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艷嬌妻之訓奴鞭 (73-75) 作者:六欲心魔

第七十三章
「怎麼了?」那頭應該許久未見這邊說話。
「就是覺得圖片挺奇怪的。」雖然隔著網絡,但安霓裳依然被那幾張露骨大膽的圖片,弄得雙頰紅艷,她對情色不感興趣,但涉及夫妻、強勢這種字眼…..便忍不住想入非非。
綺麗幻想下,芳心噗通噗通直跳,連帶胸前雙乳也鼓脹的難受,女人拉扯浴巾,換了一個坐姿,兩條修長美腿本能閉合,生性矜持的她,這刻眼睛卻有些捨不得離開那幾張圖片,腦海中全是那男女淫靡場景,最後忍不住把那個男人幻想成姜飛,自己則變成了那個被玩弄的女人,恍恍惚惚間,便覺得下體發燙,繼而變成一股粘膩熱流…..
好在那頭還有人,信息聲響傳遞過來。
「 那個沒什麼,就是夫妻調教的,有一些外表強勢的女人,想被老公踩在腳下,狠狠嚴厲對待,所以就請教我。」
被從淫慾幻想中拉回的安霓裳,又羞又臊,怒其不爭跺了一下精緻小腳丫,紅暈開始密布耳垂,看著螢幕上的問題,她咬著紅唇,言不由衷回覆:「還有這種女人?」
人可能有一種共性,當自己和大多數一樣時,哪怕面對以往不能接受的事,心裡也會產生一種安慰,安霓裳就是如此。
「 我遇到挺多,接觸圈子久了,就會發現隨處可見,沒有哪個女人喜歡高高在上,不想被老公狠狠疼愛。」那頭說完,又繼續:「我認識一個女人,工作和生活中屬於說一不二,但久而久之就反感起那種狀態,最後找到了我。」
「然後呢?」安霓裳當然不是耐不住性子,只不過今天太過奇怪,加了牛愛菊以後,對方無論圖片,還有言語,仿佛每句話都搓到她心坎里,自己心中苦惱,不就是期待老公變得強勢嗎?
「當然改變了,再也不敢對老公呼來喝去,那大屁股啊,天天被抽的慘不忍睹。」
那頭言語變得有些粗俗,但每句直擊安霓裳心扉,她呼吸有些急促,忍不住聯想起近幾日夢境中被愛人擺出羞人姿勢,或扶或抬,然後對方把那害人東西,送進自己陰道內狠狠抽送…..
要是老公如同牛愛菊言語那樣,去教訓自己屁股,要不要阻止呢?想著從未發生場景,漸漸地,心神再次控制不住沉醉其中,明眸水意流轉,心旌搖曳,忍不住期待被粗暴的蹂躪一番。
「 你還沒說要諮詢什麼呢。」
「 還沒想好,就是覺得我和老公之間,出現點問題,可能是我的原因。」安霓裳情慾涌動,外加知道牛愛菊是個女人,事已言語也沒什麼避諱,相較於內心羞澀,她更想找到解決目前和姜飛夫妻關係方法。
「先介紹一下吧,這樣我也好給你分析。」後面還附帶一個壞壞笑臉。
「我應該算你剛才說的那種比較強勢的女人吧,至於我老公,有自己的職業。」安霓裳開門見山,和牛愛菊接觸以來,對方在男女之情看法,她還是比較認可,只不過現實不方便問,但網絡則大為不同,末了又補充一句:「 在戀愛時代,他把我當成一個女人,而不是女神,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我現在想知道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問完之後,安霓裳莫名有些緊張,生活之中,也唯有和姜飛感情問題,讓她拿捏不定。
「應該是你不夠騷!」
「沒有那個男人會尊重淫蕩的女人吧!」看到牛愛菊回復,安霓裳覺得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夫妻之間,這是情趣,哪有那麼多顧及,既然聖潔無比,幹嘛要找男人,除了感情,你敢說不想被老公那根雞巴狠狠操弄你的小騷逼?」
這…。安霓裳素手從鍵盤收回,雖覺得對方歪理,但居然讓她一時間無法反駁,主要是這幾日下來,確實心中渴望無比。
真的如對方所說,自己不夠騷嗎?安霓裳有些明眸迷茫,曾經以為是因為姜飛沒有事業,所以變得不自信,可劇本投資下來,反觀也沒有絲毫起色,從而開始思考是不是自身原因,這才有了加牛愛菊後續,可真當對方赤裸裸說出來,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神思沉迷其中,女人站起身來,沒有理會電腦傳來的信息,而是朝著酒櫃走去,隨意拿起一瓶令普通人咋舌的紅酒啟開,也不找杯子,就那麼仰著俏臉,自顧飲了一大口,酒液猩紅,紅唇更艷, 世間非美酒醉人,其實美人更惹人醉。
待瓶子中只剩半瓶,安霓裳這才回到沙發上,心情略微煩躁回覆:「我不知道怎麼去做!」
她到沒有撒謊,哪怕認可對方看法,但改變卻不知如何下手,但牛愛菊顯然是這方面行家,就是方式有些令人生厭:「 去掀開衣服,看看自己下面,告訴我什麼形狀。」
「你瘋了吧,我不是那些喜歡被調教的女人。」安霓裳啞然失笑,但沒有生氣,牛愛菊是什麼人,她一清二楚。
那頭倒是很有耐心:「隔著網絡,連自己那關都過不了,還想被老公喜歡,你是照顧了自身驕傲,但不覺得對男人來說,其實殘忍嗎?」
「歪理邪說。」安霓裳托著香腮。
「我不喜歡閒聊,但能保證,你按照要求做,能改變你們夫妻目前隔閡。」
簡單的回答,卻讓安霓裳猶豫起來,十秒、二十秒,直到一分鐘過去了,她依然坐在那裡,素手放在鍵盤上放上又拿開,像是遇到了一個難解的謎題,那頭也沒有催促。
生活中能改變這個冷艷女人心意的不多,而姜飛恰巧是其中一個,也不知過了多久,她閉上明眸,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睜開後,仿佛下了什麼決定,只是敲擊鍵盤的素手有些顫抖:「我希望這種方式有用!」
只是女人有點低估對面的底線,還未平復緊張心態,那頭傳來令她更加難堪問題。
「你奶子和腰身,要有屁股多大?」
哪怕知道對面的牛愛菊是個女人,可安霓裳依然又羞又窘,暗怪對方直接問三圍不就好了,何必如此污穢,可如今箭在弦上,又不好放棄,事已只能如實回答。
「胸圍89 、腰圍 61、臀圍 89」
這是一個驕傲的數字,她以前偷偷量過,也是頭一次告訴外人,連姜飛都不清楚,好在對方不清楚自己身份,要不安霓裳怎麼也不會告訴別人。
「掀開衣服,看看自己騷逼,把顏色、形狀說給我聽聽。」那頭當真是一個得寸進尺,後面配有一個流口水的表情包。
「你是不要太過分!」饒是有心理準備,但安霓裳還是被嚇了一跳,隱約間後悔諮詢牛愛菊,可是又能招誰呢?。
場面有些僵持,彼此在沒有說話,有求於人的安霓裳不想把關係弄僵,想著是不是先讓讓對方,可緩和關係的信息,居然出現一個紅色嘆號。
居然被對方刪除了?安霓裳愣了一下,美目呆呆望著螢幕,與此同時,心中委屈異常,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都是高高在上,且不談身家,光是艷麗絕倫的容貌,哪怕平日走在大街上,也是占據焦點,她當然不在乎這些,可也從未被人如此無視。
就在剛才,自己明明已經委曲求全,放下身段去交流,可卻被對方無情刪除,這種巨大落差,讓她覺得十分羞辱,連帶想到原由,更是埋怨姜飛不明白女人心事,要是待自己強勢些,又哪會出現這種情景。
第七十四章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和家中安霓裳心境繚亂相比,另一邊顯得格外熱鬧,漆黑的房間呻吟、求饒聲不絕於耳,隨著時間,從高亢變成了嘶啞,繼而無聲喘息。
姜飛半蹲著身子,他身前有名模樣精緻少婦,就是姿勢有些不雅,那身價值不菲的衣裙,被仍在旁邊,如今正赤身裸乳,雙腿大張被繩索固定在架子上,接著微黃燈光,能看出她很虛弱,秀髮黏連,擅口喘息不止,被束縛的雙乳跟著起伏不定,豐盈酮體則泛著一股淫靡油光,而胯間沿著那飽滿逼縫不停流淌淫水,道出了此情此景原由。
「喜歡嗎?」姜飛輕輕扒開少婦那兩片陰唇,瞬間冒出幾股浪水,看著對方點頭又搖頭,俏臉明明春情無限,卻又一副嬌不耐受的俏模樣,他笑了笑,但也沒繼續為難。
不得不說,牛愛菊找的練手工具確實不錯,對方樣貌、身材都是上上之選,穿著打扮也很精緻,脫光衣服的豐滿酮體,盡顯熟女風情,要不是親眼所見,實在難以想像這種高質量女人,有著受虐喜好。
客觀來說,這些日子姜飛在調教這塊,還是突飛猛進的,對女人情緒、敏感點、包括捆綁,激發情慾,很多方面有了全新理解,只是一想到嬌妻那裡不見進展,他頓時灰心喪氣搖了搖頭,朝外邊走去,連帶剛才讓少婦欲生欲死的成就感,也頃刻間消失不見。
本來想就此回家,卻發現另一個房間,牛愛菊和李素聊著什麼,事已他直接走了過去打招呼:「 忙什麼呢?」
應該是發現男人幾根手指都是濕漉漉的,牛愛菊不懷好意取笑道:「看著挺溫和,下手卻那種重,真拿別人的老婆不當人!」
姜飛笑了笑,最近薰陶下來,他臉皮厚了不少,對有些事情也視為平常,但剛想藉故離開,卻發現李素欲言又止,往對方螢幕一瞧,居然發現了秘密。
「你還有這個愛好?」畫面未關,事已姜飛潦草看到上面對話,但沒有多想,只以為李素喜好廣泛。
「我以前比較忙,她經常幫我處理帳號。」牛愛菊率先道出原由,坐在電腦旁的李素,則只是抿著嘴,算是默認。
「能調教能做奴,真是令人佩服。」姜飛衝著李素一樂,倒沒有嘲諷,只是覺得有趣,按照他的認知,其實女奴一般不喜歡調教別人,有時候也做不來。
本是無心之語,哪成想牛愛菊對他古怪一笑,半真半假道:「 這可是個如花似玉的良家少婦,並且是第一次,而且身材模樣都不錯,要不要看看,李素是如何訓練這種賤貨的?」
「你該不會找個小姐騙我吧,要真是你說的那樣,怎麼可能!」嘴上埋汰對方,可姜飛心裡卻蠢蠢欲動,最近牛愛菊找的那些少婦,個方面是不差,但終歸是被調教好的,總覺得差點什麼,要是真如她所說,李素調教的這個女人是第一次,那種興奮點和以往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這是網絡,會讓那些端莊貴婦,放下很多東西!」也許是男人的質疑,令牛愛菊胖臉不滿的擠成一團,言語更是尖酸刻薄:「再有就是,這種背著老公出來玩的女人,還真不如小姐,訓練好了,任何男人都可以玩她的奶子和騷逼!」
「主人…」這時李素在一旁遲疑插話,但馬上被牛愛菊嚴厲打斷:「有你說話的份嗎!」
在李素委屈閉嘴後,牛愛菊來到電腦旁,接著打開QQ群,對著姜飛解釋:「主要讓你也練練手 ,多和那些人學學。」
螢幕上的QQ群確實吸引人,確切來說是每個成員,頭像下所顯露的東西,一張張圖片像戰利品一樣擺在那裡,這無疑是對調教師最大認可。
「得了,那我明天過來觀摩一下!」姜飛雖搞不清兩個女人玩什麼把戲,但心裡非常意動,要是把和李素聊天那種良家調教出來,最好把她裸體擺在空間,讓所有男人看到她的騷逼,以及淫賤樣子,那定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 對了,這個東西你帶上!」牛愛菊從角落遞過來一個黑色包裹。
「這是幹嘛?」姜飛狐疑打開就立馬合上,他不敢置信看著胖女人。
「拿回家去啊!怎麼,害怕了?」牛愛菊語氣滿是挖苦。
「我沒那麼不堪!」姜飛在這時怎麼也不會弱了氣勢,實則是想到嬌妻既然調教過李素,那對SM想來也不會那麼反感,哪怕不喜歡,也不會覺得是變態不是。
有閒聊幾句,姜飛見天色不早,便拎著沉甸甸包裹告辭,走到門口回頭好奇問了一句:「你今天為什麼不讓我提前回家?」他又不是傻瓜,哪能不明白嬌妻暗示,要不是牛愛菊攔著,當時就直接飛回家。
「 對待女人,不要做什麼都有求必應,要讓她們習慣敬畏男人!」牛愛菊攤了攤手。
好吧,這又是讓姜飛深思熟路的答案。
……..
晚霞映天,姜飛不想給嬌妻留下無所事事樣子,事已在外面轉了好久,回家已經七點,到了自家別墅,更是偷偷打開房門,主要是手裡拎著東西,確實不方便,原本想半路扔掉,可那樣顯得太沒出息。
就這樣,姜飛輕輕關門,接下來躡手躡腳,尋思是不是找個安全地方藏起來,可剛走到衛生間旁,便「嘎吱」傳來一聲響,這可給他嚇得一跳,當定神見是熟悉倩影,魂飛魄散的心境才稍安。
「怎麼偷偷摸摸的?」倩影哭笑不得看著姜飛,她此時穿著一件天藍色睡衣,妖嬈身段被包裹的凹凸有致,修長美腿則裸露於外。
「老婆,你嚇死我了。」姜飛驚魂未定拍了拍胸口,把手裡黑色塑料兜,本能放在身後。
安霓裳應該誤會什麼,美滋滋故意不看姜飛藏在身後東西,美目瞋怪道:「 是不是做什麼虧心事了?」
「 沒,就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姜飛撓了撓頭,感覺手裡拎著一個定時炸彈,尋思怎麼躲過這一劫,在牛愛菊那裡吹牛可以,但面對嬌妻還是心虛。
「每次都這樣,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還不過來吃飯。」對方這種反常表現,更讓女人確定,應是給自己準備的禮物。
「這麼多好吃的!」跟著嬌妻來到餐廳,見到桌上食物豐盛,姜飛也顧不得客氣,直接開始動碗筷。
「慢點吃,又沒人和你搶。」有些女人相對自己,其實更喜歡愛人食慾大開,安霓裳就是這種,她對食物不是很挑剔,但見姜飛吃的香,她就感覺幸福充斥心田。
「老婆,今天怎麼穿的這麼性感?」待肚子稍飽,姜飛才發現嬌妻穿著不同往日,女人身上顯身材睡衣,沒記錯,還是他去年買的,只是對方礙於太過露骨,一直沒穿。
「不喜歡嗎?」見姜飛一直盯著自己胸口看,安霓裳雙頰微紅,最後慌亂道:「那我去換換。」
說完她便準備起身,只不過卻被姜飛一把懶腰抱住:「老婆,你身材真好!」
措不及防的襲擊,搞得女人驚呼出聲,不過也沒有阻攔,這幾日沒有被碰,導致她壓抑的情慾一下巔升起來,而臀間那隻作怪的手,更是令她熟透的身子一陣發軟。
不過很多事情都物極必反,就在姜飛想抱著安霓裳回到臥室興風作浪,卻不想懷中女人順手撈過黑色袋子,一邊打開一邊埋怨:「結婚這麼多年了,送禮物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老婆別…..」
第七十五章
明明溫香軟玉在懷,可姜飛卻沒有心思體會那種曼妙觸感,連怎麼回到臥室都茫然不知,滿腦子全是嬌妻接下來的反應,是責備自己,亦或者是整晚都不說話。
今天應該是個奇怪日子,到了床上,安霓裳從姜飛懷裡脫離開來,並沒有顯露絲毫不滿,而是好奇指著包裹:「從哪裡買的這麼多壞東西?」
「呃…。」姜飛撓著頭,支吾半天,愣是沒有下文,尷尬同時,心底還有一絲疑惑,按照他以前對嬌妻理解,即使不生氣,但也不該這麼雲淡風輕,難道真是調教過李素,對這些東西看開了?
「天天不想著事業,就弄這些稀奇古怪東西。」安霓裳埋怨看了姜飛一眼,繼而在他心驚膽戰下,直接把包裹倒在床上,一陣嘩啦啦聲,然後……
姜飛捂臉哀嘆。
安霓裳最初應該沒看的真切,此時見到床上跳蛋、AV棒、鞭子、等等叫不出名字的東西散落一堆,她再也沒有最初鎮定,張著誘人小嘴,不敢置信瞧著姜飛,最後更是拎著一條造型奇特的東西詢問道:「這是做什麼的?」
確切來說那是一條四角連接的鐵鏈,每頭自帶一個夾子,姜飛難得老臉一紅,本不想解釋,可發現嬌妻明眸沒有絲毫妥協之意,只能受死般的在她胸前雙乳和胯間指了指。
「你居然敢買這種折磨人的東西! 」
看到嬌妻俏臉暈紅如血,一副要拚命架勢,姜飛趕緊告饒,他實則也委屈不已,早知道牛愛菊在兜里放了這麼變態玩具,打死他都不敢帶回家。
既然犯了錯誤,肯定少不了懲罰,一時間臥室男人哀嚎聲不絕於耳,腰部紅腫一片,但這種男女打架,很難具體分出勝負,起碼女人也是慘勝,秀髮繚亂,俏臉暈紅如醉酒,睡衣前襟更是大開,露出不少白嫩乳肉。
「老婆,我再也不敢了,給個機會,我認罰還不成嗎。」道完歉,姜飛趕緊把兩隻大手放在嬌妻香肩,嫻熟按摩起來,這是最近學的。
聽到「按摩」兩字,安霓裳精緻的耳垂,瀰漫出些許紅暈,她沒有阻攔姜飛示好,而是睫毛顫抖趴在床上,更方便對方施為。
世間有種美,可以讓天地失了顏色,這是以前姜飛初中讀的句子,一直不明白什麼意思,甚至懷疑這是哄騙人的,但遇到安霓裳之後,他才明白自己曾經是多麼淺薄。
看著身下秀麗絕倫,妖嬈酮體僅披一件睡衣,那增一分嫌肥,減一分嫌瘦身姿,所幻化出的絕美曲線,以及誇張起伏翹臀,這種誘人熟女風情,根本就不是文字,以及丹青畫卷所能描繪的,姜飛覺得自己按摩的手都在顫抖。
「你們男人是不是都喜歡放蕩的女人?」安霓裳突然問了一句,她此時正把素手放在下顎處,側著俏臉,明眸緊閉,秀靨滿是享受。
聽到嬌妻如此問,姜飛尋思片刻,才回道: 「怎麼說呢,應該說都喜歡生活中貴婦,床上蕩婦那種吧。」
說完後,姜飛輕輕褪掉女人的蕾絲內褲,入眼白嘩嘩一片,在他看來,嬌妻身材簡直完美無瑕,由於腰身很細,所以讓本就豐滿的翹臀更顯碩大,並且形狀很美,像個飽滿的桃子。
而安霓裳在蕾絲內褲離體而去時,便俏臉徹底埋在枕頭裡,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那刻她兩片渾圓臀瓣本能夾緊,借著光暈,散發出一種淫靡誘惑。
香艷場景,總覺得時間過得有些快,半小時轉瞬而去,整個過程姜飛一直在按摩,末尾時安霓裳明眸帶著水意回頭看了一眼,暗示意味甚濃,但即使這樣,男人也沒有什麼過分行為,並非不想,而是牛愛菊這幾日千叮萬囑,要學會對女人禁慾。
夜色迷離,已然動情的男女,各懷心事躺在一邊,只不過一個因為矜持,一個因為囑咐,又詭異的相安無事。
「要是某天我變成那種女人,你真的會喜歡嗎?」困意上頭的姜飛,睡夢中迷迷糊糊聽到這麼一句迷茫自語。
……..
翌日清晨,陽光射進窗戶,把男人從沉睡中喚醒,往旁邊一看,不出所料空空如也,嬌妻永遠比自己起得早,他以最快速度洗漱完畢,然後吃早點、接著出門。
好幾天沒去劇組了,再不去有點不像樣子,事已今天打算去看看,不過在這之前,還的先去牛愛菊那個據點,心中那個不可言說的慾望,簡直成了心魔。
半小時後,車子到了別墅,姜飛衝著幾個女王簡單打了招呼,然後直奔二樓,他其實不覺得嬌妻會有進展,就是當成了念想,可到了樓上饒了一圈也沒發現牛愛菊,電腦房只有李素愁眉不展坐在那裡。
「怎麼看著不太開心?」姜飛靠在門口。
見是姜飛,李素趕緊站起身來問好,然後苦著臉指著螢幕:「沒完成主人留下來的任務。」
「霓裳那邊進展怎麼樣了?」姜飛眼神滿是期待看著李素,至於對方所謂任務他不關心,想來是昨天牛愛菊安排調教那名傲嬌良家的。
「 沒什麼進展。」李素小心翼翼看著姜飛,說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小,然後還不時回頭看向螢幕。
果不其然!姜飛心裡哀嘆,但好在有心理準備,也沒那麼糾結,發現李素總看螢幕,他誤以為對方害怕完不成任務要受到責罰,便上前寬慰道:「這女的也真能偽裝,明明主動找你,卻又放不開架子! 」
之所以這麼說,是他記得昨天那個少婦被李素刪除了,而今天卻發現QQ上,對方卻再次出現,想來是按耐不住寂寞,又跑回來了。
「姜哥,今天公司有點事,要我回去處理。」李素說完,便一言不發關閉電腦。
「要不我來試試?」姜飛不知怎麼,突然玩心大起,見李素目瞪口呆看過來,他才道出原由:」牛姐讓我多練習,我想拿她練練手!「
「這…。「
「要不我和牛姐要?」
也許是姜飛的威脅,令李素俏臉憋的通紅,她拿起紙筆寫下了一個QQ號和密碼,臨走時還古怪道:「你以後出了差錯,可別怪我!「
看著李素氣鼓鼓離去,姜飛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心中更加堅定要親自調教女奴,要不像對方這種被牛愛菊調教出來,其實根本就不認可自己,要不怎麼敢這麼說話。
嚯,這麼多!姜飛登錄牛愛菊QQ,立馬滴滴聲響個不停,打開一看,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裡面有不少女人發來的裸體,觀其樣貌,很難把她們和淫穢聯想起來,更奇葩的還有一些夫妻奴。
時間緩緩流逝,男人看的很認真,一條一條看過,表情從最初的驚訝變成黯然,最後坐在地上,默默掏出一根煙點燃,直到把屋子抽的煙霧繚繞,說實話,看著上面女人們下賤言語,除了偷窺別人秘密的竊喜,更多的則是失落,還有一種怒其不爭,明明可以成為別人眼中女神,為何偏偏找牛愛菊這種胖女人去作踐自己。
算了,愛我屁事,又不是我老婆!姜飛把菸頭彈飛,覺得心理異常壓抑,不自覺想到讓李素完不成任務的那名良家,也懶得打字,找到窗口直接語音問道:「騷貨,你主動加我,為什麼不說話! 」可能自己都沒有察覺,在對待陌生女人問題上,他態度已經悄然改變。
「男的?」網名叫魅惑女妖頭像亮起。
本就鬱氣難平的姜飛,一聽這話,更是煩躁無比,合著牛愛菊這種胖女人調教你這種騷貨可以,我一個大男人就不行,按上語音諷刺道:「這個帳號其實一直是我在玩,至於她本人,是我一個朋友! 」
「你確定是她朋友? 」魅惑女妖回復很快。
「我說美女,咱能不能別裝純,像你這種賤貨,老子玩的多了,你要真是正經女人,也不會背著老公出來玩這個! 」 對女人有些失望的姜飛,有點破罐子破摔架勢,他自不會清楚從聲音第一次傳遞對面,那頭迷惑女妖已經猶如晴天霹靂。
「你敢再說一遍! 」
「既當婊子有立牌坊的女人,我見得多了,你加我還不是想讓我玩你的騷逼! 」看著對面氣惱言語,姜飛才不理會,反而越發變本加厲,最後學著李素方法,直接拉黑。
剛才過激言語,更像是發泄,之所以來黑是怕那頭少婦罵回來,那樣就太沒面子了,他也不會傻乎乎覺得那頭少婦能被罵出高潮,除非對方有病。
可事情往往出人意料,看著上面添加請求,姜飛覺得要不是世界瘋了,要不就是那頭女人是個精神病,都這樣了還添加自己。
「又來加我,你說你賤不賤! 」姜飛從小到大真沒怎麼爆粗口,要不是被牛愛菊QQ女人行為刺激到,他怎麼也不會如此對待一個陌生少婦。
「我想問你個事?」
看著魅惑女妖有點鍥而不捨,姜飛心中越發鄙夷,嘴上更是無法無天調侃道:「行啊,告訴我奶子多大! 」
「先告訴我你是做什麼職業的,回答完了,我再告訴你,前提是不許說謊。」
「 編劇。」隔著網絡姜飛不覺得有必要隱瞞,說真的,他有點佩服魅惑女妖心態,就這樣還罵不走,果然像牛愛菊說的,女人骨子裡都有賤貨潛質,當然嬌妻除外。
「昨天和我聊天的一直是你,沒有其他人?」魅惑女妖貌似好奇心超強。
「 這個帳號一直是我在玩。」姜飛大言不慚開始吹牛。
「 你這麼說話,不怕你妻子知道?」
瞧著對面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姜飛反唇相譏:「問題真多,你老公是不是沒好好調教過你! 」
魅惑女妖一陣沉默,在姜飛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分時候,信息再次響起。
「我倒是想,可他對我太溫柔了,要不也不會出來和你聊天。」那頭說完,又發來一個親吻表情。
「你們這種女人就是欠收拾,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出來發騷,要不約一下,我替你老公開發一下你的騷屁股! 」 不知為什麼,姜飛居然被一個表情挑動的火起。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