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俠艷譚 (74-76)作者:七分醉

作者:七分醉 2021年5月3日首發於第一會所、色中色、禁忌書屋

第74章 煉丹大師

御珠娘娘淫玩起來沒日沒夜,每次一玩就是好幾天時間,若非韋雲身懷上古奇功《陰陽雙修功》,早被她榨乾了,這且不說,還有春、夏、秋、冬四姬在一旁虎視眈眈,每次御珠娘娘淫玩過後,四大妖女都要輪番再與韋雲做上一回,方才了事。

自從得知韋雲會煉丹之後,御珠娘娘便給了大力支持,命四大妖姬去邪異教的寶庫內,取來了無數仙草靈藥,提供給韋雲,還找邪異教長老借來了一個頂級法器煉丹爐,又專門給他準備了一間專屬的煉丹房,可謂是準備周全。

三教七宗各有所長,藥王宗擅長煉丹,浮雲閣擅長煉器,邪異教擅長殺伐,對煉丹煉器之道卻並不精通,因此,御珠娘娘對韋雲會煉丹這件事,可謂十分在意,給足了條件,要他煉製出大量丹藥,給邪異教的門人服用,提升修為和戰鬥力。

邪異教的資源何等龐大,要什麼樣的仙草靈藥沒有?得了如此龐大的資源,韋雲一時間十分激動,整日都呆在煉丹房內,研究丹藥煉製之法。

說實在的,他並不擅長煉丹。

他進入藥王宗不過一年時間,除了修煉功法和神通,別的什麼也沒學到,曾經花了十幾天時間研究煉丹、煉器,但全都以失敗告終。

要真正煉出一爐像樣的丹藥,韋雲還得從頭開始,慢慢試探。好在他身懷《藥王經》,能夠辨別藥性,又擁有《太陽真火》神通,是煉丹、煉器的最佳火焰,比三昧真火、烈焰真火還要管用。只不過如今韋雲修為只有築基圓滿,所能控制的溫度極其有限,但用來煉丹卻已經綽綽有餘。

御珠娘娘給韋雲的要求是,每個月必須煉製出一爐丹藥,不論是補充法力用的補氣丹,還是療傷用的療愈丹,或者強化男子塵根功能的金槍丹,乃至築基丹、金丹、回天丹、大力丹……等等皆可。

雖然有足足一個月時間,但韋雲還是不敢怠慢,煉丹這種事,一旦熟練了,短時間內就可煉製一爐,但若遲遲未能上手,便是幾年都未必能煉製出一枚來。因此,前期他必須全身心投入其中。

春、夏、秋、冬四姬在煉丹房內守著,一方面監視韋雲,另一方面也給他打打下手。

煉丹房中間,立著一尊高大的八卦煉丹爐,各按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八個方位,每個方位各有妙用。此刻,煉丹爐內正燃燒著一團金色火焰,灼熱的高溫朝周圍擴散開來,好在這八卦煉丹爐乃是頂級法器,裡頭有七十二道地煞禁制,倒是能夠抵禦這太陽真火的高溫。太陽真火雖然焚燒萬物,但這是可以控制溫度高低的,低溫時連木柴也焚燒不了,高溫時連金鐵也可瞬間融化,煉丹所需的溫度時高時低,必須控制好火候。

韋雲一襲錦繡長袍,衣袍上繡著百獸圖案,乃是邪異教門人制式衣物,他擼起大袖,站在煉丹爐旁,兩手捏訣,控制著太陽真火的溫度,身上汗水涔涔。

「一株彩虹草。」韋雲低聲喝道。

春姬立刻從旁邊的架子上取來一株仙草,這仙草五顏六色,煞是好看,春姬將彩虹草投入煉丹爐中,在爐子裡來回滾動的太陽真火之上,在這團金色火焰的灼燒下,這株仙草開始融化,不多時就變成一團漿糊的液體。

「兩朵紫玉花。」

夏姬立刻取了兩朵紫色絢爛的鮮花,投入煉丹爐中,在太陽真火的灼燒下,依舊化作一團汁液,融入彩虹草液體之中。

「一枚百年朱果。」

秋姬取來一枚艷紅的果子投入煉丹爐,依然化作汁液融入彩虹草和紫玉華液體中,變成一團更大的液體。

韋雲又吩咐冬姬倒入一小碗極陽無根水,然後控制太陽真火的火候,開始熔煉丹藥。這極陽無根水乃是取自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天地交媾之時所產生的露水,也是稀罕、珍貴之物,乃是煉丹的絕佳輔助之物。

韋雲現在所要煉製的是一爐補氣丹,由於經驗不足,所投入的材料量並不大,如若成功,一次性能夠煉製出兩三枚的樣子,如若失敗,則所有材料全部報廢。

煉丹的大致過程,是按照比例融化材料,燒盡雜質,將所有材料熔煉一團,不分彼此,控制好火候,最後留下最精華的部分,熄火之後,顆粒分散,溫養一段時間,便可出爐。

韋雲按照丹方所述,讓四大妖姬投入材料,然後專心煉製,隨著他身上的汗水不斷落下,煉丹爐內,一團晶瑩的汁液正在成形,在太陽真火的灼燒下,所有雜質盡去。

「是時候了。」

韋雲開始將真火溫度降低,將這團拳頭大小的晶瑩汁液燒煉得不斷翻滾,開始緩緩濃縮,從拳頭大小慢慢凝聚。如果任由這樣下去,這枚丹藥便會化作一枚藥力濃烈的大丹藥,比正常的丹藥藥力更烈,有害無益。

「分!」

韋雲將身上真氣一震,將這團晶瑩汁液震開,變成五團較小汁液,凝聚得更快了,在煉丹爐內來回滾動。

在這五團汁液慢慢濃縮成拇指大小的時候,韋雲收了太陽真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道:「好了,把丹爐合上,溫養一日,即可開爐。」

「鐺」的一聲,秋姬合上丹爐。

韋雲皺眉喝道:「動作輕點!毛手毛腳的,煉廢了怎麼辦,這還只是一爐補氣丹,若是換做避劫丹,你也這麼毛手毛腳,煉壞了你如何擔待得起?」

「是,是,奴婢知錯了,還望大師贖罪!」秋姬嚇了一跳,臉色煞白,連忙跪下認錯。

「哼!」

韋雲故作姿態,冷冷道:「這次就算了,如有下次,定不輕饒!起來吧……」

「多謝大師。」秋姬這才起身。

實際上,韋雲倒是不在乎這爐丹藥能否成功,反正又不是給他用的,大不了多煉幾次,早晚能成功。他只是藉此機會,要徹底樹立威信,讓這四大妖女對他服服帖帖,從內心深處懼怕他,如此一來,在邪異教內行事就可方便許多,不用礙手礙腳。

如今韋雲在此煉製丹藥,不但是御珠娘娘,邪異教各大長老都有所耳聞,十分關心,儼然將他視為煉丹大師,這四大妖姬雖然有法相修為,卻如何敢得罪他。

「椅子呢?」韋雲皺眉道。

「來了。」

春姬立刻搬來一張椅子,放在韋雲身後。

韋雲緩緩坐下,舒服地伸了個懶腰,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爐丹藥算是煉製成功了,只是成色如何,還得看出爐時的狀態,他也未料到這次煉丹如此順利,也許是他大劫之後心境圓融,不再浮躁的緣故,做事能夠沉澱下來了。

「大師請喝茶。」

夏姬倒了一杯茶,用玉手捧著,送到韋雲嘴邊。

韋雲眉頭一挑:「熱不熱?」

夏姬抿了一口,道:「溫度剛剛好。」

韋雲依舊皺眉。

一旁的冬姬卻看出他心中所想,抿嘴一笑,款步上前,將茶水含入口中,然後緩緩低頭,將櫻唇送到韋雲嘴邊,微微張口。

「真懂事。」

韋雲微微一笑,張口含住冬姬的粉嫩櫻唇,觸感柔軟而嫩滑,立刻有甘甜的茶水渡入口中,帶著冬姬的甘甜津液。韋雲飲下茶水,兩人嘴唇依舊緊貼在一起,冬姬將自己的粉嫩香舌送上,韋雲細細品味,真是嫩滑可口,香軟甘甜。如此一番刺激,下體的一條大肉棍不由硬直起來。

韋雲吐出口中的香舌,淡淡道:「此地好是好,就是沒什麼休息的地方,唉……」

春姬忙道:「大師,我去搬一張長榻來。」

「唔……」韋雲微微頷首。

不多時,春姬搬來一張長榻,上面貼著褐色獸皮毯子,毛茸茸的,躺在上面,十分舒服。

韋雲側躺在上面,四大妖姬立刻上前,幫他寬衣解帶,一個個送上香吻。

春姬脫下紗裙,露出兩腿之間的一片無毛的粉嫩唇肉,然後坐在韋雲胯間,玉手掰開小穴肉唇,只見中間裂開一條鮮紅色的肉縫,正一片濕熱,春姬將他的大半根大肉棍緩緩套入小穴裡面,然後輕輕起落嬌軀。

還有兩個袒露胸脯,將胸前的一對白嫩玉乳壓在韋雲胸口,來回摩擦,全方位刺激著他。

眼前一片溫香軟玉,雪嫩肌膚,香噴噴的肉體,韋雲左擁右抱,一邊挺動屁股操干身上的春姬,一邊和冬姬唇舌交纏,不住吮吸她口中津液。

「啪啪啪……」

一場激烈的肉體纏綿,就在這昏暗的煉丹房內展開。

韋雲一邊操干身上的美女肉體,一邊心中暗忖:「我為了保命,這般給魔教煉製丹藥,到時他們拿來攻打正道修真界,殘害我人族,我豈非成了人族罪人?不行,我得打聽打聽魔教的動向,若能出去,也好給正道報信,提防一二。」

「大師,你在想什麼呢?」冬姬見他頓住,收回香舌,溫柔地問道。

韋雲一手探入她的胸口衣服內,摩挲著她的雪嫩玉乳,一邊說道:「小騷貨,我聽聞,修真界每八百年就有一次正魔大戰,每次大戰都延續百年之久,如今八百年過去了,怎還未開始?」

冬姬嫵媚一笑,嫩舌在他臉上輕舔,說著:「大師有所不知,萬年來,每次正魔大戰,皆以我神教失敗告終,故此這一屆的三大神教教主痛定思痛,打算先埋下幾個暗棋,等準備充分之後,再全面進攻,此次定要一舉擊潰正道修真界,占據整個天韻大陸,不讓正道七宗再囂張下去。」

韋雲的手不住下移,撫過她的平滑小腹,忽地覆蓋在她的陰阜上,按住上面的一粒紅豆,又伸出兩指,陷入到冬姬的小穴肉縫裡面,裡面一片濕滑,粘乎乎的淫液汩汩而出,韋雲輕輕摳弄,冬姬「啊」的一聲,嬌軀亂顫,胸前的嫩乳顫巍巍的抖動。

「不就是準備些丹藥麼,還有什麼可準備的?」韋雲道。

冬姬笑了起來:「這只是其一。啊……」她的雪嫩屁股以韋雲的手指為中心,輕輕打著圈圈,韋雲的手指在她小穴里緩緩進出。

「我的小騷逼,快說。」韋雲拍了她的肥美翹臀一下,發出一聲「啪」的脆響。

冬姬浪叫著道:「啊……啊……你可、可知道……啊……天韻三十六仙器?啊啊啊……輕點……穴兒好癢……」

「我這不是正幫你止癢呢麼?」韋雲摳得更快了,「我當然知道。」

「瞧你慢騰騰的,還是我來說吧。」春姬一邊起落嬌軀,肥美的大屁股不斷落下,鮮嫩小穴套弄著韋雲的肉棍,一邊說著,「我們神教打算先將天韻三十六仙器全都找出來,然後才一舉攻入正道修真界,如此便可穩操勝券了。」

「哦……原來如此。」韋雲心中一動,恍然道。

修真界的法器分符器、法器、法寶,符器只是打入一道靈符和符咒,便可操控自如,但威力優先,法器則是專門煉製而來,裡面有一道道地煞禁制,威力強大,如果一件法器擁有全部的七十二道地煞禁制,便有機會晉升成為法寶,但成功率很低,因為大多數法器在晉升法寶的時候都毀去了,是要將七十二道地煞熔煉成一道天罡禁制,失敗幾率很大。

而一旦成功晉升成法寶,則擁有強大的威力,法寶號稱仙器,品級與仙人一般無二,是每個修真界夢寐以求之物。

一件法器要晉升成法寶,唯一擁有絕對成功率的時候,是在渡劫境界的強者渡過最後一道九九天劫,突破成為地仙的時候,可以將一件本命法器點化為法寶,這也正是天韻三十六仙器的由來。

在天韻大陸修真界的歷史上,古籍有載的,共出過三百多個地仙,其中大多數地仙都在飛升之時,將自己點化的法寶帶走了,但也有少數仙人將法寶留下,留下自己的宗門或者後代,以鎮壓氣運,福澤後世。

三教七宗都有法寶鎮壓氣運,這些法寶都是宗門的老祖或者前輩留下來的,也因此才能德澤宗門,長盛不衰。

也有不少法寶在流傳過程中,由於其主人渡劫身死,或者出了別的意外,導致未能流傳下來,或者掉落在某處,又或者留在某處秘境、遺蹟之中,只等有緣人去尋找。

而如今明面上還在流傳的仙器,只有二十多件,也就是說,還有十多件仙器不知流落何方,等待著它的主人。三大魔教正是要找到這些仙器,掌握在自己手中,便可大大增強己方實力,在大戰中的勝算便能多出幾分。

「果然法寶才是決定成敗的關鍵。」韋雲心中暗道。

也虧他將無字金書認主,未交給御珠娘娘,否則連哭都來不及。無字金書並非殺伐法寶,而是一種輔助性的法寶,或許在別人眼中連頂級法器都不如,但在韋雲看來,無字金書比什麼法寶都有用!

「御珠娘娘此次莫非又去尋訪秘境,尋找法寶了?」

「那是自然的。」

「三大神教的教主和長老正全力搜尋散落在大陸上的法寶呢。」

韋雲一邊探聽魔教的動向和訊息,一邊淫玩著這四大妖姬,她們四人的肉體香軟嫩滑,個個美艷動人,小穴肥美,乃是極品婦人,尤其她們骨子裡隱藏著一絲奴性,卻又忠心耿耿,對御珠娘娘忠心不二,卻又由於御珠娘娘重視韋雲的緣故,給了他可趁之機,使得四女也格外重視韋雲,甚至在淫玩的時候,韋雲還暗暗地給她們灌輸「你們都是我的奴僕」的思想,相信長時間潛移默化,她們早晚要臣服。

「你們這些賤貨,還不扶我起來,念在你們如此聽話的份上,今日我就好好喂飽你們。」韋雲微微伸手。

「好的呢!」

四女紛紛起身,將韋雲扶了起來,然後主動用手撐在長榻上,崛起兩瓣雪白的大屁股,朝著韋雲,微微晃動著,等著他的插入。

「誰叫的好聽,我就先操誰。」韋雲挺著一條粗長的大肉棍,輕輕甩在四大妖姬的雪嫩豐臀上面,打得臀肉微微顫動,發出「啪啪」的脆響。

春姬首先道:「主人……先操我吧,賤婢恭迎主人的大雞巴……」

夏姬忙道:「主人……賤奴每天都在想你的大雞巴……」

秋姬搖晃著肥臀:「主人,秋姬是你的母狗,你想怎麼玩秋姬都行的……」

冬姬回眸一笑,道:「爸爸……女兒的騷逼等你好久了呢……」

四對雪白的豐臀在眼前搖來晃去,韋雲看得心旌搖曳,不能自己。尤其冬姬的稱呼讓他一陣激動。「爸爸」、「媽媽」這種對父母的稱呼,乃是天韻大陸的民間俗語,一般在坊間流傳,官話少見,如今在冬姬口中喊出來,顯得格外騷媚。

韋雲登時就受不了,一下將大肉棍抵在冬姬的臀肉之間,在那嬌嫩的屁股溝里摩挲,稍稍一滑,就滑入她肥美多汁的小穴肉縫裡面,然後狠狠操弄起來。

「啪啪啪……」

霎時間,煉丹房內響起一連串的肉體撞擊聲。

第75章 日月照三界

煉丹房內,春、夏、秋、冬四大妖姬全都一絲不掛,手撐長長的美人榻,雪白肥臀高高崛起,韋雲將粗長的大肉棍一次次打入冬姬的嬌嫩肉穴深處,棍身摩擦陰道膣肉,在被陰道里的嫩肉綿密裹纏之下,韋雲幾乎要靈魂出竅,爽得不行。

又偶爾在這些女人的雪白肥臀上拍打一下,盡顯男子威嚴,一絲絲的奴性種子不斷種入這四大妖姬的內心深處。

韋雲一邊操弄,一邊暗道:「三大魔教絲毫不浪費時間,一直在各地尋找仙器,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夠全部找出來,畢竟仙器之間是有感應的……」他如今身懷無字金書,對法寶已然有了不少了解,知道法寶之間是有感應的。

「反觀正道修真界……」韋雲暗暗搖頭,心中忖道:「正道修真界安逸太久,一直忙於爾虞我詐,內鬥不斷,雖然他們個個聰明狡猾,但心思全都用在了如何牟取私利,排除異己之上,要指望他們對付魔教,真是痴心妄想。只是……這些又與我何干?」

一想到自己在太玄大殿上被人誣陷、排擠和圍攻,他氣就不打一處來。

「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杞人憂天,有何意義?」

想到這裡,韋雲收回心神,看著眼前的四具雪嫩肉體,登時狠狠抽送起來,乾得冬姬浪叫不斷,不多時就迎來一次高潮,韋雲拔出濕淋淋的肉棍,又插入到正在搖晃肥臀的秋姬體內,直接就是一連串的狂風暴雨般的抽送,乾得秋姬「啊啊啊」一陣亂叫,嬌軀晃個不停,大量淫水從兩人性器結合濺射開來,落得滿地都是。韋雲又拔出肉棍,打入到夏姬小穴裡面,將她也送上高潮,最後插入春姬小穴里,直入子宮深處,龜頭才破開花心,卻見春姬渾身顫動,口中發出「啊」的一聲尖叫,一股清澈的尿水從她尿道口激射出來,嘩啦啦從白嫩的兩腿之間落下,落在地上,如同水簾一般,又騷又浪。卻是由於過於刺激,導致尿失禁了。韋雲一邊抽插,一邊看著春姬噴尿樣子,感覺格外有趣,其餘三個妖女也扭頭觀看,一陣驚奇。

春姬的小穴劇烈收縮起來,就如運用了採補之術一般,其實並未使用,這讓韋雲感到一陣強烈的刺激,他也沒必要忍,直接鬆開精關,將一股股精漿注入春姬的子宮裡面,填滿了這個妖女的子宮。韋雲慢慢抽出肉棍,就見春姬的花瓣小穴微微開合,從裡面流出一股股白濁的液體。

一天之後,煉丹爐發出一陣清越的響聲。

正在閉目端坐的韋雲連忙睜眼,道:「可以開爐了。」

一旁,正給他捶背、捏腳的四大妖女聞言大喜,同時圍了過去,忙不迭將煉丹爐的蓋子打開,登時,一股濃郁的藥香味從裡面透了出來,瞬間傳遍整個煉丹房。

四大妖姬抬眼看去,就見煉丹爐內懸浮著五枚拇指大小的丹藥,褐色的丹藥粒粒圓潤飽滿,泛著淡淡光暈,正是正宗的補氣丹。

春姬取出一個小玉瓶狀的儲物法器,將瓶口對準煉丹爐,裡面的五枚補氣丹立刻落入玉瓶之中。

韋雲慢悠悠走了過來,道:「如何?」

春姬將丹藥從玉瓶里倒了出來,道:「請大師過目。」

韋雲拿起其中一枚,看了眼,又放到鼻旁聞了聞,然後張口服下一枚,感受著藥力的擴散,好一會兒才道:「成功了,你們將餘下的服下吧,也品嘗一番。」

四大妖女各自服下一枚,細細體會補氣丹化作一股股元氣融入體內的感覺,春姬道:「大師,果然是正宗的藥王宗的補氣丹呢。」

韋雲一手背負,淡淡道:「這還消說麼,我當初在藥王宗時,什麼丹藥沒煉過?這只是最基本的補氣丹而已,唔……看來御珠娘娘所提供的煉丹爐和靈藥都沒什麼問題,既然如此,那我就要放開手腳鍊丹了,哼!藥王宗如此待我,我要將藥王宗的丹藥盡數煉製出來,對了,在我煉丹期間,不得有人打擾,你們四個,兩個把守門戶,兩個給我打下手,可聽仔細了?」

「奴婢遵命!」

四女躬身說著,十分乖巧的樣子。

韋雲看在眼中,暗暗點頭,這幾個妖女越來越聽話了,以前只是和他交歡的時候聽話,如今在平時也十分聽話,這便不錯。

又花了一日時間,韋雲煉製出一爐十枚的療愈丹,依然煉製順利,自從成功了第一次,之後的手法便日趨成熟,煉製起來有把握了許多。他打算下一次煉製的量加大十倍,如果成功,便可煉製難度較大的金丹、回天丹了。

時光如梭,眨眼半個月過去。

韋雲每日都在煉丹中度過,在丹藥煉製完畢,在丹爐內溫養的時間,韋雲便與四大妖姬交歡淫玩,幾乎將這四大妖女淪為自己的奴婢,而非御珠娘娘的護法婢女。

這一日,正在守門的秋姬忽然對著門外說道:「見過山抬長老,不知長老此來何事?」

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了進來:「特來看看韋雲大師煉丹煉的如何了,還順利否?」

秋姬道:「一切順利,多謝長老關心。」

正在操控太陽真火,煉一爐大力丹的韋雲雖然聽在耳中,但卻一動不動,專心煉丹。邪異教有十二大長老,平日裡至少有一半坐鎮山門,這山抬長老就是其中之一,據說此人乃是山魈修煉成精,有法相圓滿修為,使一桿點鋼槍法器,實力高強,不在藥王宗四大長老之下。

腳步聲響起,一身異獸長袍的山抬長老大步走進煉丹房,此人眼如鷹隼,十分銳利,臉如鞋拔,長而瘦,顴骨突出,給人一種十分兇惡的感覺,他繞著韋雲和煉丹爐來回走了幾圈,不時打量一番韋雲,偶爾眼中射出一道寒芒。

春姬見此,上前說道:「長老,大師煉丹過程中,不得打擾,還請長老稍候片刻,大師很快便可煉製完畢。」

「不急,不急。」

山抬長老擺擺手,忽然頓住,一屁股坐在長榻上,就這麼看著韋雲煉丹。

他忽然伸手摸了摸長榻,皺眉道:「怎如此黏糊糊的?長榻髒了怎也不拿去洗洗?」

春姬和夏姬聞言一呆,這黏糊糊的東西乃是她們與韋雲交合之後留下的穢物,每天都會弄出許多,怎麼洗得來?

夏姬忙道:「長老,煉丹房煙火氣息太重,難免留下許多污垢,還請長老以後少來這裡,以免弄髒衣服。」

山抬長老從長榻上起身,皺眉道:「哼!我若不是為了丹藥,如何會來此處?你們告訴這小子,老夫我要一爐通靈丹,給我弟子們開竅所用,唔……最遲七天,必須給我送過來,否則休怪老夫不客氣!」

說完,山抬長老拂袖而去。

「恭送長老。」

四大妖女目送山抬長老離開煉丹房。

他前腳剛走,韋雲便將一爐療愈丹煉製完畢,合上蓋子,溫養起來。

「好大的胃口,開口就要一爐通靈丹,這丹藥豈是如此容易煉製出來的?」韋雲有些不快地道。

通靈丹是給動物開竅所用的,服用之後便可開啟靈智,乃至激活前世記憶,就算放在藥王宗,都是昂貴之物,更何況在別的宗門。當初韋雲給小金買了一枚,都花了一張四品符錢。

春姬安慰道:「大師,山抬長老就是這樣,你別太在意。他雖然愛占便宜,但對神教忠心耿耿,因此教主十分信任他。」

十分信任……意思就是這爐丹藥非得給他煉製了,要不然自己就在邪異教呆不下去?

韋雲暗暗頭疼,雖然他如今煉丹經驗水漲船高,但稍微高品級的丹藥,需要足夠的修為支持才能煉製成功,否則失敗的幾率很高,多煉製幾回,也只是浪費藥材。至少也要突破到金丹修為才可。

想到這裡,韋雲將心神沉入無字金書之中,這件法寶如今在他識海中漂浮,正泛著耀眼的金光,照亮了整個識海空間。

那日韋雲祭煉無字金書之後,得知了這件法寶的功能和用法,登時震驚莫名,完全不捨得交給御珠娘娘,因為這件法寶對他而言,實在是一件絕世寶貝!就算讓御珠娘娘用五色龍珠跟他換,他也斷然不願意的。

無字金書的功能是,解析和推演任何功法、神通、法術,並在無字金書裡面逐一顯化出來,讓主人可以參照上面的推演結果,進行功法、神通的修煉,同時可以解析敵人的功法和神通,知曉破綻,以便擊潰對手。

乍一看,這種功能似乎對實力增強並無多少用處,但實則妙用無窮!

要知道,修真者在修煉過程中,是存在練功出岔子,乃至走火入魔的可能的,但有了無字金書,就可提前將這種情況推演出來,其主人知曉了這條路線不可走,就可繞過去,避免出事,也可節省修煉時間,也就是說,有了無字金書,其主人的一切修煉,絕對是朝著正確方向前行的,而且完全可以推演出最適合自己的方法。

此外,還可以藉助無字金書創造功法,通過種種推演,創造出自己想要的法術、神通。並且無字金書的推演速度十分迅速,根本不是正常修行者可以媲美,一個剎那便可推演出成千上萬種可能性,而且隨著其主人的修為提升,速度還可不斷增加,同時推演的功能數量也會得到大幅度提升。

因此,在韋雲剛一得到無字金書的時候,便直接將自己所修煉過的功法和神通一股腦印入無字金書之中,讓它不斷推演,如今已經推演了一個多月時間了,這一個多月以來,無字金書的每一頁,每時每刻都在幻化出一幅幅人體經脈圖,各種法力流轉路線,以及神通運用時所產生的效果和威力,各種光影紛呈,讓人眼花繚亂。

韋雲的心神沉入無字金書之中,觀看著上面的一個個奇妙光影,忽然間,無字金書爆出一團金光,從中飛出五個金燦燦的大字——

日月照三界!

「成功了!」

韋雲大喜,連忙查看起來。

隨著這五個金色大字的飛出,後面緊跟著一連串的各色字符,皆是一個個玄奧奇異的古體字,足有三千字,連串起來,組成了一條長龍,首尾連貫,爆出一陣刺眼的彩色光華。

這是韋雲用無字金書推演出來的一門功法,名為《日月照三界大法》,一共融合了六門奇功,「日」代表《吞日大法》,「月」代表《紫月遮天功》,「照」代表《萬佛書》,「三界」代表天《太玄真經》、地《九幽秘典》、人《藥王經》,吸收了這六門奇功的特性和精髓,自成一家,同時具有陰、陽、五行屬性,是真正的不世奇功。

這門功法目前只推演到地仙境界,但韋雲很清楚,只要繼續推演下去,後面還有許多境界,《日月照三界大法》可以一直修煉下去,這是什麼概念?

修真界的大部分功法,說是修仙法門,其實大都只能修煉到渡劫境界以下,要成仙是幾乎不可能的事,唯有十大奇功才可直達地仙境界。但《日月照三界大法》卻可以一直修煉下去,能修至什麼境界,目前韋雲還不知曉。這門功法完全可以開創一個大派,假以時日,甚至不比三教七宗遜色。

韋雲盤膝坐地,按照《日月照三界大法》功法所述,以獨特的行功路線,將全身經脈和穴竅重新修煉了一遍,全身三百六十五個穴竅,無一不得到強化,渾身經脈也擴充了數倍之寬。

韋雲感到自己修煉這門功法,一身的真氣強度比修真界十大奇功還要強悍數倍,他的十年真氣,比別人的十年真氣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不出意外的話,同境界足可無敵。

「須得先恢復至金丹修為,才能煉製出更好的丹藥。」韋雲收功起身,心頭暗道。

韋雲摟著春姬和夏姬,坐在長榻上,道:「等療愈丹出爐之後,我要煉製一爐金丹,等我突破到金丹修為,再給那什麼山抬長老煉製通靈丹。」

「我神教的丹藥供給,全看大師的了呢。」春姬將螓首靠在他懷裡,溫柔地道。

夏姬更是如小狗一般,伸出一條粉嫩香舌,在他臉上來回輕舔。

韋雲將手探入二女衣服裡面,一邊用「無字金書」推演「金丹」的煉製過程,一邊把玩她們的柔嫩玉乳。

有無字金書在身,可以推演出種種失敗或者成功的過程中,巨細無遺,就連煉丹也變得異常順利,到今日為止,煉了將近十爐丹藥,除了部分成色較差之外,幾乎沒有失敗過。

又花了兩日時間,韋雲成功煉製出一爐金丹,雖然一爐只有三枚,但卻可以提供給築基圓滿的修士,用來突破境界所用。

韋雲這是煉製出來給自己服用的,他突破到金丹境界,需要大量的真氣,甚至是以往的數倍,他雖然準備了許多符錢,但還不夠保險,得煉製幾枚金丹出來,確保萬無一失。

「現在我要突破了,你們幾個給我護法,萬不能讓人打擾我。」

「明白,請大師放心!我們姐妹定不會讓人靠近丹房。」

四大妖姬立刻款步走了出去,將門合上,守在煉丹房門口。

韋雲這才放心下來,盤腿坐下,開始運轉《日月照三界大法》,朝金丹境界邁進。

他本就是修成元嬰的人,自從踏入修真界以來,經過多次劫難,突破了多次心劫,以他目前的心境,足可修至法相境界,所需要的只是時間的積累罷了。當下,體內的真氣汩汩而動,繞著周身穴竅和經脈不斷流轉,充斥全身,身上出現一層半透明的氣牆,整個人都開始脫離地面,徐徐懸浮起來。

整個過程早就被無字金書推演過許多遍,韋雲將各種可能性都一一掌握在心中,朝著最正確的方向邁進。

「是時候了。」

韋雲取出一枚金丹,微微張口,便將金丹吞了進去,化為一股溫潤的元氣,傳遍四肢百骸,又以玄妙的軌跡朝下丹田匯聚,補充著突破所需要的巨量消耗。

漸漸的,龐大元氣鑿開鴻蒙,打破虛空,在天地間擁有了方寸之地,一團氤氳彩光在下丹田出現,並且不住壓縮、凝練,慢慢朝金丹轉變。

「還不夠。」

韋雲又取出一枚金丹,再次吞服進去,下丹田的彩光更加濃烈了。

片刻後,他將最後一枚金丹吞了,並且又取出幾張黃色一品符錢,接連捏碎。龐大的元氣不斷湧入體內,一股腦在下丹田匯聚……

不知過去多久,韋雲忽然感到下丹田猛地發出一聲震響,這種震動只有他自己能感覺到,震動過去後,四肢百骸、全身上下,無不舒泰!

稍一內視,韋雲便看見自己下丹田有一枚拇指大小的七彩金丹,雖在體內,其實烙印在虛空之中,正散發出一股股玄奧莫名的氣息,細細看去,還能看見金丹上有一絲絲玄奧的紋路,與之前所結的紫金金丹大是不同。

從外面看去,韋雲整個人都懸浮在煉丹房內的半空中,渾身散發出彩色光暈,一圈圈的十分絢麗。

良久,韋雲徐徐收功,身形落在地面,睜眼起身。

他稍一運功,腳下便生出兩團七色法力漩渦,將他的身體託了起來,這是修成金丹之後所擁有的最基本的能力,凌空飛行。

「終於又能飛了。」韋雲大喜。

第76章 煉丹長老

修成金丹之後,韋雲的真氣全都化作了法力,如今他體內所擁有的法力只有十年,但這十年法力,比得上常人的百年法力,其品質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從金丹突破至元嬰,需要百年法力,這是一個漫長的積累過程,尤其韋雲修煉《日月照三界大法》,所需的元氣極其龐大,是普通人的十倍有餘,同樣數量的元氣,別人可以轉化出一百年法力,他卻只能轉化出十年,這便是這門功法的弊端了。

算算時間,突破金丹用去了一天時間,離山抬長老所定的七天期限,還剩下四天時間,不過如今韋雲修成金丹,用這四天時間煉製出一爐通靈丹,應該足夠了。

他喊道:「你四人可以進來了。」

話音落下,春、夏、秋、冬四大妖姬登時進入煉丹房,四女見韋雲修成金丹,都有些詫異,區區金丹初期,這本沒什麼奇怪之處,但韋雲給她們的感覺,卻分明比正常的金丹圓滿修士還要強大,登時暗暗驚奇。

韋雲囑咐道:「現在我們要煉的是通靈丹,此丹藥所需的藥材較多,須得按照固定次序,一一放入,你們四個仔細聽好,不可怠慢了。」

「不敢怠慢!」四女都道。

韋雲點點頭,打開煉丹爐,手指指尖落下一團太陽真火,進入爐中,開始給丹爐加熱。

很快,煉丹爐內壁轉為一片金紅色。

「玄陰花。」韋雲道。

春姬忙取來一株黑褐色的玄陰花,扔入煉丹爐中,一遇到太陽真火,立刻開始融化。

「洞冥草。」

夏姬取來一株藍紫色的洞冥草。

「玄黃精。」

……

天韻大陸南北交界之地,是一條萬里血河,這條大河有萬里之寬,無盡之長,橫貫整個天韻大陸,將這塊巨大的大陸分成了南北兩半。萬里血河的河水呈現一片紅色,右西而東,常年流淌,永不枯竭。據傳在萬年前,人族強者與百族強者在此地大戰,殺得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故而形成了這麼一條無盡血河,河水自西方仙山而來,匯入東方九幽深處。

萬里血河的南邊河岸上,這裡有一片奇形怪狀的大石,每塊大石都有各種形狀,有的如人形,有的如獸形,有的人首獸身,有的獸首人身,經過了無盡歲月的風吹雨打,血河拍岸,這些怪石紋理分明,在陽光下泛著光澤。

已是臘月寒冬,到處都一片寒霜,萬里血河卻依舊波濤滾滾,紅色的河水東流而去。

白芷一襲青袍,在一塊大石上迎風而立,一雙美眸眺望著眼前的無盡血河,漂亮的鵝蛋臉在陽光下更顯潔白,她整個人風姿綽約,青袍下的胸脯高高鼓起,圓潤的翹臀,纖細的柳腰,整個身材盡顯曼妙和風韻,整個人透著一股成熟的氣息。

白芷摸了摸手腕上的空間手鐲,檢查了一番裡面的物品,法器、符錢、丹藥、衣物等,都已準備齊全。

她心中暗道:「雖然知曉那小子在邪異教,但要將人救出來,卻著實不易,好在臨時修煉了一番易容術,能暫時幻化容貌,能夠瞞過法相境以下的人,藥王老祖在上,願弟子此行順利。」

忽然間,白芷仰頭看去。

只見一道紫色長虹橫貫當空,自南邊而來,朝北邊而去,越過萬里血河,拉出一條長長的尾焰,眨眼遠去。

「虞門主?」

白芷心中一動,接著是微微一嘆。

她對虞煙雨可謂是佩服之極,記得一百多年前,她已修成法相,是藥王宗長老了,那時虞煙雨才只是個紫月仙門的金丹弟子,不想此刻卻成了渡劫境界的強者,紫月仙門的一代門主,然而她白芷依然只是法相境界的長老。

她非常清楚虞煙雨走的是什麼路線,但也只有她有這個條件,別人基本上不具備。虞煙雨天生築基境界,從築基修至金丹用了十八年時間,從金丹修至元嬰用了五十年時間,從元嬰修至法相用了一百年時間,從法相修至渡劫卻只用了十二年時間。

她走的是厚積薄發的路線,前期打基礎,紮實渾厚到無以復加之時,再行突破,如此一來,越往後面,突破起來越容易,反觀許多天才之輩,前期一味突飛猛進,到了後面後繼無力,想要有所成就,便就難了。

稍一張望,白芷也祭起法器九毒障,化作一道青光破空而起,朝萬里血河對岸而去。

萬里之遙可謂長遠,但在法相圓滿強者看來,卻不過是一個時辰的飛行距離。

白芷祭起九毒障,飛行在萬里血河上方,不時看看手中羅庚,以免弄錯方向。畢竟萬里血河太寬了,一眼望去,四處皆是無盡血色的水面,根本看不到邊。

一片平靜的血河河面忽然波濤洶湧,發出陣陣轟鳴,白芷往下方一看,只見河面忽然炸起百丈血色浪花,緊接著,一股無形巨力自下而上席捲而來,百丈血色浪花化作一張人臉,張開巨口,將白芷整個身形吞沒進去!

「不好!」

白芷臉色一變,連忙祭起九毒障,這件極品法器泛起淡淡的青光,護住她全身要害。

血色浪花所化的人臉吞沒白芷,重新化作水流,落入萬里血河之中,河面重歸平靜,仿佛什麼也未發生。

……

「啪啪啪——」

劇烈的肉體撞擊聲在煉丹房內此起彼伏,伴隨著女人的淫叫聲。秋姬的雪白肉體撐在長榻上,在韋雲的操弄下來回晃動,一條粗長大肉棍在她肉穴深處進進出出,不時帶出汩汩浪水,小穴唇肉翻進翻出,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

「操死你這個賤逼!」

韋雲狠狠抽送,每次都盡根沒入,不時用手拍打一下秋姬的雪白肥臀。

秋姬被乾得花枝亂顫,口中不住浪叫:「啊啊啊啊……主人……我的騷逼好癢……啊啊啊……快點玩死我吧……啊啊啊啊……乾死我算了……啊啊啊啊……我的菊花也好癢……全都要主人的玩弄……啊啊啊……求求你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主人……啊啊啊……用你的大雞巴狠狠操死我吧……」

「騷貨!大爺滿足你!」

韋雲拔出大肉棍,用手指按住她的雪白肥臀,將龜頭抵住她的粉嫩菊花,隨著淫液的潤滑,一下子就乾了進去,肉棍被直腸包裹,一陣溫潤的觸感,緊緻無比的菊花肉洞收縮不定,箍得韋雲的肉棍都一陣生疼。

「啊……要死掉了……啊啊啊……」秋姬仰起頭,媚眼如絲,發出一聲浪叫,渾身上下覆蓋著一片騷浪氣息。

等秋姬稍稍適應了他的粗長肉棍,韋雲才緩緩抽送起來。

煉丹房內飄起丹藥的香氣,春姬、夏姬和冬姬三女赤身裸體,正在一旁看守著煉丹爐,片刻不敢鬆懈,煉丹爐內,是一爐煉製完畢的通靈丹,正在溫養。

忽然,煉丹爐響起一陣清越的聲響,響徹整個丹房。

眾人大喜,春姬歪著頭看了看,聞著煉丹爐里透出來的濃郁藥香,確定通靈丹已經溫養完畢,這才轉頭對韋雲說道:「主人……主人……通靈丹煉製完畢了!」

「知道了。」

韋雲淡淡道。

通過這些日子的潛移默化,韋雲已經徹底激發出這四大妖姬的奴性,將她們一一收服,不論是在床上還是床下,都乖巧地叫韋雲「主人」,讓她們幹什麼,她們便幹什麼,除了忤逆御珠娘娘,別的都無不聽從。這並非單純靠修為所就能辦到的,還需要各種心理攻勢,在日常中暗示對方,使對方對自己產生依賴心理。

韋雲快速抽送了數百下,忽然頓住,腰眼一酸,將精液射入秋姬菊花肉洞裡面。他按著秋姬的雪白肥臀,慢慢抽出肉棍,濕噠噠的一條,從手臂大小,慢慢軟了下去。

韋雲也不穿衣服,挺著一條象鼻般的大肉棍,來到煉丹爐旁,揭開蓋子,霎時間,一股濃郁的藥香透出,五枚渾圓發亮的通靈丹從裡面飛了出來。

「進來!」

韋雲取出一個巴掌大的葫蘆,這是一件小小的空間法器,專門用來盛放丹藥用的,能夠保證藥力不流失。

五枚通靈丹魚貫而入,韋雲將葫蘆口塞好,正要說話時,忽然傳來敲門聲。

「韋雲大師,我要的丹藥可曾煉好?」

山抬長老的聲音傳了進來。

「快穿衣服。」韋雲忙道。

四大妖姬立刻服侍他穿戴整齊,自己也穿好,又施法清理了一番周圍的污穢,這才前去開門,將山抬長老迎了進來。

山抬長老大步而入,身上穿著錦繡異獸長袍,他那一雙眼睛射出銳利的目光,落在韋雲身上,伸手道:「七日期限已到,可將通靈丹煉製好?」

韋雲心中不悅,自己費了好幾日的心血,才煉製出來的成果,對方伸手就取走,絲毫沒什麼表示。

雖如此,韋雲卻只能將通靈丹交出,取出葫蘆,倒了三枚出來,道:「回稟長老,在下好不容易煉出一爐,雖然只有三枚,但成色尚可,希望長老莫要嫌棄。」

山抬長老接過丹藥,拿在手中,又用鼻子嗅了嗅,臉色露出喜色,道:「不錯,果然是通靈丹!」

他收起丹藥,嘿然笑道:「小子,不愧是藥王宗出來的,乾得不錯,以後你就在這裡好好煉丹,別的都不用管了,我邪異教自會護你周全!當然了……你所煉製的丹藥,盡數歸我邪異教所有,如敢私藏,老夫就打斷你的手!」

說罷,山抬長老轉身離去。

韋雲目視他離去,然後一屁股坐在長榻上,頗有些喪氣。

他雖然煉丹水平在不斷提升,但都是在給邪異教賣力,所煉製出來的丹藥,倒是能夠私藏在乾坤袖中,想必別人也發現不了,只是如此下去,終究不是辦法。只不過是邪異教的一個利用工具罷了。

想了想,韋雲暗自忖道:「我如今修為低淺,還得藉助御珠娘娘才有望逃離。」

四大妖姬看出他心情不快,連忙寬衣解帶,上前安慰,送上香噴噴的肉體,任由韋雲品嘗。

幾日後,韋雲又煉了一爐回天丹出來,依然十分順利。

這一日,御珠娘娘忽然來到煉丹房。

一身異獸長袍的御珠娘娘美艷動人,衣袍下的豐乳肥臀都勾勒了出來,四大妖女雖然也是難見的絕色,但比起御珠娘娘,卻還是要遜色一些。四大妖姬連忙上前相迎,然後轉身站在御珠娘娘身後,面朝韋雲。

御珠娘娘問:「韋雲,聽說你煉丹煉的不錯,我特來看看,如若果真能為我神教效力,本教決不會虧待於你。」

韋雲指了指旁邊的紅木架子,上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瓶子和葫蘆,裡面裝的都是這些日子煉製出來的丹藥,大都是些諸如築基丹、補氣丹、療愈丹一類的低級丹藥,少數中級丹藥,高級丹藥還未煉製出來。

韋雲道:「這些天的成果皆都在此,請娘娘過目。」

御珠娘娘點點頭,上前一一查看,偶爾聞一聞,然後轉頭,對韋雲道:「唔……成色不錯。」

她轉身過來,拍拍韋雲的肩膀,說著:「看你如此賣力……這樣吧,我封你一個煉丹長老的稱號,日後你就是我神教長老了,雖然地位不如真正的長老,但等閒弟子和門人,你都可使喚,也方便你在我神教行事。」

「多謝娘娘厚愛!」

韋雲微微低頭,眼前是一對高高聳立的酥胸,淡淡幽香從御珠娘娘身上透出。他心知這不過是一個沒有實質意義的虛名,又道:「不知可有什麼身份令牌之類的?若無證明,誰會聽我使喚?」

御珠娘娘微微一笑,把手一翻,手心滑出一枚巴掌大的玄鐵令牌,背面刻著龍鳳圖案,正面有一個「令」字,她道:「這是我的長老令牌,暫時給你使用。我再給你一些符錢備用……嗯,這符錢就暫放在春姬這裡,春姬,如果韋雲長老有需要,你需適當提供幫助。」

「是,娘娘!」春姬接過她遞過來的符錢。

韋雲暗道一聲摳門,接過令牌,道:「多謝娘娘賞賜!」

御珠娘娘將架子上的丹藥都收入自己的空間法器裡面,然後喚上秋姬和冬姬,只讓春姬和夏姬留下。她扭著肥臀朝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回眸笑道:「這些天我須前往萬里血河一趟,你且好好煉丹,等我回來之後,再好好陪我幾日。」

「好的,恭送娘娘!」

韋雲巴不得她早點離開。

如今他有長老身份,要離開邪異教,想必已經不是難事。不過在離開之前,他想撈上一把,他打算先將邪異教內的仙草靈藥全都用光,一來鍛鍊自己的煉丹術,二來將丹藥全都弄走,然後再逃之夭夭。

將御珠娘娘送走之後,韋雲便繼續開爐煉丹。

幾日後,韋雲煉出一爐中級丹藥,待要繼續煉丹時,忽然想道:「不對啊,我何不直接將這些仙草靈藥全都收走,以後找時間慢慢煉製,煉出來全是自己的,豈不美哉?」

他又看向身旁的兩大妖姬,暗道:「雖然這二女對自己服服帖帖,但要她們脫離邪異教,跟隨自己,怕是不現實。」

想到這裡,韋雲說道:「接下來,本長老要煉製一爐高級丹藥,只是尚缺一味主藥,我得去採摘回來,你們幾個就不必跟隨了。」

春姬娥眉一挑,道:「主人,娘娘讓你在此煉丹,若是知曉你私自出門,怕是要怪罪下來的,不如我們姐妹幫主人去採藥吧。」

韋雲搖搖頭:「不可。這味主藥極其重要,並且只有我才認得,而且採摘之時頗有講究,稍一不慎,便要損失藥力。怎麼,我如今身為神教長老,還不能出門不成?」他眉頭一皺。

春姬忙道:「並非如此,主人要出門,自然是可以的。」

「這就是了,我又不會跑。」

韋雲拉了拉袖子,又道:「唔,為了防止藥力丟失,我須得將煉丹爐和輔助藥材也帶上,到時候可以直接開爐煉丹。」

說著,韋雲左手一動,一道黑光從手腕上一圈圈環繞,然後變成一個大喇叭一般的寬大袖筒,裡面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登時,煉丹房內的東西全都被捲入其中,各種仙草、藥材、瓶瓶罐罐,包括煉丹爐和長榻,全都卷了進去,越接近袖子,變得越小,不多時就盡數落入了乾坤袖的空間裡。

邪異教的仙草靈藥數量龐大,堆積如山,乃是邪異教千萬年來,代代門人貢獻上來的,什麼雪蓮、朱果、靈芝、人參、何首烏……各種珍稀品種都有,如今卻被韋雲一鍋端了。好在乾坤袖內空間廣闊,不然還裝不下。

兩大妖姬見他如同搬家的行為,登時有些呆滯。

二女相視一眼,夏姬忽然問道:「主人,您是否打算離開邪異教?」

韋雲眉頭一皺,道:「你們這是在懷疑我麼?」

春姬道:「主人,娘娘暗中命我們看守主人,以免主人逃走……」

二女忽然撲騰一聲跪下,春姬道:「主人……神教也不曾虧待你,你為何要離開?雖然主人要走,我們姐妹不會阻攔,你若如此一走了之,娘娘怪罪下來,我們姐妹定當受罰,這也罷了,只是、只是……還望主人三思!」

韋雲聞言一怔,不想這兩個妖女如此聰明,而且這般有情有義,倒是讓他有些慚愧了。只是,他非離開不可,讓他長時間呆在這煉丹房內,給別人賣命,他是斷然做不到的。

想了想,韋雲將二女扶起,說道:「你們說得不錯,我的確要離開,我終究是正道中人,不可能做這勞什子的邪異教長老,這樣吧,等我離去之後,你們立刻上報邪異教長老,讓他們追殺我,如此你們便可洗脫嫌疑,想必御珠娘娘也不會怪罪。」

「主人……」春姬忽然抱住韋雲,哭泣起來,夏姬也上前抱著韋雲,哭得梨花帶雨。

韋雲擁著這兩個妖女,感受著她們身上的溫度,陡然明悟過來,原來經過這些日子的潛移默化,自己已然深深根植於她們心靈深處,情根深種,難以抹去,她們視自己為主人,並非全然因為自己的心靈暗示,更多的是因為她們一直愛慕自己,他很清楚,自從臉上的禁制被打破後,自己對於異性的魅力吸引,已經不在白無憂等人之下了。

韋雲心中一嘆,硬下心腸,緩緩推開她們,道:「我去意已決,你們照我說的去做便好。」

說完,手握令牌,韋雲大步走出煉丹房。

兩大妖姬目送他離去,眼中都戀戀不捨。

———————————————————————— PS:這三章依舊是勞動節福利。無良的盜版更新速度比首發站都快了,但那些都是盜版,盜版一旦斷貨(販子被踢出收費群),他們就沒法更新,遲早還是要從首發站轉發過去,這些人對原創作者和首發站造成了很壞的影響,簡直深惡痛絕。現實中的人總是比小說里的更離譜,笑笑就行了。同時我也相信,大部分書友還是支持原創作者和首發站的,更有書友是純粹為了支持作者而來付費加群,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一本長篇文沒有書友的支持是寫不下去的,至少目前來看還是可以的,永遠歡迎有條件的書友私信我,付費進群,支持本書,感激不盡! 給大家一個本人的郵箱:[email protected],感謝。 貼主:七分醉於2021_05_03 7:28:50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