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俠艷譚 (77-79)作者:七分醉

作者:七分醉 2021年5月8日首發於第一會所、色中色、禁忌書屋

第77章 金蛟老祖

韋雲手握長老令牌,一路上通行無阻,邪異教內的弟子和門人見到他,都停下來問好,哪裡還敢攔他。

路過邪異教牢獄之時,韋雲忽然想起來,這裡面還關著一個燈草大師。

「燈草大師傳授我萬佛書,我須得救他一救,還了這份因果。」

如今的邪異教牢獄內一片空蕩蕩,只有零星幾個人族男女,都是最近才抓回來的,每個人族男女都被一個邪異教門人壓在身下,採補精氣。

韋雲順利來到最深處的牢獄門口,運轉無字金書,快速將門口的法器鎖開啟法訣推演出來,手訣到處,法器鎖立刻脫落,「咚」的一聲,掉在地上。

「大師。」

韋雲快步進入牢內。

燈草大師早在裡面等候了,他的天耳通神通通達八方,已經知曉韋雲前來搭救,隻身坐起,看著韋雲,徐徐道:「你……已是邪異教長老了?」

韋雲點頭道:「不錯,不過這長老有名無實,不當也罷,大師,我們快些離去,遲恐生變!」

燈草大師臉色一暗,嘆道:「我兩手被法器鎖住,法力運轉不靈,恐怕拖你後腿,你還是自己獨自離去吧,莫要管我,否則誰都走不了。」

「無妨。」

韋雲一手按在燈草大師手上的大鐵拷上,抓了一團手銬的法器氣息,落入識海空間的無字金書之中,無字金書立刻瘋狂運轉,快速將這手銬法器的法訣推演出來。

韋雲捏訣打開手銬,燈草大師這才一臉喜悅,道:「好!」

燈草大師雖然兩腿被截斷,但如今能夠運轉法力,也能發揮出法相初期的實力,他將脖子上掛著的一串佛珠摘下,佛珠泛起金光,將他的身體託了起來,這是燈草大師的法器,能夠帶他飛行。

韋雲又將一件邪異教的異獸長袍罩在燈草大師身上,然後帶著他離開牢獄,有長老令牌在手,一路上暢通無阻。

快要走出山門的時候,在山門門口,一隊巡邏的邪異教門人上前將韋雲攔下,為首的是一個狗頭人身、手拿鋼叉的妖怪,有元嬰初期修為,黑乎乎的狗鼻子嗅來嗅去,他掃視著韋雲和燈草大師,道:「兩位是人族的?」

韋雲亮出令牌,道:「我乃神教新任的煉丹長老韋雲,你不認得我?」

狗頭妖怪見了他手中令牌,後退幾步,拱手道:「原來是剛剛升任長老的韋大師,失敬,失敬……不知長老出去做什麼?還有你身後這位是……」

「採藥!」韋雲不悅地道,「怎麼,本長老出去還要跟你彙報不成?」

「長老言重了……」狗頭妖怪往旁邊讓開,又對手下道:「快快給長老讓路!」

一眾小妖登時齊刷刷朝旁邊而去,讓開一條大道。

這條大道從龍口而出,沿著階梯下去,可直達西戎都城,韋雲領著燈草大師,大搖大擺地下山而去。

「採藥?」狗頭妖怪看著二人的背影。

正要繼續巡邏時,忽然山門龍口裡面湧出另一隊小妖,領頭的乃是一個身披銀色盔甲的高大羊頭怪,他一手握著雙股叉,一邊高聲叫道:「新任的人族煉丹長老逃走了,速速拿下他!」

狗頭怪一聽,登時一怔,問道:「什麼意思?」

羊頭怪忙道:「煉丹長老逃走了,還將我神教的仙草靈藥全都捲走,教主已經下令,要將他捉回來,生死不論!」

邪異教的仙草靈藥數目何等龐大,全都提供給韋雲了,在煉丹房內堆積如山,被韋雲這麼一鍋端走,邪異教何等肉疼,豈能放過他。在韋雲離開後不久,春姬和夏姬算好時間,便去找長老稟告,長老又將此事告知教主,教主立刻下令捉拿,活捉不了,死的也要,務必將邪異教的仙草靈藥給奪回來。

當下,狗頭怪和羊頭怪立刻領著大隊小妖,沿著階梯飛掠下去,朝韋雲追去。

此刻,韋雲和燈草大師才剛下山,正前往西戎都城。

燈草大師的天耳通敏銳無比,老早就聽見動靜,知道後面有追兵,忙道:「邪異教知道要逃走,已經派人追來了,我們得趕緊離開!」

韋雲道:「這裡乃是邪異教地盤,即便周遭的原始大山,也都是邪異教領地,躲是躲不過去的,必須越過萬里血河,回到我人族領地才可,只是我來的蹊蹺,不知萬里血河怎麼走,不知大師是否認得路?」

燈草大師點頭道:「只要山河不變,我便知道怎麼走。」

「還請大師指路!」

「跟我來。」

燈草大師祭起佛珠,佛珠泛起金光,帶著他沖天而起,朝遠去飛去。他有法相修為,又有法器在身,飛行速度比韋雲還要快。

韋雲的修為才恢復到金丹初期,好在他有飛行法器,當下取出飛行葫蘆,坐將上去,跟在燈草大師身後。

兩人直接從西戎國上空飛過,路上還遇到幾波妖怪,這些妖怪見二人身穿邪異教長老衣袍,都不敢阻攔。

只是邪異教的妖怪已然出動,大群妖怪飛上天際,朝二人身後追來,為首之人身材高大,眼如鷹隼,一襲黑袍,正是邪異教十二大長老之一的山抬長老,本體是一頭黑鷹異獸,實力高強,有法相圓滿修為。

山抬長老怒聲喊道:「小賊莫跑,快些把我神教的藥材留下!」

韋雲稍一回頭,就看見後面天空中黑壓壓的一片,大群妖怪正在追殺自己。登時嚇了一跳,不想邪異教如此大張旗鼓,還來得這麼快。立刻全力運轉法力,催動飛行葫蘆,速度登時暴增。手中還捏著一枚二品符錢,一旦法力耗光,隨時都可補充。

金燦燦的二品符錢呈八角狀,紋理清晰,脈絡玄奧,泛起淡淡光芒,乃是修真界實打實的通用物品。符錢和丹藥不同之處在於,符錢只能在其人耗光法力之時使用,只要捏碎符錢,裡面潛藏的法力就會倒流進體內,補充消耗,而丹藥則可吞入體內,即便其人法力充足,也可納入體內進行煉化。

山抬長老見此,發出一聲鷹鳴,身體化作一隻龐大的黑鷹,一對黑色羽翼遮天蔽日,雙翅一振就是數里距離,朝韋雲和燈草大師二人不斷逼近。

雙方一追一逃,眨眼來到一處密林上空。

「受死!」

須臾間,山抬長老沖了過來,帶起陣陣狂風,一隻鋼爪舉起,化作一畝大小的鷹爪虛影,朝韋雲和燈草大師二人當頭碾壓而下!

韋雲大驚失色,如此威力,已不是他所能抵擋得了的了。

「無量光,無量佛!」

關鍵時刻,燈草大師將身形一頓,雙手合十,口念咒語,掌心泛起耀眼的金光,化作一個個金色字符,首尾銜接,中間一個右旋「卍」字印,有半畝大小,朝山抬長老的鷹爪光影迎了上去!

「轟!」

一聲巨大炸響憑空出現,咒輪碎裂,鷹爪也爆裂開來,兩相撞擊,化作一股股強勁的法力亂流,朝周圍擴散,山間林木都齊刷刷削去了一層。

山抬長老紋絲不動,燈草大師卻跌落在密林中,張口吐血,渾身乏力。

「大師!」

韋雲臉色一變,連忙飛落下去,喂給燈草大師一枚回天丹。

「燃燈照世咒輪!你是燈草上師?」

山抬長老化作鷹首人身男子,頓在半空,鷹眼盯著燈草大師,口吐人言道。

「唉。」

服下回天丹後,燈草大師稍感好受了些,他嘆了口氣,看來這條老命今日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山抬長老哈哈大笑道:「燈草大師,你怎逃脫得出我神教的手掌心,兩百年前能抓你,今日也能抓你!」

燈草大師默默不語,兩百年前山抬長老只有法相初期修為,他卻是法相圓滿,哪裡是他對手,只不過對方人多罷了,但今日他修為暴跌,已然不如當年,已經遠非山抬長老的對手了。

韋雲愧疚地道:「大師,是晚輩連累了你!」

燈草大師搖搖頭,道:「生死有命,你不必掛懷。其實我早便坐牢坐夠了,與其窩囊地在死在牢里,不如在外面戰死,這外頭的氣息哪裡是那暗無天日的牢獄所能比的。」

他仰頭看著天空中的斜陽,呼吸著密林里的清新氣息,這是自由的氣息,周圍的林木是如此的蒼翠,這般的美好。

「給我死!」

山抬長老雙翅一振,無數羽毛紛飛,化作萬千羽箭,鋪天蓋地地朝韋雲和燈草大師二人落下,如雨點一般。

死亡的氣息籠罩下來,韋雲面如死灰,心中一片淒涼,他已經多次死裡逃生了,不想終究要英年早逝!

不甘心啊……

「啊——」

韋雲大吼一聲,正要凝聚渾身法力,拚死一搏的時候,忽然感到體內法力運轉不靈,手上的動作也慢了下來,渾身頓住,一動也動不了,甚至連體內血液也停止流動了。

緊接著,整個天地都暗了下來。

他駭然失色,呆望著眼前的變化。

只見本來一片明亮的天地忽然漆黑下來,下午的金日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輪巨大的明月,明月泛著淡淡紫光,高掛當空,朝天地間灑下清涼的光輝。

正如雨點般落下的羽箭停頓在半空中,一股寒意席捲過來,罩住山抬長老全身,他眼睜睜地看著一層層寒霜出現在身上,眨眼將他整個人覆蓋住,體內法力一點點停滯下來,最後如同死水一般一動不動。

一個女人從天空中的明月裡面徐徐落下,出現在山抬長老面前。

這個女人黑髮如瀑,盤著孔雀開屏髮髻,戴著金翅鳳凰頭釵,她眉目如畫,柳葉長眉斜插入鬢,一雙鳳眼明麗而清冷,寒光四射,絕美的瓜子臉兒和精緻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盡顯無限美好,雪白細嫩的肌膚吹彈可破,身上裹著一襲紫金長袍,長袍下是一對高聳的胸脯,下面一對秀足,腳上無鞋,只裹著紫色絲襪,誘人無比。

難言恐慌從心底憑空產生,山抬長老還是頭一次有如此感受,眼前的女人給他的壓力,就如邪異教教主一般,只能用恐怖來形容,此時此刻,他在心底大吼一聲,拚命運轉邪異教的奇功《獸神譜》,登時身上爆出一陣烏光,法力重新恢復運轉!

「吼!」

山抬長老發出一聲狂吼,背後升起一尊龐大的黑鷹虛影,身上的冰霜爆散開來,口中出現無窮無盡的獸形光影,朝眼前的女人撲去。

這是邪異教的神通《百獸咆哮》,能爆發出十倍的戰力,極其消耗法力。但生死關頭,也顧不得許多了。

忽然頭頂一暗,山抬長老舉頭望去,就見一尊巨大的宮殿憑空出現在頭頂上方,美輪美奐,泛著淡淡的紫光,宮殿下方出現一股漩渦,發出一股強勁的吸力,緊接著,山抬長老整個人不受控制,朝那宮殿飛去。

「不!」

山抬長老大驚失色,他已然明白,這是一件威力超乎他想像的法寶,每一件法寶都擁有仙級的力量,更何況是頂級法寶,這種力量必須同級別的法寶或者修為才能抵禦,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擋得了的。

「嗷——」

就在此刻,一聲龍吟從遠處傳來,紫月籠罩的天地間,一條龐大的金色蛟龍從天邊升起,這條蛟龍通體金色,蜿蜒數里之長,四隻龍爪舞動不休,龍目射出兩道金光,兩根細長龍鬚垂在鼻旁,渾身散發出無盡威嚴,磅礴的氣勢充斥整個天地!

這條蛟龍眨眼划過天空,出現在山抬長老身後,化作一個身穿龍袍的中年男子,面目威嚴,口闊鼻隆,額頭有兩根金色龍角,一對龍目金光燦燦。

他手中出現一根金色九節鋼鞭,鋼鞭化作一道龍影,打在那巨大宮殿之上,發出一聲「咚」的巨大震響,響徹天地。

廣寒宮震動,化作巴掌大小,落入虞煙雨掌心。

天空中的紫月消失不見,天地重新恢復正常,一輪金日正朝西山落下。

山抬長老感到渾身壓力消失,他嚇得一身冷汗,退至中年龍角男子身後,道:「多謝教主救命之恩!」

中年龍角男子正是邪異教教主金蛟老祖,擁有渡劫圓滿的絕世修為,手中法寶是金蛟九節鞭,高級法寶,在天韻三十六仙器之中排名不低。

金蛟老祖擺擺手,示意山抬長老站在他身後,龍目死死盯著虞煙雨,淡淡道:「原來是紫月仙門新任門主,在我的地盤內欺我手下,這是何意?」

「正要領教一番教主的《太上真龍變》!」

虞煙雨不願與他多言,只是把手當空一划,一輪斗大的明月憑空出現,旋轉著朝金蛟老祖飛去。

「哼!」

金蛟老祖冷哼一聲,身上飛出一條金色龍形光影,張牙舞爪,朝虞煙雨撲去。

霎時間,兩個渡劫境界的絕世強者展開一場大戰,天地間風雲色變,大地龜裂,山林盡毀,光是法力餘波便將周圍的山頂削平。

密林中,韋雲和燈草大師目睹了整個過程。

燈草大師駭然道:「這是紫月仙門的新任門主?竟能與金蛟老邪戰成平手!」

「機不可失,快走。」

韋雲看了虞煙雨一眼,二話不說,祭起飛行葫蘆就朝遠去飛去。

燈草大師亦不落後,連忙跟上。

……

太玄仙門,宗門大殿。

玄真山人正與幾個宗門弟子說著話。

「回稟掌教,本門的師兄弟在青州打探過了,整個青州境內,都有紫月仙門的人出沒,紫月仙門的長老還在各地巡邏,我們基本沒有下手的機會……」一名弟子說道。

玄真山人點頭道:「唔,繼續打探,不可妄動,一有異常,立刻告知我。」

自從真傳大比之後,太玄仙門和紫月仙門的關係愈加惡劣,門內的弟子都不再涉足對方的領地,遇到了也不打招呼,甚至還出現過好幾起爭鬥事件。玄真山人絞盡腦汁,非要紫月仙門吃個大虧不可,否則難解他心頭之恨。

「是,掌教!」

「藥王宗那邊如何了?」

「一切正常。」

「那就好,退下吧。」

「是!」

幾個宗門弟子退下之後,一個內門弟子急匆匆從側門轉入大殿。

「何事?」玄真山人皺眉道。

這名弟子作禮道:「啟稟掌教,太玄子母劍有動靜!」

玄真山人聞言,立刻起身前往後殿劍閣。

劍閣內,太玄子母劍嗡嗡作響,在半空中動個不停,一群內門弟子在下方看著,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玄真山人大步而入,掐訣念咒,將太玄子母劍招入手中,一母九子,一共十口飛劍,全都晶瑩剔透,劍身刻著玄奧的紋路,每一口都威力強大,鋒利無比,是真正的仙劍,這十口仙劍加起來,位列天韻三十六仙器之首,太玄子母劍一出,足可殺戮萬物,無堅不摧。

玄真山人稍一感應,就將信息收入心中,臉色露出喜色。

「無事了,你們繼續祭煉。」

說著,他將太玄子母劍鬆開,十口仙劍脫手飛出,懸浮半空,來迴旋轉,這些內門弟子立刻盤膝坐地,繼續祭煉起來。

玄真山人回到大殿,吩咐一名弟子,道:「喚玄陽長老,元傑和元均前來見我。」

這名弟子領命而去。

不多時,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以及兩名身穿素白道袍的年輕弟子走進太玄大殿。這位鶴髮童顏的老者乃是太玄仙門十大長老之中的玄陽真人,法相圓滿境界的強者,將太玄仙門七十二神通中的十大神通都修至大成,實力高強。兩名弟子都是真傳弟子,其中一人是臉蛋英俊的風俊傑,另外一人腰掛長劍,身材高瘦,竹竿一般,身上的氣息卻十分凌厲,整個人如同一把利劍。

見過玄真山人之後,玄陽真人兩手空空,背負雙手,問:「師兄,召我們前來有何事?」

玄真山人淡淡笑道:「方才太玄子母劍生出感應,你定然想不到給出的信息是什麼。」

玄陽真人眼珠一轉,思量著道:「莫非是有法寶出世?」

玄真山人微微愕然,道:「師弟,你何時修的占卜之術?」

玄陽真人笑道:「只是隨口一猜,不想猜中了?」

玄真山人點點頭,微笑道:「不錯。而且不是一件兩件,天韻大陸有三十六件仙器,只有二十多件在正魔各大宗門流傳,尚有十多件不曾出世,上次七花扇出世,可惜被妖女奪走,這次又有法寶出世,而且據太玄子母劍感應,至少有三件,都在一處,因此,我特命你們三個前去撞機緣,將法寶奪取回來!」

玄陽真人問:「在何處?」

玄真山人道:「萬里血河!」

玄陽真人臉色一凝,道:「那可是一處兇險之地!」

玄真山人道:「所以需要你去,當可護他們周全。」

玄陽真人點點頭,想了想,又道:「既然有好幾件,要不多派些弟子前往。」

玄真山人搖搖頭:「法寶非是別的,能否得手,全看個人機緣,人多也是無用,再說這類秘境、遺蹟,一般而言,法相之上都進不去,全看元嬰弟子的發揮,俊傑、元均,你二人一個修煉刀道,一個修煉劍道,實力在本門弟子之中乃是佼佼者,這次法寶出世,能否給我太玄仙門爭光,就看你們的了。」

「弟子領命!」

「多謝師尊厚愛!」

風俊傑和元均二人相視一眼,都看見了對方眼中的笑意,玄真山人將這種機緣讓給他們,足見對二人的特殊關照。

玄真山人又吩咐了幾句,玄陽真人便領著風俊傑和元均,三人祭起法器,朝萬里血河破空飛去。

第78章 萬里血河

藥王山,後山。

後山的瀑布水潭邊,一個凹進去的石壁裡面,一個身穿青袍的少女正一動不動,閉著美眸,面壁端坐,少女面容秀美,身段窈窕,白嫩玉手捧著一個玉瓶,身上無絲毫灰塵積壓,石壁上方忽然落下一滴水滴,朝葉沉魚額頭上的雪白肌膚落去。

就在水滴即將落在葉沉魚額頭上的剎那,忽然朝旁邊彈開,仿佛她身上有一層透明的護罩一般,將一切外來之物都擋在外面,莫能侵犯。

忽然,一聲「嗡」的震響,葉沉魚身上爆出一團青色光華,濃郁的光華朝周圍蔓延,逐漸成型,化作一株青色大樹,蒼翠欲滴,撐滿了整個石壁空間。

葉沉魚睜開美眸,眼中射出兩道青光,她騰身飛掠而出,整個人懸浮在半空中,背後一株青光大樹,枝葉搖曳,泛著濃郁的青光,靈氣四溢。仔細看去才發現,原來這株青光大樹的模樣與藥王宗的娃娃果樹一般無二!

葉沉魚閉關幾個月,終於修成法相,不同的形態的法相擁有不同的能力,她的法相正是參照藥王宗的娃娃果樹,凝聚而成的,所擅長的能力便是護身和療傷。

「終於成了。」

葉沉魚收起法相,朝遠處張望,忽然蹙起蛾眉,思索起來。

她感到在天韻大陸的某個地方,有一個東西正在呼喚她。她不知那是何物,也不知在哪裡,但她知道自己可以憑著感覺找到那個地方,那個東西。

想到這裡,葉沉魚祭起玉清寶瓶,破空飛離藥王山。

幾乎同一時間,正魔許多宗門都派出門人,朝萬里血河而去。一時間,萬里血河風起雲湧,彙集了正魔各大宗門的門人,不是一派長老,就是真傳弟子,都想著奪取剛剛出世的法寶。

這個時候,韋雲和燈草大師剛剛逃離邪異教的領地,來到萬里血河。

韋雲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血色河流,不由有些目瞪口呆,若非知道這是萬里血河,還以為來到了大海呢,也不知怎會形成如此河流。

二人就地休息了片刻,正打算一鼓作氣飛回正道領地的時候,燈草大師忽然大耳朵一動,傾聽片刻,動容道:「有魔教中人來了,我們且先躲起來!」

兩人都以為邪異教的人追來了,連忙躲在一塊巨石後邊,閉氣藏好,一動不動。

不多時,韋雲就聽見破空聲傳來,靈識感應之下,發現有許多魔教弟子落在萬里血河旁邊,有獸頭人身的邪異教弟子,也有長著犄角、身上帶著鱗片的天魔教弟子,更有眼睛血紅,披著紅袍的血神教弟子。

三大魔教的門人分成三團,不一會兒就聚集了上百人,各有一名長老領隊,魔道三公子也在其中,邪異教領頭的是牛耳長老,天魔教的領頭的是魔臨長老,血神教領頭的是血厲長老,都有法相圓滿的高強修為。

牛耳長老的聲音傳來:「此次若非本教御珠娘娘及早發現,我們還不知道萬里血河下面藏著一處上古寶藏,裡頭少說也有三四件法寶,本教特地喚上你們天魔教與血神教的人,正是要共分好處。」

天魔教和血神教的人都知曉,邪異教除了要和他們共分好處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他們共擔風險,畢竟,眾所周知,萬里血河是天韻大陸四大禁地之一,血河之水污濁萬物,腐蝕法力,下水之後九死一生,能否活著回來都是個未知數。

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不得不去,畢竟,法寶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魔臨長老道:「到時好處均分,這點沒有異議,下水之後大家記得互相照拂,遇到所謂的正道門人,一律格殺!」

「正是此理。」血厲長老點頭。

牛耳長老問:「人可都到齊了?如若到齊,咱們這邊下去罷!」

「出發!」

三大魔教的門人各自祭起法器,護住全身,沖入萬里血河之中。

待他們全都進入水裡,韋雲和燈草大師這才現身出來。

「不想血河之下竟有法寶出世。」

韋雲的眼睛泛起亮光,若說以前他不知道法寶的好處,但自從得到無字金書之後,他才體會到法寶的厲害,無字金書還只是排名在中游的中級法寶,可以想像高級法寶和頂級法寶是如何厲害,難怪當初在風湖土城,三教七宗為了區區一件七花扇,就爭得頭破血流。

眼下萬里血河竟有三四件法寶出世,這是什麼概念?

韋雲緩緩轉頭,看向燈草大師。

與此同時,燈草大師的目光也掃了過來。

兩人相視一眼,燈草大師苦笑一聲,道:「法寶的確是稀世之物,得到一件,便可擁有超越自身境界的能力。只是……這萬里血河著實過於兇險,而且還有這麼多三大魔教的門人爭搶,我二人進去,怕是有去無回啊,還望小兄弟三思。」他倒是不貪心。

韋雲雖然心動,卻也並不是非要去趟這渾水不可。以他的實力,的確沒什麼希望。

想了想,韋雲道:「罷了,咱們先回正道領地吧。」

燈草大師點點頭。

二人當即祭起法器,朝萬里血河對岸飛去。

飛至半途中,快到對岸之時,就見對岸衝起一道道光華,全都落入萬里血河之中,原來是正道弟子,看樣子也都是為了萬里血河的法寶而來。

韋雲正要將身形按落下去,卻見一個熟悉的身形從身旁掠過。

韋雲臉色一變,大聲道:「風俊傑!」

那人正是風俊傑,在玄陽真人的帶領下,與元均一起進入萬里血河,剛好與韋雲打了個照面。

風俊傑聞聲回頭張望過來,就看見坐在飛行葫蘆上面的韋雲。先是微微一怔,接著嘲諷一笑。

下一刻,風俊傑隨玄陽真人和元均一起,進入萬里血河。

韋雲眼神一狠,捏緊雙拳,強自扭轉身形,祭起飛行葫蘆,朝萬里血河投身進去!

「唉!」

燈草大師看見韋雲進入血河,微微搖頭,念了聲佛號,然後飛身離去。他哪裡知曉,韋雲是見到死敵,恨之入骨,一時間忘了自己境界跌落的尷尬境地,不顧一切前去追殺了,他非殺風俊傑不可!

韋雲落入血河之中,血色河水立刻涌了過來,帶著濃郁的腥臭氣味,他連忙使出《日月照三界大法》中的護身法術,頭上出現一輪烈日,化作一個五色華蓋,腳下出現一輪明月,化作一尊五色蓮台,華蓋不斷滴落點點星光,落在蓮台之上,滴滴答答,如檐前滴水一般不絕,將他整個人罩在其中,周圍的血色河水一涌過來,立刻發出「嗤嗤」響聲,蒸發成血紅色煙霧。

無字金書所推演出來的《日月照三界大法》是真正的絕世功法,裡面有飛行術、身法、護身法術、攻殺法術、輔助法術,如今韋雲只是金丹修為,這門功法也只突破到第二重境界初期,還遠沒有將其中的法術開發出來,但目前已經會的法術也十分了得,比如「日月護身法」,可吞噬靈氣精華,抵禦、化解邪魔氣息,這血河之水居然無法吞噬,只能化解,這說明此水污濁,無法轉化出靈氣來。

除了韋雲之外,還有許多正道宗門的弟子落入血河之中,個個寶光護身,都朝一個方向而去,不斷深入血河河底。

韋雲追了片刻,風俊傑的身形很快消失不見,只得跟著正道宗門的弟子,一道飛落下去。

萬里血河除了寬達萬里之外,有萬丈水深,這還沒有算上河底泥沙,可見其深度。

韋雲越是往水底下潛,越是感到吃力,不得不將全身法力調動起來,才能勉強維持下去,好在他身上帶著不少丹藥,符錢倒是不多了,不過有丹藥在身,一時間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血河水下一片紅色,看不清太遠,只得將法力凝聚雙眼,才能看得稍遠一些。飛著飛著,韋雲忽然看見前方有一個巨大的東西,遠遠的也看不清是什麼,只見許多人都朝那個地方衝去。

他也不甘落後,催動飛行葫蘆,快速飛了過去。

忽然間,周身一輕,眼前一亮。

再看時,韋雲才發現自己已然從這污濁血水之中穿梭了出來,進入一個無水之地。回頭看去,登時一片驚異。

原來身後是一片水幕,眼前卻是滴水不見,仿佛有什麼東西在這裡強行撐出了一個無水的空間。

韋雲舉頭望向前方,一看之下,更是震驚莫名!

只見眼前的無水之地,立著一尊巨大無比的人形石像,這尊石像至少有萬丈之高,兩腳深入血河河底的泥沙之中,頭部則靠近河面,整尊石像從萬里血河的水底直達河面,可見何其高大,其四肢之粗長,如同山嶽一般,兩腳踩著河底,一手背負,一手握著一根有萬丈之高的巨大方天畫戟石像,胯下還有一條粗大無比的陽具,再看整個身軀,看上去雖是石質,卻一片血色,更奇的是石像皮膚紋理清晰,頭部五官栩栩如生,雙眼處是兩個泛著紅光的黑窟窿,除了沒有生氣,別的如同一個放大了無數倍的巨人。

一股浩浩蕩蕩的氣勢從這尊石像巨人身上散發出來,逼得人幾乎透不過氣。正是這尊石像巨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在他周身強行撐起一片領域,周圍的血河之水都無法靠近。

韋雲忽然臉色一變,脫口而出:「這不是石像!」

此刻,血河之中衝出來一個個修行者,都朝石像巨人衝去,從頭部七竅而入,鑽進石像體內,都是探尋法寶的各大宗門門人。

韋雲略一思索,便就明白過來,這尊石像巨人並非石像,而是一個隕落的生靈。

他從水紅瑤處得知許多上古秘辛,知道上古存在過十大王族,更在萬年前發生過一場曠世的百族大戰,比八百年一次的正魔大戰還要慘烈。上古王族中,有一個種族叫做巨人族,是十大王族之首,人數雖然稀少,實力卻最為強盛,在萬年前,人族諸多強者,諸如白眉老祖、太玄真君、藥王老祖、紫月仙姑等人,合力共戰巨人族的首領巫蠻,將其誅殺於萬里血河之中。

據說巨人族人個個身高百丈,族長有萬丈之高,也在情理之中了。

韋雲來回查看著這尊萬丈巨人,如若不出所料,這便是萬年前的巨人族首領,上古第一強者——巫蠻!

雖然元神隕落,但巫蠻卻依然屹立不倒,肉身不壞,只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便達萬年之久,連萬里血河的河水也不得靠近。

韋雲震驚莫名,此時正魔各大宗門的門人都湧入巫蠻的體內,便是連法相境的強者都能夠進去。

韋雲暗道:「連法相強者都能進去,哪裡還有我的份?還是守在外頭,等風俊傑那廝出來,我再悄悄下殺手。」

正要守株待兔的時候,韋雲忽然看見一道青色光華從上方落下,化作一個曼妙身形,直朝巨人頭部而去,眨眼從巨人口中進入其中。

「葉師姐?!」

韋雲定睛一看,發現那人正是藥王宗的葉沉魚師姐,登時臉色微變。

如今巨人體內群英匯聚,不知有多兇險,且不說巨人體內本身潛藏的危機,還有三大魔教的人在裡面呢,這若是遇到,少不了要火拚一場。韋雲怎麼也沒料到,葉沉魚也會來趟這渾水。

換做藥王宗別的真傳弟子,他並不是太在意,但葉沉魚除外。

「不行,我須得去助師姐一臂之力。」

想到這裡,韋雲也縱身飛起,朝巨人頭部飛去,眨眼來到那巨大闊口處,與別的修行者一起,埋頭沖入其中。

進入巨人口中之後,韋雲發現眼前出現許多洞口,每個洞口都是一條路徑,單是巨人口內的位置,便有幾十條路徑,不知通往何處,細細查看之下,韋雲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巨人雖然肉身完好,但體內的血液卻已經乾涸,這些通道全都是巨人的血管,有的大有的小,連通周身上下,也就是說,不管從哪個通道進入,都可通往巨人體內任意部位,但途中也有可能遇上任何人,其中就包括仇家乃至三大魔教的人。

明白了這點,韋雲隨便選了個通道,飛身進入其中。

通道內一片血紅,偶爾能看見一些修行者的屍身,都是剛剛被殺的,這些屍身被殺之後,身上的符錢、丹藥、法器全都被洗劫一空,並且,韋雲還注意到這些屍身正在不斷解體,身上的血肉精華全都化作靈氣,被通道本身所吸收。

韋雲臉色一變,隱隱明白了什麼,細細感應一番,終於確定下來——這尊巨人屍身在吸收屍身的血肉精華,而且連活人散發出來的生氣也會吸收。

「不會吧,莫非巫蠻沒死?」想到這個可能性,韋雲幾乎嚇壞了。

若是巫蠻沒死,試問整個天韻大陸有誰能抵擋?

他轉身就往回走,只是不管怎麼走,來時的巨人之口卻已經找不著了,仿佛消失了一般。

「又是陣法。」

韋雲暗道一聲麻煩。

很明顯,這尊巨人的身體裡面有陣法之力籠罩,有進無出,進去容易,要想出來卻就難了。

沿著通道行走了片刻,忽然看見不遠處躺著一人,一個頭戴魚尾冠,身穿黑白道袍的玄門弟子,年約四十來歲,身上一片血跡,奄奄一息的樣子。

既是正道門人,怎也要救上一救。

韋雲走上前,問道:「這位道友,是否需要幫忙?」

此人仰頭望來,兩眼無神地看向韋雲,喘息道:「道……道兄……可有療傷丹藥,在下受傷很重……」

「正巧帶了些。」韋雲從乾坤袖中取出一枚回天丹,喂入此人口中。

這道人眼中掠過一絲詫異之色,看看他身上的異獸長袍,問道:「回天丹?你是藥王宗的弟子?怎麼穿著邪異教的衣服……」

韋雲點點頭,又搖搖頭。

他站起身,正要離去的時候,忽然感到身後襲來一股冷氣。

「唉!」

韋雲暗嘆一聲,身形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那道人身旁,冷冷看著他手中的利劍。

這道人此刻哪裡還有半點重傷的模樣,兩眼精光四射,盯著韋雲,獰笑道:「在下玄陰教真傳弟子陳迪,既然閣下帶了許多丹藥,不如就送給貧道吧!」

說著,手中長劍化作一條條銀色絲線,朝韋雲全身籠罩過去。

韋雲看出此人有金丹圓滿境界,精修劍道,劍道修為修成了第一重「煉劍成絲」的境界,比一般的正道七宗內門弟子還要厲害,難怪敢如此明目張膽地搶劫殺人。

韋雲默運玄功,左手手腕飛出一團黑色氣流,如同大喇叭一般,忽然化作一人大小,將陳迪的劍絲盡數裹了進去,劍道神通斬殺生靈,乾坤袖吞噬萬物,本來乾坤袖要略勝一籌,但韋雲的修為不如對方,故而兩相撞擊,同時破去,劍絲消散,乾坤袖也被絞碎。

只是韋雲修煉的是《日月照三界大法》,根本不是陳迪的功法所能媲美,即便只有金丹初期修為,一身法力也綿綿不絕,當下催動金丹,法力汩汩而出,又化出一個黑色大袖子,朝陳迪籠罩而去!

陳迪臉色一變,他還從未見過如此厲害的神通,竟然能破去他那煉劍成絲的絕世劍術,想要再凝聚飛劍,卻已經來不及,整個人被籠罩在其中!

「呃啊——」

一聲慘叫在通道內響起,陳迪的肉身被乾坤袖分解,金丹被吸收,轉化出了一百年法力,但落入韋雲體內,經過《日月照三界大法》的轉化,卻只精鍊出十年法力,加上他自身原有的十年法力,如今體內共有二十年法力。

韋雲發現此人身上還有不少符錢和丹藥,還有一口高級法器飛劍,方才分明是故意裝傷使詐,等著偷襲別人,哪裡需要救助?

他將戰利品都收入乾坤袖空間內,將對方的飛劍法器別在腰間,繼續前進。

第79章 再見琴詩

韋雲在紫月仙門換屆大典之時,從風俊傑那裡奪得了兩口頂級法器,一口是戰王刀,還有一口是雁翎刀,但在回到藥王宗後,他將這兩口頂級法器換成了符錢,得了兩張四品符錢,以及一些丹藥。

皆因長刀並非他趁手的兵刃,長劍還差不多,除了可以禦敵,還可祭煉成飛行法器,速度也不慢,因此得了一口飛劍法器,立刻就凝練了,直接拿來使用。

在通道內來回行走了許久,韋雲不曾遇到葉沉魚,也未見到風俊傑,只是途中遇到許多屍體,正魔兩道都有,正道門人居多,偶爾見到幾個不熟悉的正道門人,也不打招呼,彼此都怕對方暗害自己。

轉過一個彎道,韋雲忽然聽見前方傳來打鬥聲,其中伴隨著女子的叱喝,以及男子的淫笑,韋雲隱約覺得女子的聲音有些耳熟,連忙快步趕過去。

通道內,兩個曼妙的身影背靠著背,各自手提長劍,與一名黑袍男子戰在一起。

這兩個身材曼妙的女人看起來都有三十多歲了,一個明眸皓齒,顧盼生輝,身材高挑,秀髮飛舞,一個豐乳肥臀,肌膚雪嫩,素手潔白,二女的打扮與一般人修真界人士的樸素不同,衣著十分漂亮,分明是陰月皇朝的華美右衽紗衣,腿上還各自穿著黑色和白色絲襪,更加將她們的身材襯托得楚楚動人,誘惑無比。

這兩個絕色女人正是韋雲在陰月皇城遇到的琴兒和詩兒,詩琴山莊的主人,從韋雲手中弄得一枚娃娃果改變了體質,又修煉了《太玄真經》,經過一番交合,結成金丹,踏上了修真之路。

那黑袍男子則是一個金丹圓滿境界的天魔教門人,額頭正中有一根犄角,眼神殘忍,皮膚上遍布鱗片,兩手黑黝黝的,泛著金鐵光澤,手上戴著法器指套,單用一對肉掌,便能迎擊琴兒和詩兒二女的利劍,甚至還穩占上風。

琴兒和詩兒二女的利劍落在黑袍男子身上,發出金鐵交擊的「叮噹」響聲,濺射出點點火花,二女一臉駭然,心沉谷底,這魔教之人竟然刀槍不入!

「小妞,竟然會太玄仙門的『護體玄光』,我還從未見過如此弱小的太玄仙門弟子,你們兩個小妞就乖乖躺下,陪本大爺好好玩上一玩吧,嘎嘎——」

黑袍男子大笑,一對手掌化作蒲扇大小,分別朝琴兒和詩兒面目拍去。

「無恥!」

二女嬌喝一聲,各自以手中長劍迎擊,一股巨力透過長劍襲來,兩人同時渾身劇震,「鐺」的一聲,手中長劍跌落下來。

黑袍男子得意無比,兩手分別朝琴兒和詩兒胸口抓去。

就在此刻,一股龍捲風憑空落下,朝黑袍男子頭頂罩落,他抬頭一看,微微失神,下一刻,眼前一黑,整個人便落入一個黑乎乎的空間內,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一股無可抵禦的力量席捲全身!

「不——」

黑袍男子口中發出悽厲慘叫,遍布鱗片的身體慢慢開始分解。

一道道殘影出現在琴兒和詩兒面前,慢慢重疊在一起,化作一個身披異獸長袍的少年,面容清俊,身上的氣息凌厲而兇悍,正是趕過來的韋雲。

韋雲吞噬了這名天魔教弟子,龐大的血肉精華落入體內,他感到這名天魔教弟子體內所蘊含的血肉精華比正道人族弟子要多出一倍有餘,方才那個玄陰教的陳迪也是金丹圓滿修為,只轉化出十年法力,眼前這個天魔教弟子身上卻轉化出二十年法力。

韋雲心頭暗道:「難怪天魔教門人刀槍不入,肉體強悍,原來體內所蘊含的血肉精華比人族要多出一倍,不知是天生如此,還是有特殊的煉體之法?」

「多謝少俠救命之恩。」

琴兒和詩兒站起身來,看向韋雲,二女都美眸一閃,隱隱感到眼前的少年有些熟悉,但這副面孔,她們分明不曾見過才是。

此刻,韋雲卻認出二女正是他在陰月皇城結識的琴兒和詩兒,心中奇怪,問道:「兩位姐姐怎會出現在此的?」

「你是……」琴兒微微詫異,韋雲面目改變,她已經不認得了。

「在下韋雲。」

韋雲便將自己面容改變的事說了,又將自己在詩琴山莊的經歷分說了出來,二女這才相信是他。

「好弟弟,我們可找著你了!」

二女眼圈發紅,不由分說就上前抱住韋雲。

「我也十分想念兩位姐姐。」

韋雲左擁右抱,將琴兒和詩兒攬在懷中,一邊詢問情況。他想知道她們倆怎會到這裡來的。

原來琴兒等八個女人自從修成金丹,與韋雲分開之後,便在詩琴山莊內潛修,直到不久後,聽聞了韋雲殺死元武,大鬧太玄仙門之事,便離開山莊察訪起來,後來聽說觀妙宗傳出消息,韋雲落入了三大魔教的領地,她們便商量著要派出兩個人前去尋找。

琴兒和詩兒便帶了幾個隨從,不遠萬里來到萬里血河,剛巧遇上萬里血河法寶出世,正魔兩道各大宗門的人都匯聚於此。二女想著,不如先順手去搶一兩件法寶回來,再去尋找韋雲,便帶人進入血河之中,來到這巨人體內,然而一天時間不到,她們所帶的幾個隨從就全都死在了這裡,若非韋雲及時出現,她們兩個也躲不過淪為天魔教弟子玩物,然後被殺的命運。

韋雲這才明白原委,心下一陣感動。

韋雲說道:「多謝兩位姐姐惦記,我沒事,這巨人體內極其兇險,根本沒有你們所想的那麼簡單,眼下保命為要,你們且跟在我身後,寸步不可離開。」

琴兒和詩兒點點頭,緊跟著韋雲,三人在通道內穿梭。

雖然多了兩個幫手,但韋雲反而感到沉重起來,琴兒和詩兒本來只是陰月皇城的大戶人家女子,平時養尊處優,根本沒怎麼接觸過修真界的生死廝殺,讓她們與人辦些瑣事還可,要她們在這種地方歷險,可真是九死一生。

對於在這裡遇到二女,韋雲十分無言,對他來說,二女就等於累贅。

「桀桀——」

一聲怪叫從前方通道的拐彎處傳來,韋雲連忙止步。

琴兒和詩兒立在他身旁,琴兒疑惑地道:「這是什麼聲音?」

韋雲的左手泛起黑白氣流,緩緩說著:「妖怪的叫聲。」

下一刻,一聲慘叫傳出,鮮血飛濺在通道兩旁,快速被血色的通道牆壁所吸收,「咚」的一聲,一顆人頭滾落過來,停在韋雲腳下,是一個正道修士的頭顱,血淋淋的,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嗖!」

一條條銀色絲線從前方席捲過來,明白正是韋雲和他身旁二女。

韋雲左手大張,化出一個黑色大喇叭狀的袖筒,一圈圈纏繞過去,將那些銀色絲線盡數吸入其中,他感到這銀色絲線黏糊糊的,韌性極強,錯非是乾坤袖,換做別的神通或者法器,根本難以斬斷。

「桀桀!」

一道黑褐色身影從前方快速掠出,朝韋雲撲去,這是一個妖艷女子,頭髮蓬鬆,臉上有蛛網狀的花紋,身上只裹了一層黑褐色獸皮,她人尚在半途中,兩手卻在紛飛而動,指尖落下無數銀絲,俱朝韋雲身上裹纏而來。

韋雲依然以乾坤袖收走,乾坤袖化作一個黑色龍捲風,朝妖艷女子旋轉飛去。

妖艷女子眼中泛起精光,怪叫一聲,身上獸皮破裂,整個人化作一隻巨大的蜘蛛,八條蛛腿齊動,各自裹了一團烏光,同時打在龍捲風上面,兩相一撞,巨蛛的四條腿一起被震斷,龐大的軀體倒飛出去,乾坤袖卻也爆散開來。

魔族的特殊能力是軀體強悍,刀槍不入,而妖怪的特殊能力,就是獸化,力量可成倍暴增,這隻蜘蛛精雖然只是金丹圓滿,但力量成倍爆發之下,連乾坤袖都能打破,堪比元嬰高手,可見一般。

墨綠色的血液噴了一地,全都融入通道血色牆壁之中,雖然這一擊震動劇烈,但巨人的血管通道卻紋絲不動!

蜘蛛精還未落地,韋雲便又重新凝聚出乾坤袖,化作一個黑色龍捲風,將蜘蛛精的身軀罩了進去。

伴隨著悽厲慘叫,這隻蜘蛛精化作乾坤袖的滋補,轉化出十五年法力。得了這股法力的幫助,韋雲終於恢復到金丹中期修為,金丹中期的法力是五十年,金丹後期是九十年,如果擁有百年法力,就是金丹圓滿,可以著手衝擊元嬰境界。

殺了蜘蛛精後,韋雲呼出一口氣,此時琴兒卻發出一聲尖叫,韋雲轉頭望去,只見一道血色身影從後方快速撲來,朝琴兒撲殺過去,轉眼到了近前,此時此刻,琴兒感到渾身冰涼,一動也動不了。

危機關頭,韋雲念頭一動,一道金光乍現,無字金書從他識海空間飛出,瞬間將琴兒整個人裹在其中。

一隻血色大手拍在無字金書上面,發出「嗤嗤」響聲,紅色煙霧直冒,對方一聲怪叫,轉而朝詩兒撲去。

此時韋雲已經反應過來,兩道龍捲風同時從左右手飛出,一道將詩兒罩了進去,一道將那血色身影罩了進去。定睛一看,那血色身影原來是一個披著一身紅袍的中年男子,眼紅如血,口中露出兩顆尖長獠牙,正是血神教的門人,有金丹後期修為。

雖然落入乾坤袖中,但這個血神教門人卻左右衝撞,身形靈活,妄圖逃脫,乾坤袖所化的龍捲風不時震盪一下,眼看對方就要衝出樊籠,韋雲立刻將護住詩兒的那一道乾坤袖融入進去,兩道乾坤袖疊加,形成一個更加強大的乾坤袖,霎時間,這血神教門人發出陣陣慘叫,身軀被吞噬,化作汩汩元氣,倒流進體內,轉化出十五年法力。

此時韋雲體內擁有七十年法力。

邪異教的妖族能夠通過獸化,力量成倍爆發,而天魔教的魔族體質刀槍不入,至於血神教的血族,則是擁有幾乎不死之軀,即便身體被摧殘得不成樣子,只要給他們提供足量鮮血,即可快速恢復,比什麼丹藥都管用。

韋雲收起無字金書和乾坤袖神通,靜立了片刻,見通道內再無動靜,這才鬆了口氣。

「走吧。」

韋雲拉著琴兒和詩兒二人,朝通道深處繼續移動,小心翼翼,一路探索,所見皆是各種新死不久的屍體,偶爾還能從這些屍身上摸出一些丹藥、法器,其中有兩枚儲物戒指,韋雲直接給琴兒和詩兒戴上。

不知走了多久,其中廝殺了幾場,都被韋雲以乾坤袖神通吞噬擊殺,他也終於恢復到金丹圓滿修為,體內足有百年法力,只等著找個機會突破到元嬰境界了,由於他所修煉的功法與以往不同,因此必須重新孕育元嬰,無法直接恢復,這個過程並不容易。

走著走著,三人從血管通道走了出來,韋雲忽然看見前方出現一個空曠之地,看通道內血管的樣子,以及前方出現的一個巨大臟器模樣物體,像是巨人的某個臟腑的位置,似乎已經來到巨人胸部空間了。

琴兒忽然指著臟器旁上面的一處凹陷處,道:「弟弟,你看那裡像不像一張床?」

韋雲舉目看去,發現還真是,不由笑道:「像極了。」

三人相視一眼,都看見了對方眼中的慾火。

嗯,好久沒有做了。

此刻,韋雲識海空間的無字金書忽然動了一下,但他此刻慾火上涌,哪裡管得了這些,一手攬著琴兒的纖腰,一手抱住詩兒的柳腰,騰身躍起,落在那臟器上面的凹陷處,直接躺了下去,二話不說,就摟抱在一起。

一件件衣物被三人拋在一旁,異獸長袍、右衽長裙、粉色輕紗、紅色肚兜……不多時,韋雲已經赤著身體,琴兒和詩兒也是赤身裸體,只有腿上還裹著一雙黑色、白色絲襪,勾勒出優美的線條,露出了她們身上的雪膩肌膚,豐滿的玉乳,圓滾的肥臀,還有粉嫩的肉穴。

韋雲側躺在衣服上面,身前摟著琴兒的雪白肉體,詩兒的雪嫩嬌軀在他身後側躺,抱著他的背部,整個人被二女夾在中間。

韋雲和琴兒四目相對,凝視著對方的眼睛,看著對方眼中的情慾越來越盛。忽然……

「嗯……唔!」

兩人同時往前湊,四唇緊緊相貼在一起,張口伸舌,探入對方口中,都感到對方嘴裡的火熱和濕潤,韋雲大口大口地含吮起來,將琴兒的丁香嫩舌一寸寸吮吸,將她的甘甜津液都吸入口中,二人唇舌交纏,身上的溫度不斷上升,一片火熱,都是情慾的溫度。

韋雲鬆開唇舌,轉而開始親吻琴兒的雪白俏臉,這張俏臉的嫵媚絲毫不在李媚兒之下,都是一樣的充滿春意和魅力,優美的線條,嫩滑的肌膚,甘甜可口,怎麼親都親不夠。

「嗯……進來……快進來……好弟弟……快……弄我……快弄我……」琴兒嬌喘吁吁地道,粗重的想起噴在韋雲臉上。

此時韋雲的唇舌已經移動到琴兒的胸前,正在舔弄她那粉嫩的乳頭,聽得琴兒如此嬌喘,連忙含住她一隻雪白飽滿,高高聳立的玉乳,然後下體進欺,琴兒主動分開自己的黑色絲襪粉腿,一雙美腿架在他的腰間,牢牢纏在上面。韋雲輕車熟路,將大龜頭抵住琴兒下體小穴肉縫的粉嫩凹陷處,那裡蚌肉一般,十分潮熱,已經濕滑一片,隨著龜頭觸碰到琴兒的鮮嫩肉縫,更有一絲絲黏液溢出,軟滑無比,韋雲當然也忍不住了,將粗長發脹的大肉棍往前送去,對準肉洞深處的方位,忽然重重一捅!

「啊……」琴兒仰頭大叫一聲,媚眼如絲,整個雪嫩嬌軀都顫抖了一下,她感到自己的小穴肉洞都被洞穿了,一根如被燒紅的火熱硬物鑽入體內,直達花心,充斥整個肉洞,充實無比,這是久違了的快感!

韋雲一手抱著琴兒粉背,一手在她肥嫩肉臀上輕輕撫摸,開始聳動屁股,抽送肉棍,同時大口大口地吃美少婦的豐滿雪乳。

「啊……進、進來了……啊啊啊……哦……真好……」琴兒被韋雲乾得嬌軀晃動,滿頭黑髮漸漸聳動,金色發簪都掉落在一旁,秀髮不由鬆脫開來,她輕輕嬌喘,微微浪叫,全身心享受著被少年操乾的歡愉快感。

詩兒抱著韋雲的背部,伸出一條嫩舌在他背上輕舔,如同小貓咪一般,偶爾看看被操得浪叫連連的琴兒,伸手去捏她的臉蛋,又將一根青蔥玉指落入她口中,輕輕攪拌她的嫩舌。韋雲的抽送活動,帶著詩兒的嬌軀也一起晃動,她微微撐著嬌軀,將自己的粉嫩小穴貼在韋雲屁股上,以此為著力點,連帶她也被摩擦得淫水潺潺,快感如潮,渾身酥軟。

三人在這巨人體內展開一場肉搏大戰,韋雲和琴兒在抵死纏綿,詩兒放哨,不時抬頭看看四周,有無敵人靠近,在這種驚險環境下淫玩,帶著一絲偷情的刺激,十分有趣。

隨著韋雲拚命聳動身體,一條大肉棍直入琴兒子宮,在裡面橫衝直撞,乾得她放浪呻吟,本來平滑白嫩的小腹不斷凸起一個小肉包,嬌喘吁吁的琴兒浪叫道:「來、來了……啊……真好……不行了……再快些……啊啊啊……不……」

琴兒在浪叫聲中迎來一次劇烈高潮,整個嬌軀都顫抖不已,渾身肉緊,小腹收縮,大量淫水從子宮裡面噴薄而出,滾燙無比,澆灌在韋雲的龜頭上,韋雲將肉棍頂在琴兒的子宮口不動,感受著她淫水的滾燙,還有那小穴肉粒的摩擦,陰道膣肉的蠕動和裹纏,一圈圈的綿密纏綿,帶來陣陣無比舒適的快感。

韋雲緩緩拔出肉棍,「啵」的一聲,龜頭離開粉嫩穴縫,從肉縫裡面湧出一大股泡沫般的淫液,黏糊糊的,濃郁的騷浪氣息瀰漫開來。

韋雲轉了個身,面向詩兒,背朝琴兒。

詩兒一下將韋雲的頭抱住,激烈親吻起來,二人一陣唇舌交纏,然後這個漂亮少婦又將他的頭按在胸部,韋雲立刻大口大口地吃著詩兒飽滿雪乳,將那雪嫩的乳肉含進口中,不斷吮吸,吃得啾啾有聲,又抓住她的另一隻雪乳,揉捏成各種形狀。

「啊……嗯……姐姐的奶兒好吃嗎?啊……輕點……又沒人跟你搶……」詩兒撫著韋雲的頭,眼神迷離地嬌喘著。

「啾啾……」韋雲以更激烈的行動回應她。

詩兒抬起左腿,絲襪玉足輕輕踩在韋雲大腿上,韋雲感到她那蝴蝶小穴黏滑無比,稍一觸碰,就弄得他大腿上沾滿了淫水。

韋雲一時興奮,唇舌一路下移,不多時就來到詩兒胯間,二話不說就去舔吮她那蝴蝶嫩穴,張口伸舌,上下舔舐,來回親吻,一圈圈,一遍遍,又內而外,又外而內,四處掃舔肉穴,瘋狂吮吸陰唇,拚命吸嘬嫩肉,舌尖點動肉豆,甚至將舌頭探入那濕滑的肉縫裡面,舌頭一卷,帶出汩汩浪水,騷浪無比。

「嗯……啊……啊……天吶……哦……真受不了……嘶……我弟弟真棒……姐姐好愛你……啊啊啊……」

詩兒浪叫連連地抱著韋雲的頭部,將他的腦袋不住往小穴裡面按去,忽然檀口發出一聲高亢浪叫,兩條修長的絲襪玉腿一緊,便從穴縫深處噴出汩汩浪水,噴得韋雲滿臉都是。

韋雲將詩兒粉嫩小穴上面的淫水舔進口中,然後將身體挪動上去,重新與她唇舌交纏,親吻在一起,詩兒也不管他口中和臉上都是她的淫水,早已意亂情迷,親吻個不停。

三人是久別重逢,更勝初見,格外忘情。

忽然,詩兒發出一聲「啊」的浪吟,整個人繃直。

原來韋雲將大肉棍送入了她那泥濘不堪的肉穴裡面,兩人相擁在一起,四目相對,彼此凝視,韋雲一下下挺動肉棍,操弄著詩兒的小穴,龜頭穿過肉洞,肉棍摩擦陰道嫩肉,直入子宮深處,同時給雙方帶來一陣陣波濤起伏般的強烈刺激。

詩兒將一雙美腿纏在韋雲腰間,隨著韋雲的拚命衝刺,嬌軀不住晃動,二人拚命交媾,渾然忘了這是在巨人體內,危機四伏,隨時都有危險來臨。

「好弟弟,這是你喜歡的絲襪肉腳,快些吃吧。」琴兒在韋雲背後磨蹭了片刻,起身坐在一旁,伸出一對黑絲玉足,將香噴噴的肉腳落在韋雲臉上,輕輕摩擦,韋雲張口含住一隻,吮吸著琴兒的如玉腳趾,被光滑細緻的絲襪裹住,尤其顯得嫩滑可口。

「啊……好弟弟……快……弄死姐姐吧……啊啊啊……插死我算了……啊啊啊……」詩兒在一陣浪叫聲中迎來高潮。

韋雲一邊操干詩兒,一邊吮吸琴兒的絲襪腳趾,如此多重刺激之下,也大感受不了,他本來沒有運轉雙修功法,只是在單純地享受性愛的歡愉,被詩兒的緊窄肉穴一夾,便就腰眼一酸,在一次大力操干中,將一股股精漿注入進詩兒的小穴深處。

「啊……」

詩兒忽然發出一聲尖叫。

韋雲眉頭一挑,只見鮮紅的血液沿著詩兒的粉背滴落下來。

—————————— 穩定更新中,求色圈內口碑擴散、求各種支持~! 貼主:七分醉於2021_05_07 22:37:58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