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水濱戀歌 (8) 作者:orchid326

.

【水濱戀歌】

作者:魔雙月壁2021/02/18發表於: sis

第八章

巫溪縣和重慶搭界,都是身處地震帶上,雖然沒有四川那麼頻繁,但是大大小小的地震每隔幾年大概也能碰上一次。鑒於地震多發,所以學校里一直普及的有地震應對措施。諸如在室內地震時切勿直接衝出房屋,應躲在堅固的床或者桌下;室內躲避時要遠離窗戶,因為窗玻璃可能被震碎等等。

床角處是牆壁的結合處,一般比較結實穩固一些,子秋好歹也是大孩子了,當然知道這些常識。外面不時會發出一些咔咔聲,桌子上的書本也掉了幾本在地上,不過地震應該不是很大,木床搖了幾下後,約莫過了半個鐘頭,外面總算安靜了下來。

又等了一會,等確定地震已經過去了,子秋才小心翼翼的伸著腦袋從床底下鑽了出來。才做完春夢就碰到了地震,子秋現在是一點睡意也沒有了,此時看著外面雖然還是一片黑暗,但是憑著感覺判斷已經接近拂曉。

被子已經從床上耷拉了下來,子秋伸手弄了一下,接著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地震來的突然,子秋腦中混亂一片,思緒還停留在那個春夢裡。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做色色的夢了,但夢中的畫面還是讓他的腦袋熱熱的,青春期以後,他以前也做過類似的夢,但夢裡都是不具體的女人,直到遇到蘇芷薇,他才開始有了一些遐想,但沒想到今天的夢裡居然還有母親的身影,並且還是那種最刺激最禁忌的性交。

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子秋,知道這是很荒唐的事情,如果和母親發生一些不三不四的事情,那確實是大逆不道,而且有違倫常。不過話雖如此,但就在他想著這些道理的時候,下面的大鳥竟還是可恥的硬了起來。真是反了你,還真想槍挑你的美嬌娘不成!子秋隨手拍了一下勃起的雞吧,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瓜子。

就這樣不知不覺過了一會兒,堂屋的掛鐘已經敲了四點半,夏天天亮的比較早,算算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不到天就亮了,王子秋怎麼也睡不著了,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坐起了身體。

適應了意識的回歸,王子秋的腦袋開始清醒起來。糟糕,不好了。子秋此時終於想到了母親,剛才的地震,他媽媽的屋裡好像一點動靜也沒有,並且直到這回兒也還是沒有什麼動靜。按照母親的性格,地震過去,她一定會來這屋看看自己的,但是媽媽那邊一直沒有聲響,這很不尋常。王子秋此時心中十分擔心母親,真的害怕她會出什麼事,屋裡的燈打不開了,便划著火柴點了蠟燭,接著打開門向母親的臥室走去。

「媽媽...媽媽......」輕伏在母親臥室的門上,子秋沒聽到一點聲音,這讓他更加擔心,母親會不會真的在剛才的地震中出意外了。於是子秋試著輕輕推門,還好房門虛掩著沒有插上門栓。微弱的燭光透過門縫照進來已十分昏暗,子秋只看見王藝竹側身面向里躺著,雖然擔心但她此時看起來好像也沒有什麼事情,仔細聽還能聽到媽媽微弱的呼吸聲。

「媽媽?」子秋又喊了一聲,接著輕輕的向里走,終於摸到了床邊。由於光線太暗,子秋看不清母親的臉,他只得輕輕來到床頭,慢慢向著她的臉旁、身上仔細地看著母親,以確保她沒事。不過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他卻不淡定了,喉嚨跟著還吞咽了一聲。

只見王藝竹側臥而眠,光線的暗淡將她本就極少的皺紋完全抹去,一張雖不完美但也堪稱有幾分姿色的面容悄然綻開,並且隨著她的呼吸還不停向子秋幽幽吐著香氣。由於她兩隻手臂的擠壓,乳房幾乎要從睡衣中掙脫出來,胸前更是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嫩肉,淺淺乳暈一半藏在裡面一半露在外面,就連鍺紅色的奶頭都快露了出來。媽媽的乳房很漂亮,奶子又白又大,這香艷的景色幾乎瞬間就令子秋胯下的雞巴膨脹起來。

王子秋過來本來是想看看母親有沒有事的,沒想卻看到了這樣流鼻血的一幕,他頓時忘了來的目的,退卻的慾望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雖然還在熟睡中,但隱約可見王藝竹的臉蛋紅撲撲的,圓潤的鼻子微翹地吸著氣,小嘴巴半張開著,還流著一絲口水,渾圓的乳房滾圓地起伏,雪白的大腿緊緊夾在一起,象一個成熟的又美麗的蛇妖,宛轉扭曲著豐滿的胴體......此時再看王子秋的表情,在他媽媽身邊似乎已經沒有多少定力了,少年已被眼前的艷麗的春色迷惑,完全喪失了人子該有的理性。

天人交戰了一會,子秋伸出手指放到了她的鼻子邊,感受到王藝竹呼吸均勻,他又碰了碰她的身體,媽媽還是沒有醒來,但已經可以斷定她肯定是沒事的,可能只是睡的比較死而已。

媽媽的臉蛋是真的好看,睡姿也很誘人,子秋有點受不了這樣的誘惑,嘗試著又喊了一聲「媽媽?」,還是沒有半點反應,媽媽果然睡的恨死,子秋自顧自的這樣想著就再也忍不住了。

此時此景什麼親情子秋都管不了了,他大膽地扯下了內褲,把漲硬的陽具掏出來猛搓,一隻手輕輕地伸入媽媽的睡衣,直到被那對圓鼓鼓的肉峰阻擋住前進。子秋屏住氣息,很小心的看著她的臉,只要有什麼醒來的兆頭就趕快鬆手。不過王藝竹此時確實睡的很深,面對逆子的猥褻一點反應也沒有。

當子秋的手輕輕捧住媽媽香乳時,那沉甸甸的奶子,滑手而又細膩,當手指挑弄了一下那頂端的乳頭時,王藝竹和王子秋好象都觸了一下電。媽媽的奶子雖然看起來不如蘇芷薇有料,但摸起來卻豐滿而富有彈性,子秋捉住就是一陣忘情的揉搓玩弄。

乳房被抓揉成各種形狀,睡夢中的王藝竹眉頭輕輕皺了一下,臉蛋熟紅的好象吹彈可破,小嘴尖也翹動了一下。這份成熟女性才有的動人媚態,使王子秋的腦袋發狂,只見他把腦袋伸向媽媽的臉,嘴對著嘴,輕輕的用粗魯的嘴巴碰了她水果般的香唇。

雖然沒有玩過女人,但男人的第一次向來無師也能自通,親嘴是每個少年都幻想過的事情,沒想今天在溫柔的媽媽身上付諸實施了。母親的唇有些像她的懷抱,有點暖還有點濕潤,一絲甜腥的口水粘在子秋的嘴上,他的肉棒又漲大了一點,然後兩隻嘴慢慢柔軟粘膠在一起。

不堪狼子的侵犯,王藝竹的身體好像動了動,但對女人的渴望大過了越據而被教訓的風險。王子秋用舌尖挑開了媽媽半張的貝齒,侵入香甜多汁的口腔內,無禮的闖入,使媽媽的小嘴突然抽了口氣息,在芬芳的口腔里,子秋細細的添吸媽媽嘴裡面每處地方,媽媽滑膩的小舌頭,不斷分泌著甜甜粘綢的口水。

一邊胡亂的親著母親的嘴巴,子秋一邊想著他和媽媽一起的點滴回憶。溫柔和藹的母親,她的小嘴裡,有著對我成長而生氣的嘮叨,也有著對我深情而可愛的微笑。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王子秋開始對女人有了著迷的興趣,而漂亮的媽媽自然也就進入了他的視線里,雖然這樣很不好,但子秋就是忍不住。他發狂的吮吸著媽媽這甜蜜帶著成熟氣息的小嘴,吸著吸著,母子兩的嘴巴變得火熱起來。

王子秋慾火正盛,胯下的老二腫脹的鐵硬,她一邊親著母親的嫣紅小嘴,一邊不停用手搓著肉棒不斷加快著速度,絲毫不顧及媽媽會醒來。可憐王藝竹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今天睡的特別沉,除了身體不安的扭動幾下,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

王子秋一隻手按在媽媽飽滿的奶子上,身體也已經跟著趴到了王藝竹的身邊,母子倆離得很近,媽媽不斷發出熱熱的呼吸噴到子秋的臉上,聞著媽媽身體散發出的濃濃肉香味,王子秋直感覺他和母親好象是一對情人,這浪漫而又禁忌的想法又把他的慾望燃燒起來。

眼睛盯著母親好看的臉頰,她的眼睛閉著,熟熟的睡著如小姑娘般可愛而又安詳,沉睡的如童話里的白雪公主。子秋想也沒想就把嘴吻住媽媽倘開的小嘴腔,媽媽的口水可真多,子秋感覺好象回到了嬰兒時期,甜蜜的吮吸媽媽的奶水,只不過現在是用媽媽的嘴巴來代替乳房了。

不知親了多久,子秋感覺到兩人的身體都開始熱了起來,再看向媽媽時,她整個臉紅得發熱,小巧可愛的鼻子急喘起來。王子秋離開了媽媽的嘴巴,開始在她的臉上胡亂的親著,接著又移到她精緻的脖子上,咬住她的耳鬢廝磨不放。

子秋的手揉捏著媽媽的乳房,用力的把渾圓的乳房壓在手心裡,反覆抓揉愛撫,他的內褲耷拉在腿彎上,肉棒粗粗的翹挺著抵住媽媽的睡衣裙擺,雞巴不斷摩擦著質地柔軟的衣服,龜頭傳來的婆娑觸感讓子秋很舒服,他接著撩開媽媽白色的睡衣下擺,在她光滑的大腿上又捏又抓。

色令智昏,王子秋已經忘了王藝竹可能會醒來,奶子和嘴巴被占領,手就攻向她的屁股和大腿。

子秋左手從媽媽的睡衣下擺游進去,抓住了她的半邊屁股。王藝竹的身材一直很棒,奶子有奶子的軟,屁股有屁股的滑。於是他繼續不斷在王藝竹的美臀上揉搓,另一隻手也開始在她兩條豐滿的大腿間遊走,腿上的觸感雖及不上奶子與屁股誘人,但自有一股豐滿結實。更美的是,子秋揉膩了媽媽的大腿,便大著膽子,雙手顫抖的伸向了她下體那鼓鼓的陰部,可能是兒子的手指有些僵硬,子秋剛觸碰下,王藝竹就發出了「嗯」地一聲夢囈,這姣美的聲音更是讓子秋心中一盪。

揉亂皺起的裙子下,王藝竹穿了一條黑色的內褲,內褲是保守的造型,不過看起來卻很性感。內褲緊緊的守護著女主人的隱私地帶,但並不能完全包的住,墳起的陰部饅頭一樣鼓起,這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也是王子秋出生的地方,少年眼睛不眨的盯著媽媽的底褲看了半天,明知道這是不對的,還是向她發起了新的攻擊。

王子秋激動的攤開手掌伸向了媽媽的那裡,手掌覆蓋住柔軟的陰阜,毛茸茸的陰毛婆娑好摸,隔著一道內褲,媽媽陰部的溫度卻不減,並且摸起來軟綿綿的,手指很容易就陷到一處很深的地方。

王子秋雖然只看過黃書沒有做過愛,但也大抵知道,內褲下就是母親淺藏的桃花源洞所在地。子秋的手掌貼在王藝竹的溪谷處,不停的滑來滑去,想通過手指去觸碰那一抹溫熱。在子秋不斷的褻弄下,漸漸的,王藝竹繃緊的內褲開始有些鬆脫,子秋不由的手指就滑到了她的大陰唇上,並沿著一股濡濕的肉片鑽了一點進去。

王藝竹久久沒有男人臨幸過,她成熟到出水的身體很敏感,被一個手指挑弄下,只感覺她一哆嗦,雙腿緊緊夾住了子秋的手。好個美人兒媽媽,這動作雖然是潛意識的,但還是讓人疑惑,不知她是不讓兒子前進還是不讓他走開。

母親的小嘴也開始呼出一絲喘息,子秋已感覺到她下面有水溢出,於是食指左撥右弄,摁兩下穴里嫩肉,捻幾下勃起的陰蒂,還將手指往更深處戳了幾下。王藝竹雖然還沒有醒,但女性的自然反應卻上來了,只見她嬌嫩的肌膚開始泛紅,身體也變得熱乎乎的。看過黃書的王子秋知道母親這是想男人了,看來媽媽香閨寂寞久曠乾涸,但那個父親卻一直沒有出現過,子秋心想平日裡真難為她這大美人了。

看著媽媽依然緊閉的雙眼,王子秋又壯起了膽子,他把手伸進王藝竹內褲的底端,用手指挑了幾下撥開了褲衩的底部,將媽媽的小穴徹底露了出來。哇,好美的女人穴,原來親身媽媽的下面藏著這麼一個漂亮的寶貝,王子秋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欣賞女人的陰部,心中不禁感嘆了起來。

沒有了底褲薄布的遮擋,只見王藝竹雪白的大腿根部中間,凸起的陰阜上面布滿了濃密而黝黑的陰毛,時隱時現的嫩紅恥丘與黑色陰毛產生一種神秘的誘惑。而在恥丘下面的則是由於剛剛的手指挑弄後被微微撐開還沒來得及合攏的飽滿厚實的大陰唇,嫣紅色的小陰唇被包覆在大陰唇裡面,一股宛若清泉的水澤從裡面半溢而出。

王子秋哪裡知道女人下面是什麼樣子,以前只偶爾見過媽媽的下體,看的不是很清晰,每一次都是黑乎乎的,最清楚的一次還是偷看蘇芷薇洗澡那次,他本以為女人的陰阜也就那樣,不過是一片陰毛下有一個陰道而已。直到他此時看到了媽媽的下面,他才知道女人的妙處,兩片紅嫩的肉瓣溫軟濕潤,裡面散發的味道濃烈誘人,無怪乎子秋有時候會聽到一些男人說女人的下面有一個銷魂洞,看來是真的,子秋心想他媽媽就有。

王子秋用一種虔誠的目光,凝視了一會媽媽的私密處,接著手指頭開始抽磨起她肉丘細細的熱縫,一直到覺得上面已經很濕了,他才想到要不要把鐵硬的肉棒頂上去玩一玩。

誠然,王子秋很想將發燙的雞巴戳到媽媽的胯下體驗一番,但他還是下不了決心。十七歲的少年說大不大,但多少也知道一些倫理方面的禁忌,不管是親戚朋友還是老師,沒有人和他提過亂倫的事情,但中國人與西方那種開放不同,在這方面的認知可能與生俱來,根本不需要別人去提也知道這是不應該的。

王子秋的心裡矛盾的很厲害,內心的罪惡讓他一會責罵自己不應該,一會又忍不住將眼睛移到媽媽的那裡,當看到媽媽柔軟濕熱的花辨上,還有幾滴淫露閃著回光,他就心裡一陣燥熱,慾火完全壓不下去......

「呼呼~~」即將發生母子亂倫的慘劇,好像就連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了,還好王藝竹一聲痛苦的低吟,及時將王子秋不安分的心思收了回來。

聽到母親半似痛苦的聲音,子秋連忙丟下了手裡的活,看著媽媽的反應,她的眼皮滾了幾下,聳拉著頭,身體無力的翻了翻。

王子秋小心翼翼的碰了王藝竹一下,沒有反應,再用力的推了她一下,還是象死人一樣。媽媽的反應極不正常,子秋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心裡的慾火已退了大半,陽具也由粗大縮成花生米,起初以為王藝竹只是睡著了,現在看來好像沒這麼簡單。

子秋非常擔心媽媽的安危,他不敢懈怠,先是趕緊將她身上揉亂的衣服穿了回去,接著又不停的呼喊著媽媽想把她叫醒,不過王藝竹依然無動於衷沒有半點回應。這下子秋更害怕了,他顫抖著,不知會發生什麼,只能慌忙的抱住媽媽想翻動她的身體把她搖醒,誰知他的一隻手剛伸到王藝竹的側背,就摸到了一個冰涼的東西,拿出來一看,居然是一瓶花露水。

河邊的夏天蚊蟲比較多,王子秋隱約記得,花露水是媽媽幾個星期前新買的,沒怎麼用過裡頭還是滿的,花露水怎麼會掉在床上,子秋再抬頭看看床頭櫃,那裡果然是半開著的。外面的天已經開始發白了,王子秋的腦袋也開始更加清醒,他趕緊翻正媽媽的身體,接著撥了撥她額前的頭髮,果然看到一塊青紫色的淤青痕跡。

一定是地震的時候,花露水瓶掉落下來,剛好砸中了母親的腦袋,所以才會一直昏迷不醒的。明白了這一點,王子秋霎時間頭腦一片空白,來時絕沒想過做什麼禽獸之舉,只是一時鬼迷了心竅,才對母親做了褻瀆的事情來。而現在看著母親昏迷不醒,不會變成腦震盪或者植物人吧?想到此子秋心裡已嚇得涼了一大半。

這大晚上的,雖然拂曉已至,但外面根本都還沒有人起來,更不用想診所里的醫生了。王子秋雖然是問題孩子,但不用想也知道他當然關心母親的身體了,現在不可能找到人來幫忙,他此時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實在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喚醒母親。

只見王子秋抓耳撈腮了一下,然後他居然趴了下去,嘴對嘴又親到了王藝竹的嘴巴上。也不知道王子秋是急中生智還是被嚇得頭腦迷糊了,居然想到了給他媽媽做人工呼吸!這王子秋的確是急的糊塗了,他知道溺水昏迷的人是需要人工呼吸的,就以為昏迷都是可以用人工呼吸來救醒的。

母子倆的嘴巴貼的很近,仿佛又回到了剛才的樣子,不過這一次子秋卻不再是輕薄媽媽,而是認真的嘴對著她的嘴巴吹氣,就連王藝竹芬芳的香舌就在近前,他也不為所動去碰了。

『呼...呼......』子秋雙手捏著母親的香腮分到兩邊,大口的吸一口氣就快速的伸到她的嘴邊,然後狠狠的堵住媽媽的嘴巴將空氣吹進去,這樣反覆一連進行了數次,沒想到王藝竹真的有了甦醒的跡象,喉嚨動了幾下。

地震剛開始的時候,王藝竹就醒了,她本想起來叫醒兒子到外面躲一躲的,但沒想到剛要起身,就不知道被什麼砸中了腦袋,然後就失去了知覺。但她是成年人,也並不是完全的昏迷一點動靜也沒有,至少身體還是有反應的。剛才子秋在她身上又揉又摸的時候,身體就有了些許知覺,這回兒被人賭注嘴巴呼吸不暢,終於喉嚨咳了幾聲,漸漸睜開了眼睛。

人從睡夢中醒來,向來都是有一個由朦朧到清醒的過程,王藝竹也不例外。她的瞳孔漸漸睜大,先是看到一個腦袋伏在自己臉上,接著又感到嘴唇傳來溫熱的溫度。有人在輕薄自己?王藝竹一個激靈一下推開了身上的人,當看到臉發現是自己的兒子,才收回了要踢他一腳到床下的腿。

這孩子居然敢親自己的嘴巴,王藝竹有些羞還有些氣,隨手抹了一下嘴巴,上面都是他的口水,身為孩子的母親,王藝竹怎麼都覺得這有些噁心,難以接受被兒子親嘴的事實,她起伏不定的盯著子秋,想要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會事情。

兒子親媽媽的嘴巴,偷偷摸摸的還行,這真被媽媽發現,王子秋也是心裡一咯噔,他趕緊解釋道,「媽媽,那個我......媽媽,你被花露水砸了腦袋昏過去了......」子秋一邊解釋,一邊手上將花露水拿到了媽媽的面前搖了搖,接著說道,「我怎麼喊你都不醒,我怕你出事,才想著...才想著給你人工呼吸的。」

王子秋平時說謊慣了,不過這一次他倒是真的說的是實話,看著兒子的表情和動作,王藝竹也知道他沒有說謊,怒氣便消了大半。兒子是擔心自己才那樣做的,況且她的確記得自己失去知覺之前是被什麼砸了一下,這樣看來確實是自己多慮了,王藝竹鬆了些心神,才意識到腦袋還有些痛感,便伸手摸了摸淤青的地方。

王藝竹用手理了理凌亂的頭髮,長發被撥到腦後,整個圓蛋的小臉露了出來,雖然額前有一個淤青的痕跡,但是月白的小臉配上早晨慵懶的神情,她依然是很漂亮。王子秋楞在那裡沒有動,一會盯著母親的臉頰,一會又往她的胸前看一看。王藝竹剛醒來,沒注意到胸前的領口比較松垮,加上胸脯上的睡衣還有一些抓揉過的摺痕,半個乳房都裸露在外面。

摸了摸砸中的地方,除了有些痛也沒有什麼傷疤,便放下心來,但王藝竹對兒子的這個人工呼吸還是有些不滿,只聽她責怪道,「喊不動,那你應該把媽媽搖醒。」

「我搖了,可媽媽你睡的太死了,怎麼都弄不醒啊。」可不是搖了嗎,子秋還摸了媽媽的乳房,甚至還摸了媽媽的神秘花園,那手感還真令人留戀呢。子秋心想我不止搖了還玩了,可媽媽你就是不醒,我能咋整啊。

「那你也不能這麼笨啊,你說你這孩子,哪有人被砸暈需要這樣人工呼吸的......」一般情況下,只有少數急救才需要人工呼吸,這確實是常識,於是王藝竹繼續責怪道,「就算需要,那也是按壓胸部才對,哪有嘴對......」這後面的話她可說不下去了,不過這也足以讓子秋聽懂了。

還有這麼的好的事情嗎,那母親的意思是說一下次可以按壓她的乳房而不是給她嘴對嘴人工呼吸了,子秋又瞄了一眼面前飽滿的乳房,才似懂非懂的回道,「我可能當時嚇傻了吧,不過下一次我就知道該怎麼辦了......」

睡衣半遮半掩,媽媽雪白的胸部若隱若現,子秋說完又盯著看了看。發現他的眼睛亂瞄,這樣一來王藝竹也發現了胸前的春光外露,她伸手擋在了胸部,沒好氣的瞪了子秋一眼。

「天亮了,你先出去吧,媽媽要穿衣服了。」

在媽媽的屋裡呆了很久,外面確實已經天亮了,聽完母親的話,王子秋轉身走了出去。

子秋離開後,王藝竹才仔細看了看屋裡,除了有一些小的擺件散落到地上,也沒有什麼被破壞的地方,雖然發生了地震,但震級應該極小,這樣的地震她以前也遇到過,所以不需要怎麼在意。將屋裡看了一圈,她的視線又重新移到了自己身上,咦?怎麼睡衣一副鄒巴巴的樣子,除了紅唇上殘留一些兒子的口水,怎麼下面的那裡好像也有些水澤......

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動物,哪怕是被輕微的觸碰過小穴,差不多也能感覺到一點不一樣。王藝竹感到自己的下面像是被人挑弄過一樣,但奇怪的是又沒有那種被撐開的感覺,一定是自己昏迷腦袋受到了影響,她不禁搖了搖頭,敢走了這個奇怪的感覺。王藝竹雖然心中有些疑惑,但也想不出個所以然,總不能認為是兒子對自己做了什麼吧,那也太駭人聽聞了,王藝竹想想就覺得別捏和不妥,所以一定是自己的問題而和兒子無關。

主觀排除了兒子的問題,王藝竹伸手抹了抹發燙的臉頰,來給潮紅的小臉降溫,待到思緒平靜下來,才穿好衣服下了床。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