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娇妻之训奴鞭 (61-63) 作者:六欲心魔

第六十一章 看着韩薇红唇勾起笑意,姜飞一时间沉默,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心情,原本还为这个妖艳的女人担心,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生活中女人由于力量、能力会给人产生弱势错觉,但真是如此吗?比如刚才路边的卖菜汉子也好,亦或者旁边的店主,甚至包括自己在内,是否在韩薇眼里只一个满足自身欲望的工具呢? 在胡思乱想之际,韩薇重新回来店主旁边,俏脸媚意尽显,如同一只修行千年的妖狐:“这个跳蛋能便宜点吗?” 男女欲望方面,总要分出胜负,店主哪里是眼前尤物的对手,他满脸为难:“只能省二十元“说完大概怕女人生气,又自觉解释”我这小本生意…。” “好不好嘛,我们可是大老远过来的。”韩薇娇躯还向前靠了靠,那一对饱满高耸的乳房,颤颤巍巍,分外诱人。 大约讨价还价十来秒,店主终于败下阵来,瞧着对方咬著牙,给出了一个原本三分之一的价格,姜飞有点替他难过,韩薇自不会缺那点钱,可能单纯只想戏耍对方,而这一切当事人浑然不觉。 做完一切,韩薇满脸得意的朝姜飞眨眼,然后继续扮演良家少妇:“这东西怎么用啊?” “点这里。”店主脸色通红。 这让韩薇乐不可支:“老板,我这顾客都不怕,你卖东西的怎么脸红了,直接打开让我们学学多好。” “这…。” 男人越遇到漂亮女人越紧张,店主更是如此,把一切看来眼里的姜飞,心里有些不落忍,便想上前拖走花枝乱颤的韩薇,可刚要迈步,便听到“嘎吱”一声响,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韩薇是有特殊癖好不假,但本质也是个女人,有着应有的羞耻心,要不做这种另类的露出,如何获得快感?在门声响动时,她丰满诱人的娇躯猛然一僵,继而本能看向那边。 是个身材不高的女人,手指夹着一根香烟,坑坑洼洼大脸上浓妆艳抹,铺着一层厚厚白粉,进门以后,房间内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劣质香水味。 “要学什么?”浓妆女人似乎一点不为房间诡异场景奇怪,在姜飞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她来到俏脸发烫的韩薇面前,继而自来熟推荐:“这种档位还是有些低,我推荐你这个!”说完指了指货架右方。 在姜飞暗替韩薇难过时,店主适时出马,满脸陪着笑: 老婆,那边不忙了?” 老婆?在两人之间瞧了瞧,还别说,真有点般配,姜飞心里悄悄松了口气,气氛是尴尬点,但好歹也不是陌生人不是,想来对方夫妻开这种店面,也都是见多识广,但还没等他给韩薇使眼色。 却见浓妆女人盯着韩薇上下瞧,嘴里啧啧有声:“模样和身材挺不错,比我店里小姐强很多!” 空气瞬间凝结,屋内落针可闻。 侮辱性十足的小姐二字,让韩薇俏脸瞬间冷了下来,她明眸漠然瞧着浓妆女人。 姜飞亦是一愣,瞧着剑拔弩张的场面,赶紧朝她猛使眼色,搁在往日,面对侮辱自然要据理力争,可现在韩薇衣着,实在不宜把事情闹大,这要让街坊领居听到…..想想那种场面都尴尬。 但僵持马上被打破,浓妆女人端量一下韩薇,然后戏谑道:“我让你几点过来?” 呃…..啥意思?姜飞有点搞不懂画风,难道两人认识,他疑惑看向韩薇,却见对方也是轻轻摇头。 “我姓董,叫董倩!”自称董倩的浓妆女人,先是轻轻吐了个眼圈,接着继续介绍:“你昨晚在网站发的信息,这么快忘记我是谁了?” “昨天发布任务的调教师是你?”韩薇美目流露着不敢置信,她惊疑道:“可不对呀,明明是个男…..?” “ 啪!”清脆的把掌声响彻房间,继而是董倩刻薄的话语:“这么没规矩,看来你主人也不怎么样呀!” “好好说话,别动手。”看着韩薇惶恐捂著俏脸,姜飞急忙上前阻止,不是当事人的他,都能感觉这巴掌多痛。 “你是她老公?”董倩眯起眼睛,在房间踱步:“我这人很讲规矩,从来不强迫谁,是你老婆发骚,求着我玩她!” 身前这个咄咄逼人的董倩,姜飞是一点喜欢不起来,大学毕业,生活环境被娇妻影响很大,对方身上味道也有些刺鼻,他本想张嘴解释,可当瞧见狐狸精媚态尽失的韩薇,又有些犹豫。 同时更是对调教疑惑不解,这种另类的游戏真能拉近身份鸿沟?韩薇衣着品味无疑属于精致的都市女郎,身材脸蛋也是一等一的好,哪怕找调教师,难道就不能找身份、修养高于她的?非要用这种方式作践自己? 在知道董倩就是发布任务的人,韩薇状态就有些不对,她把素手在小腹处交织,俏脸紧张,连带声音也有些颤抖:“对…..不起,我不…..不知道是您…..” 看著名义上的“老婆”诚惶诚恐的娇俏模样,姜飞觉得心里有些发堵,甚至觉得韩薇就是一个神经病,游戏任务而已,何必那么当真,如果她想离开,难道谁还能拦着她? “看到没有?“董倩取笑看着姜飞,一只拍著韩薇妩媚俏脸“啪啪”作响:”你老婆外表看着清高,其实骨子里就是欠虐的骚货!” 姜飞从不会和女人动粗,可董倩言语中无尽的鄙夷,真让他有照着对方脸来一拳冲动,但最后还是强忍下来,因为答应某个女人,不插手她的任务。 “过去!”董倩朝门口努努嘴,韩薇咬著红唇,俏脸有些苍白,原本魅惑众生的她,此刻却像一头受惊的小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可好景不长,转瞬间被前者攥住秀发,拖拽前行。 “啊….. !”女人痛苦尖叫刺人耳膜,清丽的秀靥变得有些扭曲。 “你不是喜欢露出吗?”董倩把韩薇的俏脸压在玻璃门上:“来,让别人好看看你!” “不要…。”韩薇望着街上行人,明眸露著说不尽的惶恐,她扭动娇躯疯狂挣扎,可惜,却被董倩死死按住。 “求你别这样”韩薇声音带有哭腔。 是真是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有泪水顺着女人眼角溢出,还不待姜飞看个真切,董倩照着她肥臀又是狠狠抽了一巴掌:“憋回去,用不用我给你扒光,扔到大街上!” 威胁的话很起作用,原本还挣扎不已的韩薇,立马安静下来,只是那两条不停发抖的美腿,暴露出她此刻心情。 “喜欢吗?”董倩突然开始温柔起来,同时把头压低,舔著女人的耳垂。 在韩薇美目紧闭,轻轻点头后,董倩又拍了拍她的屁股,一切行云流水,默契的吓人,只把一旁的姜飞看的目瞪口呆,实在无法理解前者的心态,明明刚刚还在反抗,为何现在如此乖巧,明明身在其中,却觉得距离她们好远。 “刚才是在逗我老公吗?”董倩找了把椅子坐下,问得轻描淡写,整个过程,没看姜飞一眼,而是平静对着韩薇:“ 跪下!” 好吧!姜飞要承认,如果不是挂着一个“老公”名头,其实以旁观者角度,看这种香艳场景,其实很刺激的,尤其当美艳动人的韩薇,双膝跪在地上那刻,这种难言的兴奋达到巅峰。 董倩用手挑起女人的下巴,在所有人措不及防时候,又是狠辣的一个耳光。 “啊…..呜呜…..我错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韩微居然捂著印有指印的俏脸,哭了起来。 “不好好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挑逗我老公,你这种贱货配吗?母狗,妈妈问你话呢!” “啊…..” “我就爱虐模样漂亮的骚货,这对大奶子倒是不错!“董倩嚣张大笑,握著女人乳房的手,力道越来越大。 “主人…..我真…..我真的错了…..啊…..疼…..我再也不敢了。“韩微俏脸扭曲的没有一丝血色,被痛楚疼的牙关打颤。 “来,跪好了,屁股撅起来!“吩咐后,董倩站起身来,继而来到韩微身后调侃:”这么喜欢被看,那就让我老公好好看看,自己扒开!“ 韩微俏脸满是屈辱,虽然看起来不是情愿,可素手还是伸向肥臀,继而隔着丝袜努力扒开。 “真是漂亮,剃的倒是挺干净,老公,你看看如何?”董倩蹲下身子,盯着韩微跨下,一边指指点点的品评,一边朝着店主招手。 情趣内衣很撕薄,仔细观察,能清晰看到韩微私处的伦敦,只不过男人就看了一眼,便不好意思朝着姜飞笑,搞的后者一阵憋气,后悔今天冒充韩微的老公,真他妈太丢人了。 “听说你在会所客串过女王?”董倩刺溜一下,把情趣内衣撕碎。 私密处暴露于空气中,韩微被冷的哆嗦一下:“有时…..啊…..”话未说完,女人便夹着双腿痉挛不已,原来是董倩趁她说话时,扬起手,对着那娇嫩处狠狠来了一巴掌。 “ 女王有你这么贱的吗?”看着冷汗直流的女人,董倩表现的好像越发兴奋,她手指先是在韩微私处一抹,然后向前伸去:“把眼睛睁开,看看你流了多少水!” 眼前手指流淌的白稠,让韩微秀靥羞红还伴有难堪,观望的姜飞,也惊异不已,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敏感。 “老公,帮我把最上面那条鞭子拿过来,她喜欢玩,我就陪她好好玩玩!” 店主拿出一条黑色鞭子,有些迟疑的递给董倩,姜飞眉心一跳,哪怕不懂,光看狰狞的样子,也知道不是一般人可以消受的。 果不其然,当韩微见到对方手中鞭子,整个人神色都剧烈变化:“主人,我…。我真的错了。“ “ 没让你说话!“伴随话音,鞭子呼啸落下。 “啊…..!”痛到极点的嘶吼,自擅韩微口发出。 看着螓首上扬,秀靥痛苦扭曲的女人,姜飞心中不落忍,想要上前阻止,而董倩似乎意识到这种情况,她突然转头。 “看到她发骚的样子,你这么兴奋吗?”董倩看着姜飞因为兴奋而勃起的裤裆,言语玩味道:“听她说你有淫妻癖好,看来真是如此,放心,我一会也会好好满足你的爱好。”第六十二章 侮辱性的言语,让姜飞一时间有些沉默,他不觉得自己真有淫妻的爱好,起了生理反应更多源于男人本能,任谁看到这种凌辱画面,也不会毫无感觉。 “不好意思说?”董倩目光有些疑惑,大概觉得眼前这个“绿帽奴”的反应有些偏差,事已略带不解的回到韩薇身边,继而抓起她的柔顺秀发,像房间拖拽。 粗鲁动作引得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叫,让旁观人当真一个我见犹怜,但姜飞犹豫一下,并没有去阻止,而是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恍惚间,觉得刚才心疼实在没有必要,韩薇也好,董倩也罢,其实都在享受各自的快感,乃至那个油腻店主,可能接下来也会享受一顿美味盛宴。 我的快感在哪里呢?姜飞撇了一眼被鸡巴高高顶起的裤子,确切来说,当韩薇被另一个女人踩在脚下,他是很兴奋的,不过快感点来源于“老婆”这个称呼,每当想到娇妻有一天被自己调教的淫荡不堪,流着淫水跪在脚下,那副刺激的香艳场景,令他想起来都觉得灵魂在颤抖。 想着心事功夫,里屋也有了动作,韩薇依旧跪在冰冷的地面上,俏脸楚楚可怜望着董倩。 而这时,油腻店主也挺著大肚子,伸手解开腰带,连同内裤一起褪下,也许是年纪大了,他胯下阴茎软趴趴的,耷拉在那里,像一条恶心的虫子,蜷曲阴毛周围,还有脏兮兮黄色物质。 这的多久没洗澡了?姜飞见到这幕想捂脸,果不其然,身在其中的韩微,清丽俏脸上满是为难,女人都爱洁,大概也头次经历这种。 “含住!” 董倩可没那么好说话,一边用手搓著店主丑陋的阴茎,一边抓着韩微秀发朝男人胯下按去。 不知是撸动手法高超,还是胯下女人太过妖艳,店主那条原本软趴趴肉虫,在姜飞视线中以肉眼可见情况下,迅速变硬。 在女人俏脸满是为难时,董倩并没有再次威胁,而是蹲下身拆开旁边盒子,里面露出一颗红色跳弹,接着用两指分开那两片淫水密布的阴唇,把那折磨人的物件,塞进了进去。 韩微美目紧闭,发出一声难过的闷哼,随着开关打开,那张妩媚的俏脸,变得越发美艳动人。 时间没过多久。当女人再次睁开水波流转的美目,整个人媚态尽显,行为也不似最初的抗拒,只见她含羞带怯咬著红唇,盯着眼前丑陋的肉虫,迟疑片刻,便张开宏润饱满的双唇,轻轻含住那根恶心的鸡巴。 欲望可以改变一个人?姜飞不知为何想起这句话,谁说的来着?对了!是婚姻论坛和自己吵架网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想不到一个平日很多人视为女神的韩微,短时间会有如此变化。 “嘶…舒服…。”也许是赤身裸体,油腻店主放开很多,一边夸赞,一边舒服打哆嗦,那享受的模样实在令人羡慕,一旁的董倩也适时笑道:“ 老公,一会你试试她后面!“ 说完她配合握住韩微那对饱满的乳房,闲情逸致揉搓起来。 难道是我错了吗?看着越羞辱,反而脸上春意愈盛的韩微,姜飞觉得自己真不了解女人,以往爱情价值也有些松动,在他看来,粗俗的董倩和油腻店主,其实和韩微全无是格格不入两类人,彼此社交圈天差地别,而此刻却在欲望促使下,又诡异的契合。 要是有天掌控霓裳的欲望,会如何呢?看着韩微高挑的身子,跪在五短身材店主胯下,卖力的舔弄鸡巴,这无比香艳场面,另姜飞不自觉想到心中那名最完美的女人,他自然深爱着自己妻子,可总觉得夫妻之间差点什么。 “对…。用舌头…。嘶…。真是个小骚货…。”店主不由自主按住韩微头颅,卖力挺动下身,黝黑的鸡巴,此刻周围已经裹着一层亮晶晶白沫。 房间气氛火爆,刺激无比,可看了一会,姜飞居然兴趣全无,待香艳燃尽,他整理了一下领口,走出门外去透气。 清风瑟瑟,小巷红灯酒绿,只不过全是按摩店,小姐浓妆艳抹,三三坐在门口招揽顾客,见到笔挺帅气的姜飞,有的羞怯招手,不过被他含笑拒绝。 世间很多事情源于巧合,正当男人想着是不是要抛开韩微独自离开,这时,拐角处一道熟悉的倩影却映入眼帘,他先是错愕,继而脑子“轰隆”的一下。 “老婆?不对!应该是自己眼花了吧!”姜飞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想着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安霓裳是谁,那可是安氏集团最大BOSS,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流莺之地!但为什么身形那么像?男人脑子乱糟糟,脚步不自觉跟了上去,想一探究竟,主要娇妻今早明明和他说过,今天要去公司,完全没理由骗自己啊! 也许是韩微的放荡,影响了姜飞价值观,一向对娇妻信任无比的他,此刻居然产生不好的联想,待蹑手蹑脚趴在旁边,再次看到熟悉的倩影,心中那份恐慌来到极点,他宁可失去所有,也不想婚姻出现一丝问题。 “那个肥猪是谁?”姜飞突然发现身形很像娇妻的女人,身旁还跟着一个男人,戴着个帽子,但身形来说,当是一个肥胖无比,公司客户?不对呀,谈事情也没有必要在这种地方,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霓裳? 从身形和背影来说,乃至那浑圆挺翘的肥臀,简直和安霓裳别无二致,但穿着嘛,有些不太像,衣服也不是早晨穿的那件,风格来说,娇妻由于蜂腰肥臀,所以不喜欢穿显身材的衣服,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显得不正经。 而且……不是吧…… 这时,远处的肥胖男人,居然把手伸向女人肥臀,后者轻微抗拒一下,便没了动作,这种行为,让姜飞心中怒骂,觉得好逼都让狗操了,两人气质在他眼中,那是一点不般配,不过心中越发肯定,那名身材和娇妻媲美的尤物,绝不对不时安霓裳。 可不待姜飞心中松口气,女人不经意的一次转身,又让他浑身僵住,他瞪大眼睛,只觉得浑身彻骨冰凉,就在刚才,那张熟悉无比的冷艳秀靥,清晰展现在他眼前,不是娇妻又是谁! 从天堂到地狱,只有区区几秒,震惊、惶恐、痛苦、不敢置信、种种情绪浮上心头,再者瞬间,姜飞感觉整个人要疯掉,看着肥胖男人娴熟揉捏娇妻骄傲的肥臀,他心如滴血。 男人是谁?霓裳怎么可能出轨?还有… 姜飞握住拳头,手背青筋毕露,有种上前打人冲动,当然不是对娇妻,而是那个肥胖男人,哪怕场面令人痛苦的发疯,可他第一时间,本能觉得不是娇妻原因,错误完全在对方。 先等等再说!姜飞哪怕怒的牙关颤抖,但还是强压心头冲动,他努力让自己冷静,接着拿起电话,当然不会因为惧怕对方身形,毫不夸张的说,从小他就是体育健将,有次同学间放假去新疆探险,在其他人吓傻之际,更是挺身而出,给一只危险的畜牲宰了扒皮,当然那次也受伤不轻,但好处也有,就是住院时,和娇妻情感突飞猛进。 电话很快拨通。 “老婆,你在哪里?”姜飞红著双眼,感觉声音都变得嘶哑。 “呃…我在公司,怎么了老公?”娇妻那头显得慌乱,这种异样的反映,让姜飞心如同被一只无形大手攥紧。 “没事,我就是问问!”没带那头回复,姜飞便关闭电话,和娇妻晚上再谈,当务之急要废了眼前这个王八蛋,可能男人自己都没察觉,当面对重视的东西,他骨子里根本没有平日表现那么温善。 两人依然漫无目的的走着,后者时而对安霓裳说着什么,时而用恶心的大手,肆无忌惮抚摸女人凹凸有致的娇躯,每分每秒,都使跟在身后的姜飞,度日如年。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在一个岔口分开。 机会到来,满腔怒火的姜飞,可不会犹豫,在娇妻走了很远后,他这才急步上前,没有废话,直接动手,照着肥胖男人侧脸就是一圈。 “去你妈的!”在肥胖男人倒地,姜飞便要抬脚踹,今天他想好了,对方命可以不要,但绝对呀废了他,要不难解心头之恨,可…… “哎呦!”一声粗粗的女性嗓音响起。 女的?姜飞一愣,踢向对方下体的大脚,硬生生停止,就在他迟疑功夫,肥胖“男人”,哼哼唧唧的转身:“你有毛病呀!”第六十三章 不过当她瞧见姜飞怒气冲冲样子后,胖脸上也变得惊疑不定,盯着他瞧了急眼,然后犹豫道:“你是她老公?” “何必明知故问,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摸……那么对她!”哪怕知道对方是个女人,可姜飞依旧开心不起来,只不过把为什么摸我老婆屁股这种话,硬生生改了。 哪知胖女人听到这话,话语立马刻薄起来:“是她求着我,又不是我上赶着,你自己老婆多骚,你又不是不清楚!” “去你妈的!”姜飞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女人,对着她肚子就是一脚。 “哎呦,别打了。”胖女人虽然求饶,但嘴里依然怒骂不已:“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当初你不是同意了吗?“ “同意你妈逼!“姜飞记不得多少年,没如此爆粗口了,不过既然猥亵自己老婆的是个女人,他也真不会把胖女人往死里踹。 “你看看我账号,是不是你要求的!“胖女人浮肿的脸庞满是委屈,说着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拿出手机。 根据对方指示,姜飞看到了一个熟悉的DM论坛,ID也有点熟悉,不过心里烦躁的他,哪里回多想,瞟了几眼聊天记录。 “这谁,我不认识!“姜飞敢确定,那个陌生的网名绝对不是自己。 “不认识,你他妈背后踹我。“胖女人涨红著脸,哆哆嗦嗦指著姜飞。 “嘴巴放干净点!“姜飞威胁十足抬脚,打都打了,他可不建议多打几下:”我问是刚才那个女人,我是她老公。“ “ 编剧?“胖女人脸色狐疑,可姜飞却不吃这套,大概做良民久了,此刻尽显恶态:”麻溜说,别让我抽你!“ 接下来事情简单多了,胖女人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听到最后,姜飞半信半疑:“入戏?真的假的?“不过按照对方神色,倒是不像撒谎。 可能见男人不像在动手样子,胖女人略带痛苦起身:“骗你干什么,我就是教她表演,她今早来找我,说自己精神有些不对。“ “严重吗?“既然误会接触,姜飞心也放了下来,入戏他了解的,演员经常回出现这种情况,果然,胖女人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放心。 “医生说不严重,找到最初令她入戏的那个人,也就是我,待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你摸我老婆屁股干嘛。“姜飞不太愿承认自己过失,何况眼前这个肥胖女人,摸娇妻屁股的猥亵行为,让他心里和吃了苍蝇一样,结婚这么多年,他都没那么肆无忌惮摸过。 “医生说,遇到强烈刺激,会出现本能反感,从而脱离入戏。“ 事情来龙去脉清楚,姜飞心情一下好转起来,见胖女人起身变得一瘸一拐,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便上前搀扶: “确实是我冲动,不分青红皂白的“ 身体靠近,胖女人丑陋的面容,也被瞧了真切,不过咋看咋觉得哪里见过,是已疑惑道:“ 怎么瞅你眼熟,咱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问话同时,刚才对方所打开的网站,以及ID滑过姜飞脑海,他顿时脱口而出:“你是DM论坛那个女调教师?“ 胖女人正面回答,而是没好气反问:“你也是?“ “不是,就小会员一名。“剑拔弩张气氛好像被相同的爱好化解,知道对方是个高段位调教师,姜飞莫名心虚:”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胖女人摇头拒绝,但却没有反对姜飞的接送,车子距离这里不远,是以走路用不了多久,上了车,后者先是问清地址,便驱车而行。 中途两人聊了一会,彼此互通姓名,姜飞也由此知道了牛爱菊,这个土的不能在土的名字。 目的地在市区南,开了十多分钟便到了,入目眼帘的是一座二层小别墅,占地面积很大,牛爱菊下车依旧一瘸一拐,事已姜飞只能搀扶她进门。 当门房打开,里面景色让姜飞眼前一亮,不对,确切来说是春色,十多名衣着靓丽的女人,或坐或跪,集中在大厅中央,坐着的普遍神色倨傲,而跪着的则赤身裸乳,低眉顺目。 女王集中营?姜飞又不傻,联想到牛爱菊身份,想来这个地方可能是对方的SM调教圈子。 房间女人也自然看到这边,其中一个穿着蓝色牛仔,格子时尚短衫的女人率先站起,她先是略微奇怪的打量姜飞一眼,继而朝牛爱菊笑道:“牛姐,领着谁过来啊?“ “ 一个朋友!”牛爱菊回答很是生硬,但那群女人似乎了解她的性子,相互打过招呼,便各玩各的。 两人在角落位置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后,过来一个仅穿蕾丝内衣的女人,她讶异看了牛爱菊脸上,继而小心翼翼倒茶。 经历过会所,姜飞也就见怪不怪,眼观鼻,鼻观心,尽量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生涩。 在女人离开,牛爱菊才笑着开口:“你跟踪你老婆?” “怎么可能!”姜飞怕对方不信,便解释起来:“我平日忙着拍戏,刚才就是偶遇,要不哪来的误会。” “那挺巧的。”牛爱菊喝茶同时,被疼的龇牙咧嘴。 看着胖女人脸上浮肿厉害,姜飞不好意思的打着哈哈:“你这里倒是挺另类的。” 说完,便左看右看,他从来没见过女王调教女奴,心里多少觉得有些新奇。 牛爱菊听到这话,胖脸上露出一抹不屑,她朝着大厅努努嘴:“ 一群欲望的奴隶而已!” 对于调教这种话题,姜飞是插不上嘴的,就在他觉得尴尬之际,牛爱菊的声音再次传来:“对了,你为什么看我的帖子,难道你们夫妻?”说完又自我反驳:“不对,她那种反应,绝对不是这个圈子的!“ 她自然是指的娇妻,看着牛爱菊言辞灼灼样子,姜飞莫名问了一句:“就那么确认我们不玩?“ 夫妻玩SM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算情趣,而眼前这名胖女人又是个见多识广的女王,所以与之探讨调教,他没什么心理压力。 面对男人质疑,牛爱菊咧嘴一笑:“我看女人还是很准的,你老婆当奴的心,但绝对没经历过。“ “ 当奴的心,怎么可能?“姜飞哑然失笑,仿佛遇到天下最好笑的事情,娇妻性子他还是了解的,自己又不是没有试探过。 “你老婆看着骄傲,其实奴性很重,说好听的,是骨子里保守,属于那种三从四德的女人,说难听点“牛爱菊胖脸上一片平静,言语却语不惊人死不休:”难听点就是,她其实是个欠调教的骚货!“ “你他妈……“姜飞再次有暴起伤人冲动,他无法容忍其外人,去侮辱自己心爱的女人。 “ 别说脏话,我就是实话实说。“牛爱菊一脸无奈。 不知怎么,明明心中不信牛爱菊所说,可对方那种自信的态度,却另姜飞忍不住辩驳:“不可能,我以前怂恿过,她根本就不喜欢这个!“ 牛爱菊再次泛起恶心的笑,她胖手指著大厅:“你看看她们,有几个生来喜欢的,还不是一点一点被开发出来,更何况以我看来,你老婆骨子里的奴性,比她们都要严重,只不过羞耻心太强而已。“ “你不是给我下套吧,我和你说,我绝对不是那种绿奴!“ 姜飞有时候很奇怪,明明喜欢妻子变成床第尤物,可当被陌生人指责你老婆就是个骚货时,有格外排斥。 “要不要投资。“牛爱菊眼睛在姜飞手腕一撇:”看得出来你很有钱,你投资点,我教你如何调教怎么样?“ “呵呵,说什么来着!”姜飞手指哆嗦指著牛爱菊,被气的无语,原来真被自己猜中了,说娇妻是假,原来是想讨钱,想明白这点,他站起身来,是一刻不想呆下去。 可刚迈出步伐,牛爱菊讨厌的声音,又在身后传来:“ 要是真被我说中了,她能忍受几个月,也有可能忍受一年,但长此以往呢?” 姜飞身形一顿,这种行为,另她又继续道:“要知道,在身份尊贵的女人,如果长此以往那样,总会有个男人,替你去管教她的骚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