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侠艳谭 (32-33)作者:七分醉[原创]

【仙侠艳谭】第32~33章作者:七分醉2021年1月3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禁忌书屋

第32章 双飞

韦云起身走出石室,猛然想起自己洞府内还有几个凡人,登时一阵担心,也不知李媚儿母女怎么样了。

洞府内的石室之间是没有门遮挡的,可以直接进去。韦云抬脚进入李媚儿母女所在的石室内,就见三人正在玩闹,颇为开心的样子。

“主人。”李媚儿抱着小女儿,起身说道。

可儿也从床上起身,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奇地看着韦云。

韦云点点头,问:“你们饿不饿?也不知小金回来没有,我让她给你猎几只野鸡回来。”小金平时都在外面自己猎食,天黑了才会回洞府。

李媚儿笑道:“主人不必担心,我们都吃了辟谷丹,可以管饱七天呢。”

“辟谷丹?你们哪来的辟谷丹?”韦云诧异道。

李媚儿便把自己下午赚符钱和买丹药的事跟韦云说了,然后道:“不想药王宗山门也有这等街市呢,真是有趣的紧。”

她这番操作几乎把韦云给惊掉了下巴,只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居然给她空手套白狼,赚了四十五张符钱?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想当初他和莫秀云才进入宗门的时候,为了几张符钱拼死拼活,差点把命都给丢了,差距啊。

韦云笑道:“媚儿夫人,你可真是个天才。”

李媚儿俏脸一红,道:“多谢主人夸奖,对了,这些符钱给主人用吧。”说着她就把符钱从衣服内取出。

韦云忙道:“不必,你留着自己用吧,需要什么东西可以自己购买,如果不够用的话,可以跟我说。”

李媚儿也不矫情,就把符钱收起。

此时一个绝色少女从外头进来,一身鹅黄衣裙,十分动人,正是小金。她一进来就抱住韦云,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两脚晃来晃去,娇声道:“主人,我已经好多天没吃你的鸡巴了,今晚要吃吗?”

韦云闻言一想,的确如此。

“嗯,今晚得吃了。”韦云抱着小金的娇躯,又朝李媚儿使了个眼色。

李媚儿俏脸一红,当即会意,她嘱咐可儿道:“可儿,你在这看着妹妹,早点休息,我去伺候主人。”

“哦……”可人应了一声,看着他们走出石室,然后抱着女婴哄了起来。

韦云领着两女进入自己的石室,然后脱光衣服,仰躺在床上,一条半软的粗长大肉棍就这么躺在两腿之间。

小金娇躯一抖,身上的衣服登时落在一旁,只身来到床上,坐在韦云身旁,俯身下去,秀丽螓首靠近了他的大腿,一双白嫩玉手托了托韦云的卵蛋,嘻嘻一笑,说道:“主人,你的蛋蛋好大哦。”

“快吃。”韦云拍拍小金的洁白俏脸。

“喔……”小金樱唇微分,伸出一条粉嫩的小香舌,舔了舔韦云的龟头,然后将整个龟头含入口中,轻轻吮吸。

李媚儿也开始脱衣服,一件件衣物往地面掉落。

韦云想了想,使出法力,设了个结界,封住石室的门,以免等下叫声太大,影响到李媚儿的两个女儿,她们都还小。

淡淡的熟女体香传来,韦云看向李媚儿,这个绝色美少妇脸蛋娇美,小脸微红,她浑身肌肤雪白,乳房高耸,饱满白嫩,腰部却很纤细,两瓣肥臀圆滚白嫩,肉感十足,两腿根部之间一撮黑毛,下面是两瓣肥美的肉唇,中间夹着一条鲜红的肉缝,依然有些湿润了,再往下看是两条修长白嫩的美腿,上面裹着肉色的蚕丝丝袜,更显光滑细腻,一对玉足线条优美,足弓如月牙,好看极了。

“过来。”韦云拉着李媚儿的玉手,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温顺地躺在他身旁。

此时小金已经开始吞吐韦云的肉棍了,阵阵温润的刺激,韦云大感舒爽,鸡巴早已硬的不行,不时在小金的小嘴里面出没,湿漉漉的,在石室顶头夜明珠的照耀下泛著淡淡光泽。

“主人……”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抿了抿粉润的红唇,眼眸泛光地看着韦云,升起一丝丝情欲,自从产下女儿之后,她还没有过一次房事呢。

韦云抱着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的柳腰,两手落在她的肥美屁股上轻轻揉捏,一片柔软嫩滑,十指都陷入了肉里,稍一松开,便就弹回原状,玩起来十分过瘾。韦云凑上前,吻在媚儿夫人的红唇上面,一片温润,张口含住,轻轻吮吸,然后把舌头探入她檀口中,登时有一条湿润的嫩舌迎了上来,香软嫩滑,津液甘甜,怎么吃都吃不够。

“啾啾……”两人唇舌交缠了片刻,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就起身,坐在韦云身旁,微微俯身下去,把自己胸前的一对白嫩饱满的大奶子送到韦云嘴边,韦云张口叼住一只雪奶,不住舔弄,稍一吮吸,居然有一丝丝奶水从里面涌出来,都进入韦云口中,香甜无比。李媚儿刚生下女儿不久,正是哺乳期,奶水很足,韦云贪婪地吮吸著,两只乃至交相来回,吃了这只吃那只,吃得津津有味,一手摸著绝色少妇的屁股,另一只手在她下体的小豆豆上面轻轻抚摸。

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登时发出“啊”的轻声淫叫,口中说着:“嗯……主人……你吃人家的奶……啊……还喝奶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吃奶……啊……主人……快吃……啊啊啊……快把贱婢的奶水都吃进嘴里……啊啊啊……贱婢的奶水全都留给你吃……啊啊啊……”

吃了片刻,韦云已经满嘴奶香,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乳头从他口中滑了出来,擦着他的脸颊而过,韦云示意了一下,李媚儿便跨过他的胸口,慢慢蹲了下去,此时她的的肥美肉穴刚好对着韦云的嘴和脸,她有些犹豫地问:“主人……真的要坐下去吗?”她心想,自己的小穴如此骚浪,这若是凑到韦云嘴脸上面,不知会不会惹来他的嫌弃。只有她自己清楚,她虽然表面上瞧着高贵,外人都当她是贞洁烈妇,其实她内心深处无比骚浪,恨不得每天都有大鸡巴捣弄自己,那张显根本就满足不了她,她又不敢去找普通人,一直以来都憋得慌。

“来吧。”韦云点点头,两手轻轻按压她那两瓣雪白的肥臀,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便慢慢把屁股落下,肥美多汁、淫水潺潺的肉穴便贴在了韦云的嘴脸上面,把他弄得满脸淫水,黏滑无比,气息淫靡,又骚又浪。

韦云一边揉弄绝色少妇李媚儿夫人的两瓣肥臀,一边舔弄她的肥美肉穴,不知是因为产过女儿,还是因为天生如此,李媚儿的阴唇十分肥厚宽大,随着韦云的舔弄,微微开合,肉洞显得有些宽,却充满了弹性,韦云伸出舌头探入李媚儿的肉穴里面,发现里面还会微微收缩,夹着他的舌头不松,大量湿滑腥骚的淫水从里面分泌出来,都落入他口中。韦云稍一退开,舌头便从那肉洞里面收回,发出“啵”的声响。韦云用舌头在贵妇李媚儿的肉唇上来回舔了几圈,又用舌尖在她的红嫩阴蒂上快速点动。

贵妇李媚儿登时大受刺激,快感连连,娇躯乱颤,发出一连串的浪叫声:“啊……主人……你好会舔逼呀……啊啊啊……贱婢好舒服……天呐……啊啊啊……主人……不要……啊啊啊……贱婢受不了了……我要、要……啊啊啊啊啊……”

贵妇李媚儿的雪白肉体发出一阵剧烈颤抖,柳腰弓起又伸直,仰著头媚眼如丝的样子,一头黑发如瀑,散落在脑后轻轻飞舞,她的肥美大屁股在抖动中波澜起伏,出现淡淡的臀浪,又随着韦云的揉捏而更加明显,她两腿不由一夹,夹着韦云的头,两瓣小穴肉唇贴合在他脸上,紧紧封住他的嘴巴,然后从肉洞深处涌出大股的浪水,都浇灌在韦云的嘴里,有些溢了出来蔓延在他脸上,浓郁的骚浪气息充斥着他的口鼻。韦云微微有些诧异,他想不到李媚儿骚浪至此,不过这肉屄却着实肥美,不在水红瑶之下啊。

“主人、对不起……”

“起来。”

韦云拍了拍贵妇李媚儿的肥美翘臀,李媚儿红著脸起身挪开屁股,趴在他脸上,用粉嫩的唇舌轻舔上面她自己的淫水,然后又和韦云湿吻,发出啾啾的声音。他又让李媚儿背对着自己坐下,然后掰开她的雪白肥臀,中间的菊花呈紫红色,没什么异味,明显很爱干净,而且善于保养。韦云轻轻舔了一下,李媚儿“啊”的一声,菊花蕾轻轻收缩,一开一合。韦云又伸出手指,先在她的肉穴里面抠挖了几下,沾满了淫水,然后把手指轻轻插入她的菊花肉洞里面,有淫水的润滑,手指又不粗,很容易就插了进去,里面十分紧致,温热的嫩肉一圈圈缠了上来,明显没有被开发过。李媚儿羞红了脸,她没想到韦云连屁眼都玩,这是她从未想过的事,不过不得不说,这让她感到十分刺激。

“嗯……主人……啊……那里……那里脏……啊……啊……贱婢怕弄脏主人……啊呀……”李媚儿一声惊呼,原来韦云在她的菊花洞里面抠挖了几下,登时一阵刺激感涌来,小穴又湿了几分,更加骚浪了。

“小金,起来了。”韦云喊道。

“喔……好!”此时小金仍在吞吐韦云的鸡巴,听见他叫喊,连忙吐出龟头,乖巧地坐在一旁,眨巴著大眼睛,她知道韦云要开始操李媚儿了。

韦云抱着贵妇李媚儿起身,毫不费力地揽起她的雪嫩娇躯,两脚悬空,然后轻轻分开她的肉色丝袜美腿,挺著大肉棍抵住她的湿滑肉唇,在肥美多汁的肉穴阴唇上面轻轻研磨,稍稍往前一送,便将半根肉棍插了进去,李媚儿“啊”的一声娇呼,一阵满足感充斥全身,带来阵阵欢愉,她太喜欢这种感觉了,自从上次被韦云操过之后,就没有享受过了,真是久违了。韦云也感到很爽,鸡巴陷入贵妇李媚儿的肉穴里面,立刻有层层温润湿滑的阴道嫩肉裹缠上来,夹着鸡巴摩擦,绵绵密密的触感,简直爽得无以复加。上次没有好好品尝,这次定要将这个绝色少妇三洞齐开,尽情操弄,才不负他“三通真人”的名号。

当下,韦云站在床上,两手托著贵妇李媚儿的雪腻肉体,大肉棍开始在她的湿润肉洞里面进进出出,来回操干,龟头一次次挤开阴道嫩肉,肉棱滑过腔道,彼此摩擦,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随着他的操干力度越来越大,鸡巴忽然撞开花心嫩肉,直入贵妇李媚儿的子宫深处,整条鸡巴这才全部进入肉穴,鸡巴根部和小穴肉丘紧紧贴合在一起,然后拔出,再又重重打入其中,发出“啪”的剧烈撞击声!淫水四溅,一片骚浪,浓郁的淫靡气息在整个石室内飘荡。

“啊啊啊……主人……你操死我了……啊啊啊……都插进里面去了……哦不……啊啊啊啊啊……我会死的……啊啊啊……好大的鸡巴……啊啊啊……它好热……哦……天呐……要飞了……我要成仙了……啊啊啊啊啊……快操我……主人……操死我这个贱婢吧……我好喜欢主人的大鸡巴呀……啊啊啊啊啊……”贵妇李媚儿被操得花枝乱颤,浪叫连连,乳波臀浪此起彼伏,全无平时端庄的贵妇形象,满脸淫笑,口中说着骚话,淫荡的本性暴露无遗,一双媚眼直勾勾地和韦云对视著,传递著彼此的情欲,生命攀上浓烈的高潮。

韦云毫不费力地把鸡巴一次次打入贵妇李媚儿的子宫深处,他感到十分舒爽,真是极品荡妇啊,比操莫秀云还爽,几乎与水红瑶淫玩的感觉差不多。小金站在一旁,轻轻掐了一把贵妇李媚儿的肥美大奶子,立刻从乳头上面激射出一股乳汁,朝韦云面目喷去,韦云稍一张口,就把这口奶水吃了,味道鲜美。

“啊……来了……又来了……主人……我……啊啊啊……”贵妇李媚儿已然高潮连连,从子宫深处喷出大量淫水,一阵潮吹,随着韦云鸡巴的抽出而溅射开来,床上积了大量的骚水。

“啪啪啪……”

“噗哧、噗哧……”

还有李媚儿的浪叫,各种淫浪的声音交相响起,韦云的鸡巴又一次重重打入,撞击在贵妇李媚儿的子宫里面,媚儿夫人忽然发出一声长长浪叫,娇躯猛地一抖,忽然从尿道口喷出一股清澈的水箭,却是被干尿了。此时韦云仍旧在不住抽送,鸡巴从贵妇李媚儿的肥美肉穴里面不断插入又抽出,其中还伴随着绝色少妇的淫水潮吹、尿水喷洒,一时间场面壮观无比,更显淫荡和骚浪。

“啊……啊……嗯……哦……”不多时,贵妇李媚儿就被干得几乎脱离了,浑身香汗淋漓,淫叫声也弱了下去,只是在韦云的抽送下被动地抽搐,不时抖动几下。

韦云却还没过瘾,他拔出肉棍,将贵妇李媚儿翻了个身,然后掰开她的雪白肉臀,露出那紫红色的菊花穴,韦云把龟头抵在上面,他的鸡巴经过妇人肉穴的一番操干,早已湿滑无比,先运功让鸡巴细了几分,然后轻轻一送,就把整条鸡巴送入了妇人的菊花肉穴里面,一直陷入直肠之中,进入里面之后,又让鸡巴恢复正常的粗大,登时撑开绝色妇人的后庭菊花穴,好在这肉洞十分有弹性,直肠道又十分之长,倒也能够容纳韦云的鸡巴。

“啊……主人……你的鸡巴好大……好热……哦……”贵妇李媚儿仰头一叹,几乎要翻白眼,这种肉洞被大大撑开的感觉,只在她生女儿的时候才体会过,不想如今居然在操逼和操菊花的时候又体会了一次,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痛苦,而是痛快!

贵妇李媚儿不由自主地收缩著菊花肉洞,好一会儿才适应被鸡巴侵入的感觉,这时韦云已经开始抽送,大肉棍插入到她肠道深处,又缓缓拔出来,然后再重重干进去……如此持续了片刻,李媚儿的菊花肉洞便开始得到开发,逐渐适应起来。

小金站在一旁仔细打量著韦云和李媚儿紧密结合的地方,忽然娇呼道:“主人,我这里也要插……”她虽然不能破处,但菊花和小嘴还是可以插的。

韦云道:“把屁股撅起来。”

“喔!”

小金闻言,立刻趴在床上,然后把蚕丝内裤脱下,把两瓣雪白挺翘的屁股蛋高高撅起,对着韦云轻轻摇晃。

韦云在贵妇李媚儿的菊花肉洞里面快速抽插了几十下,然后拔出肉棍,随着他肉棍拔出,绝色少妇的菊花洞真的出现一个肉洞,大大的张开,肉洞里面是一片粉嫩的嫩肉,然后缓缓收缩闭合下去。

韦云按著小金的雪白翘臀,轻轻朝两边掰开,然后把鸡巴插入她那粉嫩的菊花肉洞里面,小金有修为在身,能够如意控制自己菊花肉洞的大小,因此整个过程很顺利。韦云这边抽送,小金那边则在蠕动肉洞,两人都快感连连。李媚儿依然蹲在一旁,随时等韦云光顾自己的肉洞。

小金虽然已经一百多岁了,但心性纯洁,如同小孩,十分贪玩,在被插的同时,还轻轻摇晃屁股蛋,韦云见她如此不专心,便伸手轻轻拍打她的雪嫩翘臀,发出“啪啪”的脆响,小金却反而摇得更欢了。

韦云只好拔出肉棍,转而插入到贵妇李媚儿的菊花肉洞里面,登时舒爽了许多,一边抽送一边拍打这个绝色少妇的肥美大屁股,每一次拍打,她的肥美臀蛋都颤抖几下,臀肉如同涟漪一般荡漾开来,不一会儿就红彤彤的。

“啊……主人……我的屁股……啊啊啊……好痒啊……啊啊啊……”贵妇李媚儿被打屁股的时候反而涌起阵阵刺激感,不由浪叫起来。

韦云操干了片刻,又转入贵妇李媚儿的小穴肉屄里面抽送,时而操她的嫩逼,时而干她的菊花,时而在小金的菊花肉洞里面进出,如此操干了一个多时辰,韦云快感如潮,不由涌起一股射意,他拔出肉棍,说道:“都蹲下。”

二女闻言,当即蹲在韦云面前,只是把头抬起,小嘴微分。

韦云先把鸡巴插入贵妇李媚儿的温润小嘴里面,一阵抽送,大鸡巴在里面进进出出,不时撞入喉咙,这个绝色少妇被干得直翻白眼,发出“呜呜”的声音,韦云干了片刻,拔出肉棍,这一拔出,立刻带出大量的口水,从绝色少妇的口角落下,一丝丝涎液落在她的饱满大奶子上,韦云把鸡巴插入小金的小嘴里面,又是一阵操干,小金已然习惯了给韦云口交,倒是能够承受,如此插了片刻,韦云又把鸡巴插入进李媚儿的檀口之中,按着她的螓首一阵快速激烈的操干,干得这个绝色少妇“呜呜呜”直叫,韦云也终于忍不住,连忙拔出肉棍,登时,一股股浓精从尿眼激射出来,全都打在贵妇李媚儿和美少女小金的俏脸上,两人满脸精液,显得无比淫荡。

“哦……主人……你射了好多……”李媚儿急促地喘息著,媚笑着伸出一条粉嫩长舌,贪婪地舔吮韦云的龟头,把上面的精液、口水和淫水都吃进嘴里吞了。

小金也不甘落后,一条丁香小舌在韦云鸡巴上来回吮吸。

二女舔完鸡巴上的液体,又呼吸舔舐对方脸上的精液,韦云的鸡巴半软下去,虽然他可以持续硬直,不停操干,甚至越战越勇,但眼前这两个美女明显不适合,小金也就罢了,要保持处女之身修炼,李媚儿无半点修为在身,无法承受太过持久的操干,又不懂修炼之道,无法配合他双修,尤其韦云的鸡巴过于粗长,方才的一番抽插,早已把李媚儿干得高潮不断,不堪征伐,小穴都有些红肿了,如同肿胀的大馒头一般。

爽了一回之后,韦云稍感满足,便直接躺在床上,也不管上面流满了贵妇李媚儿的淫水,虽然沾在身上黏糊糊的,但却让现场更显得骚浪和淫靡,他把手张开,小金和李媚儿立刻倒在他身上,分别躺在他身子两旁。

小金把蚕丝内裤穿好,然后抱着韦云的一直胳膊,一双修长美腿将他的一条腿夹住,轻轻磨蹭。

贵妇李媚儿则把螓首靠在韦云肩上,伸出一条粉嫩香舌,轻轻舔他的脸。

韦云一手揉弄小金的嫩乳,一手抓着贵妇李媚儿的大奶子,此时他连御两女,心情大好,把阴霾一扫而光。经过养父母被杀之事后,他的心性也更加成熟了,虽然依旧诙谐,但他决定以后只跟亲近的人开玩笑,对于那种小人和恶人,要予以严厉的打击!

小金恶搞地掐了一下贵妇李媚儿的饱满大奶子,登时有一股奶水溅射出来,从空中落下,绝色少妇“啊”的一声,韦云则拍了小金的玉手一下,皱眉道:“不可胡闹。”

小金嘻嘻一笑,道:“主人,你有所不知,媚儿姐姐的体质特别有诱惑力,连女孩见了都喜欢呢,不愧是先天媚体。”

“先天媚体是什么?”韦云问。

李媚儿也感到好奇,看向小金。

小金眨巴着眼道:“主人,你真是没见识,连这个都不懂。”

韦云大感没面子,硬著头皮道:“我、我当然懂……我只是考验一下你而已……”

“你分明就不懂。”

“我……你这丫头,真是没大没小。”

韦云无奈了,他狠狠揉捏著小金的雪乳,以示自己的不满。

“啊呀……”小金娇呼一声,说道:“主人,你好坏……”

“快说,什么是先天媚体。”

“根据传承记忆,世间有些人天赋异禀,有不同的先天体质,这些体质各有不同的妙用,有的适合炼气,有的适合悟道,有的适合淫玩,有的适合不同的功法,比如主人你的九阳绝脉,天生就比常人多了九条阳脉,阳盛阴衰,需要太阴之气来平衡体内阴阳,如果双修的话,得了女子元阴之气滋补,更能增益修行。”

“哦,难怪……”韦云点点头,他虽然知道自己体质有点特殊,但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

“媚儿姐姐的体质属于先天媚体,天生具有极强的吸引人和诱惑力,这种体质对男性具有致命的疑惑,甚至有的女性也会忍不住的呢……”

李媚儿一听,心里面就有了想法,忙问:“不知对修行有没有帮助?”

小金道:“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帮助,除非修炼采补之术或者双修之法,可以相得益彰,与人交合,可以快速促进修行。”

李媚儿闻言就有些泄气了,她看了韦云一眼,忙道:“我、我乃是主人贱婢,永远都是一个人主人的玩物,怎能与别的男子交合,这个是万万不能修炼的。”

这话韦云爱听,连忙搂紧了这个绝色贵妇一些,说道:“无妨,有我三通真人在,媚儿你想修炼还不简单,我药王宗的丹药大把的,比如筑基丹,对筑基有帮助……对了,我这里有一枚娃娃果,就送给媚儿了。”

韦云大方地从乾坤袖中取出一枚拳头大的婴孩一般的青黄的果子,上面泛著淡淡的绿光,递给李媚儿。

李媚儿接过娃娃果,不疑有他,直接张口就吃,她哪里知道这娃娃果之珍贵。果实清脆可口,几下就吃完,满嘴留香。

韦云发现这娃娃果居然连果核都没有,难怪世间独有药王宗这一棵娃娃果树,敢情是没法另外播种的。

韦云好奇地问:“这果子……什么味道?”

李媚儿此时刚把最后一片果实塞进嘴里,闻言怔了怔,柳眉一挑,问:“主人没吃过吗?”

韦云汗颜,他哪里吃过啊,好不容易做风湖任务才得到的一枚,这一下全进了李媚儿的嘴里。

他略微提了一下,李媚儿才明白这东西之珍贵,当即有些不好意思,忙道:“对不起,主人,我不知此物这么珍贵……啊,我嘴里还有一些……”

李媚儿微微探头,把樱唇凑到韦云嘴边,妩媚地笑了笑,伸出一条粉嫩的香舌,诱惑无比,她把自己口中的津液全都收拢到一起,然后轻轻往韦云口中渡过去,韦云一口吃下她渡过来的津液,果然在甘甜之中多了一丝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韦云顺口把李媚儿的香舌也含进嘴里,轻轻吮吸,粉嫩的香舌一片软滑,口感惊人的美妙。

两人吻了片刻,李媚儿忽然道:“啊……主人,我……我觉得有些热……”

韦云一手搭上她的脉门,使出一丝法力快速在她体内游走了几遍,瞬间了然于心,笑道:“想不到啊,你这就生出真气来了,这娃娃果还真是不凡,竟能让一个毫无根基的普通人直接打通穴窍,成为筑基修士。”

“啊,原来如此。”这就成了修士,李媚儿又惊又喜,已经开始憧憬自己飞天遁地的场景了。

韦云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忽然从乾坤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这玩意还是当初田光那小子赠送的,上面描绘的是樱花教在金陵城分坛的美女排行榜,一个个画得生动无比,活色生香,此外上面还附带另一个东西,一个名为十大宝穴的列表,图文并茂。

这樱花教也算奇葩,在性爱之道上可谓研究深入,他们把世间女子的小穴进行划分,分出了普通级和宝穴级,普通小穴掠过不提,单说这宝穴,共有十种宝穴,分别是:九重楼、九曲黄河、重峦叠嶂、如意葫芦、软糯蜜罐、甘露玉壶、百花盛开、一线天地、白虎馒头、软玉包子。

这十种小穴每一种都是宝贝,能够令男人欲仙欲死,甘愿为之沉沦,能够遇到其中一种,已是不易。那樱花教的美女排行榜上排名靠前的美女,大都拥有其中一种宝穴,因此能让无数修行者流连忘返,甘愿献出符钱,只为与之一夜欢好。

这十大宝穴里面,其中最为罕见的,是九重楼、九曲黄河、重峦叠嶂、如意葫芦以及软糯蜜罐,后面几种虽然少见,但不是没有,比如樱花教就有不少女子拥有。据说这些宝穴各有不同的妙处,甚至有不同的能力。

韦云细细查看了一番上面的图片和文字说明,这才想起来,水红瑶的小穴分明就是这十大宝穴之中的“一线天地”宝穴,平时一线闭合,十分紧窄,欢好的时候插入里面,则别有洞天,怎么插都插不烂。

至于莫秀云的则属于普通的木耳穴,至于李媚儿,虽然不是白虎,却是馒头穴,也算占了半个宝穴吧?排名比较靠后罢了。

韦云收起小册子,又趴在李媚儿的两腿之间,细细打量起来,两手轻轻分开她那两瓣肥厚的肉唇,就看见里面鲜红色的阴道嫩肉,真是娇嫩无比,两手一松,两瓣馒头肉唇登时“啪”的一声合拢。

“啊……”李媚儿轻吟一声,羞红了脸,尤其韦云的呼吸喷在上面,她不由又有了些淫意,轻轻扭动两腿。

这双美腿着实动人,韦云受其吸引,两手不由抚摸起来,他躺了下去,说道:“媚儿,你把脚伸过来,让我尝尝。”

“好的,主人……”贵妇李媚儿坐在他身旁,轻轻伸出一对丝袜玉足,放在韦云的胸口,她不敢直接伸到他脸上,免得不讨喜。

韦云一把握住这对丝袜玉足,一手捉著一只,轻轻抚摸,贵妇李媚儿的丝袜玉足线条优美,足弓如月,十分迷人,入手柔软,触感嫩滑,还泛著淡淡的脚香味,韦云如何能忍住,捉著两只肉脚都放在自己口鼻之上,大力地嗅着上面的香味,然后伸出舌头疯狂舔弄,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湿痕,又含住那丝袜脚趾不住吮吸,恨不得把上面的味道全都吸进嘴里,最好把这两只嫩脚时刻含在嘴里品味其中的美味才好。

“啊……呀……主人……嗯……好痒……啊……主人的舌头好热……哦……贱婢好喜欢……啊……主人舔得贱婢好舒服……嗯……”贵妇李媚儿不住娇吟,娇躯不时抖动一下,显然大受刺激,她主动将一双玉足挪移方位,方便韦云品尝,一只在他脸上轻轻滑动,另一只在他嘴里任由舔弄。

“主人好色哦……居然喜欢舔脚……”一旁的小金见此,也拿了一双白色丝袜穿在她那秀美的双腿和玉足上面,然后放在韦云胸口来回摩擦,等韦云舔完李媚儿的丝袜肉脚,她也把玉足伸过去让他品尝。

韦云来回把玩和舔弄这两大美女的丝袜玉足,不由再次升起欲火,大肉棍不受控制地硬直起来,他示意两个美女给他足交,自己则躺在床上享受,两大美女各伸出一双丝袜美腿,用玉足去拨弄他的肉棍,重复不断地在他那龟头、肉棍和卵蛋上来回摩挲,当其中一人用玉足脚心夹住他的肉棍套弄的时候,另一人则去摩擦他的卵蛋,过了片刻再互换位置,如此轮流给他足交,不一会儿就配合默契,娴熟起来。

“爽啊……”韦云真想一直这么下去,能每天享受这等香艳刺激,怕是神仙也不过如此。

不多时,韦云就快感连连,射意不断。忽然,李媚儿的一对丝袜肉脚脚心如同小穴一般合拢,夹住韦云的鸡巴快速套弄,触感无比美妙,韦云登时“嘶”的一声,忍不住突突突地射出一股股精液,都落在两个美女的丝袜玉足上面。李媚儿和小金各自伸出自己的玉足,挪到对方的嘴边,然后互相舔弄对方玉足上面的精液,吃完又来舔韦云鸡巴上的液体。舔完之后,两个美女重新躺在韦云身旁,一个俏皮可爱,一个温顺贤淑,都是一样的绝色动人,真是各有千秋。

韦云搂着两个美女温存了片刻,李媚儿忽然道:“主人,我那两个女儿可儿和玲儿不知有无资质呢,若能修行,也是极好的,来日说不定能帮主人打打下手……”说着便偷眼去瞧韦云。

韦云捏著下巴,思索著道:“要修行倒是不难,只可惜我如今还只是内门弟子,若能成为真传弟子,以后成了长老甚至宗主,就可以收徒了……”

他所说的收徒自然不是清风道长那种性质的收徒,那只是各大宗门筛选人才的方式,是无法保证弟子能够修为有成的,甚至连弟子安危都保证不了。

真正的师徒,彼此目标一致,利益一致,在修真路上彼此扶持,互相照看,荣辱与共,是非常严肃认真的关系。以韦云现在三脚猫的本领,自然不可能收徒,传些修炼之法,倒是不难。

韦云说道:“明日我去宗门买些筑基用的丹药回来,帮你和可儿打打基础,我再传你一门功法,你慢慢修炼,但不可外泄。”

“全听主人安排。”李媚儿依恋地把螓首靠在韦云的胸口磨蹭。

“春宵苦短,珍惜光阴。咱们继续……”

韦云侧身抱住李媚儿,把肉棍一送,就滑入她那肥美的肉穴里面,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送……

第33章 兴师问罪

次日,韦云起了个大早,带着李媚儿来到洞府门前,迎著朝阳,后山林木葱郁,一片生机勃勃,鸟鸣声此起彼伏,在山间传荡,清风徐来,带来阵阵花草的香气。

李媚儿刚给孩子喂完奶,此时站在韦云身边,静等他传授功法。

韦云先把功法用法力凝聚成意识之光,打入李媚儿眉心,等她吸收之后,才缓缓说道:“这是《药王经》第一卷的内容,可以修炼青木真气,里面还有一门法术,是专门疗伤所用。如今正值仲春,生机勃发,正是修炼《药王经》的最佳季节,你依照功法修炼,我在一旁看着。”

“好的,主人。”李媚儿盘膝坐地,依照《药王经》功法所述,开始修炼起来,丝丝缕缕的青木之气登时从山间飘来,落在她身上,从口鼻而入。

不过才修炼了片刻,李媚儿身上就披了一层青色光华,已然渐入佳境,青木真气过处,一个个穴窍随之打开,正式踏入了筑基之境。

韦云在一旁看得暗暗惊讶,不想李媚儿明明无什么根基,却修炼如此顺利。

他自然不知,娃娃果蕴含浓郁的甲木、乙木精气,是修炼《药王经》的最佳辅助之物,便是连筑基丹都不如娃娃果来得好,李媚儿可谓是机缘巧合,先吃娃娃果,再练《药王经》,自然水到渠成。

这天中午,艳阳高照,药王山中一片祥和。

忽然,一声雷鸣般的吼声响彻药王山,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宗门的弟子纷纷从洞府内走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韦云正在山道上遛鸟,听见这等巨震,知道出了大事,连忙收起鸟笼,快速朝宗门大殿门口的广场而去。

他赶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广场上已经站了许多宗门弟子,药老人、四大长老,各大真传弟子也都到了,正与一群人对峙。

韦云举头看去,就见上空悬浮着一艘法器云船,前面龙头,后面龙尾,云船的龙头位置站着十个人,五男五女,为首的是一个壮汉,他满头红发,面容粗犷,四肢粗壮,两耳戴着黄铜耳环,双眼铜铃一般,怒目而瞪,背后一件红色披风。其余九人也各有仪态,男的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女的婀娜多姿,混身的脂粉气,妩媚勾人。

方才的吼声却是一个手拿一对大铁锤的粗犷男子发出来的,他举著一对铁锤法器,身披银色锁子甲,威风凛凛,他吼道:“药王宗,还我樱花教教母的命来!”

药老人拄著拐杖,微微佝偻身躯,说道:“原来是樱花教教主和九大长老到了,小老有失远迎,还望赎罪。不知几位此来有何贵干,若是喝茶,我们药王宗有云针绿茶,味好茶香,还有肃降肝火之效,几位要不要尝尝?”

樱花教教主殷旦冷哼一声,道:“药宗主,本座敬你是修真界的前辈,喊你一声宗主,你莫要跟我打哑谜,你指使药王宗的真传弟子围攻我樱花教教母,残忍地将她打杀,此事怎么解决?不要不承认,我们的人亲眼所见,这事即便传到修真界,也是我樱花教占理,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们樱花教一个说法!否则……哼!”

石竹长老冷笑起来:“樱花教的人,好啊,你们来的正好,我正想去找你们呢,你们樱花教教母杀我弟子青叶,这笔账是该算算了!你们拿命来填吧!”

“这话该由我们来说!”那个身披银色锁子甲的大汉怒道。

此人名叫怒锤,是樱花教九大长老之一,法相巅峰强者,修炼雷电神通,手中一对雷光锤,是顶级杀伐法器,在他手中尤其能发挥出强大的力量,人称“小雷神”,修真界人士闻风丧胆。

怒锤吼道:“我们教母来风州是办事来了,你们药王宗却派出数个真传弟子截杀她,让她死无全尸,堂堂正道七宗之一药王宗居然如此残忍!”

一个背负长剑的中年男子也道:“你们勿要狡辩,就在我们教母出事的前一天,你们药王宗便派真传弟子来我樱花教金陵城分坛,竟趾高气昂,要我樱花教退出风州,我樱花教经营的乃是正当生意,你们却咄咄逼人,还诋毁我樱花教作恶,真是岂有此理!”

这人也是樱花教九大长老之一,名为剑臣,法相中期强者,是驻扎在金陵城分坛的长老,当日白无忧和青叶就是去与他商谈的,结果没谈拢。

石竹长老闻言脾气就上来了,指着他道:“你们樱花教这等旁门左道,暗地里不知干些什么勾当,那什么教母杀我弟子青叶也是事实,死了也是活该!”

叶沉鱼和青萝相视一眼,她们根本没杀柳莺,想不到对方居然死了,显然是水红瑶下的手。

“你说什么?!”殷旦红发飞舞,怒视石竹长老。

眼下双方都怒气腾腾,把罪责推到对方身上,此事已经根本说不清楚了,尤其在石竹长老说对方教母死了也是活该的时候,樱花教众人登时全都一怒,身上散发出强悍的气息,朝药王宗众门人压迫而来。

药老人将手中的拐杖在地面一敲,登时一层青色结界扩散开来,将整个药王宗都裹了进去,樱花教众强者的气息便被挡在外头,侵袭不进来,否则修为低下的弟子被这股气势一冲,不死也要重伤。

药老人乃是渡劫境界的强者,天韵八仙之一,他一出手,立刻风平浪静。殷旦等人所顾忌的人也正是他,若非如此,此刻他们早已动手,哪里会与药王宗四大长老废话。

药老人咳了一声,缓缓道:“殷教主,你说我门下弟子杀了你教教母,你教教母却的确杀了我门下真传弟子,你说此事怎办才好?”

殷旦冷冷道:“我教教母身份尊贵,是谁动的手,全都出来抵命。至于你的弟子,哼,死一个弟子而已,如何比得上我教教母!”

“可笑!”石竹长老一听就不淡定了,随时准备动手开打。

要药王宗几个真传弟子给他们教母抵命,岂非笑话。

韦云站在一旁,看着这十个气息强大的男女,暗暗心惊,这里面随便出来一个,都是药王宗四大长老级别的,更何况是十个!只是水红瑶不在这里,也不知她现在在何处。

叶沉鱼托著玉清宝瓶站在白芷长老身边,美眸扫了韦云一眼,抿了抿粉唇,若有所思。

苏木长老淡淡道:“我们若是不答应呢?”

云船上的另一个看上去有些年迈的男子,此人名叫铁风,也是九大长老之一,法相强者,他手中提着一个黑色布袋,此时把布袋打开,就从里面滚出一个人来,一身青袍,背负长剑,神色萎靡,被铁索捆住手脚,倒在一旁。

药王宗众人一看,登时大惊失色,这人正是药王宗十大真传弟子之首的白无忧!想不到居然落入了樱花教的手中。

白术长老更是脸色剧变,这可是他的徒弟。白芷长老也脸色难看,鲜有人知晓,白无忧是她世俗中的族孙,按辈分还得喊她一句祖姑奶奶呢,也算是宗族里的晚辈亲人了,怎能不在意。

白术深吸一口气,按著腰间长剑,说道:“还请殷旦教主把我弟子送过来。”

“哈哈……”殷旦大笑起来:“哦,原来这是你白术的弟子。此人也是杀害我教教母的罪魁祸首,非但如此,他还叫嚣着要与我教长老决斗,当真可笑。本座就顺便捉了他来,尔等不想他死得太难看的话,就把杀害我教教母的人交出来!”

白术按住长剑,眼中射出两道厉芒,他看向白无忧,道:“无忧,你怕不怕死?”

白无忧此时性命被敌人掌握在手中,感到十分羞愧,连头都不敢抬,他不愿别人看见他如此狼狈的样子,听见白术的话,他缓缓抬起头,重新凝聚心中傲气,正色道:“师父,弟子不怕!您尽管动手,杀了这帮邪门歪道!”

“很好!”白术满意地点点头,腰间长剑一点点出鞘,发出清越的声响。

“无忧师兄!”药王宗众弟子都十分担忧,莫秀云尤其如此,这可是她的情郎。

除了莫秀云之外,真传弟子青灵也握紧玉手,面色焦急。

殷旦见白术拔出长剑,大笑起来:“白术,你可真狠心,连弟子性命都不顾,这就是所谓的正道七宗么?你敢动手,我立刻就杀了他!”

白术不得不出手示威,他若是答应了交出门人弟子,去换自己弟子的命,那等于在偏私,药王宗上下一身正气,尤其是宗主和长老,必须顶天立地,给门人做出榜样,是万万不可能答应对方这种不合理的条件的。

不只是白术,白芷也暗暗凝聚法力,随时伺机出手。其余两大长老也都将法器握在手中,只有药老人眼睛微闭,一言不发。

“我数三下,你们若不把人交出来,我就杀了这个什么白公子。”殷旦一手虚张,将白无忧吸附在手中,只要他法力一吐,白无忧立刻神魂俱灭,决无二话,连元婴都逃不脱。

“三……”

“二……”

就在此刻,韦云上前一步,大声道:“这位殷旦教主请了,在下有话要说。”

殷旦停止数数,把目光落在韦云身上,问:“你是何人,有什么资格与本座说话?”

“好说。”韦云拱手一礼,“在下药王宗内门弟子韦云,修真界人称‘三通真人’的便是。”

“哼。”殷旦冷笑一声,“你一小小金丹弟子,也敢自称真人?”

韦云也不与他聊这个话题,只是道:“我知道你教教母是谁杀的。”

“哦?”殷旦眼睛一眯。

药王宗众人闻言,更是眉头一皱,这人莫非要把宗门弟子给供出去?

“快说。”殷旦道。

在万众瞩目之下,韦云大笑一声,道:“你们樱花教的教母柳莺,是我三通真人韦云杀的!”

“什么?!”众人闻言一震,都把目光看向韦云,叶沉鱼娥眉轻皱,手心一紧。

殷旦和樱花教的九大长老更是面色一变,都死死盯着韦云。殷旦半信半疑地看着他,道:“你一小小金丹弟子,也能杀得了我教教母?简直可笑!莫要浪费本座的时间!”

“呵呵,你教教母的本体是否一条大蟒蛇?她是被我亲手杀死的,用来喂我的宠物了,尸骨无存。”韦云说道,“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还不把无忧师兄给放了,把我抓了去?”

“你……你该死!”殷旦闻言暴怒,韦云说得绘声绘色,他已经信了几分,当下立刻出手。

韦云如此出头,倒不是犯傻,而是他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否则会良心不安,日后要想修为有成,是万万不可能的事,这与他的道心相悖。毕竟,柳莺真的是他杀的,因为他的计谋,害死了青叶,现在又连累白无忧,此时他必须站出来。

此外,韦云知道眼下是澄清因果的最佳时机,有药老人和四大长老在场,樱花教教主即便再怎么神通广大,又如何打得过天韵八仙之一的药老人,药老人不可能坐视自己门人陷入危机而不管,他料定自己死不了。

此时此刻,樱花教教主殷旦须发皆张,怒气冲天,一手抓着白无忧,另一手化作一只熔岩巨手,延伸出去,眨眼成了十数丈长的大手,直接穿过药老人布下的结界,朝韦云头顶落下!

大手还未落下,灼热的气息已经铺天盖地而来,韦云暗暗心惊,连忙运转《紫月遮天功》心法,以太阴法力对抗对方的炙热法力,登时浑身泛起一层紫色光华,那热气便透不进来,只是对方的大手依然在落下,若是抓实了,以殷旦法相巅峰的修为,任韦云再高上一个境界,也定然要身死道消。

便在此刻,药老人咳了一声,手中拐杖一动,化作一条青色藤蔓快速蔓延过来,缠绕在殷旦的巨掌之上。

一阵噼啪作响,火花四溅,殷旦的熔岩巨掌虽然气势惊人,灼热无比,但偏就烧不动药老人的拐杖,反而将他的大手缠得死死的,还在不断收缩,牢牢钳制住。

与此同时,白术、白芷、石竹和苏木四大长老也瞬间动了起来。

白术第一时间扑向殷旦另一只手,要从他手中将白无忧解救下来。此时殷旦浑身法力都调动起来,正在对抗药老人的拐杖,没有余力去顾白无忧,他若强行要伤害白无忧,自己也必将法力不济,被药老人趁虚而入,非死即伤,药老人何等修为,只是随手一杖之力而已,若非殷旦全力以赴,此刻早已落败。

见白术救人,樱花教的九大长老同时动了,刀君和剑臣行动最快,各出一刀、一剑,化作万道刀芒、剑光,直冲白术而去。

白术修的也是剑道,腰间法器长剑出鞘,剑身一震,化出一条条晶莹剑丝,朝剑臣和刀君缠绕过去。

怒锤挥动铁锤,两锤交击,发出轰隆雷鸣,电光霹雳,朝白术轰去!

铁风行动如风,身形一动,将空气都撕裂了开来,后发先至,一记掌刀化生道道刀影,击向白术。

其余樱花教的五大女长老娇娥、洛仙、轻妩、摇琴、宓宝也纷纷动手,扑向白术。

同一时间,白芷、石竹和苏木也形如幻影,飞扑过来,白芷使一绿色毒障法器,拦下怒锤和铁风,石竹使刀,挡住娇娥、洛仙二人,苏木使一根青竹杖,与轻妩、摇琴二人斗在一起,却还有个宓宝无人去挡,只见药老人手心翻出一根木棍,凌空抛出,瞬间划过长空,打在宓宝手臂上,她登时浑身一滞,几乎无法动用法力,骇然之下,连忙爆退。

“噼啪”的爆破声不断响起,白术使出剑道神通,硬扛刀君和剑臣二人围攻,法相强者过招何等迅速,瞬息之间就是百招过去,白术终于一手抓在白无忧身上,将他从殷旦手中捞出!

人救已经到手,白术连忙后退,他虽是法相巅峰强者,可对方也不弱,以一敌二,着实吃力,白芷、石竹和苏木也同样如此,虽然药王宗四大长老任何一个的实力,都在对方九大长老任何一人之上,但若是以一对二,却顶多只能战成平手,再加上一个,就要落入下风了。

此时殷旦大吼一声,震开药老人的拐杖纠缠,熔岩手臂收了回去,手中人质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夺走,他感到有辱尊严,一时间怒气汹涌,大喝道:“好个药王宗,欺我樱花教无渡劫强者是么,今日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教的‘樱花迷踪大阵’!布阵——”

随着殷旦一声大喝,他和樱花教的九大长老各取出一根晶莹玉润的樱花树枝,各按方位,霎时间在药王宗山门的上空布下一座大阵,只见粉色光华冲天直上,往下覆蓋住了整个药王宗,里面光影幢幢,有各种仙子、玉女的靓影,个个衣裳暴露,玉体横陈,口中发出荡人心魄的娇喘和呻吟,都朝下方药王宗众人扑来。

——————————————————不知大家信不信,收费群已经更至79章,40多万字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