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侠艳谭 (42-43)作者:七分醉(原创)

作者:七分醉2021年2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禁忌书屋

第42章 韦云VS风俊杰

韦云看着风俊杰,一脸激动的样子,慢慢走了出来,来到风俊杰的面前,含笑看着他。

众人都不明白他想干嘛,药王宗众人更是感到莫名其妙。

若是水红瑶在这里,就会明白韦云的想法和行为。

韦云看着风俊杰,说道:“风兄,我相信你就是风物城韦家的儿子!”

风俊杰眼睛一亮,笑道:“多谢韦兄,确实如此。”他心下疑惑,自己分明是在冒充对方,对方非但不跳出来戳穿他,反而还来支持他?

韦云又道:“不知风兄可还记得我?”

“你?”风俊杰疑惑地道:“韦兄不就是药王宗门人么?”

韦云忙道:“当年韦家被人灭口之事,风兄可还记得?”

风俊杰眼珠一转,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暗道且先看看再说,当下点头道:“自然记得。”

“好惨呐!”韦云长叹一声,“当日有一群黑衣人追杀我等,好在风兄跑的快,否则……唉!”

“是啊,确实很惨。”风俊杰应和道。

“风兄可还记得韦家的那条大黑狗,被人一刀劈成两半,真是死的太惨了!”

“虽然我记忆有些缺失……不过,还是有些印象,大黑的确死得很惨。”风俊杰哪里知道这些,但他知道韦云是在韦家长大的,他说有,那肯定有,自然不能否认。

“还有福伯……唉!”韦云长叹一声。

风俊杰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看向韦云,道:“韦兄的意思是……”

韦云忽然一手拍在风俊杰肩膀上,道:“风兄……不,大哥!”

“这……”风俊杰一脸发懵,他何曾有什么兄弟。

想了想,风俊杰又暗道,莫非韦云真的有一个大哥?他对韦家的情况毫不知情,现在的所作所为皆是受人指使,还真不敢确定是否如此。

韦云表情痛苦地道:“大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当年韦家未出事之前,咱们可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兄弟啊,我叫韦云,你叫韦风,你只比我大一岁而已,咱们可都是父亲的好儿子啊!虽然你拜入了太玄仙门,我也进了药王宗,但咱们都是韦家的儿子,岂能忘本?”

风俊杰怔了怔,本能地感到不妙,却不明白究竟哪里有问题,关键是对方所言乃是顺着自己的话来说的,他根本找不到反驳的余地,反驳对方就等于否定自己。甚至对方比自己还要了解风物城的韦家,他怎么反驳?

“啊、哈哈。”风俊杰干笑一声,道:“原来是二弟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当初我在逃亡的过程中,脑子受了些伤……”

韦云两手按在他肩膀上,激动地道:“大哥,能再次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对了,你为何要认一个不相干之人为母?咱们分明是有自己的亲生父母的啊!只可惜他们老两口已经过世了。唉……”

风俊杰一听,登时脸色一变,立刻明白了韦云想干嘛。他分明就是想将自己和虞烟雨撇清关系!

风俊杰今日的目的就是要将虞烟雨拉下水,让紫月仙门的换届大典无法顺利完成,本来已经十拿九稳,就连虞烟雨自己都已经无话可说了,谁料半路跳出来一个韦云来,这让他大呼不妙。

风俊杰暗道一声可惜,没能早将韦云给杀死,如今倒成了祸害。

事实上他们对韦云是有所提防和戒备的,如若他跳出来说自己才是虞烟雨的儿子,他们反倒好办,早就有应对之策,谁料韦云根本不这么做,只是顺着他们的话往下编造,甚至编得比他们还要精彩,这就让风俊杰无从招架。

他自然不能任由韦云再胡说八道下去,当下起身,神情肃穆,对韦云说道:“韦兄,你莫要再胡言了,烟雨娘娘确实是我母亲!诸位道友,我不认识韦云此人!”

韦云淡淡道:“风兄承认自己不是风物城韦家的人了?”

“我当然是!”

“我也是啊。”韦云昂首道,“我们药王宗所有同门都可作证!光看我的名字就知道了,本人来自风物城韦家,先入悬壶观,再进药王宗。至于风兄你……就不一定了。”

“这……”风俊杰一时哑口无言。

韦云正色道:“莫非阁下不是我那失踪的韦风大哥?”

此时明德山人起身道:“这位药王宗的小友,你莫要在此胡闹,这是本门弟子风俊杰和紫月仙门虞烟雨的事,跟你无关!”

韦云道:“这便奇怪了,我就是风物城韦家家主韦笑之子,山人方才说,那什么烟雨娘娘将一个孩子寄养到韦家,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却从无此事啊,不知山人作何解释?”

“哼!”明德山人淡淡道,“或许你所说的韦家,与我所说的不是一个。”

韦云大笑道:“想必山人有所不知,风物城虽然有三五户姓韦的人家,但只有家父韦笑是富商,山人这话岂不是自相矛盾?”

“你……”明德山人一时无言。

此刻,广场上各大宗门的人都开始怀疑起明德山人和风俊杰的话来,明眼人都能看出,这里头存在一些猫腻,决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还有部分人不愿承认,堂堂修真界第一美女烟雨娘娘竟然会做出这等事!

不少人开始倒向紫月仙门这边。

“山人,究竟有没有此事啊,你不会是在瞎编乱造吧?”

“莫非太玄仙门是因与紫月仙门不和,故而特地安排了这出戏不成?”

明德山人有些坐立难安了。

一旁的玄真山人则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悲,仿佛对什么事都毫不关心的样子。

紫月仙门的人则都把目光投向韦云,眼中充满了感激。

风俊杰冷哼一声,道:“不管如何,那紫月玉佩确实是我之物,是紫月仙门的长老从我手中夺去的,如今却出现在紫月娘娘的身上,这作何解释?”

韦云呵呵一笑,慢悠悠地把手一翻。

众人举目望去,就见韦云手中出现一枚紫月形的鸳鸯玉佩,与虞烟雨腰间所挂的几乎一模一样!

“咦,他也有一个玉佩?”众人当即哗然。

“这……”风俊杰当即傻眼。

韦云微微笑道:“大哥莫非忘了,小时候父亲去阴月皇朝进购货物,带两个玉佩回来,你一个,我一个,这是父亲留给咱们的啊,大哥,你怎么把玉佩给弄丢了,还要赖到别人头上,说是被别人夺走了?此物原也没什么,在阴月皇城之中到处都是,十两银子一个,大哥若是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买一个回来。”

这块玉佩正是昨夜逛阴月皇城夜市之时,韦云顺手买回来的。

至此,风俊杰已经彻底无话可说。

明德山人握紧双拳,一脸寒意地盯着韦云,已经完全恨透了他。

早知如此,应当及早将此子除去!

风俊杰贴身上前,阴沉着脸,死死盯着韦云,用只有对方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好你个韦家孽种,真有两下,居然被你破局了,早知如此,当初在风湖的时候就应该除掉你。”

韦云冷笑起来,也低语回应:“你当时就该早点下手,可惜没有下回了。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连自己父母都不要的不孝之徒,才真是该死。王八蛋,你杀害我养父母,我定要啖你血肉,将你碎尸万段,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风俊杰也冷笑:“我非但要杀你养父母,还要杀你,咱们走着瞧。”

“别走着瞧了,现在就来打上一场,看看谁更狠一些。”韦云捏紧双拳。

“好啊,来啊。”风俊杰冷笑,“你一小小的元婴初期,怎么跟我斗?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韦云两眼一眯,两手轻轻按在风俊杰的肩膀上。

风俊杰也轻轻拍了拍韦云的肩膀。

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真的亲如兄弟呢。

此时,玉杖仙娘用手中的月牙玉杖轻轻敲了敲地面,然后说道:“好了,真相大白了,幸亏有这位韦云小友将事情澄清,让各位道友知晓,这位太玄仙门的弟子,与本门门主并无丝毫关系,本门门主也并未与什么沐天宇有过交往,孩子之类的事,更是荒诞无稽!”

不论是风俊杰还是明德山人,都已经无话可说。

韦云乃是正宗的风物城韦家人,他们无论如何也说不过他。

本来,太玄仙门的目的就是要抹黑虞烟雨,让她下不来台,他们并不怕韦云出来,因为早就料到了韦云会站出来,但他们所想的,是韦云代替风俊杰去认母,这就正中下怀,虞烟雨一样要声名狼藉,做不成紫月仙门门主,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韦云竟然能忍住不认母,还要将风俊杰拉下水,将自己、风俊杰与虞烟雨完全撇清关系!

广场上各大宗门的门人此时也都基本倒向了紫月仙门这边。

太极门门主张乾坤起身,义愤填膺地道:“明德山人,你方才振振有词,原来是蓄意抹黑紫月仙门的新门主,不知你为何要这么做?大家同是正道宗门,本当同气连枝,一同对抗魔教才对!”

“就是!”

“不知明德山人有何话要说?”

“风公子居然冒充别人儿子,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要了,真是个厚颜无耻的不孝之徒!”

众人纷纷指责明德山人以及风俊杰。

此时,韦云忽然大声说道:“诸位前辈、道友,这位风俊杰师兄并非我韦家人,他是冒充的,我差点被他所骗!今日我三通真人韦云,就要在此挑战这位太玄仙门的真传弟子,我愿签订生死状,请大家做个见证!不知风师兄意下如何?”

风俊杰一声大笑,长声道:“正合我意!”

广场上各大宗门的门人都一阵惊异,他们此时已经相信韦云的话,风俊杰乃是冒充的,两人自然也就因此结下冤仇。

只是,挑战什么的,却着实有些鲁莽了。

在座的都是修为不俗之辈,谁看不出韦云只有区区元婴初期修为,才堪堪达到正道七宗真传弟子的水平。再看风俊杰,他可是太玄仙门的杰出真传弟子,元婴巅峰修为,据传身怀武神之体,修炼的又是杀伤力极强的刀道,已经修至刀道第二重境界“炼影成浪”,战力极强,被修真界称为“正道三公子”之一,与药王宗的白公子,以及小密宗的佛公子齐名。

这场对决,韦云的胜率很低很低,更何况是生死对决,能否保命都是个问题。

药王宗这边,叶沉鱼、白无忧等人更是一脸担忧,只是见药老人一言不发的样子,也就不好说什么。

小金和李媚儿却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她们从刚才韦云站出来,到现在挑战白无忧,一颗心七上八下,担心无比,她们也完全不明白韦云这是要干嘛,但她们只是韦云仆从,根本没资格说什么。

紫月仙门这里,玉杖仙娘眯著凤眼扫了扫韦云,然后淡淡地看着。

虞烟雨也继承了她的凤眼,一双美眸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在韦云的身上停留,从未离开过。

一旁的虞飞雪看看韦云,又看看虞烟雨,仿佛明白了什么,她来到紫衣的身边,附在她耳边低语。

玉杖仙娘说道:“既然两位小友想打,本门自当支持,为你们提供场地。”

此时,韦云和风俊杰已经签好了生死状,都飞身落在高台之上,登时有一层结界笼罩下来,将比武台与广场隔绝开来。

太玄仙门的人对风俊杰充满了信心,他们很清楚自己宗门这位真传弟子的实力,连等闲元婴巅峰修为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个药王宗的名不见经传的弟子。

风俊杰一拍背上长刀,长刀出鞘,落在手中,一阵白光闪耀,他轻蔑地扫视著韦云,说道:“韦兄,我这战王刀乃是顶级法器,不知韦兄用什么法器或兵刃?”

韦云冷笑一声,仰著头,轻描淡写地道:“杀鸡何须用牛刀?我只需一双拳头,就可叫尔碎尸万段,化作齑粉!”

“哦?那我可要见识见识,看看是我将韦兄大卸八块,还是韦兄将我碎尸万段。看刀——”

风俊杰狞笑一声,手中战王刀一震,就有一道道刀浪化作白光,层层叠叠,带着呼啸之声,排山倒海一般朝韦云席卷而去!

韦云挑战风俊杰,确实是鲁莽之举。

他急切想报仇,恨不得早点杀了风俊杰,但也知道对方实力强大,自己恐非敌手。只是一想到养父母之死,就恨不得啖他血肉!转念又想,若是自己全力以赴,有《乾坤袖》神通在身,只要寻到良机,即使杀不死对方,也能让他脱一层皮。大不了暴露这门药王宗的镇宗神通罢了,回去受些惩罚,胜过眼睁睁看着仇敌在眼前逍遥来的痛快。

眼看风俊杰打出一连串的刀浪,韦云瞬间也动了。

他两手同时捏诀,体内的青木法力滚滚而动,便在两人中间升起一个个木桩,这些木桩组成一个品字形,又在品字形后面再次形成品字,重重叠叠。

这是“种木功”的另一种运用之法。

风俊杰的刀浪也席卷而来,第一道刀浪与品字前方的第一根木桩撞击在一起,发出砰然爆破之声,那根木桩登时化作齑粉,飘扬开来,第二道、第三道刀浪也不住与木桩碰撞,两者相互撞击,爆出阵阵炸响,整座比武台都微微震荡。

在这些木桩尽皆被毁,风俊杰的刀浪也消弭于无形。

风俊杰暗暗惊讶,他没想到韦云的法力变得如此浑厚,几乎不在他之下。要知道,他可是元婴巅峰修为,修炼的乃是修真界十大奇功之一的《太玄真经》,使用的又是可以叠加力量的刀道神通,再加上他手中的战王刀也能增幅道法威力,以及他的武神之体天生能爆发出常人的双倍力量,试问同等境界有几个人能与他战成平手?

韦云则暗暗松了口气,方才的这招对轰,大家都是在试探,他也对自己如今的法力强度有了定位,已然能够与普通的元婴巅峰高手相媲美了,不过比风俊杰这等元婴巅峰之境的佼佼者相比,还有些差距。

他天生九阳绝脉,比常人多了九条纯阳经脉,也就意味着体内能够多容纳一部分法力,爆发力也比常人更强一些,又同时修炼《吞日大法》、《紫月遮天功》、《药王经》三大奇功,金丹和元婴乃是由前两大奇功同时凝练而成,比只修炼一门奇功的人要强出一倍,如此种种加起来,虽然只是元婴初期修为,一身的法力已经不在普通的元婴巅峰修士之下。

想到这里,韦云不由信心大增,三大奇功交相运用,战胜对手,并非没有可能。

两人在台上较量,台下各大宗门的人则在目不转睛地观战,偶尔议论两句。

“风公子不愧为年轻一辈的翘楚,他的武神之体还未发挥出来呢,还有的打。”

“不想韦云道友竟也如此了得,区区元婴初期,就能与风公子这等元婴巅峰的佼佼者过招,还不落下风,着实令人震惊!”

“不然,你看他只能守不能攻,已经落入下风了……”

药王宗这边,药老人脸色淡然,叶沉鱼和白无忧等人都为韦云捏了把汗。实际上他们都心中都十分震惊,根本没想到韦云竟有着等能耐,能与风俊杰战成平手。

太玄仙门一方,玄真山人和明德山人等人尽皆神色轻松,丝毫不为风俊杰担心。他们很清楚风俊杰的实力,在太玄仙门诸多真传弟子之中,没几个能与他过招的,区区一个韦云,耍嘴皮子还可以,但要论战斗,决非风俊杰对手。

第43章 火克金

紫月仙门的大殿门口,所站立的是紫月仙门的人,门主、长老各个弟子皆在其中,都目不转睛地观看着比武台上的战斗,新任门主虞烟雨尤其关心,粉拳轻握,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此时韦云与风俊杰已经站成一团,只见高台上人影纷飞,重重叠叠,刀浪和木桩交相出现,彼此碰撞,不时传出剧烈爆破之声。

韦云全力催动青木法力,抵挡着风俊杰的狂暴刀浪。

他心中暗暗叫苦,五行金克木,风俊杰的刀道神通刚好克制他的青木法术,如此打下去败亡是迟早的事。

“去死吧!”

忽然间,“唰”的一声,风俊杰的身形一分为八,分别出现在韦云的四面八方,同时高举战王刀,打出一道道狂暴刀浪,这些刀浪在高台平铺开来,一股脑朝韦云席卷而去。

这是将“残影分身”催动到极限所展现出来的效果,看起来好像有八个身体一般,其实是因为速度过快所产生的错觉。

韦云心知此点,登时也催动全身法力,使出“残影分身”神通,身形化作一连串的虚影,从原地快速飞遁上了高处,风俊杰的刀浪大部分打空,却又一部分长了眼睛一般,歪著弯穷追不舍。

此时韦云人已在半空中,眼看那些刀浪袭来,他五指一张,五道青光从中落下,化作一道道青色光盾,刀浪撞在光盾之上,发出“嘭嘭嘭”的炸响,光盾爆破,刀浪却也消弭无形。

这是《药王经》第四卷中记载的护身法术“木华盾”。

“我倒要看看你能挡住我多少刀!”

风俊杰大笑起来,他如今只攻不守,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已经打上了瘾,当下全力催动刀势,手中战王刀忽然化作十多丈长的巨大光刀,朝韦云头顶上方斩下!

难以想像的压力透体而来,连皮肤都有种被刀锋割裂的痛感,韦云心知《药王经》中的法术已经挡不住了,立刻转换了法力,开始催动《吞日大法》。霎时间,他的一双手臂忽然燃烧起一层金色火焰,尤其拳头,几乎成了半透明的烧红铁块,散发出无比灼热的高温,双手带着熊熊火焰,猛地迎向头顶的巨大光刀!

“咚——”

一声金铁交击沉闷震响传遍四方,风俊杰的巨大光刀眨眼落在韦云那烧红的双拳之上,两者相互撞击,中心爆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朝周围扩散开来,撞得结界一阵晃动,周围各大宗门的门人同时动容!

“好强的力量!”

“这位韦云道友所使的莫非是……”

“不错,这就是可以焚烧万物的《太阳真火》神通,这门神通只有修真界十大奇功中的《吞日大法》才能修炼出来,据说此功法乃是上古十大王族中吞日火猿一族的看家本领,失传已久,怎会出现在这里?”

药王宗这边,本来脸色淡然的药老人终于变色,面色有些凝重地看向韦云的双拳,叶沉鱼和白无忧等人更是一脸骇然,都震惊无比。便是他们上场,也未必能挡住风俊杰这一刀,不想韦云竟然赤手空拳就挡了下来。

韦云本来身处半空中,此时被风俊杰一刀劈下,受力下堕,落在地面之上,脚下一片咔嚓咔嚓之声,比武台寸寸龟裂,又在阵法的作用下快速合拢,恢复原状。

“再来!”

风俊杰一声大喝,巨大光刀收回,然后再又狂扫而过,要将韦云劈成两截。

韦云也爆喝一声,使出火焰双拳撞击在风俊杰的光刀之上,两者相撞,再度发出沉闷巨响,爆出阵阵气浪,朝周围狂卷开来!

十几丈长的巨大光刀一次次狂扫,韦云则一次次挥动双拳迎击,一时间,两人战得如火如荼,斗得难分胜负。

忽然,风俊杰的巨大光刀一分为二,一刀从韦云头顶劈落,一刀朝他腰间斩去,韦云一拳迎向头顶,一拳砸向腰间,刀芒与火焰相撞,金铁鸣叫,火花四溅,一团团火焰朝周围爆散开来,其中夹杂着一道道刀芒气浪。

“这样呢?”

风俊杰一声狞笑,再次劈出一刀,巨大光刀在半路上一分为三,分别朝韦云身上各处要害劈去。

“来得好!”

韦云哈哈大笑,两只火焰铁拳分别迎向其中一道光刀,就在大家以为他无法再应对第三道光刀之时,却见他胸前忽然长出一条手臂,化作火焰巨拳,有磨盘大小,一丈多长,轰然砸向风俊杰的巨大光刀!

三条手臂,三只火焰巨拳,对抗风俊杰的三道巨大光刀!

两者相撞,光刀倒飞出去,重新化作一把三尺长的战王刀,风俊杰浑身剧震,倒退几步,每退一步都在地面留下一个深深脚印。

韦云更是倒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又快速起身,随时准备应付风俊杰的攻势。

方才这一阵对抗,两人的法力都消耗剧烈,风俊杰已然使出“叠浪刀法”的绝招,韦云同时催动《吞日大法》中的“太阳真火”和《九臂神拳》两门神通,更是不堪重负。

他还未将这些功法和神通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运用之时无法自如,有些周转不灵,便只能用法力去填补,强行催动。

他不好受,风俊杰亦是心中叫苦,根本没料到对方居然会火焰神通,五行火克金,他的刀道神通天生受克,其杀伐之气尽皆被消弭,他心知如此下去久战不利,必须使出压箱底的本领,务求一招制敌才行。

“好你个小孽种,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既然如此,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力量吧!”

风俊杰两手紧握战王刀,神情忽然肃穆起来,一股凛然气势以他为中心朝周围扩散。

“你这个狗娘养的杂碎,今日我三通真人就要将你碎尸万段!”

韦云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开始全力催动《吞日大法》,众人都看见他的身体化作通体半透明的金红色人形铁块,周身上下燃烧着金色火焰,周围的空间都被烧得有些扭曲了。

风俊杰也终于展现出他“武神之体”的力量,身体爆出一股悍勇之气,一股股白色气流在他周身上下流转不定,不时化生出刀枪剑戟的形态,然后又回归成气流,环绕周身,源源不绝。

“杂碎,受死!”

韦云终于反守为攻,整个人化作一尊火焰巨人,旋转着扑向风俊杰!

“杀!”

风俊杰一声爆喝,身上的白色气流化作刀枪剑戟,忽然尽数灌注在手中战王刀之上,整个刀身爆出一阵耀眼的七色彩光,涨成数丈之长,随后又缩小成原状,七彩刀芒吞吐不定,风俊杰瞬间挥刀朝冲来的韦云斩去。

“铛铛铛!”

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两人瞬间就拼斗了数十招,只见场中火焰熊熊,刀芒四射,令人不可逼视。

“嗤嗤!”

韦云的火焰巨拳砸在风俊杰的刀身之上,发出嗤嗤声响,七彩刀身冒出一阵白烟,甚至连刀身都开始变得一片通红。

“给我死!”

风俊杰不住狞笑,状若疯狂,忽然从身上飞出另一口刀,这是一口雁翎刀,与战王刀一般,同样是顶级法器,被他操控著斩向韦云!

此刻韦云正全力对抗风俊杰的战王刀,冷不防被他这么一斩,登时一条手臂被其腕削断!

风俊杰正要得意时,却见那只被他斩断的手腕化作一道气流消失不见,甚至连那条手臂都缩回体内,他微微一怔。

就在此刻,韦云的小腹伸出一条手臂,眨眼化作一只熊熊燃烧的火焰巨拳,瞬间伸长,猛地朝风俊杰胸口轰去!

这一次风俊杰终于无从抵挡,一直以来,他所修炼的道法杀伐有余,防守不足,被韦云这么一轰,立刻浑身巨震,胸口都凹陷下去,衣服也被烧穿了,整个人倒飞出去,人尚在空中,口中却吐出大股鲜血,手中的两口顶级法器长刀尽皆掉落在地!

“嘭!”

风俊杰重重跌落在地,发出一声巨震,这一下已然受了重创,无力再战了。

韦云冷笑一声,顺手将地上两口长刀法器收入囊中,随后快速朝对方扑去,想要将对方彻底杀死,以消心头之恨。

却在此刻,一条人影穿过结界,快速落在风俊杰的身前,手中拂尘一甩,迎向韦云的火焰双拳。

“呃——”

韦云犹如浑身被针扎一般的刺痛,连忙爆退,盯着眼前之人。

挡住韦云的正是明德山人。

与此同时,药王宗这边也立刻飞出两道人影,分别是白无忧和叶沉鱼,两人一左一右,站在韦云身边,随时提防明德山人下杀手。

几乎同一时间,紫月仙门这边也飞出一个人影,落在韦云身前,乃是方才与太极门张若君战过一场的虞飞雪。

明德山人见三人虎视眈眈,立刻打消了打算动手的念头,他呵呵一笑,说道:“大家都是正道七宗的门人,同气连枝,韦云小友何必如此下杀手,也太不顾正道情分了吧,小小年纪如此狠毒,与邪魔外道何异?”

法相境界的长老都出手了,韦云知道已经杀不了风俊杰了,当下收了神通,浑身一阵变化,身上火焰消失,身体重新化作肉身。

他冷笑一声,道:“山人说得好啊,同为正道七宗,山人却恶意诋毁紫月仙门新任门主,又指使门人冒充别人的儿子,不知山人居心何在?”

“你……”明德山人脸色一变,心知说不过他,只好冷哼一声,说道:“还请小友把我师侄的兵刃还来。”

韦云笑道:“好啊,请山人跪下求我,兴许本人心情好,会考虑还给你。”

“好,好。”明德山人眼神闪烁,“咱们走着瞧。”

说完,他抱起风俊杰飞身落下比武台。

此时玄真山人徐徐站起身,说道:“此次紫月仙门的换届大典已然顺利完成,贫道就不久留了,请各位慢用,告辞——”

说着,他骑上白鹤,飘然离去。

太玄仙门的人都跟着一齐起身,往外走去。

紫月仙门的人自然也不会挽留,不找他们算账就不错了。

任谁都能看出来,太玄仙门和紫月仙门依然是水火不容,以后恐怕连药王宗也会被拖下水,这却是韦云导致的。

韦云捂住胸口,此时没了对手,他也松懈下去,方才与风俊杰交战之时所受的创伤登时一齐袭来,浑身一阵剧痛,眼看就要软倒下去,一旁的叶沉鱼和白无忧立刻上前扶住他。

“师弟,你怎么样了?”

“无事……”

两人扶著韦云落下高台,回到药王宗所在的位置坐下,叶沉鱼给韦云服下一枚疗伤丹药,又祭起玉清宝瓶给他疗伤。

虞烟雨轻声道:“方才太玄仙门的道友不知何故要抹黑本座,若非今日乃是良辰吉日,又逢本门大事,本门定不会放过他们,念在同为正道七宗的份上,今日就不与他们计较了,不过此事决不会就这么算了,他日本座定亲自去太玄仙门登门拜访。”

此时太玄仙门的人还没走出广场,听得此言,登时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广场各大宗门的人重新坐定,各自推杯换盏,交头接耳。

虞飞雪飞身落在药老人身前,稽首道:“晚辈有礼了,此次还要多谢药王宗鼎力相助,不知药前辈门下韦云师兄的伤势可还好?本门有疗伤圣药凝霜丹,可帮助痊愈。”说着就取出一个紫色玉瓶递过来。

药老人呵呵一笑,道:“不必,我药王宗别的本事没有,疗伤的能力自问还可。此次事件,与我药王宗无关,乃是韦云一人所为,望飞雪师侄转告贵派门主。”

这意思便是,不管是福是祸,都不关药王宗的事,由韦云一力承当,乃是为了药王宗的明哲保身之举。

“晚辈明白了。”

虞飞雪说罢,看了尚在闭目疗伤的韦云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虽然有叶沉鱼的玉清宝瓶,加上她配合施法,韦云还是足足治疗了一个多时辰,才算好受了些。

他睁开眼一看,发现此时已经日落西山,广场上各大宗门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了,只有药王宗门人尚留了几个在这里,紫月仙门的换届大典算是彻底结束。

叶沉鱼道:“师弟,你没事了吧?”

“好的差不多了,多谢师姐援手。”韦云感激地看着眼前的绝色美人。

叶沉鱼垂下眼帘,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便就回师门吧,宗主他们已经先行离去了。”

韦云环顾一周,只见身旁除了小金和李媚儿之外,尚有叶沉鱼、白无忧、青萝和青灵四人留在这等他,心下感激,说道:“多谢几位师兄师姐,你们先走吧,我想再欣赏一番紫月仙门的美景,晚些再离开。”

几人都大致明白韦云的意思,经过方才的事,有心人都隐隐怀疑起了韦云的身世,叶沉鱼等人自然更是心如明镜。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罢,叶沉鱼四人便要离去。

韦云忙道:“小金,媚儿,你二人也先走吧。”

“噢……”

“主人保重。”

两人跟在叶沉鱼身边,不时回头看看韦云,只见他迎风而立,独身一人的样子,颇有些凄凉感。

等人走离去之后,韦云才叹了口气。

一个个身穿紫衣的紫月仙门弟子在广场上来回,收拾著案桌和蒲团,打扫著场地。

韦云看向紫月仙门的宗门大殿,终于鼓起勇气,一步步登上阶梯,来到大殿门口。门里面传出敲击木鱼的古朴声音,有一群弟子正在里面念诵经文,做着晚课。

一个弟子从旁走过,韦云叫住她,道:“这位师姐,请留步。”

“韦云师兄有何指教?”这名弟子连忙止步。

韦云方才击败了风俊杰,可谓是大出风头,此时整个正道各大宗门的人都认识韦云,更何况是紫月仙门的人,个个都在暗赞他的义举,对他充满了好感,甚至是仰慕。

韦云拱手道:“在下想见一见你们门主,请师姐代为通传。”

这名弟子盈盈一笑,道:“你叫我安九就好,我帮你问问。”说完就进入大殿。

“安九……”韦云来的时候,曾看过正道七宗的宗主、长老和真传弟子名单,大致记得安九这个名字,乃是紫月仙门十二大真传弟子之一。

等了片刻,安九从门内走出,此时天色已黑。

“怎么样了?”韦云忙道。

安九看向韦云,眼神带着一丝歉意,道:“我们门主不愿见你。”

韦云脸色微变,心中一沉,淡淡的痛楚从胸口传遍全身。

安九叹了口气,手中递过来一枚玉简,说道:“师兄,这是门主命我转交给你的。”

韦云接过玉简,一言不发。

安九说道:“师兄莫要伤心,来日方长。”

韦云忽然扑通一声,跪在门口,磕了几个头,然后起身,转身背对大殿,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抬脚一步步走下石阶,朝紫月仙门大门口而去。

安九看着他孤单的背影,莫名有些感伤。

……

————————————————————————2.相信书友都知道,凡是长篇,肯定有收费群,发私信索要就是了,我也不想老是打广告,但不说又不行,否则本书就没法写下去;3.纯爱文不如绿文那样吃香,不是说纯爱文不受欢迎,是纯爱文的读者年轻人占比多,囊中羞涩,没有付费的习惯,绿文的付费书友占比大,所以市场决定了写绿文收入较好;4.当然考虑到确实有不少书友囊中羞涩,因此本书会一直稳定在论坛上更新,目前来说应该不算慢吧……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