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艷嬌妻之訓奴鞭 (61-63) 作者:六欲心魔

第六十一章
看著韓薇紅唇勾起笑意,姜飛一時間沉默,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心情,原本還為這個妖艷的女人擔心,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生活中女人由於力量、能力會給人產生弱勢錯覺,但真是如此嗎?比如剛才路邊的賣菜漢子也好,亦或者旁邊的店主,甚至包括自己在內,是否在韓薇眼裡只一個滿足自身慾望的工具呢?
在胡思亂想之際,韓薇重新回來店主旁邊,俏臉媚意盡顯,如同一隻修行千年的妖狐:「這個跳蛋能便宜點嗎?」
男女慾望方面,總要分出勝負,店主哪裡是眼前尤物的對手,他滿臉為難:「只能省二十元「說完大概怕女人生氣,又自覺解釋」我這小本生意…。」
「好不好嘛,我們可是大老遠過來的。」韓薇嬌軀還向前靠了靠,那一對飽滿高聳的乳房,顫顫巍巍,分外誘人。
大約討價還價十來秒,店主終於敗下陣來,瞧著對方咬著牙,給出了一個原本三分之一的價格,姜飛有點替他難過,韓薇自不會缺那點錢,可能單純只想戲耍對方,而這一切當事人渾然不覺。
做完一切,韓薇滿臉得意的朝姜飛眨眼,然後繼續扮演良家少婦:「這東西怎麼用啊?」
「點這裡。」店主臉色通紅。
這讓韓薇樂不可支:「老闆,我這顧客都不怕,你賣東西的怎麼臉紅了,直接打開讓我們學學多好。」
「這…。」
男人越遇到漂亮女人越緊張,店主更是如此,把一切看來眼裡的姜飛,心裡有些不落忍,便想上前拖走花枝亂顫的韓薇,可剛要邁步,便聽到「嘎吱」一聲響,這可把他嚇了一跳。
韓薇是有特殊癖好不假,但本質也是個女人,有著應有的羞恥心,要不做這種另類的露出,如何獲得快感?在門聲響動時,她豐滿誘人的嬌軀猛然一僵,繼而本能看向那邊。
是個身材不高的女人,手指夾著一根香菸,坑坑窪窪大臉上濃妝艷抹,鋪著一層厚厚白粉,進門以後,房間內散發出一股難聞的劣質香水味。
「要學什麼?」濃妝女人似乎一點不為房間詭異場景奇怪,在姜飛驚疑不定的目光中,她來到俏臉發燙的韓薇面前,繼而自來熟推薦:「這種檔位還是有些低,我推薦你這個!」說完指了指貨架右方。
在姜飛暗替韓薇難過時,店主適時出馬,滿臉陪著笑: 老婆,那邊不忙了?」
老婆?在兩人之間瞧了瞧,還別說,真有點般配,姜飛心裡悄悄鬆了口氣,氣氛是尷尬點,但好歹也不是陌生人不是,想來對方夫妻開這種店面,也都是見多識廣,但還沒等他給韓薇使眼色。
卻見濃妝女人盯著韓薇上下瞧,嘴裡嘖嘖有聲:「模樣和身材挺不錯,比我店裡小姐強很多!」
空氣瞬間凝結,屋內落針可聞。
侮辱性十足的小姐二字,讓韓薇俏臉瞬間冷了下來,她明眸漠然瞧著濃妝女人。
姜飛亦是一愣,瞧著劍拔弩張的場面,趕緊朝她猛使眼色,擱在往日,面對侮辱自然要據理力爭,可現在韓薇衣著,實在不宜把事情鬧大,這要讓街坊領居聽到…..想想那種場面都尷尬。
但僵持馬上被打破,濃妝女人端量一下韓薇,然後戲謔道:「我讓你幾點過來?」
呃…..啥意思?姜飛有點搞不懂畫風,難道兩人認識,他疑惑看向韓薇,卻見對方也是輕輕搖頭。
「我姓董,叫董倩!」自稱董倩的濃妝女人,先是輕輕吐了個眼圈,接著繼續介紹:「你昨晚在網站發的信息,這麼快忘記我是誰了?」
「昨天發布任務的調教師是你?」韓薇美目流露著不敢置信,她驚疑道:「可不對呀,明明是個男…..?」
「 啪!」清脆的把掌聲響徹房間,繼而是董倩刻薄的話語:「這麼沒規矩,看來你主人也不怎麼樣呀!」
「好好說話,別動手。」看著韓薇惶恐捂著俏臉,姜飛急忙上前阻止,不是當事人的他,都能感覺這巴掌多痛。
「你是她老公?」董倩眯起眼睛,在房間踱步:「我這人很講規矩,從來不強迫誰,是你老婆發騷,求著我玩她!」
身前這個咄咄逼人的董倩,姜飛是一點喜歡不起來,大學畢業,生活環境被嬌妻影響很大,對方身上味道也有些刺鼻,他本想張嘴解釋,可當瞧見狐狸精媚態盡失的韓薇,又有些猶豫。
同時更是對調教疑惑不解,這種另類的遊戲真能拉近身份鴻溝?韓薇衣著品味無疑屬於精緻的都市女郎,身材臉蛋也是一等一的好,哪怕找調教師,難道就不能找身份、修養高於她的?非要用這種方式作踐自己?
在知道董倩就是發布任務的人,韓薇狀態就有些不對,她把素手在小腹處交織,俏臉緊張,連帶聲音也有些顫抖:「對…..不起,我不…..不知道是您…..」
看著名義上的「老婆」誠惶誠恐的嬌俏模樣,姜飛覺得心裡有些發堵,甚至覺得韓薇就是一個神經病,遊戲任務而已,何必那麼當真,如果她想離開,難道誰還能攔著她?
「看到沒有?「董倩取笑看著姜飛,一隻拍著韓薇嫵媚俏臉「啪啪」作響:」你老婆外表看著清高,其實骨子裡就是欠虐的騷貨!」
姜飛從不會和女人動粗,可董倩言語中無盡的鄙夷,真讓他有照著對方臉來一拳衝動,但最後還是強忍下來,因為答應某個女人,不插手她的任務。
「過去!」董倩朝門口努努嘴,韓薇咬著紅唇,俏臉有些蒼白,原本魅惑眾生的她,此刻卻像一頭受驚的小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可好景不長,轉瞬間被前者攥住秀髮,拖拽前行。
「啊….. !」女人痛苦尖叫刺人耳膜,清麗的秀靨變得有些扭曲。
「你不是喜歡露出嗎?」董倩把韓薇的俏臉壓在玻璃門上:「來,讓別人好看看你!」
「不要…。」韓薇望著街上行人,明眸露著說不盡的惶恐,她扭動嬌軀瘋狂掙扎,可惜,卻被董倩死死按住。
「求你別這樣」韓薇聲音帶有哭腔。
是真是假?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似乎有淚水順著女人眼角溢出,還不待姜飛看個真切,董倩照著她肥臀又是狠狠抽了一巴掌:「憋回去,用不用我給你扒光,扔到大街上!」
威脅的話很起作用,原本還掙扎不已的韓薇,立馬安靜下來,只是那兩條不停發抖的美腿,暴露出她此刻心情。
「喜歡嗎?」董倩突然開始溫柔起來,同時把頭壓低,舔著女人的耳垂。
在韓薇美目緊閉,輕輕點頭後,董倩又拍了拍她的屁股,一切行雲流水,默契的嚇人,只把一旁的姜飛看的目瞪口呆,實在無法理解前者的心態,明明剛剛還在反抗,為何現在如此乖巧,明明身在其中,卻覺得距離她們好遠。
「剛才是在逗我老公嗎?」董倩找了把椅子坐下,問得輕描淡寫,整個過程,沒看姜飛一眼,而是平靜對著韓薇:「 跪下!」
好吧!姜飛要承認,如果不是掛著一個「老公」名頭,其實以旁觀者角度,看這種香艷場景,其實很刺激的,尤其當美艷動人的韓薇,雙膝跪在地上那刻,這種難言的興奮達到巔峰。
董倩用手挑起女人的下巴,在所有人措不及防時候,又是狠辣的一個耳光。
「啊…..嗚嗚…..我錯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韓微居然捂著印有指印的俏臉,哭了起來。
「不好好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挑逗我老公,你這種賤貨配嗎?母狗,媽媽問你話呢!」
「啊…..」
「我就愛虐模樣漂亮的騷貨,這對大奶子倒是不錯!「董倩囂張大笑,握著女人乳房的手,力道越來越大。
「主人…..我真…..我真的錯了…..啊…..疼…..我再也不敢了。「韓微俏臉扭曲的沒有一絲血色,被痛楚疼的牙關打顫。
「來,跪好了,屁股撅起來!「吩咐後,董倩站起身來,繼而來到韓微身後調侃:」這麼喜歡被看,那就讓我老公好好看看,自己扒開!「
韓微俏臉滿是屈辱,雖然看起來不是情願,可素手還是伸向肥臀,繼而隔著絲襪努力扒開。
「真是漂亮,剃的倒是挺乾淨,老公,你看看如何?」董倩蹲下身子,盯著韓微跨下,一邊指指點點的品評,一邊朝著店主招手。
情趣內衣很撕薄,仔細觀察,能清晰看到韓微私處的倫敦,只不過男人就看了一眼,便不好意思朝著姜飛笑,搞的後者一陣憋氣,後悔今天冒充韓微的老公,真他媽太丟人了。
「聽說你在會所客串過女王?」董倩刺溜一下,把情趣內衣撕碎。
私密處暴露於空氣中,韓微被冷的哆嗦一下:「有時…..啊…..」話未說完,女人便夾著雙腿痙攣不已,原來是董倩趁她說話時,揚起手,對著那嬌嫩處狠狠來了一巴掌。
「 女王有你這麼賤的嗎?」看著冷汗直流的女人,董倩表現的好像越發興奮,她手指先是在韓微私處一抹,然後向前伸去:「把眼睛睜開,看看你流了多少水!」
眼前手指流淌的白稠,讓韓微秀靨羞紅還伴有難堪,觀望的姜飛,也驚異不已,沒想到她居然這麼敏感。
「老公,幫我把最上面那條鞭子拿過來,她喜歡玩,我就陪她好好玩玩!」
店主拿出一條黑色鞭子,有些遲疑的遞給董倩,姜飛眉心一跳,哪怕不懂,光看猙獰的樣子,也知道不是一般人可以消受的。
果不其然,當韓微見到對方手中鞭子,整個人神色都劇烈變化:「主人,我…。我真的錯了。「
「 沒讓你說話!「伴隨話音,鞭子呼嘯落下。
「啊…..!」痛到極點的嘶吼,自擅韓微口發出。
看著螓首上揚,秀靨痛苦扭曲的女人,姜飛心中不落忍,想要上前阻止,而董倩似乎意識到這種情況,她突然轉頭。
「看到她發騷的樣子,你這麼興奮嗎?」董倩看著姜飛因為興奮而勃起的褲襠,言語玩味道:「聽她說你有淫妻癖好,看來真是如此,放心,我一會也會好好滿足你的愛好。」
第六十二章
侮辱性的言語,讓姜飛一時間有些沉默,他不覺得自己真有淫妻的愛好,起了生理反應更多源於男人本能,任誰看到這種凌辱畫面,也不會毫無感覺。
「不好意思說?」董倩目光有些疑惑,大概覺得眼前這個「綠帽奴」的反應有些偏差,事已略帶不解的回到韓薇身邊,繼而抓起她的柔順秀髮,像房間拖拽。
粗魯動作引得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叫,讓旁觀人當真一個我見猶憐,但姜飛猶豫一下,並沒有去阻止,而是從兜里掏出一根煙,狠狠吸了一口,恍惚間,覺得剛才心疼實在沒有必要,韓薇也好,董倩也罷,其實都在享受各自的快感,乃至那個油膩店主,可能接下來也會享受一頓美味盛宴。
我的快感在哪裡呢?姜飛撇了一眼被雞巴高高頂起的褲子,確切來說,當韓薇被另一個女人踩在腳下,他是很興奮的,不過快感點來源於「老婆」這個稱呼,每當想到嬌妻有一天被自己調教的淫蕩不堪,流著淫水跪在腳下,那副刺激的香艷場景,令他想起來都覺得靈魂在顫抖。
想著心事功夫,裡屋也有了動作,韓薇依舊跪在冰冷的地面上,俏臉楚楚可憐望著董倩。
而這時,油膩店主也挺著大肚子,伸手解開腰帶,連同內褲一起褪下,也許是年紀大了,他胯下陰莖軟趴趴的,耷拉在那裡,像一條噁心的蟲子,蜷曲陰毛周圍,還有髒兮兮黃色物質。
這的多久沒洗澡了?姜飛見到這幕想捂臉,果不其然,身在其中的韓微,清麗俏臉上滿是為難,女人都愛潔,大概也頭次經歷這種。
「含住!」
董倩可沒那麼好說話,一邊用手搓著店主醜陋的陰莖,一邊抓著韓微秀髮朝男人胯下按去。
不知是擼動手法高超,還是胯下女人太過妖艷,店主那條原本軟趴趴肉蟲,在姜飛視線中以肉眼可見情況下,迅速變硬。
在女人俏臉滿是為難時,董倩並沒有再次威脅,而是蹲下身拆開旁邊盒子,裡面露出一顆紅色跳彈,接著用兩指分開那兩片淫水密布的陰唇,把那折磨人的物件,塞進了進去。
韓微美目緊閉,發出一聲難過的悶哼,隨著開關打開,那張嫵媚的俏臉,變得越發美艷動人。
時間沒過多久。當女人再次睜開水波流轉的美目,整個人媚態盡顯,行為也不似最初的抗拒,只見她含羞帶怯咬著紅唇,盯著眼前醜陋的肉蟲,遲疑片刻,便張開宏潤飽滿的雙唇,輕輕含住那根噁心的雞巴。
慾望可以改變一個人?姜飛不知為何想起這句話,誰說的來著?對了!是婚姻論壇和自己吵架網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真想不到一個平日很多人視為女神的韓微,短時間會有如此變化。
「嘶…舒服…。」也許是赤身裸體,油膩店主放開很多,一邊誇讚,一邊舒服打哆嗦,那享受的模樣實在令人羨慕,一旁的董倩也適時笑道:「 老公,一會你試試她後面!「 說完她配合握住韓微那對飽滿的乳房,閒情逸緻揉搓起來。
難道是我錯了嗎?看著越羞辱,反而臉上春意愈盛的韓微,姜飛覺得自己真不了解女人,以往愛情價值也有些鬆動,在他看來,粗俗的董倩和油膩店主,其實和韓微全無是格格不入兩類人,彼此社交圈天差地別,而此刻卻在慾望促使下,又詭異的契合。
要是有天掌控霓裳的慾望,會如何呢?看著韓微高挑的身子,跪在五短身材店主胯下,賣力的舔弄雞巴,這無比香艷場面,另姜飛不自覺想到心中那名最完美的女人,他自然深愛著自己妻子,可總覺得夫妻之間差點什麼。
「對…。用舌頭…。嘶…。真是個小騷貨…。」店主不由自主按住韓微頭顱,賣力挺動下身,黝黑的雞巴,此刻周圍已經裹著一層亮晶晶白沫。
房間氣氛火爆,刺激無比,可看了一會,姜飛居然興趣全無,待香艷燃盡,他整理了一下領口,走出門外去透氣。
清風瑟瑟,小巷紅燈酒綠,只不過全是按摩店,小姐濃妝艷抹,三三坐在門口招攬顧客,見到筆挺帥氣的姜飛,有的羞怯招手,不過被他含笑拒絕。
世間很多事情源於巧合,正當男人想著是不是要拋開韓微獨自離開,這時,拐角處一道熟悉的倩影卻映入眼帘,他先是錯愕,繼而腦子「轟隆」的一下。
「老婆?不對!應該是自己眼花了吧!」姜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想著自己一定是看錯了。
安霓裳是誰,那可是安氏集團最大BOSS,怎麼可能出現在這種流鶯之地!但為什麼身形那麼像?男人腦子亂糟糟,腳步不自覺跟了上去,想一探究竟,主要嬌妻今早明明和他說過,今天要去公司,完全沒理由騙自己啊!
也許是韓微的放蕩,影響了姜飛價值觀,一向對嬌妻信任無比的他,此刻居然產生不好的聯想,待躡手躡腳趴在旁邊,再次看到熟悉的倩影,心中那份恐慌來到極點,他寧可失去所有,也不想婚姻出現一絲問題。
「那個肥豬是誰?」姜飛突然發現身形很像嬌妻的女人,身旁還跟著一個男人,戴著個帽子,但身形來說,當是一個肥胖無比,公司客戶?不對呀,談事情也沒有必要在這種地方,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霓裳?
從身形和背影來說,乃至那渾圓挺翹的肥臀,簡直和安霓裳別無二致,但穿著嘛,有些不太像,衣服也不是早晨穿的那件,風格來說,嬌妻由於蜂腰肥臀,所以不喜歡穿顯身材的衣服,用她自己的話來說,顯得不正經。
而且……不是吧……
這時,遠處的肥胖男人,居然把手伸向女人肥臀,後者輕微抗拒一下,便沒了動作,這種行為,讓姜飛心中怒罵,覺得好逼都讓狗操了,兩人氣質在他眼中,那是一點不般配,不過心中越發肯定,那名身材和嬌妻媲美的尤物,絕不對不時安霓裳。
可不待姜飛心中鬆口氣,女人不經意的一次轉身,又讓他渾身僵住,他瞪大眼睛,只覺得渾身徹骨冰涼,就在剛才,那張熟悉無比的冷艷秀靨,清晰展現在他眼前,不是嬌妻又是誰!
從天堂到地獄,只有區區幾秒,震驚、惶恐、痛苦、不敢置信、種種情緒浮上心頭,再者瞬間,姜飛感覺整個人要瘋掉,看著肥胖男人嫻熟揉捏嬌妻驕傲的肥臀,他心如滴血。
男人是誰?霓裳怎麼可能出軌?還有… 姜飛握住拳頭,手背青筋畢露,有種上前打人衝動,當然不是對嬌妻,而是那個肥胖男人,哪怕場面令人痛苦的發瘋,可他第一時間,本能覺得不是嬌妻原因,錯誤完全在對方。
先等等再說!姜飛哪怕怒的牙關顫抖,但還是強壓心頭衝動,他努力讓自己冷靜,接著拿起電話,當然不會因為懼怕對方身形,毫不誇張的說,從小他就是體育健將,有次同學間放假去新疆探險,在其他人嚇傻之際,更是挺身而出,給一隻危險的畜牲宰了扒皮,當然那次也受傷不輕,但好處也有,就是住院時,和嬌妻情感突飛猛進。
電話很快撥通。
「老婆,你在哪裡?」姜飛紅著雙眼,感覺聲音都變得嘶啞。
「呃…我在公司,怎麼了老公?」嬌妻那頭顯得慌亂,這種異樣的反映,讓姜飛心如同被一隻無形大手攥緊。
「沒事,我就是問問!」沒帶那頭回復,姜飛便關閉電話,和嬌妻晚上再談,當務之急要廢了眼前這個王八蛋,可能男人自己都沒察覺,當面對重視的東西,他骨子裡根本沒有平日表現那麼溫善。
兩人依然漫無目的的走著,後者時而對安霓裳說著什麼,時而用噁心的大手,肆無忌憚撫摸女人凹凸有致的嬌軀,每分每秒,都使跟在身後的姜飛,度日如年。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終於在一個岔口分開。
機會到來,滿腔怒火的姜飛,可不會猶豫,在嬌妻走了很遠後,他這才急步上前,沒有廢話,直接動手,照著肥胖男人側臉就是一圈。
「去你媽的!」在肥胖男人倒地,姜飛便要抬腳踹,今天他想好了,對方命可以不要,但絕對呀廢了他,要不難解心頭之恨,可……
「哎呦!」一聲粗粗的女性嗓音響起。
女的?姜飛一愣,踢向對方下體的大腳,硬生生停止,就在他遲疑功夫,肥胖「男人」,哼哼唧唧的轉身:「你有毛病呀!」
第六十三章
不過當她瞧見姜飛怒氣沖沖樣子後,胖臉上也變得驚疑不定,盯著他瞧了急眼,然後猶豫道:「你是她老公?」
「何必明知故問,說吧,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摸……那麼對她!」哪怕知道對方是個女人,可姜飛依舊開心不起來,只不過把為什麼摸我老婆屁股這種話,硬生生改了。
哪知胖女人聽到這話,話語立馬刻薄起來:「是她求著我,又不是我上趕著,你自己老婆多騷,你又不是不清楚!」
「去你媽的!」姜飛也不管對方是不是女人,對著她肚子就是一腳。
「哎呦,別打了。」胖女人雖然求饒,但嘴裡依然怒罵不已:「我說你是不是有病,當初你不是同意了嗎?「
「同意你媽逼!「姜飛記不得多少年,沒如此爆粗口了,不過既然猥褻自己老婆的是個女人,他也真不會把胖女人往死里踹。
「你看看我帳號,是不是你要求的!「胖女人浮腫的臉龐滿是委屈,說著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拿出手機。
根據對方指示,姜飛看到了一個熟悉的DM論壇,ID也有點熟悉,不過心裡煩躁的他,哪裡回多想,瞟了幾眼聊天記錄。
「這誰,我不認識!「姜飛敢確定,那個陌生的網名絕對不是自己。
「不認識,你他媽背後踹我。「胖女人漲紅著臉,哆哆嗦嗦指著姜飛。
「嘴巴放乾淨點!「姜飛威脅十足抬腳,打都打了,他可不建議多打幾下:」我問是剛才那個女人,我是她老公。「
「 編劇?「胖女人臉色狐疑,可姜飛卻不吃這套,大概做良民久了,此刻盡顯惡態:」麻溜說,別讓我抽你!「
接下來事情簡單多了,胖女人巴拉巴拉說個不停。
聽到最後,姜飛半信半疑:「入戲?真的假的?「不過按照對方神色,倒是不像撒謊。
可能見男人不像在動手樣子,胖女人略帶痛苦起身:「騙你幹什麼,我就是教她表演,她今早來找我,說自己精神有些不對。「
「嚴重嗎?「既然誤會接觸,姜飛心也放了下來,入戲他了解的,演員經常回出現這種情況,果然,胖女人接下來的話,讓他更加放心。
「醫生說不嚴重,找到最初令她入戲的那個人,也就是我,待一段時間就好了。「
「那你摸我老婆屁股幹嘛。「姜飛不太願承認自己過失,何況眼前這個肥胖女人,摸嬌妻屁股的猥褻行為,讓他心裡和吃了蒼蠅一樣,結婚這麼多年,他都沒那麼肆無忌憚摸過。
「醫生說,遇到強烈刺激,會出現本能反感,從而脫離入戲。「
事情來龍去脈清楚,姜飛心情一下好轉起來,見胖女人起身變得一瘸一拐,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便上前攙扶: 「確實是我衝動,不分青紅皂白的「
身體靠近,胖女人醜陋的面容,也被瞧了真切,不過咋看咋覺得哪裡見過,是已疑惑道:「 怎麼瞅你眼熟,咱們是不是哪裡見過?「
問話同時,剛才對方所打開的網站,以及ID滑過姜飛腦海,他頓時脫口而出:「你是DM論壇那個女調教師?「
胖女人正面回答,而是沒好氣反問:「你也是?「
「不是,就小會員一名。「劍拔弩張氣氛好像被相同的愛好化解,知道對方是個高段位調教師,姜飛莫名心虛:」要不我送你去醫院,包紮一下?「
胖女人搖頭拒絕,但卻沒有反對姜飛的接送,車子距離這裡不遠,是以走路用不了多久,上了車,後者先是問清地址,便驅車而行。
中途兩人聊了一會,彼此互通姓名,姜飛也由此知道了牛愛菊,這個土的不能在土的名字。
目的地在市區南,開了十多分鐘便到了,入目眼帘的是一座二層小別墅,占地面積很大,牛愛菊下車依舊一瘸一拐,事已姜飛只能攙扶她進門。
當門房打開,裡面景色讓姜飛眼前一亮,不對,確切來說是春色,十多名衣著靚麗的女人,或坐或跪,集中在大廳中央,坐著的普遍神色倨傲,而跪著的則赤身裸乳,低眉順目。
女王集中營?姜飛又不傻,聯想到牛愛菊身份,想來這個地方可能是對方的SM調教圈子。
房間女人也自然看到這邊,其中一個穿著藍色牛仔,格子時尚短衫的女人率先站起,她先是略微奇怪的打量姜飛一眼,繼而朝牛愛菊笑道:「牛姐,領著誰過來啊?「
「 一個朋友!」牛愛菊回答很是生硬,但那群女人似乎了解她的性子,相互打過招呼,便各玩各的。
兩人在角落位置找了一張桌子,坐下後,過來一個僅穿蕾絲內衣的女人,她訝異看了牛愛菊臉上,繼而小心翼翼倒茶。
經歷過會所,姜飛也就見怪不怪,眼觀鼻,鼻觀心,儘量不讓自己顯得那麼生澀。
在女人離開,牛愛菊才笑著開口:「你跟蹤你老婆?」
「怎麼可能!」姜飛怕對方不信,便解釋起來:「我平日忙著拍戲,剛才就是偶遇,要不哪來的誤會。」
「那挺巧的。」牛愛菊喝茶同時,被疼的齜牙咧嘴。
看著胖女人臉上浮腫厲害,姜飛不好意思的打著哈哈:「你這裡倒是挺另類的。」
說完,便左看右看,他從來沒見過女王調教女奴,心裡多少覺得有些新奇。
牛愛菊聽到這話,胖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她朝著大廳努努嘴:「 一群慾望的奴隸而已!」
對於調教這種話題,姜飛是插不上嘴的,就在他覺得尷尬之際,牛愛菊的聲音再次傳來:「對了,你為什麼看我的帖子,難道你們夫妻?」說完又自我反駁:「不對,她那種反應,絕對不是這個圈子的!「
她自然是指的嬌妻,看著牛愛菊言辭灼灼樣子,姜飛莫名問了一句:「就那麼確認我們不玩?「
夫妻玩SM沒什麼大不了的,頂多算情趣,而眼前這名胖女人又是個見多識廣的女王,所以與之探討調教,他沒什麼心理壓力。
面對男人質疑,牛愛菊咧嘴一笑:「我看女人還是很準的,你老婆當奴的心,但絕對沒經歷過。「
「 當奴的心,怎麼可能?「姜飛啞然失笑,仿佛遇到天下最好笑的事情,嬌妻性子他還是了解的,自己又不是沒有試探過。
「你老婆看著驕傲,其實奴性很重,說好聽的,是骨子裡保守,屬於那種三從四德的女人,說難聽點「牛愛菊胖臉上一片平靜,言語卻語不驚人死不休:」難聽點就是,她其實是個欠調教的騷貨!「
「你他媽……「姜飛再次有暴起傷人衝動,他無法容忍其外人,去侮辱自己心愛的女人。
「 別說髒話,我就是實話實說。「牛愛菊一臉無奈。
不知怎麼,明明心中不信牛愛菊所說,可對方那種自信的態度,卻另姜飛忍不住辯駁:「不可能,我以前慫恿過,她根本就不喜歡這個!「
牛愛菊再次泛起噁心的笑,她胖手指著大廳:「你看看她們,有幾個生來喜歡的,還不是一點一點被開發出來,更何況以我看來,你老婆骨子裡的奴性,比她們都要嚴重,只不過羞恥心太強而已。「
「你不是給我下套吧,我和你說,我絕對不是那種綠奴!「 姜飛有時候很奇怪,明明喜歡妻子變成床第尤物,可當被陌生人指責你老婆就是個騷貨時,有格外排斥。
「要不要投資。「牛愛菊眼睛在姜飛手腕一撇:」看得出來你很有錢,你投資點,我教你如何調教怎麼樣?「
「呵呵,說什麼來著!」姜飛手指哆嗦指著牛愛菊,被氣的無語,原來真被自己猜中了,說嬌妻是假,原來是想討錢,想明白這點,他站起身來,是一刻不想呆下去。
可剛邁出步伐,牛愛菊討厭的聲音,又在身後傳來:「 要是真被我說中了,她能忍受幾個月,也有可能忍受一年,但長此以往呢?」
姜飛身形一頓,這種行為,另她又繼續道:「要知道,在身份尊貴的女人,如果長此以往那樣,總會有個男人,替你去管教她的騷逼!」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