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娇妻之训奴鞭 (70-72) 作者:六欲心魔

第七十章 “霓裳。”喊著娇妻名字,男人手本能往旁边一搭,可摸了个空,努力睁开眼睛,发现那里有张字条。 《老公,今天公司有事,早饭做好了,要乖乖听话哦——安霓裳》 内容调侃温柔, 可字迹雄奇,力透纸背,观之犹若猛虎腾空,飞龙云雾腾挪,字体中那种癫狂风韵,让观者很是汗颜,其实就算旁人看到,想来也很难猜出如此豪迈的隶书,是出自女人之手。 心中喊了一声佩服,姜飞麻溜洗漱用饭,待酒足饭饱,便换好衣服拎着日记,直奔牛爱菊提供的据点,他和娇妻在剧组戏份不多,事已偶尔去去就可以。 到了别墅,刚下车,便发现门口站着那个给他气的够呛的胖女人,不是牛爱菊又是谁,他也顾不了场合,直接快步上前,给对方一阵数落:“我说牛姐,就这种情况你还好意思让我投资,昨天信誓旦旦保证,可现在倒好,未来幸福生活没看到,反而给霓裳弄成了女王,你说说,还好意思让我掏钱吗?” 不得不说,牛爱菊脸皮功夫很强,面对姜飞训斥,她面上丝毫不显内疚,反而委屈倾诉起来:“你也没告诉我,她就是大名鼎鼎安女王,要不我也不会犯那么大错误。” “调查我?”姜飞一愣,继而眼睛眯起。 “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调查你们啊。”牛爱菊一副男人做派,如同哥们一般搂着姜飞肩膀:“别疑神疑鬼的,我问的赵君怡,她全部都跟我说了。” 好吧,被一个丑陋胖女人如此搂着,姜飞鸡皮疙瘩都差点出来,他刚想推开,却发现牛爱菊一脸失落,转瞬之间,便明白其中缘由,他试探问道:“怕了?” 如他所料,牛爱菊点了点头,推门而入也不说话,直到来到二楼,才心有余悸解释:“能不怕吗,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们在你老婆眼中,连小人物都算不上。” “我先投资一半,按照你计划进行,最后成不成,你都能有笔钱!”昨天姜飞说放弃,其实气话居多,做什么事情也不可能立马成功,而当牛爱菊露出退缩之意,他反而不甘心把兜里本子拿出:“这是霓裳以前日记,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先让我好好想想。”看的出来牛爱菊确实有些纠结,接过日记本蹲在角落,姿态有些丑。 姜飞表示理解,都是普通人,换成谁面对娇妻的狠辣,也会犹豫。 好半天,心里挣扎的牛爱菊终于说话,她抬头看着姜飞眼睛,声音变得有些嘶哑:“你为什么对调教自己老婆,有那么大执念?” “呃 …..”措不及防问题,让姜飞吭哧半天,却始终不见下文,不过当见到牛爱菊摇头起身,有点不想插手调教任务后,他立马有些急了,也不得那么多,第一次和外人敞开心扉。 “有些事情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根本就没有退路!”说出心事,姜飞仿佛吐出一口郁气,可心中那股暴躁越来越盛,他先是点燃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然后苦笑道:“我很早以前就清楚,豪门和平民是有鸿沟的,霓裳是安氏集团总裁,而我只是个穷小子,其实我们根本就不是天生一对,是我侥幸,你明白吗?” 不知怎么,看着眼前平静的姜飞,牛爱菊莫名觉得有些发毛,喉结本能吞咽了一下口水,继而打起了哈哈:“对于调教我…..我精通,感情方面,哈哈,我其…..其实马马虎虎,要不也不会现在单著。” 笑话很冷,姜飞自然不会跟着笑,眼前烟雾缭绕,心神沉醉自己世界,如同说在和牛爱菊吐露心事,不如说自言自语恰当,他幽幽一叹:“霓裳和我非常相爱,她可以举办结婚纪念日去照顾我面子,可以让我在老同学面前扬眉吐气,可以让我事业节节高升。” “但我呢?”姜飞指了指自己,眼中血丝密布,可能自己都没察觉,他此时状态有些疯魔:“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去爱她,洗衣拖地,还是烧柴做饭? ” “我他妈的根本就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爱我喜欢的女人,所有普通人照顾女人的方式,我基本都做不到,因为霓裳是大名鼎鼎的安女王,她强大的根本不需要我去照顾!” 牛爱菊看着如同一只噬人野兽的男人,不自觉后退一步,她是调教师,不是驱魔师,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实在不理解,一个人为什么短短时间变化如此大,难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好在姜飞接下来开始变得平和,要不她真撒丫子就跑。 “牛姐,你有个观点我是认可的,霓裳可以爱我十年,二十年,但长此以往,我们的婚姻肯定会出问题的,我想把霓裳调教成下贱女人,是因为我爱她。”姜飞如同一个木雕,神色灰败诉说自己的脆弱:“知道昨天把你当成男人时,我心里多难受吗,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牛爱菊心说崩塌关我屁事,但事看到姜飞如今状态,她还是觉得应该收敛脾气,要是在打自己一顿,这上哪说理去,事已最后变成了认错:“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牛姐,你以为我愿意把心爱女人交给你?只是我很小明白一个道理,人可以不聪明,但绝对不能天真,要不会死的很惨的!” “对不起。”牛爱菊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就是聊聊心事,要是霓裳最后真的喜欢,那我就好好调教她,要是不喜欢,那我就小心翼翼去爱她,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一个自信无比的男人。”倾诉完毕的姜飞,整个人好像轻松许多,就是眼中依旧迷茫。 “不怕你伤心,我最想要的徒弟是安总,她的学习能力一定短短时间超越我。”见姜飞好像变成正常人,牛爱菊暗骂自己刚才真丢人,怎么被吓得心惊胆战,逆反心理使她忍不住打击起来:“至于你嘛,对女人这块可不太聪明,但好在我多少了解点,她为什么喜欢你了!” “为啥?” “癞蛤蟆敢吃天鹅肉啊!” …… 事情遇到问题,多是筹码不够,当姜飞预付款提高百分八十,胖女人纵使犹豫,最后还是咬牙答应下来,她把隔壁房间打开,那里有台电脑。 “ 这是一个资深群,来自全国各地,是我这些年认识的一些调教师,他们会针对你妻子,给出一些意见。”牛爱菊说完,便把准备好的照片,发了上去。 照片安霓裳的,有正身有背影,只不过脸被遮挡起来,人是有炫耀心理的,姜飞也不例外,让人看着却吃不到,是人类心理邪恶面,只不过他太低估这群人的素质。 脚踏清风:“这也太他妈性感了,牛姐在哪弄这么个极品货色,这身材真是撩人,啧啧,还有那两条大白腿,主要身上那股雍容的高贵劲,真是撩人,我就喜欢给这种贵妇开拓进取。” 不知是因为娇妻照片,还是因为有人说话,接下来马上跟话:“得了吧,你是不是喜欢她那大屁股。” “你不喜欢呀,以我多年经验,这女的后面是个处,在座各位,谁不想替她开苞举手。” “要我说呀,还不如把她交给疯子,咱也看看新鲜。” “拉倒吧,我不喜欢那么重口,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女,要是被玩残了,那就太可惜了。” “也是,现在多少了?” “二十多个。”这是出现一个群友,网名疯子,应该就是大家所谈论的人。 “我说,你可悠着点,玩归玩,但也不能下手那么狠。” “就是,白瞎了那么多女人,被你那种玩法,她们以后还怎么嫁人,这年头真是人不如狗。” 看得出很多人对这名叫疯子的都有怨言,一个一个开始批斗,姜飞冷著脸,有点反感他们肆无忌惮去评论娇妻,这时,牛爱菊适当解释:“他这人有点变态,是个资深调教师,但每天研究稀奇古怪东西,喜欢人兽,所以特意养了几条大狗。” 胖女人的话,把姜飞脑子弄得“嗡嗡”作响,他头一次遇到如此荒谬的玩法,最后直接脱口骂道:“这孙子有病吧?!” 牛爱菊深以为然点头:“估计有点,女人哪里经得起那群牲口轮番折腾。” 在姜飞还在消化女人和狗这种变态字眼时,那名疯子网友也开始评论起安霓裳。 “乳房坚实,屁股肥硕,模样应该不会太差,骚逼也应该非常饱满,属于阴道紧致、嫩肉峰峦叠起的极品。” “那狗也经不起这样夹呀。”说完后面配上猥琐表情,直把姜飞气的够呛。 “小瞧了不是,就是那种身经百战的骚货,也得被我家狗狗收拾的痛哭流涕,别看这女人身材好的夸张,真到了床上,被我家狗稍微抽送,就得让她魂飞魄散,淫水不止。” 听到这里,姜飞再也忍不住,直接关掉屏幕,指著牛爱菊鼻子就是一顿怒斥:“你这是找的什么人!” “作为调教师,最重要一点,无论女人多么优秀,千万别高估她们,也千万别把奴当成自己的禁锢,把她们当成一条真正母狗就可以了,要让她们认清自己的身份,如果达不到你要求,会被随时抛弃。”牛爱菊开始了言传身教。 “不怕弄巧成拙?”姜飞不否认对方说的很有道理,就是一时间有点过不了心理那关,现在娇妻是穿着衣服的,那以后呢,想到心爱的女人,以后不着寸缕被这群调教师言语猥亵,他心里终归觉得别扭。 “心态上强大,她们自然卑微。”牛爱菊说完反问一句:“你觉得母狗有贞洁吗?” 姜飞想了一下,接着迟疑道:“没有?” “回答错误,母狗并不是淫荡,如果调教好了,她们即使在发情,也会苦苦忍受欲望煎熬,因为别人给不了她们那种感觉。” “真的假的?”姜飞荒谬瞧着身前侃侃而谈的胖女人,觉得自己思路跟不上对方。 “因为淫荡,所以贞洁,很矛盾吧, 调教的世界就是这样,当奴对你真正臣服那刻,你不必理会她的感受,她们自然会发贱的去讨好你,巴结你,甚至花一整天心思,让你去关注她。”见姜飞还是不解,牛爱菊解释道:“调教高低在于度,等你真正行云流水那天,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第七十一章 闲聊之际,上来一位不素之客,确切来说,姜飞隔着视频见过她,那个被娇妻调教过的女人——李素。 女人模样不错,身材高挑,体态丰盈,眉宇间带有些许严肃,想来生活中是那种冷漠型美女。 不过,在这二楼调教室,她那靓丽的外表,带有带来丝毫优势,在牛爱菊给姜飞介绍后,便开始冷著脸训斥她:“ 怎么现在才过来。” 李素貌似对牛爱菊十分畏惧,不自觉站直娇躯,就是答案出乎姜飞意料之外。 “ 和安姐逛商场了。” 啥?姜飞不可思议望着李素,可对方神色又不像撒谎,但霓裳明明留言说去公司了,难道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她的女王属性?可…..这也太快了吧,他才不会傻到误以为娇妻闲着没事,去和见一面女人逛商场。 “碰到高手了吧,学学你老婆。”牛爱菊丝毫不放过打击姜飞的机会,在一旁捂著肚子笑出声来:“李素虽然玩了很多年,但能调教她的可不多,看到没,你老婆仅仅一次…..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纵然安霓裳是自己娇妻,可姜飞还是被打击的够呛,如牛爱菊所说,自己还在摸索,可自己亲近的枕边人,却如同打通任督二脉,轻而易举就成了高手,难道这就是天赋? 当真让人有些五体投地。 也许是见姜飞被打击不轻,牛爱菊也不再取笑,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和你开个玩笑,安总出身高贵,而且执掌集团那么多年,本身就有当调教师优势,而且只要奴不反对,女人调教女人,要比男人容易多,你以后慢慢就懂了。” 郁闷归郁闷,但学习还是要学的,有简单闲聊一会,牛爱菊便开始正式教学,而姜飞也总算清楚李素到来缘由,完全是给他练手,看着女人褪下衣衫,露出那妖娆酮体,要说没有欲望是不可能的。 “调教师要学会控制,要有冷静的头脑,不能和没见过女人一样。”牛爱菊显然察觉姜飞下体变化,她分开李素大腿,手指轻轻勾进那敏感处,在后者打了个寒颤之际,开始了现场教学:“你要仔细观察女奴情绪变化,当对她们身体和想法了若指掌,就能做到操控!” “调教母狗时候,学会怎么满足,但又不能全部满足,当她们意识到你身上有她们想要的时候,你千万不要直接给她。 姜飞若有若思点头,只感觉大开眼界,牛爱菊谈到调教,胖脸上流露着兴奋迷恋,讲解的越发细致:“奖励机制很重要,没有哪个女人是天生的母狗,这全在于调教师开发,让她们意识到,只有完成你的任务,才能得到奖励。”说完她伸出手指看着姜飞眼睛:“这样做法好处两点,一是能击碎她们羞耻心,从而习惯自己变得淫贱,二是达到塑造目的。” “厉害的调教师,永远是表现出自己有母狗想要的,但又不会去完全满足,只要了解这些,无论多么骄傲的女人,都会翘著屁股,臣服与你脚下,而且她们淫贱程度,会超出你的想像。” 遇到喜欢东西,总是如痴如醉,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中午,此时,房间里全是欲生欲死的呻吟声,李素俏脸一片潮红,而胯间私处,更是淫水流淌不停,在姜飞觉得她快要虚脱之际,牛爱菊才堪堪停止。 人是铁饭是钢,调教师到了饭点也需要吃东西,一楼茶桌坐着几个女王,当看到双腿打颤的李素时,不约而同对姜飞伸出大拇指,后者挠了挠头,显然她们误会了什么。 吃饭时,姜飞接到一个电话,是剧组的,事已只能和牛爱菊抱歉明天再来,临走时也把监控软件交给对方。 ……… 几天后。 时光总是平淡时候多,有时甚至可以说是无聊,好在姜飞有事可做,显得格外充实,而且一想到成功以后的幸福生活,那是一个干劲十足,但凡有时间就去和牛爱菊学习,剧组要是有事就抽空看一下,然后晚上陪着娇妻。 真是任重道远啊,也不知等到猴年马月!姜飞把车在别墅门前缓缓停下,看到不远处走来的牛爱菊,总感觉就有点欲哭无泪,要说最近在对方指导下,他其实进步突飞猛进,可那有什么用。 一想到李素隔三差五消失,回来时满面红光妩媚模样,他就有点愁眉不展,前路茫茫,调教娇妻的道路,简直看不出一点希望。 “我这几天,按照你方法给霓裳按摩,但是没看出来什么变化。”姜飞下车后,始终冷著个脸,与其说诉苦,不如说表达心中不满。 “ 先看看,不要这么着急。”牛爱菊笑着前面领路。 来到二楼。 “怎么了?”姜飞上楼,发现李素俏脸为难望着自己,而且有点欲言又止。 可不等女人开口,牛爱菊便笑道:“没事,她就是有点不舒服,今天我给你准备了别的女人,好好进去享受吧。” 姜飞被这对主奴搞得莫名其妙,但也没想太多,轻车熟路来到另一个房间,这几日牛爱菊找来不少女奴。 不过男人不知道的是,在他进门后,身后的两个女人也开始交流起来。 “他进步很大。”李素瞧着姜飞背影,给出一个中肯评价。 牛爱菊听到这种回答,轻微摇了摇头:“那是在别的女人面前他没什么顾忌,要想调教安霓裳,还是差点火候。” 明明温和细语,可李素仍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中非常清楚眼前这名胖女人平静的外表下,到底有多么残忍,但一想起那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她还是忍不住劝解:“我觉得安姐做奴可惜了,她身上那股凌厉气质,简直天生就是做女王的料。” “被玩几次,就上瘾了?”牛爱菊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盯着李素,后者慌忙避过。 “主人,要不要先告诉他?”李素坐着最后努力,换来的是牛爱菊玩味一笑:“现在太早了点,在等一阵子。” “我觉得安姐应该只是想发泄,私信您,并不代表就喜欢做奴。”好半天,李素才犹豫小心翼翼开口。 “怜香惜玉了?”牛爱菊拍了拍她精致脸蛋,嘴角划出刻薄弧度:“无论多么高高在上的女人,只要下面有那张毛嘴,外加遇到对的人,沦为贱货只是早晚问题,你不是就是这种货色吗!” “我…”深知眼前人脾性的李素,吓了一跳,可不待她解释,便感觉脸颊挨了火辣辣一巴掌,紧接着耳边响起厉呵声。 “给我跪下!” “是,主人!”和曾经享受不同,李素这刻俏脸有着说不尽的屈辱,她跪在地上,犹如一个失去灵魂的瓷娃娃。 “是不是恨我把你调教成一个人尽可夫的骚货?”牛爱菊把脚放在李素香肩上,继而下压,当看到那张妩媚的容颜痛苦贴在地面,她胖脸上有抹病态的疯狂。 “主人,我不敢了…..”当察觉胯下一凉,泪水开始在李素眼角流淌。 “ 哎呦,又湿了,看看你淫荡的样子,明明很恨我,却每次都发骚过过来,你说你贱不贱呀!”牛爱菊手指在李素胯间一抹,当看到上面黏腻淫水,更是戏谑出声:“我就喜欢把你们这种男人眼中高贵女神,变成一条一条下贱的母狗,看着骄傲无比,其实骨子里比谁都骚!” “主人,不要再说了,我真的错了…..呜呜…..”纵使在风骚的女人也有软肋。 “短短几天,就开始对陌生女人产生好感,你不是很崇拜安霓裳吗?那我就要你看着,她以后怎么主动脱下裤子,哭着喊著求我玩弄!”牛爱菊说完,如同想到什么,露著恶心的笑:“对了,这个任务交给你!伞而伞吴酒酒吴散吧柳” “是,主人!我知道了!”李素忙不迭答应,可心中隐隐滴血。 调教其实一种危险游戏,失败者沉迷其中难以自拔,李素就是这种,明明想逃出牢笼,却身心俱失,已然身不由己,前些日子,第一次遇到安霓裳时,她隐隐约约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不过接触下来,却发觉对方心智比自己想像中的强大。 可正当放下担忧时,却不曾料到牛爱菊居然能拿到监控,而且最可怕的是,就在昨天,一直由她代为保管的网站账号,出现一个陌生添加请求。 “哈哈,女奴去调教女王!”牛爱菊肆无忌惮笑声,在走廊响彻不停。第七十二章 碧秀苑小区。 别墅内卫生间。 一只白皙的素手探入阀门,继而水流在浴头上一跃而下,打的白色瓷砖哗哗作响,不少水珠溅射在那道高挑倩影身上,不过女人不以为意,她弓著身子,动作轻柔的褪掉衣衫。 一阵窸窸窣窣声响后,女人身上便不着寸缕,明亮灯光照射下,那具本就丰盈酮体,显得十分诱人,她不是那种瘦弱型美女,除了腰身纤细,其它部位凸起的有些夸张。 一走一动间,胸口处两座雪乳颤颤巍巍,并没有因为太过丰满,而有丝毫下垂,反之高耸的有些上翘,那要人老命的完美弧度,简直不应该属于人间,中间那点嫣红,则像一朵在冬季绽放寒梅,如果有男人在场,相信定会忍不住扑上去,对着那对极品一饱口福。 镜子前的女人,先是用手试了一下水温,待感觉合适,便光着脚丫站在淋浴下,一边搓洗,一边仰著螓首,任由水雾喷洒在那张如画秀靥。 水珠像个顽皮孩子,把她柔顺青丝打湿,接着从白皙脖颈、到深邃乳沟,再滑过那平坦小腹,当越过一片芳草萋萋之地,把它们停留许久,另一部分,则沿那玉背流淌,可能太过光滑,导致下滑速度很快,但当来到纤腰处,则像遇到难题,变得异常缓慢起来。 一滴、两滴,无数滴水珠,在女人那挺翘且肥硕臀上积聚,终于,有的发现了秘密,开始聪明的避开险峰,朝着浑圆两瓣间的凹起处突进,只不过那道缝隙窄的吓人,导致它们彼此贴靠,再也分不清你我。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淋浴阀门关闭,女人从架子上抽出一条浴巾,裹在娇躯上,她洗澡基本早晚各一次,只不过最近无事,所以冲洗一番,享受一下那种沐浴过后的清爽。 出了卫生间,女人迈著修长美腿,腰肢款款来到书房,在架子上,抽出一本往日爱的《兰亭会》,看了一会却又放下,来到窗前,漫看天边形态万千白云,站立许久,又复坐下,可总觉得心不在焉。 明明盯着书页,却难入其中,正所谓心若乱,诸事无心,女人站起身,接着来到卧室,小孩子气般把丰盈娇躯仍在床上, 丰乳肥臀一阵乱颤,她望着天花板,明眸渐渐变得迷茫,最近不知怎么,白天工作心不在焉,到了夜晚总是做些古怪的梦。 是因为它吗?女人侧过身子看向旁边,案子上静静躺着一本画册,虽未翻阅,可她却赶紧用手捂住俏脸,只觉得丢死人了,那夜荒唐事情历历在目,自己的情不自禁,以及睡梦中羞答答幻想,这种和淫荡沾边行为,让她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幸亏那晚姜飞睡得熟,要不…… 安霓裳,你丢不丢人,每天胡思乱想什么…!想着想着,安霓裳捂著发烫俏脸暗则不已,最后更是慌乱拿起画册,把它藏到床下,同时打定主意,以后再不看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害人东西。 清风徐徐,吹开了窗帘,本是大好时光,安霓裳却觉得无事可做,她朋友不多,曾经一些要好的闺蜜,也随着事故越走越远,往日闲暇静坐翻书页,如今却心湖皱起波澜。 要不要打过去?安霓裳拿起手机,看到熟悉名字,她俏脸却犹豫不决,最后想了许久,才咬著红唇,去波动电话。 “想我了?”接通后,姜飞的声音在话筒中响起。 “有你这么调戏自己老婆的吗!”搁在往日,安霓裳当然不会在意,可此时恰巧被男人说中心事,顿时让她有些急。 “哈哈,是我错了,给老婆您道歉。” “我…。公司事情忙…..完了。”简短话语,愣是被安霓裳说的吱吱呜呜,完事后,更是脸颊红的吓人。 从那夜意乱情迷的画册,最近几日男人都没有碰她,而且每晚还用那种稀奇古怪的手法按摩,真让人不上不下,身为女人,安霓裳有着应有欲望,但生性保守矜持,又不敢太过主动,这种电话中明显的暗示,已经让她鼓足很大勇气。 “呃…。这么快吗?” 听到那头后知后觉的话,安霓裳只感觉胸中憋闷不已,和工作相比,自己主动暗示才是主要好不好!最后一边羞恼男人不解风情,一边继续暗示 :“重要的都谈妥了,规划也做好了…。我在家呢,头几天在酒店学了几道拿手菜,要不要做给你尝尝?”说完,她觉得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羞臊肯定有,但更多是隐隐期待。 只可惜,那头依然不明所以,半天憋出一句:“老婆,晚上我早点回去,这有点忙,是另一个剧本。” “工作要紧,先忙完再说!”放下电话,安霓裳真恨不得咬姜飞一口,她非常爱对方,从初中懵懂,到大学时代,一路走来,觉得自己是个幸福女人。 可结婚以来,总感觉婚姻哪里出了差多,原本想着可能因为事业让爱人少了曾经那种意气风发,可相识牛爱菊以后,她有点觉得不对,事已开始反思起来,会不会因为自己太过强势?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恩爱夫妻,一方想着自己不够了解女人,所以想学习调教更进一步,另一方则反思自身太过强势,想退一步,让自己变得风情万种。 和姜飞相比,安霓裳行动能力更强,她探入身子,把桌上笔记本电脑拿来放在修长美腿上,随着屏幕亮起,便遵循着熟悉记忆,打开那个另类网站,最后登录自己账号。 安霓裳从小到大,记忆力就非常好,很多东西过目不忘,包括打开一次的网页,以及上面出现的人,在赵君怡头次领着她见牛爱菊,便一眼认出对方在那里见过。 说心里话,安霓裳并不反感牛爱菊,相处下来,只是觉得很舒服,对方也不会像公司员工那样仰视她,至于那天把自己幻想成“纪凤妃”所发生荒唐事情,只是生活中插曲,并不能起什么波澜,有些片段,总会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消散,唯一永远不变的,可能是那个陪着自己相扶到老的男人。 牛爱菊也许事业婚姻一塌糊涂,但对男女情欲显然非常了解,而平常接触中,以安霓裳床事思维保守,自不会主动去问这种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注册账号,以陌生人身份去加对方。 安霓裳找到了网页上找到唯一“好友”,接着对那个头像亮着,名字叫《母狗妈妈》账号发出了第一条信息:“在吗?” “昨天是你加我,然后一直没有说话。”那头回复挺快。 看着对方略带委屈,和往常不太一样的言语,安霓裳抿嘴一笑,但今天毕竟本着学习目的,事已回复略点谦逊事:“我昨天有点事情。” 母狗妈妈:“ 最近找我的骚货很多,所以我有点忙,你有事就直说!” 瞧着屏幕上粗俗言语,安霓裳见怪不怪,牛爱菊是个什么德行,接触下来,早就有所了解,素手敲击键盘,开始转入正题:“夫妻之间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你,我会付给你费用!” “原来是这样,我对这方面很了解,平日也有不少咨询我的!”信息刚出现,第二段马上就来:“等会,我给你个QQ号。”钱还真是通行证,那头牛爱菊语气和刚才天差地别。 安霓裳打开许久不用的QQ,还是大学注册的,如今科技发达,可以付费交给代理公司长久保存,至于上面照片和个人信息早就删除,留到如今,只是为了那段时光记忆,把牛爱菊传来账号复制黏贴,添加很是顺利。 对方网名和论坛一模一样,只不过头像不同,是一名肥胖女人坐在另一名女人身上。 很快,那头信息滴滴声再次响起:“虽然你是客户,但我这指导会有规矩。” “说来听听!”安霓裳有点无奈,以她对牛爱菊了解,感觉对方这是要加钱节奏,但这次显然想错。 “我需要你真实信息,当然,除了隐藏真实姓名,其余要事无巨细回答,要是觉得不妥,可以现在离开。” 古怪要求,让安霓裳皱起眉头,但没有立即拒绝,确切来说是被对方头像下一组古怪照片吸引,图片上,一个面貌较好,身材修长的女人,挺著翘臀趴在男人腿上,而后者则泛著坏笑,用力扒开那浑圆臀瓣,露出那泛著淫水私处,最后旁边附带一行解释:曾经冷艳人妻,如今被老公变成下贱骚货。 此处无声胜有声,寥寥数语,却让安霓裳心神悸动,她当然不会喜欢这种情色淫秽,只是心中某些期盼,使她极度渴望男人强势,总会不知不觉把图片某写场景,幻想成姜飞和自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