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娇妻之训奴鞭 (92-93) 作者:六欲心魔

第九十二章 把车子停在自家别墅前方,姜飞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掏出香烟点燃,一边感受喉咙间辣气,一边想着离开牛爱菊家时,对方那一句看似蕴含哲理,但实则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话语:调教有时候按照自己心意来就好,我也不能每次手把手教你。 “这和没说有啥两样! ”姜飞自言自语嘀咕一句,原本今天想去现学点屠龙记,哦,不对,是驭女术!可哪成想对方居然一招半式都没有传授,反而用埋怨语气,给他数落了一番。 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已有些昏暗,今天受教育半小时,喝闷酒用了三四个小时,整个下午时光就这么虚度,最后酒意醒了,才恍然忘记去接娇妻,等电话打通,那头却说已经到家了。 安霓裳有些方面突破,确实让姜飞觉得幸福来得简直不要太突然,但由于自身不善调教,当幻想中场景出现后,反而有些束手束脚,就如同今天露出调教,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用什么语气,等等…..很多很多,而当离开赵君怡家里,心里是有找牛爱菊学习成分,但难道就没有底气不足,落荒而逃的因素?又自顾自哀惆怅一番,姜飞这才下车,然后打开房门,房间内很安静,只有卧室灯亮着。 “鬼鬼祟祟做什么?”安霓裳收回眺望窗外视线,回头怪瞋看着姜飞,她此刻早已不是白天装束,而是换了一身领口花边的红色睡衣,那本就妖娆丰盈身段,在衣物衬托下,让整个人更显妩媚。 “ 呃,没有…。 ”纵然夫妻多年,可每当和安霓裳独处时候,姜飞总觉得自己底气不足,原本调教其它女人的心态,刹那间便土崩瓦解,也许觉得自己表现太弱势,他上前笑嘻嘻调侃道:“老婆,今天感觉怎样?” 娇妻上午羞涩场景历历在目,并且每当聊这些暧昧话题,自己也总能占据上风,不过,女人接下来话语,却让他愣了一下。 “没什么。“ 云淡风轻,看不到一丝烟火,说完安霓裳便把娇躯斜躺在床上,秀靥看不出喜怒。 可她这种诡异表现,让姜飞心中莫名咯噔一下,有些不理解娇妻为什么上午和此刻,转变如此之大,难道在赵君怡那里遇到不开心事情了,可不应该啊! 生活往往阴差阳错,估计姜飞怎么也想不到,安霓裳今天见到怎样一幕,她固然讨厌徐百强,也会暗怪赵君怡不知礼义廉耻,但于此同时,也十分欣赏对方对待女人的态度,此消彼长之下,她又想到了姜飞,恍然意识到有些东西真的无法改变,而这种残酷答案,让她原本希冀心态,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但貌似又一样,安霓裳除了刚才语气和往日大同迥异,其余都很正常,在被抚摸挑逗时,依然会脸红害羞,姜飞误以为她今天心情不好,也没有多想。 男女共处,必定天雷地火,不多时,在姜飞几句暧昧情话下,房间顿时春色无边。 “要不要试一下?”刚刚交货的姜飞,终归没忍住,搂着安霓裳白皙玉体循循善诱。“老公! ”“恩?”“我们以后还像以前一样吧。” “老婆,你上午不是说?”女人话语让姜飞一愣,同时心理变得哇凉哇凉。 安霓裳轻轻侧过娇躯,用明眸盯着姜飞“ 其实我认真想了一下,并不是很喜欢那个,就是有点好奇而已。” …….. 翌日。 姜飞迷迷糊糊起床,一摸床边,佳人早已消失不见,起身走到厨房,那里和曾经一样,早就备好了饭菜,可不知怎么,看着那丰盛食物,姜飞就是有点无法下咽,确切来说,昨日娇妻那种话语,给他身心造成了很大打击,幸福来的突然,去的也快,甚至没有维持超过一天。 生活似乎回到了过去,接下来几日,姜飞偶尔会试探娇妻,他想着女人那天是不是就是随口说说,其实内心还是喜欢玩的,可没想到结果依旧不尽人意,每次征询,换来的总是平静的拒绝,直到半个月后,他终于忍受不住,直接来到某个“”导师“家中。 对话开局,必定是极大不满,可能这阵子姜飞心态失衡,也没啥顾及,直接把所有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宣泄而出。 “ 你跟踪自己老婆?“菜园中,牛爱菊放下锄头,容纳后哑然看着姜飞。 “ 也不是…..“被说中心事的姜飞,老脸顿时一红,但这种事情说什么也不能和外人承认,是以他支支吾吾解释: ”我…。我就是那天在酒吧偶尔遇见。“ “然后呢?“牛爱菊满脸好奇。 “呃….. 不说这个。“姜飞赶紧把话题引入正确方向:”你帮我分析一下,霓裳怎么突然不喜欢了!“ “我怎么知道。“牛爱菊翻了个白眼。 “当我没来! ”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做派,给姜飞气的够呛,也没有再问,抬眼看了看天色,便和牛爱菊告辞。 当驱车来到那天曾经来过的酒吧时,姜飞再次见到那辆熟悉的玛莎拉蒂,李素戴着耳机坐在车内,没有注意这边。 把车子绕了一圈停好,过去时,姜飞特意避开李素视线,当在一阵欢迎光临声迈入酒吧,果然见到娇妻熟悉的身影。 “她点人了吗?”姜飞朝一侧的女吧员看去,说话还递过去一盒包装精致的化妆品。 “没有,今天那位女士就一个人喝酒。” 女吧员先瞧了瞧左右,见四下无人,这才美滋滋收下盒子。 和对方兴奋心情相比,姜飞真是身心难受,自那日以后,他无意间发现娇妻最近总是来这个两人曾经有过另类一夜的酒吧,原本还以为娇妻是留恋那个夜晚,可几日观察下来却发现不对,因为他居然见到娇妻点了女人。 没错,就是女奴! “多少了?”姜飞郁闷至极,嘴里泛著苦涩,原本是想通过调教让娇妻变成床上尤物,如今倒好,心愿没达成,反而让娇妻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王。 “九个,而且都是女人。” “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情况通知我。“ 得到女吧员详细数据,姜飞有点意兴阑珊,临走时看向娇妻那里,没来由觉得有些心疼,明明距离很近,但又觉得异常遥远,可能真如牛爱菊所说,娇妻是喜欢SM的,之所以排斥,只是自己能力进入不了她的心中,这是很令人难以接受的答案。 夜色迷离,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在姜飞离去半小时后,安霓裳也放下酒杯,接着明眸呆呆望着窗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刻的她,莫名让人觉得有几分萧索。 好一会,她才起身,继而朝卫生间走去,可刚到门口,便觉得身子被人撞了一下,而且臀部还传来一阵剧痛。 “啊,不好意思,没看到。“说话的是名穿着牛仔套衫的女人,耳朵还打着耳钉,年龄瞧着也就二十多岁。 “故意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眼前这名看似道歉,实则脸上挂着暧昧笑容的女人,让安霓裳那张俏脸一片冰寒,她是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一个女人猥亵了,但对方更过分的话还在后面。 “你脑子进水了吧?“年轻女人一边嚼著口香糖,一边挖苦道: ”我一个女人,会故意撞…。“ 可话未说完,年轻女人便觉脸上袭来一阵火辣辣疼痛感,她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看着安霓裳 :“你居然敢打我?“ 安霓裳如所未闻,漠然放下芊芊玉手,然后就那么转身离去,有些东西她喜欢更直接方式。 “给我站住! ” 见年轻女人急步追了过来,安霓裳妖艳红唇划出一道刻薄弧度,可是就在这时…… “怎么了,楠楠?”一名下身牛仔,上身搭配T恤的靓丽女人从卫生间出来。 被称作“楠楠”的年轻女人,一见对方,便赶紧把刚才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通,说完指了指自己红肿脸庞,继而满怀恨意瞧着安霓裳。 听到闺蜜被欺负,薛子楚那是又怒又气,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底盘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可当看向安霓裳时,她微微一愣,话语更是脱口而出:“ 安姐?” “你朋友?”安霓裳蹙眉看着眼前这名自小就喜欢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其实对方也不小,仅差几岁而已。 “安姐,楠楠是我一个外省闺蜜。”薛子楚说完,便拉着那名叫楠楠的女人介绍道:“楠楠,这是我安姐,就是以前和你说过的,那个我最佩服的人! ” 一场硝烟化做无形,几番交谈,安霓裳也知道挨了自己一巴掌女人的名字——李楚楚。第九十三章 “姐,您怎么来我这里玩了?”薛子楚声音诺诺,不注意当真细不可闻。 其实无怪乎她心虚,安霓裳是谁?那可是在那群眼高于顶娇娇女圈子内,也属于被仰视的存在,自小顶着豪门光环出生,在校园里成绩方面简直不要太可怕,据说有个天才级别男生,就是受不了几年总是万年老二的成绩,愤而转学,至于样貌和身材,还是不要对比为好,追求者都能排出十里长街,只是鲜少有敢鼓足勇气的而已。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哪个女人不嫉妒明艳不可方物的安霓裳,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了解越来越深,那种原本的不平心态,慢慢朝着崇拜转变,以至于后来,对方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都能让人觉得受宠若惊。 薛子楚虽说有些目中无人,但也要无奈承认,有些女人生来就会让人绝望,她现在心里十分矛盾,既有偶遇心中偶像的惊喜,又怕安霓裳对这里环境多想,可能每个人都这样,当碰到在意的人,就格外在乎对方观感,甚者言谈举止都有些畏首畏尾。 “不行?”安霓裳含笑打趣。 “不是,我…。 就是觉得…。”简单一句玩笑话,让薛子楚俏脸憋的通红。 女人纵然关系再好,也有攀比心存在,薛子楚明显感觉自己此刻表现傻乎乎的,但就是控制不住去在意安霓裳对她的看法,原本以为几年不见,虽不能与之并论,但至少言语得体,可哪想到结果依然令人丧气。 一旁孙玉楠无语翻了个白眼,看来一巴掌是白挨了。 “ 知道不太好,还开这种酒吧?”安霓裳怪瞋一句,话语半真半假,但貌似察觉到薛子楚敏感心思,又安慰道:“其实没什么的,人总要有地方发泄压力!” 那天撞见徐百强对赵君怡调教方式,其实给安霓裳心灵很大打击,直接对培养姜飞幻想破灭,但与此同时,也让她对很多事情淡然许多,类似来这里目的这种事也没以往那么多避讳。 “ 刚才我们那边也在玩。” 当发现对方和自己喜好相同,薛子楚心中那股压力顿时变成无法言喻的喜悦,连带许久不见的疏远感也消散无形,她学着小时候那样,亲昵搂着安霓裳胳膊:“姐, 您要不要过去?” 安霓裳本想拒绝,不过当见到薛子楚希冀眼神后,便不置可否点了点头。 “让你跪下,你听到没有!” “一点都不好玩,楠楠给我们介绍的什么人。” 刚到门口,包厢内便传出一阵女人抱怨声,随着薛子楚推开房门,安霓裳也看清房间站着四个女人,近前两名只能看到背影,但瞧着身姿曲线都不错,就是低垂的头颅,给人一种拘谨感。 余下两名则对着门口,其中一个嘴里含着香烟,看其满脸怒气模样,应该就是刚才说话之人,她们两人身材虽没法与先前媲美,但也算不错。 这边进来时,那头也注意这边,那两名从穿着一看就身家不菲的女人,当见到房间多出一名美艳惊人的陌生人时,眼神都微微一怔。 安霓裳依旧是白天办公那套腻子西装,内里搭配简单白色衬衫,下半身裙摆及膝,美腿上则套著黑色丝袜,可就是这种略显保守装扮,却给人一种妖媚之感。 其实怨不得她们惊讶,就安霓裳那完美容颜,以及曲线丰隆的高挑身姿,任谁第一次看了都会失态,这幕让薛子楚心头一乐,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当大众都类似表现,自身心理上也会稍微平衡,不过身为主人,也开始给双方做起了介绍。 “你好,安姐。” “不要觉得打扰就好!“安霓裳伸出手和她们分别握了一下,没有居高临下,却让人觉得有些遥不可及。 “怎么会,不会啊。”其中一个急忙含蓄表示没有。 安霓裳往日虽然清冷,但不代表不健谈,往往几句下来,就能给别人受宠若惊之感,要是主动开口,那当真一个让人沐浴春风,就如此刻,房间那股陌生隔阂瞬间消散。 待大家亲昵坐在一起,起先那名生气的女人,如同想到什么,拉着张玉楠说了几句悄悄话,后者听完那张还算姣好的俏脸一片铁青,继而长身站起,朝那两名始终一言不发的女人走去。 咦!安霓裳停住放在唇边的红酒,略微讶异看着张玉楠,总觉得对方和先前不一样,如果说卫生间肌肤触碰,对方给人感觉是轻佻外加不知天高地厚,那这刻张玉楠…。怎么说呢……蛮横、目空一 切,那神态就像踏入了自己领地的某种动物。 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安霓裳轻轻抚了抚额头,觉得刚才想法有些荒谬,对方只是一个比自己小的女人,不可能让自己这么不舒服。 “你多大了?” 在安霓裳思绪翻飞之际,孙玉楠也来到那两名女人面前,她抬手挑起其中一个女人下巴,动作轻柔,话语平静的看不出喜怒。 “三十二”女人回答的很小心。 “为什么来这里?”孙玉楠言语平静看不出喜怒,不待对方回答,直接甩手就是“啪”的一巴掌:“问你话呢!” “我…..”女人一边欲哭无泪捂著脸,一边像头受惊小鹿看着周围,眼神触碰到安霓裳她们时,更是流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屈辱感。 “看她们做什么,恩!?”孙玉楠用手狠狠捏住女人白皙耳垂,顿时引来后者一阵凄惨叫声。 不过楚楚可怜的娇俏模样,并没有让肇事方有所收敛:“ 一群欠收拾的骚货,想装纯立马给我滚!” “不走是吧,她刚才说什么,你们听到没有?”孙玉楠一边指了指先前那名和她说悄悄话的朋友,一边啪啪作响拍着眼前女人精致脸蛋:“哑巴了!” 房间气氛变得暧昧,那两名被调教的女人在孙玉楠的面前变得异常温软,安霓裳看了一会也算明白过来,两名女人应该是孙玉楠带过来的,并且亲手调教过,至于薛子楚的朋友,那种鄙夷外加兴奋的神色,像是第一次接触这个。 “一个大学老师,一个搞金融的,当时调教她们我花了不少心思。”在两名女人由排斥到最后主动跪在地上,孙玉楠也来到安霓裳旁边坐下,然后征求意见般问道:“感觉质量怎么样?” 感受对方言语带有挑衅,安霓裳笑了笑:“自己单独玩就好,何必这样对她们。” 这倒是实话,安霓裳虽然最近也调教不少酒吧内的女人,但更多时候偏于柔和,她不太喜欢孙玉楠这种带有强迫性质,从两个女人拘谨表现来看,应该没在同性面前被调教过。 孙玉楠无语般翻了个白眼,接着冲着不远处招了招手:“你们两个,给我滚过来!” 两个女人在周围一阵嬉笑声中屈辱爬行,到了近前,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在孙玉楠隐含威胁眼神下把头颅压低,继而用红唇去亲吻安霓裳高跟。 孙玉楠老神在在看着一切发生,但余光更多在观察安霓裳,她不是君子,比较信奉有仇必报,卫生间所受委屈想报复回来不可能,但其它方法可以呀,比如面对自己女奴温柔服侍下,对方表现出慌乱,不知所措等等出丑情绪。 只不过——后续貌似发生了意外,确切来说出乎所有人意料。 “模样挺不错!”安霓裳没有丝毫异样表现,边享受两女用舌头在自己鞋尖争相服侍,边吩咐道:“把身子转过去!”一切自然而然,好像自己就是她们的主人。 “喜欢吗?”安霓裳没理会孙玉楠的脸色难堪,在两女恩恩几句转身后,她看向一脸不可思议的薛子楚:“去把门打开!” “姐,这…..?”薛子楚吓了一跳,玩归玩,但把包厢门打开,这也太大胆了吧,虽然她开这种会所,但远没有达到旁若无人境界,可瞧着安霓裳那云淡风轻,但隐含不容置疑眼神后,还是听话起身。 门打开时,安霓裳红唇勾起:“还喜欢吗?” 跪在地上的两个女人娇躯一僵,仔细观察会发现她们身子有些轻微颤抖,周围几个女人呼吸急促,静悄悄看着一切发生,尤以孙玉楠脸色最为不好,自己辛苦花了调教出来的女奴,被人家三言两语就能收拾的服服帖帖,这是身为调教师最大的失败。 “质量还行,就是太容易湿了!”安霓裳娴熟扒下两女的蕾丝内裤,接着一边用两指轻轻剥开她们泛滥成灾的私处,一边玩味瞧着孙玉楠。 “太厉害了吧?” “那是我姐,能和你们一样吗!”薛子楚听到闺蜜赞叹声,予以荣焉。 接下来更像安霓裳的专场,两女在她的逗弄下喘息咻咻,其他诸女则异彩连连看着这一切。 要说房间此刻心情最不好的,莫过于孙玉楠,先前故意为之的挑衅,转眼间变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恩?这是什么情况?孙玉楠微微一愣,总觉得安霓裳有些不太对劲,具体哪里也说不好,而且神色中那股媚态怎么和….. 孙玉楠视线不停徘徊,当见到两个女奴和安霓裳俏脸上都涌现出相同晕红,她表情有些不可思议,像发现一片新大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