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水濱戀歌 (6) 作者:orchid326

.

【水濱戀歌】

作者:魔雙月壁2021/02/04發表於: sis

第六章

勤勞是中國人的品德,這是世界公認的,這可能是從古代的農業社會以來就開始形成的。在過去的農耕時代里,中國的農民並不太關心誰家當皇帝。有一塊地,春耕秋收,只要沒有天災一家人的溫飽就解決了;穿的是自己織的粗布麻衣,鞋也是自己手工做的。在自給自足的經濟條件下,人只要足夠勤勞,就能吃飽穿暖,過上平凡的生活。

這種傳統即使到了現代也沒有丟。在西方國家,已經普遍實行了五天八小時工作制,在一些落後的發展中國家裡,尤以南美或者非洲地區,那裡的人更是懶得很。很難想像,很多時候他們可能還在搞罷工或者睡懶覺,但是在中國的大街上,人們早已忙碌了起來。早出晚歸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歸,這是千年來的中國寫照。

王藝竹依然是傍晚才回來的。王子秋今天乾了壞事,吃飯的時候很老實,他早早的洗完澡就上了床看書去了。

這種反常的情形也引得王藝竹有些疑惑,她也有點奇怪兒子今天為什麼這麼老實,不過難得不需要她操心就也沒有去管那麼多。一直等到王藝竹洗完澡,穿上衣服後要去洗衣服的時候,她才發現昨晚脫下來放在洗衣盆里的衣服不見了。王藝竹是傳統愛乾淨的女人,她的生活習慣是洗完了澡便隨手把換下來的衣服洗了,但是由於昨天織繡忙的太晚了,才留到今天去洗的。

子秋今天弄髒了母親的內衣褲,他害怕被發現,於是洗好就晾曬到陽台外面的衣架上了。沒有找到昨天的衣服,王藝竹便走到陽台打開了燈,抬頭往竹子做的衣架上看了看,果然上面正晾著她的衣服。衣服是下午才洗的,王藝竹伸手摸了摸發現還有水澤沒幹,晚上的微風不時拂在身上,看著上面的衣服,王藝竹心中若有所思。

這個家只有她一個人撐起,王藝竹為了養家,自己每天早出晚歸,在家的時間根本沒有多少,可能是兒子大了,知道分擔家務了,王藝竹心中升起一絲暖意。但當轉眼看到自己的內衣也掛在上面,那棉質的大號胸罩和同一套的內褲高高飄起,想到那一定也是兒子洗的,她還是兀自生出一股羞意來。

洗完剛換下來的衣服,王藝竹輕輕走進了子秋的臥室。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王維的《山居秋暝》,語文老師李春玉總是喜歡讓王子秋背書,這讓子秋一點也不敢怠慢,他半靠在床頭的牆上在背古詩文,沒想到母親此時會進來。

子秋移開書本朝媽媽看了看,在臥室里的檯燈光下,母親穿著深藍色的長睡裙,裙擺過了膝蓋,一小截雪白的小腿在裙擺下露了出來,而因為睡覺沒有穿內衣的關係,一對飽滿的乳房在睡衣下顫巍巍的,仿佛還能看到上面最誘人的那兩點,可能是洗衣服的時候領口沒有系嚴實,胸前還露出不少雪白的肌膚出來。

「媽媽……」水龍頭的聲音剛停沒多久,他知道母親是洗完了衣服才進來的。王子秋深怕她發現什麼,便率先開口朝王藝竹叫了一聲,不過很快便發現了媽媽胸前那一抹春色,說完喉嚨還跟著動了動。

「我的衣服是你洗的?」

不會真的發現自己動過她的內衣了吧,一時間子秋愣住了,不知道是該害怕還是該承認錯誤。而王藝竹身為母親,說完了這句也是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往下說了,兩人此時仿佛都在等對方要怎麼說,整個房間內的氣氛有點異常。

子秋看著門旁的媽媽,心裡一邊猜測母親是不是知道了,一邊卻被母親那雪白的領口吸引,他的眼睛漂浮不定,想移開又想多看幾眼。兩人對望了一會,王藝竹也發現了自己的領口太低了,便伸手掩了掩,一時兩人均顯得有些尷尬。

媽媽穿著這麼清涼的衣服確實不多見,可能也與天氣越來越熱了有緣故。「我看媽媽太辛苦了,就幫你洗了……」真的怕母親發現他心中的齷鹺思想,過了好一會兒,還是子秋先開口了。

媽媽儘量伸手掩住自己身上泄露的春光,儘管不盡人意,反而她那扭扭捏捏地神情,更增添一分誘惑。子秋一時間也因為惴惴不安害怕斥責的心情漸漸消散,不該有的心思再次燃起,那滴溜溜的眼神時不時的就抬頭去瞄一下媽媽的胸脯。

「謝謝兒子,知道心疼媽媽了…….」在自己面前,兒子一直是愣頭青模樣,聽到他懂事的話,王藝竹還在欣慰之中,並沒有注意到他的小動作,當然也更沒有發現自己的內衣褲被小傢伙猥褻過。

「不過你還不會洗衣服,洗的不幹凈,以後還是媽媽自己來吧……」白天需要上班,王藝竹要休息了,委婉的說完轉身就走了出去,末了又朝子秋說了句,「別看太晚了,早點休息。」

媽媽沒有說的那麼明白,但也表明了態度,那就是不讓他再碰她的內衣褲,子秋嗯了一聲,就也合上了書,關上檯燈睡覺了……

一到周末,王子秋就呆不住,他是頑皮學生,更不可能看書學習了。白天在家時間少,王藝竹平時沒怎麼管過他,除了叮囑他別惹事也拿他沒辦法。

王子秋和劉強又碰到了一起,兩人屁顛屁顛的就往縣城西邊的歌唱廳走去。進入九十年代後,流行歌曲深受年輕人喜歡,街頭賣盜版磁帶的攤子很多,花個五毛錢就能買一盤,甚至還有打包賣的。城裡的一些年輕人家裡一般都有錄音機,就是那種能聽廣播又能放磁帶二合一的小家電,流行歌曲的元素一般歌詞偏情歌、音調偏流行小調,只要聽過幾次就都能哼上幾句。

電影裡頭香港那邊已經有了卡拉OK,專門供普通人唱歌的場所,這有點像三十年代大飯店裡頭的歌女唱歌所在的場所。因為這特別受小年輕以及有錢的暴發戶這類人喜歡,於是也就有人做起了這方面的生意,縣城西邊的地段繁華,就有人開了一個歌唱廳。子秋當然知道那個地方在哪,他打聽過,蘇芷薇今天會去那邊唱歌,所以就想去捧場聽聽。

守在門邊賣票的又是一個老大爺,嘴裡也是叼著一桿大菸袋。就這個年代人的收入來說,香菸多少屬於奢侈貨,所以除了年輕人有可能包里裝的有包煙,大多數老頭還是以菸葉捲成的旱菸為主。

「嗨…嗨,你們倆幹啥的?」老頭嘴裡抽著煙,眼睛斜瞄了下這兩個小伙子,見他們似乎想進去,就從板凳上伸腿攔住了去路。

「我們要進去聽歌。」王子秋和劉強有些迫不及待,子秋提高了嗓音道,「讓我們進去啊。」

「你們才多大,還是學生吧,不能進。」老頭不為所動,繼續抽了口煙,腿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並不打算放這兩人進去。

「為啥不能進?」

子秋還以為是針對他倆呢,沒想到老頭吐了口煙,卻慢騰騰的說了一句道,「裡頭不健康,小孩子不適合進去…….」

別說這老頭還挺逗的,也很實在,要是換做別人,估計收錢為算,哪還會管這麼多。王子秋和劉強被說的面面相覷,兩人一愣一愣的,看著老頭繼續抽著煙,裡面似乎已經傳來了好聽的歌聲。

這種場合,耳濡目染的人也都知道油頭垢面的中年男人喜歡來,這屬於軟黃色行當,只要不過分,警察那邊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聽到裡面好像是蘇芷薇在唱歌,子秋等的不耐煩,劉強等的也有點著急了,兩人半大小伙子,力氣合起來可比老頭大多了,隨手丟了個菊花硬幣過去,兩人就推開了老頭橫檔著的腿闖了進去,子秋還回頭沖那老頭喊了一句道,「我都快十八了,馬上就成年了。」

老頭攔不住,也就不再計較,不過抱怨的話可沒少說,子秋隱約聽到他在背後說了句什麼,「少年不知精貴,老來只把……」子秋只顧著要聽歌,剩下的他聽的不太清楚,也不知道老頭想表達啥意思。

經濟在開放的同時,社會上的風氣也在開放,那些被壓抑的東西好像一夜被解放了,人們的思維像是打開了一個天窗,各個顯得不是躍躍欲試就是不知所措。在這個新的舞台和起點上,有人茫然,有人奮進,當然也有人在墮落。

歌唱廳不大,舞台在大廳里,大廳擺了一些桌椅,供人們喝酒與茶水娛樂,四周有幾間小包間,是給特殊人使用的。這裡以男人居多,當然也有成功男士帶情人來的。前面的幾張桌子已經人滿了,子秋和劉強只是來玩的,何況他們也沒有多餘的錢去喝酒,於是找了個角落的空桌子坐下了。

舞台上是花枝招展的幾個舞女,各個打扮的都很艷艷的,她們均是身穿短裙,臉上化得有妝,腿型很美很白,都是年輕小姑娘模樣,一看就知道是歌唱廳老闆雇的人,用來吸引客人的。

前一個唱歌的人已經下去了,這回是蘇芷薇在場上。她一看就是正經的歌手,無論穿著打扮都比那些舞女們高出一個檔次,蘇芷薇個子高,聲音又好聽,才做過沒多久的大波浪卷讓她今天很驚艷,大廳里的氣氛一下就被她吸引了過去。

像蘇芷薇這些子有點唱功的歌手,和歌唱廳一般是合作關係,歌唱廳為他們提供施展的場地,而歌手可以反過來幫他們招攬客人。歌唱廳除了拿點歌費用的大頭,還可以賺取酒水錢,所以很看重歌手的各人影響力。

蘇芷薇愛追星聽歌,本身也喜歡唱歌,她對自己的歌聲很滿意,曾幾何時,還夢想過有一天能成為楊鈺瑩那樣萬眾矚目的歌手,不過對於小縣城巫溪來說,這當然是異想天開。劇團是她的固定工作和本職,但是演出的時間不多,所以閒的時候,她就會出來唱唱歌。這即是她的各人喜好,又能賺些生活錢,所以她時不時的就會過來。

下面的人很喜歡聽流水小調,蘇芷薇也很能唱,只聽她以一首《路邊的野花不要采》開場,那特立獨行的嗓音配上通俗的歌詞,讓她立馬成為了大廳里的焦點,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眼光都被她吸引了過去。

這是台灣歌手鄧麗君在七十年代發行的一首歌,隨著大陸的改革開放,她在大陸已經家喻戶曉了。蘇芷薇的聲音美妙好聽,將歌曲演繹的一點也不輸原唱,人們紛紛抬頭聆聽,大廳里一時大有曲水流觴之感。

八十年代是中國流行音樂創作最為動盪也最為繁榮的10年,隨著錄音機、電影、電視、廣播的普及,港台流行歌曲得天獨厚地闖入千家萬戶,「通俗唱法」與民族、美聲唱法形成鼎足之勢,音樂從此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對於大眾來說,那個年代的歌曲總是留給人一種經典的味道,讓人回味無窮。

一首《路邊的野花不要采》唱完之後,蘇芷薇相繼演唱了幾首80年代的歌曲,蘇芮的《酒干倘賣無》,電視劇西遊記里的歌曲《天竺少女》,還有鳳飛飛的《愛你在心口難開》。每一首歌曲都是人們耳熟能詳的,蘇芷薇在上面唱著,唱到音樂高潮處,下面的人也開始小聲附和跟著唱起來。

唱完了這幾首,接下來是點歌時間。

有人點了周冰倩《真的好想你》,接著是楊鈺瑩《輕輕的告訴你 》,陳明《我要找到你》,陳琳《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

進入九十年代後,音樂混沌的局面開始出現改觀,新民歌、抒情流行歌、搖滾都有了大發展,音樂的創作風格趨於多樣化。不僅在港台地區,還有大陸,反正整個華語樂壇都產生了許多好聽的歌。

可能覺得蘇芷薇唱女聲的歌曲更好聽,他們居然一致的沒有點男聲的歌曲,這裡的每一首都是時下特別流行的歌曲,大人們聽過,子秋也都聽過,他不僅聽過,還能跟著唱起來。

蘇芷薇是這裡的常駐歌手,所以她的粉絲也很多,歌唱廳里的氣氛一直高漲,她一直唱了好多首,約莫超過一節課的時間,才下了場。

接著舞台上就上來了新的面孔,蘇芷薇下了場就回後台去了。這子秋本來就是想來看看蘇芷薇的,小伙就像是追尋情人一樣,在蘇芷薇身上,他竟然生出了些許戀愛的感覺。蘇芷薇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子秋和劉強讓過人群追了過去,後台拉的有門簾,上面寫著閒人勿進,可是門沒有關緊,兩人賊頭賊腦的就溜了進去。

蘇芷薇坐在椅子上,到了後台,她開始摘掉了發卡,站在台上她不喜歡頭髮甩來甩去的,但下了台她還是喜歡自己自然蓬鬆的長頭髮。後台屋子不大,幾面大鏡子和幾張化妝用的桌子,屋裡還有化妝等待上台的舞女和另一個唱手。

「怎麼樣,你想好沒,想好了我就和我老婆離婚……」

兩小伙站在門邊,歪著腦袋在看蘇芷薇撩頭髮,沒想一會兒便從身後鑽進來一個不速之客。這男的明顯和子秋一樣,也是從大廳進來的,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歌唱廳里的常客了。

這男的叫常佳明,三十歲出頭,是縣城北邊開菸酒店的小老闆,手裡有些錢,人長的倒也還算英俊。因為歌唱廳的酒水大多從他那裡批發進貨過來,這個機緣下,大約半年前常佳明認識了蘇芷薇,並開始對她有了那方面的意思。不過他為人比較浮誇,所以蘇芷薇根本就不喜歡他,聞言便答道,「不是早和你說了,我倆沒那回事,你還是離我遠點為好……」

「嘿,你這是什麼話啊,我也是為你好,你是單身女人,咱倆年齡差不多,再晚了你要往哪裡嫁啊。」男人平時估計也是沒碰過避的主,說完就想和蘇芷薇套幾乎,只見他走近了蘇芷薇就想去拉扯一下。

「你幹什麼。我要喊流氓了。」屋裡還有人在化妝,蘇芷薇很討厭男人的這種行為,沖他說完就推了回去。

「別啊,要不咱們再商量商量。」

蘇芷薇根本就沒有什麼需要和他商量的,但男人不依不饒的一副不死心的樣子。這男人一身正裝,還穿了皮鞋,看起來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不過此時看在子秋眼裡,那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放開她。」子秋大喊一聲,不禁上前一步揪住他的肩膀拽開了常佳明,這男人本來就沒有子秋高大,一個沒站穩差點被摔了個踉蹌。

「你誰啊?」男人扶了下桌子才站穩,當發現被一個後生頂撞,一時有些懵。王子秋看起來年齡不大,但是他個子高身體結實,常佳明警惕的看了看他,心中敢怒但又不敢動手。

「你們兩過來。」蘇芷薇從鏡子裡已經發現了兩人的存在,她拿著梳子梳了梳頭髮,便將子秋二人喊了過來。

「你們過來。」男人站定,也附和跟著蘇芷薇喊了一聲。

王子秋很聽話的上前一步,劉強見狀也往前走了幾步走到了蘇芷薇跟前。

二人愣頭愣腦很聽話的樣子,讓蘇芷薇很受用,便朝他們開口道,「你們兩個去街上幫我買一包花生米,再買幾根滷雞爪子配兩瓶啤酒,干不幹……」蘇芷薇仿佛女強人一樣,手裡拿著梳子就吩咐起了二人來。

「好。」美女發話了,子秋哪能不聽,說話帶點頭的就答應了。

蘇芷薇坐在那裡繼續梳頭,又捏著長頭髮擺弄了兩下,這男人好像終於反應過來了,趕忙伸手進口袋裡,摸出了一張十元的錢出來。小縣城裡的物價不高,十元錢已經能買到很多東西了,常佳明自言自語的說了句,「十元錢應該夠了。」才將手裡的票子遞給了王子秋。

這男人不了解情況,錢拿了出去還擔心的補了句,「我先說好,你們兩可別跑了,不然我一定找人修理你們。」

「不會,我認得他,他不會跑。」蘇芷薇話說的這麼篤定,不僅是常佳明就連劉強都有點疑惑,不過很快蘇芷薇就來了句,「小流氓,哈……」這句話聽不出來是說給誰聽的,又像是她的自言自語,男人和劉強兩人面面相覷,只有子秋知道,這大概是因為偷看過她洗澡,所以她才會這麼喊自己的。

「你認得她?」出來買東西街上走著,劉強沖子秋問道,「她怎麼喊你流氓。」

「你懂個屁,那是暱稱,曉不曉得。」和蘇芷薇的事情,他可不想讓劉強知道。

「屁,我媽媽說她不……」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見子秋盯著自己看,這下劉強可不敢往下說了,不過王子秋聽他不懷好意,還是推了他一下。

「你推我幹啥,我又沒說啥。」

「下次聽你再說,小心我翻臉揍你。」

王子秋打架是個好手,他人高馬大,劉強可不敢惹他,便解釋道,「這又不是我說的,是我媽媽說的……」

「你媽長的太醜了,所以她才會這樣說的,那叫嫉妒,你懂不懂。」

王子秋平時霸道慣了,劉強雖然心中不悅,但也不敢反駁。店裡溜了一圈,不一會兩人就提著東西回來了。

「你小子還可以麼,鳳爪泡了山椒,買的挺好吃的……」沒有杯子,啤酒沒給他們兩喝,子秋二人每人給了一根雞爪子啃,於是四個人圍著空桌子吃了起來,鳳爪做的很和蘇芷薇的胃口,於是誇了子秋一句。

「蘇姐,我會做倒立。」小男生都喜歡被女的注意,這劉強也很會看形勢,先子秋啃完便要找機會套幾乎。

「呦呵,是不是啊,翻一個看看。」常佳明也來了興致,想看看這小伙子能翻出什麼花樣。

只見劉強拍拍手,以雙手撐地,擺了擺腿,果然學著唱戲裡的模樣,腦袋向下倒立了起來。

「不錯嘛,還可以。」姿勢還算標準,蘇芷薇誇了一句。

王子秋見劉強這傢伙想出風頭,心頭非常不悅,伸腿輕輕踢了他一腳,嘴裡還不忘吼道,「你媽的,你啥時候學會倒立的。」

「紫薇姐,他這是假洋派,只有花架子……」雖然他做不出來,但王子秋深知男人在氣勢上可不能輸,便故作嘲諷的道,「這個簡單的很嘛,我一學就會。」

「那你也倒立一個看看啊。」

劉強有些不服氣,不過這頂撞更讓王子秋不悅了,「你媽的,你拽個啥,老子還會游泳捉魚呢,你還不是個旱鴨子。」說完還抓著他的肩膀推了他一下。

子秋一動手,劉強瞬間癟了,只聽他弱弱的道,「你捉魚管我啥事,我又不喜歡吃魚……」

這兩高中生才多大,就想在美女面前表現自己了,尤其是這王子秋的反應,簡直要把劉強生吞活剝了,惹得蘇芷薇也毫不掩飾的沖子秋出口道,「你吃醋了?你耍酷是不。」

「我沒有。」聽到蘇芷薇說話了,子秋才放開了劉強的衣服沒有再推他。

「沒有你反應這麼大!」說著蘇芷薇翹起的二郎腿還輕輕踢了他一下,接著轉過臉道,「他吃醋了……他喜歡我。」

蘇芷薇性格活潑,說話如山裡的辣妹子一樣直接,轉過臉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說給常佳明聽的,還是覺得逗這個高中生比較好玩,只聽他不假思索的接著道,「不過我確實喜歡吃魚,你以後可以叉魚給我吃啊。」

縣城的地貌就是大河伴著小溪比較多,也許是水多魚多她才會這樣說的吧,不過這還是讓王子秋心中樂開了花,心想以後接觸女神的機會更多了,連忙點頭說好,「好,那我天天叉魚給紫薇姐吃。」

這個身材高大的小伙似乎和蘇芷薇關係還不一般,常佳明見半天把他晾在這里,心中有點不爽,便打破了沉默說道,「還叉魚呢,我看你是學生吧,不呆在學校里學習,整天亂跑什麼。」

「誰說學生就只能學習…...」他看子秋不爽,子秋也看他不舒服,朝他努努嘴便道,「那是書呆子,對吧紫薇姐。」

自己花了好多心思也沒有取得她的歡心,這下倒好,這個小伙子一來就和蘇芷薇很熟絡,並且這姐叫的越來越順口了,引得常佳明不滿的道,「你個小毛崽子,別瞎叫了,要喊阿姨知道不……」

「紫薇姐這麼年輕漂亮,阿姨會把紫薇姐叫老的。」子秋雖然還是個雛,但是花花腸子可不缺。

「說得好,這個也賞給你了……」這麼會說話的大小伙,蘇芷薇可喜歡別人說自己漂亮了,便又給了他一隻鳳爪吃,接著笑著放話道,「嗯,以後你就叫我姐吧。」

王子秋得了便宜趕忙又喊了聲,「紫薇姐。」

王子秋對蘇芷薇這樣的成熟大美女有那種意思,蘇芷薇也是對面前的這個大男孩好感滿滿,就這樣一來二回的,王子秋和蘇芷薇算是真正的熟悉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