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滨恋歌 (6) 作者:orchid326

.

【水滨恋歌】

作者:魔双月壁2021/02/04发表于: sis

第六章

勤劳是中国人的品德,这是世界公认的,这可能是从古代的农业社会以来就开始形成的。在过去的农耕时代里,中国的农民并不太关心谁家当皇帝。有一块地,春耕秋收,只要没有天灾一家人的温饱就解决了;穿的是自己织的粗布麻衣,鞋也是自己手工做的。在自给自足的经济条件下,人只要足够勤劳,就能吃饱穿暖,过上平凡的生活。

这种传统即使到了现代也没有丢。在西方国家,已经普遍实行了五天八小时工作制,在一些落后的发展中国家里,尤以南美或者非洲地区,那里的人更是懒得很。很难想像,很多时候他们可能还在搞罢工或者睡懒觉,但是在中国的大街上,人们早已忙碌了起来。早出晚归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这是千年来的中国写照。

王艺竹依然是傍晚才回来的。王子秋今天干了坏事,吃饭的时候很老实,他早早的洗完澡就上了床看书去了。

这种反常的情形也引得王艺竹有些疑惑,她也有点奇怪儿子今天为什么这么老实,不过难得不需要她操心就也没有去管那么多。一直等到王艺竹洗完澡,穿上衣服后要去洗衣服的时候,她才发现昨晚脱下来放在洗衣盆里的衣服不见了。王艺竹是传统爱干净的女人,她的生活习惯是洗完了澡便随手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但是由于昨天织绣忙的太晚了,才留到今天去洗的。

子秋今天弄脏了母亲的内衣裤,他害怕被发现,于是洗好就晾晒到阳台外面的衣架上了。没有找到昨天的衣服,王艺竹便走到阳台打开了灯,抬头往竹子做的衣架上看了看,果然上面正晾着她的衣服。衣服是下午才洗的,王艺竹伸手摸了摸发现还有水泽没干,晚上的微风不时拂在身上,看着上面的衣服,王艺竹心中若有所思。

这个家只有她一个人撑起,王艺竹为了养家,自己每天早出晚归,在家的时间根本没有多少,可能是儿子大了,知道分担家务了,王艺竹心中升起一丝暖意。但当转眼看到自己的内衣也挂在上面,那棉质的大号胸罩和同一套的内裤高高飘起,想到那一定也是儿子洗的,她还是兀自生出一股羞意来。

洗完刚换下来的衣服,王艺竹轻轻走进了子秋的卧室。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的《山居秋暝》,语文老师李春玉总是喜欢让王子秋背书,这让子秋一点也不敢怠慢,他半靠在床头的墙上在背古诗文,没想到母亲此时会进来。

子秋移开书本朝妈妈看了看,在卧室里的台灯光下,母亲穿着深蓝色的长睡裙,裙摆过了膝盖,一小截雪白的小腿在裙摆下露了出来,而因为睡觉没有穿内衣的关系,一对饱满的乳房在睡衣下颤巍巍的,仿佛还能看到上面最诱人的那两点,可能是洗衣服的时候领口没有系严实,胸前还露出不少雪白的肌肤出来。

“妈妈……”水龙头的声音刚停没多久,他知道母亲是洗完了衣服才进来的。王子秋深怕她发现什么,便率先开口朝王艺竹叫了一声,不过很快便发现了妈妈胸前那一抹春色,说完喉咙还跟着动了动。

“我的衣服是你洗的?”

不会真的发现自己动过她的内衣了吧,一时间子秋愣住了,不知道是该害怕还是该承认错误。而王艺竹身为母亲,说完了这句也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了,两人此时仿佛都在等对方要怎么说,整个房间内的气氛有点异常。

子秋看着门旁的妈妈,心里一边猜测母亲是不是知道了,一边却被母亲那雪白的领口吸引,他的眼睛漂浮不定,想移开又想多看几眼。两人对望了一会,王艺竹也发现了自己的领口太低了,便伸手掩了掩,一时两人均显得有些尴尬。

妈妈穿着这么清凉的衣服确实不多见,可能也与天气越来越热了有缘故。“我看妈妈太辛苦了,就帮你洗了……”真的怕母亲发现他心中的龌鹾思想,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子秋先开口了。

妈妈尽量伸手掩住自己身上泄露的春光,尽管不尽人意,反而她那扭扭捏捏地神情,更增添一分诱惑。子秋一时间也因为惴惴不安害怕斥责的心情渐渐消散,不该有的心思再次燃起,那滴溜溜的眼神时不时的就抬头去瞄一下妈妈的胸脯。

“谢谢儿子,知道心疼妈妈了…….”在自己面前,儿子一直是愣头青模样,听到他懂事的话,王艺竹还在欣慰之中,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当然也更没有发现自己的内衣裤被小家伙猥亵过。

“不过你还不会洗衣服,洗的不干净,以后还是妈妈自己来吧……”白天需要上班,王艺竹要休息了,委婉的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末了又朝子秋说了句,“别看太晚了,早点休息。”

妈妈没有说的那么明白,但也表明了态度,那就是不让他再碰她的内衣裤,子秋嗯了一声,就也合上了书,关上台灯睡觉了……

一到周末,王子秋就呆不住,他是顽皮学生,更不可能看书学习了。白天在家时间少,王艺竹平时没怎么管过他,除了叮嘱他别惹事也拿他没办法。

王子秋和刘强又碰到了一起,两人屁颠屁颠的就往县城西边的歌唱厅走去。进入九十年代后,流行歌曲深受年轻人喜欢,街头卖盗版磁带的摊子很多,花个五毛钱就能买一盘,甚至还有打包卖的。城里的一些年轻人家里一般都有录音机,就是那种能听广播又能放磁带二合一的小家电,流行歌曲的元素一般歌词偏情歌、音调偏流行小调,只要听过几次就都能哼上几句。

电影里头香港那边已经有了卡拉OK,专门供普通人唱歌的场所,这有点像三十年代大饭店里头的歌女唱歌所在的场所。因为这特别受小年轻以及有钱的暴发户这类人喜欢,于是也就有人做起了这方面的生意,县城西边的地段繁华,就有人开了一个歌唱厅。子秋当然知道那个地方在哪,他打听过,苏芷薇今天会去那边唱歌,所以就想去捧场听听。

守在门边卖票的又是一个老大爷,嘴里也是叼著一杆大烟袋。就这个年代人的收入来说,香烟多少属于奢侈货,所以除了年轻人有可能包里装的有包烟,大多数老头还是以烟叶卷成的旱烟为主。

“嗨…嗨,你们俩干啥的?”老头嘴里抽著烟,眼睛斜瞄了下这两个小伙子,见他们似乎想进去,就从板凳上伸腿拦住了去路。

“我们要进去听歌。”王子秋和刘强有些迫不及待,子秋提高了嗓音道,“让我们进去啊。”

“你们才多大,还是学生吧,不能进。”老头不为所动,继续抽了口烟,腿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并不打算放这两人进去。

“为啥不能进?”

子秋还以为是针对他俩呢,没想到老头吐了口烟,却慢腾腾的说了一句道,“里头不健康,小孩子不适合进去…….”

别说这老头还挺逗的,也很实在,要是换做别人,估计收钱为算,哪还会管这么多。王子秋和刘强被说的面面相觑,两人一愣一愣的,看着老头继续抽著烟,里面似乎已经传来了好听的歌声。

这种场合,耳濡目染的人也都知道油头垢面的中年男人喜欢来,这属于软黄色行当,只要不过分,警察那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到里面好像是苏芷薇在唱歌,子秋等的不耐烦,刘强等的也有点着急了,两人半大小伙子,力气合起来可比老头大多了,随手丢了个菊花硬币过去,两人就推开了老头横档著的腿闯了进去,子秋还回头冲那老头喊了一句道,“我都快十八了,马上就成年了。”

老头拦不住,也就不再计较,不过抱怨的话可没少说,子秋隐约听到他在背后说了句什么,“少年不知精贵,老来只把……”子秋只顾着要听歌,剩下的他听的不太清楚,也不知道老头想表达啥意思。

经济在开放的同时,社会上的风气也在开放,那些被压抑的东西好像一夜被解放了,人们的思维像是打开了一个天窗,各个显得不是跃跃欲试就是不知所措。在这个新的舞台和起点上,有人茫然,有人奋进,当然也有人在堕落。

歌唱厅不大,舞台在大厅里,大厅摆了一些桌椅,供人们喝酒与茶水娱乐,四周有几间小包间,是给特殊人使用的。这里以男人居多,当然也有成功男士带情人来的。前面的几张桌子已经人满了,子秋和刘强只是来玩的,何况他们也没有多余的钱去喝酒,于是找了个角落的空桌子坐下了。

舞台上是花枝招展的几个舞女,各个打扮的都很艳艳的,她们均是身穿短裙,脸上化得有妆,腿型很美很白,都是年轻小姑娘模样,一看就知道是歌唱厅老板雇的人,用来吸引客人的。

前一个唱歌的人已经下去了,这回是苏芷薇在场上。她一看就是正经的歌手,无论穿着打扮都比那些舞女们高出一个档次,苏芷薇个子高,声音又好听,才做过没多久的大波浪卷让她今天很惊艳,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就被她吸引了过去。

像苏芷薇这些子有点唱功的歌手,和歌唱厅一般是合作关系,歌唱厅为他们提供施展的场地,而歌手可以反过来帮他们招揽客人。歌唱厅除了拿点歌费用的大头,还可以赚取酒水钱,所以很看重歌手的各人影响力。

苏芷薇爱追星听歌,本身也喜欢唱歌,她对自己的歌声很满意,曾几何时,还梦想过有一天能成为杨钰莹那样万众瞩目的歌手,不过对于小县城巫溪来说,这当然是异想天开。剧团是她的固定工作和本职,但是演出的时间不多,所以闲的时候,她就会出来唱唱歌。这即是她的各人喜好,又能赚些生活钱,所以她时不时的就会过来。

下面的人很喜欢听流水小调,苏芷薇也很能唱,只听她以一首《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开场,那特立独行的嗓音配上通俗的歌词,让她立马成为了大厅里的焦点,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眼光都被她吸引了过去。

这是台湾歌手邓丽君在七十年代发行的一首歌,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她在大陆已经家喻户晓了。苏芷薇的声音美妙好听,将歌曲演绎的一点也不输原唱,人们纷纷抬头聆听,大厅里一时大有曲水流觞之感。

八十年代是中国流行音乐创作最为动荡也最为繁荣的10年,随著录音机、电影、电视、广播的普及,港台流行歌曲得天独厚地闯入千家万户,“通俗唱法”与民族、美声唱法形成鼎足之势,音乐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对于大众来说,那个年代的歌曲总是留给人一种经典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

一首《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唱完之后,苏芷薇相继演唱了几首80年代的歌曲,苏芮的《酒干倘卖无》,电视剧西游记里的歌曲《天竺少女》,还有凤飞飞的《爱你在心口难开》。每一首歌曲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苏芷薇在上面唱着,唱到音乐高潮处,下面的人也开始小声附和跟着唱起来。

唱完了这几首,接下来是点歌时间。

有人点了周冰倩《真的好想你》,接着是杨钰莹《轻轻的告诉你 》,陈明《我要找到你》,陈琳《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

进入九十年代后,音乐混沌的局面开始出现改观,新民歌、抒情流行歌、摇滚都有了大发展,音乐的创作风格趋于多样化。不仅在港台地区,还有大陆,反正整个华语乐坛都产生了许多好听的歌。

可能觉得苏芷薇唱女声的歌曲更好听,他们居然一致的没有点男声的歌曲,这里的每一首都是时下特别流行的歌曲,大人们听过,子秋也都听过,他不仅听过,还能跟着唱起来。

苏芷薇是这里的常驻歌手,所以她的粉丝也很多,歌唱厅里的气氛一直高涨,她一直唱了好多首,约莫超过一节课的时间,才下了场。

接着舞台上就上来了新的面孔,苏芷薇下了场就回后台去了。这子秋本来就是想来看看苏芷薇的,小伙就像是追寻情人一样,在苏芷薇身上,他竟然生出了些许恋爱的感觉。苏芷薇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子秋和刘强让过人群追了过去,后台拉的有门帘,上面写着闲人勿进,可是门没有关紧,两人贼头贼脑的就溜了进去。

苏芷薇坐在椅子上,到了后台,她开始摘掉了发卡,站在台上她不喜欢头发甩来甩去的,但下了台她还是喜欢自己自然蓬松的长头发。后台屋子不大,几面大镜子和几张化妆用的桌子,屋里还有化妆等待上台的舞女和另一个唱手。

“怎么样,你想好没,想好了我就和我老婆离婚……”

两小伙站在门边,歪著脑袋在看苏芷薇撩头发,没想一会儿便从身后钻进来一个不速之客。这男的明显和子秋一样,也是从大厅进来的,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歌唱厅里的常客了。

这男的叫常佳明,三十岁出头,是县城北边开烟酒店的小老板,手里有些钱,人长的倒也还算英俊。因为歌唱厅的酒水大多从他那里批发进货过来,这个机缘下,大约半年前常佳明认识了苏芷薇,并开始对她有了那方面的意思。不过他为人比较浮夸,所以苏芷薇根本就不喜欢他,闻言便答道,“不是早和你说了,我俩没那回事,你还是离我远点为好……”

“嘿,你这是什么话啊,我也是为你好,你是单身女人,咱俩年龄差不多,再晚了你要往哪里嫁啊。”男人平时估计也是没碰过避的主,说完就想和苏芷薇套几乎,只见他走近了苏芷薇就想去拉扯一下。

“你干什么。我要喊流氓了。”屋里还有人在化妆,苏芷薇很讨厌男人的这种行为,冲他说完就推了回去。

“别啊,要不咱们再商量商量。”

苏芷薇根本就没有什么需要和他商量的,但男人不依不饶的一副不死心的样子。这男人一身正装,还穿了皮鞋,看起来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不过此时看在子秋眼里,那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放开她。”子秋大喊一声,不禁上前一步揪住他的肩膀拽开了常佳明,这男人本来就没有子秋高大,一个没站稳差点被摔了个踉跄。

“你谁啊?”男人扶了下桌子才站稳,当发现被一个后生顶撞,一时有些懵。王子秋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他个子高身体结实,常佳明警惕的看了看他,心中敢怒但又不敢动手。

“你们两过来。”苏芷薇从镜子里已经发现了两人的存在,她拿着梳子梳了梳头发,便将子秋二人喊了过来。

“你们过来。”男人站定,也附和跟着苏芷薇喊了一声。

王子秋很听话的上前一步,刘强见状也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苏芷薇跟前。

二人愣头愣脑很听话的样子,让苏芷薇很受用,便朝他们开口道,“你们两个去街上帮我买一包花生米,再买几根卤鸡爪子配两瓶啤酒,干不干……”苏芷薇仿佛女强人一样,手里拿着梳子就吩咐起了二人来。

“好。”美女发话了,子秋哪能不听,说话带点头的就答应了。

苏芷薇坐在那里继续梳头,又捏著长头发摆弄了两下,这男人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了,赶忙伸手进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十元的钱出来。小县城里的物价不高,十元钱已经能买到很多东西了,常佳明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十元钱应该够了。”才将手里的票子递给了王子秋。

这男人不了解情况,钱拿了出去还担心的补了句,“我先说好,你们两可别跑了,不然我一定找人修理你们。”

“不会,我认得他,他不会跑。”苏芷薇话说的这么笃定,不仅是常佳明就连刘强都有点疑惑,不过很快苏芷薇就来了句,“小流氓,哈……”这句话听不出来是说给谁听的,又像是她的自言自语,男人和刘强两人面面相觑,只有子秋知道,这大概是因为偷看过她洗澡,所以她才会这么喊自己的。

“你认得她?”出来买东西街上走着,刘强冲子秋问道,“她怎么喊你流氓。”

“你懂个屁,那是昵称,晓不晓得。”和苏芷薇的事情,他可不想让刘强知道。

“屁,我妈妈说她不……”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子秋盯着自己看,这下刘强可不敢往下说了,不过王子秋听他不怀好意,还是推了他一下。

“你推我干啥,我又没说啥。”

“下次听你再说,小心我翻脸揍你。”

王子秋打架是个好手,他人高马大,刘强可不敢惹他,便解释道,“这又不是我说的,是我妈妈说的……”

“你妈长的太丑了,所以她才会这样说的,那叫嫉妒,你懂不懂。”

王子秋平时霸道惯了,刘强虽然心中不悦,但也不敢反驳。店里溜了一圈,不一会两人就提着东西回来了。

“你小子还可以么,凤爪泡了山椒,买的挺好吃的……”没有杯子,啤酒没给他们两喝,子秋二人每人给了一根鸡爪子啃,于是四个人围着空桌子吃了起来,凤爪做的很和苏芷薇的胃口,于是夸了子秋一句。

“苏姐,我会做倒立。”小男生都喜欢被女的注意,这刘强也很会看形势,先子秋啃完便要找机会套几乎。

“呦呵,是不是啊,翻一个看看。”常佳明也来了兴致,想看看这小伙子能翻出什么花样。

只见刘强拍拍手,以双手撑地,摆了摆腿,果然学着唱戏里的模样,脑袋向下倒立了起来。

“不错嘛,还可以。”姿势还算标准,苏芷薇夸了一句。

王子秋见刘强这家伙想出风头,心头非常不悦,伸腿轻轻踢了他一脚,嘴里还不忘吼道,“你妈的,你啥时候学会倒立的。”

“紫薇姐,他这是假洋派,只有花架子……”虽然他做不出来,但王子秋深知男人在气势上可不能输,便故作嘲讽的道,“这个简单的很嘛,我一学就会。”

“那你也倒立一个看看啊。”

刘强有些不服气,不过这顶撞更让王子秋不悦了,“你妈的,你拽个啥,老子还会游泳捉鱼呢,你还不是个旱鸭子。”说完还抓着他的肩膀推了他一下。

子秋一动手,刘强瞬间瘪了,只听他弱弱的道,“你捉鱼管我啥事,我又不喜欢吃鱼……”

这两高中生才多大,就想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了,尤其是这王子秋的反应,简直要把刘强生吞活剥了,惹得苏芷薇也毫不掩饰的冲子秋出口道,“你吃醋了?你耍酷是不。”

“我没有。”听到苏芷薇说话了,子秋才放开了刘强的衣服没有再推他。

“没有你反应这么大!”说着苏芷薇翘起的二郎腿还轻轻踢了他一下,接着转过脸道,“他吃醋了……他喜欢我。”

苏芷薇性格活泼,说话如山里的辣妹子一样直接,转过脸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说给常佳明听的,还是觉得逗这个高中生比较好玩,只听他不假思索的接着道,“不过我确实喜欢吃鱼,你以后可以叉鱼给我吃啊。”

县城的地貌就是大河伴着小溪比较多,也许是水多鱼多她才会这样说的吧,不过这还是让王子秋心中乐开了花,心想以后接触女神的机会更多了,连忙点头说好,“好,那我天天叉鱼给紫薇姐吃。”

这个身材高大的小伙似乎和苏芷薇关系还不一般,常佳明见半天把他晾在这里,心中有点不爽,便打破了沉默说道,“还叉鱼呢,我看你是学生吧,不呆在学校里学习,整天乱跑什么。”

“谁说学生就只能学习…...”他看子秋不爽,子秋也看他不舒服,朝他努努嘴便道,“那是书呆子,对吧紫薇姐。”

自己花了好多心思也没有取得她的欢心,这下倒好,这个小伙子一来就和苏芷薇很熟络,并且这姐叫的越来越顺口了,引得常佳明不满的道,“你个小毛崽子,别瞎叫了,要喊阿姨知道不……”

“紫薇姐这么年轻漂亮,阿姨会把紫薇姐叫老的。”子秋虽然还是个雏,但是花花肠子可不缺。

“说得好,这个也赏给你了……”这么会说话的大小伙,苏芷薇可喜欢别人说自己漂亮了,便又给了他一只凤爪吃,接着笑着放话道,“嗯,以后你就叫我姐吧。”

王子秋得了便宜赶忙又喊了声,“紫薇姐。”

王子秋对苏芷薇这样的成熟大美女有那种意思,苏芷薇也是对面前的这个大男孩好感满满,就这样一来二回的,王子秋和苏芷薇算是真正的熟悉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