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娇妻之训奴鞭 (86-88) 作者:六欲心魔

第八十六章 姜飞变得强势,在床地间大胆主动,甚至狠狠教育不听话的自己,这无疑是安霓裳多少年来羞于人言幻想。 阴差阳错也好,李素故意如此也罢,总之,除了最初惶恐拘谨,轻微有些不适应外,随着腰臀间火辣辣痛感,以及那里被惩罚的羞臊,安霓裳明眸中水雾越来越浓,渐渐有点喜欢这种异样感觉,时而扭腰吃痛,时而不经意用翘臀逢迎,期待下一鞭落下。 只可惜,这种美妙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之间,她察觉手上一松,接着腰间传来一股大力,原来束缚手铐,不知何时被解开了。 为什么停了?拥有自由无疑是每个人都喜欢的,可如今安霓裳情欲勃发,那种被硬生生打断不上不下感觉,甭提多难受了,就好像马上临近高潮,却突然中断。 娇躯斜躺在大床上的安霓裳,早已顾不得遮掩酥胸和浑圆肥硕的翘臀,心中那股无法宣泄苦闷,令那敏感身子火烧火燎,只觉得胯间很是的饥渴,甚至期待被什么东西进入,如果不是姜飞近在咫尺,她恨不得用玉手好好抚慰自己娇嫩地。 至于承认身份,女人那是想都没想,一则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二则,以往生活中给姜飞印象一直是高贵圣洁,而刚才面对鞭打则淫荡无比、骚态毕现,解释起来如何面对?当然,可能更多的是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那份期待….. 姜飞早已醉眼朦胧,哪里知安霓裳心态纠结,见面具少妇斜躺着不言不语,也不似刚才束缚时的挣扎,只以为对方就是表现故作清高,实则不知是被多少男人玩烂的婊子,要不哪能放开她后,还任凭摆弄呆在那里,想到这,他心中顾及又少了几分,去墙边找了一条绳子,依稀记得李素说过,眼前少妇喜好有捆绑这条,当然还有其它更过分的…… 他要怎么欺负自己呢?是鞭打、还是粗暴的进入?亦或是其它手段……?瞧着姜飞拿着绳子漠然站在自己身旁,安霓裳鼻翼咻咻,心儿“砰砰“跳个不停,连带娇躯都轻轻颤抖,这种紧张程度,简直可以和初夜第一次媲美,确切来说更为严重,恐惧在此刻如同火焰,随欲望一起开始燃烧起来。 姜飞捆绑手法来源牛爱菊,有种别样美感,此时用的是简单吊缚,控制对方上身同时,更多是展现女人胸前性感,但这种方式对被捆绑着身体要求格外高,用那个胖女人说法是:一定要找奶子饱满高耸,体态丰盈的女人才可以。 好在姜飞今天比较幸运,眼前这个能和娇妻媲美的面具少妇,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对象,肌肤入手滑腻,绳子绕过雪白胸前时,那股爽到灵魂的颤颤弹性,真是让他有点欲罢不能,恨不得直接提枪上马。 整个过程异常顺利,最后素手被固定在床头的安霓裳,面具下俏脸羞红一片,擅口不时有香津透过口球流出,心中有些惊异姜飞熟练手法,但更多沉醉此刻状态,自己双乳和胯间无疑在对方注视之下,那种被鄙夷审视异样快感,刺激的她头皮发麻,隐约期待对方下一步施为,可时间过了好久,却迟迟没等来后续动作。 安霓裳诧异抬头,然后发现某人在不远处鼓弄桌上那台笔记本电脑,这种漫不经心做派,真是让她又羞又恼,难道自己温香软玉,竟比不上冷冰冰电脑?或者像手机短视频那样无语问题:女人和游戏哪个重要? 不过未等心中埋怨,姜飞接下来调侃话语,立马让心境向来古井不波的她遍体生寒。 “听李素说,你喜欢暴露?“ 调侃以及正在做的事情,聪慧无比的安霓裳,那里意识不到对方要做什么,她明眸露出前所未有恐慌,接着玉体疯狂扭动,同时努力让香舌用力,只可惜徒劳无功。 面具少妇这番激烈举动,在姜飞眼里无疑就是敏感反映,他拿出手机对床上拍摄一张,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先麻溜注册个小号,又登录牛爱菊账号,最后把小号往去群里一拉。 群里平静无比,可随着数据线,让照片传到群里,立马炸开了锅。 “我操,兄弟,哪搞得极品?” 第一位发言者可能怕表述不清,后面配了个震惊表情,想来被群里陡然出现的那张身姿丰盈、脸上面具少妇震撼到了。 姜飞对群友行为表示理解,第一次从李素手机中看到面具少妇,且不裸露照片时,他也是异常惊讶,实在搞不懂这种绝世尤物怎么喜欢玩虐待,而且依据李素描述,对方异常痴迷暴露。 网络什么人都有,资深SM群也是如此,很快有其他人出来拆台:“ 该不会哪找的小姐吧! ” “ 楼上闭嘴,就这么见不得人好,你看那身材,那奶子,一看就是良家少妇! ” “我说老九,你啥时候,学会看奶辨女人了。“ “兄弟贵姓?“争执吵闹后,终于有个叫《让贵妇献逼》群友,把话题引导照片始作俑者——姜飞。 “姓虐,叫虐淫妇。“醉意满满的姜飞噼里啪啦回复,只觉得人生快意志得意满,说白了,纵使经过牛爱菊指导,但毕竟没有亲手拥有属于自己女M,而此刻得到群里这群调教师羡慕,则深深满足了他虚荣心。 “哈哈,兄台真能说笑,我远远一瞧,这货色不错呀!“ “一般吧,她是个公司领导,今天主动过来找我。“床上面具少妇是不是领导,姜飞不得而知,但无疑女领导这种字眼,能在调教质量加入浓厚一笔。 “兄弟猛!“ “佩服,我调教过这么多女人,也没遇到这种极品,而且还是平日挥斥一方的女领导。” “人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其它地方啥模样。”说话的还是《让贵妇献逼》的群友,后缀挂着一排坏笑表情,其余群友也跟着起哄。 “就是,让大家观摩观摩,很多兄弟还没见过女领导的逼啥模样。 “等著! ”姜飞大手一挥,干净利索答应下来,本着好好惩罚害得老公瘫痪的面具少妇心态,他开启群摄像头朝大床走去。 安霓裳在姜飞进来房间时,想过很多结果,可能会被认出,也可能会在陌生中发生一些激烈事情,可哪种结果对她来说,虽然会有些羞臊,但绝不会排斥,因为毕竟对方是自己老公,但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如今局面。 是我……不……不要…… 我是……是妻子啊!…… 由于口球原因,解释话语硬生生变成了一串含糊不清的呜咽。安霓裳惶恐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一步一步逼近,她心中升腾出前所未有的绝望,顾不得腿间春光,翘臀不停向后退却,直到退无可退,当精致白嫩脚丫被握住,娇躯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 我说兄弟,这种装纯的骚货,你可要好好收拾! ” 笔记本放在床头,自然有人察觉面具少妇抗拒,屏幕上一排笑脸,把姜飞搞的老脸一红,刚才自己可是吹过牛的,回头看着床上这具体态曲线惊人、奶子高耸白嫩,以及扭动间胯下带有惊鸿一线浅浅缝隙的尤物,不知是因为群友取笑,亦或者想起李素描述的少妇过往,他一边羞辱:“你不就喜欢被男人看吗! ”,一边上前托起少妇高耸肥臀,继而把尚在脚裸裙摆和内裤撕扯下来,唯留下那增添情趣的黑色丝袜。 遮羞衣物离体,安霓裳脑子“嗡”了一声,出现短暂空白,美目绝望看着天花板,泪水不自觉眼圈打转,向来养尊处优的她,哪里受过这种屈辱,察觉姜飞拿起笔记本对着自己私处,她委屈的闭上明眸,自暴自弃般任由对方分开自己修长美腿,同时也清楚,自己贞洁地方将会被陌生男人一览无遗。 QQ群里,再一次炸锅,话语无非惊叹外加羡慕,尤其以《让贵妇献逼》最为热切:“兄弟,看不太清楚,你用手扒开我仔细瞧瞧! ” 这种得寸进尺言语,虽然给姜飞搞得郁闷,但还是愿意满足大家,毕竟自己才是亲身体验者,再有就是想狠狠惩罚这名淫贱少妇,是以他探出手,用两只轻轻分开身下尤物的私处。 女人那里很美,耻丘饱满,颜色如同少女半粉嫩,紧紧闭合的玉蚌被打开后,能清晰看到里面有层层叠叠红肉在蠕动,而且裂缝越来越大,貌似深处还有一抹黑色物件。 “啧啧,居然是九曲叠花! ” 姜飞本就看着屏幕反映,没想到《让贵妇献逼》的群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不用他问,自有好学之人。 “楼上大佬,快给俺给科普科普!“ “就是一种逼型,你仔细看看它的样子,阴唇肥厚,两端紧窄,褶皱又层层叠叠,这不是名器排行榜的九曲叠花有是什么。“ “目测这位大佬看小说看多了,已到了入魔阶段。“挑事群友刚说完,立马遭到《让贵妇献逼》的驳斥,而说法更是听得姜飞半信半疑。 “我可没撒谎,九曲叠花最妙处,在于鸡巴进入时,好像迈入田园小径,越往里越窄小,而且稍加抽送,就浪水直流,你这种逼搁古时候,是能要皇帝老命的,而且闺房心经记载,拥有九曲叠花的女人都尊贵无比。”第八十七章 说的很离奇,但姜飞听得津津有味,第一次听到女人逼还有这么多说法,群里众多调教师应该和他一样,对形状没啥研究,事已跟在后面敲击出佩服和震惊字眼。 也许是因为群友表现捧场,《让贵妇献逼》开启话唠模式:“可惜我没在现场,要不光用鸡巴就能操的这冷美人跪地叫爸爸。 ” 有人的地方就会产生争执,况且还有不少不敢插嘴的女M观望,不同意见者很快出现:“哈哈,目测楼上吹牛逼,SM不等于约炮,很多极品女M不缺男人,缺的是了解她的调教师! ” 对着这种看法,很多群友表示认可,姜飞亦是如此,可信念还没曾坚持十秒,心里跟着突的一跳,紧接着眼神流露出不敢置信,傻眼望着屏幕上,那里出现一张男人鸡巴自拍图。 很多男人洗澡都看过彼此下体,但一般不会怎么关注,姜飞也没变态到对某个男人鸡巴感兴趣,震惊原因主要是对方胯下宝贝太雄壮了,通体黝黑、粗若婴臂,长度瞧着约莫三十公分,在手机灯光映射下,能清晰看到上面盘扎许多青筋,让人忍不住联想其操弄女人时所产生的恐怖力道。 在认识人当中,也就徐百强鸡巴可以与之并论, 瞧着那张大鸡巴图,姜飞莫名有些羡慕,每个男人或多或少都希冀自己拥有巨型武器心理。 群里此刻鸦雀无声,许是和姜飞一样,全被震撼到了,可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至少躺在大床上安霓裳完全沉浸于自己世界,她秀靥臊红躺在那里,宛如美玉的酮体一动也不敢动,既委屈某人不识妻子,又有点怕对方认出自己身份,这种进退维谷两难境地,使她恨不得捂脸大哭一场。 也是,她自小就在在父母呵护下成长,学生时代无论成绩,亦或者容貌都属于万众瞩目,说是现代版公主都不为过,毕业后更是在集团一言九鼎,谁见了不战战兢兢。 一想到自己羞人处被姜飞亲手扒开,给陌生人里里外外瞧了真切,安霓裳真是难受极了,可奇怪的是,面对如此重度羞辱,胯间某处欲望不但没有丝毫减缓,反而渴望感较之刚才更加强烈,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奇怪反应,她惊慌失措般夹紧双腿,同时委屈自责:安霓裳啊安霓裳,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般想要!呜呜……都怪他! 女人把身体异样归功于姜飞,想着便用明眸幽怨朝某人瞪去,可不看还好,一看却发现对方注意力不再自己身上,反而盯着笔记本猛瞧,自然而然的,她目光也跟随而去,同时心里怪瞋:难道还有什么东西比我有吸引力? 不得不说,女人心思真的难以捉摸,头一秒羞恼姜飞粗心大意不识妻子,后一秒就开始埋怨爱人的心神不在自己身上。 男人看同类鸡巴粗壮有力,会产生羡慕或嫉妒心理,但女人呢?其实从繁衍角度,没有哪个女人排斥男友那里太威武,尤其到了中年,很多少妇渴望粗度惊人的交配对象,那样摩擦起来会产生让人发疯快感,偶尔夜晚会幻想着被某个天赋异禀男人大力鞭挞。 安霓裳和其他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经历过少女春潮的惶恐,听女生们私底下谈过男人那里样子,幻想过第一次会不会很痛,还在大学某个夜晚一个人偷偷躲在寝室看那羞人片子。 只不过良好家教和极强的道德观,让她理所当然排斥情色,把有些不为人知小喜好藏在心底,结婚后更是注重形象,有情欲时,只能小心翼翼暗示姜飞,生怕太过露骨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个淫荡女人。 男人通过鸡巴大小去引诱女人,这种概率其实很小,整体感觉很多时候较之前者更为重要,要不结婚前大家直接把裤子一脱,看大小选择配偶得了,还需要什么麻烦恋爱! 但不能否认的是,那根龟头红紫宛若小棒槌的鸡巴,确实能令人产生惊悚,安霓裳先是美目怔怔盯着图片,仅接着芳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以前A片中见过普通男人那里,但远没有现在来的震撼,紧倒不是她生性淫荡,要搁在平日看到这种图片,顶多脸红心跳暗唾一句,可现在情况则不然,身处淫欲轻微刺激都能被放大。 在女人耳根红透之际,群里也从震撼中回来:“我操,这么粗,大哥,你P图的吧! ” 现在网络腾飞,P图比比皆是,另外从大小上着实吓人,惹得很多群友不信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那名叫《让贵妇献逼》群友没有争辩,而是过了几十秒,发出了一个视频,姜飞满怀好奇打开。 “主人!啊!主人!…。呃…。呃…。不要了…。啊~~主人…。太大了…。受不了…。我不…..不要玩…..啊!…..要丢了!……。” 原来是一个情色自拍小视频,一名娇躯白皙丰盈的女人,翘著大白屁股跪趴在地板上,擅口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发出痛苦嘶吼,而造成一切原因的是她身后,那里有名只能看到下半身,且半蹲著身子的男人,手里粗暴揉搓女人大奶子,同时腰部还用力轰击,让自己那根吓人的大鸡巴狠狠灌入前者阴道,从抽出所带白色泡沫状物质,能看出这场男女战争的惨烈,只不过更像一面倒的屠杀,女人丝毫没有反击之力,只是耸著屁股在被动挨打。 燕平每到这个季节,气候容易多变,就如今天这样,外面就不知何时起了风,吹得窗户呜咽作响,但这种鬼天气却丝毫掩盖不住房间内的春色。 “主人…。饶了我…..啊…..母狗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视频中女人不断发出凄厉惨叫,跪在地上两条腿本能聚拢,丰盈娇躯在男人击打下,如同一条海上随时会倾覆小船,而面对女人求饶,男人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大手每次滑过,都在那诱人酮体上留下一片青紫。 那断断续续的求饶呻吟,夹杂着男人喘息以及“噗嗤、噗嗤”的奇怪声响不断从笔记本中传出,其实在视频开启时,安霓裳就意识到什么,早就急忙闭上美目,可随着淫言秽语清晰传递耳中,却又忍不住睁开,同时羞臊中带有狐疑,真有那么厉害吗?以前和姜飞行夫妻事,后者都是偏于温柔的。 视频中男女换了姿势,女人趴在一张桌子上,看不清样貌,只能看到香汗淋漓的光滑玉背和异常挺翘的白色肉臀,至于男人则站在她后面,一边用手握住她两只皓腕,一边如同机械般进出,而且每次深深末根而入,都能让女人那里出现一个恐怖的圆形,如同一个吃惊的小嘴,出来则会带着一圈圈白沫。 看着女人螓首扬起,像只白天鹅凄惨悲鸣,以及男人像对牲口般的狠辣无情,安霓裳心头不自觉狂跳起来,高耸的乳房随着视频进度夸张起伏,她鼻翼咻咻喘息,俏脸涨的通红,似乎忘记身在何处,只觉得私处那里比刚才更痒,而且湿腻腻东西越来越多…..而脑海中更是全被淫欲占据,以往幻想的羞人画面接憧而来……。 “主人!…..爸爸啊!…..啊…..不行…..要死了…..呜呜…..出来了!啊…。”视频中女人在男人一记狠狠撞击下,娇躯开始痉挛,把自己肥硕的屁股翘的老高,而男人则不同于先前疾风暴雨,反而变得不紧不慢起来,然后在女人哭呛放在肥臀之际,又猛然灌入,措不及防的行为,让女人双腿猛地夹紧,接着如同白嫩身子如同癫痫病一般抖动…… “我操,老大,居然给她爽喷了! ” “高手兄,真他妈牛逼! ” 视频中男人像现场教学一般抬起女人一条腿,后者阴道美肉先是震颤,然后伴随呻吟,从里面断断续续喷出几股尿水。 女人这番丑态,让安霓裳隐藏面具下的精致秀靥,被一下臊的通红,刚才还不理解女人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原来是这种原因,应该是身为女性羞耻心作祟,她忍不住暗骂一声:“下流! ” 可瞧着女人那副欲生欲死娇俏模样,以及身子上的青紫,安霓裳心中又莫名升起一丝嫉妒,甚至希冀自己去替代那个女人。 “小骚货,喜不喜欢高手兄的大鸡巴。” 对方口中的“小骚货”无疑就是自己,准是刚才看的入神,被别人察觉到了异样,想到这,安霓裳明眸慌乱朝姜飞看去,好在对方酒意熏熏,可一想到这群男人把自己当成他们平日玩弄的那种荡妇,以及刚才自身失神原因,心中又忍不住惊呼:“天啊,我这是怎么了,居然盯着男人那里看,而且还幻想着被那根东西进入……!” “ 哈哈,准是骚逼痒的难受,想让高手兄帮忙开窍! ” “哎,就怕她消受不起,高手兄要是操弄她,不把她整的死去活来。” “要不和他主人商量商量,我这人有点重口,就喜欢看这种大鸡巴操这种小穴。” “ 扯远了,这小骚货身材确实极品,估计面具下样子也差不到哪去,不过,我手底下母狗太多,她暂时不够格! ” 看到这里,安霓裳羞愤难当别过俏脸,屏幕上的挖苦羞辱,给她气的差点晕过去,尤其最后一句最为伤人,对方以为他是谁,还自己不够格,平日走在大街上,哪个男人不盯着她身子猛瞧。 不过,这种气恼心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耳边传来的一阵窸窸窣窣声打断,原来姜飞不知何时开始褪下裤子,四目相对时,安霓裳急忙睫毛轻颤移开目光,同时意识到一会要发生什么。 “他要怎么对待自己呢,会打自己淫荡的屁股吗?或者像视频中那个男人一样,把自己当成玩物蹂躏 ?” 感受到美腿上那只大手,移到小腹下处摩擦,甚至坏坏掠过胯部,挑逗自己敏感私处,以及时不时覆蓋耻丘,若有若如陷入那道裂缝,安霓裳心提到了嗓子眼,感觉整个娇躯一片火烫,连带还有许多人注视这幕,也被抛之脑后,心里唯希冀着一会发生的一切,被某人强势对待,无疑是她毕生夙愿,说是执念也不为过,就像知道李素安排姜飞调教自己,当时心中第一时间不是怨恨,而是惶恐中带有期待。 “自己主动夹的吗?”姜飞笑眯眯看着安霓裳私处一抹黑色,不知是酒意上涌,亦或者是李素说的太过真切,他直到现在,居然还没认出床上这具尤物身份。 听到爱人荒唐问题,安霓裳愣了一下,继而想到自己那里还带著作弄人的东西,她顿时气不打一出来,自己这个老公,把她当成什么了,难道自己会下贱到戴那种东西地步吗! 许是感受到女人生气,姜飞也再也没有问什么,而是按照牛爱菊曾经讲解,继续挑逗“面具少妇”诱人酮体。 安霓裳除了最初因为羞涩挣扎几下,最后直接闭上美目享受起来,没过一会,从乳房、阴道以及臀间的刺激不断袭来,与此同时她下体处也开始泛滥成灾,一条条粘稠淫水,从那道紧致裂缝蔓延开来,沿着阴道…。滑入臀缝,继而进入那收缩不已的嫣红后庭……怎么停了?….. 娇躯扭动、擅口因为快感不时闷哼的安霓裳,忽然发现那只带给她无上快感的大手突然离去,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真是让人难受的要命,她不解睁开美眸,很快找到了缘由——那群讨厌的调教师。 “兄弟,这玩女人别着急,咱们调教师不缺女人,要的就是她们那股骚劲!” “就是,先把跳蛋开开,让她逼先痒一会。”第八十八章 饶是安霓裳心性极佳,也看的一阵气血攻心,要不是朱唇内含着口球,甚至怀疑自己能骂出难听话,好在某人并没有照做,而是取笑道:“真他妈贱,这骚逼都湿成水帘洞了!” 被心上人当成淫妇羞辱,安霓裳心中当真是五味夹杂,羞臊、委屈、不言而喻,最后气的明眸朝正前方一撇,却见姜飞一边褪下内裤,一边盯着自己私处猛瞧,当对方束缚解除,露出那根通体黑紫,龟头泛著油光的鸡巴时,心中那股难堪瞬间化为乌有。 “夹的这么紧做什么,就那么喜欢?” 察觉小腹处大手徘徊,激起一阵阵颤栗快感,安霓裳睫毛颤抖,急忙把红的发烫秀靥转向一边,生怕被发现自己异样,虽然心中怪瞋一句:“下流”,可还动作上还是乖巧分开修长美腿,以方便某人取出私处内的东西,可没成想坏手故意一般,并没有直接取出,而是在私处搅动,没有预兆的,小穴也跟着温热起来,丝丝粘稠从其中蔓延而出…。 “身材真是完美!”玩了好久姜飞方才停歇,眼前“面具少妇”在他眼里无疑是一名和娇妻媲美的极品尤物,只不过是比较下贱那种,但不能否认对方身材真的不错,酮体白皙玉如,曲线凹凸有致,腰臀更是弧度惊人,那饱满的奶子和挺翘肥臀,简直把女性之美发挥到了极致,尤其对方胯间动情之态,真是要人老命。 每个女人都喜欢被夸赞,安霓裳也是如此,虽被遮挡在面具下绝美容颜不动声色,可心中忍不住欢喜,不知想到什么,旋即大胆把娇躯侧躺,让修长美腿和白嫩肥臀清晰暴露姜飞视线中,瞧着对方痴迷眼神,有一丝满足在她心底升起,同时恶趣味想到:“再让你不欺负我!” 安霓裳心思很复杂,想要什么甚至自己也说不清楚,玉体初被那么多陌生人看到,伤心难过同时又有些激动,就像刚才,心中既渴望被马上占有又希冀姜飞学着那群调教师的态度,就像视频中那个男人欺负女人那样……想到这里,她胯间那紧致小穴不自觉缩紧。 姜飞对此油然未知,此刻他满脑子都是想着如何操弄床上这名绝世尤物,也不在乎群里众多观摩者,直接爬上床大手一伸,去解开“面具少妇”皓腕束缚。 人都喜欢自由,可有些东西就如同一块遮羞布,察觉手腕松动,安霓裳一时间有点懵,承认身份不可能,该看的都被那群调教师看到了,可一会要是默许,万一被爱人发现,又怎么解释自己淫荡行为呢?先前可以说被李素陷害,无力反抗,可接下来呢……? 纵是安霓裳聪慧无比,也被眼前情形搞得进退维谷,正在思绪挣扎之际,陡然间,那只不知如何安放的玉手被轻轻抬起,紧接着触碰到一个火热物事,浑厚有力和青筋密布灼热,吓得她差点晕过去,感受玉手在对方引导下握住男根,一股无法克制的悸动在升起。 “想不想一会被鸡巴操!”姜飞适时开口,只觉鸡巴上的小手,当真嫩滑无比。 在某人控制下撸动那羞煞人物件,安霓裳只觉得娇躯发软,酥胸起伏越发厉害,心中某些顾虑也被小穴内空虚占据,可后者突然插话,令她从情欲中短暂脱离,急忙双颊羞红收回玉手,最后更是像一只鸵鸟一般把秀靥埋在大床上。 “如果一会再让自己那样,要不要答应呢?不搭理他,还是在尝试一次?” “好讨厌啊…。怎么还不过来,难道生气了吗?” “要是这次…..他在欺负自己…...强迫自己那样…..我就……同意吧!可是…。哎呀…。安霓裳啊安霓裳……你知不知道廉耻,居然想着这些不干净东西,你太……” 安霓裳虽然拒绝给某人用手服务,可其中更多是羞耻心作祟,躺在大床上,把诱人身子让姜飞看的仔细,未尝没有期待对方在欺负自己,她的双乳之间嫣红一点,早就硬的难受,更别提春水弥漫的私处。 可惜,不知女人心的姜飞,被眼前一幕搞得有点不解,不明白刚才还情不自禁给自己撸鸡巴的面具少妇,为何突然冷淡起来,正带他打算霸王硬上弓时,突然发现“面具少妇”把白嫩肥美的臀向后一耸,好巧不巧,对方流淌著淫水小穴正好触碰鸡巴上,那种美妙触感,简直他妈的让人爆炸。 原来安霓裳看似淡然,实则早就急不可耐,每一秒等待在此刻都是煎熬,心想着既然以到了如今地步,何不放下往日矜持,事已主动起来,可当胯下敏感地触碰阳具时,那种真实火烫,差点让她叫出声来,丰盈身子也跟着颤了一下,肥臀本能有意无意向后逢迎。 ”表面还他妈装高冷,这贱逼比谁都想要!”见面具少妇欲拒还迎,尤其那娇嫩裂缝还不断涌出粘稠淫水,姜飞顿时喜不自胜,刺激的他忍不住扒开身下尤物臀瓣,然后用手指探入,一边体验那里层层叠叠湿润温热,一边前后抽插起来。 没几下,几根手指便湿漉漉漉像泡过浆一般,可他最兴奋的是,自己每一次插入都让“面具少妇”娇躯抽搐,如遭点击,小穴水液更是源源不绝接憧而至,从那迷人臀沟,一直朝床单蔓延,最后汇聚一摊。 和他的舒爽不同,安霓裳在几番逗弄下,整个人简直难过的要死她媚眼如丝,全凭本能耸动肥臀,不消片刻,玉背便湿透一片,连带鬓角都有香汗流淌,可纵使配合, 阴道内还是其痒无比,就像有一群小虫子在攀爬。 “呜…..别再玩了!进来吧!我…..快!…。快要死了!…..快…。欺负…..呜~~坏死了!…..” 明明感觉到火热东西撬开自己小穴,但又偏偏稍纵即逝,而且一来几次都是如此,安霓裳哪里意识不到对方玩起了猫捉老鼠游戏,搁在平时兴许能安耐住,可今日不同以往,臀部火辣辣痛感已经击碎内心深处一些东西,事已她接下来做出了有生以来最大胆事情,直接旋身做起,然后娇躯上前,冷不防把姜飞扑倒在床。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简难,反之从女人角度来说,从保守变放荡易,但从后者变成前者难,可能主动求欢,是安霓裳此刻心底最想要的,亦或者说是姜飞所期待的,但在淫欲世界,真是如此吗?有些东西,只能待经历过漫漫人生长河,方能真见分晓。 一头柔顺青丝随意披散,和面具配合,遮住了安霓裳那张眉目如画的清冷秀靥,她素手撑著姜飞胸口,把一条修长美腿迈过后者身子,待找到心中期待目标后,才缓缓曲膝下压,当私处触碰到那滑腻蘑菇状东西,她身子娇颤一下,同时擅口荡起一声满足的闷哼,然后继续向下,末根而入后便开始让肥臀前后摇动。 男女性器交合,尤其一人紧致窄小,无疑给双方都能带来莫大快感,安霓裳光滑玉背上香汗密布,但以顾不得许多,全凭本能摇动肥臀,尤其小穴被姜飞阴毛剐蹭,所产生的那股痛和快乐并存快感,真是美的她魂飞魄散。 说实话,姜飞想多诸多场景,但怎么也没料到,这个体态丰盈,先前有些抗拒的“面具少妇”,居然变得如此主动,对方擅口娇喘呜咽,摇动时胸前跌宕起伏,以及被鸡巴侵入的小穴,那种带有压迫感的饱满紧致、温热潮湿,舒爽的他坚持差点射精。 “不行,你争点气,要是这样半途而废,这他妈丢人丢大了!”察觉精液随时能喷薄而出,姜飞猛然想到今天这可是调教,并且还有一堆观摩者,要是没几分钟射了,还不被人笑话死,念头转动,他赶紧把身上尤物推翻。 “兄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要想玩喷她,用床柜工具就可以!”, 在姜飞没有丝毫遮掩,想去墙边找点趁手工具时,屏幕上来了这么一句,说话的还是那名《让贵妇献逼》,本着谁屌大听谁的方针,他依言朝床头柜看去,可那里出了一根红蜡烛,哪还有…..等等…..蜡烛? “呜…。呜呜!…..”鸡巴立体而去,把安霓裳弄得难过呜咽出声。 “别他妈的发骚了,一会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姜飞本来还有点犹豫,毕竟本性纯善,做不到真正心狠手辣,但见面具少妇风骚姿态,以及对方刚才如同女王一般主宰自己,顿时恶从胆边生,本着玩别人老婆不心疼心态,拿过蜡烛,然后找到火机点燃。 呜呜…..呃!意乱的安霓裳,原本以为姜飞又要用鞭子欺负自己,可哪成想臀间传来温热,待回头见已经点燃红烛,心中有些不明所以时,这时耳垂边又响起:“又不是没玩过,怕什么,一会爽了,你可要要好好谢谢他们!” 他们自然指的群里调教师,直到姜飞抬起她丰腴大腿,把蜡烛移到胯间幽谷上方,安霓裳大惊失色,了然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刚要反抗,可为时已晚,私处阴蒂传来的热痛,把她像被电到一般,娇躯控制不住乱颤。 “真是个骚逼,居然这么敏感!”瞧着面具少妇私处冒出浪水,姜飞如同发现新大陆,把鸡巴向前一挺,接着前后抽插起来。 安霓裳仰著螓首,不明白为何明明疼痛无比,自己却那样敏感,而且随着滴在娇躯上蜡油越来越多,娇躯反而越来越热,最后更是在姜飞一次深深插入下,阴道猛然夹紧,一股热流毫无征兆宣泄而出。 “我操!真的喷了!”网友也发现女人异样。 网友震惊话语,让姜飞虚荣心得到大大满足,也是,能把眼前这种身材俱佳尤物操出高潮,无疑是对男人一种认可,他志得意满朝着几近虚脱面具少妇瞧去,可还未来得及高兴,便被接下来发生一切,弄得肝胆俱裂。 也许安霓裳高潮时扭动太激烈,以至于面具脱落犹然未觉,当瞧见姜飞惊恐眼神,便急忙朝俏脸摸去,可那里光滑细腻,哪还有遮掩面具存在。 “这…。”姜飞张了张嘴,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成话,而安霓裳则羞愤掩面,慌乱穿上衣裙,居然什么话没留,直接来了个落荒而逃。 今夜注定不平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