你的任務,才能得到獎勵。」說完她伸出手指看著姜飛眼睛:「這樣做法好處兩點,一是能擊碎她們羞恥心,從而習慣自己變得淫賤,二是達到塑造目的。」
「厲害的調教師,永遠是表現出自己有母狗想要的,但又不會去完全滿足,只要了解這些,無論多麼驕傲的女人,都會翹著屁股,臣服與你腳下,而且她們淫賤程度,會超出你的想像。」
遇到喜歡東西,總是如痴如醉,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中午,此時,房間裡全是欲生欲死的呻吟聲,李素俏臉一片潮紅,而胯間私處,更是淫水流淌不停,在姜飛覺得她快要虛脫之際,牛愛菊才堪堪停止。
人是鐵飯是鋼,調教師到了飯點也需要吃東西,一樓茶桌坐著幾個女王,當看到雙腿打顫的李素時,不約而同對姜飛伸出大拇指,後者撓了撓頭,顯然她們誤會了什麼。
吃飯時,姜飛接到一個電話,是劇組的,事已只能和牛愛菊抱歉明天再來,臨走時也把監控軟體交給對方。
………
幾天後。
時光總是平淡時候多,有時甚至可以說是無聊,好在姜飛有事可做,顯得格外充實,而且一想到成功以後的幸福生活,那是一個幹勁十足,但凡有時間就去和牛愛菊學習,劇組要是有事就抽空看一下,然後晚上陪著嬌妻。
真是任重道遠啊,也不知等到猴年馬月!姜飛把車在別墅門前緩緩停下,看到不遠處走來的牛愛菊,總感覺就有點欲哭無淚,要說最近在對方指導下,他其實進步突飛猛進,可那有什麼用。
一想到李素隔三差五消失,回來時滿面紅光嫵媚模樣,他就有點愁眉不展,前路茫茫,調教嬌妻的道路,簡直看不出一點希望。
「我這幾天,按照你方法給霓裳按摩,但是沒看出來什麼變化。」姜飛下車後,始終冷著個臉,與其說訴苦,不如說表達心中不滿。
「 先看看,不要這麼著急。」牛愛菊笑著前面領路。
來到二樓。
「怎麼了?」姜飛上樓,發現李素俏臉為難望著自己,而且有點欲言又止。
可不等女人開口,牛愛菊便笑道:「沒事,她就是有點不舒服,今天我給你準備了別的女人,好好進去享受吧。」
姜飛被這對主奴搞得莫名其妙,但也沒想太多,輕車熟路來到另一個房間,這幾日牛愛菊找來不少女奴。
不過男人不知道的是,在他進門後,身後的兩個女人也開始交流起來。
「他進步很大。」李素瞧著姜飛背影,給出一個中肯評價。
牛愛菊聽到這種回答,輕微搖了搖頭:「那是在別的女人面前他沒什麼顧忌,要想調教安霓裳,還是差點火候。」
明明溫和細語,可李素仍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中非常清楚眼前這名胖女人平靜的外表下,到底有多麼殘忍,但一想起那個風華絕代的女人,她還是忍不住勸解:「我覺得安姐做奴可惜了,她身上那股凌厲氣質,簡直天生就是做女王的料。」
「被玩幾次,就上癮了?」牛愛菊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盯著李素,後者慌忙避過。
「主人,要不要先告訴他?」李素坐著最後努力,換來的是牛愛菊玩味一笑:「現在太早了點,在等一陣子。」
「我覺得安姐應該只是想發泄,私信您,並不代表就喜歡做奴。」好半天,李素才猶豫小心翼翼開口。
「憐香惜玉了?」牛愛菊拍了拍她精緻臉蛋,嘴角劃出刻薄弧度:「無論多麼高高在上的女人,只要下面有那張毛嘴,外加遇到對的人,淪為賤貨只是早晚問題,你不是就是這種貨色嗎!」
「我…」深知眼前人脾性的李素,嚇了一跳,可不待她解釋,便感覺臉頰挨了火辣辣一巴掌,緊接著耳邊響起厲呵聲。
「給我跪下!」
「是,主人!」和曾經享受不同,李素這刻俏臉有著說不盡的屈辱,她跪在地上,猶如一個失去靈魂的瓷娃娃。
「是不是恨我把你調教成一個人盡可夫的騷貨?」牛愛菊把腳放在李素香肩上,繼而下壓,當看到那張嫵媚的容顏痛苦貼在地面,她胖臉上有抹病態的瘋狂。
「主人,我不敢了…..」當察覺胯下一涼,淚水開始在李素眼角流淌。
「 哎呦,又濕了,看看你淫蕩的樣子,明明很恨我,卻每次都發騷過過來,你說你賤不賤呀!」牛愛菊手指在李素胯間一抹,當看到上面黏膩淫水,更是戲謔出聲:「我就喜歡把你們這種男人眼中高貴女神,變成一條一條下賤的母狗,看著驕傲無比,其實骨子裡比誰都騷!」
「主人,不要再說了,我真的錯了…..嗚嗚…..」縱使在風騷的女人也有軟肋。
「短短几天,就開始對陌生女人產生好感,你不是很崇拜安霓裳嗎?那我就要你看著,她以後怎麼主動脫下褲子,哭著喊著求我玩弄!」牛愛菊說完,如同想到什麼,露著噁心的笑:「對了,這個任務交給你!傘而傘吳酒酒吳散吧柳」
「是,主人!我知道了!」李素忙不迭答應,可心中隱隱滴血。
調教其實一種危險遊戲,失敗者沉迷其中難以自拔,李素就是這種,明明想逃出牢籠,卻身心俱失,已然身不由己,前些日子,第一次遇到安霓裳時,她隱隱約約看到了曾經的自己,不過接觸下來,卻發覺對方心智比自己想像中的強大。
可正當放下擔憂時,卻不曾料到牛愛菊居然能拿到監控,而且最可怕的是,就在昨天,一直由她代為保管的網站帳號,出現一個陌生添加請求。
「哈哈,女奴去調教女王!」牛愛菊肆無忌憚笑聲,在走廊響徹不停。
第七十二章
碧秀苑小區。
別墅內衛生間。
一隻白皙的素手探入閥門,繼而水流在浴頭上一躍而下,打的白色瓷磚嘩嘩作響,不少水珠濺射在那道高挑倩影身上,不過女人不以為意,她弓著身子,動作輕柔的褪掉衣衫。
一陣窸窸窣窣聲響後,女人身上便不著寸縷,明亮燈光照射下,那具本就豐盈酮體,顯得十分誘人,她不是那種瘦弱型美女,除了腰身纖細,其它部位凸起的有些誇張。
一走一動間,胸口處兩座雪乳顫顫巍巍,並沒有因為太過豐滿,而有絲毫下垂,反之高聳的有些上翹,那要人老命的完美弧度,簡直不應該屬於人間,中間那點嫣紅,則像一朵在冬季綻放寒梅,如果有男人在場,相信定會忍不住撲上去,對著那對極品一飽口福。
鏡子前的女人,先是用手試了一下水溫,待感覺合適,便光著腳丫站在淋浴下,一邊搓洗,一邊仰著螓首,任由水霧噴灑在那張如畫秀靨。
水珠像個頑皮孩子,把她柔順青絲打濕,接著從白皙脖頸、到深邃乳溝,再滑過那平坦小腹,當越過一片芳草萋萋之地,把它們停留許久,另一部分,則沿那玉背流淌,可能太過光滑,導致下滑速度很快,但當來到纖腰處,則像遇到難題,變得異常緩慢起來。
一滴、兩滴,無數滴水珠,在女人那挺翹且肥碩臀上積聚,終於,有的發現了秘密,開始聰明的避開險峰,朝著渾圓兩瓣間的凹起處突進,只不過那道縫隙窄的嚇人,導致它們彼此貼靠,再也分不清你我。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淋浴閥門關閉,女人從架子上抽出一條浴巾,裹在嬌軀上,她洗澡基本早晚各一次,只不過最近無事,所以沖洗一番,享受一下那種沐浴過後的清爽。
出了衛生間,女人邁著修長美腿,腰肢款款來到書房,在架子上,抽出一本往日愛的《蘭亭會》,看了一會卻又放下,來到窗前,漫看天邊形態萬千白雲,站立許久,又復坐下,可總覺得心不在焉。
明明盯著書頁,卻難入其中,正所謂心若亂,諸事無心,女人站起身,接著來到臥室,小孩子氣般把豐盈嬌軀仍在床上, 豐乳肥臀一陣亂顫,她望著天花板,明眸漸漸變得迷茫,最近不知怎麼,白天工作心不在焉,到了夜晚總是做些古怪的夢。
是因為它嗎?女人側過身子看向旁邊,案子上靜靜躺著一本畫冊,雖未翻閱,可她卻趕緊用手捂住俏臉,只覺得丟死人了,那夜荒唐事情歷歷在目,自己的情不自禁,以及睡夢中羞答答幻想,這種和淫蕩沾邊行為,讓她有些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也幸虧那晚姜飛睡得熟,要不……
安霓裳,你丟不丟人,每天胡思亂想什麼…!想著想著,安霓裳捂著發燙俏臉暗則不已,最後更是慌亂拿起畫冊,把它藏到床下,同時打定主意,以後再不看這種令人臉紅心跳的害人東西。
清風徐徐,吹開了窗簾,本是大好時光,安霓裳卻覺得無事可做,她朋友不多,曾經一些要好的閨蜜,也隨著事故越走越遠,往日閒暇靜坐翻書頁,如今卻心湖皺起波瀾。
要不要打過去?安霓裳拿起手機,看到熟悉名字,她俏臉卻猶豫不決,最後想了許久,才咬著紅唇,去波動電話。
「想我了?」接通後,姜飛的聲音在話筒中響起。
「有你這麼調戲自己老婆的嗎!」擱在往日,安霓裳當然不會在意,可此時恰巧被男人說中心事,頓時讓她有些急。
「哈哈,是我錯了,給老婆您道歉。」
「我…。公司事情忙…..完了。」簡短話語,愣是被安霓裳說的吱吱嗚嗚,完事後,更是臉頰紅的嚇人。
從那夜意亂情迷的畫冊,最近幾日男人都沒有碰她,而且每晚還用那種稀奇古怪的手法按摩,真讓人不上不下,身為女人,安霓裳有著應有慾望,但生性保守矜持,又不敢太過主動,這種電話中明顯的暗示,已經讓她鼓足很大勇氣。
「呃…。這麼快嗎?」
聽到那頭後知後覺的話,安霓裳只感覺胸中憋悶不已,和工作相比,自己主動暗示才是主要好不好!最後一邊羞惱男人不解風情,一邊繼續暗示 :「重要的都談妥了,規劃也做好了…。我在家呢,頭幾天在酒店學了幾道拿手菜,要不要做給你嘗嘗?」說完,她覺得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羞臊肯定有,但更多是隱隱期待。
只可惜,那頭依然不明所以,半天憋出一句:「老婆,晚上我早點回去,這有點忙,是另一個劇本。」
「工作要緊,先忙完再說!」放下電話,安霓裳真恨不得咬姜飛一口,她非常愛對方,從初中懵懂,到大學時代,一路走來,覺得自己是個幸福女人。
可結婚以來,總感覺婚姻哪裡出了差多,原本想著可能因為事業讓愛人少了曾經那種意氣風發,可相識牛愛菊以後,她有點覺得不對,事已開始反思起來,會不會因為自己太過強勢?
世事就是這麼奇妙,恩愛夫妻,一方想著自己不夠了解女人,所以想學習調教更進一步,另一方則反思自身太過強勢,想退一步,讓自己變得風情萬種。
和姜飛相比,安霓裳行動能力更強,她探入身子,把桌上筆記本電腦拿來放在修長美腿上,隨著螢幕亮起,便遵循著熟悉記憶,打開那個另類網站,最後登錄自己帳號。
安霓裳從小到大,記憶力就非常好,很多東西過目不忘,包括打開一次的網頁,以及上面出現的人,在趙君怡頭次領著她見牛愛菊,便一眼認出對方在那裡見過。
說心裡話,安霓裳並不反感牛愛菊,相處下來,只是覺得很舒服,對方也不會像公司員工那樣仰視她,至於那天把自己幻想成「紀鳳妃」所發生荒唐事情,只是生活中插曲,並不能起什麼波瀾,有些片段,總會隨著時間推移,漸漸消散,唯一永遠不變的,可能是那個陪著自己相扶到老的男人。
牛愛菊也許事業婚姻一塌糊塗,但對男女情慾顯然非常了解,而平常接觸中,以安霓裳床事思維保守,自不會主動去問這種事情,這也是為什麼註冊帳號,以陌生人身份去加對方。
安霓裳找到了網頁上找到唯一「好友」,接著對那個頭像亮著,名字叫《母狗媽媽》帳號發出了第一條信息:「在嗎?」
「昨天是你加我,然後一直沒有說話。」那頭回復挺快。
看著對方略帶委屈,和往常不太一樣的言語,安霓裳抿嘴一笑,但今天畢竟本著學習目的,事已回復略點謙遜事:「我昨天有點事情。」
母狗媽媽:「 最近找我的騷貨很多,所以我有點忙,你有事就直說!」
瞧著螢幕上粗俗言語,安霓裳見怪不怪,牛愛菊是個什麼德行,接觸下來,早就有所了解,素手敲擊鍵盤,開始轉入正題:「夫妻之間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你,我會付給你費用!」
「原來是這樣,我對這方面很了解,平日也有不少諮詢我的!」信息剛出現,第二段馬上就來:「等會,我給你個QQ號。」錢還真是通行證,那頭牛愛菊語氣和剛才天差地別。
安霓裳打開許久不用的QQ,還是大學註冊的,如今科技發達,可以付費交給代理公司長久保存,至於上面照片和個人信息早就刪除,留到如今,只是為了那段時光記憶,把牛愛菊傳來帳號複製黏貼,添加很是順利。
對方網名和論壇一模一樣,只不過頭像不同,是一名肥胖女人坐在另一名女人身上。
很快,那頭信息滴滴聲再次響起:「雖然你是客戶,但我這指導會有規矩。」
「說來聽聽!」安霓裳有點無奈,以她對牛愛菊了解,感覺對方這是要加錢節奏,但這次顯然想錯。
「我需要你真實信息,當然,除了隱藏真實姓名,其餘要事無巨細回答,要是覺得不妥,可以現在離開。」
古怪要求,讓安霓裳皺起眉頭,但沒有立即拒絕,確切來說是被對方頭像下一組古怪照片吸引,圖片上,一個面貌較好,身材修長的女人,挺著翹臀趴在男人腿上,而後者則泛著壞笑,用力扒開那渾圓臀瓣,露出那泛著淫水私處,最後旁邊附帶一行解釋:曾經冷艷人妻,如今被老公變成下賤騷貨。
此處無聲勝有聲,寥寥數語,卻讓安霓裳心神悸動,她當然不會喜歡這種情色淫穢,只是心中某些期盼,使她極度渴望男人強勢,總會不知不覺把圖片某寫場景,幻想成姜飛和自己。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