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艷嬌妻之訓奴鞭 (55-57) 作者:六欲心魔

第五十五章
今天有一幕打鬥戲,人員繁多,反覆拍攝好幾遍,最後急的章天運直跳腳,大嗓門怒罵傳遍片場,事已耽誤了些許進度,等臨近安霓裳和錢大志的對手戲,已經接近下午三點。
化妝間。
安霓裳秀髮高高盤起,露出那張令人目眩神迷的如畫俏臉,豐盈的嬌軀上,則裹著一襲紅色絲綢長裙,把原本就傲然挺拔的身材,發揮的淋漓盡致。
此刻她坐在一把圓椅上,素手微抬,從桌上拿起一根復古的簪子,輕輕插在青絲之上。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響動,撇了一眼鏡中,女人莞爾一笑。
身後不遠處的姜飛尷尬撓頭,覺得自己確實沒有做賊天賦,他躡手躡腳來到嬌妻身旁。
「 怎麼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又要做壞事?」安霓裳看著姜飛神色,知道愛人定有什麼話要說,同時她嬌軀一扭,把即將觸摸自己腰肢的壞手避開。
姜飛尷尬嘿嘿笑,隨即勸解道:「 老婆,實在不行,這段改改吧!」說完又老臉一紅,主要是劇本台詞確實有點尷尬。
當初創作時候,正巧在影視學院,那時正是年輕人憤世嫉俗的時候,姜飛也不例外,瞧著周圍美女一個個踏上油膩男人的豪車,受其影響,把紀鳳妃那時寫的一個慘不忍睹。
「 現在想起不妥,早幹什麼去了?」安霓裳怪瞋瞧了姜飛一眼,這幾日她也看過完整劇本,對裡面對話更是一清二楚。
「其實我覺得老章說得對,實在不行可以用替身,科技這麼發達,用AI技術也可以處理。」姜飛繼續勸解,其實床戲還好,頂多嬌妻和錢大志躺在一張床上,是有點膈應人,不過在演員行業習以為常也不算什麼,只是那些古怪的台詞,讓他這個當事人如同吃了蒼蠅一般,現在回想起來,都想拍自己一巴掌。
「某人這是吃醋了嗎?」安霓裳抿著嘴笑:「以前不是口口聲聲,讓我穿的性感點?」
「呃…這不一樣,感覺怪怪的。」姜飛知道嬌妻想錯了,可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解釋,急的他手心冒汗。
也許是情緒會被感染,安霓裳點了點頭:「我也覺得不太舒服!」
「那我和老章去說!」姜飛喜上眉梢,最初章天運談論改劇本,他是有些沒反應過來,這段戲事關紀鳳妃的心裡轉變,刪減會很麻煩,可剛才看了一遍台詞,怎麼看,怎麼難受。
可還沒高興太久,就見嬌妻站起身來,神色認真的看著他:「 老公!」
「 恩?」姜飛愣了愣,他發覺嬌妻語氣不對。
果不其然,女人用白皙的素手環住他的腰,把俏臉貼在那寬厚的胸膛上,繼而閉上明眸平靜道:「 我是個女人呀,我會攀比,會吃醋,也會嫉妒。」
嬌軀軟柔,語氣溫柔,這本是難得一見的奇景,可姜飛被嬌妻的話語嚇了一跳。
吃醋誰?嫉妒誰?他腦子快速運轉,琢磨來琢磨去,這幾日就和姚青雪接觸過呀,對,沒錯,只有這一個女人,可也不對…。
「那天紀念日酒會,我能看出來她喜歡你」說完安霓裳抬頭,深情款款看著姜飛:「我是不是個非常小氣的妻子,甚至不能容忍別人喜歡你?」
女人的話語,如同一道閃電,讓姜飛以往想不通透的東西,在這刻隱隱約約串聯,總算明白嬌妻那次為何一反常態的彈琴,以及在劇中選角色,還有今天答應床戲,這些在以往看來是沒有任何邏輯的。
「老婆,我…。」想著想著,姜飛心中一抹感動,嬌妻是什麼樣的人,他是最清楚不過,才華橫溢,眼高於頂,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姚青雪又怎能讓她上心,更別提所謂的「嫉妒」。
「解釋什麼,我又沒埋怨你。」話說出口,安霓裳真箇人仿佛輕鬆許多,她俏皮一笑,故作兇巴巴樣子:「但我安霓裳,會讓那些對你有好感的女人,明白什麼叫知難而退,我喜歡的男人,她們可高攀不起!」
女人轉瞬間,變成霸氣側漏的安女王,姜飛小心肝噗通噗通,心裡暗想,以後和姚青雪千萬要保持距離。
「 愣著幹什麼,幫我畫眉」安霓裳重新把挺翹的肥臀壓在椅子上,幻化出一抹誘人的弧度。
女王吩咐,姜飛立馬招辦,他以前幫嬌妻畫過眉,手藝還不錯,拿著眉筆,不消片刻就把任務完成。
「 有沒有姚青雪好看?」安霓裳似乎很執著這個問題。
察覺腰間一隻玉手徘徊,姜飛哪敢猶豫,獻媚道:「 一個天一個地,和老婆您根本就沒法比!」
「這還差不多!」 女人滿意一笑,如一朵嬌艷盛開的牡丹。
「就是有點太暴露了,嘿嘿,要是晚上回家這麼…。啊…。老婆…。疼..!」
……
和嬌妻笑鬧一會,姜飛也去找化妝師換裝,一頭古代男子的假髮,一身侍衛衣服,一把腰刀,這是他全部家當。
扮演人物挺悲催,為了青梅竹馬紀鳳妃,化名「李三」進入王府,最初身份是侍衛,最後別提了,想到接下來的台詞,姜飛一陣頭疼。
拍攝場地是個非常大的仿古四合院,到了時候,劇組已經整裝待發,滿滿當當十多個人,嬌妻一襲古裝看著劇本,令人生厭的錢大志坐在她的旁邊,見到姜飛過來,點了一下頭,算作招呼。
一番寒暄,隨著燈光、道具等等準備完畢,在章天運大嗓門下,《我要當皇帝》第四十二場——第六幕,開始。
院子起了微風,席捲一地樹葉,姜飛所扮演的「李三」,疾步踏進屋子,哪怕心裡極為牙疼,可還是朝著臥床上,錢大志扮演的「三王爺」躬身行禮:「 王爺,天香閣的紀大家到了。」
自己扮演王府侍衛,嬌妻扮演花魁,早知如此,就該安排個好點的劇情。
「哎,哪怕是艷絕天下,再清高的女人,收拾一頓,這骨子裡就變了「三王爺懶懶的躺在床上,斜眼撇著姜飛,還被說,這孫子那種色色表情和跋扈做派,真是本色演出。
「王爺高見,小人佩服萬分!」不知為什麼,姜飛有種衝動,上去揍他一頓,但這畢竟是演戲,何況劇本還是自己一手炮製。
三王爺站起身來,來到姜飛旁邊,言語曖昧道:「 覺得她身段如何?」
這部戲中,三王爺的定位就是個變態,經常和把妃子送給門客把玩,事已對下人用這種言語,見怪不怪。
「小人不敢妄言。」姜飛故作惶恐。
「讓你說就說,回答好了,哪天本王也讓你嘗嘗花魁的味道。」三王爺古怪的笑,那種意有所指的話語,讓姜飛格外不舒服,可他只能按照劇本,慌亂的連稱「不敢」
「 算了,沒出息的狗才,去把她帶進來!」
出了屋門,姜飛深深吸了一口氣,對白會令他不舒服,這早有預料,可真表演起來,明知是假的,可心中依舊難受無比,就好像有什麼心愛的東西,要拱手送人一樣。
門外「紀鳳妃」詹然而立。
「王爺近日心情不好,進去以後,好些伺候著!」說完姜飛心虛不已,面對嬌妻,卻要裝作不認識的樣子,而且還要說出這種話。
「 是!」安霓裳秀靨清冷,看不出一絲波動,只不過進門時,好玩的看了姜飛一眼,這樣後者老臉發燙。
女人的身形無疑很美,腰身纖細,而臀部又非常突出,高挑豐盈的嬌軀,能把無論現代還是古裝的衣服,充分展現出來,行走之間,兩瓣渾圓的臀瓣更顯誘人,在配上那張冷漠的絕世容顏,根本沒有男人能抵擋這種誘惑。
到了屋外,姜飛停住腳步,接下來是紀鳳妃和三王爺對白,他可以宣告休息,可瞧著邁進屋內的嬌妻,怎麼想,都不太舒服。
「奴婢,給王爺請安。」紀鳳妃素手疊在腿上,嬌軀微蹲。
客觀評價,安霓裳演技最近確實突飛猛進,可不止為什麼,明知是假的,可瞧著心愛女人,在「三王爺」面前低眉順目樣子,姜飛的心仿佛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攥緊。
「 深夜探訪王府,不知紀姑娘,找本王所為何事?」三王爺依舊是要死不活的樣子,輕佻的瞧著紀鳳妃:「把頭抬起來!」
第五十六章
安霓裳嬌軀微蹲,抿著紅唇一言不發,簡短的對白,卻讓她冷媚的秀靨滿是為難。
房間出現短暫安靜,攝像機旁的章天運張了張嘴,卻識趣的閉上,畢竟眼前的這個風華絕代的女人,不是他以往面對的普通演員,而是自己的頂頭BOSS。
場中許多不認識安霓裳的工作人員,開始竊竊私語,顯然很多人都沒料到前面完美的「紀鳳妃」,居然會在對白上出錯。
忘記台詞了嗎?不可能的!姜飛放在大腿處的拳頭緊緊攥緊,她不覺聰慧近妖的嬌妻,會想不起來台詞。
「真是令人嫉妒啊!」韓薇不知何時來到姜飛身旁,瞧著場中為難「紀鳳妃」和「三王爺」,羨慕道:「這要有多強大,才能驕傲的連表演都不願低頭?」
「要是不想,你也可以,難道有人逼著你選擇?」姜飛生硬的頂了一句,他不喜歡別的女人去品評嬌妻,總覺得是一種褻瀆。
碰了軟釘子的韓薇翻了個白眼,姜飛也懶得搭理她,自顧瞧著場中,好在章天運的馬屁功夫了得,大聲喊了「過」,說完還鼓起了掌聲,其他工作人員及時跟上。
要不是在現場,光聽章導不絕於耳的讚嘆,外人真會認為女人沒有卡頓,不過好在一句台詞而已,無關緊要,後期找個配音補上就可以。
姜飛上前扶起安霓裳,眼神關切道:「 老婆,你沒事吧?」
「就是不太習慣,適應一下就好了。」安霓裳站起身來,那張沉魚落雁的俏臉,不自然笑了一下:「是不是很丟人,連對白都忘記?」
見女人俏臉異常失落,姜飛急忙安慰起來,其實他心裡也清楚,嬌妻不可能忘記台詞,更像是韓薇所說,縱然拍戲,她也不喜歡低頭的。
也許是愛人體貼安慰起到效果,安霓裳臉色好了不少,簡單聊了幾句,便去後面準備,今天這段戲「紀鳳妃」有勾引成分,還要配合其他女配角一起表演舞蹈的。
早知道我扮演「三王爺」多好,望著安霓裳遠去倩影,姜飛心理一陣氣悶,是嫉妒嗎?他不太清楚。
不知為什麼,剛才嬌妻再給錢大志行禮時候,他總覺得怪怪的,尤其在心愛的女人在其他男人面前低眉順目,那種感覺越發強烈。
「我說你太色了吧,看到自己老婆,都能起反應?」韓薇那令人討厭的聲音又陡然出現,說完她還竊笑捂著嘴,還盯著姜飛褲子看。
要不是對方提醒,姜飛可能要很久才意識到下體狀況,低頭瞧著頂起一塊的褲襠,他急忙側過身子,訓斥道:「你消停一會不行啊!」,說完左右瞧了瞧,好在無人察覺。
「 是,主人。」韓薇把軟柔的身子輕輕靠在姜飛身上,紅唇在他耳旁催著香風:「賤奴錯了。」
我操!姜飛嚇了一跳,真覺得對方膽大妄為,居然趕在片場這樣撩撥自己,要承認,韓薇魅力很大,不是靠著外表,而是骨子裡所帶出的媚態,很容易激起男人的蹂躪欲,不過,當看到走廊處出現那道風韻娉婷的熟悉倩影,他的心神立馬為之吸引。
漫漫的歷史長河中,總有那麼多絕代佳人,在史書留名,如北唐董太后,趙國出身青樓的納蘭大家等等,為數不多,但總讓後人津津樂道,姜飛不可能了解那些人間尤物的音容相貌,可他無比肯定,如果嬌妻是千年古人,單憑那張傾國傾城的俏臉,以及丰韻誘人的身段,必定在文人墨客筆記中,占據一席之地。
片場周圍響起一片騷動,都不約而同偷瞧著艷壓群芳的安霓裳,站在姜飛身側的韓薇,自慚形穢低頭,不安的看著地面,這一刻,覺得那個女人美的令人絕望。
因為要表演舞蹈,安霓裳換上了一身白色絲質長裙,材質略微透明,陽光映射,可以瞧見裡面白若凝脂的肌膚,同時,輕薄的布料,在難以遮掩女人曼妙的嬌軀。
風兒吹過,本就前凸後翹的酮體,被勾勒曲線畢露,那對長度驚人的修長美腿更是若隱若現。
如果有攝像機可以記錄在場情況,就會發現不少男性工作人員的目光,在安霓裳傲然聳立的雙乳和挺翹的肥臀之間流連忘返,更有甚者,偷偷吞咽口水。
「 安姐這身材,給她當老公很幸福吧。」韓薇語氣中帶有羨慕,其實安霓裳身後還跟著七八個女人,同樣輕紗曼妙裝扮,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只是被前者掩蓋,令人不自覺自動忽略。
姜飛沒有接話,而是看著前方。
安霓裳來到場中後,沒有過多停留,直接朝著章天運點了一下頭,後者趕緊回到攝像機前,口乾舌燥的喊了句開始。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剛才影響,臨到表演舞蹈階段,安霓裳動作接連出現失誤,在姜飛想要過去時,片場再次響起了章天運的大嗓門:「好了,大家散了吧,讓兩位單獨相處一個會!」
姜飛向前幾步拉住章天運,繼而疑惑道:「怎麼了?」
「可能是安總不太適應,幾段動作略顯僵硬。「章天運見姜飛神色擔心,便渾不在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當編劇又不是不清楚,這種情況很正常,頂級演員也經常這樣!「
是很正常,但讓我老婆和一個男演員呆在一個房間找對戲感覺,這他媽是不是有點過份!姜飛心中委屈不已,哪怕知道這怨不得章天運,可總覺得……
「 我要留下嗎?」說完姜飛便臉紅不已,覺得自己有點小家子氣了。
果不其然,連旁邊的韓微都有點看不下去了,從後面拍了他一下:「你傻不傻呀,安姐當著你面,能放開嗎!」
發現章天運和韓微在笑話自己,姜飛有點不好意思,最後走到嬌妻面前:「 老婆,我先去門口等你。」
安霓裳先是點點頭,但又搖搖頭。
「怎麼了,這可不像公司人見人怕的安女王啊!」姜飛笑著打趣,說完朝著隱形人錢大志點點頭,便離開房間,可關門那刻,不知怎的,總覺得嬌妻有點怪怪的。
粗心大意的他,當然不會察覺,一向令人心驚膽戰的安女王,在他離開之際,明眸如同受驚的小獸,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惶恐,兩種意識在腦海中激烈交鋒,不知多久,她那精緻的俏臉,瀰漫出一股詭異的紅暈,恍惚間覺得自己便是「紀鳳妃」。
「你那邊沒事了?」出了門的姜飛,便發現韓微很不淑女的坐在門口,面對這個和自己有過肌膚相親的女人,他心裡多少有些心虛。
不問還好,一說起來韓微的話匣子打開,似乎肚子裡有說不盡的苦水:「別說了,就那個副導,咋瞧我咋不順眼,說我這不好,那不行的。」
「 別人沒事會找你麻煩,你不會招惹他了吧。」姜飛才不信韓微鬼話,按理說自己和章天運打過招呼,對方手下的副導,不可能瞧不出個眉眼高低。
「也沒什麼。「韓微難得變得有些扭捏:」我就是那天裡面沒穿,勾引了他一下,後來他就想約我,但被我拒絕了。「
女人的話,給姜飛雷了一個外焦里嫩,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名,曾經清純,如今風騷的女同學,猶自不敢置信:「 你那麼缺男人?「
「我主人留給我的任務,說讓他們好好看看我那個地方。「淫蕩的話語,使韓微腿間隱約出現濕意,她紅著臉頰低聲道:」是不是覺得我很下賤?「
「他就不嫉妒?「姜飛不知道如何勸解,旁邊這個風情萬種的韓微,既讓他有著男人的征服欲,還有一種淡淡的失落,在女人閉口不答時,他繼續道:「我是說,你畢竟屬於他的奴,就忍心把你送給別人?「
「誰知道呢,可能他只把我當一條騷母狗吧!「韓微俏臉流露著莫名幸福,旁邊的姜飛搖搖頭,覺得這個女人真是瘋了。
不知不覺,話題轉移到韓微「主人「身上,對於徐百強,從姜飛的角度,是有些愧疚的,畢竟對方就是拉自己去會所玩,然後受了無妄之災。
「傷勢不嚴重吧?「
「在醫院養著呢,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恢復了」
「那天安姐真的很嚇人!」
發現韓微一臉後怕的樣子,姜飛樂不可支:「 你也有害怕時候,以後小心點,別勾引我,萬一被你安姐知道,不得扒了你的皮。」
門外姜飛和韓微聊的火熱,房間內卻顯得異常安靜,錢大志坐在床邊,不解的望著「紀鳳妃」,不知道這個章導都尊敬無比的安姐到底怎麼了,為何扶著木桌一動不動。
眼前這個冷艷女人,無論是樣貌、身材,乃至那端莊貴氣的儀態,都是他生平僅見,那輕紗包裹的豐盈嬌軀,更是讓人心頭火熱,忍不住幻想扒掉那身華麗的衣裙,看看裡面究竟是何等完美的妖嬈酮體。
不過緊緊是想想,借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
「 安姐,你還好吧?」錢大志尷尬開口,神色有些拘謹,和安霓裳這種絕色共處一室,很難保持往日的。
外來的聲音,讓安霓裳恍惚回神,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腦海中的紛雜,她這才回復道:「 沒事,我們開始吧!」
劇本中,這一段是舞蹈引誘,「三王爺「可能玩膩了,就再也沒有搭理這個」紀鳳妃「,可沒想到後者,在」三王爺「日日的玩弄之下,居然愛上了對方。
安霓裳不知老公是以什麼心態寫這種橋段,但事到臨頭,她也不是扭捏女人,剛才只不過姜飛在旁邊,才導致她出現失誤頻頻。
她拔掉雲鬢上的鳳釵,柔順的青絲,瞬間披散開來,宛若神女下凡,待素手伸向腰間,神色遲疑一下,畢竟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寬衣解帶。
但一想到姚青雪看著姜飛的含情眼神,安霓裳那絲僅有的猶豫,隨即拋之腦後,衣裙在她光滑的肌膚上,悄然滑落,直到裡面僅剩紅色肚兜和一條白色長褲。
冰肌玉骨,蜂腰肥臀,這是錢大志最直觀感受,直把他看的口乾舌燥,雖然女人敏感處被內衣包裹,可胸前怒而挺拔的胸型,以及挺翹的肥臀曲線,根本遮掩不住。
褪下衣裙的安霓裳,雙頰泛著紅暈,同時自己便是「紀鳳妃「的古怪想法,再次浮上心頭,看到錢大志那身八龍服飾,這種感覺越發強烈,她咬了一下紅唇,強自壓下異樣想法,接著開始偏偏起舞。
舞蹈無需人教,她自小便喜歡,現代和傳統皆精,隨著安霓裳玉足輕移,輕盈甩秀,曼妙的嬌軀行雲流水在房間移動,把一旁的錢大志眼睛看直,他不懂跳舞,可耐不住女人身材太過完美,或側身或抬腿,一走一動間,傲然挺拔的雙乳、水蜜桃形狀的肥臀,那凹凸有致的身姿曲線,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太美了!」錢大志眼睛無法自拔盯著女人,那纖腰輕擺,所盪起的誘人臀浪,使他的呼吸漸漸變得粗重,尤其對方抬足瞬間,那美腿中央若隱若現的倒三角形狀,更是惹人遐思。
安霓裳當然察覺不到對方猥褻的眼神,或許知道也有心無力,隨著舞蹈接近高潮,望著坦然坐著的「三王爺「,她眼神有些迷離,一會覺得自己就是紀鳳妃,一會又覺得對方的模樣和姜飛重疊。
第五十七章
錢大志自然不會清楚女人此時面臨的困境,隨著那具柔弱無骨的嬌軀旋轉,他眼睛瞪到最大,褲襠內的肉棒像鐵一樣堅硬。
其實安霓裳穿的並不算少,美腿和翹臀被保守的白色長褲包裹,而飽滿高聳的雙乳又被肚兜掩蓋,至於香肩和小腹,這種程度裸露,在城市大街隨處可見,只不過體態太過豐滿,才顯得有些淫靡誘人。
大約持續五分鐘,香艷的舞蹈方作罷,錢大志砸吧一下嘴,戀戀不捨收回目光,覺得有些意猶未盡,正當他準備上前,卻發現「安姐」似乎有些奇怪,只見女人扶著雙膝,擅口喘息不已,如畫的俏臉時而掙扎,而是布滿暈紅。
「您還好吧?」錢大志小心翼翼上前,發現女人額頭泌出大片汗水。
「沒…事。」說完安霓裳貝齒咬著紅唇,嬌軀瑟瑟發抖, 眼前又浮現在牛愛菊那裡產生的幻境,只是這次比以往更加嚴重,劇本中「紀鳳妃」的經歷不斷徘徊,讓她有些分不清虛幻還是現實。
「叫姜…。飛進…來,我出幻覺了!」城池、血流滿地,學藝生涯、乃至第一次被「三王爺「占有,一切一切顯得那麼真實,安霓裳精緻的秀靨,也隨著痛苦回憶不斷變換。
「哎,好好,我馬上去。」錢大志忙不迭點頭。
看著對方遠去身影,安霓裳悄然鬆了口氣,只覺得異常疲憊,而「我就紀鳳妃」這種想法,仍舊衝擊她的思維,女人並沒有察覺,男人即將開門的手,堪堪停住。
看著此刻異常虛弱的「安姐」,錢大志又不是傻子,自然之道女人狀態不對,而對方口中的幻覺,完全有可能就是表演的入戲,只不過貌似非常嚴重那種。
要通知嗎?錢大志有些猶豫,對姜飛他是很嫉妒的,兩人外表差不多,對方卻如此幸運,能娶到「安姐」這種女人,難道有特長?
有些人,總喜歡以惡意去揣摩別人,錢大志便是如此,在他看來,姜飛無非會點花言巧語,也許床上有伺候女人的天賦,要不憑什麼勾引到「安姐」這種年輕富婆,想著想著,越覺得接近答案,而「特長」方面,自己貌似也不差,曾經伺候那群五六十歲的老女人,可是通宵達旦,最後那些身經百戰的對手,哪個不是服服帖帖。
要不要勾引一下?色慾會衝擊人的理智,更何況錢大志娛樂圈起步本就不幹凈,萬一攀上「安姐」這種高枝,隨便投資點錢,就夠自己一輩子受用的,最主要是眼前這個冷艷女人身材也太好了,這要操弄起來,還不得爽死。…
房間的男女,內心都掙扎不已,只不過安霓裳入戲太深,導致神智迷茫,理智一點一點被蠶食,而前者則異常清醒,坐著攀上富婆的美夢,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當錢大志瞧到女人微弓身子,變得更加翹起的肥臀,便惡從膽邊生,對於他來說,這是一場冒險,失敗了,有可能被穿小鞋,成功了,很大幾率飛黃騰達。
錢大志來到安霓裳身邊,一邊聞著繚繞鼻端的女人體香,一邊把嘴貼靠在她耳垂處:「鳳妃,還要繼續嗎?」
很多事情發展軌跡都是歪打正著,原本就不知此身何處的安霓裳,聽到鳳妃二字,腦子「轟隆」一聲,原本殘存的理智,在這聲呼喚之下徹底煙消雲散,她忘記此刻是在演戲,尤其瞧見「三王爺」那身八爪龍袍,更是情不自禁的把嬌軀依偎上去,恍然覺得眼前的男人占有過她的初夜。
溫香軟玉在懷,搞得錢大志興奮不已,越發確定眼前的「安姐」,骨子裡就是個騷貨,感受酮體傳來的美妙觸感,他再也按耐不住,順勢扶著女人光滑的玉背,另一隻手抄起那兩條美腿,直接攔腰抱起,來到床邊,也不懂憐香惜玉,直接扔到被子上。
「啊...好痛!」哪怕被子在輕柔,可畢竟不厚,忘記自己身份的安霓裳,捂著肥臀,委屈的望著「三王爺」,可當觸及對方那嚴厲的眼神,以及想起自己曾經被大力征伐的初夜,紅暈剎那密布耳垂,芳心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如此香艷的場景,而安霓裳又是一副予以予求的嫵媚模樣,錢大志哪裡會想太多,直接爬到床上,同時大手探到嬌軀身後,一番摸索,繼而輕輕拉開。
輕薄的肚兜,悄然離開光滑的酮體,一對挺拔白皙乳房,瞬間彈跳出來,安霓裳面紅耳臊,想用素手捂住,可被「三王爺」輕輕擋住。
「真是波瀾壯闊!」盯著那對顫動不已的白皙雙乳,錢大志一邊吞咽口水,一邊感嘆自己真他媽的好運氣,要不是眼前「安姐」貌似神智出現問題,可能這輩子都沒有這等艷福。
「王…。爺…。」安霓裳羞澀難耐,只覺得「三王爺」眼神有些燙人,本要遮住雙乳,可一想到自己在青樓被對方殘忍的玩弄,她又不敢阻攔,嬌軀不自覺發抖,最後唯有並住兩條修長美腿。
錢大志做夢也沒想到,眼前這具酮體的主人,居然會展露如此詭異一面,不過此情此景,也懶得了解其中內幕,他把大手放在安霓裳飽滿的乳房上,好玩的碾起中間那點嫣紅。
死穴被控制, 安霓裳精緻的俏臉上,流露出難過,只不過內心所隱藏的被征服慾望,也在瞬間被激發出來,乳頭上的痛感,讓她雙頰變得異常妖艷,同時明眸也開始迷離。
真是太性感了!盯著安霓裳那令人凜然不敢侵犯的秀靨,錢大志臉色漲紅的喃喃自語,繼而顫抖著手,自上而下撫摸,漸漸來到女人的小腹處,下面有一條礙眼的白色長褲。
安霓裳當然明白「三王爺」的意思,可既然已經把自己認定成紀鳳妃,縱然羞澀,還是輕輕抬起肥臀,以方便對方施為,待感覺美腿間出現涼意,她的心,也徹底提到了嗓子眼。
尤其想到自己曾經在青樓,被對方粗暴的侵犯,那種被征服的屈辱感,使的她靈魂悸動,嬌軀跟著一陣發軟。
錢大志不了解女人心路歷程,雙手急不可耐的把她兩條美腿向上蜷曲,當瞧見安霓裳胯間那濃密的烏黑森林,只覺得雞巴快要爆炸。
做完一切,猶為停止,他跪趴在床上,用手輕輕揉搓安霓裳腿間那道粉嫩穴口,待對方擅口發出難過的悶哼聲,便把手指輕輕一滑。
「啊…。!」小穴被異物侵占,安霓裳忍不住驚呼出聲,豐盈的酮體本能扭動起來。
緊緻、溫熱,這是錢大志最直觀的感受,察覺指頭黏連淫水,便誤以為安霓裳,是那種表面清高,實則淫蕩無比的女人,頓時怒罵道:「真是個騷貨!」
繼而壓下憐香惜玉的心思,手指快速抽送起來,本身也清楚,操弄身下女人不是主要目的,要是不能給對方留下深刻回憶,今日這番舉動,肯定會招來很大麻煩。
安霓裳骨子裡本就喜歡被動,而對方粗魯的做派,更是擊中內心深處一直所期待的,錢大志的每一次抽插挑逗,都令她渾身戰慄,喉嚨情不自禁的發出「呃、啊!」聲,而隨著小穴的手指,由一根變成三根,那股充實更是令她如同騰雲駕霧,舒服的恨不得死在「三王爺」的折磨之下。
不過,手指總歸細小,遠不如肉棒的火熱和粗壯,哪怕安霓裳為了讓對方更加方便玩弄自己小穴,從而聳動肥臀,依然緩解不了羞人處的空虛,最後她跟隨內心的呼喚,忍不住的伸出纖纖玉手,主動撥開自己那兩片淫水泛濫的肥厚陰唇。
一時間,女人銷魂蝕骨的呻吟,男人吭哧吭哧的喘息,響徹整個房間……..
門房外。
一對男女席地而坐,只不過貌似起了爭執,都別過臉不說話,過了片刻,還是韓薇主動開口:「哎,姜飛,你真不會被我說中了吧?」
見韓薇滿臉好奇的瞧著自己,姜飛一陣氣悶,不耐煩道:「能不能閉上嘴!」
兩人剛才聊著聊著,不知為何扯到綠帽奴這個話題。
「吃干抹凈,就對我兇巴巴的。」韓薇俏臉泫然欲泣。
「韓薇,快饒了我吧。」姜飛自不會被韓薇表演騙到,不過還是舉手告饒:「你不能因為接觸過綠奴,就把所有人看成那樣,再說連別人盯著霓裳,我都不舒服,怎可能有那種愛好!」
察覺騙不到姜飛,韓薇轉瞬喜笑顏開:「誰告訴你,綠奴就是喜歡,我接觸那些淫妻和綠帽奴,看著自己妻子被玩弄,他們也會難受,只不過會在其中找到興奮點。」
「 反正我不是,別打我的主意。」面對這個與自己有過親密關係的女人,姜飛真是難以生氣,要擱別人說他有綠奴傾向,他早就閃身離去。
「那為什麼你這麼興奮?」
「我…」姜飛心說,我他媽的也想知道,他悄悄把胯下堅硬無比的雞巴按下,吭哧半天,才來一句:「算了,不和你說了,我去看看霓裳好了沒有。」
男人心裡也搞不明白,為什麼一想到嬌妻和其他男人共處一室,心中難受同時,下體反而會有強烈反應。
「著什麼急,坐下陪我聊會天。」韓薇拉住姜飛衣袖。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