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艷譚 (42-43)作者:七分醉(原創)

簡體

作者:七分醉2021年2月20日首發於第一會所、禁忌書屋 book18.org

第42章 韋雲VS風俊傑 book18.org

韋雲看著風俊傑,一臉激動的樣子,慢慢走了出來,來到風俊傑的面前,含笑看著他。 book18.org

眾人都不明白他想幹嘛,藥王宗眾人更是感到莫名其妙。 book18.org

若是水紅瑤在這裡,就會明白韋雲的想法和行為。 book18.org

韋雲看著風俊傑,說道:「風兄,我相信你就是風物城韋家的兒子!」 book18.org

風俊傑眼睛一亮,笑道:「多謝韋兄,確實如此。」他心下疑惑,自己分明是在冒充對方,對方非但不跳出來戳穿他,反而還來支持他? book18.org

韋雲又道:「不知風兄可還記得我?」 book18.org

「你?」風俊傑疑惑地道:「韋兄不就是藥王宗門人麼?」 book18.org

韋雲忙道:「當年韋家被人滅口之事,風兄可還記得?」 book18.org

風俊傑眼珠一轉,不知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暗道且先看看再說,當下點頭道:「自然記得。」 book18.org

「好慘吶!」韋雲長嘆一聲,「當日有一群黑衣人追殺我等,好在風兄跑的快,否則……唉!」 book18.org

「是啊,確實很慘。」風俊傑應和道。 book18.org

「風兄可還記得韋家的那條大黑狗,被人一刀劈成兩半,真是死的太慘了!」 book18.org

「雖然我記憶有些缺失……不過,還是有些印象,大黑的確死得很慘。」風俊傑哪裡知道這些,但他知道韋雲是在韋家長大的,他說有,那肯定有,自然不能否認。 book18.org

「還有福伯……唉!」韋雲長嘆一聲。 book18.org

風俊傑忽然明白了什麼,他看向韋雲,道:「韋兄的意思是……」 book18.org

韋雲忽然一手拍在風俊傑肩膀上,道:「風兄……不,大哥!」 book18.org

「這……」風俊傑一臉發懵,他何曾有什麼兄弟。 book18.org

想了想,風俊傑又暗道,莫非韋雲真的有一個大哥?他對韋家的情況毫不知情,現在的所作所為皆是受人指使,還真不敢確定是否如此。 book18.org

韋雲表情痛苦地道:「大哥,你真的不記得我了麼?當年韋家未出事之前,咱們可是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的兄弟啊,我叫韋雲,你叫韋風,你只比我大一歲而已,咱們可都是父親的好兒子啊!雖然你拜入了太玄仙門,我也進了藥王宗,但咱們都是韋家的兒子,豈能忘本?」 book18.org

風俊傑怔了怔,本能地感到不妙,卻不明白究竟哪裡有問題,關鍵是對方所言乃是順著自己的話來說的,他根本找不到反駁的餘地,反駁對方就等於否定自己。甚至對方比自己還要了解風物城的韋家,他怎麼反駁? book18.org

「啊、哈哈。」風俊傑乾笑一聲,道:「原來是二弟啊,我說怎麼這麼眼熟,你不說我還真忘了,當初我在逃亡的過程中,腦子受了些傷……」 book18.org

韋雲兩手按在他肩膀上,激動地道:「大哥,能再次見到你,我真是太高興了!對了,你為何要認一個不相干之人為母?咱們分明是有自己的親生父母的啊!只可惜他們老兩口已經過世了。唉……」 book18.org

風俊傑一聽,登時臉色一變,立刻明白了韋雲想幹嘛。他分明就是想將自己和虞煙雨撇清關係! book18.org

風俊傑今日的目的就是要將虞煙雨拉下水,讓紫月仙門的換屆大典無法順利完成,本來已經十拿九穩,就連虞煙雨自己都已經無話可說了,誰料半路跳出來一個韋雲來,這讓他大呼不妙。 book18.org

風俊傑暗道一聲可惜,沒能早將韋雲給殺死,如今倒成了禍害。 book18.org

事實上他們對韋雲是有所提防和戒備的,如若他跳出來說自己才是虞煙雨的兒子,他們反倒好辦,早就有應對之策,誰料韋雲根本不這麼做,只是順著他們的話往下編造,甚至編得比他們還要精彩,這就讓風俊傑無從招架。 book18.org

他自然不能任由韋雲再胡說八道下去,當下起身,神情肅穆,對韋雲說道:「韋兄,你莫要再胡言了,煙雨娘娘確實是我母親!諸位道友,我不認識韋雲此人!」 book18.org

韋雲淡淡道:「風兄承認自己不是風物城韋家的人了?」 book18.org

「我當然是!」 book18.org

「我也是啊。」韋雲昂首道,「我們藥王宗所有同門都可作證!光看我的名字就知道了,本人來自風物城韋家,先入懸壺觀,再進藥王宗。至於風兄你……就不一定了。」 book18.org

「這……」風俊傑一時啞口無言。 book18.org

韋雲正色道:「莫非閣下不是我那失蹤的韋風大哥?」 book18.org

此時明德山人起身道:「這位藥王宗的小友,你莫要在此胡鬧,這是本門弟子風俊傑和紫月仙門虞煙雨的事,跟你無關!」 book18.org

韋雲道:「這便奇怪了,我就是風物城韋家家主韋笑之子,山人方才說,那什麼煙雨娘娘將一個孩子寄養到韋家,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卻從無此事啊,不知山人作何解釋?」 book18.org

「哼!」明德山人淡淡道,「或許你所說的韋家,與我所說的不是一個。」 book18.org

韋雲大笑道:「想必山人有所不知,風物城雖然有三五戶姓韋的人家,但只有家父韋笑是富商,山人這話豈不是自相矛盾?」 book18.org

「你……」明德山人一時無言。 book18.org

此刻,廣場上各大宗門的人都開始懷疑起明德山人和風俊傑的話來,明眼人都能看出,這裡頭存在一些貓膩,決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還有部分人不願承認,堂堂修真界第一美女煙雨娘娘竟然會做出這等事! book18.org

不少人開始倒向紫月仙門這邊。 book18.org

「山人,究竟有沒有此事啊,你不會是在瞎編亂造吧?」 book18.org

「莫非太玄仙門是因與紫月仙門不和,故而特地安排了這齣戲不成?」 book18.org

明德山人有些坐立難安了。 book18.org

一旁的玄真山人則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悲,仿佛對什麼事都毫不關心的樣子。 book18.org

紫月仙門的人則都把目光投向韋雲,眼中充滿了感激。 book18.org

風俊傑冷哼一聲,道:「不管如何,那紫月玉佩確實是我之物,是紫月仙門的長老從我手中奪去的,如今卻出現在紫月娘娘的身上,這作何解釋?」 book18.org

韋雲呵呵一笑,慢悠悠地把手一翻。 book18.org

眾人舉目望去,就見韋雲手中出現一枚紫月形的鴛鴦玉佩,與虞煙雨腰間所掛的幾乎一模一樣! book18.org

「咦,他也有一個玉佩?」眾人當即譁然。 book18.org

「這……」風俊傑當即傻眼。 book18.org

韋雲微微笑道:「大哥莫非忘了,小時候父親去陰月皇朝進購貨物,帶兩個玉佩回來,你一個,我一個,這是父親留給咱們的啊,大哥,你怎麼把玉佩給弄丟了,還要賴到別人頭上,說是被別人奪走了?此物原也沒什麼,在陰月皇城之中到處都是,十兩銀子一個,大哥若是要的話,我可以幫你買一個回來。」 book18.org

這塊玉佩正是昨夜逛陰月皇城夜市之時,韋雲順手買回來的。 book18.org

至此,風俊傑已經徹底無話可說。 book18.org

明德山人握緊雙拳,一臉寒意地盯著韋雲,已經完全恨透了他。 book18.org

早知如此,應當及早將此子除去! book18.org

風俊傑貼身上前,陰沉著臉,死死盯著韋雲,用只有對方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好你個韋家孽種,真有兩下,居然被你破局了,早知如此,當初在風湖的時候就應該除掉你。」 book18.org

韋雲冷笑起來,也低語回應:「你當時就該早點下手,可惜沒有下回了。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連自己父母都不要的不孝之徒,才真是該死。王八蛋,你殺害我養父母,我定要啖你血肉,將你碎屍萬段,方能泄我心頭之恨。」 book18.org

風俊傑也冷笑:「我非但要殺你養父母,還要殺你,咱們走著瞧。」 book18.org

「別走著瞧了,現在就來打上一場,看看誰更狠一些。」韋雲捏緊雙拳。 book18.org

「好啊,來啊。」風俊傑冷笑,「你一小小的元嬰初期,怎麼跟我斗?看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 book18.org

韋雲兩眼一眯,兩手輕輕按在風俊傑的肩膀上。 book18.org

風俊傑也輕輕拍了拍韋雲的肩膀。 book18.org

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真的親如兄弟呢。 book18.org

此時,玉杖仙娘用手中的月牙玉杖輕輕敲了敲地面,然後說道:「好了,真相大白了,幸虧有這位韋雲小友將事情澄清,讓各位道友知曉,這位太玄仙門的弟子,與本門門主並無絲毫關係,本門門主也並未與什麼沐天宇有過交往,孩子之類的事,更是荒誕無稽!」 book18.org

不論是風俊傑還是明德山人,都已經無話可說。 book18.org

韋雲乃是正宗的風物城韋家人,他們無論如何也說不過他。 book18.org

本來,太玄仙門的目的就是要抹黑虞煙雨,讓她下不來台,他們並不怕韋雲出來,因為早就料到了韋雲會站出來,但他們所想的,是韋雲代替風俊傑去認母,這就正中下懷,虞煙雨一樣要聲名狼藉,做不成紫月仙門門主,可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韋雲竟然能忍住不認母,還要將風俊傑拉下水,將自己、風俊傑與虞煙雨完全撇清關係! book18.org

廣場上各大宗門的門人此時也都基本倒向了紫月仙門這邊。 book18.org

太極門門主張乾坤起身,義憤填膺地道:「明德山人,你方才振振有詞,原來是蓄意抹黑紫月仙門的新門主,不知你為何要這麼做?大家同是正道宗門,本當同氣連枝,一同對抗魔教才對!」 book18.org

「就是!」 book18.org

「不知明德山人有何話要說?」 book18.org

「風公子居然冒充別人兒子,連自己的親生父母都不要了,真是個厚顏無恥的不孝之徒!」 book18.org

眾人紛紛指責明德山人以及風俊傑。 book18.org

此時,韋雲忽然大聲說道:「諸位前輩、道友,這位風俊傑師兄並非我韋家人,他是冒充的,我差點被他所騙!今日我三通真人韋雲,就要在此挑戰這位太玄仙門的真傳弟子,我願簽訂生死狀,請大家做個見證!不知風師兄意下如何?」 book18.org

風俊傑一聲大笑,長聲道:「正合我意!」 book18.org

廣場上各大宗門的門人都一陣驚異,他們此時已經相信韋雲的話,風俊傑乃是冒充的,兩人自然也就因此結下冤讎。 book18.org

只是,挑戰什麼的,卻著實有些魯莽了。 book18.org

在座的都是修為不俗之輩,誰看不出韋雲只有區區元嬰初期修為,才堪堪達到正道七宗真傳弟子的水平。再看風俊傑,他可是太玄仙門的傑出真傳弟子,元嬰巔峰修為,據傳身懷武神之體,修煉的又是殺傷力極強的刀道,已經修至刀道第二重境界「煉影成浪」,戰力極強,被修真界稱為「正道三公子」之一,與藥王宗的白公子,以及小密宗的佛公子齊名。 book18.org

這場對決,韋雲的勝率很低很低,更何況是生死對決,能否保命都是個問題。 book18.org

藥王宗這邊,葉沉魚、白無憂等人更是一臉擔憂,只是見藥老人一言不發的樣子,也就不好說什麼。 book18.org

小金和李媚兒卻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她們從剛才韋雲站出來,到現在挑戰白無憂,一顆心七上八下,擔心無比,她們也完全不明白韋雲這是要幹嘛,但她們只是韋雲僕從,根本沒資格說什麼。 book18.org

紫月仙門這裡,玉杖仙娘眯著鳳眼掃了掃韋雲,然後淡淡地看著。 book18.org

虞煙雨也繼承了她的鳳眼,一雙美眸從一開始到現在,一直在韋雲的身上停留,從未離開過。 book18.org

一旁的虞飛雪看看韋雲,又看看虞煙雨,仿佛明白了什麼,她來到紫衣的身邊,附在她耳邊低語。 book18.org

玉杖仙娘說道:「既然兩位小友想打,本門自當支持,為你們提供場地。」 book18.org

此時,韋雲和風俊傑已經簽好了生死狀,都飛身落在高台之上,登時有一層結界籠罩下來,將比武台與廣場隔絕開來。 book18.org

太玄仙門的人對風俊傑充滿了信心,他們很清楚自己宗門這位真傳弟子的實力,連等閒元嬰巔峰修為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這個藥王宗的名不見經傳的弟子。 book18.org

風俊傑一拍背上長刀,長刀出鞘,落在手中,一陣白光閃耀,他輕蔑地掃視著韋雲,說道:「韋兄,我這戰王刀乃是頂級法器,不知韋兄用什麼法器或兵刃?」 book18.org

韋雲冷笑一聲,仰著頭,輕描淡寫地道:「殺雞何須用牛刀?我只需一雙拳頭,就可叫爾碎屍萬段,化作齏粉!」 book18.org

「哦?那我可要見識見識,看看是我將韋兄大卸八塊,還是韋兄將我碎屍萬段。看刀——」 book18.org

風俊傑獰笑一聲,手中戰王刀一震,就有一道道刀浪化作白光,層層疊疊,帶著呼嘯之聲,排山倒海一般朝韋雲席捲而去! book18.org

韋雲挑戰風俊傑,確實是魯莽之舉。 book18.org

他急切想報仇,恨不得早點殺了風俊傑,但也知道對方實力強大,自己恐非敵手。只是一想到養父母之死,就恨不得啖他血肉!轉念又想,若是自己全力以赴,有《乾坤袖》神通在身,只要尋到良機,即使殺不死對方,也能讓他脫一層皮。大不了暴露這門藥王宗的鎮宗神通罷了,回去受些懲罰,勝過眼睜睜看著仇敵在眼前逍遙來的痛快。 book18.org

眼看風俊傑打出一連串的刀浪,韋雲瞬間也動了。 book18.org

他兩手同時捏訣,體內的青木法力滾滾而動,便在兩人中間升起一個個木樁,這些木樁組成一個品字形,又在品字形後面再次形成品字,重重疊疊。 book18.org

這是「種木功」的另一種運用之法。 book18.org

風俊傑的刀浪也席捲而來,第一道刀浪與品字前方的第一根木樁撞擊在一起,發出砰然爆破之聲,那根木樁登時化作齏粉,飄揚開來,第二道、第三道刀浪也不住與木樁碰撞,兩者相互撞擊,爆出陣陣炸響,整座比武台都微微震盪。 book18.org

在這些木樁盡皆被毀,風俊傑的刀浪也消弭於無形。 book18.org

風俊傑暗暗驚訝,他沒想到韋雲的法力變得如此渾厚,幾乎不在他之下。要知道,他可是元嬰巔峰修為,修煉的乃是修真界十大奇功之一的《太玄真經》,使用的又是可以疊加力量的刀道神通,再加上他手中的戰王刀也能增幅道法威力,以及他的武神之體天生能爆發出常人的雙倍力量,試問同等境界有幾個人能與他戰成平手? book18.org

韋雲則暗暗鬆了口氣,方才的這招對轟,大家都是在試探,他也對自己如今的法力強度有了定位,已然能夠與普通的元嬰巔峰高手相媲美了,不過比風俊傑這等元嬰巔峰之境的佼佼者相比,還有些差距。 book18.org

他天生九陽絕脈,比常人多了九條純陽經脈,也就意味著體內能夠多容納一部分法力,爆發力也比常人更強一些,又同時修煉《吞日大法》、《紫月遮天功》、《藥王經》三大奇功,金丹和元嬰乃是由前兩大奇功同時凝練而成,比只修煉一門奇功的人要強出一倍,如此種種加起來,雖然只是元嬰初期修為,一身的法力已經不在普通的元嬰巔峰修士之下。 book18.org

想到這裡,韋雲不由信心大增,三大奇功交相運用,戰勝對手,並非沒有可能。 book18.org

兩人在台上較量,台下各大宗門的人則在目不轉睛地觀戰,偶爾議論兩句。 book18.org

「風公子不愧為年輕一輩的翹楚,他的武神之體還未發揮出來呢,還有的打。」 book18.org

「不想韋雲道友竟也如此了得,區區元嬰初期,就能與風公子這等元嬰巔峰的佼佼者過招,還不落下風,著實令人震驚!」 book18.org

「不然,你看他只能守不能攻,已經落入下風了……」 book18.org

藥王宗這邊,藥老人臉色淡然,葉沉魚和白無憂等人都為韋雲捏了把汗。實際上他們都心中都十分震驚,根本沒想到韋雲竟有著等能耐,能與風俊傑戰成平手。 book18.org

太玄仙門一方,玄真山人和明德山人等人盡皆神色輕鬆,絲毫不為風俊傑擔心。他們很清楚風俊傑的實力,在太玄仙門諸多真傳弟子之中,沒幾個能與他過招的,區區一個韋雲,耍嘴皮子還可以,但要論戰鬥,決非風俊傑對手。 book18.org

第43章 火克金 book18.org

紫月仙門的大殿門口,所站立的是紫月仙門的人,門主、長老各個弟子皆在其中,都目不轉睛地觀看著比武台上的戰鬥,新任門主虞煙雨尤其關心,粉拳輕握,一顆心都揪了起來。 book18.org

此時韋雲與風俊傑已經站成一團,只見高台上人影紛飛,重重疊疊,刀浪和木樁交相出現,彼此碰撞,不時傳出劇烈爆破之聲。 book18.org

韋雲全力催動青木法力,抵擋著風俊傑的狂暴刀浪。 book18.org

他心中暗暗叫苦,五行金克木,風俊傑的刀道神通剛好克制他的青木法術,如此打下去敗亡是遲早的事。 book18.org

「去死吧!」 book18.org

忽然間,「唰」的一聲,風俊傑的身形一分為八,分別出現在韋雲的四面八方,同時高舉戰王刀,打出一道道狂暴刀浪,這些刀浪在高台平鋪開來,一股腦朝韋雲席捲而去。 book18.org

這是將「殘影分身」催動到極限所展現出來的效果,看起來好像有八個身體一般,其實是因為速度過快所產生的錯覺。 book18.org

韋雲心知此點,登時也催動全身法力,使出「殘影分身」神通,身形化作一連串的虛影,從原地快速飛遁上了高處,風俊傑的刀浪大部分打空,卻又一部分長了眼睛一般,歪著彎窮追不捨。 book18.org

此時韋雲人已在半空中,眼看那些刀浪襲來,他五指一張,五道青光從中落下,化作一道道青色光盾,刀浪撞在光盾之上,發出「嘭嘭嘭」的炸響,光盾爆破,刀浪卻也消弭無形。 book18.org

這是《藥王經》第四卷中記載的護身法術「木華盾」。 book18.org

「我倒要看看你能擋住我多少刀!」 book18.org

風俊傑大笑起來,他如今只攻不守,幾乎立於不敗之地,已經打上了癮,當下全力催動刀勢,手中戰王刀忽然化作十多丈長的巨大光刀,朝韋雲頭頂上方斬下! book18.org

難以想像的壓力透體而來,連皮膚都有種被刀鋒割裂的痛感,韋雲心知《藥王經》中的法術已經擋不住了,立刻轉換了法力,開始催動《吞日大法》。霎時間,他的一雙手臂忽然燃燒起一層金色火焰,尤其拳頭,幾乎成了半透明的燒紅鐵塊,散發出無比灼熱的高溫,雙手帶著熊熊火焰,猛地迎向頭頂的巨大光刀! book18.org

「咚——」 book18.org

一聲金鐵交擊沉悶震響傳遍四方,風俊傑的巨大光刀眨眼落在韋雲那燒紅的雙拳之上,兩者相互撞擊,中心爆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朝周圍擴散開來,撞得結界一陣晃動,周圍各大宗門的門人同時動容! book18.org

「好強的力量!」 book18.org

「這位韋雲道友所使的莫非是……」 book18.org

「不錯,這就是可以焚燒萬物的《太陽真火》神通,這門神通只有修真界十大奇功中的《吞日大法》才能修煉出來,據說此功法乃是上古十大王族中吞日火猿一族的看家本領,失傳已久,怎會出現在這裡?」 book18.org

藥王宗這邊,本來臉色淡然的藥老人終於變色,面色有些凝重地看向韋雲的雙拳,葉沉魚和白無憂等人更是一臉駭然,都震驚無比。便是他們上場,也未必能擋住風俊傑這一刀,不想韋雲竟然赤手空拳就擋了下來。 book18.org

韋雲本來身處半空中,此時被風俊傑一刀劈下,受力下墮,落在地面之上,腳下一片咔嚓咔嚓之聲,比武台寸寸龜裂,又在陣法的作用下快速合攏,恢復原狀。 book18.org

「再來!」 book18.org

風俊傑一聲大喝,巨大光刀收回,然後再又狂掃而過,要將韋雲劈成兩截。 book18.org

韋雲也爆喝一聲,使出火焰雙拳撞擊在風俊傑的光刀之上,兩者相撞,再度發出沉悶巨響,爆出陣陣氣浪,朝周圍狂卷開來! book18.org

十幾丈長的巨大光刀一次次狂掃,韋雲則一次次揮動雙拳迎擊,一時間,兩人戰得如火如荼,斗得難分勝負。 book18.org

忽然,風俊傑的巨大光刀一分為二,一刀從韋雲頭頂劈落,一刀朝他腰間斬去,韋雲一拳迎向頭頂,一拳砸向腰間,刀芒與火焰相撞,金鐵鳴叫,火花四濺,一團團火焰朝周圍爆散開來,其中夾雜著一道道刀芒氣浪。 book18.org

「這樣呢?」 book18.org

風俊傑一聲獰笑,再次劈出一刀,巨大光刀在半路上一分為三,分別朝韋雲身上各處要害劈去。 book18.org

「來得好!」 book18.org

韋雲哈哈大笑,兩隻火焰鐵拳分別迎向其中一道光刀,就在大家以為他無法再應對第三道光刀之時,卻見他胸前忽然長出一條手臂,化作火焰巨拳,有磨盤大小,一丈多長,轟然砸向風俊傑的巨大光刀! book18.org

三條手臂,三隻火焰巨拳,對抗風俊傑的三道巨大光刀! book18.org

兩者相撞,光刀倒飛出去,重新化作一把三尺長的戰王刀,風俊傑渾身劇震,倒退幾步,每退一步都在地面留下一個深深腳印。 book18.org

韋雲更是倒飛出去,重重落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然後又快速起身,隨時準備應付風俊傑的攻勢。 book18.org

方才這一陣對抗,兩人的法力都消耗劇烈,風俊傑已然使出「疊浪刀法」的絕招,韋雲同時催動《吞日大法》中的「太陽真火」和《九臂神拳》兩門神通,更是不堪重負。 book18.org

他還未將這些功法和神通修煉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運用之時無法自如,有些周轉不靈,便只能用法力去填補,強行催動。 book18.org

他不好受,風俊傑亦是心中叫苦,根本沒料到對方居然會火焰神通,五行火克金,他的刀道神通天生受克,其殺伐之氣盡皆被消弭,他心知如此下去久戰不利,必須使出壓箱底的本領,務求一招制敵才行。 book18.org

「好你個小孽種,我還真是小瞧你了,既然如此,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力量吧!」 book18.org

風俊傑兩手緊握戰王刀,神情忽然肅穆起來,一股凜然氣勢以他為中心朝周圍擴散。 book18.org

「你這個狗娘養的雜碎,今日我三通真人就要將你碎屍萬段!」 book18.org

韋雲用舌頭舔了舔嘴角的鮮血,開始全力催動《吞日大法》,眾人都看見他的身體化作通體半透明的金紅色人形鐵塊,周身上下燃燒著金色火焰,周圍的空間都被燒得有些扭曲了。 book18.org

風俊傑也終於展現出他「武神之體」的力量,身體爆出一股悍勇之氣,一股股白色氣流在他周身上下流轉不定,不時化生出刀槍劍戟的形態,然後又回歸成氣流,環繞周身,源源不絕。 book18.org

「雜碎,受死!」 book18.org

韋雲終於反守為攻,整個人化作一尊火焰巨人,旋轉著撲向風俊傑! book18.org

「殺!」 book18.org

風俊傑一聲爆喝,身上的白色氣流化作刀槍劍戟,忽然盡數灌注在手中戰王刀之上,整個刀身爆出一陣耀眼的七色彩光,漲成數丈之長,隨後又縮小成原狀,七彩刀芒吞吐不定,風俊傑瞬間揮刀朝衝來的韋雲斬去。 book18.org

「鐺鐺鐺!」 book18.org

金鐵交擊之聲不絕於耳,兩人瞬間就拚鬥了數十招,只見場中火焰熊熊,刀芒四射,令人不可逼視。 book18.org

「嗤嗤!」 book18.org

韋雲的火焰巨拳砸在風俊傑的刀身之上,發出嗤嗤聲響,七彩刀身冒出一陣白煙,甚至連刀身都開始變得一片通紅。 book18.org

「給我死!」 book18.org

風俊傑不住獰笑,狀若瘋狂,忽然從身上飛出另一口刀,這是一口雁翎刀,與戰王刀一般,同樣是頂級法器,被他操控著斬向韋雲! book18.org

此刻韋雲正全力對抗風俊傑的戰王刀,冷不防被他這麼一斬,登時一條手臂被其腕削斷! book18.org

風俊傑正要得意時,卻見那隻被他斬斷的手腕化作一道氣流消失不見,甚至連那條手臂都縮回體內,他微微一怔。 book18.org

就在此刻,韋雲的小腹伸出一條手臂,眨眼化作一隻熊熊燃燒的火焰巨拳,瞬間伸長,猛地朝風俊傑胸口轟去! book18.org

這一次風俊傑終於無從抵擋,一直以來,他所修煉的道法殺伐有餘,防守不足,被韋雲這麼一轟,立刻渾身巨震,胸口都凹陷下去,衣服也被燒穿了,整個人倒飛出去,人尚在空中,口中卻吐出大股鮮血,手中的兩口頂級法器長刀盡皆掉落在地! book18.org

「嘭!」 book18.org

風俊傑重重跌落在地,發出一聲巨震,這一下已然受了重創,無力再戰了。 book18.org

韋雲冷笑一聲,順手將地上兩口長刀法器收入囊中,隨後快速朝對方撲去,想要將對方徹底殺死,以消心頭之恨。 book18.org

卻在此刻,一條人影穿過結界,快速落在風俊傑的身前,手中拂塵一甩,迎向韋雲的火焰雙拳。 book18.org

「呃——」 book18.org

韋雲猶如渾身被針扎一般的刺痛,連忙爆退,盯著眼前之人。 book18.org

擋住韋雲的正是明德山人。 book18.org

與此同時,藥王宗這邊也立刻飛出兩道人影,分別是白無憂和葉沉魚,兩人一左一右,站在韋雲身邊,隨時提防明德山人下殺手。 book18.org

幾乎同一時間,紫月仙門這邊也飛出一個人影,落在韋雲身前,乃是方才與太極門張若君戰過一場的虞飛雪。 book18.org

明德山人見三人虎視眈眈,立刻打消了打算動手的念頭,他呵呵一笑,說道:「大家都是正道七宗的門人,同氣連枝,韋雲小友何必如此下殺手,也太不顧正道情分了吧,小小年紀如此狠毒,與邪魔外道何異?」 book18.org

法相境界的長老都出手了,韋雲知道已經殺不了風俊傑了,當下收了神通,渾身一陣變化,身上火焰消失,身體重新化作肉身。 book18.org

他冷笑一聲,道:「山人說得好啊,同為正道七宗,山人卻惡意詆毀紫月仙門新任門主,又指使門人冒充別人的兒子,不知山人居心何在?」 book18.org

「你……」明德山人臉色一變,心知說不過他,只好冷哼一聲,說道:「還請小友把我師侄的兵刃還來。」 book18.org

韋雲笑道:「好啊,請山人跪下求我,興許本人心情好,會考慮還給你。」 book18.org

「好,好。」明德山人眼神閃爍,「咱們走著瞧。」 book18.org

說完,他抱起風俊傑飛身落下比武台。 book18.org

此時玄真山人徐徐站起身,說道:「此次紫月仙門的換屆大典已然順利完成,貧道就不久留了,請各位慢用,告辭——」 book18.org

說著,他騎上白鶴,飄然離去。 book18.org

太玄仙門的人都跟著一齊起身,往外走去。 book18.org

紫月仙門的人自然也不會挽留,不找他們算帳就不錯了。 book18.org

任誰都能看出來,太玄仙門和紫月仙門依然是水火不容,以後恐怕連藥王宗也會被拖下水,這卻是韋雲導致的。 book18.org

韋雲捂住胸口,此時沒了對手,他也鬆懈下去,方才與風俊傑交戰之時所受的創傷登時一齊襲來,渾身一陣劇痛,眼看就要軟倒下去,一旁的葉沉魚和白無憂立刻上前扶住他。 book18.org

「師弟,你怎麼樣了?」 book18.org

「無事……」 book18.org

兩人扶著韋雲落下高台,回到藥王宗所在的位置坐下,葉沉魚給韋雲服下一枚療傷丹藥,又祭起玉清寶瓶給他療傷。 book18.org

虞煙雨輕聲道:「方才太玄仙門的道友不知何故要抹黑本座,若非今日乃是良辰吉日,又逢本門大事,本門定不會放過他們,念在同為正道七宗的份上,今日就不與他們計較了,不過此事決不會就這麼算了,他日本座定親自去太玄仙門登門拜訪。」 book18.org

此時太玄仙門的人還沒走出廣場,聽得此言,登時冷哼一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book18.org

一場風波,就此平息。 book18.org

廣場各大宗門的人重新坐定,各自推杯換盞,交頭接耳。 book18.org

虞飛雪飛身落在藥老人身前,稽首道:「晚輩有禮了,此次還要多謝藥王宗鼎力相助,不知藥前輩門下韋雲師兄的傷勢可還好?本門有療傷聖藥凝霜丹,可幫助痊癒。」說著就取出一個紫色玉瓶遞過來。 book18.org

藥老人呵呵一笑,道:「不必,我藥王宗別的本事沒有,療傷的能力自問還可。此次事件,與我藥王宗無關,乃是韋雲一人所為,望飛雪師侄轉告貴派門主。」 book18.org

這意思便是,不管是福是禍,都不關藥王宗的事,由韋雲一力承當,乃是為了藥王宗的明哲保身之舉。 book18.org

「晚輩明白了。」 book18.org

虞飛雪說罷,看了尚在閉目療傷的韋雲一眼,然後轉身離去。 book18.org

雖然有葉沉魚的玉清寶瓶,加上她配合施法,韋雲還是足足治療了一個多時辰,才算好受了些。 book18.org

他睜開眼一看,發現此時已經日落西山,廣場上各大宗門的大部分人都已經離開了,只有藥王宗門人尚留了幾個在這裡,紫月仙門的換屆大典算是徹底結束。 book18.org

葉沉魚道:「師弟,你沒事了吧?」 book18.org

「好的差不多了,多謝師姐援手。」韋雲感激地看著眼前的絕色美人。 book18.org

葉沉魚垂下眼帘,說道:「既然如此,咱們便就回師門吧,宗主他們已經先行離去了。」 book18.org

韋雲環顧一周,只見身旁除了小金和李媚兒之外,尚有葉沉魚、白無憂、青蘿和青靈四人留在這等他,心下感激,說道:「多謝幾位師兄師姐,你們先走吧,我想再欣賞一番紫月仙門的美景,晚些再離開。」 book18.org

幾人都大致明白韋雲的意思,經過方才的事,有心人都隱隱懷疑起了韋雲的身世,葉沉魚等人自然更是心如明鏡。 book18.org

「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告辭了。」 book18.org

說罷,葉沉魚四人便要離去。 book18.org

韋雲忙道:「小金,媚兒,你二人也先走吧。」 book18.org

「噢……」 book18.org

「主人保重。」 book18.org

兩人跟在葉沉魚身邊,不時回頭看看韋雲,只見他迎風而立,獨身一人的樣子,頗有些淒涼感。 book18.org

等人走離去之後,韋雲才嘆了口氣。 book18.org

一個個身穿紫衣的紫月仙門弟子在廣場上來回,收拾著案桌和蒲團,打掃著場地。 book18.org

韋雲看向紫月仙門的宗門大殿,終於鼓起勇氣,一步步登上階梯,來到大殿門口。門裡面傳出敲擊木魚的古樸聲音,有一群弟子正在裡面念誦經文,做著晚課。 book18.org

一個弟子從旁走過,韋雲叫住她,道:「這位師姐,請留步。」 book18.org

「韋雲師兄有何指教?」這名弟子連忙止步。 book18.org

韋雲方才擊敗了風俊傑,可謂是大出風頭,此時整個正道各大宗門的人都認識韋雲,更何況是紫月仙門的人,個個都在暗贊他的義舉,對他充滿了好感,甚至是仰慕。 book18.org

韋雲拱手道:「在下想見一見你們門主,請師姐代為通傳。」 book18.org

這名弟子盈盈一笑,道:「你叫我安九就好,我幫你問問。」說完就進入大殿。 book18.org

「安九……」韋雲來的時候,曾看過正道七宗的宗主、長老和真傳弟子名單,大致記得安九這個名字,乃是紫月仙門十二大真傳弟子之一。 book18.org

等了片刻,安九從門內走出,此時天色已黑。 book18.org

「怎麼樣了?」韋雲忙道。 book18.org

安九看向韋雲,眼神帶著一絲歉意,道:「我們門主不願見你。」 book18.org

韋雲臉色微變,心中一沉,淡淡的痛楚從胸口傳遍全身。 book18.org

安九嘆了口氣,手中遞過來一枚玉簡,說道:「師兄,這是門主命我轉交給你的。」 book18.org

韋雲接過玉簡,一言不發。 book18.org

安九說道:「師兄莫要傷心,來日方長。」 book18.org

韋雲忽然撲通一聲,跪在門口,磕了幾個頭,然後起身,轉身背對大殿,閉上眼,深吸一口氣,抬腳一步步走下石階,朝紫月仙門大門口而去。 book18.org

安九看著他孤單的背影,莫名有些感傷。 book18.org

…… book18.org

————————————————————————2.相信書友都知道,凡是長篇,肯定有收費群,發私信索要就是了,我也不想老是打廣告,但不說又不行,否則本書就沒法寫下去;3.純愛文不如綠文那樣吃香,不是說純愛文不受歡迎,是純愛文的讀者年輕人占比多,囊中羞澀,沒有付費的習慣,綠文的付費書友占比大,所以市場決定了寫綠文收入較好;4.當然考慮到確實有不少書友囊中羞澀,因此本書會一直穩定在論壇上更新,目前來說應該不算慢吧……笑。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