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艷譚 (1-82)作者:七分醉[原創]

簡體

【仙俠艷譚】(1-3) book18.org

作者:七分醉2020年11月28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簡介:一段瑰麗、香艷的仙俠之旅…… 第1章 遇妖 book18.org

天韻大陸,大明王朝,風物城。 book18.org

天韻大陸有九州之地,土地廣袤而肥沃,十大王朝並立爭鳴。其中大明王朝占據了整個風州地域,風物城就是王朝麾下的其中一個城池,風物城民風淳樸,百姓富足,藥材行業十分發達。 book18.org

金色陽光灑落在城郊的一處山林之中,韋雲騎著一匹白色駿馬,手拿弓箭,背上掛著箭囊,緩緩行走在山道上。 book18.org

韋雲,風物城富商韋笑的養子,年方十六,身材挺拔,樣貌陽剛,長得濃眉大眼,四方臉,腰膀粗圓,手臂孔武有力,性情直爽,喜交各路好友。 book18.org

韋家世代經商,沒有讀書人,原先父母指望他能夠考取功名,報效王朝,奈何韋雲自小荒廢學業,長大後也不務正業,只喜舞刀弄槍。還經常一個人跑去說書館聽江湖軼事、志怪故事,在七八歲時還曾集結街上的一群頑童「行俠仗義」,鬧出許多笑話。 book18.org

正值初秋時節,城郊山林層林盡染,紅色楓葉鋪滿地面,與金色陽光相互輝映,煞是好看。 book18.org

今天大早,韋雲邀了幾個同齡好友,特地出城秋獵,他打算打幾隻野味回去燉湯喝。 book18.org

往日山上總能見到許多麋鹿、狼、兔,今日也不知為何,一隻大點的野味也不曾瞧見,便是鳥叫聲都似乎少了許多。 book18.org

「賀兄,羅兄?你們不要躲藏了,我已經看見你們了。」 book18.org

韋雲與幾個好友分散行動,見無獵物可打,便喊了幾聲,良久也不曾聽見好友的回應,他原以為對方是故意在耍自己,但怎麼看來,也不太像啊。 book18.org

他眉頭微皺,暗道:「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book18.org

韋雲策馬而行,這山地平坦,倒也好走。 book18.org

忽然,韋雲聽見前方山坳處隱約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他忙打馬而去,聲音越來越清晰,他一聽就不淡定了,這分明是男女交歡的聲音啊! book18.org

風物城的煙花柳巷可不少,韋雲也不是愣頭青,自然清楚得很,平日裡沒少跟豬朋狗友去給那些賣春的女子送錢。自然一聽就清楚,只是他納悶了,這荒山野嶺的,怎麼會有女子在這,莫非那幾個損友偷偷約了人?居然不告訴小爺我,實在太不仗義了。 book18.org

他立刻加速前進,很快來到一處山坳,抬眼就瞧見轉彎處有一個草木掩蓋下的山洞,聲音正是從洞內傳出! book18.org

韋雲來到山洞前,下了馬,扔了弓箭就往裡頭衝去,嘴裡喊著「給小爺我留一個」,匆忙間摸入洞內,洞內空間頗大,光線竟也極好。 book18.org

入目處,是一幕讓韋雲兩眼噴火的淫靡畫面,果然是一群男女正在裡面放浪形骸,抵死纏綿! book18.org

洞內有四男五女,皆都赤身裸體,衣裳扔了一地,那四個男子正是韋雲的四個好友,此刻他們身下各自都壓著一個妙齡少女,正在她們雪白嬌軀上瘋狂聳動,心神沉浸,表情享受,對周圍的事物全無察覺。 book18.org

那幾個少女也十分配合,八爪魚一般抱著韋雲的好友們,全身心迎合,一個個明艷動人,卻又滿臉騷浪,口中嬌喘不斷,呻吟聲傳出老遠。 book18.org

韋雲打眼望去,不由暗暗驚訝,這些少女瞧著不過十七、八歲,個個生的花容月貌,肌膚白嫩,吹彈可破,身段也極好,這些損友是從哪裡找來的?便是城裡天香樓的頭牌妙妙姐也不過如此啊! book18.org

四男五女,還有一個美麗少女空了出來,半躺在一塊青石上,白嫩藕臂輕輕撫摸自己雪白雙乳和下體的粉嫩小穴,就在韋雲進來的剎那,她那一對媚眼登時發光,如電一般射在他身上。 book18.org

「公子來得正好,奴家等你好久了呢!」 book18.org

這少女一個彈跳落在韋雲面前,二話不說就抱住他,一對桃花眼目光如水,口中發出一聲「啊」的嬌吟,不住在他臉上親吻,櫻唇柔軟,溫潤可口,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 book18.org

「好個小騷貨!小爺來會會你!」 book18.org

韋雲忙不迭寬衣解帶,抱住少女就是一陣色急的舔吮。 book18.org

他的幾個朋友早就沉浸在與這些少女的交歡中無法自拔了,韋雲心道,難怪方才不見人影,原來早就在這享受溫香軟玉了,哼,有好事也喊一聲! book18.org

這麼想著,他忽然疑竇叢生,這荒郊野嶺的,怎會出現這樣幾個國色天香的少女?而且還是從未見過的,這附近難道會住有人家麼? book18.org

此時韋雲已顧不得這些,香酥肉體抱了個滿懷,先爽上一番再說。 book18.org

少女張口朝韋雲面部噴出一股淡粉色的香氣,韋雲登時感到渾身酥麻,神志不清,一股慾火從小腹升騰,直衝全身,下體塵根早就急不可耐,直立而起,頂在少女的一雙修長白嫩的大腿之間。 book18.org

韋雲被這迷香一般的香氣所攝,慾火中燒,兩眼火熱地盯著眼前少女,兩手不住在她雪白肉體上來回撫弄,少女更是全力迎合,柔軟櫻唇吻上他的嘴,香舌輕吐,一時間唇舌交纏,發出啾啾之聲。 book18.org

少女一聲嚶嚀,韋雲兩手已在她的雪嫩奶子上用力揉弄,五指陷入乳肉之中,稍一離開,乳肉便又恢復原狀,豐滿雪乳彈性十足。韋雲呼吸粗重,迷醉地將頭埋入少女雙乳之間,張口伸舌,貪婪地吮吸、舔舐她一對雪乳,豐滿奶子沾滿了韋雲的口水,少女杏眼迷離,檀口微分,口中發出「啊啊」的輕聲浪吟。 book18.org

「嘶……」 book18.org

韋雲忽然渾身一酥,原來少女的一直白嫩玉手握住了他那硬直的塵根,軟綿綿的手心輕輕套弄,如操穴一般,十分舒適。 book18.org

韋雲身體一酥,便就坐在地上,入目處是少女那白嫩雙腿,只見她雙腿之間白嫩無暇,一根陰毛也無,兩瓣陰唇嫩肉輕輕夾住中間的一條鮮紅色細縫,一絲透明淫水從細縫之間溢了出來。韋雲渾身燥熱,他瞪大雙眼,貪婪伸舌在那條嫩紅肉縫上面舔了一下,將那絲淫水舔入口中,回味無窮,又張口吻住少女的陰唇嫩肉,來回舔舐,比方才吃奶的時候還要貪嘴。 book18.org

「啊……公子……輕點……啊啊啊……」 book18.org

少女曲線玲瓏的嬌軀微微晃動,一手將韋雲的頭往自己蜜穴上面按,她滿眼春意,一臉放蕩,全無一個十七、八歲少女該有的純潔之態。 book18.org

韋雲張口舔穴,一條舌頭在少女的粉嫩肉縫上面來回掃舔,不住吮吸上面分泌出來的甘甜淫水,這嫩滑蜜穴當真可口,全無風物城青樓妓女的那種酸澀鹹味,如此美穴,真讓人流連忘返,韋雲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插入這嫩穴之中體會一下了。 book18.org

「啊……呀……來了……啊啊啊……」 book18.org

少女忽地嬌軀一顫,一股浪水從她嫩紅肉縫之中噴出,噴得韋雲滿臉都是,韋雲喘著粗氣,一把將少女壓在地上,掰開她的一雙修長粉腿,大肉棍抵住她那微微分開的粉紅色肉唇,龜頭貼著唇肉摩擦了幾下,已是濕滑無比,當即屁股一沉,肉棍已然長驅直入,直搗黃龍,穿過少女那濕滑溫熱的陰道嫩肉,頂在她嬌嫩柔軟的花心之上。 book18.org

「啊……好大呀……啊……公子……輕點嘛……人家……受不了了呢……啊啊啊……」 book18.org

少女口中說著輕點,嬌軀卻在不住迎合,整個人纏在韋雲身上,在韋雲抽送之時,白嫩翹臀便往前聳動,迎接他的大力操干,一雙粉腿纏住韋雲的腰部,媚眼如絲,笑吟吟地看著身上的少年。 book18.org

少女的嫩穴當真是一個銷魂肉洞,裡頭嫩肉濕滑,溫潤舒適,還帶著一絲絲的吮吸之力,韋雲才抽送了幾下,就感到少女的蜜穴如一張小嘴一般,不住吮吸著他的龜頭,並且這股吸力越來越大,到最後韋雲想要往回抽都已是不能,只覺得少女的蜜穴在不斷吸他的龜頭,龜頭已完全陷入花心深處無法自拔,整個肉棍都在不斷往裡面陷,好在韋雲天賦異稟,天生塵根粗長,否則根本無法觸及少女的花心。 book18.org

「啊呀!」 book18.org

隨著少女的蜜穴吸力和摩擦增強,韋雲快感如潮,整個人都似在浪潮中上下顛簸,很快便攀升到頂點,再也無法忍住,腰眼一酸,大股濃精射入少女的蜜穴深處。 book18.org

「咯咯!」 book18.org

少女猶自不停,蜜穴的吮吸和按摩之力有增無減,韋雲本來疲軟下去的肉棍再次硬直起來,又有了射意。 book18.org

此刻,整個山洞內一片淫靡之氣,一股粉色瘴氣罩住整個山洞,裡頭浪叫不斷,五對少年男女在激烈交歡,抵死纏綿。韋雲才剛來不久,大戰了不過兩個回合,這也罷了,另外四個男子卻已經神情呆滯,眼窩深陷,臉色變得一片青黑,身體的精力早已被榨乾,其中一人更是忽然劇烈顫抖兩下,便就一動不動,卻是陽精泄盡,爽死當場! book18.org

片刻之後,韋雲也已射了三回,少女卻依然精力充沛,反客為主地坐在他腰上快速聳動嬌軀,套弄韋雲下體,這讓韋雲脖子上所佩戴的一枚淡紫色彎月玉佩都晃動起來。 book18.org

這是一枚只有大拇指大小的月牙形淡紫色玉佩,晶瑩剔透,質感溫潤,在他養父母發現並收養他時,就已經戴在身上了。君子無故,玉不離身,這是韋雲從小戴到大的唯一不離身之物。 book18.org

射了三次的韋雲已然清醒不少,他眼眸明亮起來,本能地感到一陣心慌。平日逛窯子的時候,韋雲的床笫本領可謂是獨領風騷,那些損友個個都自愧不如,任何一個窯姐都讚不絕口,但眼下……韋雲面對這麼一個絕色少女,卻毫無招架之力,連射數次不說,對方卻精力更甚,還在不斷極力索取,這怎麼可能? book18.org

韋雲想要掙紮起來,不料身上的少女卻反客為主坐在他身上不住套弄,根本不讓他起身,在他身上運動的速度反而加快了,口中不住浪叫,最怪的是這少女力道奇大無比,縱然韋雲使出全身力氣,也無法動彈分毫! book18.org

「你、你……」韋雲口中說著,忽然發現周圍動靜小了,眼睛四處一看,就見到自己的好友一個個都躺在地上,毫無動靜,他們身上的少女卻依舊在聳動著雪白赤裸的身體。 book18.org

有個少年已然命絕,他身上的少女嬌笑一聲,朝尚有精力的韋雲撲了過來,一雙粉腿踩在韋雲頭部兩側,就要將下體的粉嫩肉穴往他頭上貼去,同時一隻白玉般的小手按在韋雲胸口,正好壓在他胸前的紫月玉佩上面。 book18.org

就在此刻,韋雲胸前的紫月玉佩泛起一道淡淡紫光,這道紫光一經出現,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朝周圍擴散開來! book18.org

韋雲身上的少女忽然一聲發出驚叫,手掌冒氣一股青煙,從他身上彈跳而起,人尚在空中,身體卻在瞬間發生了變化—— book18.org

只見原來雪白赤裸的妙齡少女,一瞬間變成了一隻通體雪白的毛茸茸狐狸,這狐狸落在地上,一雙媚眼充滿了人性,盯著韋雲胸口的玉佩,驚駭失色。 book18.org

其餘幾個少女也相繼化作一頭狐狸,有的淡灰色,有的是淡黃色,還有火紅色的,皆不是人! book18.org

「咿呀!」這五隻狐狸怪叫一聲,曲腿一個彈跳便奔出山洞,轉眼消失不見。 book18.org

韋雲晃了晃頭,此時才有力氣起身,連忙穿戴整齊。 book18.org

其餘幾個少年也紛紛清醒,只有一人毫無動靜,在看見自己和朋友的狼狽模樣之後,都是大驚失色,來的時候大家都是神采奕奕,現在卻一臉青黑,精疲力盡,分明縱慾過度。 book18.org

韋雲將方才發生的事說了一便,道:「我等是被狐狸精給迷住了,大家沒事吧?」 book18.org

「無、無事……」 book18.org

一個少年摸了摸自己的黑眼圈,忽然看見旁邊,大驚道:「賀兄!」 book18.org

幾人一看,才發現其中一個少年已經不省人事,無論如何也喚不醒,已經沒氣了。 book18.org

幾個少年驚魂未定,悲恐交加,合力將那死去少年抱出山洞,放在馬背上,各自找到自己的馬匹,然後離開山嶺,朝城中而去。 book18.org

幾人各回到自己家中,半個月不敢出門…… book18.org

韋雲回去後將山中遭遇簡略地與父親韋笑說了一遍。 book18.org

韋笑面色凝重,讓他呆在家中,哪裡也別去,自己卻二話不說出了門,半天后,領著一群道人回來了。 book18.org

韋家是風物城的富庶之家,家中幾代經商,積累了不少家財。當代家主韋笑深諳人情世故,廣結好友,人緣頗佳,近年來所經手的生意皆風生水起,穩賺不賠。 book18.org

前段時間,城中不時傳出詭異之事,張家的大兒子半夜裡被害了,全身乾枯而死,死狀悽慘,據說是被人鬼怪一類的髒東西吸乾了精血,趙家的千金小姐也遭了難,本來如花似玉的人兒,一夜之間就瘋了,似乎也是撞了邪。 book18.org

尤其在韋雲出門遇到狐狸精之後,韋笑更覺此事不能再耽擱了。 book18.org

急忙請懸壺觀的道士前來,要他們幫忙做一場驅邪法事,在家中貼上符咒,趨吉避凶。 book18.org

風物城二十里外的懸壺觀,觀主清風道長,據說道行頗深,精通相面之術,以及岐黃醫術,還有降妖除魔之能。等閒人家去請,都未必請得動,好在韋家多年來篤信佛道,經常給懸壺觀送去供養之物,韋笑與觀主清風道長常有往來,對於韋家邀請,清風道長爽快接下。 book18.org

韋家之虔誠,皆來自其子韋雲。 book18.org

韋雲作為韋家獨子,並非韋笑夫婦親生,這不是什麼秘密。當年韋笑夫婦年近五十,依舊膝下無子,韋笑還納了幾房小妾,依舊不曾續上香火。 book18.org

卻在一個冬日的傍晚,韋笑的妻子尤氏聽見門外傳來嬰孩啼哭。開門時,見到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被棉衣裹住,就那麼躺在門口,尤氏見四下無人,四處打聽,也不知是何人丟棄,與韋笑商量之後,便收養了這個棄嬰,取名「韋雲」,以續韋家香火。 book18.org

轉眼韋雲已經十六歲成年了,在這樣一個衣食富足之家,各方面都不曾虧待,韋雲對雙親也十分孝敬。韋雲不愧是撿來的,身上毫無其養父母的影子,他性格直爽,打小就靈活好動,喜歡舞槍弄棒,不喜文字和商道。 book18.org

兒子長大成人,韋笑夫婦十分欣慰,認為兒子是上天所賜,因而常懷感恩之心去懸壺觀燒香拜神,毫不吝嗇地送去錢財供養。每次韋雲都跟著,時日一久,甚至得了清風道長賞識。 book18.org

花了一天時間,清風道長給韋家做了一場法事,韋笑這才鬆了口氣。 book18.org

離去的時候,清風道長指著韋雲,對韋笑說道:「我觀令郎面相,天庭圓潤,地閣開闊,三停均勻,中嶽直聳,尤其眉目奇絕,身上透著一股超卓之氣……若加以栽培,他日決非池中之物!」 book18.org

對清風道長的話,韋笑自是沒有理由懷疑,這位道長的相術是出了名的准,韋笑對此心中萌生了一個想法,他要將韋雲送進懸壺觀,跟隨清風道長學本領! book18.org

第2章 拜師 book18.org

天韻大陸有九州、四夷、海外三島,十大國度,億萬百姓,其中最為耀眼的並非皇權或功名,而是那傳說中的修真煉道之士,方今天下多妖魔鬼怪出沒,百姓常受災禍,就連各國朝廷也沒轍,只有修行者方能克制,因此各個國度都供奉著一批修行者,就是為了對抗不時出現的妖魔鬼怪。 book18.org

風物城為大明王朝領地,大明王朝占據了九州之一的整個雲州之地,供養著不少修行者,懸壺觀便是風物城的守護神,風物城城主見了清風道長,也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怠慢分毫。 book18.org

韋雲自小喜武不喜文,但區區人間武術,又怎麼比得上仙道之術? book18.org

如此,韋笑打算讓韋雲拜入懸壺觀學藝。但他也知懸壺觀收徒要求極嚴,懸壺觀每年才收一個弟子入門,皆是千萬人中精挑細選之人。眼看今年已經立秋,懸壺觀的收徒儀式也要開始了,韋笑要抓住這次機會,讓韋雲拜入懸壺觀。 book18.org

風物城以及下屬村鎮有數百萬人口,懸壺觀卻只挑選一人,韋雲能否在這百萬人中脫穎而出讓清風道長看中,實是一個未知數。 book18.org

不過,韋笑已有充分準備,而且信心頗足。 book18.org

「雲兒,出發了。」韋笑走出大門,喚上坐在院子裡看書的韋雲。 book18.org

「好嘞。」 book18.org

韋雲將手中的小說《神魔志怪》塞入囊中,跟隨父親出了門。 book18.org

自從那日遇到狐狸精後,韋雲早晚都抓著一本《神魔志怪》不放手,他想多了解一些這方面的東西,以免下次遇到時六神無主,那玉佩更是決不離身。 book18.org

韋雲的玉佩除了是尋找親生父母的線索和憑證,還有一個用處——辟邪! book18.org

這點他從小就明白,但他並不知曉的是,這玉佩並非可以無限制使用,一旦裡頭的靈力用光,便無有辟邪之功效了。 book18.org

門口停著一輛堅實的馬車,老僕福伯已等候許久了。 book18.org

父子倆上了馬車,韋雲跟門口送別的養母尤氏告了別,福伯便將鞭子甩在馬背上,馬蹄噠噠踏地,朝城外而去。 book18.org

韋雲坐在馬車內,車窗外閃過城中建築,耳邊傳來養父的囑咐,心中卻在回想那日遇到狐狸精的事,當真是驚魂一場,好在有驚無險,甚至還享受了一番魚水之樂,如今身體已然恢復了……只是可惜了賀兄! book18.org

不知不覺,馬車停了下來,原來已到懸壺觀了。 book18.org

韋笑囑咐了幾句,韋雲就跟著父親下車,進入道觀。 book18.org

道觀門前有一大廣場,裡頭早人滿為患,都是風物城以及附近百姓,領著自家子女前來拜師的,只可惜清風道長貼出的告示說的很清楚,只收一人! book18.org

在鞭炮聲中,韋雲進入大殿,大殿正中是一尊高大的道人金身塑像,鼻息間傳來香火氣息,不少信士在燒香拜神。 book18.org

不知為何,在看見這尊道人神像之時,韋雲微微有些眩暈。 book18.org

此時,韋笑手中拿著一個小布包,拉著韋雲一起上過香拜過神像,然後進入後殿,後殿是清風道長的居所,等閒人不得入內,韋笑卻是常客,因而破例放行。 book18.org

來到後殿,見到一身玄色道袍,仙風道骨的清風道長,他已五十多歲了,顯得十分健朗,瞧著不過四十歲多的樣子。 book18.org

清風道長正在吩咐弟子做事,見到韋笑父子,就拍拍手上灰塵,走過來迎接,淡淡道:「原來是韋兄,不知韋兄此番有何事?」 book18.org

韋笑忙道:「上次的事多謝道長。聽聞道長又要收弟子了,我兒對修行也頗為上心,因此帶他前來碰碰運氣,若是能選上最好,選不上還有下一年。」 book18.org

清風道長掃視著韋雲,微微一笑,道:「雲侄兒也想入道,那是大大的好事,我觀雲侄兒的面相,各方面條件都很出色,希望很大,等下有三關考驗,千萬要把握住。」 book18.org

韋笑推了推韋雲。 book18.org

韋雲忙跪下喊了聲:「叔叔既然吩咐,小侄一定全力以赴。」 book18.org

清風道長只是客套地笑了笑,就要送客的時候,忽然韋笑將手中布包塞到他手中,輕聲道:「一點小意思,道長不要嫌棄。」 book18.org

清風道長並未接下,微微皺眉:「韋兄這是何意?」 book18.org

韋笑說道:「愚兄前幾日去我大明都城進貨,偶然見到一落魄道人出售此物,我雖用不著,但想到道長興許用的上,就買了回來。」說著就將布包打開。 book18.org

清風道長看見裡頭的東西,微微一驚,道:「竟是此物?」他心頭一跳,這布包裡面卻是幾張符咒模樣的東西,呈黃色,八角狀,上有玄奧紋路,普通人看不出來,但從他的視角望去,就能看見上面散發著淡淡黃光。 book18.org

凡人或許不知,但清風道長身為懸壺觀觀主,卻很清楚此物是什麼,這分明是修行界通用的符錢啊! book18.org

在天韻大陸,凡人所用的金銀財物,對真正的修行者而言根本唾手可得,不具備多少價值,頂多作為煉器輔料之用,修行者之間通用的乃是符錢。符錢是上古流傳下來的修行界通用貨幣,只有當世的三教七宗才有能力和資格製作符錢,而且製作符錢需要一定的修為和秘傳之術,不比一件法器來得簡單,等閒修行者根本做不出來。 book18.org

符錢分為一至六品,對應修行境界,一品最低。 book18.org

修行人的境界,從低到高分別是築基、金丹、元嬰、法相、渡劫、成仙! book18.org

每一枚符錢都蘊含了製作者的真元法力在內,它的功能除了交易,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直接補充真元,如一品符錢,可以讓一個築基修行者的真元力直接補滿,這也正是符錢的價值所在! book18.org

而韋笑塞給清風道長的這三張符錢,都是一品符錢,可以讓清風道長的真元力補充三次,也不知道那個落魄道人為何會拿這種東西用來換世俗金銀。 book18.org

清風道長見了心頭就是一震,他知曉此物之珍貴,對他來說,無疑等於多了幾個補給,雖然只是一次性的,但在關鍵時刻,往往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book18.org

這種東西只在修行界流通,凡人世界根本買不到,清風道長未想到韋笑竟然會有,著實令他震驚,他自己雖也是修行者,但因實力緣故,未能躋身真正的上流修行界,而且他根本不會製作符錢,此物對他來說,實在珍貴。 book18.org

懸壺觀是修行界三教七宗之一藥王宗的無數附屬道觀中的一個,清風道長亦只是藥王宗外門弟子,他資質有限,學了幾手法術便被派送到懸壺觀,熬了三十多年才坐上觀主之位,他根本沒多少機會獲取符錢,不想眼下竟在一個凡人手中見到了。 book18.org

「道長,如何?」韋笑看出他已經動心了。 book18.org

清風道長不動聲色地接過韋笑遞過來的布包,臉上露出淡笑,道:「既然如此,那貧道就卻之不恭了。」明知對方在賄賂,他卻不得不收,否則與蠢貨何異。 book18.org

「那小兒的事……」 book18.org

「韋兄放心,此事包在貧道身上。」清風道長雲淡風輕地道,「我早便說過,雲侄兒天賦頗佳,非是池中之物,此次定然能夠通過我懸壺觀考驗,成為的懸壺觀的弟子!」 book18.org

清風道長遵從藥王宗的指示,每年都會挑選一個天資不錯的苗子,收為弟子,又從這些弟子中挑選出一個合格之人,送往藥王宗進修,為藥王宗輸送人才,雖然送往藥王宗的弟子要經過非常嚴格的考驗,但若只是收入懸壺觀,他是完全可以自己說了算的。 book18.org

韋笑聞言大喜,兒子拜師學藝之事,總算十拿九穩了,家中有修行者坐鎮,日後韋家一飛沖天,不在話下。 book18.org

「噹噹當……」 book18.org

鐘聲悠揚,廣場上,清風道長領著懸壺觀的十多名道人上香拜過藥王老祖神像,便開始了今年的弟子招收和考驗儀式。 book18.org

考驗分為三關,第一關是年齡,須未滿十八歲,一旦超過,便過了最佳的修行年紀,第二關是根骨,根骨越好的人,修行天賦越高,修煉速度越快,第三關是悟性,悟性越高之人,悟道越容易,能避過修行中的許多劫難。 book18.org

韋雲和許多少年男女一起,排隊接受清風道長的考驗,清風道長坐在一張紫檀木大椅上,手中捏著一張黃符,貼在少年的額頭上,若是根骨和悟性越高者,黃符所泛之光就越明亮,若是根骨和悟性越低者,黃符所泛起的光芒將越暗淡。 book18.org

一個個少年不斷淘汰,也有零星幾個少年的根骨和悟性都不錯,被清風道長喚到一旁靜等,進行二次篩選。輪到韋雲的時候,黃符貼在他額頭上,瞬間光芒綻放,清風道長眼睛一亮! book18.org

不料,黃符才綻放了一個瞬間,便又暗淡下去。 book18.org

清風道長微微皺眉,這資質……夠嗆。 book18.org

「你去一旁等著。」 book18.org

「是,道長。」韋雲站到了一旁。 book18.org

清風道長便開始測試下一個少年……到了晌午,所有前來接受考核的少年都測完了,那些父母領著自家兒女悻悻而去。很快,清風道長開始了進行二次測驗,讓留下來的幾人再一次接受他的測試。 book18.org

這幾個少年中,除了其中一人光芒較亮之外,其餘幾人都先後淘汰,隨後輪到韋雲,清風道長又一次將黃符貼在韋雲額頭上。 book18.org

這一次,韋雲額頭上的黃符光芒暗淡,完全沒有要亮的意思。 book18.org

清風道長心中叫苦,他雖然有權力讓韋雲直接入門,卻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不公平的判決,眼下韋雲的亮度卻明顯不如其餘幾人,更別提與那個光芒較亮的麻衣少年相比了。 book18.org

想到這裡,清風道長暗暗運起真元之氣,灌入到黃符之中,剎那間,韋雲額頭上的黃符便大放光芒! book18.org

眾人一看,都詫異不斷,旁邊站著的幾個懸壺觀道人也都驚異連連。 book18.org

「此人是誰?天才呀!」 book18.org

「真是百年難得一見……」 book18.org

他們完全未想到清風道長會幫韋雲作假。 book18.org

如此,韋雲順理成章地脫穎而出,成為今年拜入懸壺觀的門人,其餘被淘汰的少年都被父母帶走,只能等來年了。 book18.org

在眾人的見證下,韋雲進行了拜師儀式,拜清風道長為師,為懸壺觀入門弟子,位列懸壺觀清風道長座下十二道童之中的最後一位。 book18.org

自此,韋雲就在懸壺觀住下,跟隨清風道長學藝,養父韋笑也放心地離開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在懸壺觀,每天除了早晚課之外,就是做一些雜活,諸如煮飯、種菜、打柴、掃地等,都是自己解決,當然更重要的,是論道談玄,鍊氣修法。 book18.org

清風道長在藥王宗學得了幾樣本領,一是鍊氣心法《養氣訣》,二是普通的畫符之術,三是普通的煉丹之術,四是殺敵所用的符劍術,五是簡單的看相算命之術,六是粗淺的風水陣法之術,七是必修的岐黃醫術,因為藥王宗最擅長的便是醫藥之術。 book18.org

和其餘弟子一樣,韋雲也先後學了這些本領,雖然本領學到手,但要想學精,運用得出神入化,就是自己的事了。沒有經年積累,常年淫浸,是根本無法運用純熟的,比如清風道長,也只是將醫術和相術學得比較純熟而已,他的修為境界停留在築基圓滿。雖然如此,擔當一個小道觀觀主之位,卻還是可以勝任的。 book18.org

其餘弟子,比如入門最早實力最強的大師兄張志平,修為堪堪到了築基中期,他精修的是符劍術,二師兄則精於風水陣法之術,三師姐精通畫符之術,其餘弟子也都各有所長。 book18.org

韋雲自從得了《養氣訣》,便開始夜以繼日地勤修苦練,每天除了必做的早晚課和雜活之外,就是修煉《養氣訣》,他知道內煉真氣是修行最關鍵的前提,決定了一個人的境界修為,余者可以慢慢來。 book18.org

只是韋雲修煉了半個多月,也未見自己有絲毫的氣感,這著實讓他焦急又困惑。 book18.org

這一日夜晚,韋雲又在道觀廣場月色下靜坐吐納。 book18.org

「十二師弟,又在修煉啊?」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 book18.org

韋雲起身望去,就見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從外頭走進來,手中還拿著一柄三尺木劍,正是大師兄張志平。 book18.org

韋雲知道這位大師兄定是去外頭修煉他的符劍術了,就笑道:「大師兄好。」 book18.org

韋雲與大師兄張志平志趣相投,平時最聊得來。 book18.org

「怎麼樣,有收穫麼?」張志平笑道。 book18.org

韋雲聳聳肩:「收穫不大,但我會努力,師父他老人家的眼光怎麼會差?」 book18.org

「別灰心!」張志平拍拍他的肩膀,「一開始都是這樣,我們也都是這樣過來的,《養氣訣》是藥王宗的初級心法,但也是最紮實的心法,築基的不二法門,雖然速度慢些,卻勝在十拿九穩,沒有危險,你大師兄我當初用了足足半年時間才修煉出第一口真氣,打通第一個穴竅呢。」 book18.org

「那小弟就多謝大師兄鼓勵了。」韋雲拱手。 book18.org

「時間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明日隨我去後山砍柴。」 book18.org

「好!」 book18.org

懸壺觀占地百畝,有十多個大殿,幾十個精舍,韋雲也有屬於自己的精舍,回到屋內,很快就睡著了…… book18.org

第3章 美艷師娘 book18.org

一座雲霧繚繞的仙山中,仙鶴在其中飛翔,一些不知名的仙草和老藥在懸崖峭壁上迎風不動。在仙山的最高處有一座懸浮在半空中的宮殿,宮殿上方,掛著一輪巨大的紫色月牙,這是一輪巨大下弦月,泛著晶瑩紫光,一個身穿紫色衣裙、身材修長曼妙的女子斜靠在月牙上,一手撐著自己潔白如玉的下頷,卻朦朧看不清長相,一雙修長粉腿輕垂,微微搖晃著。 book18.org

韋雲發現這個女子似乎在遙看著自己,只聽得她口中喃喃道:「孩子,我希望你遠離仙道是非,遇事忍讓,莫沾殺戮,平安此生……」 book18.org

「你是誰?」韋雲大聲喊道。 book18.org

韋雲這麼一喊,畫面立刻破碎,一切回歸虛無,消失不見。 book18.org

「你是誰!」 book18.org

韋雲忽然從床上起身,原來只是大夢一場,他發現自己身上沾滿了汗水。 book18.org

韋雲起身倒水,拿了毛巾擦洗身子,他還是第一次做這樣奇怪的夢,這個夢境是如此的真實,又如此的奇妙,韋雲可以發誓,他絕對沒有見過這樣的女子,也沒有去過這樣的地方,如此場景怎會出現在他夢境中的,怎麼也想不明白。 book18.org

「該做早課了。」 book18.org

早課就是眾門人一起在大殿念誦經文,這經文是正道修行界通用的《道德真章》,經文言辭懇切,旨在導人向善,是八千年前的一位老祖所著,已經流傳幾千年了。 book18.org

「太初有道德,我今來傳之……天地非不仁,乃非獨仁人,而德澤世間萬物……日月與我同大,我與日月何異……一草一木,莫不蘊含天地……每一瞬間,皆是永恆……陰陽循環,萬物終滅,唯有道德,永存世間……」 book18.org

韋雲念誦著經文,他雖然性情乖張,玩世不恭,但十分細心,本能感到這經文暗含玄機,字字珠璣,卻又不知究竟玄在何處,只好將這每一個字都烙印在自己心中,有事沒事便默念一番。 book18.org

早課後,韋雲跟隨大師兄張志平前往後山砍柴,將木柴背回來後,韋雲又急匆匆去靜坐吐納了,把一眾師兄師姐看得都是一笑,笑容中卻不乏讚許之色。 book18.org

小小的懸壺觀,人情味卻挺足。 book18.org

其中模樣清秀的三師姐莫秀雲更是給韋雲鼓勵,調侃道:「小十二,等你煉出真氣,師姐就將身上的肚兜送給你。」 book18.org

這話聽得韋雲渾身酥麻,也讓別的師兄投來一陣艷羨目光,他們當初可無這等待遇! book18.org

長相清俊的二師兄鄭平更是將韋雲拉到一旁,悄悄說道:「小師弟,一定要加油啊,遇到什麼難事儘管告訴師兄!」 book18.org

韋雲受寵若驚:「哇,二師兄,不必這麼客氣吧?莫非有什麼陰謀?」 book18.org

鄭平一臉猥瑣地道:「是這樣的,為兄苦戀你秀雲師姐已久,等她將肚兜給你之後,你就將肚兜轉贈給為兄,如何?」 book18.org

韋雲聞言一呆,原來如此,十二個人里雖有三個師姐,但三師姐莫秀雲長得最美,修為也僅次於大師兄,難怪能惹得眾師兄青睞,面對鄭平的可憐巴巴,韋雲只能答應。 book18.org

韋雲拱手道:「三師姐不愧是我們懸壺觀第一美女,祝二師兄成功!」 book18.org

鄭平笑道:「師弟錯了,我們懸壺觀最美的並非你三師姐。」 book18.org

「哦?」韋雲一怔,三個師姐裡面明明是三師姐最美啊? book18.org

鄭平神神秘秘地道:「最美的,是師娘。」 book18.org

韋雲恍然,他雖然沒見過師娘,但是聽過,師娘這人比較神秘,據說一直在後殿養病,很少露面,從他入門到現在也沒見過,故而忽略了。 book18.org

下午,回到精舍,韋雲暗嘆一聲,如此進展,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煉出一口真氣,打通穴竅,從肉體凡胎進入築基境界。他雖然充滿朝氣和信心,可若這樣沒有收穫地下去,何日才是個頭? book18.org

他走出房門,漫無目的地在後殿周圍的院子裡散步。不知不覺間,通過一個月亮門,來到一處幽靜的園子。落入眼帘的是一方青草地,以及一塊花圃,中間有個鞦韆架,一個絕色美婦正在鞦韆架上來回晃蕩。 book18.org

韋雲連忙止步,舉頭望去。 book18.org

只見這美婦眸光如水,眉目如畫,有一張白嫩的瓜子俏臉,她身段窈窕可人,只是面色有些蒼白,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輕紗長裙,裸露的肌膚如雪一般,在陽光下泛著光澤,一雙修長玉腿輕輕搖擺,身上透著一股嫵媚之氣,令人心神蕩漾。最妙的是她的胸脯和臀部,又挺又翹,似乎全身的肉都集中在了這兩處,別處卻纖細無比,根本不成比例。美婦的翹臀坐在鞦韆架上,臀肉陷入其中,被木板擠開,分開兩邊,真是嬌嫩無比。隨著鞦韆來回晃動,美婦胸前的一對大奶子輕輕抖動,如兩個球體在調皮彈跳。 book18.org

韋雲看得兩眼發直,卻猛然驚醒,暗道一聲壞了,這裡已是師父清風道長的住所,鞦韆架上的美婦分明是師娘! book18.org

師娘是三年前過門的,平日裡十分神秘,除開一些特殊日子,基本上見不到人影,大家對她的印象都止於她的名字「水紅瑤」。連飯菜都是弟子們送到她房門口的,給人的感覺就是深閨中不願出門也不願見人的美婦,不知道她養的是什麼病,三年了還沒養好。 book18.org

師父清風道長已經五十多了,而這位師娘瞧著卻不過三十來歲,做他女兒都綽綽有餘了,韋雲羨慕不已,果然如鄭平師兄所言,師娘乃是天姿國色,若能娶這等絕色為妻,人生還有何遺憾? book18.org

這幾日師父清風道長一直在屋內煉丹,連吃飯的時間都無,不想這位師娘卻有這等閒情雅致,一個人在此盪鞦韆。 book18.org

韋雲正要轉身離去,美艷師娘卻叫了一聲:「是新入門的小十二麼?」聲音如銀鈴般悅耳。 book18.org

「啊……」韋雲忙低頭回應,拱手道:「弟子韋雲見過師娘!」 book18.org

水紅瑤明眸一閃,長長的眼睫毛微動,嫵媚笑道:「你來的正好。眼看中秋將至,你去城中買些月餅回來吧,我有些嘴饞了呢。」 book18.org

「現在就去麼?」 book18.org

「當然呀。記得,每樣都買一些。」 book18.org

「師娘放心,包在弟子身上!」 book18.org

韋雲忙快步離開,生怕驚動師父,也不知為何,反正就是不想讓他知曉自己來過這裡,哪怕對方不會責罰自己。 book18.org

從懸壺觀到風物城來回要一個多時辰,韋雲匆匆忙忙買了月餅,然後回到懸壺觀去孝敬美艷師娘,雖然十分辛苦,但得了美艷師娘的一句讚美和感謝,還是覺得很值。 book18.org

接下來的幾日,韋雲每天都會抽時間偷偷摸摸跑去後園,看看這位貌若天仙的師娘是否在此,若是見到,韋雲心中便有說不出的喜悅,若是不見,心中則悵然若失。每當見到,水紅瑤便會吩咐韋雲替她跑腿,要麼找東西,要麼買東西,偶爾也會問韋雲一些瑣事,這一來二去,韋雲對後園的花草已是熟悉無比,對水紅瑤也更加了解了。 book18.org

原來在三年前,水紅瑤受了重傷倒在路旁,被恰巧路過清風道長救了回來,經過清風道長的一番精心救治,水紅瑤總算脫離了生命危險,又調養了一年多,水紅瑤才能夠正常行動,只是仍舊元氣大傷,出於感激,水紅瑤以身相許,嫁給了清風道長。 book18.org

這兩年清風道長一直在想方設法,讓身體孱弱的水紅瑤恢復元氣,尋藥、煉丹,鍥而不捨,用盡平生所學,對她可謂是無微不至。 book18.org

韋雲心頭暗道,若是自己撿回來這麼一個美嬌娘,也定會全心對她好的,想不到被師父撿了便宜。 book18.org

這麼想著,韋雲猛然一驚,他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陷入了這個美人的溫柔陷阱之中,而且還樂此不彼,這當真是一件危險的事,這是自己的師娘啊,可不是風物城的窯姐,自己怎麼能生出這樣的邪念呢! book18.org

韋雲也儘量控制著自己去後園「巧遇師娘」的慾望,一心埋頭在修煉《養氣訣》上。 book18.org

只是修煉許久,仍舊不見進步,韋雲只好轉而琢磨起別的東西來,符咒、相術、陣法、醫術、煉丹、符劍術等,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裡,都被他琢磨了個七七八八,雖然有些東西受限於道行,無法施展,門道卻已掌握。 book18.org

秋去冬來,轉眼到了年關。 book18.org

這一日傍晚,韋雲從城中回來,他去風物城給父母拜過了年,帶了一些年貨回道觀,給每個師兄都帶了一份禮物,這些師兄平日對韋雲多有照顧,彼此之間感情不錯。 book18.org

韋雲拿了一幅字畫和一盒胭脂,往後殿而去,這是送給師父師娘的禮物。 book18.org

天空中飄著鵝毛雪花,寒風吹過,韋雲不由緊了緊身上的大氅。由於回來太晚,又給師兄們送禮,來到後殿時,已是深夜了,韋雲發現師父房內還亮著油燈,便一步步走了過去。 book18.org

正要叩門時,韋雲忽然聽見裡頭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他連忙止步。 book18.org

這聲音,韋雲非常熟悉! book18.org

「嗯……啊……快……用力……啊啊啊……」 book18.org

「寶貝兒……我的心肝……」 book18.org

這些聲音伴著粗重的喘息,在房內飄蕩,甚至飄出了房間,落入韋雲耳中。他當然明白裡面在發生什麼,轉身就欲離開,才走了兩步,便又回頭,輕手輕腳地來到窗邊,尋找到一絲窗紙縫隙,朝房間裡頭瞧去。 book18.org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韋雲的目光便移不開了。 book18.org

只見房間裡,美艷而嫵媚的師娘水紅瑤正赤裸著雪嫩肉體,橫躺在一張軟塌上,她那一雙修長粉腿大大分開,露出中間黑毛覆蓋下的粉嫩蜜穴,上面已是淫水潺潺,挺翹的屁股蛋壓著軟塌,胸前一雙豐滿雪乳輕輕顫動。水紅瑤嬌軀微抖,身上的香汗和大腿之間分泌出來的淫水混雜在一起,滴落下來。在她前方,同樣光著身子的清風道長跪坐在水紅瑤分開的兩腿之間,一手將她的一條粉腿扛在肩上,另一手握著一隻碧玉所製成的長條狀物,卻是一隻精巧的玉杵。這隻玉杵在清風道長的掌握下,不斷在水紅瑤的蜜穴之中進進出出,兩瓣肥厚的唇肉不住分開合攏,每當玉杵擠開陰唇插入蜜穴,水紅瑤就渾身一顫,檀口發出「啊」的一聲浪叫,而在玉杵抽出時,則帶出汩汩淫水。 book18.org

窗外偷窺的韋雲心臟劇烈跳動,他可不是什麼初哥,見多了男歡女愛的場面,但眼前的男女卻不是普通人,而是師父和師娘,一個是在外面仙風道骨的長者,一個是令他朝思暮想的絕色佳人,親眼見到他們倆的刺激活春宮,登時讓他移不開目光。 book18.org

韋雲屏住呼吸,生怕弄出一絲聲響,影響自己偷窺這刺激場面。 book18.org

這麼瞧著,韋雲忽然發現有些奇怪,就連在外頭觀戰的他都已經堅挺無比,師父的肉棍卻軟噠噠的,一絲雄風也無,只用玉杵去搗弄師娘那肥美多汁的蜜穴,這未免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book18.org

隨著水紅瑤一聲浪叫,大股淫水從她蜜穴之間噴涌而出,美婦的整個雪嫩嬌軀不住顫抖,隨後癱在軟塌上。 book18.org

清風道長忙丟了玉杵,跪在水紅瑤面前,張口伸舌,如小狗一般舔舐著她蜜穴中湧出的淫水,舔了幾下又道:「寶貝兒,還有嗎?我想喝……」 book18.org

「嗯……」水紅瑤嚶嚀一聲,一雙縴手分開自己的粉嫩肉唇,蜜穴對準清風道長張開的大嘴,忽然從細小尿道中噴出一股水花,徑直落入他口中,清風道長眼神發亮,如饑似渴地將這尿液飲下,如飲甘泉。 book18.org

這一幕把窗外偷窺的韋雲看得目瞪口呆,平時仙風道骨的師父竟有如此怪癖,著實瞧不出來,真是說出去也無人相信。 book18.org

飲盡水紅瑤的尿液之後,清風道長舔舔嘴唇,起身摟住嬌妻,說道:「寶貝兒,前不久我得了幾張符錢,能夠及時補充真元,有此符錢相助,我很快便能煉製成一種療傷丹藥,此丹藥名為『歸元丹』,是藥王宗無數種丹藥中排名靠前的療傷聖藥,等你服用之後,定能恢復元氣。」 book18.org

水紅瑤微笑道:「多謝夫君了,我的傷不礙事的,倒是夫君你,不知何時才能治好塵根隱疾,恢復雄風。」 book18.org

清風道長嘆道:「我當年練功受到外界影響而岔氣,非但境界停留在築基圓滿,再也無法提升,還導致下體經脈受損,塵根落下隱疾,無法立起……也真是慚愧,未能用它來滿足你,我的心肝寶貝兒,我真是愛死你了,他日等我恢復之後,定要好好喂飽你。」 book18.org

「夫君現在也能滿足我。」水紅瑤微微笑著,眼神之中卻暗藏一絲不快。 book18.org

清風道長沉溺在溫存之中,察覺不到,但在窗外偷窺的韋雲卻捕捉到了,他何等心細。 book18.org

韋雲真希望在裡面摟住水紅瑤的人是自己,瞬間有些失神,手中的禮品不小心落在地上,發出聲響,屋內的清風道長和水紅瑤立刻轉頭看向屋外,清風道長皺眉道:「是誰在外面?」 book18.org

韋雲暗道完蛋! book18.org

就在此刻,一聲「喵」的貓叫聲傳來,一隻黑貓從屋檐落下,躲在門口瑟瑟發抖,韋雲忙趁機離開後殿。 book18.org

清風道長披著單衣打開房門,見到門口瑟瑟發抖的黑貓,失笑道:「原來是一隻貓。」 book18.org

水紅瑤美眸一閃,道:「凍成這樣,怪可憐的,讓它進來吧。」 book18.org

「也好。」 book18.org

清風道長將黑貓抱了進來,關上門。 book18.org

…… book18.org

次日,韋雲做早課時,有些心神不安,他擔心師父知曉自己偷窺的事,若果真知曉了,那就是觸犯門規,決不會輕饒自己。 book18.org

清風道長穿著一身道袍,巡視了一番早課,依舊如往日一般仙風道骨,神情淡定,並未有什麼異常,韋雲這才稍稍放心。 book18.org

早課後,韋雲提著禮物送到後殿,迎面碰到清風道長,忙將禮物送上,道:「這是弟子昨日從城裡帶回來的一點心意,還望師父不要嫌棄,這字畫是給師父的,胭脂是給師娘的。」 book18.org

清風道長微笑接過,點頭道:「這些弟子裡面,就屬雲兒你最有孝心,也罷,我就收下,也代你師娘謝過你。對了,你入門也有四個多月了,修煉進展得如何了?」 book18.org

韋雲如實道:「其餘都還好,就是鍊氣總不見提升。」 book18.org

清風道長拍拍他的肩膀:「此事急不來,誰都是慢慢打熬出來的,記住,堅持不懈,功到自然成。」 book18.org

「多謝師父鼓勵,那弟子去忙了!」 book18.org

「去吧。」清風道長擺擺手。 book18.org

韋雲來到前殿,和師兄們一起清掃著大殿里的灰塵,迎接新年的到來。 book18.org

下午,回到自己精舍,韋雲心中不由浮現昨晚師父師娘歡好的場面,越想越不能自拔,才讓自己清醒一些,又開始浮想聯翩。 book18.org

他深吸一口氣,兩腿不聽話地朝後園移動而去,他已經很久沒去後園了。 book18.org

韋雲來到後園,只見一個粉色靚影立在屋檐下,她明眸善睞,嘴角含笑,看著漫天飛雪,伸出一隻白嫩縴手,接住從空中飄落而下的飛雪,雪花從指間縫隙灑落,落在地上,化為水漬。 book18.org

飛雪下的師娘是如此的艷麗出塵,韋雲不由看呆了。 book18.org

「是雲兒嗎?」 book18.org

就在韋雲呆望時,水紅瑤張望過來,淺笑道:「雲兒,你站在那兒發什麼呆呢?」 book18.org

「啊,師娘,我……」韋雲欲言又止,他不知說些什麼好,說自己想她麼?這是萬萬不能的。 book18.org

「雲兒,過來,師娘有些累了,扶我去休息。」水紅瑤朝韋雲伸出一隻白嫩玉臂。 book18.org

韋雲急忙走過去,唯恐自己不夠殷勤,他將水紅瑤的玉臂放在自己肩上,扶著她的柔軟嬌軀進入殿內,水紅瑤坐在一張紅木椅子上,讓韋雲給她揉肩。 book18.org

韋雲捏著美艷師娘的香肩,聞著她的發香,不由激動起來。這是他第一次與這位師娘肌膚接觸,當真嫩滑無比,妙不可言,他腦海中又浮現昨晚的旖旎畫面。 book18.org

水紅瑤有些嬌弱的身軀,在她那溫婉典雅的氣質下,顯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愛,只是韋雲憑直覺,感到這個美艷師娘的絕色外表下隱藏著一顆決不簡單的心,因為她的一舉一動,都實在是太睿智了,全然不像是普通人,便是同樣身為修行者的清風道長,雖然看上去仙風道骨,卻沒有這種發自骨子裡的超卓氣質。 book18.org

這更讓韋云為之著迷,能夠替這位美艷師娘揉肩,對他來說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book18.org

水紅瑤問了韋雲幾句修行上的事,韋雲一一作答,接著,她話鋒一轉,忽然道:「說來也怪,今早我出門,發現不知誰在我門外留下了一串腳印,像是昨夜留下的,莫非昨夜誰來過……雲兒,你可知昨夜誰來找過你師父?」 book18.org

「啊……這個……」韋雲被她這麼一問,瞬間心跳加速,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book18.org

水紅瑤眉目一眯,語氣忽然嚴厲起來:「雲兒,在師娘面前,不可說謊哦。」 book18.org

師娘此話是何意?韋雲心念電轉,心中暗道,師娘這麼說,定然已經懷疑是自己,甚至確定是自己昨夜去過後殿,乃至窺見他們行房交歡的場面,若是自己咬死否定,哪天被戳穿,師父師娘定饒不了自己,若是承認……看眼前師娘對自己的態度,尚有一線挽救的餘地! book18.org

想到這裡,韋雲撲騰一聲,跪在地上,垂頭道:「師娘,是弟子去過,請師娘責罰!」 book18.org

水紅瑤其實也只是試探,她還擔心是別的弟子特意偷窺,若是那樣倒有些麻煩,不想正是眼前這位最小的弟子。她鬆了口氣,她對韋雲的印象頗好,以她的成熟老練,哪裡不知韋雲對自己的心意,水紅瑤一直以來都在故意吊他,她想看見這個純情少年如小奶狗一般拜倒在自己裙下的樣子。 book18.org

只是水紅瑤很失望,一直未等到韋雲淪陷,甚至還消失了一段時間,著實讓她有些挫敗。不想,這個少年竟然偷窺自己,這讓她心中一笑,好小子,還是沒忍住吧。 book18.org

水紅瑤正色道:「雲兒,你不乖哦,為何要偷窺師娘?」 book18.org

韋雲忙道:「回稟師娘,昨夜弟子回來晚了,打算送些年貨給師父師娘,誰想,誰想……都怪弟子一時糊塗!請師娘責罰弟子吧。」 book18.org

「你都瞧見什麼了?」 book18.org

「弟子,弟子瞧見……瞧見……」 book18.org

「快說。」 book18.org

「弟子瞧見師父和師娘在,在……做那事!」 book18.org

果然都被他看見了,水紅瑤媚眼微眯,淡淡道:「雲兒,你看你師父像不像一條狗?一條喜歡喝尿的狗。」 book18.org

韋雲一聽,登時大驚失色:「這……弟子怎敢妄言!」他心中狂叫,莫非師父已經知道這件事了麼,若果真如此,自己恐怕小命不保,被人看見自己最陰私的秘密,滅口是極有可能的。 book18.org

水紅瑤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微笑道:「你放心,你師父並不知道這件事,那腳印早被我抹去了。」 book18.org

師父不知道……韋雲這才鬆了口氣,心中又道,師娘為何會說出這種話來,莫非她跟師父感情不和麼,他想到了昨晚水紅瑤眼中不經意間流露出的一絲不快。 book18.org

「那師娘……不打算責罰弟子麼?」 book18.org

水紅瑤笑道:「我為何要責罰你?不過……你以後若是敢不聽師娘的話,師娘就會把此事告訴你師父,至於他會如何,那師娘可就管不了了。」 book18.org

韋雲忙道:「弟子一定聽師娘的話!」 book18.org

看著他被自己嚇得面無人色的可憐樣子,水紅瑤不由心中一樂,她算是吃定這少年了。 book18.org

「唔,起來吧。」 book18.org

「多謝師娘!」 book18.org

韋雲起身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明明是寒冬,他卻出了一身的汗,差點認為自己前途斷裂,在這呆不下去了! book18.org

水紅瑤道:「你師父該回來了,你先回去吧,以後每天下午未時和申時來這裡,陪師娘說說話。」 book18.org

「好的,師娘。」 book18.org

韋雲帶著受了驚嚇的心離開後園,在路上,他一直在琢磨這位美艷師娘的心思,卻怎麼也捉摸不透。 book18.org

直至此刻他才確定,這位漂亮的師娘確實不簡單,給他的感覺比師父還要可怕。師父清風道長的可怕是色厲內荏,刀子嘴豆腐心,而師娘卻是外表溫柔,心卻如同淵海,常人根本看不透,這種人是最可怕的,把人玩死了都不知道。 book18.org

雖然如此,韋雲還是為之迷戀,不論是師娘的外表還是氣質,都是世間罕見的女子,韋雲不斷告訴自己千萬莫要惹這位師娘,心中卻在期待與她的再次見面。 book18.org

回到精舍,韋雲對自己說:不就是一個娘們麼,我韋雲小爺堂堂男子漢,怕她作什麼?book18.org

相關搜索

仙俠艷譚仙俠艷譚28集七分醉原創仙俠艷譚35集仙俠艷譚32集仙俠艷譚77集仙俠艷譚36集仙俠艷譚39集仙俠艷譚44集仙俠艷譚94集仙俠艷譚126仙俠艷譚57集仙俠艷譚 1仙俠豔譚七分醉(原創)仙俠艷譚133仙俠艶譚仙俠艷譚83集仙俠艷譚74集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