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娇妻之训奴鞭 (55-57) 作者:六欲心魔

第五十五章 今天有一幕打斗戏,人员繁多,反复拍摄好几遍,最后急的章天运直跳脚,大嗓门怒骂传遍片场,事已耽误了些许进度,等临近安霓裳和钱大志的对手戏,已经接近下午三点。 化妆间。 安霓裳秀发高高盘起,露出那张令人目眩神迷的如画俏脸,丰盈的娇躯上,则裹着一袭红色丝绸长裙,把原本就傲然挺拔的身材,发挥的淋漓尽致。 此刻她坐在一把圆椅上,素手微抬,从桌上拿起一根复古的簪子,轻轻插在青丝之上。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响动,撇了一眼镜中,女人莞尔一笑。 身后不远处的姜飞尴尬挠头,觉得自己确实没有做贼天赋,他蹑手蹑脚来到娇妻身旁。 “ 怎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又要做坏事?”安霓裳看着姜飞神色,知道爱人定有什么话要说,同时她娇躯一扭,把即将触摸自己腰肢的坏手避开。 姜飞尴尬嘿嘿笑,随即劝解道:“ 老婆,实在不行,这段改改吧!”说完又老脸一红,主要是剧本台词确实有点尴尬。 当初创作时候,正巧在影视学院,那时正是年轻人愤世嫉俗的时候,姜飞也不例外,瞧着周围美女一个个踏上油腻男人的豪车,受其影响,把纪凤妃那时写的一个惨不忍睹。 “ 现在想起不妥,早干什么去了?”安霓裳怪瞋瞧了姜飞一眼,这几日她也看过完整剧本,对里面对话更是一清二楚。 “其实我觉得老章说得对,实在不行可以用替身,科技这么发达,用AI技术也可以处理。”姜飞继续劝解,其实床戏还好,顶多娇妻和钱大志躺在一张床上,是有点膈应人,不过在演员行业习以为常也不算什么,只是那些古怪的台词,让他这个当事人如同吃了苍蝇一般,现在回想起来,都想拍自己一巴掌。 “某人这是吃醋了吗?”安霓裳抿著嘴笑:“以前不是口口声声,让我穿的性感点?” “呃…这不一样,感觉怪怪的。”姜飞知道娇妻想错了,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急的他手心冒汗。 也许是情绪会被感染,安霓裳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不太舒服!” “那我和老章去说!”姜飞喜上眉梢,最初章天运谈论改剧本,他是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段戏事关纪凤妃的心里转变,删减会很麻烦,可刚才看了一遍台词,怎么看,怎么难受。 可还没高兴太久,就见娇妻站起身来,神色认真的看着他:“ 老公!” “ 恩?”姜飞愣了愣,他发觉娇妻语气不对。 果不其然,女人用白皙的素手环住他的腰,把俏脸贴在那宽厚的胸膛上,继而闭上明眸平静道:“ 我是个女人呀,我会攀比,会吃醋,也会嫉妒。” 娇躯软柔,语气温柔,这本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可姜飞被娇妻的话语吓了一跳。 吃醋谁?嫉妒谁?他脑子快速运转,琢磨来琢磨去,这几日就和姚青雪接触过呀,对,没错,只有这一个女人,可也不对…。 “那天纪念日酒会,我能看出来她喜欢你”说完安霓裳抬头,深情款款看着姜飞:“我是不是个非常小气的妻子,甚至不能容忍别人喜欢你?” 女人的话语,如同一道闪电,让姜飞以往想不通透的东西,在这刻隐隐约约串联,总算明白娇妻那次为何一反常态的弹琴,以及在剧中选角色,还有今天答应床戏,这些在以往看来是没有任何逻辑的。 “老婆,我…。”想着想着,姜飞心中一抹感动,娇妻是什么样的人,他是最清楚不过,才华横溢,眼高于顶,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姚青雪又怎能让她上心,更别提所谓的“嫉妒”。 “解释什么,我又没埋怨你。”话说出口,安霓裳真个人仿佛轻松许多,她俏皮一笑,故作凶巴巴样子:“但我安霓裳,会让那些对你有好感的女人,明白什么叫知难而退,我喜欢的男人,她们可高攀不起!” 女人转瞬间,变成霸气侧漏的安女王,姜飞小心肝噗通噗通,心里暗想,以后和姚青雪千万要保持距离。 “ 愣著干什么,帮我画眉”安霓裳重新把挺翘的肥臀压在椅子上,幻化出一抹诱人的弧度。 女王吩咐,姜飞立马招办,他以前帮娇妻画过眉,手艺还不错,拿着眉笔,不消片刻就把任务完成。 “ 有没有姚青雪好看?”安霓裳似乎很执著这个问题。 察觉腰间一只玉手徘徊,姜飞哪敢犹豫,献媚道:“ 一个天一个地,和老婆您根本就没法比!” “这还差不多!” 女人满意一笑,如一朵娇艳盛开的牡丹。 “就是有点太暴露了,嘿嘿,要是晚上回家这么…。啊…。老婆…。疼..!” …… 和娇妻笑闹一会,姜飞也去找化妆师换装,一头古代男子的假发,一身侍卫衣服,一把腰刀,这是他全部家当。 扮演人物挺悲催,为了青梅竹马纪凤妃,化名“李三”进入王府,最初身份是侍卫,最后别提了,想到接下来的台词,姜飞一阵头疼。 拍摄场地是个非常大的仿古四合院,到了时候,剧组已经整装待发,满满当当十多个人,娇妻一袭古装看着剧本,令人生厌的钱大志坐在她的旁边,见到姜飞过来,点了一下头,算作招呼。 一番寒暄,随着灯光、道具等等准备完毕,在章天运大嗓门下,《我要当皇帝》第四十二场——第六幕,开始。 院子起了微风,席卷一地树叶,姜飞所扮演的“李三”,疾步踏进屋子,哪怕心里极为牙疼,可还是朝着卧床上,钱大志扮演的“三王爷”躬身行礼:“ 王爷,天香阁的纪大家到了。” 自己扮演王府侍卫,娇妻扮演花魁,早知如此,就该安排个好点的剧情。 “哎,哪怕是艳绝天下,再清高的女人,收拾一顿,这骨子里就变了“三王爷懒懒的躺在床上,斜眼撇著姜飞,还被说,这孙子那种色色表情和跋扈做派,真是本色演出。 “王爷高见,小人佩服万分!”不知为什么,姜飞有种冲动,上去揍他一顿,但这毕竟是演戏,何况剧本还是自己一手炮制。 三王爷站起身来,来到姜飞旁边,言语暧昧道:“ 觉得她身段如何?” 这部戏中,三王爷的定位就是个变态,经常和把妃子送给门客把玩,事已对下人用这种言语,见怪不怪。 “小人不敢妄言。”姜飞故作惶恐。 “让你说就说,回答好了,哪天本王也让你尝尝花魁的味道。”三王爷古怪的笑,那种意有所指的话语,让姜飞格外不舒服,可他只能按照剧本,慌乱的连称“不敢” “ 算了,没出息的狗才,去把她带进来!” 出了屋门,姜飞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白会令他不舒服,这早有预料,可真表演起来,明知是假的,可心中依旧难受无比,就好像有什么心爱的东西,要拱手送人一样。 门外“纪凤妃”詹然而立。 “王爷近日心情不好,进去以后,好些伺候着!”说完姜飞心虚不已,面对娇妻,却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而且还要说出这种话。 “ 是!”安霓裳秀靥清冷,看不出一丝波动,只不过进门时,好玩的看了姜飞一眼,这样后者老脸发烫。 女人的身形无疑很美,腰身纤细,而臀部又非常突出,高挑丰盈的娇躯,能把无论现代还是古装的衣服,充分展现出来,行走之间,两瓣浑圆的臀瓣更显诱人,在配上那张冷漠的绝世容颜,根本没有男人能抵挡这种诱惑。 到了屋外,姜飞停住脚步,接下来是纪凤妃和三王爷对白,他可以宣告休息,可瞧着迈进屋内的娇妻,怎么想,都不太舒服。 “奴婢,给王爷请安。”纪凤妃素手叠在腿上,娇躯微蹲。 客观评价,安霓裳演技最近确实突飞猛进,可不止为什么,明知是假的,可瞧着心爱女人,在“三王爷”面前低眉顺目样子,姜飞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紧。 “ 深夜探访王府,不知纪姑娘,找本王所为何事?”三王爷依旧是要死不活的样子,轻佻的瞧着纪凤妃:“把头抬起来!”第五十六章 安霓裳娇躯微蹲,抿著红唇一言不发,简短的对白,却让她冷媚的秀靥满是为难。 房间出现短暂安静,摄像机旁的章天运张了张嘴,却识趣的闭上,毕竟眼前的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不是他以往面对的普通演员,而是自己的顶头BOSS。 场中许多不认识安霓裳的工作人员,开始窃窃私语,显然很多人都没料到前面完美的“纪凤妃”,居然会在对白上出错。 忘记台词了吗?不可能的!姜飞放在大腿处的拳头紧紧攥紧,她不觉聪慧近妖的娇妻,会想不起来台词。 “真是令人嫉妒啊!”韩薇不知何时来到姜飞身旁,瞧着场中为难“纪凤妃”和“三王爷”,羡慕道:“这要有多强大,才能骄傲的连表演都不愿低头?” “要是不想,你也可以,难道有人逼着你选择?”姜飞生硬的顶了一句,他不喜欢别的女人去品评娇妻,总觉得是一种亵渎。 碰了软钉子的韩薇翻了个白眼,姜飞也懒得搭理她,自顾瞧着场中,好在章天运的马屁功夫了得,大声喊了“过”,说完还鼓起了掌声,其他工作人员及时跟上。 要不是在现场,光听章导不绝于耳的赞叹,外人真会认为女人没有卡顿,不过好在一句台词而已,无关紧要,后期找个配音补上就可以。 姜飞上前扶起安霓裳,眼神关切道:“ 老婆,你没事吧?” “就是不太习惯,适应一下就好了。”安霓裳站起身来,那张沉鱼落雁的俏脸,不自然笑了一下:“是不是很丢人,连对白都忘记?” 见女人俏脸异常失落,姜飞急忙安慰起来,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娇妻不可能忘记台词,更像是韩薇所说,纵然拍戏,她也不喜欢低头的。 也许是爱人体贴安慰起到效果,安霓裳脸色好了不少,简单聊了几句,便去后面准备,今天这段戏“纪凤妃”有勾引成分,还要配合其他女配角一起表演舞蹈的。 早知道我扮演“三王爷”多好,望着安霓裳远去倩影,姜飞心理一阵气闷,是嫉妒吗?他不太清楚。 不知为什么,刚才娇妻再给钱大志行礼时候,他总觉得怪怪的,尤其在心爱的女人在其他男人面前低眉顺目,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我说你太色了吧,看到自己老婆,都能起反应?”韩薇那令人讨厌的声音又陡然出现,说完她还窃笑捂著嘴,还盯着姜飞裤子看。 要不是对方提醒,姜飞可能要很久才意识到下体状况,低头瞧着顶起一块的裤裆,他急忙侧过身子,训斥道:“你消停一会不行啊!”,说完左右瞧了瞧,好在无人察觉。 “ 是,主人。”韩薇把软柔的身子轻轻靠在姜飞身上,红唇在他耳旁催著香风:“贱奴错了。” 我操!姜飞吓了一跳,真觉得对方胆大妄为,居然赶在片场这样撩拨自己,要承认,韩薇魅力很大,不是靠着外表,而是骨子里所带出的媚态,很容易激起男人的蹂躏欲,不过,当看到走廊处出现那道风韵娉婷的熟悉倩影,他的心神立马为之吸引。 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总有那么多绝代佳人,在史书留名,如北唐董太后,赵国出身青楼的纳兰大家等等,为数不多,但总让后人津津乐道,姜飞不可能了解那些人间尤物的音容相貌,可他无比肯定,如果娇妻是千年古人,单凭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以及丰韵诱人的身段,必定在文人墨客笔记中,占据一席之地。 片场周围响起一片骚动,都不约而同偷瞧着艳压群芳的安霓裳,站在姜飞身侧的韩薇,自惭形秽低头,不安的看着地面,这一刻,觉得那个女人美的令人绝望。 因为要表演舞蹈,安霓裳换上了一身白色丝质长裙,材质略微透明,阳光映射,可以瞧见里面白若凝脂的肌肤,同时,轻薄的布料,在难以遮掩女人曼妙的娇躯。 风儿吹过,本就前凸后翘的酮体,被勾勒曲线毕露,那对长度惊人的修长美腿更是若隐若现。 如果有摄像机可以记录在场情况,就会发现不少男性工作人员的目光,在安霓裳傲然耸立的双乳和挺翘的肥臀之间流连忘返,更有甚者,偷偷吞咽口水。 “ 安姐这身材,给她当老公很幸福吧。”韩薇语气中带有羡慕,其实安霓裳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女人,同样轻纱曼妙装扮,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只是被前者掩盖,令人不自觉自动忽略。 姜飞没有接话,而是看着前方。 安霓裳来到场中后,没有过多停留,直接朝着章天运点了一下头,后者赶紧回到摄像机前,口干舌燥的喊了句开始。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刚才影响,临到表演舞蹈阶段,安霓裳动作接连出现失误,在姜飞想要过去时,片场再次响起了章天运的大嗓门:“好了,大家散了吧,让两位单独相处一个会!” 姜飞向前几步拉住章天运,继而疑惑道:“怎么了?” “可能是安总不太适应,几段动作略显僵硬。“章天运见姜飞神色担心,便浑不在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当编剧又不是不清楚,这种情况很正常,顶级演员也经常这样!“ 是很正常,但让我老婆和一个男演员呆在一个房间找对戏感觉,这他妈是不是有点过分!姜飞心中委屈不已,哪怕知道这怨不得章天运,可总觉得…… “ 我要留下吗?”说完姜飞便脸红不已,觉得自己有点小家子气了。 果不其然,连旁边的韩微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从后面拍了他一下:“你傻不傻呀,安姐当着你面,能放开吗!” 发现章天运和韩微在笑话自己,姜飞有点不好意思,最后走到娇妻面前:“ 老婆,我先去门口等你。” 安霓裳先是点点头,但又摇摇头。 “怎么了,这可不像公司人见人怕的安女王啊!”姜飞笑着打趣,说完朝着隐形人钱大志点点头,便离开房间,可关门那刻,不知怎的,总觉得娇妻有点怪怪的。 粗心大意的他,当然不会察觉,一向令人心惊胆战的安女王,在他离开之际,明眸如同受惊的小兽,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惶恐,两种意识在脑海中激烈交锋,不知多久,她那精致的俏脸,弥漫出一股诡异的红晕,恍惚间觉得自己便是“纪凤妃”。 “你那边没事了?”出了门的姜飞,便发现韩微很不淑女的坐在门口,面对这个和自己有过肌肤相亲的女人,他心里多少有些心虚。 不问还好,一说起来韩微的话匣子打开,似乎肚子里有说不尽的苦水:“别说了,就那个副导,咋瞧我咋不顺眼,说我这不好,那不行的。” “ 别人没事会找你麻烦,你不会招惹他了吧。”姜飞才不信韩微鬼话,按理说自己和章天运打过招呼,对方手下的副导,不可能瞧不出个眉眼高低。 “也没什么。“韩微难得变得有些扭捏:”我就是那天里面没穿,勾引了他一下,后来他就想约我,但被我拒绝了。“ 女人的话,给姜飞雷了一个外焦里嫩,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名,曾经清纯,如今风骚的女同学,犹自不敢置信:“ 你那么缺男人?“ “我主人留给我的任务,说让他们好好看看我那个地方。“淫荡的话语,使韩微腿间隐约出现湿意,她红著脸颊低声道:”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 “他就不嫉妒?“姜飞不知道如何劝解,旁边这个风情万种的韩微,既让他有着男人的征服欲,还有一种淡淡的失落,在女人闭口不答时,他继续道:“我是说,你毕竟属于他的奴,就忍心把你送给别人?“ “谁知道呢,可能他只把我当一条骚母狗吧!“韩微俏脸流露着莫名幸福,旁边的姜飞摇摇头,觉得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不知不觉,话题转移到韩微“主人“身上,对于徐百强,从姜飞的角度,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对方就是拉自己去会所玩,然后受了无妄之灾。 “伤势不严重吧?“ “在医院养着呢,估计用不了多久就恢复了” “那天安姐真的很吓人!” 发现韩微一脸后怕的样子,姜飞乐不可支:“ 你也有害怕时候,以后小心点,别勾引我,万一被你安姐知道,不得扒了你的皮。” 门外姜飞和韩微聊的火热,房间内却显得异常安静,钱大志坐在床边,不解的望着“纪凤妃”,不知道这个章导都尊敬无比的安姐到底怎么了,为何扶著木桌一动不动。 眼前这个冷艳女人,无论是样貌、身材,乃至那端庄贵气的仪态,都是他生平仅见,那轻纱包裹的丰盈娇躯,更是让人心头火热,忍不住幻想扒掉那身华丽的衣裙,看看里面究竟是何等完美的妖娆酮体。 不过紧紧是想想,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 安姐,你还好吧?”钱大志尴尬开口,神色有些拘谨,和安霓裳这种绝色共处一室,很难保持往日的。 外来的声音,让安霓裳恍惚回神,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脑海中的纷杂,她这才回复道:“ 没事,我们开始吧!” 剧本中,这一段是舞蹈引诱,“三王爷“可能玩腻了,就再也没有搭理这个”纪凤妃“,可没想到后者,在”三王爷“日日的玩弄之下,居然爱上了对方。 安霓裳不知老公是以什么心态写这种桥段,但事到临头,她也不是扭捏女人,刚才只不过姜飞在旁边,才导致她出现失误频频。 她拔掉云鬓上的凤钗,柔顺的青丝,瞬间披散开来,宛若神女下凡,待素手伸向腰间,神色迟疑一下,毕竟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宽衣解带。 但一想到姚青雪看着姜飞的含情眼神,安霓裳那丝仅有的犹豫,随即抛之脑后,衣裙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悄然滑落,直到里面仅剩红色肚兜和一条白色长裤。 冰肌玉骨,蜂腰肥臀,这是钱大志最直观感受,直把他看的口干舌燥,虽然女人敏感处被内衣包裹,可胸前怒而挺拔的胸型,以及挺翘的肥臀曲线,根本遮掩不住。 褪下衣裙的安霓裳,双颊泛著红晕,同时自己便是“纪凤妃“的古怪想法,再次浮上心头,看到钱大志那身八龙服饰,这种感觉越发强烈,她咬了一下红唇,强自压下异样想法,接着开始偏偏起舞。 舞蹈无需人教,她自小便喜欢,现代和传统皆精,随着安霓裳玉足轻移,轻盈甩秀,曼妙的娇躯行云流水在房间移动,把一旁的钱大志眼睛看直,他不懂跳舞,可耐不住女人身材太过完美,或侧身或抬腿,一走一动间,傲然挺拔的双乳、水蜜桃形状的肥臀,那凹凸有致的身姿曲线,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太美了!”钱大志眼睛无法自拔盯着女人,那纤腰轻摆,所荡起的诱人臀浪,使他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尤其对方抬足瞬间,那美腿中央若隐若现的倒三角形状,更是惹人遐思。 安霓裳当然察觉不到对方猥亵的眼神,或许知道也有心无力,随着舞蹈接近高潮,望着坦然坐着的“三王爷“,她眼神有些迷离,一会觉得自己就是纪凤妃,一会又觉得对方的模样和姜飞重叠。第五十七章 钱大志自然不会清楚女人此时面临的困境,随着那具柔弱无骨的娇躯旋转,他眼睛瞪到最大,裤裆内的肉棒像铁一样坚硬。 其实安霓裳穿的并不算少,美腿和翘臀被保守的白色长裤包裹,而饱满高耸的双乳又被肚兜掩盖,至于香肩和小腹,这种程度裸露,在城市大街随处可见,只不过体态太过丰满,才显得有些淫靡诱人。 大约持续五分钟,香艳的舞蹈方作罢,钱大志砸吧一下嘴,恋恋不舍收回目光,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正当他准备上前,却发现“安姐”似乎有些奇怪,只见女人扶著双膝,擅口喘息不已,如画的俏脸时而挣扎,而是布满晕红。 “您还好吧?”钱大志小心翼翼上前,发现女人额头泌出大片汗水。 “没…事。”说完安霓裳贝齿咬著红唇,娇躯瑟瑟发抖, 眼前又浮现在牛爱菊那里产生的幻境,只是这次比以往更加严重,剧本中“纪凤妃”的经历不断徘徊,让她有些分不清虚幻还是现实。 “叫姜…。飞进…来,我出幻觉了!”城池、血流满地,学艺生涯、乃至第一次被“三王爷“占有,一切一切显得那么真实,安霓裳精致的秀靥,也随着痛苦回忆不断变换。 “哎,好好,我马上去。”钱大志忙不迭点头。 看着对方远去身影,安霓裳悄然松了口气,只觉得异常疲惫,而“我就纪凤妃”这种想法,仍旧冲击她的思维,女人并没有察觉,男人即将开门的手,堪堪停住。 看着此刻异常虚弱的“安姐”,钱大志又不是傻子,自然之道女人状态不对,而对方口中的幻觉,完全有可能就是表演的入戏,只不过貌似非常严重那种。 要通知吗?钱大志有些犹豫,对姜飞他是很嫉妒的,两人外表差不多,对方却如此幸运,能娶到“安姐”这种女人,难道有特长? 有些人,总喜欢以恶意去揣摩别人,钱大志便是如此,在他看来,姜飞无非会点花言巧语,也许床上有伺候女人的天赋,要不凭什么勾引到“安姐”这种年轻富婆,想着想着,越觉得接近答案,而“特长”方面,自己貌似也不差,曾经伺候那群五六十岁的老女人,可是通宵达旦,最后那些身经百战的对手,哪个不是服服帖帖。 要不要勾引一下?色欲会冲击人的理智,更何况钱大志娱乐圈起步本就不干净,万一攀上“安姐”这种高枝,随便投资点钱,就够自己一辈子受用的,最主要是眼前这个冷艳女人身材也太好了,这要操弄起来,还不得爽死。… 房间的男女,内心都挣扎不已,只不过安霓裳入戏太深,导致神智迷茫,理智一点一点被蚕食,而前者则异常清醒,坐着攀上富婆的美梦,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当钱大志瞧到女人微弓身子,变得更加翘起的肥臀,便恶从胆边生,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场冒险,失败了,有可能被穿小鞋,成功了,很大几率飞黄腾达。 钱大志来到安霓裳身边,一边闻着缭绕鼻端的女人体香,一边把嘴贴靠在她耳垂处:“凤妃,还要继续吗?” 很多事情发展轨迹都是歪打正著,原本就不知此身何处的安霓裳,听到凤妃二字,脑子“轰隆”一声,原本残存的理智,在这声呼唤之下彻底烟消云散,她忘记此刻是在演戏,尤其瞧见“三王爷”那身八爪龙袍,更是情不自禁的把娇躯依偎上去,恍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占有过她的初夜。 温香软玉在怀,搞得钱大志兴奋不已,越发确定眼前的“安姐”,骨子里就是个骚货,感受酮体传来的美妙触感,他再也按耐不住,顺势扶著女人光滑的玉背,另一只手抄起那两条美腿,直接拦腰抱起,来到床边,也不懂怜香惜玉,直接扔到被子上。 “啊...好痛!”哪怕被子在轻柔,可毕竟不厚,忘记自己身份的安霓裳,捂著肥臀,委屈的望着“三王爷”,可当触及对方那严厉的眼神,以及想起自己曾经被大力征伐的初夜,红晕刹那密布耳垂,芳心也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如此香艳的场景,而安霓裳又是一副予以予求的妩媚模样,钱大志哪里会想太多,直接爬到床上,同时大手探到娇躯身后,一番摸索,继而轻轻拉开。 轻薄的肚兜,悄然离开光滑的酮体,一对挺拔白皙乳房,瞬间弹跳出来,安霓裳面红耳臊,想用素手捂住,可被“三王爷”轻轻挡住。 “真是波澜壮阔!”盯着那对颤动不已的白皙双乳,钱大志一边吞咽口水,一边感叹自己真他妈的好运气,要不是眼前“安姐”貌似神智出现问题,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这等艳福。 “王…。爷…。”安霓裳羞涩难耐,只觉得“三王爷”眼神有些烫人,本要遮住双乳,可一想到自己在青楼被对方残忍的玩弄,她又不敢阻拦,娇躯不自觉发抖,最后唯有并住两条修长美腿。 钱大志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具酮体的主人,居然会展露如此诡异一面,不过此情此景,也懒得了解其中内幕,他把大手放在安霓裳饱满的乳房上,好玩的碾起中间那点嫣红。 死穴被控制, 安霓裳精致的俏脸上,流露出难过,只不过内心所隐藏的被征服欲望,也在瞬间被激发出来,乳头上的痛感,让她双颊变得异常妖艳,同时明眸也开始迷离。 真是太性感了!盯着安霓裳那令人凛然不敢侵犯的秀靥,钱大志脸色涨红的喃喃自语,继而颤抖着手,自上而下抚摸,渐渐来到女人的小腹处,下面有一条碍眼的白色长裤。 安霓裳当然明白“三王爷”的意思,可既然已经把自己认定成纪凤妃,纵然羞涩,还是轻轻抬起肥臀,以方便对方施为,待感觉美腿间出现凉意,她的心,也彻底提到了嗓子眼。 尤其想到自己曾经在青楼,被对方粗暴的侵犯,那种被征服的屈辱感,使的她灵魂悸动,娇躯跟着一阵发软。 钱大志不了解女人心路历程,双手急不可耐的把她两条美腿向上蜷曲,当瞧见安霓裳胯间那浓密的乌黑森林,只觉得鸡巴快要爆炸。 做完一切,犹为停止,他跪趴在床上,用手轻轻揉搓安霓裳腿间那道粉嫩穴口,待对方擅口发出难过的闷哼声,便把手指轻轻一滑。 “啊…。!”小穴被异物侵占,安霓裳忍不住惊呼出声,丰盈的酮体本能扭动起来。 紧致、温热,这是钱大志最直观的感受,察觉指头黏连淫水,便误以为安霓裳,是那种表面清高,实则淫荡无比的女人,顿时怒骂道:“真是个骚货!” 继而压下怜香惜玉的心思,手指快速抽送起来,本身也清楚,操弄身下女人不是主要目的,要是不能给对方留下深刻回忆,今日这番举动,肯定会招来很大麻烦。 安霓裳骨子里本就喜欢被动,而对方粗鲁的做派,更是击中内心深处一直所期待的,钱大志的每一次抽插挑逗,都令她浑身战栗,喉咙情不自禁的发出“呃、啊!”声,而随着小穴的手指,由一根变成三根,那股充实更是令她如同腾云驾雾,舒服的恨不得死在“三王爷”的折磨之下。 不过,手指总归细小,远不如肉棒的火热和粗壮,哪怕安霓裳为了让对方更加方便玩弄自己小穴,从而耸动肥臀,依然缓解不了羞人处的空虚,最后她跟随内心的呼唤,忍不住的伸出纤纤玉手,主动拨开自己那两片淫水泛滥的肥厚阴唇。 一时间,女人销魂蚀骨的呻吟,男人吭哧吭哧的喘息,响彻整个房间…….. 门房外。 一对男女席地而坐,只不过貌似起了争执,都别过脸不说话,过了片刻,还是韩薇主动开口:“哎,姜飞,你真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见韩薇满脸好奇的瞧着自己,姜飞一阵气闷,不耐烦道:“能不能闭上嘴!” 两人刚才聊著聊著,不知为何扯到绿帽奴这个话题。 “吃干抹净,就对我凶巴巴的。”韩薇俏脸泫然欲泣。 “韩薇,快饶了我吧。”姜飞自不会被韩薇表演骗到,不过还是举手告饶:“你不能因为接触过绿奴,就把所有人看成那样,再说连别人盯着霓裳,我都不舒服,怎可能有那种爱好!” 察觉骗不到姜飞,韩薇转瞬喜笑颜开:“谁告诉你,绿奴就是喜欢,我接触那些淫妻和绿帽奴,看着自己妻子被玩弄,他们也会难受,只不过会在其中找到兴奋点。” “ 反正我不是,别打我的主意。”面对这个与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姜飞真是难以生气,要搁别人说他有绿奴倾向,他早就闪身离去。 “那为什么你这么兴奋?” “我…”姜飞心说,我他妈的也想知道,他悄悄把胯下坚硬无比的鸡巴按下,吭哧半天,才来一句:“算了,不和你说了,我去看看霓裳好了没有。” 男人心里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一想到娇妻和其他男人共处一室,心中难受同时,下体反而会有强烈反应。 “着什么急,坐下陪我聊会天。”韩薇拉住姜飞衣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