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俠艷譚 (80-82)作者:七分醉

作者:七分醉2021年5月15日首發於第一會所、色中色、禁忌書屋

第80章 法寶之爭

一片血色的空間內,連地面都是血色的,凹凸不平,踩在上面,還隱約帶著彈性,卻又堅韌無比,無論以何種方法,都無法破壞其分毫。

白芷一襲青袍,盤膝坐在高處,這如同肺葉一般的巨大器官頂端,正是巨人體內的五臟之一。

自從在經過萬里血河之時,被那道血浪卷了下去後,白芷直接掉落進了石像巨人的體內。進入其中後,白芷發現自己的法力在不斷消耗,這裡面吸收不到任何靈氣,也就是得不到補充,好在她帶了不少丹藥和符錢,倒是能夠支持許多時間。

白芷在巨人的血管內探索了許久,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當時白芷經過之處,剛好是巫蠻屍身的頭頂位置,他頭頂聚集了一團血氣,這團血氣不知為何,竟然有了自己的靈識,並且擁有吞噬生靈的本能,因此在白芷經過時,這團血氣將她吞入其中。白芷經過一番苦戰,也未能將其擊殺,只能勉強自保。

原來這巨人巫蠻雖然隕落,但屍身不壞,並且巫蠻的體質極其特殊,不知是修煉了何種功法,導致他即使元神被滅,肉身仍然擁有獨特的本能,能夠吞噬萬物精華,即使這種吞噬力量已經被降至最低,但還是存在。吞噬精華日久,內中又無主,久而久之,巨人體內便重新生出了靈識,但這靈識將其弱小,只能操控巨人體內的血氣,無法操控其肉身。

白芷進來之後發現出不去了,便在巨人體內到處摸索起來,消耗劇烈便用符錢補充法力,終於在幾天後,來到這處肺葉頂端,在這裡,她有了驚奇的發現,她發現這裡竟然躺著一件無主法寶,是天韻三十六仙器之一的「太陰羅網」,中品法寶,能夠困人其中,腐蝕萬物,威力不俗。

有此發現,白芷驚喜不已,立刻將法寶認主,並著手祭煉。

法寶的力量何等強大,藥王宗雖然位列三教七宗之一,卻也只有藥王鼎一件法寶而已。整個天韻大陸正魔兩道,擁有法寶的人屈指可數!

如今法寶近在眼前,白芷如何能放過。

加之她發現自己出不去了,便打算將太陰羅網先與自身融合,因為融合法寶之後,可以將法寶的威力發揮到最強,說不定能夠破開這處空間,然後出去。

在白芷的身前,是一張由半透明光線所組成的大網,這張光網輕輕飄動,隨著白芷的法力噴在上面,漸漸散發出扭曲空間的力量,強大的氣息朝周圍蕩漾開來。

融合法寶並非一件易事,當初水紅瑤融合七花扇,即便懂得靈狐族秘法,依然用去了大半個月,白芷的修為比水紅瑤強出許多,雖然如此,至今也用了半個多月了。好在巨人體內的血氣靈識一直沒有出現,卻給了白芷融合法寶的時間。

在這三十六件仙器之中,只有無字金書無須融合過程,一旦認主,將會主動推演出其主人的體質屬性,與其主人融合一體。

「合一!」

白芷忽然睜眼,一聲嬌喝,縴手一指,太陰羅網立刻隨之而動,化作一道黑色光華落入她識海空間。

「哼。」

白芷的嘴角彎起一個弧度,美眸射出兩道銳利的精光,鵝蛋臉上露出強大的自信,如今她有太陰羅網在手,足可與渡劫境界的強者一戰!

白芷尋了個方向,縱身飛去。

她並不知道,在她尋到太陰羅網的同時,天韻大陸只要有仙器的宗門,都感知到了這裡,知道這裡有法寶出世,而且不是一件兩件,立刻派出宗門高手前來尋求機緣,有的人嘴上沒個把門的,一不小心走露了風聲,因此,很快這個消息就傳遍正魔兩道各大宗門,引來了許多修真者。

各大宗門或多或少都派了些人來,進入萬里血河之中後,有的人直接被血水吞沒了,有的人進入巨人體內,被別人所殺。此時此刻,在巨人體內,不知在進行多少場生死搏殺,其人一死,身上的精血立刻被巨人的血管所吸收。

眾人發現除了渡劫強者被擋在外面,無法進去之外,就連法相境的強者都可以進入這巨人體內,這一發現,讓各大宗門的人瘋狂,這更說明這處巨人秘境的品級極高,因為品級越高的秘境,限制越小。

於是,隨著時間推移,就連法相強者也不斷湧入其中,這意味著金丹、元嬰境界的修行者已經無法自保了,除非抱團。

另一處地方,在巨人的肝臟部位,這裡是最大的一處臟器,一個身穿青衣的少女端坐於上方,一雙白嫩晶瑩的玉手之間,正懸浮著一根仿佛玉質一般的竹笛,節節分明,青翠欲滴,耀眼的青光照亮了周圍整片空間。

少女眉目清秀,眼眸明麗,身段修長而窈窕,正是剛剛突破至法相境界的葉沉魚,她感應到召喚,便來到了巨人體內,很快就尋覓到這根玉笛,正是此物在召喚她,越是靠近,這種感應越是強烈。

葉沉魚祭煉了這根玉笛,知曉了這根玉笛的信息,乃是天韻三十六仙器之一的「天音仙笛」,中品法寶,能奪人心神,也可清心寧神。

葉沉魚與天音仙笛十分契合,只用了短短几天時間,便與之融合。她心念一動,天音仙笛便化作一道青光進入識海空間。

就在天音仙笛落入葉沉魚識海空間的剎那,葉沉魚忽然渾身劇震,兩眼射出一道耀眼的青光,久久才斂去。

葉沉魚的眼神忽然變得複雜起來,她嘆了口氣,緩緩站起身,潔白的秀耳微微一動,輕微的破空聲由遠而近,有人正朝這邊掠來。

換做往日,葉沉魚是不願與人纏鬥的,她素來喜歡安靜與和平,最討厭的便是打打殺殺,會第一時間離去。

但是現在,葉沉魚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靜靜等著不速之客的到來。

「吼!」

一聲猛烈咆哮傳來,一個高大身影出現在一處血色通道口,這人身材高大,四肢粗長,一身的黃色毛髮,額頭上有一個金色的王字,身上披著虎皮大氅,十指指甲長而鋒利,如同刀劍,一對虎目射出黃光,看向葉沉魚。

來的正是邪異教的妖公子,在他身後,陸陸續續走出來一群幾十個邪異教門人,個個一身獸皮衣,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動物特徵,他們至少都有金丹圓滿修為,有五六個還是元嬰修為,這且不算,從這些人中排眾而出的,走出來一個身披錦繡異獸長袍的老者,頭上長著一對牛耳,背後一條尾巴垂下來,尾巴上還掛著一串紅色流蘇。

此人正是法相圓滿的強者,邪異教十二大長老之一的牛耳長老,此次行動的邪異教領頭之人。

牛耳長老右手握著一根土黃色軟鞭,輕輕拍在左手掌心,眼睛眯著,淡淡看向葉沉魚,一副吃定了她的表情。

妖公子獰笑著道:「嘿嘿,原來是故人啊,藥王宗的弟子,你可還認得我?」

葉沉魚美眸一瞥,腦海中閃過當初與韋雲分別之後,遇到妖公子,一場大戰落敗,後又被櫻花教鐵風長老擄走的畫面。

青光一閃,天音仙笛出現在葉沉魚手中,在青蔥玉指之間來迴轉動,輕輕把玩,一副輕描淡寫,絲毫不把這些人放在眼中的樣子。

妖公子頓覺沒面子,冷哼道:「竟敢無視本公子,快些把法寶交出來,說不定還能讓你死個痛快!」

旁邊一個鼠妖猥瑣笑道:「師兄,應該先讓這位美人痛快一番,然後再了結她,長老與師兄們爽完了,再讓小弟爽一下也是可以的。」

話音落下,一群邪異教妖人都哄然大笑。

葉沉魚冷冷掃視眾人一圈,不屑地道:「就憑你們?」

「小妞不錯,有風度,竟敢小瞧我們,馬上本公子就會讓你知道『爽』字是如何寫的,兄弟們,給我上!」

妖公子一聲令下,一眾邪異教妖人登時衝出,都各展神通,祭起法器,各種寶光四射,一股腦朝葉沉魚打去。

葉沉魚纖指一彈,指尖落在天音仙笛之上,一聲清脆的笛音傳來,化作一圈圈漣漪,朝周圍擴散開來,與那些飛來的寶光和法術相撞,發出一聲轟然巨震,笛音落下,邪異教門人的法術也被破去,那些寶光全都倒飛出去,落在一眾邪異教妖人手中,都被一股渾身巨力震得渾身發麻,不住倒退。

眾人當即駭然色變,妖公子更是瞪大虎目,道:「法相?」他這才看出,對方已然破境成了法相強者。

「你們都退下。」

牛耳長老大手一揮,面色凝重,一步步走上前,祭起手中頂級法器牛尾鞭,化作一道土黃色光華,如同靈蛇一般,朝葉沉魚身上裹去。

葉沉魚將天音仙笛放在唇邊,手指捏著笛孔,櫻唇一動,便有悠揚笛聲傳出,這些笛音化作致命的音符,一個個跳動的青色符文從笛孔出現,這些符文串連在一起,組合成了一隻飛舞的鳳凰,不論是鳳頭、翎羽、翅膀還是三條長長的尾羽,都活靈活現,扇動羽翼,與牛耳長老的牛尾鞭撞在一起!

仙器的力量何等龐大,縱然牛耳長老有法相圓滿修為,但葉沉魚已然融合天音仙笛,完全能夠與法相圓滿一戰。

兩者相撞之下,牛耳長老的牛尾鞭登時倒飛回去,落在他手中,那天音仙笛所化的符文鳳凰卻也力量耗盡,直接消散了。

葉沉魚一曲未畢,仍有源源不斷的音符出現,化作各種鳥獸魚蟲,飛向周圍的邪異教門人,眾人應接不暇,紛紛中招,凡是元嬰修為之下的人,全都口吐鮮血,倒地而亡,這些鮮血落在通道里,都被巨人血管所吸收,仿佛海綿吸水一般。

妖公子等元嬰修為的高手,只能勉強自保,牛耳長老雖然能與葉沉魚戰成平手,卻無法阻止她殺人,登時氣得直咬牙。

妖公子捏了捏粗大拳頭,狼狽不堪地道:「我們先退走!」

說著就朝一個通道退去,其餘人連忙跟上。

牛耳長老與葉沉魚二人身形縱橫,在肝臟上空大戰,只見兩團光影疏忽跳動,一團土黃色,一團青色,偶爾碰撞,勁氣爆破,傳出陣陣炸響,一股股法力餘波朝周圍擴散開來。

「恕不奉陪!」

牛耳長老忽然退開,與妖公子等人快速離去。他直呼晦氣,本想從葉沉魚手中奪得一件法寶,不想對方已經融合法寶,實力已經不在他之下,根本搶不到手,打下去也沒有結果,只是徒勞而已。

當下果斷離開,去別處搜尋,以免在此浪費時間。

葉沉魚面無表情,目視對方離開,然後縱身掠起,朝一個通道而去。

……

巨大臟器之上,淡淡的淫靡氣息在飄蕩,夾雜著巨人體內的萬年血氣。正與詩兒交合的韋雲忽然頓住,看向詩兒的粉背,那裡被什麼東西劃破了一道口子,鮮血從中落下,一滴滴落在臟器上面,以及上面的一個狹長物體之上。

韋雲抱起詩兒,手中浮現一團五色光華,慢慢按在她的白嫩粉背上,這是《日月照三界大法》中的療傷之法,法力所至,等閒傷勢立見痊癒。

詩兒的粉背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最後消失不見,重新恢復一片雪膩的肌膚。

詩兒轉頭看向地面那個狹長物體,一把抓了起來,道:「就是這東西劃傷的我。」

此物形如古劍,通體紅色,仿佛染了一層紅色鐵鏽,隨著詩兒將此物抓起,原處留下一個淡淡的劍形凹陷,方才三人都忙著纏綿,根本沒留意到這東西。若非韋雲操弄得過於激烈,詩兒的粉背不小心劃傷,還真發現不了。

詩兒手握著劍柄,忽然嬌軀一震,呆呆地道:「這……這是……」

「是什麼啊?」韋雲抱著詩兒,兩手蓋在她胸前的雪嫩玉乳上面,揉弄地問著。

詩兒纖指一彈,整柄古劍立刻震動,發出清越的鳴叫,上面的血紅色鐵鏽般的東西開始脫落,點點亮光透出,眨眼變成一口通體晶瑩剔透的長劍,這口長劍形式古樸,上面刻著一個個帶著古意的字符,劍身閃爍著寒芒,一看就知道鋒利無比,耀眼的光華從中綻放開來,照亮了整片空間。

此時,韋雲識海中的無字金書忽然震動了一下。

「法寶?」

韋雲微微一怔,他這才反應過來,這口長劍分明就是一件法寶!

詩兒手握晶瑩長劍,一手輕輕撫摸,說道:「這口劍,叫做『光髓仙劍』。」

在這口劍劃破詩兒粉背的時候,已經有一滴精血落在上面,無意中認了主,詩兒因此獲知了這口劍的信息。光髓仙劍是三十六仙器之一,或許鋒利程度不如太玄子母劍,但若論速度,位列眾仙器第一,乃是一件高級法寶,排名不低。

韋雲和琴兒都在打量光髓仙劍,琴兒笑道:「詩兒被此劍所傷,合該你得此物,此劍別的不說,模樣倒是挺好的。」

詩兒將光髓仙劍送到韋雲手中,道:「此物在我手中發揮不出威力來,還是給雲弟吧。」

韋雲搖頭道:「還是兩位姐姐拿著吧,我最怕你們不小心給人害了,有此物護身,就多一些本錢,也省得我為你們提心弔膽。」

詩兒聽他一說,也就不再堅持,將光髓仙劍收入體內。

韋雲重新將詩兒壓在身下,一條粗長的大肉棍插入她小穴肉洞裡面,輕輕抽送起來,詩兒媚眼如絲地看著他,不時送上香吻。

琴兒站在二人身旁,分開一雙絲襪美腿,一雙玉手按在自己小穴肉縫上面,輕輕掰開,露出河蚌一般的粉嫩穴肉,嫩紅色一片,軟綿綿的,淫水泛濫,十分艷麗。韋雲放慢抽送速度,稍一轉頭,便聞到琴兒的小穴淫靡之氣,湊上嘴唇在上面吻了一下,然後開口伸舌,輕輕舔弄。

琴兒「嗯」的一聲嬌吟,與詩兒同時輕聲浪叫起來。

韋雲大感吃不消,奮力在詩兒體內抽送,他兩手抓著詩兒的玉乳,嘴裡舔著琴兒的小穴嫩肉,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忽然大肉棍在詩兒花心嫩肉上重重一頂,猛地射出一股股濃精,與此同時,詩兒也「啊」的一聲,嬌軀一顫,八爪魚一般纏住韋雲,小穴陰精泄個不停。

就在此刻,韋雲聽到有破空聲傳來。

「有人來了。」

韋雲連忙拔出肉棍,快速披上衣物。

琴兒和詩兒動作也不慢,一件件將衣服穿在身上。

三人剛剛穿好,就見兩道人影從一處血色通道中竄了出來,這二人身形極快,氣息強大,全然不似之前韋雲所遇到的金丹修士,雖然未曾看清對方是何人,但韋雲知道一定不好惹,連忙凝聚法力,全神戒備,隨時準備大戰一場,琴兒和詩兒則躲在他身後。

「咦,這不是藥……韋雲少俠麼?」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正是那二人中的一人在說話。

韋雲定睛一看,才將那兩個模糊的身形看清,登時鬆了口氣。

來的是兩個漂亮女子,一個一身紫色紗衣,身材高挑,有一張漂亮的瓜子臉,一雙大長腿上裹著紫色絲襪,額前有長長劉海垂落在眼前,一雙鳳眼含笑,整個人顯得端莊得體。在她頭頂還懸浮著一個半月形法器,發出淡淡的紫色光華。

另一個身高稍矮一些,頭髮結成許多小辮子,美麗的眼眸如同月牙一般,她有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精巧的瑤鼻,櫻桃小口紅潤可愛,臉上帶著俏皮的微笑,胸前一對巨乳藏在貼身紗裙之下,呼之欲出,完全不在琴兒和詩兒之下,她正打量著韋雲,以及他身後的琴兒和詩兒。方才的話,正是出自她之口。

「原來是你們兩位。」韋雲呼出一口氣。

這二女正是紫月仙門的真傳弟子虞飛雪,以及浮雲閣的真傳弟子柳菲兒。

第81章 冤家路窄

這次萬里血河有法寶出世的消息,三教七宗最先知曉,紫月仙門沒有派人前來,不過當時虞飛雪剛巧在浮雲閣做客,柳菲兒便央求浮世真人,讓她前去尋寶,浮世真人答應了,虞飛雪便也一道前來。

二女來到萬里血河,進入巨人體內,數次遇到魔教中人,乃至正道中的宵小,經過數場大戰,雖然自身無恙,但帶來的一眾隨從卻都死了個精光。

這也便罷了,關鍵是連法寶的影子都未看見。

二女感知到這邊有人的氣息,便做好準備沖了出來,正要動手的時候,才發現眼前之人是韋雲。

三人也算是舊相識了。

虞飛雪看向韋雲,又看了看他身後的琴兒和詩兒,看他們滿臉潮紅,衣衫不整的樣子,哪裡還不知道他們剛才在幹嘛。

虞飛雪笑著朝韋雲點點頭示意。

韋雲也頷首回應。

柳菲兒嘻嘻一笑,說道:「想不到在這裡遇到了你,聽說你大鬧太玄仙門之後,落入了邪異教領地,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韋雲聳聳肩道:「當然是跟著奪寶的道友前來的,菲兒姑娘呢?」

「與你一樣,我和飛雪姐姐也是來碰運氣的。看見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只可惜修為有些退步。」

柳菲兒縱身躍起,落在韋雲身旁,又看向他身邊站立的琴兒和詩兒,詫異道:「好漂亮的大姐姐,你們是雲師弟的……」

「她們是我干姐姐。」

韋雲介紹一番,然後說道:「此地極其兇險,除了有三大魔教的教徒,還有一些正道的宵小喜歡趁火打劫,你們可要小心了。」

虞飛雪也飛躍過來,站定之後,說道:「不但如此,這裡的血管通道還會吸收血氣精華,這才是最可怕的。」

韋雲一聽,登時面色凝重。

他當然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在巫蠻巨人的體內,巫蠻分明已經死了,可卻還能吸取血液精華,這說明要麼巫蠻體質特殊,要麼還有靈識存在,不管哪一種,都是具有潛在危險,說不定會發生什麼變故。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巫蠻是上古第一強者,眾多人族地仙合力才將他殺死,可見其何等強大,即便只是一絲力量,也足以將這裡面所有人毀滅。

韋雲道:「大家都貪圖法寶,忘了這些兇險了,其實早點離開這裡才是正事,只是這裡頭似乎有強大陣法,目前我還沒找到出去的方法。」

「不急呀,先找到法寶再出去嘛,說不定法寶就是出去的關鍵,法寶找到了,就可以出去了呢!」柳菲兒笑道。

淡淡的少女體香透了過來,韋雲輕輕吸了一口,微微迷醉,腦海中忽然浮現葉沉魚的容顏。

柳菲兒推了推韋雲,問:「雲師弟,你在發什麼呆呀?」

「啊,我。」韋雲定了定神,「我在想葉師姐在哪裡。」

柳菲兒聞言美眸一亮:「葉姐姐也來了嗎?」

「嗯。」韋雲點點頭。

「那我們快些去找她吧,大家匯合在一起,可以彼此照應,更保險一些。」

「正有此意。」

幾人意見一致,打算先找到葉沉魚,再做打算。

一行五人人在血色通道內轉來轉去,途中見到許多屍體,皆是正魔兩道的修行者,還遇到兩波魔教中人,都被五人一一解決。由於有虞飛雪和柳菲兒在一旁,韋雲不便施展乾坤袖神通,只能發揮出金丹圓滿戰力,好在他所修煉的《日月照三界大法》法力渾厚,遠非同境界之人可比,甚至不在等閒元嬰高手之下。加之虞飛雪和柳菲兒都是元嬰圓滿高手,功法和神通都是一等一的厲害,只要不是遇到法相強者,都可穩操勝券。

「嗖嗖嗖!」

泛著紫光的月華輪來迴旋轉,拉出一連串的血花,一個邪異教門人倒在血泊中,月華輪飛回虞飛雪手中。

「走吧。」虞飛雪當先開道。

通道內是一具具屍體,有的被割破了喉嚨,有的支離破碎,血肉模糊,有些是別人殺的,有些是韋雲等人所殺。

眼前的血管通道已經斷開,五人從血色通道內走出來,忽然發現眼前一亮,耀眼的血色紅光照了過來,眾人都有修為在身,立刻功聚雙目,細細一看,才發現眼前是一處空曠的空間,中間有一個巨大的血繭,有數十丈之高。

這個巨大血繭豎立在這方空間的正中間位置,有無數血管與之相連,密密麻麻,有的連接著各個通道,有的紮根於地面,地面一片血紅,血管遍布。

「這應該就是巨人巫蠻的心臟了。」韋雲道。

五人圍著巨大心臟轉了幾圈,看了看,發現這個心臟冒著血光,卻並無搏動的跡象,這才鬆了口氣。

柳菲兒忽然指著心臟頂端,說道:「那裡是不是有個人?」

幾人舉頭張望過去,韋雲臉色微變,道:「是血公子!」

「桀桀!」

一聲怪笑響起,只見巨大心臟頂端,一個血色身影站了起來,背後是寬大的血色披風,背上一對血色肉翅,這人一身血色長袍,兩眼血紅,泛著紅光,幾乎與巨大心臟的顏色融為一體,如果不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血公子飛落下來,雙手捧著一副茶色古琴,古琴上有玄奧符文,琴弦半透明,泛起淡淡光華,透著一股強大的氣息。

血公子冷冷掃視韋雲五人,道:「你們幾個正道之士,竟敢打擾本公子融合法寶,去死吧!」

他一手勾動琴弦,發出悅耳的聲響,但這聲音卻化作死亡之聲,變成一個個金甲武士,手舉刀劍,朝韋雲等人撲殺而去。

「法寶!」虞飛雪眼睛一亮。

韋雲和柳菲兒也看出來了,血公子手中的正是一件法寶,看樣子威力還不俗,明顯是剛得到手的,只是祭煉了一番,還未來得及與身體融合。沒有與主人融合的法寶,只能發揮出法寶的部分力量,但這已經能夠大幅度增強實力了。

眾人各自施展法術,化去血公子的聲波攻勢,然後施展神通,反撲而去。

血公子也是元嬰圓滿修為,即便有法寶在手,也定然敵不過韋雲等人聯手。只要將他擊殺,這古琴法寶便可搶奪過來!

雖然如此,血公子卻冷笑連連,催動古琴法寶,與五人戰在一起,絲毫沒有懼色。這一法寶名為「天羲古琴」,琴分七弦,各按陰陽五行,每根琴弦都可化出相應屬性的能力,攻、防、輔助,無一不包,或許不是最厲害的,但一定是功能最齊全的法寶。

血公子雖有天羲古琴在手,但韋雲五人聯手,他也抵擋不住,就在眾人以為即將得手之時,血公子忽然冷笑,道:「長老!」

就聽得一聲怪叫傳來,一個血色身影從上方飛撲而下,背上一對肉翅展開,足有數丈之寬,帶著強悍的氣勢,一手化作血色利爪,朝五人中實力最弱的琴兒撲去。

「不好。」

韋雲發現得早,飛身擋在琴兒身前,兩手化作兩隻黑色的大袖筒,與那血色利爪碰撞在一起。

一股巨力襲來,韋雲渾身劇震,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在琴兒身上,餘力不消,琴兒也被一股巨力震動,喉嚨一甜。兩人跌落在地,都一臉驚駭,看向來人。

來人一身血色長袍,兩眼血紅,泛著紅光,口中露出兩顆尖長獠牙,閃爍寒芒,他也倒退幾步,手臂輕顫,「咦」了一聲,看向韋雲,道:「這是什麼神通,竟能擋老夫一招血印神掌?你是……御珠娘娘手下那個人類?」

韋雲緩緩起身,運轉功法,體內傷勢快速恢復。

他的目光落在來人身上,登時將對方認出,此人正是血神教的長老血厲,當初進九幽秘境之時見過。

血公子怪笑道:「如何?你們幾個還不快給本公子跪下,或許能給你們一個痛快!」

韋雲五人聚在一起,都心中一沉,如今對方多了個法相圓滿強者,己方已經打不過了。

韋雲對虞飛雪等人道:「你們先走,我來擋住他們。」

「走?」血公子啞然失笑道,「你們走得了麼?」

說罷,血公子波動天羲古琴,金弦、水弦、火弦三根琴弦化出金甲武士、寒冰利劍、火焰飛鴉,一股腦朝韋雲等人席捲而去。

血厲也飛撲而來,兩手化作血色利爪,以血印神掌神通攻了過來,一個個巨大的血色掌影在眾人頭頂出現,帶著鋪天蓋地的威壓,呼嘯的風聲,轟然落下。

韋雲帶著琴兒不住後退,虞飛雪的月華輪滴溜溜來迴旋轉,柳菲兒祭起法器破雲弓迎敵,詩兒用光髓仙劍施展劍道神通,她連第一重「煉劍成絲」都還未煉成,只能凝氣成劍,但有光髓仙劍在手,倒也凌厲非常,眾人雖然能化解血公子的攻勢,卻無法抵擋血厲長老的血印神掌,勉強擊碎幾隻血色掌影,便都被反震之力重傷。

「退開!」

就在此刻,一聲清喝傳來,緊接著從一個血色通道內飛出一個曼妙身影,手中落下一張黑色大網,將那些血色掌影盡皆收了進去,一落入網中,便都化作紅色煙霧散去。

「師父。」韋雲呆望道。

來人正是白芷,她融合太陰羅網之後,在巨人體內移動,途中遇到許多人,這才發現進來了許多正魔兩道的修行者,稍一逼問便明白了緣由。實際上她也感到這裡面不止一件法寶,便開始搜尋,恰巧來到巨人心臟之處,遇到韋雲等人。

白芷一襲青袍,鵝蛋臉雪白冷艷,一雙美眸掃向血厲,身形化作一連串的殘影,仿佛有無數個身體同時行動一般,將血厲圍在中間,手中太陰羅網飛出,裹向血厲全身。

血厲感到渾身發冷,連忙拔地而起,身形不斷騰升,背後彈出一尊血色虛影法相,向下拍出一掌,方圓數丈的血色掌影朝白芷頭頂罩落下來。

白芷的身形快速縱起,太陰羅網朝上方裹去,與血厲的血色掌影相遇,兩相碰撞,發出裂帛般的響聲,血色掌影破碎,太陰羅網化作一條黑色靈蛇在虛空中遊動,朝血厲身上纏去,血厲面色凝重,暗道一聲完蛋。

他看出白芷已經融合了這件法寶,兩人本來修為相當,但白芷有法寶在身,足可與渡劫強者一戰,他已經完全不是對手了。

「血厲兄,你不行啊。」

此時此刻,變故又生,一道黑色身影從一個血色通道內快速飛出,飛撲向白芷。

白芷連忙撤回一半法力,分神應付,與對方交戰在一起。

來人身材高瘦,一身黑袍,頭上長著一對犄角,皮膚上遍布黑色鱗片,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同樣是法相圓滿,尤其身體刀槍不入,白芷以雙短劍對敵,落在他身上,卻發出金鐵交擊之聲,火花四濺。

此人正是天魔教的魔臨長老。

血厲加上魔臨,二人身形縱橫,來回翻飛,與白芷戰在一起,三條身影忽上忽下,讓人看之不清。

韋雲退至戰圈外,與琴兒和詩兒站在一處,看著這一連串的變化。

沒有了血厲幫忙,血公子也不敢亂來,只能退開。

虞飛雪和柳菲兒看向血公子手中的天羲古琴,正打算一鼓作氣,將其擊殺,搶奪法寶的時候,忽然又有破空聲傳來,緊接著,一個個身影從不同的通道內涌了出來,都是正魔兩道的修行者,看見眼前的場面,登時紛紛抱團,聚攏在一起。

魔道一方除了血厲、血公子和魔臨之外,還有魔公子、妖公子、牛耳長老,幾個元嬰高手,以及兩個法相初期的妖女,這兩個妖女卻是韋雲的熟識,御珠娘娘手下的護法侍女,秋姬和冬姬。

秋姬和冬姬看見韋雲,登時一怔,韋雲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她們兩個,各自一言不發,把目光轉移到別處。

韋雲心頭暗道:「原來御珠娘娘走的匆忙,是來這裡尋寶來了,她自己進不來,便讓秋姬和冬姬前來,還好,這二女是友非敵……但若是她們被正道中人殺了,我也會於心不忍,畢竟……唉!」

這個冬季的幾個月以來,韋雲與春、夏、秋、季四大妖姬日日交合,彼此都熟得不能再熟了,若說絲毫不在意她們,韋雲也是自欺欺人。

「葉姐姐!」

柳菲兒忽然開心地叫道。

韋雲移目看去,就見一個青色女子身影飛掠過來,落在虞飛雪和柳菲兒身旁。此女身形窈窕修長,滿頭青絲垂在腦後,頭上一根木簪子,眉目如畫,顧盼生輝,不是葉沉魚又是誰。

「師姐。」韋雲忙道。

他終於又見到葉沉魚了,真可謂是朝思暮想。

葉沉魚目光微移,看向韋雲,笑了一下,道:「師弟,好久不見。」

韋雲微微一怔。

他感到眼前的葉沉魚與以往不一樣,或者說,與他印象中的葉沉魚不一樣,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質不同,他看出葉沉魚已是法相強者,但這並非關鍵,關鍵在於葉沉魚身上的氣質與往日的清淡素雅不一樣,反而顯得有些世故了,以前的葉沉魚如同山上的雪蓮一般,聖潔無垢,不沾塵埃,現在的葉沉魚則給他一種牡丹花的感覺,落落大方,魅力四射,絲毫不收斂自己的光芒。

「哎喲,飛雪仙子,菲兒仙子……還有葉仙子,正道三仙子都到齊了,真讓小僧大飽眼福。」

一聲調笑傳來,身披紅色僧袍的佛公子戒色走了過來,圓頭圓腦,矮矮胖胖的樣子,仿佛未出家的世家公子哥。

「不但三位仙子到齊了,魔道三公子,還有我們正道三公子也來了,哦,忘了,白無憂白公子未來……」

一身白色道袍的風俊傑走了過來,站在戒色身旁,與他一起的,是太玄仙門的真傳弟子元均,以及長老玄陽真人。

韋雲看向風俊傑,拳頭捏緊,他已經非常冷靜了,知道風俊傑身旁的玄陽真人不好惹,不能魯莽上前,但還是忍不住朝風俊傑投去一個個憤怒的眼神。

風俊傑看了看韋雲的全新面孔,昂著頭,嘲弄一笑:「這位道友好眼熟啊,莫非就是那個……那個藥王宗的棄徒,叫韋什麼的?你居然還未死,那我太玄仙門可不客氣了,今天怎麼也要替我元武大師兄報仇雪恨。」

「好啊,來啊。」韋雲冷冷一笑,「元武就是我殺的,他死的好慘啊。粉身碎骨,只剩下一顆頭顱了,嘖嘖……」

風俊傑微微一笑,道:「嗯,韋家那兩個老頭老太太死得也很慘,想起他們無力哀嚎的樣子,我就覺得渾身舒服,一大家子的人啊,倒了一地,血淋淋的……嘖嘖。」

「風俊傑,你這個卑鄙無恥的狗賊!受死——」

韋雲祭起手中的法器長劍,帶起陣陣風浪,旋轉著朝風俊傑席捲而去。

風俊傑看出他現在只有金丹圓滿修為,他乃是元嬰圓滿高手,哪裡會怕他,背上法器長刀出鞘,斬在韋雲的長劍上,「鐺」的一聲,長劍倒飛而回,落在韋雲手中。

風俊傑微微一怔,他未料到韋雲雖然只有金丹修為,法力卻如此渾厚,他雖然只是隨手一擊,但也足夠將對方的長劍斬斷掉落才對,可事實卻只是倒飛而回,甚至一點也沒有破損的跡象。

「莫非這廝故意隱藏了實力?不可能啊,他的元嬰明明被廢掉了……」風俊傑已然吃過韋雲一次虧,當下留了個心眼,他可不敢再冒險。

「嘭!嘭!嘭!」

勁氣爆破之聲不斷傳來,白芷與血厲、魔臨二人鬥了個旗鼓相當,三人久戰不下,都退回各自陣營,落在血色地面之上。

正道中人和魔道中人各自抱團,遙遙相對,中間是一個巨大的心臟。

此次修真界正魔兩道湧進來一千餘人,其中不乏一派高手,卻都死了個精光,只剩下眼前這些人存活。

忽然,一個聲音在這片血紅色的空間內憑空響起:「哈哈……人都到齊了,太好了,你們都留下來陪我玩遊戲吧!我若是高興,便讓你們出去,不然你們是無論如何也出不去的,嘿嘿……」

第82章 血蠻

這個忽然出現的聲音十分尖銳,奶聲奶氣的樣子,如同孩童一般,但語氣卻十分狂妄,有種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傲氣。

事實上,眾人早已發現找不到出去的道路,進來時的七竅入口早已不見。

「是誰在本公子面前裝神弄鬼?」妖公子一聲虎嘯,聲音在這片空間內迴響。

眾人也紛紛張望,卻只聽得人聲,不見人影。

只有白芷秀眉一動,隱約明白了什麼。她就是被這個聲音的主人捲入巨人體內的,還跟對方鬥了許久的法,卻不了了之。之後一直未出現,不想卻在此刻又出現了。

隨著妖公子的聲音落下,巨人心臟的上方忽然出現一團血光,這團血光化作一個巨大的人頭,沒有身體,五官清晰,通體血色,汩汩血漿涌動,看起來十分詭異。變化卻還未停止,只見地面忽然冒出許多血水,快速朝各個血管通道口聚攏,然後快速凝固,只是瞬息之間,所有的通道就全部堵死了。

「不好!」

玄陽真人陡然明白過來,一手捏訣,掌心浮現一團雷光,噼里啪啦一陣亂響,電光閃爍之間,玄陽真人將手中雷光扔出,並快速落在其中一個被堵住的血色通道口上,一聲霹靂炸響傳來,雷光消散,那堵住的沒有絲毫被炸開的跡象,地面也紋絲不動。

眾人一看,登時色變。

玄陽真人所使的乃是太玄仙門七十二門神通之一《太乙神雷掌》,正道中的上乘雷法,威力強大,尤其破壞力驚人,且能夠克制陰邪、污濁之氣,然而卻無法撼動這凝固的血氣分毫。

白芷說道:「通道已被堵死,必須殺了這血臉才可,是他在背後操控。」

眾人一聽就明白,紛紛施展法術,各種劍氣、刀光、拳影朝那血色臉孔落去,那血色臉孔被一陣轟擊,登時散成一團血氣。

就在眾人以為將這血色臉孔殺死的時候,在巨人心臟的左上方,重新凝聚出一張巨大的血色臉孔,與之前的一模一樣。

「你們這些可笑的生靈,本尊可是殺不死的,尤其是在這裡,你們無論怎麼攻擊我,都只是徒勞而已,認命吧,哈哈……」

這張血色臉孔一陣狂笑,笑聲中分化出許多一模一樣的臉孔,然後又重合為一。

濃郁的血腥氣息在這片血色空間內瀰漫,若非眾人都是正魔兩道的佼佼者,身懷奇功,早已被這血氣所污濁,哪裡還能站穩。

血色臉孔忽然奶聲奶氣地道:「你們這些可笑的生靈,把這裡的七件法寶全都拿光了不說,還想殺我,簡直就是不要臉,哼,快把法寶交出來,我心情好了,或許能放你們一馬。否則你們休想出去!」

七件法寶?全都拿光了?

眾人聞言,登時眼神閃爍,不住掃視周圍的人,想知道法寶都在誰身上。本以為只是三四件法寶,不想居然有七件,著實令人震驚,估計修真界失傳的十幾件法寶,有一大半都在這裡了,如果能得到手中,足可大幅度增強實力,宗門實力也能夠水漲船高。

血神教的血厲長老忽然眼中紅光一閃,道:「據傳上古之時,修真界諸多地仙圍攻巨人族族長巫蠻,將其擊殺於萬里血河,巫蠻乃是上古第一強者,定然不會這麼容易死……敢問前輩可是巫蠻老祖?」

「沒錯,就是本尊!」那血色臉孔道。

眾人登時渾身一震,如果真是巫蠻復活,足以引起修真界的轟動,試問誰能抵擋?

此時,葉沉魚忽然冷笑一聲,淡淡道:「小東西,別裝神弄鬼了,巫蠻早就死了,你不過是巫蠻體內血氣成精,新生的一股靈識,還敢在此賣弄!」

韋雲心中一動,為何葉師姐對此這麼清楚。

「是又如何?」那血色臉孔笑了起來,「本來我的實力只有元嬰境界,不過引得你們前來,吸收了這許多血肉精華,卻已經擁有法相圓滿修為,尤其此地是巫蠻心臟部位,所有血肉精華都匯聚於此,只有在這裡,我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實力,是不死不滅之軀,你們怎麼跟我斗?哈哈……」

血色臉孔在半空中來回飄蕩,可以隨意凝聚成形,又可以輕鬆散成血氣,果然如他所言,不死不滅。

眾人心中一沉,若是如他所說,大家都出不去,豈不是遲早會被他所吞噬?

卻聽得葉沉魚又道:「大家莫要被他嚇唬到了,他雖然擁有法相境界的法力,能夠聚散如意,卻正因如此,沒有形體,沒有屬於自己的精血,故而連法寶都祭煉不了,只要將其抹殺,我們就可破開這裡的大陣,然後出去。」

眾人將信將疑地看向葉沉魚,都不明白她怎麼知道這麼多。

只有白芷眼神一閃,看著葉沉魚不同以往的氣質,猛然想到了什麼,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血色面孔大笑道:「就算你們知道這些也沒用,你們又殺不了我,想要殺我,必須打破巫蠻心臟,才能斷去我的血氣之源,可惜你們沒有這個實力,除非用渡劫強者所煉製的符咒轟擊,可你們有嗎?」

眾人彼此相視一眼,都笑了起來。

佛公子雙手合十,道:「多謝施主提醒。」說著,慢悠悠地從儲物戒指裡面取出一張紅色符咒。

其餘人也紛紛亮出自己的符咒。眾人里,除了韋雲和詩兒、琴兒之外,大家都是三教七宗的重要人物,不是一派長老,就是長老侍女,要麼就是真傳弟子,掌教親傳,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保命之物,其中渡劫強者所製作的符咒,是肯定有的。

「殺了他!」

眾人一起念動咒語,扔出手中符咒,此時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都是要出去,可謂是同仇敵愾,連私人恩怨都暫時拋在一旁,一張張強大的符咒落在巫蠻心臟之上,登時各種雷電、火焰、劍光等光華在巨大的心臟部位閃耀開來,照亮了這片空間。

「轟!轟!轟!」

一連串的劇烈爆破傳出,這片血色地面紋絲不動,那巨大的心臟也一動不動,但在爆破聲過後,卻見心臟部位湧出許多血氣,濃郁無比,帶著刺鼻的腥味。

想要繼續轟炸時,大家卻發現自己手中的符咒都用光了。

這個時候,那張血色人臉再次出現,一陣大笑,說道:「哈哈……你們這些蠢蛋,這麼容易就被我騙了,看你們還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

太玄仙門的長老玄陽真人見多識廣,猛然說道:「不好!咱們上當了,既然這鬼臉只是血氣成精,而非巫蠻元神,那他便無法盡數調動巫蠻體內的血氣,巫蠻的血氣都藏在心臟之中,我們如此轟炸,只是將巫蠻血氣給震動出來罷了,非但對擊殺這鬼臉無用,反而能夠助他吸收更多的血氣!」

眾人一聽這話,登時臉色難看,後悔不迭。

可說什麼都晚了。

只見那血色人臉忽然一陣血氣涌動,從下頷開始,一點點生出了脖子、胸腹、四肢,須臾間就化作一個血色人形,雖然還未完全凝實,身體只是由氣血組成,無時無刻都在蠕動,卻已經具有了些許人的特徵。

「現在本尊已經有渡劫修為了,而且不死不滅,爾等還不臣服?!」血色人影的聲音也變了,脫了童稚,如同少年一般。

血公子忙道:「這位前輩,你與我們血神教的功法同出一源,咱們是一起的,還望前輩手下留情,先讓我們血神教的人出去,如何?在下回去之後,定當給前輩送來大量血食,決不食言!」

「我叫血蠻!」

「是、是,見過血蠻前輩。」

「你的意思是,要本尊一輩子呆在這不見天日的鬼地方?」

「前輩可隨我一同前去血神教,血祖定不會虧待前輩!」

「哼,請我去當教主還差不多!」

「這……」血公子語氣一滯,這廝著實太狂妄了,血神教教主的位置豈是他能染指的,血祖何等人物,才能坐穩教主之位。

一旁的葉沉魚聽出貓膩,她把玩著手中的天音仙笛,說道:「血蠻是麼,看來你也不想待在這裡,想必是被困於此,出不去了吧,何不與我們一起想辦法,大家齊心協力,或許能破去巫蠻體內陣法,離開這裡。」

血蠻身形一閃,出現在巫蠻心臟頂端,他兩手叉腰,怒道:「本尊倒是想!本來你們先後進來一千餘人,完全可以合力破開大陣,這個陣法名為『周天開合大陣』,必須要三百六十五個人踩在陣基位置,方可閉關陣法,打開空間。問題是你們自相殘殺,現在人數已經不夠了,你讓我如何與你們齊心協力?既然如此,我還不如待在這裡,早晚有一天能夠吸盡巫蠻心臟氣血,修成地仙,然後奪舍巫蠻的神體,那時天地之大,何處去不得?」

眾人聞言,默默不語。

正魔兩道一千多人進來,如今只剩下二十多人了,其餘人都在搶奪法寶的過程中喪命了。

血厲問:「莫非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有!」

血蠻冷冷說道。

巨人巫蠻的萬丈雄軀在萬里血河裡顯得無比威武雄壯,此時此刻,在他身軀撐起的無水空間範圍內,仍有許多正魔兩道的修行者湧來,卻發現巫蠻頭部七竅的入口已然封死,上面湧現一團團血色光華,將所有人都擋在了外頭。

雖然如此,但眾人並不死心,都守在入口處,只等裡面的人出現,然後趁火打劫,將巫蠻頭部周圍的空間,圍了個水泄不通。

在巫蠻身軀的腳背位置,盤腿坐著一個身披異獸長袍的風韻婦人,兩手搭在玉腿之上,微微睜眼,一雙美眸射出兩道精光。

這女人正是邪異教的首席大長老御珠娘娘。

「你是說韋雲那小子跑了?」

春姬和夏姬兩個熟婦妖女站在她身前,低著頭,春姬道:「娘娘,是我二人看護不力,還請娘娘責罰。」

御珠娘娘怒道:「罰你們有何用?若是有用,我恨不得打死你們!」

春姬和夏姬低頭不語,她們都知道御珠娘娘雖然脾氣火爆,但只是一時之怒,過幾日氣消了,也就好了。

御珠娘娘冷哼一聲,道:「我邪異教沒什麼煉丹高手,好不容易弄來一個,卻被你們看丟了,簡直就是混帳!若是本座有一枚渡劫丹在手,即便隨時有天劫落下,又有何懼!你們是不是被那小子操穴操傻了!」

御珠娘娘越說越氣憤,春姬和夏姬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春姬心中暗道:「娘娘,我可能是真的被他操傻了,我情願被他操死……」她現在都覺得小穴有些癢。

忽然,一道紫色長虹從上方落下,照亮了巫蠻身軀撐開的整個無水空間。

御珠娘娘娥眉一挑,朝上方望去,面色凝重地道:「有高手下來了,實力不在我之下。」

來人一襲紫金長袍,頭結孔雀開屏髮髻,一雙明麗的丹鳳眼,眉心一粒硃砂痣,正是虞煙雨,她與金蛟老祖打了一場,久戰之下落入下風,便就退走,對方也攔不住她,一路上虞煙雨未發現韋雲的身影,據她推測,是跟著尋寶的人,進入了萬里血河,因此趕了過來。

只是往巫蠻頭部掃視一眼,虞煙雨便明白,巫蠻體內入口已經關閉,裡面有大陣運轉,進出皆不得。

虞煙雨神識一掃,瞬間將周圍人的信息收入心中,大都是法相以下的存在,只有一個渡劫境界的強者。

她縱身落下,瞬間出現在御珠娘娘身前。

「虞煙雨見過御珠娘娘。」虞煙雨稽首一禮。

「不敢,煙雨娘娘有禮。」御珠娘娘連忙起身回禮。

雖然雙方處於正魔兩道不同陣營,但大家都是天韻大陸一方強者,只要還沒到分生死的時刻,出於對強者的尊重,就必須把禮儀做到位,這是最基本的素養。

對她們而言,渡劫之下皆螻蟻,只有同為渡劫境界的人,並且必須有法寶在手,才配稱之為強者。

虞煙雨淡淡道:「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你應該也看出來了,巫蠻體內的大陣已經全部運轉,外面的人進不去,裡面的人也出不來,必須強行打開一個缺口,讓人暫時進出,心臟部位應該就是陣眼。我有人在裡面,想必你也不例外,既然如此,大家何不暫時拋棄成見,攜手合作,等把人救出來,以後如何,各憑本事。」

御珠娘娘聞言,沉吟起來,她自然明白眼下的情況,不過她並不急,因為只要她傳訊,完全可以將三大魔教的強者召集過來,關鍵在於她不確定裡面的人能堅持多久,萬一出手遲了,秋姬和冬姬被殺,那可就追悔莫及。

「我如何能信你?」御珠娘娘冷笑道。

虞煙雨淡淡道:「我紫月仙門的萬年招牌便是信譽!」

「也罷,那就信你一次。」

御珠娘娘稍一張口,碗口大的五色龍珠從口中吐出,落在她手掌心,放射五色豪光,迷濛而耀眼,散發出濃郁的靈氣。

虞煙雨也不耽誤,掌心浮現一尊小而精緻的白玉宮殿,散發出比五色龍珠還要強大的法力波動。

兩人飛身而起,來到巫蠻身軀胸前,同時祭起手中法寶,朝巫蠻心口的位置轟去!

巨人巫蠻體內心臟部位,這片完全的封閉血色空間裡,污濁的氣息到處瀰漫,在這裡無法吐納天氣靈氣,韋雲等人每時每刻都在消耗法力,他們完全是以法力來維持活動。

正魔兩道的人各自站在巨大心臟周圍,心臟頂端立著一個少年模樣的血紅身影,身形模糊不清,就連頭髮都是血紅色的。

血蠻俯視下方,冷冷說道:「方法自然是有的,但條件非常苛刻,你們必須拿出手中的法寶,大家一起合力,攻擊心臟頂端,嗯,也就是我現在站立的這個位置,與此同時,外界也要有人出力攻擊此處,如此內外夾擊,巫蠻巨人的身體受到刺激,將會觸發護主之力,屆時巫蠻全身氣血停頓,陣法也會暫時停止運轉,那時便可強行在此打開一個缺口,咱們就可以出去!」

血公子撫了撫手中的天羲古琴,道:「要催動法寶之力並不難,咱們有七件法寶,一起催動便是,只是……還要有人在外面配合,這可就難了……」

眾人也都眉頭緊皺,沉默不語。

如果這個方法還行不通,那麼大家恐怕都要把小命交代在這裡,即便奪得法寶,也沒命來用,屆時身死道消,一切都是虛的。

就在此刻,血蠻忽然臉色一邊,飛身而起。

與此同時,一聲劇烈的震動在他方才所站立的位置出現,甚至心臟頂端的空間都有些扭曲了。

眾人一看,登時動容,方才他們用符咒轟炸都未出現什麼動靜,這得是何等強大的力量才能造成這種效果。

血蠻大喜過望,道:「有人在外面動手了,你們快些動手配合!」

眾人相視一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等著對方祭出法寶。這一動手,就意味著大家都會暴露,誰得了法寶,一目了然。

「還不動手,那可就誰都出不去了!」血蠻冷哼一聲,說道。

風俊傑輕笑一聲,道:「本公子乃是正道中人,豈能與你們這些邪魔歪道合作,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勾結妖魔呢!」

韋雲冷冷道:「想活命,就收起你那副偽君子的面孔吧!如今大家都落難於此,必須拋開成見,什麼正道、魔道,何必分得這麼清楚。」

「你……」風俊傑雖然不悅,卻也不再開口反駁。

————————————————兄嘚們,收費群已經推母,想提前看的私信。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