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艷譚 (46-47)作者:七分醉[原創]

簡體

作者:七分醉2021年3月6日首發於第一會所、禁忌書屋、色中色 book18.org

第46章 縱情盡歡 book18.org

韋雲跟著這八個絕色女人離開閣樓,來到二樓的一處靜室之中,這靜室十分寬敞,一片空曠,只擺放著一張案桌,桌上一把紫砂壺,幾個杯子,地面上鋪了一層錦繡毯子,乃是她們八人平日裡喝茶、閒聊、休息之所。 book18.org

進去之後,關了門,八個絕色女人把腳上的鞋子脫了,一雙絲襪玉足輕輕踩在毯子上,八人同時脫下身上的衣物羅裙,露出裡面的美妙風光,有的穿著肚兜和襲褲,還有一雙絲襪穿在腿上,露出了裡面雪白、細嫩的嬌軀,有的卻穿著連體褲襪,開檔褲襪,無縫絲襪,乃至全身絲襪,一個個酥胸半漏,豐乳肥臀,呼之欲出,真正的秀色可餐,把韋雲看得移不開眼睛,下體一陣發硬,呼吸愈加急促起來。 book18.org

這八個絕色女人站成一排,笑吟吟看著韋雲。 book18.org

琴兒朝他拋了個媚眼,笑道:「少俠想要的可是這個?」 book18.org

「對,對!」 book18.org

韋雲此時哪裡還說得出話來,早已失了理智,快速將自身脫光,然後紅著眼撲了過去! book18.org

此時此刻,韋雲眼中只有眼前的這些美妙肉體,誰要是阻止他,他就跟誰沒完! book18.org

韋雲身化殘影,瞬間來到琴兒身前,直接吻住他那紅潤的小嘴,把舌頭探入其中,貪婪地吮吸起來,這個絕色女人的嫩舌是如此的嫩滑香軟,津液是那麼的甘甜,都被韋雲吸入口中,琴兒嚶嚀一聲,迎合著他的動作,也回吻起來。 book18.org

斜陽晚照,透過鏤空窗戶灑進靜室內。 book18.org

此時本該是女人們的晚飯時間了,但韋雲哪裡管得了這些,今日不玩個欲仙欲死,他是斷然不會停下的。 book18.org

女人們吃了娃娃果,竟也不覺得飢餓了,加之她們有築基修為,幾日不吃不喝倒不是難事。 book18.org

韋雲含住絕色婦人琴兒的嫩舌拚命吮吸,把那甘甜的津液都吃進嘴裡,一雙大手也動了起來,探入琴兒的肚兜裡面,分別握住其中一隻雪嫩巨乳,登時有種嫩滑軟彈的觸感,一隻手根本握不過來,只得到處遊動,用力揉搓,兩隻巨乳輪番玩弄,五指都陷入了乳肉之中,只是稍一鬆手,那乳肉便就反彈回來。 book18.org

「唔……嗯……啊……」琴兒嬌喘吁吁,忽然,韋雲鬆開口,絕色婦人登時劇烈嬌喘,兩人唇舌之間拉出一條細長銀絲。 book18.org

韋雲一把扯下琴兒的粉色肚兜,立刻從裡面跳出一對雪嫩飽滿的大奶子,乳肉雪白,乳頭櫻紅,邊上一圈紫紅乳暈,整個迷人之極,韋雲一時間移不開目光,呆望了幾個瞬間,見旁邊幾個絕色婦人都吃吃笑了起來,這才反應過來,立刻張口叼住一隻,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舌頭掃過乳頭,牙齒輕咬乳肉,吃得滿嘴奶香。 book18.org

琴兒的兩隻白嫩玉手輕輕抱著胸前少年的頭,感受著對方舔吮自己奶子的奇妙快感,微微眯著美眸,不由自主地仰起螓首,發出一聲嚶嚀。被韋雲這麼一吃,琴兒的嬌軀慢慢酥軟起來,一點點坐在毯子上,最後躺了下去,登時省力起來,主動把自己的兩隻雪嫩巨乳送到韋雲口中,讓他品嘗,韋雲則趴在琴兒身上吃個不停。 book18.org

周圍的七個絕色婦人也紛紛圍了上來,各自褪下肚兜襲褲,只留一條絲襪在腿上,有的用自己雪乳去磨蹭韋雲的背部,有的用柔唇去親吻他的臉頰,有的坐在一旁,伸出一雙絲襪美腿,在韋雲的身上上下遊動,絲襪腳心滑過他的胸口,帶來陣陣快感。 book18.org

「真白,真大……怎麼長的?」韋雲驚嘆於造物之奇,這些絕色婦人的身材是如此的完美,該大的大,該細的細,肌膚雪嫩,彈性十足,真是百玩不厭。 book18.org

「咦,少俠,你的這個……好大!」 book18.org

此時詩兒一聲驚嘆,她俯下身去,側著頭往韋雲下體張望,一隻玉手輕輕握住他的大肉棍,只覺得一隻手都握不滿,又長又粗,比她們平時所用的玉杵還要來得粗長,關鍵是火熱無比,散發著陣陣熱量,刺激著她的慾望。 book18.org

「只要姐姐們喜歡,那便是極好的。」韋雲此刻忙個不停。 book18.org

他把琴兒輕輕翻轉了個身,凝視著她那渾圓挺翹的肉臀,兩手輕輕撫摸、揉捏,十指陷入嫩肉之間,一陣嫩滑的觸感,他伸出舌頭,輕輕在上面舔了一下,這白嫩的臀肉與那乳肉相差無幾,都是一樣的雪白嫩滑,彈性驚人,並無絲毫異色或者硬肌,玩起來手感和口感俱佳。 book18.org

絕色婦人詩兒笑道:「少俠的雞巴這般粗長,我們姐妹倒是有福了,大家都來瞧瞧。」 book18.org

其餘的絕色婦人聞言,都好奇地張望過來,果然見到詩兒手中握著一條硬直的大肉屌,如同怒龍一般抬起頭來,紫紅色的大龜頭比鵝蛋還大,尿眼溢出一點晶瑩的黏液,棍身滿是青筋,兩隻手裹住棍身,仍然有一大截未能覆蓋住,兩隻卵蛋在肉袋裡面鼓了起來。絕色婦人們都伸出玉手去摸、去捏,四五隻手一齊握住肉棍,這才堪堪能覆蓋住,三個婦人一起套弄起韋雲的肉棍,還有一個婦人用黑色絲襪腳趾輕點他的龜頭,還有一個婦人用肉色絲襪腳趾去摩擦他的卵蛋,眾人七手八腳,玩得不亦樂乎。 book18.org

她們不曾成婚,但並非沒有過男人,只是次數極少,並不喜歡,這都因為陰月皇朝的男人不但長相醜陋,連塵根也無比細小,根本不可能滿足她們的需求,基本上,這些絕色婦人都是靠一根玉杵過日子的,陰月皇城幾乎家家戶戶,絕大多數女人都有一根屬於自己的玉杵,一到成年的時候,就開始用了。然而即便是國度之中最為粗長的玉杵,也不過像韋雲的雞巴這般了,很少有人會用粗長到這種地步的玉杵,除非是那種特別欲求不滿的婦人,才會買來備用。 book18.org

「啾啾……」 book18.org

韋雲一點點品嘗著琴兒的雪嫩肌膚,每個部位都不放過,生怕錯過任何一寸地方,從臉蛋、脖子、酥胸、小腹,到粉背、翹臀、玉腿和絲足,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如此的香軟嫩滑,觸感美妙,尤其菊花和肉穴,更是美妙中的美妙,琴兒的菊花和肉穴都沒有絲毫異味,可見十分愛乾淨,保養得極好,菊花粉嫩,緊緊閉合,稍一舔動,便就收縮起來,開合不定,煞是可愛,那肉穴則更加美妙動人,琴兒的肉穴肥美多汁,整個穴型狀如河蚌的蚌肉,上面一撮鮮亮黑毛,毛下一點嬌嫩紅豆,兩瓣粉嫩肉唇微微分開,中間夾著一條鮮紅色的肉縫,肉縫裡面淫水潺潺,晶瑩剔透,小穴下端十分嬌嫩,一直蔓延到菊花,整條肉溝線條優美,粉嫩淫靡,散發出淡淡的熟女騷味,這種味道落入韋雲的鼻子,那便成了世間最好聞的氣息。他陶醉地深深吸了一口這熟婦騷味,然後伸出一條大舌,在琴兒的肥美蚌肉嫩穴上面掃舔而過,將那淫液吃進嘴裡,又在上面留下一條長長濕痕,緊接著開始瘋狂舔吮起來,吃得啾啾有聲,幾乎把絕色婦人的肥美小穴當作了世間珍品。 book18.org

「啊……啊呀……哦……你……少俠你……舔得我……啊……天吶……」 book18.org

絕色婦人琴兒被舔得一陣酥麻,微微拱起腰身,一雙粉色絲襪美腿夾著韋雲的頭,然後又朝兩側分開,再有緊緊合攏,忽然她「啊呀」一聲,雪白的屁股蛋往回一縮,韋雲卻追舔而下,琴兒一手按在他的頭部,將他的頭往自己小穴裡面按去,同時主動晃動翹臀,迎合他的舔弄,霎時間,一陣強烈的快感以她的小穴為中心,朝全身上下蔓延開來,她渾身一陣抽搐,小腹劇烈收縮,從肉穴深處湧出大量淫水,然後無力地癱軟在毯子上,嬌軀猶在輕輕顫動,渾身香汗淋漓,美眸迷離,媚眼如絲,肌膚一片紅霞,俏臉也泛起紅暈,更顯美艷動人。 book18.org

「騷啊……又騷又媚,直追李媚兒。」 book18.org

韋雲吃了幾口淫水,然後微微抬起頭,只見滿臉的淫液,一片黏滑,泛著淡淡淫靡氣息,韋雲掰開絕色婦人琴兒那微微合攏的肉唇,看見肉洞裡面的鮮嫩穴肉,稍一鬆手,那肉唇便又往中間密合起來,韋雲在上面親了一口,然後握住她那兩條修長的絲襪美腿,輕輕撫摸。這雙美腿是如此的修長,線條優美,尤其在粉色絲襪的包裹下,更顯嫩滑柔軟,兩手滑動,驚人的美妙觸感傳遍全身。韋雲偏愛女色,愛的就是女人身上那三個肉洞,一對雪乳,一對臀蛋,以及這雙美腿和玉足! book18.org

韋雲抱住絕色婦人琴兒的一雙修長絲襪美腿,扛在自己肩上,將臉貼在這雙美腿之間,輕輕來回滑動,所過之處一片香嫩軟滑,然後又張口伸舌,在這絲襪美腿上面來回舔動,美腿的嫩軟,絲襪的光滑,兩者結合,天下無敵。韋雲一陣品嘗,從絕色婦人琴兒的大腿、小腿一直舔到她的絲襪肉腳之上,將她的一對絲襪肉腳貼在自己臉上,一陣猛嗅,將上面的腳香味和絲襪香味都吸入口鼻中,緊接著就伸出舌頭,唇舌並用,一陣狂舔,講琴兒的腳背、腳踝、腳心和腳趾都一併掃蕩起來,舌頭滑過腳心,嘴巴含弄腳尖,把那晶瑩腳趾吃進嘴裡,細細品味,婦人的肉腳早已一片濕漉漉。 book18.org

「唔……」韋雲稍一吐出口中的絲襪腳趾,絕色婦人琴兒立刻用腳趾夾弄他的嘴唇,好在有絲襪裹著,夾之不穩,每每滑開,韋雲又將那腳趾單個含住,一一吮吸,絕色婦人吃吃嬌笑,用另一隻絲襪肉腳去摩擦他的臉頰。 book18.org

「呀……它在跳動呢……」 book18.org

「可不是,好熱呀……」 book18.org

其餘幾個絕色婦人仍在用白嫩玉手套弄韋雲的雞巴,用絲襪玉足去撥弄他的卵蛋和龜頭,見他仍沒有要射的跡象,登時弄得更加賣力,唯恐伺候得韋雲不舒服,玉手緊貼住肉棍,帶動著包皮上下滑動,腳心壓著龜頭輕輕摩擦,玉足夾著卵蛋,輕輕按壓,全方位刺激著韋雲的下體。 book18.org

「嘶……」韋雲感到大老二幾乎要爆炸,簡直爽得不行,他打算先來一發,不過必須射在婦人的肉穴裡面,於是將絕色婦人琴兒的一雙絲襪美腿壓了下去,將她對摺,兩腿微分,露出中間的肉唇和肉縫。 book18.org

眾女見此,連忙挪開身子,將他的雞巴解放出來。 book18.org

韋雲挺著一條熱氣騰騰的大肉棍,將龜頭抵在絕色婦人琴兒的小穴肉唇上面,粉嫩的肉穴一片濕滑,龜頭立刻沾滿淫水,韋雲屁股往下一沉,龜頭擠開肉縫,便進去大半根雞巴,雖然有淫水的潤滑,插入仍顯艱難,可見婦人雖然常年有玉杵作伴,肉洞卻開發得並不怎麼寬敞,一圈圈的肉穴纏了上來,緊緊箍住韋雲的大肉棍,陰道嫩肉和大肉棍彼此摩擦糾纏,給雙方帶來陣陣致命快感。 book18.org

「啊……好大、好長……到底了……哦……輕點……啊……」絕色婦人琴兒一聲浪吟,韋雲方才的這一下插入,直接就干進了她的肉穴深處,大龜頭已然抵在了花心嫩肉之上,把她刺激得渾身一陣酥麻,才高潮了一次的肉體又攀起陣陣浪潮般的快感。 book18.org

韋雲拔出大半根肉棍,然後又重重插入其中,發出一聲「嘰咕」的水響,肉棍陷入肉穴裡面,把陰道深處的淫水都擠了出來,沿著陰唇嫩肉朝周圍蔓延,本來粉嫩騷浪的小穴更顯淫靡。這一次插入,韋雲已經在嘗試突破絕色婦人琴兒的子宮口了,自從和莫秀雲、李媚兒玩了宮交之後,體驗到那種同時被陰道嫩肉和子宮頸摩擦的終極快感,韋雲已然沉迷上這種玩法,普通的肉體交合已經很難讓他射出來了。 book18.org

韋雲壓著絕色婦人琴兒的絲襪美腿,大肉棍一次次撞入她的肉穴深處,尋找突破子宮的機會,琴兒的肉穴稍顯緊窄,不過具有彈性,嫩肉軟彈,伸縮性很強,需要所衝刺幾次才能突破。 book18.org

「啊……少俠,已、已經到底了……啊……啊……不要……啊啊啊……不……」 book18.org

絕色婦人琴兒忽然瞪大美眸,發出一聲浪叫,整個人都幾乎傻掉了,嬌軀劇震,渾身顫抖,抽搐不已,原來韋雲忽然一個衝刺,將大肉屌狠狠衝過她的子宮口,撞進了她的子宮深處!霎時間,致命的快感傳遍絕色婦人琴兒的整個肉體,如同觸電一般,一陣又一陣,海浪般的快感不斷衝擊肉穴,以小腹為中心朝全身擴散開來,婦人一時間如升上雲端,又從雲端往大地落下,飄飄欲仙,不能自己! book18.org

此時,韋雲的大雞巴終於和絕色婦人琴兒的肥美肉穴密合無間,小腹和琴兒的肉唇嚴絲合縫,整根大肉屌都插進了肉穴裡面,深深浸泡在婦人的子宮深處,裡面一片滾燙,大量的浪水從裡面汩汩而出,卻在雞巴堵住,無法流出來,一時間來回洶湧,在兩人的性器之間激盪開來,帶出陣陣快感。 book18.org

「爽啊……」韋雲大感痛快,他抱住絕色婦人琴兒的兩條絲襪美腿,含著她的玉足腳趾輕輕吮吸,大雞巴稍一抽回,便又重重打入,每一次抽出,都帶出汩汩浪水,這浪水還朝周圍濺射,兩人渾身都是淫水,黏糊糊的,點滴落在毯子上,每一次打入,都發出「啪」的脆響,雞巴穿過濕滑溫潤的嬌嫩肉洞,傳出「嘰咕」之聲,隨著抽送速度加快,又變成了「噗哧之聲」,這其中還伴隨著琴兒的浪叫,各種淫浪的聲音此起彼伏,不絕於耳,場面變得無比淫靡起來,靜室內一片春色。 book18.org

其餘絕色婦人都好奇地盯著韋雲和琴兒性器結合處,看著上面來回進出的樣子,粗長的雞巴裝入肉穴,仿佛撞入了她們體內似的,連帶她們都覺得渾身瘙癢難耐起來,小穴一陣空虛,想入非非起來,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體驗被韋雲操穿小穴的感覺……應該不會痛吧? book18.org

詩兒站在一旁,將一對雪嫩大奶子送到韋雲嘴邊,韋雲張口就叼住一隻,輕輕吮吸,同時操干琴兒的動作也不曾停下。 book18.org

詩兒捋了捋額前的髮絲,一邊給韋雲喂奶,一邊說道:「少俠,你可真是天賦異稟,哪個女子能受得了少俠這等粗長的器物,能與少俠共度春宵,可真是快活死了。不知少俠有過幾個女人?比之我們姐妹又如何?」 book18.org

韋雲一邊在琴兒小穴裡面進出抽送,一邊吮吸詩兒的奶子,聽她一問,便輕吐出口中的雪乳,說道:「倒是有兩個,一個是我的師姐,一個是我的侍女,皆都不錯,和幾位姐姐相比,似是難分高下,不過幾位姐姐勝在人多,倒是把她們兩個給壓了下去。」他當然不止上過兩個女人,只不過和兩個女人保持這種關係罷了,一個是莫秀雲,一個是李媚兒,小金是不算的,至於別的煙花巷柳之地的女人,不提也罷。 book18.org

說完韋雲又含住詩兒的另一隻雪白大奶子,吸嘬個不停,肉棍的抽送更用力了,速度也加快不少,乾得身下的琴兒浪叫連連,欲仙欲死。 book18.org

詩兒咯咯一笑,道:「不想我們只能用人數取勝呢,雖是如此,到底是勝了……哦……少俠,你吃的好用力,詩兒的奶好吃麼?」 book18.org

「唔……好吃得緊。」韋雲微微吐出口中的雪奶,這時棋兒伸出一雙肉色絲襪美腿,將絲襪玉足挪到韋雲胸口摩擦,韋雲低頭張口,將她的一隻絲襪玉足咬住,然後吃進嘴裡,輕輕吮吸。 book18.org

棋兒便將一雙絲襪肉腳送到他嘴邊,只覺得右腳腳趾被一條熱乎乎的舌頭捲住,異樣的快感傳遍全身,她嚶嚀一聲,將另一隻絲襪肉腳貼在韋雲的臉上,輕輕摩擦起來,腳心滑過臉頰,帶來陣陣美妙觸感,韋雲大呼受不了,幾乎忘了抽送,深吸一口氣,穩住心神,這才繼續操幹起來,同時又張口去舔棋兒的另一隻絲襪肉腳。 book18.org

詩兒也有模有樣地伸出一雙絲襪美腿,用她的絲襪肉腳輕輕在韋雲的胸前滑動,不時和棋兒換個位置,由棋兒去摩擦韋雲的胸口,由她來摩擦韋雲的臉頰,不時被韋雲用唇舌舔吮,又把那腳趾吃進嘴裡吮吸。 book18.org

此時的琴兒已然不堪征伐,她被操得高潮迭起,連翻白眼,整個人只是被動晃動嬌軀,一對雪白飽滿的大奶子前後顛簸,帶起陣陣乳波,她媚眼如絲,渾身酥軟,只知道「啊啊啊」的浪吟,檀口微分,晶瑩的口水從嘴角溢出也全然不知。 book18.org

「我也來試試少俠的器物……」詩兒知道該是論到自己了,便仰面躺下,兩腿微分,玉足上揚,玉手主動將兩瓣小穴肉唇掰開,靜待韋雲光顧。 book18.org

韋雲見此,便停止抽送,從琴兒的小穴深處抽出大肉棍,隨著肉棍離開肉洞,琴兒的小穴肉唇發出「啵」的聲響,裡面湧出騷浪的淫水,混濁不堪,那鮮嫩的肉洞本來被擠開一個大洞,幾乎能進去一個拳頭,隨著韋雲抽出肉棍,那肉洞口卻在不斷縮小,最終合攏不見,只留下一條鮮嫩的肉縫,猶在淫水潺潺。 book18.org

詩兒的肉穴又是另一番模樣,粉嫩的小陰唇微微敞開,如同蝶形,肉縫一片鮮紅,肉洞卻密合在一起,只能看見肉洞口如同一汪泉眼,上面已積攢了一堆透明的淫液。韋雲看得著迷,忙不迭就探頭過去,抱著絕色婦人詩兒的兩瓣雪白翹臀,埋頭在她大腿根部,用唇舌去品嘗那漂亮的蝴蝶肉穴,把上面的騷浪淫水吃進口中,雖然淫靡騷浪,但韋雲就喜歡這股氣息,大口大口地吃著,唇舌來回重複舔弄,幾乎把絕色婦人詩兒的肉穴當作了她的小嘴,在與小穴親吻。 book18.org

「啵……」韋雲在絕色婦人詩兒的嬌嫩肉唇上面吻了一下,才這依依不捨地起身,把詩兒放在琴兒的身上,兩人相擁抱住,兩瓣屁股和肉穴緊緊貼合,對著韋雲這邊,韋雲挺著大肉棍,將龜頭擠入詩兒的肉洞裡面,不住往裡面探去,很快就抵住花心,龜頭頂在一小塊柔軟嫩肉上面,韋雲渾身一爽,險些射出來,雖然他射完就能立刻硬直,能夠持續不斷操干,但才進去就射了,未免顯得有些不堪。韋雲開始抽送肉棍,在絕色婦人詩兒的肉穴裡面來回進出,詩兒的小穴一片濕滑柔嫩,陰道軟肉全方位摩擦著雞巴,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book18.org

「啊……果然不得了……哦喲……插到花心了呢……啊……啊啊啊……」 book18.org

絕色婦人詩兒感到韋雲的每一次插入都頂在她的花心嫩肉上面,簡直是要命的刺激,陣陣快感以小穴為中心朝她全身擴散開來,乾得她渾身酥軟,一陣無力,她的雪嫩嬌軀被乾得前後顛簸,帶動了下面琴兒的嬌軀,兩個絕色婦人相擁在一起,忽然四目相對,兩人仿佛心靈相通,都感受到對方心中所想,同時一笑。她們想的是,自打出生以來,從未想過男女在一起交合歡好能夠舒爽到這等地步。 book18.org

「少俠,你的塊頭可不大喲。」絕色婦人書兒和畫兒一左一右躺在兩側,各自伸出一條絲襪美腿,在韋雲的胸前來回摩擦,觸感絲滑。 book18.org

韋雲一邊大力在詩兒體內抽送,一邊笑道:「我身上的塊頭確實不大,不過小弟自有長處,不信你問琴兒和詩兒兩位姐姐。」 book18.org

韋雲並非什麼肌肉壯漢,他所說的長處指的是雞巴,事實上修真之士的身形大都不是什麼壯漢,皆因修道的核心在於內練一口氣,法力在身,便能運用諸般神通,乃至長生不朽,而鍛鍊肌肉之人,屬於體質修煉之中最底層之法,肌肉之身是沒有活性的肉身,是遠不如修道之人的,這些婦人當然也知曉此點,不過是故意調侃。 book18.org

韋雲說完就用力一頂,雞巴登時穿透花心,鑽進詩兒的子宮深處! book18.org

「啊……這……啊……」詩兒渾身劇震,仰頭直呼,這要命的快感,簡直讓她崩潰,完全說不出話來,整個人都開始打擺子。 book18.org

琴兒早領教過韋雲的這一招,一聲輕笑,兩手勾住詩兒的粉背,在她的俏臉上吻了幾下,以示安慰。 book18.org

其餘絕色婦人一看,登時嘖嘖稱奇,書兒和畫兒都忘了移動玉足摩擦韋雲了,和別的婦人一樣,抬頭張望韋雲操干詩兒。 book18.org

韋雲稍稍一頓,兩手各握住書兒和畫兒的一隻絲襪肉腳,放在自己臉上,狂嗅起來,然後繼續挺動下體,一邊嗅著兩個絕色婦人絲襪肉腳的香味,一邊伸出舌頭舔舐,他真是愛死了這些的肉體,便是她們的絲襪肉腳都是如此的香甜美味,怎麼玩也玩不膩,怎麼吃也吃不夠。 book18.org

「啪啪啪……」 book18.org

激烈的肉體撞擊聲在靜室內響個不停,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已然是夜間時分了。 book18.org

韋雲把手一張,從乾坤袖中扔出幾枚夜明珠,遍布靜室周圍,整個靜室登時一亮。 book18.org

韋雲這才繼續抽送…… book18.org

此刻,一道紫光忽然從遠處飛遁而來,須臾間來到詩琴山莊的上空,化作一個一身紫衣的靚影,臉上蒙著面紗,正是奉命來暗中保護韋雲的紫衣。 book18.org

紫衣兩眼各泛起一點紫光,整個山莊內的景物登時巨細無遺地落入她眼中,這其中便包括在靜室內正與一干婦人慾仙欲死、抵死纏綿的韋雲。 book18.org

紫衣見到靜室內玉體橫陳、淫亂無比的場面,登時整個人都呆住,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韋雲暗地裡會幹出這種事! book18.org

「這、這……」 book18.org

紫衣那面紗下的嫩臉一片飛霞,如火燒一般地紅了起來,她轉身就要離去,才飛出去不遠,又回頭仔細張望了幾眼,見裡頭的場面越來越淫亂,已經到了讓她大開眼界的地步了。 book18.org

在紫月仙門,大家都是女子,且容貌一個賽一個的嬌美,雖然是修行之人,修身養性,可畢竟大家都還是人,都有人性,免不了會想入非非,思春思淫,可門中卻無一男子,門規更是規定宗門之人不可與男子淫亂,否則門規處置,玉杖仙娘的手段聞名修真界,就連白芷也自愧不如,沒人敢亂來。因此千百年來,紫月仙門中人解決性慾,要麼使用玉杵,要麼大家同門之間玩玩磨鏡遊戲,這倒是門規允許的,前提是雙方自願,便是玉杖仙娘早年也經常玩這個遊戲,如今煙雨娘娘亦是有大群的絕色美女作陪,隨時等候召喚。 book18.org

紫衣長老便是其中之一,但在她心目中的歡好,僅限於和女人之間,由於長期的潛移默化,對男子多少存在一些偏見,比如上次見到風俊傑,見對方居然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搶女子,幾乎想出手殺了他,不過看在他有可能是虞煙雨兒子的份上,才放過他罷了。 book18.org

如今見到韋雲與一眾絕色婦人在靜室中淫亂,登時火氣上涌,雖然知道她們是自願,但依然對韋雲有些失望,本以為他為紫月仙門解圍,是個難得的年輕才俊,誰料一樣是這般的下流齷齪。 book18.org

「真是豈有此理,看來你是不需要什麼保護了。」 book18.org

絕色婦人紫衣長老怒斥一聲,轉身飛走。 book18.org

韋雲自然不知,就因為他貪圖美色,失去了一個超級保鏢。 book18.org

此時的韋雲一邊操干詩兒,一邊高舉書兒的雪白肉體,不住舔吮她的雪嫩大奶子,吃了片刻又兩手下移,按著她的渾圓翹臀,然後把她那一片粉嫩的包子肉穴壓在自己臉上,張口狂舔,吸嘬個不停,把上面的淫水都吃進口中,舔逼發出的「啾啾」聲,和操逼發出的「噗哧」聲,兩者交相響起。 book18.org

絕色婦人書兒將一雙絲襪美腿壓在韋雲的肩膀上,她穿的是開檔褲襪,都不需要脫,正方便韋雲舔逼和操干,她抱著胯下少年的頭,見他吃得津津有味,不由吃吃嬌笑,微微挺動翹臀迎合他的舔弄。 book18.org

「啊啊啊……我也不行了……啊啊啊……哦……啊呀……」此時詩兒已經被乾得高潮迭起,淫水橫流,忽然她一聲嬌喘,從尿道口噴出大股清澈液體,原來是被干尿了,浪水夾雜著尿水橫流開來,落在下面琴兒的小穴和屁股上,然後滴落到毯子上,一片騷浪。 book18.org

等她尿完之後,韋雲才拔出濕淋淋的肉棍,將幾乎坐在自己脖子上的絕色婦人書兒放在詩兒的身上,與琴兒一起,三人疊合在一起,書兒在最上面,肥美的翹臀和粉嫩的肉穴對著韋雲。韋雲將肉棍上移,一點點插入書兒的嫩逼深處,直接就是一通猛烈抽插,乾得這個絕色婦人一陣尖聲淫叫。 book18.org

韋雲在操干書兒的同時,又將畫兒抱起,唇舌並用,親吻和舔弄她渾身上下,每一寸雪嫩的肌膚都要品嘗一番,等品嘗得差不多了,書兒也高潮得不行了,便將畫兒壓在一旁,狠狠操弄,接著又去舔棋兒,然後操棋兒,舔詞兒,操詞兒,舔歌兒,操歌兒,舔賦兒,操賦兒……如此一通淫玩,不知不覺就已經半夜三更了。 book18.org

此時這些絕色婦人都疊合在一起,形成了三座肉山,琴兒、詩兒和書兒彼此疊合,畫兒、棋兒和詞兒三人疊合在一起,歌兒和賦兒疊合在一起,一個個全都香汗淋漓,一身的淫水、尿水和精液混合物。 book18.org

韋雲已然射了兩次,仍在歌兒的肉穴裡面進出抽送,隨著歌兒迎來一陣高潮,他又把雞巴抽出,往下稍稍一滑,就滑入了賦兒的粉嫩小穴裡面,繼續抽插。兩個絕色婦人的屁股蛋和肉穴都疊合在一起,所見之處一片黏滑,韋雲一邊掐弄歌兒的雪白臀蛋,一邊奮力操干,不一會兒就迎來一陣射意。 book18.org

韋雲連忙拔出肉棍,將精液射在這些絕色婦人的雪嫩嬌軀上面,星星點點,十分淫靡。 book18.org

絕色婦人們猶在嬌喘吁吁。 book18.org

韋雲挺著大雞巴轉到她們頭部這邊,把雞巴送到她們嘴邊,婦人們立刻張口去舔吮,吃得啾啾有聲,這上面除了韋雲的精液,還有她們自己的淫水和尿液,散發出陣陣騷味,說不出的淫靡。 book18.org

看著眼前的三座雪嫩肉山,韋雲暗道:「如果能將葉沉魚師姐也拿下,然後讓她與莫秀雲師姐,李媚兒三人疊合在一起,不知是何等光景……」 book18.org

想到這裡,韋雲又感到一陣刺激,若非這些絕色婦人都已經陰唇紅腫,肉穴生疼,已然不堪操弄,他真想再來上一場。 book18.org

這些絕色婦人將韋雲都舔過一遍後,一個個翻身下來,圍著韋雲,蹲坐成一圈。琴兒說道:「說來也怪,往常每到半夜,總有睡意,今夜與少俠如此一番、一番……居然不感到睏倦,莫非是那娃娃果的功效?」 book18.org

「確實如此。」詩兒也道。 book18.org

其餘婦人也紛紛點頭同意。 book18.org

韋雲卻很清楚,這裡除了娃娃果強化體質的原因之外,還有部分原因,是韋雲暗中用了一絲《陰陽雙修功》中的雙修法門,能夠讓雙方在交合的同時催生元氣,達到修煉的效果。韋雲如今修至元嬰境界,法力渾厚,已然瞧不上這點元氣,因此盡數灌入了她們體內,間接幫她們提升了修為。 book18.org

韋雲將這些稍一解釋,婦人們立刻暗暗運使真氣,果然感到體內真氣充沛,都已經穩穩步入築基圓滿之境,登時大喜過望。 book18.org

詩兒高興地道:「不想在交合的同時也能修煉,果真神奇,只可惜少俠不能久留,否則我們姐妹定然不會放過少俠,少不了要日日宣淫,夜夜笙歌了……」 book18.org

說到這裡,婦人們都滿面期待地看著韋雲,臉上一片媚態,等著他表態。 book18.org

她們世俗經驗豐富,深諳世事,尤其懂得人心變化之道,心思之靈巧不在李媚兒之下,根本不是韋雲所能招架得了的,如此一番話,自然是故意要他留下,好多挖掘一些好處。 book18.org

對她們來說,在韋雲身上犧牲點色相倒是不算什麼,換個人或許不行,但韋雲是連紫月仙門都讚賞過的人,連陰月皇朝的女皇都親自下令,整個國度任何人不得收取他在國度之中的一切費用,因此先就敞開了心扉。 book18.org

只要能助她們踏上仙道,從此一躍登天,這些都只是小事。 book18.org

韋雲見她們如此熱情,小腹登時一熱,暗道自己即便回到藥王山,也無什麼要事,早晚回去都是一樣,說不定回去早了還會被懲戒一番,這是因為自己得罪了太玄仙門,當時看藥老人的態度,似乎並不贊同的樣子。 book18.org

一念及此,韋雲當即說道:「幾位姐姐放心,我此住上十天半個月還是不成問題的。」 book18.org

「呀,那便是極好的,我們姐妹一定好生伺候少俠。」 book18.org

婦人們登時竊喜不已,有種奸計得逞的感覺。 book18.org

韋雲說道:「我先幫幾位姐姐治療一番。」 book18.org

說著,他讓這些婦人將一雙絲襪粉腿分開,露出中間的粉嫩小穴,大家的肉穴都腫脹不堪,一片通紅,卻更顯嬌艷可人。 book18.org

韋雲看著這一片片粉嫩肉穴,收起心猿意馬,靜心凝神,運起《藥王經》心法,將元嬰之中的法力轉化為青木法力,使用「氣療訣」,化作一片青輝落下,覆蓋住婦人們的整片肉穴,不多時,這些絕色婦人的腫脹小穴就已經恢復如初,再無絲毫疼意。 book18.org

眾婦人看得嘖嘖稱奇,輕撫自己的小穴,站起來活動著身體。 book18.org

韋雲看著眼前走動的一具具雪嫩肉體,一個個豐乳肥臀,來回顛簸,這讓他眼花繚亂,下體高高翹起,呼吸又急促起來。 book18.org

婦人們見狀,登時發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 book18.org

韋雲如餓狼一般撲了上去。 book18.org

這是一個春色無邊的漫漫長夜…… book18.org

第47章 索醫 book18.org

紫月仙門換屆大典結束的當日。 book18.org

太玄仙門一眾門人離開陰月皇朝,在空中飛行,還未出青州地界的時候,明德山人說道:「哼,這次全怪那個藥王宗的弟子,此子陰險狡詐,著實可惡,也不知他從哪裡學來的《吞日大法》,連俊傑都打不過。」 book18.org

風俊傑仍在昏迷之中,他被韋雲一拳擊中,整個胸腔都塌陷了。 book18.org

不過這對太玄仙門而言,並不算什麼大不了的傷勢,治療個十天半個月便可痊癒,若是由藥王宗來治療,三兩天就夠了。 book18.org

明德山人越想越覺得氣憤,怒道:「此次藥王宗竟敢欺負到我們太玄仙門頭上,真是翻了天了,回頭定要給他們一個好瞧!」 book18.org

有弟子說道:「我看那姓韋的也傷的不輕,咱們就在這裡堵他,等他經過的時候,將他送入地獄,看他如何還能猖狂!」 book18.org

一直閉目不語的玄真山人忽然睜眼,語氣淡然,輕輕說道:「元均,不可魯莽。」 book18.org

元均連忙道:「師尊,弟子知錯。」 book18.org

玄真山人淡淡道:「你們能想到要堵他,他們自然也能料到,不論藥王宗還是紫月仙門,都對我太玄仙門有所誤解……如此一來,定然討不到便宜。」 book18.org

玄真山人號稱天韻八仙之首,八百年來正道修真界第一強者,不論是法力神通,還是心智計謀,都是一等一的存在,這才能讓他穩坐太玄仙門門主數百年之久,幾乎無人敢挑戰他的威嚴。 book18.org

明德山人道:「師兄,莫非此事就這麼算了?那虞若仙和虞煙雨分明做賊心虛,我侄天宇死得好慘啊,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們逍遙!」 book18.org

玄真山人道:「明德師弟,你且帶俊傑去藥王宗醫治,至於別的……宗主之間的事,自然由宗主之間了結,弟子之間的事,由弟子們自己去了結,此時你不必理會,本座自有定奪。」 book18.org

明德山人知道這位掌教師兄說一不二,當即說道:「那就看師兄的了。哼!俊傑是他藥王宗的弟子所傷,自然要他藥王宗來救治,師兄放心,我明白怎麼做!」 book18.org

說著,明德山人就帶著風俊傑朝藥王宗而去。 book18.org

玄真山人則領著一眾門人飛往太玄仙門。 book18.org

不久後,藥老人領著藥王宗的九大真傳弟子飛過當空,除了韋雲之外,其餘弟子都在其列,同時小金和李媚兒也跟在葉沉魚身邊。 book18.org

葉沉魚掃了眼藥老人,完全看不出他的心思,心下一想,從之前藥老人的態度來看,分明不打算庇護韋雲,這完全可以理解,畢竟韋雲得罪的是正道第一大派太玄仙門。 book18.org

只是無論如何,葉沉魚都想幫韋雲說說話,當即就道:「宗主,這太玄仙門也太可惡了,居然在紫月仙門大會上如此抹黑人家新任門主,簡直不把大家放在眼裡。」 book18.org

青靈連忙道:「就是,太玄仙門自詡天下第一大派,卻如此猖狂……」 book18.org

「不得胡言。」藥老人渾濁的眼睛閃爍了一下,「我們藥王宗只知懸壺濟世,降妖除魔,別的一概不知,別個宗門之事,我們也不便插手,一概不過問,你們可聽仔細了?」 book18.org

眾弟子一聽,只得閉口不語。 book18.org

他們雖然能夠明辨是非,知道太玄仙門的確做得過分,但更加理解藥老人的苦衷,他身為藥王宗宗主,一切行為都代表了整個藥王宗,稍一不慎,就可能給宗門帶來災禍,他怎敢拿整個宗門做賭注,這可是萬年前修真界的一代宗師藥王老祖傳下來的基業。 book18.org

一旁的小金和李媚兒見此,滿臉委屈。 book18.org

韋雲是她們的主人,她們心目中只有韋雲一人,對於藥王宗是沒多少感情的。見藥老人如此說話,登時心中不悅。 book18.org

小金天真直爽,直接說道:「哼!我不回宗門了,我要去找我家主人!」 book18.org

說著就帶著李媚兒調轉了頭,朝紫月仙門飛去。 book18.org

「這……」葉沉魚心下一急,小金和李媚兒是韋雲託付給她的,她自然要信守承諾,將人帶回去,天韻大陸各地的妖魔鬼怪何其之多,以小金和李媚兒的實力,很容易出事,萬一二女有個閃失,如何向韋雲交代。 book18.org

葉沉魚看了藥老人一眼,見他沒有任何表示,就道:「宗主,弟子須尋她們回來,遲幾天再回宗門。」 book18.org

藥老人騎著白鹿,一言不發,只是微微點頭。 book18.org

葉沉魚得了允許,這才馭使玉清寶瓶轉身飛走,朝小金和李媚兒追去。 book18.org

金翅大鵬雕的飛行速度何其之快,眨眼就不見了蹤跡,葉沉魚連忙全速急追,在即將趕到陰月皇城的時候才追上,也虧了葉沉魚的修為比小金高出許多,不然很難追上。 book18.org

葉沉魚追上小金和李媚兒就是一陣好勸,李媚兒還好說,小金卻明顯十分氣憤,說道:「我家主人拚命阻止太玄仙門的不義之舉,藥王宗卻因為害怕太玄仙門,不願庇護我家主人,太讓人失望了,我不回去!」 book18.org

葉沉魚蹙起蛾眉,說道:「小金,我明白你的感受,但宗門不是一個人的,咱們必須為大局著想,宗主也有他的苦衷,你能明白嗎?」 book18.org

「我不想明白!」 book18.org

葉沉魚連忙道:「這樣吧,我陪你等韋雲師弟出來,咱們一起回去。」 book18.org

小金這才覺得滿意了些。 book18.org

幾人才要前往陰月皇城,卻見前方飛來一群人,為首的是浮雲閣的閣主浮世真人與千變魔女洛輕塵,還有浮雲閣的一眾門人。 book18.org

葉沉魚連忙頓住,上前問候。 book18.org

洛輕塵詫異起來,問道:「沉魚,你怎麼沒與藥宗主他們一道?」 book18.org

葉沉魚略作了一番解釋。 book18.org

那童顏巨乳的浮雲閣聖女柳菲兒嬌笑一聲,上前拉住葉沉魚的玉手,說道:「葉姐姐,你來得正好,咱們結伴去闖蕩一番如何?」 book18.org

「闖蕩?」葉沉魚聞言一怔。 book18.org

「對呀。」柳菲兒笑道,「好不容易出來一次,我打算邀幾個好友一起闖蕩天韻,我已經約了紫月仙門的虞飛雪姐姐,她隨後就來,現在你剛好也在,不如咱們一起去闖蕩吧,行俠仗義,除妖盪魔,方為正道精神!」 book18.org

葉沉魚看向浮世真人和洛輕塵,見二人並不呵斥,知道是經過他們允許的。 book18.org

洛輕塵溫柔地道:「沉魚如若有空,也可一同出去轉轉,你們幾人也有個伴,不過定要注意安危,還有,菲兒,千萬記得早些回來。」 book18.org

「好的,娘!」柳菲兒的美眸如月牙一般,好看極了,仿佛無時不刻都在笑。 book18.org

葉沉魚想了想,晚些回藥王宗也無妨,便同意了。 book18.org

浮雲閣一行人離去後,柳菲兒又看向已經化為人形的小金,上前拉著她的小手,說道:「你是那個韋什麼來著的……隨從嗎?」 book18.org

小金說道:「韋雲!我是韋雲大色狼的寵物。」 book18.org

「大、大色狼……?」柳菲兒聞言一怔。 book18.org

葉沉魚則俏臉一紅。 book18.org

小金髮現自己失言了,連忙糾正道:「啊,是三通真人韋雲。」 book18.org

李媚兒在一旁默默不語,她雖然修為低下,連金丹都未成,但卻精於世故,在她看來,這幾個絕色美女不過是一群不諳世事的小女孩,如此出門闖蕩,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book18.org

三個美少女很快就混在一起,稱姐道妹,宛如至交好友。 book18.org

不知不覺間,夜色降臨。 book18.org

這時一道明亮的紫色光華破空而來,須臾間來到四女身前,乃是一個腳踩半月飛輪的絕色美女,瞧著三十來歲的樣子,臉蛋嬌美,身段曼妙,韻味十足,正是紫月仙門的真傳弟子虞飛雪。 book18.org

「飛雪姐姐來了!」 book18.org

柳菲兒大喜過望,連忙上前相迎。 book18.org

柳菲兒與虞飛雪乃是好友,葉沉魚也認得她,但小金和李媚兒卻跟她不熟。雙方立刻就是一陣引見介紹,小金和李媚兒不敢怠慢,連聲問好。 book18.org

虞飛雪卻比葉沉魚和柳菲兒要成熟多了,她在紫月仙門之中,一直幫忙處理許多宗門要務,深諳世事,經驗老道。 book18.org

虞飛雪有意無意地掃了小金的少女玉體一眼,又留意了一番旁邊的李媚兒,目光著重落在李媚兒那高聳的胸脯,和挺翹的屁股上。 book18.org

這幾個大美女也未當回事,大家都是女人,沒有人會因此就想到別的地方去。 book18.org

虞飛雪淡淡笑道:「菲兒,沉魚,你們大家去哪裡玩?」 book18.org

柳菲兒正要開口,葉沉魚忙道:「且慢,虞姐姐,小妹可否打聽一下韋雲師弟的情況?小金和媚兒二人都等著他呢,他怎還未見人影,莫非還在你們紫月仙門麼?」 book18.org

虞飛雪聞言,微微錯愕,道:「他不是早已下山了麼?莫非不曾回去?」的確,韋雲在虞飛雪離開紫月仙門之前,就已經下山了。 book18.org

小金和李媚兒聞言,登時面面相覷。她們可未見到韋雲的人影。 book18.org

葉沉魚搖搖頭,道:「並不曾見到師弟的人影。」 book18.org

虞飛雪微微一笑,道:「想是還在皇城之中溜達呢,幾位妹妹有所不知,本國女皇已然下令,韋雲師弟在陰月皇朝的一切用度,全部免費,這是為了感謝他為紫月仙門挺身而出的義舉,所以你們不必擔心。」 book18.org

「那就好。」葉沉魚看向小金和李媚兒,「都聽見了?」 book18.org

「喔,好吧……」小金和李媚兒登時放下心來。 book18.org

當下,虞飛雪、葉沉魚和柳菲兒三人便選了一個方向離去,打算去世俗間闖蕩,圓一圓她們的女俠夢,小金和李媚兒也跟在一旁,彼此照應。 book18.org

…… book18.org

紫衣長老回到紫月仙門,跟虞煙雨彙報了韋雲的情況。 book18.org

此時虞煙雨正在靜室中靜修,聽聞之後,沉吟不語。 book18.org

紫衣咬唇道:「這小子可真是放浪,原來瞧著挺正經的一個人,又有俠義心腸,想來應該不是泛泛之輩,誰料他居然、居然……和這些世俗女子鬼混在一起,簡直太無出息。」 book18.org

虞煙雨卻微微一笑,說道:「這反倒好,我正希望他平庸一些,莫要太出色,以便成為眾矢之的……隨他去吧。」 book18.org

紫衣又道:「娘娘原來不讓他捲入修真界,如今已然無法阻止,何不幹脆培養一番?也好成為不久之後的……」說到這裡,她連忙止住。 book18.org

虞煙雨微笑道:「青州有一種飛鳥,名為『大翅』,這種飛鳥一生下來就離開父母鳥窩,獨自覓食,只是三個月,便能成長為兇猛飛禽,如若在父母鳥窩之中,便是三年時間,也難以成長,人亦如是。」 book18.org

紫衣聞言,便不再言語。 book18.org

一方面希望他平庸,一方面卻要他獨自闖蕩以便成長,這也罷了,還要派人暗中保護……這一切不過是愛子心切的諸多藉口,紫衣已經無話可說。 book18.org

虞煙雨忽然鳳目一凝,冷冷說道:「此次太玄仙門欺辱本門,本座要給他們一個好瞧,立刻召集各大長老,大家都安逸太久了,是該活動一番了。」 book18.org

說著,虞煙雨起身朝靜室外走去。 book18.org

紫衣尾隨在後。 book18.org

二人來到後山,這裡有一座高高在上的半月狀石台,兩人站在石台上,迎風而立,都是一樣的風姿綽約,嫵媚動人。 book18.org

石台下方不時傳來銀鈴般的嬌笑聲,二人把目光往下方投射過去。 book18.org

石台下方有白霧般的水汽升騰而起,泛著淡淡餘溫,給人一種如臨仙境的感覺,透過這水霧朝下方望去,只見下方數丈的距離,是一個又一個大大小小的溫泉池,放眼望去,足有數百個之多,遍布大半個後山山坳,看起來十分壯觀! book18.org

每一座溫泉池中,或多或少,都有三五成群赤身裸體的絕色女子在裡面,划水、嬉戲,如魚兒般遊動,又或彼此摟抱在一起,親吻、愛撫、吸奶、摳挖、舔弄、磨鏡,淫聲浪語,以各種姿勢進行著一場場活色生香的群體淫戲,整個場面看起來無比的淫靡,卻又顯得十分和美,全無下流之感。 book18.org

這溫泉群是紫月仙門的又一大特色,門中弟子在裡面洗浴,日厚一紙,久而久之,可洗滌經脈,增強體質,促進修行,用處絲毫不比藥王宗的娃娃果遜色,配合《紫月遮天功》,效果更佳。 book18.org

「嗖嗖嗖!」 book18.org

六條曼妙身形從各個溫泉池中沖了出來,分別落在虞煙雨的身旁,口中喊著「門主」。 book18.org

這六人一個個嬌艷動人,豐乳肥臀,絲毫不在紫衣之下,加上剛剛升任長老的紫衣一起,合為紫月仙門七大長老,如今都歸虞煙雨調遣。 book18.org

虞煙雨領著七人,朝宗門大殿而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在韋雲與陰月皇城八大美女在詩琴山莊沒日沒夜地淫亂之時,明德山人已經帶著重傷昏迷的風俊傑來到藥王宗。 book18.org

此時藥老人等人尚在路上,還未回來。 book18.org

白玉牌坊下,兩個守門弟子見到明德山人背著風俊傑走上前,卻並不認得,他們都是新晉弟子,在這做守門任務,還未見過太玄仙門的人。 book18.org

「兩位道友,來自何門?來我藥王宗何事?」 book18.org

「哼,你們也配問我?」 book18.org

明德山人冷哼一聲,直接闖入裡頭。 book18.org

「誒,這位道友,你為何擅闖本宗……」二人連忙上前攔住。 book18.org

「走開!」 book18.org

明德山人不願與他們廢話,稍一抬手,就湧出一股奇大力量,直接將二人震飛出去,他也不傷人,也不殺人,他今天要讓藥王宗難堪,若是殺傷了人,先就不占理了。 book18.org

「太玄仙門明德來訪,藥王宗可有人在?」一股低沉的聲音傳盪開來,整個藥王宗只要在山門的人都可聽見。 book18.org

四條人影從後殿的方向沖了出來,快速落在大殿門口,正是藥王宗四大長老,四人看著眼前之人,登時一怔。 book18.org

白朮長老笑道:「啊,原來是太玄仙門的明德山人大駕光臨,貴客到來,快請入內一敘。」 book18.org

「哼,貧道就不進去了,你藥王宗門人手段狠毒,貧道怕被人打殘。」明德山人冷嘲熱諷一番,然後將背上的風俊傑放下。 book18.org

四大長老這才注意到他背上的風俊傑,還是個重傷垂危的情形,這是什麼情況? book18.org

石竹長老皺眉道:「山人此話何意?咱們正道七宗同氣連枝,為何要這般嘲弄我藥王宗?」 book18.org

明德山人冷哼一聲,道:「等藥宗主回來,你們自然知曉!」 book18.org

「山人不妨直言!」 book18.org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說了。」明德山人指了指重傷昏迷的風俊傑,「你們藥王宗的真傳弟子韋雲,在紫月仙門換屆大典之上,不顧正道七宗的情分,下毒手打傷了我太玄仙門的風俊傑師侄,人就在這裡,已經奄奄一息了,你們自己看看辦吧!此事若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們太玄仙門決不會善罷甘休!」 book18.org

「山人此話當真?」四大長老一陣驚疑。 book18.org

明德山人怒道:「人都在這裡,你們也看見了,這還有假?」 book18.org

白芷一臉冷艷,淡淡道:「山人是不是弄錯了,我徒韋雲只有元嬰初期修為,如何是風師侄的對手?更別提打傷他了,這是斷無可能之事。」 book18.org

明德山人冷哼道:「白芷!你偏袒自己弟子,我不與你分辨,等藥宗主到了自然一清二楚!」 book18.org

他這般肯定,連白芷也微微一凜,莫非韋雲真的乾了這種事?得罪了太玄仙門,這可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 book18.org

很快,藥老人帶著八大真傳弟子從天邊飛來,須臾間落在宗門大殿門口。 book18.org

白芷一看,見大家都在其中,唯獨缺了韋雲和葉沉魚,當下心中一沉,暗道一聲壞了。 book18.org

——————————老規矩,要加收費群的書友請私信。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