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侠艳谭 (28-29)作者:七分醉[原创]

【仙侠艳谭】(28-29)作者:七分醉2021年1月1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禁忌书屋

第28章 计高一筹

五大元婴巅峰高手大战法相境界的强者,使得那两个元婴初期的护法都插不上手,韦云等人更是休提,冲上去的唯一下场就是被杀身亡,绝无二话。

那一男一女两个元婴初期的护法见此,立刻把目光瞄准了韦云三人,狞笑着冲过来,要将他们擒住作为人质要挟白无忧等人。

“哇,好吓人。”韦云吓了一跳,转身就跑,那个男护法快速朝他追去,身后拉出一连串残影。

另一个女护法则扑向莫秀云和徐毅,两人忙祭起法器迎敌,莫秀云只有金丹初期修为,但好在她有顶级法器玉清铃护身,一时间对方也攻不破她的防护,徐毅则有金丹中期修为,使一口法器飞剑,两人配合,一守一攻,勉强敌住这个女护法,那女护法使一条法器软鞭,如灵蛇舞动,疯狂攻向二人,作为元婴高手,击败这两人是迟早的事。

另一头,韦云忙不迭往荒野中逃去,不时回头张望一眼,见那男护法穷追不舍,吓得脸色发白。

小金化作一只金丝雀,落在他肩膀上,口吐人言,道:“臭主人,别装了,赶紧动手吧。”

“哇,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好吧,动手!”韦云忽然停顿身形,转身面朝那男护法,变得面无表情。

对方却二话不说,举起一条九节钢鞭就朝韦云当头砸去,势大力沉,带起阵阵呼啸之声。他自诩有元婴修为,根本瞧不上韦云这堪堪达到金丹后期的实力。

韦云不闪不避,头顶升起一座青铜宝塔,垂下道道青色光幕,男护法的九节钢鞭登时砸在上面!

与此同时,小金发出一声鹰鸣,身上暴起一阵金光,化作一只体型庞大的金翅大鹏雕,双翅一振,从中各飞出一团金色旋风,风中隐隐有雷霆闪烁,两团旋风飞出,在半路上汇合在一起,汇聚成一团更加凝实的风暴,雷鸣滚滚,后发先至,落在男护法身上。

“铛!”

男护法的九节钢鞭砸在韦云的青铜宝塔上面,青光护罩登时碎裂开来,塔身发出震响,光芒暗淡,已然法力耗尽,一时间无法再用了。这还是他先被小金击中,以至于力有未逮,若是全力一击,青铜宝塔也难以抵挡,韦云定然要受伤。

同一时间,小金的暴风雷霆法术也纷纷落在男护法身上,发出一声轰鸣而爆开,对方一声惨叫,皮开肉绽。

他完全没想到韦云肩膀上这只毫不起眼的小鸟居然有如此修为,竟比他这个主人还要厉害。

他没想到的却不止这些,同样是在这一瞬间,韦云右手抓住对方落下的九节钢鞭,另一手猛然朝对方胸口拍去。

男护法不以为意,此时他忍痛挨着小金的打,打算先收回九节钢鞭,再给韦云来上一记,先干掉他再对付小金。

他才收回钢鞭,就感到胸口一痛,低头一看,只见一团黑色旋风从对方手上滚出,落在自己胸口,眨眼蔓延开来,竟然在吞噬他身上的血肉!

只是一个瞬间,男护法就看见自己胸口血肉模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解体,并且在朝全身蔓延!

“啊、啊,不——”

男护法瞪大双眼,发出阵阵惨叫。

下一刻,一团黑色龙卷风将他整个人裹了进去,在半空中旋转,然后慢慢解体成元气,被乾坤袖神通所吸收。

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小人从男护法体内遁出,想要逃离,却由于在乾坤袖神通的范围内,只是一个席卷就被吸收了。

本来如果修成元婴,即便肉身损坏,不堪再用,只要元婴尚存,也可重新寻一副合适的肉身寄居进去,调养一段时间,还可恢复。可一旦元婴被杀,那就必死无疑,再无复活的希望。

元婴初期的法力何等庞大,乾坤袖神通一下子吸收了这名男护法的所有法力,登时威力暴涨,龙卷风化作十多丈高,宽达一丈多,随后一分为二,化作两道龙卷风分别落在韦云的左右手,如同两个黑色袖筒一般,黑白二气流转不定,好一会儿才消失不见,只见韦云左右手的手腕上分别出现一圈黑白条纹。

韦云大喜,这说明乾坤袖神通已经修至第二重境界了,威力增强了一倍不说,左右手都可使出这门神通,而且两团龙卷风可以同时存在,等于增强了四倍。

韦云把手一招,对方的九节钢鞭法器登时落在他手心,他立刻凝练了,又从这名男护法的衣物找到一个法器储物袋,里面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诸如衣物、金银、符钱等,只有符钱是韦云所需要的,立刻笑纳了,合计有两张三品符钱,十张二品符钱,三十多张一品符钱,是一笔巨款。

韦云杀了这名男护法,拿着他的九节钢鞭,回到战场中,就见白无忧等人依旧在和樱花教教母柳莺大战在一起,似乎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而莫秀云和徐毅却开始节节败退,两人虽然配合无间,但那名女护法修为高出他们许多,他们根本打不过。

韦云见此,当即大喝一声:“我三通真人韦云来也,妖女看鞭!”催动刚夺来的九节钢鞭朝那女护法砸去。

那女护法惊异地看了韦云手中的钢鞭一眼,瞪眼道:“小子,我师兄呢?”

“这还不够明显么?自然被我三通真人杀了。”韦云一鞭砸下,却被对方的软鞭缠住。

韦云一声轻笑,手中涌出一团黑气,如同衣袖一般,顺着两人相互纠缠在一起的法器蔓延出去,瞬间落在那女护法的手臂上,就有一团黑气一圈圈缠绕在上面,吞噬着她的血肉。

“这是什么东西?”这女护法大惊失色,她当机立断丢弃了手中软鞭,那黑气却不依不饶,朝他肩膀上蔓延过去。

这女护法将心一横,另一手使劲一剁,将自己的手臂齐肩削断,血肉横飞,一条手臂被黑气缠住,转眼解体开来,落在韦云手心。

莫秀云和徐毅见此,连忙朝这女护法欺身攻去。

韦云收了乾坤袖神通,又顺手把对方的软鞭也收入乾坤袖中,然后举起钢鞭朝对方攻去。

这时那女护法发出一声凄厉怒叫,口中喝道:“给我死!”身上爆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莫秀云第一时间感到不妙,连忙守护玉清铃护住全身,同时身形爆退。

徐毅却着急进攻,来不及收回飞剑,又无法器护身,登时被那女护法盯上,她一手虚抓,掌心出现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徐毅吸入手中,徐毅大惊,催动飞剑从她背后攻去,刺入她背心皮肉之中。

女护法一声惨叫,催动全身法力手心一震,强大的法力登时涌入徐毅体内,瞬间摧毁了他全身经脉,将他金丹震破!

“呃……”

金丹被破,经脉尽断,再无活命的可能,徐毅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师兄!”

韦云大惊,此时他的九节钢鞭才攻来,落在女护法的头顶,将她砸了个脑袋开化,鲜血飞溅。

韦云才收回钢鞭,就见一个三寸婴孩从女护法头顶飞出,就要破空逃走。

“小金!”韦云连忙提醒。

小金早已准备就绪,飞上高空,使出《风雷诀》中的法术攻向那元婴,元婴没有肉身作为防护和媒介,空有法力,却无法施展出来,必须找到寄托才可,此时暴露在外,只能被动挨打,被小金的一道闪电击落,元婴头破血流,法力大泄。

韦云第一时间使出乾坤袖将女护法的元婴裹了进去,不多时就炼化成滚滚精血元气,由于乾坤袖神通已修至韦云当前境界所能修至的极限,这元气立刻倒流入体,浇灌在他的金丹之上。

得了这庞大元气滋养,韦云立刻感到金丹膨胀了一圈,却是在这一瞬间终于破境,进入了金丹大圆满的境地!

“师弟,你那是什么神通?”莫秀云本来花容失色,此时见韦云了结了敌人,立刻走过来找话题。

“啊,这是药王经里的‘反五行毒功’,瞎练的。”韦云自然不可能告诉她,这就是师门一直在寻找的《袖里乾坤》。

“哦……刚才吓死我了,差点以为小命不保,我可是要成为真传弟子的小仙女呢,怎能死在这里。”莫秀云拍拍胸脯。

“师姐放心,有我三通真人在,包你无事。”

“呀,这女的身上还有符钱呢。”

两人瓜分了女护法的符钱,韦云了一张三品的,两张二品的,十张一品的。随后,两人躲在一旁观战,此时白无忧等人已经和樱花教母分出高下。

四大真传弟子,加上一个水红瑶,终于在狂攻之下攻破了柳莺的法相领域,半透明的法力晶壁寸寸龟裂,巨大的三头灵蛇虚影霎时间爆裂开来,狂暴的法力朝周围席卷,水红瑶和白无忧等人纷纷后退,护住自身。此时谁要是不要命往前冲,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法相领域爆破的力量所摧毁。

法相领域被破,柳莺登时遭到反噬,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法力大损,元气大伤,一时间根本难以再凝聚法相了。

见两个护法也明显身死,柳莺当机立断,飞身就往远处逃去。

此时若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哪里跑!”水红瑶第一时间追了上去,她今晚必杀柳莺,一旦被她走脱,告到樱花教教主那里,她就要完蛋,若是将她杀了,还可编造谎言,将祸水东引,稳住樱花教主。

“追!”白无忧等药王宗的四大真传弟子也纷纷追去。

青叶给白无忧传音,道:“师兄,今晚咱们真是走运,等杀了樱花教教母,顺便把水红瑶给干掉,然后夺了她的法宝,把风湖丢掉的面子给找回来。”

白无忧回了一句:“正是这个道理。”

几人互相传音,都定下计策。

韦云见他们离去,连忙飞身跟上,也不等莫秀云。他表面上是在执行药王宗的师门任务,实则是和水红瑶一伙的,必须保证计策顺利进行。

至于谁人技高一筹,得动上手了才知道。

“师弟,等等我。”莫秀云把徐毅的尸身收入乾坤袋中,这是要带回师门的,然后也追了上去。

柳莺元气大伤,速度大不如前,不多时,水红瑶和白无忧的身形同时出现在后方。尤其是白无忧,拥有先天剑体,修炼的又是飞剑之道,速度极快,周身上下都环绕着一条条银丝,如蛛网一般不断游动,带动他快速破空飞行。

柳莺正着急时,忽然看见前方的一棵柏树下,出现一个黝黑的身影,整个人几乎融入了黑夜之中,若不仔细看还真会忽略。

“哟,这不是樱花教母么,怎如此狼狈?”那身影的眼中射出两道乌光,调侃道。

柳莺一眼就认出对方是何人,大喜过望,道:“原来是魔公子,快些帮我拦住他们!”

这人正是天魔教的魔公子,他就喜欢在夜色中干些鸡鸣狗盗之事。樱花教教主与正邪两道都有打交道,魔公子还曾经吃过他一顿饭,跟柳莺也算是熟人,不过魔公子并不吃这套。

魔公子淡淡一笑,道:“可有什么好处?”

柳莺立刻抛出一叠紫色符钱,乃是三品符钱,魔公子一看,收下符钱,道:“我只能帮你拦住白无忧,其余人我可管不了。”

“这便够了!”柳莺继续朝前方飞去。

白无忧从后方追来。

魔公子见机得早,从柏树下飞身而出,扑向白无忧,一身魔气滚滚,煞气冲霄。

“魔公子?你也来趟这浑水!”白无忧不敢怠慢,连忙顿住,与对方战在一起。两人实力相当,都是元婴巅峰的佼佼者,一个疏忽可能就会影响胜负。

“我就是想找你玩玩。”

魔公子嘿嘿一笑,整个人忽然发生了变化,前半部分身体黝黑无比,后半部分身后一片白皙,同时后脑出现一张妖异的女子面孔,前男后女,仿佛男女同体,一颗脑袋来回旋转,全方位兼顾,他双手双脚都可如意伸缩,长短自如,极具韧性,又坚硬无比,便是白无忧的绝世剑术切在上面,也只是发出金铁交鸣之声,拉出一道道火花。

一时间,两人战在一起,难分胜负。

水红瑶当空飞过,扫了二人一眼,一言不发地急追柳莺。在她飞过当空的时候,魔公子的妖异目光在她手中的七花扇上一扫而过。

叶沉鱼、青叶、青萝,三人紧随其后,再后面是骑着金雕的韦云,最后是莫秀云,莫秀云见白无忧在与魔公子交战,便就不再追赶,只是停在附近观看自己的爱郎大展神威。

又飞出一百多里,水红瑶催动七花扇,速度飙升,终于截住柳莺,柳莺无奈,只得迎战。

此时柳莺凝聚不起法相,又伤了元气,实力大打折扣,只是堪比白无忧之流罢了,面对水红瑶的猛攻登时感到力不从心。

“贱人,你非要我死么?”柳莺狂叫道,“我们姐妹一场,你竟如此狠心!”

“谁与你姐妹一场,这些年来你没少欺压老娘,老娘都记在心里,今天跟你不死不休!”水红瑶化作一团红影围着她上下乱飞,不时在她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我会在教主面前帮你求情,把法宝留给你就是!”

“谁要你求情,老娘迟早要宰了那个王八蛋!”

“你加入樱花教果然没安好心!”

“你今天才知道?”

两人交战之际,叶沉鱼、青叶和青萝也赶了过来,不约而同地冲上前围攻柳莺,大家早就商量好了,先杀樱花教母,再灭水红瑶,势必要将法宝也夺到手中。至于道义什么的……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韦云骑着金雕飞了过来,在一旁观战,随时提防柳莺逃走。

双方战了片刻,柳莺见白无忧果然被魔公子缠住,心下松了口气,只是这些人的话,即便杀不死他们,逃命应该没问题,她尚有底牌未出。

眼看众人的攻势愈加凶猛,柳莺故作不支,喷出一口鲜血,手中悄悄捏了一张紫色符咒,泛著微光,她忽然念道:“值符太乙,雷神敕令!去——”

手中的紫色符咒登时化作一道紫色雷光升空,停在半空中,化作一团磨盘大的紫色雷球,朝水红瑶等人头顶落下!

“太乙神雷!”水红瑶有七花扇示警,最先发觉不对劲,第一时间爆退,用七花扇护住全身。

韦云在远处,也知晓不妙,大声提醒众人:“师兄师姐,大家小心——”

叶沉鱼和青萝并肩作战,一守一攻,两人也感到不妙,同时抽身躲开,叶沉鱼还祭起玉清宝瓶,护住二人。

只有青叶执念上头,催使一口寸芒飞刀只攻不守,动作慢了一步,待要离开时,半空中的雷球已经锁定了他,化作一道水桶粗的青紫色雷柱,朝他轰然劈落!

“轰隆!”

耀眼的亮光凭空出现,照亮夜空,紧接着是一声巨响,传遍周围百里之地,青叶整个人都被淹没在其中,瞬间粉身碎骨,连元婴也未能逃离出来。

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不论是韦云、水红瑶,还是叶沉鱼和青萝,同时受到波及,韦云见机得早,连忙躲在水红瑶身后,水红瑶有法宝护身,倒是无恙。

叶沉鱼和青萝却浑身一震,玉清宝瓶根本无法抵挡这雷电爆破的余波之力,一时间法力震荡,经脉紊乱,从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已然受了伤。

雷光亮了几个瞬间,随后暗淡下去,原地出现一个深坑。

“铛”的一声,一口寸芒飞刀法器掉落在地上,黯淡无光,显然已被雷光摧毁禁制,变成破铜烂铁了。

(本书首发于SIS001第一会所)

第29章 俯首

柳莺本来可以早点逃走,但她想看看自己的符咒能不能把他们全都轰死,结果发现只轰死其中一人,登时暗叫可惜。

这是一道“太乙神雷符”,是由渡劫境界的强者炼制而成,威力强大,里面蕴含了一个渡劫境界强者的一击,便是法相强者被击中,也是必死无疑,更何况是区区几个元婴修士。

符咒之道博大精深,平时准备一些,关键时刻能够保命,毕竟一个人的法力是有限的,而符咒则可以将法力留住,甚至里面还携带神通和法术,和符钱一样,各有妙用,符钱可以补充法力,符咒则可以直接使用。

但境界低下之人所炼制的符咒威力有限,而这道“太乙神雷符”,则是渡劫强者所炼制,里面蕴含的是一道“太乙神雷”神通,威力强大,属于一次性消耗品。这种东西价格昂贵,樱花教虽然富庶,每天都有大量符钱进账,但也买不起太多,消耗不起太多,此次柳莺也只是带了一张罢了,还是樱花教主给她的,以防万一,本以为用来对付水红瑶已经绰绰有余,谁想中途出了如此多意外,连药王宗的弟子都插手了,让柳莺始料不及。

关键时刻用出来,只是杀了一个药王宗的真传弟子,柳莺暗道不值。

此时,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转眼到了近前,面容清俊,背负一口长刀,正是风俊杰。

风俊杰路过这里是要去办事,谁想被这里的爆破所惊动,想过来瞧瞧出了什么事。他有些惊讶地看向众人,道:“咦,诸位这是怎么了?药王宗和樱花教怎么干上了?叶师妹,你没事吧?”

叶沉鱼和青萝正盘坐在地调息,见风俊杰前来,叶沉鱼忙道:“风师兄,你快将樱花教教母拦住,她杀了我们药王宗的弟子!”

“哦……”风俊杰看向柳莺,双方都常外出走动,彼此认识,不像紫月仙门的人一般极少在外走动,风俊杰当然知道对方是法相境界的强者,尽管对方受伤,自己一个人也惹不起。

“原来是樱花教教母。”风俊杰先跟柳莺打了声招呼,然后才道:“叶师妹,你们之间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大家说清楚就好了……哦,对了,我忽然想起尚有师尊交代的要事要办,恕不奉陪了,各位告辞——”

说完,风俊杰又扫了韦云一眼,这才飞身离去。

青萝怒道:“什么风公子,伪君子还差不多,我呸!”这么一生气,登时刚梳理过来的气脉又乱了。

柳莺本想趁机杀了叶沉鱼和青萝二人,又见水红瑶缓过神来,连忙飞身离开。她再无别的底牌,此刻对上水红瑶,有死无生。

“云儿,合体!”

水红瑶身上飞出一团桃花,以桃花神通将自己和韦云都罩在其中,外人便瞧不见里面在发生什么。

“明白!”

韦云从背后抱住水红瑶,解开裤裆,此时水红瑶臀下的衣裙也自动裂开一条缝隙,刚好可堪一条肉棍进出。

韦云的鸡巴挤开绝色美女水红瑶的白嫩屁股沟,从后面插入她的小穴肉洞里面,阴道嫩肉立刻缠了上来,层层叠叠的肉粒将韦云的肉棍裹住,丝丝缕缕的淫水瞬间分泌出来,湿润着两人的性器,韦云伏在绝色妇人的粉背上,两手抓住她的雪嫩大奶子,下体开始用力耸动,同时运转《阴阳双修功》,两人交合所产生的元气立刻滚滚进入水红瑶体内。

水红瑶本来法力消耗剧烈,此时得了补给,登时速度暴涨,身形快速飞出,朝柳莺狂追不止。

双方一追一逃,偶尔拼斗一场,柳莺法力不止,便再度逃走,途中捏碎符钱补充法力,再来与水红瑶拼杀,如此飞奔出几百里地,来到一处大山中。

水红瑶和韦云包裹在桃花神通中,韦云拚命操干绝色少女的嫩逼,绝色妇人则使七花扇狂攻柳莺。

战了片刻,柳莺再次法力不济,想要再摸出一张符钱补充的时候,发现身上的符钱已然耗尽,登时一颗心不住下沉,暗道一声完了。

“贱人,不行了吧!”水红瑶有韦云的双修功法补给法力,连符钱都不曾消耗,大战了半夜依旧法力充沛,两人合体之时,二人的法力融会贯通在一起,等同于一个人,威力更增。

她一声大笑,催动七花扇,从中飞出一团团花朵,七朵组成一团,环绕柳莺,不时在她身上旋转过去,花朵边缘如同齿轮一般,在她身上划出一道道血口。

“贱人,你敢杀我!”柳莺此时浑身鲜血淋漓,一声怒吼,化作一条足有数十丈长的青色大蛇,伤痕累累,疯狂舞动蛇身,甩动尾巴,朝水红瑶抽来!

“嘭”的一声巨震,水红瑶周身的桃花团簇登时被击散,露出里面正在激烈交合的男女,韦云趴在水红瑶背后,一条大肉棍疯狂在水红瑶的小穴里面进出,发出“噗哧”的水声。

“好个骚货,竟敢背着教主偷男人!”

“要你管?贱人,受死!”

水红瑶全力催动七花扇,七花扇的扇骨化作剑光飞出,凌空袭向柳莺的巨大蛇身,将她的身体洞穿而过,留下一道道血口,一时间血流如瀑。

“骚货,你等著!教主会为我报仇的……啊……”柳莺发出凄厉的惨叫。

韦云知道此时的樱花教教母已经是强弩之末,当即立刻出手,两团黑色龙卷风脱手飞出,落在柳莺的庞大蛇身之上,眨眼罩了进去,霎时间,庞大蛇身化作汩汩元气,都朝韦云身上倒流过来!

水红瑶看出端倪,收了法宝七花扇,说道:“云儿,你这神通倒是厉害得紧呢。”

韦云没有说话,他感到无比庞大的元气从乾坤袖中落下,都朝他体内狂涌过来!两个黑色龙卷风各吞噬了柳莺的半截蛇身,化作两个宽大的黑色袖筒,由大自小,朝韦云的两条手臂上套去,一圈圈缠绕在上面,不多时就化作黑白二色条纹,印在手腕皮肤上。

此时的韦云感到滚滚元气涌入体内,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得了的,一时间经脉暴涨,几乎要裂开,浑身上下都膨胀起来,七窍也开始流血,他本来有金丹大圆满的修为,金丹已经修至极限了,下一步就要破壳而出,化生元婴。如今得了这庞大元气,化生元婴按理说绰绰有余,问题是韦云的道行还差上一丝,悟道未够,无法立刻修成元婴境界,这需要一个过程。因此这庞大元气在体内来回激荡,就如水桶里的水太多了一般,泄不出去,便要将水桶撑爆。

韦云此时仍在机械般地抽插水红瑶的小穴,刚好射出一股精液,却随着精液射出,体内那庞大元气便找到宣泄口,都寄托于精液之上,快速从他尿眼泄出,一股脑朝水红瑶体内涌入!

“咦?”水红瑶大感诧异,本来她还有些奇怪,韦云怎么忽然七窍流血,待感到他下体传过来的滚滚元气,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当下夹住他的腰部,将他压在山地上,主动起落娇躯,快速套弄他那坚挺无比的粗大肉棍,同时两只白嫩的玉手轻轻在他身上抚摸,又弯腰下去,一条粉嫩长舌轻舔他的胸口双乳,全方位刺激着他。

韦云感到阵阵刺激,登时精液不断射出,带着滚滚元气,都被水红瑶吸收。柳莺身为法相初期的强者,虽然法相被破,又元气大伤,但被乾坤袖炼化后,仍然蕴含庞大元气,根本不是韦云这等金丹圆满的修为所能容纳吸收得了的,唯一的下场就是爆体而亡。

然而恰好韦云正与水红瑶交合,二人等同一体,他体内元气便能通过交合,转移到水红瑶体内,水红瑶的拥有传承记忆,悟道迅速,加上多年来闯荡修真界,道行高深,只是苦于法力不足,无法突破,如今得了这庞大元气,登时境界松动,体内的赤狐元婴爆出一团红光!

“嗡”的一声震响!

水红瑶仰头尖叫一声,头颅变作赤狐之首,从背后弹出三条赤狐尾巴,随后又弹出一条刚刚生长出来的,一共四条,浑身也变得毛茸茸的,都是火红色狐毛。

下一刻,一声轰然巨震,水红瑶的背后升起一尊巨大的法相,乃是一头高有数十丈的火红色九尾灵狐虚影,九条尾巴在身后摇曳不定,前肢微曲,后肢着地,一双眼睛如同大灯笼一般,射出两道红光,照亮了山林的夜空。

水红瑶修炼了一百多年,是当今灵狐一族最杰出的天才,终于在和韦云交合之中,成功突破境界,从元婴巅峰修至了法相初期!

水红瑶收起法相,重新化作人形,看向自己身下的少年。

此时的韦云终于不再七窍流血,身体也从方才的膨胀恢复了正常,他总算松了口气,擦干自己脸上的血迹,抬眼看着身上的绝色女人。

两人四目相对,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笑意,感到了对方传来的浓浓爱意。

一直以来,水红瑶只是将韦云视为一个工具,哪怕他帮助自己夺取七花扇,又从药王宗弄来丹药帮她恢复,水红瑶依然没太把他当回事。

直至今晚,韦云助她引来药王宗众弟子,一起围攻柳莺,又施展神通吞噬了柳莺,将庞大元气传到她体内,助她成功破境修成法相,成为了当今修真界的真正强者!

这个时候,水红瑶终于对韦云刮目相看,本来承诺他的戏言,此时也终于变成了真的,她当即就认定了眼前这个少年。以前只是觉得他好玩,现在除了好玩,还是一个可以信赖和依靠的对象了,应该说“情人”才对。

水红瑶暧昧地道:“云儿,喜欢我吗?”美眸泛起勾魂的光芒。

韦云点点头:“一直都喜欢师娘。”

“以后不叫师娘了。”

“那叫什么?”

“随便,只要你喜欢就好。”

“瑶儿,我的好姐姐。”

“云儿,我的乖弟弟。”

两人情到浓处,紧紧搂抱在一起。

韦云挺动屁股,一条大肉屌疯狂操弄水红瑶的小穴肉洞,水红瑶则拚命迎合他的抽插,两人在山地上翻来滚去,抵死缠绵,欲仙欲死,一个大射不止,一个高潮迭起。

小金化作一头金翅大鹏雕,在上空盘旋,忽然俯冲而下,朝一头麂子扑去,那麂子来不及逃走,被小金两爪捉住,上了高空。

……

在太乙神雷符轰死青叶之后,爆出的雷光和动荡惊动了正在大战的白无忧和魔公子二人,白无忧本能感到不妙,他很清楚叶沉鱼他们身上根本没有这种级别的符咒,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对方使出来的。

他狂攻了魔公子数百招,然后抽身后退,带上莫秀云,朝那爆破中心飞去,口中说道:“魔公子,来日方长,以后再与你一决高下!”

“随时奉陪。”魔公子也不再纠缠下去,他按照约定抵挡了白无忧这么久,已经算是信守承诺了。他落入林中,身形很快融入夜色之中。

白无忧和莫秀云赶到现场,就见到中间一个深坑,青叶的寸芒飞刀落在一旁,深坑边缘不远处,有两个少女正在盘膝静坐,身上一片青光莹莹,显然在运《药王经》疗伤,衣服内外都血迹斑斑,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

二人落在叶沉鱼和青萝身前,问:“青叶师弟呢?”

叶沉鱼和青萝收了功,勉力起身,叶沉鱼叹了一声,青萝则道:“无忧师兄,你总算来了,青叶他……唉!”

白无忧听完她们的一番叙述,在听见青叶身亡的消息后,登时脸色惨白,说道:“不想青叶师弟竟糟了那妖妇的毒手!此次师门命我等下山完成任务,我等却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非但未完成商谈要务,还把青叶师弟的性命葬送在了此地,这让我们回去后如何向师门交代!”

几人都面色黯然,一阵无言。

药王宗这次派出的四大真传弟子都非等闲之辈,个个都有元婴巅峰的强劲修为,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尤其是白无忧和叶沉鱼,更是修真界年轻一辈的翘楚,两人同时下山,却把事情办砸,甚至还损失了一个真传弟子。

要知道,每一个真传弟子,都是宗门的核心培养对象,是寄予厚望的存在,倾尽宗门之力培养的,是宗门将来发展壮大、支撑宗门辉煌下去的希望,其中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丹药、符钱,甚至有可能是下一任宗主的接班人,居然说没就没了。

叶沉鱼忽然想到方才韦云和水红瑶在一起的情形,心中已经有所猜测,只是一想起韦云和她在幼年时的事,话到嘴边,又压了下去。

叶沉鱼叹道:“此次都怪我等太过鲁莽,才把青叶师兄的性命葬送在次,甚至还葬送了另外两个内门弟子,唉,回去后只能接受师门惩罚了。”

白无忧和青萝也都知道,这次是大家贪心了,一方面想教训樱花教母,另一方面想从水红瑶手中夺得法宝,谁想偷鸡不成蚀把米,把门人的性命给搭了进去。

莫秀云忽然问:“韦云师弟呢?”

青萝道:“不知,想必是早就逃走了吧,这小子机灵的很,一直躲在远处观望。”

莫秀云一听,登时松了口气。

几人把徐毅的尸身收起,又捡起青叶的寸芒飞刀,叶沉鱼就道:“先回师门禀报吧,咱们和樱花教的因果,算是彻底结下了。”

青萝和莫秀云都准备动身回药王宗,白无忧却仰头望天,天空中有点点星光,他淡淡道:“你们先回去吧,告诉师门,我要去找樱花教算账。”

白无忧是个极为骄傲的人,身为正道三公子之一,他向来受人推崇,便是三教七宗的宗主也竖起大拇指,不想此次把事情搞成这样,自觉无颜回山,面对师门长辈,怎么也要找回一点面子才敢回去。

叶沉鱼劝道:“师兄,还是算了吧,咱们先回药王山,等师门定夺,再做打算。”

白无忧摇摇头,二话不说,直接化作一道白光破空而去。

几人无奈,只得先回师门。

……

密林里,一株松树下,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松针,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躺在衣物上,紧紧贴合在一起,下体性器密合无间,却在熟睡之中。

阳光透过林间缝隙洒落在身上,暖洋洋的。

韦云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向空中的朝阳,又收回视线,落在身上的柔软娇躯上面,一片雪嫩的肌肤紧紧贴在胸口,两只白嫩的大奶子都被压扁了,绝色女人水红瑶的俏脸近在咫尺,一对美目微微眯著。

韦云轻轻在水红瑶的樱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轻轻挺动屁股,大肉棍登时硬直起来,在绝色女人的肉洞里面来回进出。

“嗯……”绝色女人水红瑶嘤咛一声,悠悠醒来,勾魂的眼眸看向身下的少年,微微笑了起来,笑颜如花。

“哦……云儿,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嗯……想必已是辰时了。”

“啊……轻点……哦……”绝色女人水红瑶坐直身子,起落翘臀套弄肉棍,迎合韦云的操干。

两人从昨晚后半夜开始颠鸾倒凤,一直淫玩到今早,快天亮时才相拥睡去,恢复精力,此时醒来,又开始缠绵在一起。

水红瑶的玉足踩在松叶之间,跨坐在韦云身上,雪白挺翘的肥臀不时上下起落,一次次撞击在少年胯间,发出“啪啪”的脆响,每一次将那条大肉棍套插进体内,都感到一阵难言的满足,美妙的充实感充斥她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意识销魂之间,与清晨的天地融合在一起,带着某种奇妙的节奏。

韦云两手抱住美女姐姐的雪白肥臀,主动往上挺动屁股,粗长硬直的大肉棍才一出来,便又没入那艳红娇嫩的肉缝之中,穿过阴道膣肉,撞击在花心嫩肉上面,小穴里面细密的肉粒一层层纠缠上来,磨得大鸡巴阵阵舒适,刺激难言!

韦云与水红瑶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绵绵情意。韦云稍一抬头,水红瑶便伏下娇躯,玉手推开胸前肚兜,将一对雪白玉润的大奶子袒露出来,微微悬挂在胸前,正好凑到韦云嘴边。韦云稍一张口,就将一只雪乳卷入嘴里,立刻贪婪吮吸,吃得啾啾有声。

“嗯……我的乖肉肉……用力……啊啊啊……快……啊啊啊啊啊……”水红瑶仰头眯著媚眼,更加卖力地套插起来,小穴深处不断流出汩汩浪水,湿透了两人的性器,甚至落入身下的松针和泥土里面,浓郁的淫靡气息传荡开来,被山风一吹,便消散无形。

——————————————————1.本书篇幅很长,论坛上的更新正常是一周一更万字;

2.本书收费群正常一周一更3~4万字,目前已更至……想提前看的兄弟可私信七哥,当然是付费的(划重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