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水濱戀歌 (2) 作者:orchid326

.

【水濱戀歌】

作者:魔雙月壁2020/10/27發表於: sis

. 第二章

初夏時節,天亮的越來越早了,王子秋每天要去上課,王藝竹怕他遲到,一大早就把子秋叫醒了。

揉揉惺忪的睡眼,穿上衣服套上鞋子,子秋去刷牙,王藝竹在廚房熬好了粥,此時正在和面做粑粑子。

屋後是一條大河,河流穿城而過,河的兩岸由石頭砌成,現在是枯水期,小溪潺潺,能看見河床上的石頭都露了出來。

巫溪縣城依水而建,河網交錯、水街相依,沿河兩岸建了很多屋子,大多是磚頭房。為了疏雨,屋檐建的高而傾斜,不大的屋子正中央,均在牆壁半空用木板分割,搭成兩層模式。

為了拓展生活空間,房屋還在伸進河的方向上,建有伸出的露台當作陽台。王子秋打了水,就在露台上刷牙洗臉,用過的水還給露台上的幾盆花澆了水,做完這一切,媽媽王藝竹也剛好做好了粑粑子。

巴掌大的粑粑子饃,配上上一年嗮制的醬豆,再配上一碗稀飯,便是普通人家的一頓早飯……

王藝竹一九五九年出生,是家裡的老大,1977年恢復高考後的第一批中專生,在重慶上了兩年中專後被分配到縣城裡實習,之後便轉了正。隨著改革的浪潮推進,私營企業漸漸增多,國營供銷社的效益沒有以前那麼好了,但有賴於白酒和蔗糖等是大眾商品,廠里的經營尚可。

王藝竹現在是上白班時間,吃完早飯,她脫掉圍裙,換上了一身墨綠色繡花連衣裙。裙子是在裁縫鋪定做的,體型裁剪得當,勾勒出她一身曼妙玲瓏的曲線,沿著微露的白皙脖子下方,胸前高高聳起兩座飽滿的雙峰,裙子在纖細的腰肢處收住,並在臀部收緊。王藝竹的身材前翹後凸,雖然已是三十八歲的年紀,但卻一點不輸外面的小姑娘,那張人母婦人才有的面容更是給她增添了成熟的丰韻氣息。

王藝竹換完衣服,充充上了點淡妝,等提起手提包這才和子秋道別,母子兩人便各自匆匆分別上班、上學去了。

學校的大門面朝南而建,高大的石頭匾額上書育華中學四個大字。鏤空的大鐵門旁是兩顆大梧桐樹,一到早晚,上面就有成群的麻雀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子秋被媽媽叫起的早,總算沒有遲到。

為滿足全縣的就讀需要,育華高中三個年級一共開有數十個班級,子秋所在的高一八班,差不多有70多個學生。今年的七月一號是香港要回歸的日子,全國都在慶祝,電視和廣播里一直在播這件事,作為學校和班級,後面的黑板上學生們已經出了好幾期的板報,都是和慶祝相關的。

進到班裡,同學們都在看書,子秋心不在焉的坐定,看了看旁邊的劉強。兩人昨天才爭執斗過嘴,他們你看看我看看,誰都沒有先理誰。

學校在幾聲鈴聲中開始上課,上午四節課,分別是物理和歷史。到了高中,可能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王子秋開始變得叛逆起來,調皮不安分是肯定的,還經常喜歡和老師對著干,久而久之,只要他不在自己的課堂上調皮惹事,各科代課老師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樂得清閒。

熬過了一上午,放學的時候,子秋卻被李春玉叫住了。昨晚雖然是寫完作業才睡,沒想到還是把她布置的作文忘了,這個老巫婆抓住不放,還怕他中午貪玩,非要把他叫到家中去補作業,李春玉是較真的老師,子秋沒法子,硬著頭皮和李老師一塊回去了。

媽媽王藝竹上白班的時候中午不回來,通常是會留一些剩菜和剩飯下來,然後子秋中午回去自己熱一下吃。今天被李老師抓到她家補作文,雖然不情願,但好在可以在老師家吃一頓新鮮的午飯。

李春玉雖然對這個學生很頭痛,但到底是在教育戰線上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的老革命,她平時對學生要求很嚴,不過課下也有平易近人的時候。知道他母親白天一直上班,出於愛護學生的心理,順帶留子秋在家裡吃飯。王子秋被安排到書房寫字,李春玉獨自在廚房做午飯。

"媽,屋裡那小子是誰啊?"

蘇芷涵是李春玉的獨女。李春玉和蘇大強都是建設祖國的老革命,李春玉是受人敬仰的園丁,蘇大強是一名光榮的汽車兵。二人經組織介紹而認識並在一九六二年結婚,蘇芷涵便在第二年出生。可惜不幸的是,蘇大強在四年後的一場戈壁灘任務中不幸出車禍犧牲,為國家兩彈一星事業英勇獻身,之後便是母親李春玉獨自扶養她長大。

十七年前,母女二人曾發生過一段不愉快的事情,導致兩人一直分居。李春玉如今已經五十七歲了,再過幾年就到了退休的年紀,人老就會念舊,最近幾年,母女兩人的關係開始緩和,為討母親歡心,三十四歲的蘇芷涵,工作之餘時不時會回家陪陪母親。

蘇芷涵沒有去劇團演出,也沒有去歌唱廳,今天的天氣不錯,母親下午沒有課,她特地回來陪母親的。

蘇芷薇今天穿了一件低領格子襯衫,下身著一件月白色褶裙,裙子的下擺很短,僅到她膝蓋上方十厘米的地方,將她一對圓潤小腿和一截雪白大腿露了出來。她領口開的很低,並仿佛被故意解開了一顆扣子,胸前因此而微露一抹白嫩乳溝,看起來性感誘惑。裙子底下,蘇芷薇的腳上踏了一雙高跟涼鞋,走起路來使她的一雙大腿看起來更加修長。

蘇芷薇是個追求時尚和愛美的女人,她熱烈追求新時代的氣息,手頭一攢點小錢,就會忍不住買一些新衣服打扮自己,當然這樣的女人化妝品也是缺不了的。還別說,這稍加打扮,三十多歲的女人,皮膚便看起來特別嫩,再加上她那對水靈靈的大眼睛,這走在大街上,還真沒人能看出她的真實年齡。

蘇芷薇往床上扔下手裡的提包,扭頭便看到書房坐著一個半大小伙在那裡寫字,便疑惑的朝母親問道,"你的學生嗎?"

「他作文沒寫,我叫他補作文呢。」李春玉扭頭答了一句,手裡繼續做菜。

同樣是在育華中學,蘇芷薇她當年沒有上完就輟學了,對自己的曾經她說不出來可惜,也說不出來悔恨,這麼多年過去了,她變得對這個年紀的高中生很有興致。

「我有一個賢惠的好媽媽,她平易近人溫柔漂亮,笑起來的樣子特別好看……」在李老師家裡,王子秋顯得規規矩矩,他坐在椅子上手裡的筆沙沙做響,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後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在偷看他寫作文。

「你一定是在被李老師罰你寫作文吧。」蘇芷薇一語道破真相,還不忘逗他,「不過你這用詞好像不對哦,後面那句溫柔漂亮是對情人說的,不是對自己媽媽說的……」

十七歲的少年,已經有了自己的隱私,子秋髮現被人偷看作文,還被指出用詞不對,尤其還是和敬愛的媽媽有關,他又讀了一句也覺得好像有問題,漲紅著古銅色小臉,一時有些坐立不定。

「哈哈,我騙你的,誰的媽媽不是溫柔漂亮呢,你寫的很好,說不定還會得優……」好久沒有逗人玩了,蘇芷薇見他耳根都紅了,發現他還是一個純情大男生,便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來。

起初子秋還不知道是誰呢,當聽到那熟悉的悅耳聲音,他才立馬注意到,身後的人兒正是少年心目中的女神蘇芷薇,她怎麼會在李老師的家裡?子秋一時有些愣住。

蘇芷薇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她貝齒微露,讓人看起來有如沐春風的感覺,胸前的兩團乳房也是顫巍巍的跟著抖動,讓人移不開眼睛。他媽媽王藝竹雖然好看,但和青春的蘇芷涵比,還是面前的女人更好看一些。子秋一直認為蘇芷涵是最好看的女人,當就在她身邊時,除了好看,還能感覺到她身上傳來的那股親切感。

女人的眼睛盯著他,有些戲謔,而少年的眼睛盯著她,則顯得有些侷促。事情發生的有些突然,這個大美女出現在最討厭的老師家裡,讓他有些錯愕,也有些懵動,心裡不禁猜測起這兩個女人之間的關係。

「洗手吃飯了。」女兒今天能回來,李春玉很高興,端上了炒好的萵筍,還要做她愛吃的小抄魚。不過這李春玉忙來忙去,可沒發現女兒和學生之間的小動作,說完她轉身又進了廚房裡忙去了。

見母親已經把菜端上來了,蘇芷薇也收回了心思,她拿好了碗筷,接著洗了個手,順帶把炒好的小乾魚也端了出來。李春玉要在做一個番茄雞蛋湯,便讓蘇芷薇先吃,這進進出出的幾次,王子秋也差不多看出來了,她們應該是母女兩。

王子秋一直就不是個拘束的人,完全不需要招呼就和蘇芷薇對面落座開吃了起來,兩人仿佛心有靈犀一般,又或者在故意較勁,幾乎同時伸出筷子去叨炒魚的時候夾在了一起,蘇芷涵一把不中,見狀放開筷子又去夾,王子秋也不惶讓,等她伸出筷子也又夾了上去,就這樣,兩人像是鬥法一樣,四隻筷子仿佛打架一般糾纏在了一塊。

這小傢伙好像和自己一樣喜歡吃魚,就連動作也是那麼一致。以蘇芷薇的樣貌和氣質,換作平時,那都是別人主動給她遞菜,這小子倒好,居然敢和自己搶吃的,惹得蘇芷薇『哼』的嬌嗔了一聲,去叨萵筍吃去了。

河裡打上來的魚苗,曬乾後用辣椒加鹽爆炒,那味道很好吃,子秋一口下肚,便忍不住的套近乎道,「我認識你,你是那個唱戲的。」

「什麼唱戲的,不懂就別亂說,那是京劇,國粹懂不懂。」她雖然本職是唱戲的,至從輟學後學藝入了這一行,一干就是許多年,但蘇芷薇還是不太喜歡別人這樣喊她。古人會稱這樣的為伶人,近代以來,唱戲的更是和賣身的糾扯不清,這會讓她覺得不受尊重,不禁繼續微怒道,「再說了,就整個巫溪,有幾個比我唱的好聽的,所以啊,你下次說話給我注意點。」

這話要是沖別人說,在美女面前,肯定會變得弱弱不語,但子秋不同,他仿佛天生桀驁,並不吃蘇芷薇這一套,就像是把此當作自己家一樣,他旁若無事的大口吃飯,還不忘詢問道, 「李老師是你母親?」

「是啊,怎麼了……」蘇芷薇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怪不得你和她一樣凶……」

子秋嘴裡扒拉著米飯,說起話來很惱人,惹得蘇芷薇白了他一眼道,「你這樣背後說老師的壞話,小心我告訴她哦。」

兩人吃著飯還不忘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蘇芷薇也不等他回答,接著自顧自道,「你們李老師更年期,所以會對學生管的嚴……」說完吃了口飯,她又不溫不火的道,「我很兇嗎?」

「很兇......」子秋斜著腦袋,還不忘朝她胸前瞄一眼道,「但也很漂亮。」

「人小鬼大。」蘇芷薇不僅人長的漂亮,身材也很火辣,她知道自己的魅力對男人的吸引很大,所以對於子秋亂轉的眼睛並不以為意。

「湯好了......」

二人正吃著呢,李春玉這邊的番茄雞蛋湯也做好了,用一個小燙盆端了上來,李春玉解下圍裙擦擦手,在四方桌子旁,坐在了靠門的一邊。

「媽,你這學期帶課還多嗎?」

「年齡大了,那張校長看我快退休了,也沒給我安排那麼多課。」

......

飯桌上,母女兩自顧自聊了起來,完全沒把王子秋當回事。不過子秋也沒顯得拘束,吃什麼叨什麼,嘴巴吞咽的時候,還不忘朝著對面蘇芷薇白膩的胸脯偷瞄幾眼。

吃完飯,子秋把作文留了下來,有些不舍的去上學去了,屋裡只剩母女兩。

蘇芷薇吃完了飯,洗了個臉,坐在床上掏出包里的鏡子看了又看,又拿出了口紅對著紅唇塗了塗。李春玉收拾好桌子走了進來,剛好看到這一幕,她知道現在的女子和自己年輕時的年代已經不同,但對於女兒的行為,她還是有些介懷,不禁開口道,「這裙子是好看,不過天氣才回暖,別穿著涼了......」

上了年紀的人,思想向來保守,都不太喜歡妖艷的女子,會覺得那樣不正經。母親這樣委婉的說她,蘇芷薇又怎麼會聽不出來,連忙回道,「媽,你思想太老土了,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沒看那電視上的女明星們,各個穿的可比你女兒時髦多了。」

改開後,受港台和西方文化的衝擊,年輕人也漸漸變得開放起來,不過李春玉是地地道道的從解放後一路走來的人,她對此很反感,但又沒辦法,只得繼續輕聲道,「我老土,你衣服開這麼低,也不怕吃虧......」

蘇芷薇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下,除了大片白皙的肌膚裸露出來,乳溝剛露出線跡而已。胸前的乳房被修身的襯衫崩的很緊實,她的一對乳房碩大但不誇張,蘇芷薇不喜歡將自己捂得很緊,她和別的女子不太一樣,喜歡微露一些膚色出來,這樣會顯得自己依然青春靚麗。聽母親這樣說,蘇芷薇好像想起來了什麼,不免有些牴觸情緒,對著李春玉說道,「你不會說的是你的學生在偷看吧,他還小呢。」

「十七的人了,你以為誰還小呢……」

十七歲的這個年齡對於蘇家來說很敏感,當初和女兒芷薇生出嫌隙就是這個年紀,此情此景這話有些刺耳,李春玉說完便發現這句話不該說,趕忙收了收語氣道,「媽不說你了,你自己以後注意點……」

「我知道。」

母女二人還好在這個話題上及時打住了,否則可能又會生出一番爭吵來。李春玉轉身洗了水果,遞給蘇芷薇一個,自己也吃起來,啃了一口桃子,還不忘問起別的事情來,「你也老大不小了,外頭有沒有看中的?」

李春玉替女兒著急,但蘇芷薇的性子烈,怕惹到她生氣,李春玉完全是小聲詢問的語氣。

「外面的男人不是老就是挫,我還沒想這件事呢。」蘇芷薇很討厭和母親說這個,聲音顯得有點不耐煩。

「我之前給你說的那個方老師,你感覺怎麼樣?人家是小學老師,老婆不幸得了白血病死了,沒有留下孩子,年齡比你還小三歲,那人看起來也很老實,我感覺不錯,要不我找人去提一下?」女兒不急,可李春玉不能不急啊,做父母的都希望兒女早日成家,女兒每次回來都是一個人,李春玉一直看在心裡,早就想託人給她找個對象了。

「老婆才死就想著重新找,這也叫老實……」母親苦口婆心換來的只是蘇芷薇的一句,「媽,我的事,不用你瞎操心。」

「我不操心!你今年都多大了,你以為你還是黃花小姑娘,你今年都三十四了知道不知道。那人教書有金飯碗,城裡有房子,你去了又沒有負擔,這樣的人誰不想跟他過,你說你還在等什麼,那個人要是心裡有你早就回來找你了,都多少年過去了,你怎麼到現在還不死心!」

蘇芷薇的性格不像自己,眼見她老大不小了還單著,女人的青春很短暫,一旦錯過了年輕的時候,以後就很難再嫁人過日子了。丈夫死的早,李春玉做母親的很想給女兒操心,她此時的情緒很激動,說著話自己倒先止不住還哭了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那最後一句話說到了蘇芷薇的心坎里,蘇芷薇也知道母親的苦心,她是家裡的獨女,理應撐起這個家了。蘇芷薇這回沒有頂嘴回去,但她自己的事情,還是想自己決定為好。

扶著李春玉的肩膀拍了拍,等她的情緒好了一些,蘇芷薇才輕聲道,「媽,我改天再來看你。」

女兒聽不進去,李春玉也不能去逼她,止住了情緒默不作聲。

兩人都需要平復一下心緒,母女果然又是一次不歡而散。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