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滨恋歌 (2) 作者:orchid326

.

【水滨恋歌】

作者:魔双月壁2020/10/27发表于: sis

. 第二章

初夏时节,天亮的越来越早了,王子秋每天要去上课,王艺竹怕他迟到,一大早就把子秋叫醒了。

揉揉惺忪的睡眼,穿上衣服套上鞋子,子秋去刷牙,王艺竹在厨房熬好了粥,此时正在和面做粑粑子。

屋后是一条大河,河流穿城而过,河的两岸由石头砌成,现在是枯水期,小溪潺潺,能看见河床上的石头都露了出来。

巫溪县城依水而建,河网交错、水街相依,沿河两岸建了很多屋子,大多是砖头房。为了疏雨,屋檐建的高而倾斜,不大的屋子正中央,均在墙壁半空用木板分割,搭成两层模式。

为了拓展生活空间,房屋还在伸进河的方向上,建有伸出的露台当作阳台。王子秋打了水,就在露台上刷牙洗脸,用过的水还给露台上的几盆花浇了水,做完这一切,妈妈王艺竹也刚好做好了粑粑子。

巴掌大的粑粑子馍,配上上一年嗮制的酱豆,再配上一碗稀饭,便是普通人家的一顿早饭……

王艺竹一九五九年出生,是家里的老大,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中专生,在重庆上了两年中专后被分配到县城里实习,之后便转了正。随着改革的浪潮推进,私营企业渐渐增多,国营供销社的效益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但有赖于白酒和蔗糖等是大众商品,厂里的经营尚可。

王艺竹现在是上白班时间,吃完早饭,她脱掉围裙,换上了一身墨绿色绣花连衣裙。裙子是在裁缝铺定做的,体型裁剪得当,勾勒出她一身曼妙玲珑的曲线,沿着微露的白皙脖子下方,胸前高高耸起两座饱满的双峰,裙子在纤细的腰肢处收住,并在臀部收紧。王艺竹的身材前翘后凸,虽然已是三十八岁的年纪,但却一点不输外面的小姑娘,那张人母妇人才有的面容更是给她增添了成熟的丰韵气息。

王艺竹换完衣服,充充上了点淡妆,等提起手提包这才和子秋道别,母子两人便各自匆匆分别上班、上学去了。

学校的大门面朝南而建,高大的石头匾额上书育华中学四个大字。镂空的大铁门旁是两颗大梧桐树,一到早晚,上面就有成群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子秋被妈妈叫起的早,总算没有迟到。

为满足全县的就读需要,育华高中三个年级一共开有数十个班级,子秋所在的高一八班,差不多有70多个学生。今年的七月一号是香港要回归的日子,全国都在庆祝,电视和广播里一直在播这件事,作为学校和班级,后面的黑板上学生们已经出了好几期的板报,都是和庆祝相关的。

进到班里,同学们都在看书,子秋心不在焉的坐定,看了看旁边的刘强。两人昨天才争执斗过嘴,他们你看看我看看,谁都没有先理谁。

学校在几声铃声中开始上课,上午四节课,分别是物理和历史。到了高中,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子秋开始变得叛逆起来,调皮不安分是肯定的,还经常喜欢和老师对着干,久而久之,只要他不在自己的课堂上调皮惹事,各科代课老师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得清闲。

熬过了一上午,放学的时候,子秋却被李春玉叫住了。昨晚虽然是写完作业才睡,没想到还是把她布置的作文忘了,这个老巫婆抓住不放,还怕他中午贪玩,非要把他叫到家中去补作业,李春玉是较真的老师,子秋没法子,硬著头皮和李老师一块回去了。

妈妈王艺竹上白班的时候中午不回来,通常是会留一些剩菜和剩饭下来,然后子秋中午回去自己热一下吃。今天被李老师抓到她家补作文,虽然不情愿,但好在可以在老师家吃一顿新鲜的午饭。

李春玉虽然对这个学生很头痛,但到底是在教育战线上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的老革命,她平时对学生要求很严,不过课下也有平易近人的时候。知道他母亲白天一直上班,出于爱护学生的心理,顺带留子秋在家里吃饭。王子秋被安排到书房写字,李春玉独自在厨房做午饭。

"妈,屋里那小子是谁啊?"

苏芷涵是李春玉的独女。李春玉和苏大强都是建设祖国的老革命,李春玉是受人敬仰的园丁,苏大强是一名光荣的汽车兵。二人经组织介绍而认识并在一九六二年结婚,苏芷涵便在第二年出生。可惜不幸的是,苏大强在四年后的一场戈壁滩任务中不幸出车祸牺牲,为国家两弹一星事业英勇献身,之后便是母亲李春玉独自扶养她长大。

十七年前,母女二人曾发生过一段不愉快的事情,导致两人一直分居。李春玉如今已经五十七岁了,再过几年就到了退休的年纪,人老就会念旧,最近几年,母女两人的关系开始缓和,为讨母亲欢心,三十四岁的苏芷涵,工作之余时不时会回家陪陪母亲。

苏芷涵没有去剧团演出,也没有去歌唱厅,今天的天气不错,母亲下午没有课,她特地回来陪母亲的。

苏芷薇今天穿了一件低领格子衬衫,下身着一件月白色褶裙,裙子的下摆很短,仅到她膝盖上方十厘米的地方,将她一对圆润小腿和一截雪白大腿露了出来。她领口开的很低,并仿佛被故意解开了一颗扣子,胸前因此而微露一抹白嫩乳沟,看起来性感诱惑。裙子底下,苏芷薇的脚上踏了一双高跟凉鞋,走起路来使她的一双大腿看起来更加修长。

苏芷薇是个追求时尚和爱美的女人,她热烈追求新时代的气息,手头一攒点小钱,就会忍不住买一些新衣服打扮自己,当然这样的女人化妆品也是缺不了的。还别说,这稍加打扮,三十多岁的女人,皮肤便看起来特别嫩,再加上她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这走在大街上,还真没人能看出她的真实年龄。

苏芷薇往床上扔下手里的提包,扭头便看到书房坐着一个半大小伙在那里写字,便疑惑的朝母亲问道,"你的学生吗?"

“他作文没写,我叫他补作文呢。”李春玉扭头答了一句,手里继续做菜。

同样是在育华中学,苏芷薇她当年没有上完就辍学了,对自己的曾经她说不出来可惜,也说不出来悔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变得对这个年纪的高中生很有兴致。

“我有一个贤惠的好妈妈,她平易近人温柔漂亮,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在李老师家里,王子秋显得规规矩矩,他坐在椅子上手里的笔沙沙做响,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在偷看他写作文。

“你一定是在被李老师罚你写作文吧。”苏芷薇一语道破真相,还不忘逗他,“不过你这用词好像不对哦,后面那句温柔漂亮是对情人说的,不是对自己妈妈说的……”

十七岁的少年,已经有了自己的隐私,子秋发现被人偷看作文,还被指出用词不对,尤其还是和敬爱的妈妈有关,他又读了一句也觉得好像有问题,涨红著古铜色小脸,一时有些坐立不定。

“哈哈,我骗你的,谁的妈妈不是温柔漂亮呢,你写的很好,说不定还会得优……”好久没有逗人玩了,苏芷薇见他耳根都红了,发现他还是一个纯情大男生,便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

起初子秋还不知道是谁呢,当听到那熟悉的悦耳声音,他才立马注意到,身后的人儿正是少年心目中的女神苏芷薇,她怎么会在李老师的家里?子秋一时有些愣住。

苏芷薇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她贝齿微露,让人看起来有如沐春风的感觉,胸前的两团乳房也是颤巍巍的跟着抖动,让人移不开眼睛。他妈妈王艺竹虽然好看,但和青春的苏芷涵比,还是面前的女人更好看一些。子秋一直认为苏芷涵是最好看的女人,当就在她身边时,除了好看,还能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那股亲切感。

女人的眼睛盯着他,有些戏谑,而少年的眼睛盯着她,则显得有些局促。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这个大美女出现在最讨厌的老师家里,让他有些错愕,也有些懵动,心里不禁猜测起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

“洗手吃饭了。”女儿今天能回来,李春玉很高兴,端上了炒好的莴笋,还要做她爱吃的小抄鱼。不过这李春玉忙来忙去,可没发现女儿和学生之间的小动作,说完她转身又进了厨房里忙去了。

见母亲已经把菜端上来了,苏芷薇也收回了心思,她拿好了碗筷,接着洗了个手,顺带把炒好的小干鱼也端了出来。李春玉要在做一个番茄鸡蛋汤,便让苏芷薇先吃,这进进出出的几次,王子秋也差不多看出来了,她们应该是母女两。

王子秋一直就不是个拘束的人,完全不需要招呼就和苏芷薇对面落座开吃了起来,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又或者在故意较劲,几乎同时伸出筷子去叨炒鱼的时候夹在了一起,苏芷涵一把不中,见状放开筷子又去夹,王子秋也不惶让,等她伸出筷子也又夹了上去,就这样,两人像是斗法一样,四只筷子仿佛打架一般纠缠在了一块。

这小家伙好像和自己一样喜欢吃鱼,就连动作也是那么一致。以苏芷薇的样貌和气质,换作平时,那都是别人主动给她递菜,这小子倒好,居然敢和自己抢吃的,惹得苏芷薇‘哼’的娇嗔了一声,去叨莴笋吃去了。

河里打上来的鱼苗,晒干后用辣椒加盐爆炒,那味道很好吃,子秋一口下肚,便忍不住的套近乎道,“我认识你,你是那个唱戏的。”

“什么唱戏的,不懂就别乱说,那是京剧,国粹懂不懂。”她虽然本职是唱戏的,至从辍学后学艺入了这一行,一干就是许多年,但苏芷薇还是不太喜欢别人这样喊她。古人会称这样的为伶人,近代以来,唱戏的更是和卖身的纠扯不清,这会让她觉得不受尊重,不禁继续微怒道,“再说了,就整个巫溪,有几个比我唱的好听的,所以啊,你下次说话给我注意点。”

这话要是冲别人说,在美女面前,肯定会变得弱弱不语,但子秋不同,他仿佛天生桀骜,并不吃苏芷薇这一套,就像是把此当作自己家一样,他旁若无事的大口吃饭,还不忘询问道, “李老师是你母亲?”

“是啊,怎么了……”苏芷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怪不得你和她一样凶……”

子秋嘴里扒拉着米饭,说起话来很恼人,惹得苏芷薇白了他一眼道,“你这样背后说老师的坏话,小心我告诉她哦。”

两人吃着饭还不忘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苏芷薇也不等他回答,接着自顾自道,“你们李老师更年期,所以会对学生管的严……”说完吃了口饭,她又不温不火的道,“我很凶吗?”

“很凶......”子秋斜著脑袋,还不忘朝她胸前瞄一眼道,“但也很漂亮。”

“人小鬼大。”苏芷薇不仅人长的漂亮,身材也很火辣,她知道自己的魅力对男人的吸引很大,所以对于子秋乱转的眼睛并不以为意。

“汤好了......”

二人正吃着呢,李春玉这边的番茄鸡蛋汤也做好了,用一个小烫盆端了上来,李春玉解下围裙擦擦手,在四方桌子旁,坐在了靠门的一边。

“妈,你这学期带课还多吗?”

“年龄大了,那张校长看我快退休了,也没给我安排那么多课。”

......

饭桌上,母女两自顾自聊了起来,完全没把王子秋当回事。不过子秋也没显得拘束,吃什么叨什么,嘴巴吞咽的时候,还不忘朝着对面苏芷薇白腻的胸脯偷瞄几眼。

吃完饭,子秋把作文留了下来,有些不舍的去上学去了,屋里只剩母女两。

苏芷薇吃完了饭,洗了个脸,坐在床上掏出包里的镜子看了又看,又拿出了口红对着红唇涂了涂。李春玉收拾好桌子走了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她知道现在的女子和自己年轻时的年代已经不同,但对于女儿的行为,她还是有些介怀,不禁开口道,“这裙子是好看,不过天气才回暖,别穿着凉了......”

上了年纪的人,思想向来保守,都不太喜欢妖艳的女子,会觉得那样不正经。母亲这样委婉的说她,苏芷薇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连忙回道,“妈,你思想太老土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没看那电视上的女明星们,各个穿的可比你女儿时髦多了。”

改开后,受港台和西方文化的冲击,年轻人也渐渐变得开放起来,不过李春玉是地地道道的从解放后一路走来的人,她对此很反感,但又没办法,只得继续轻声道,“我老土,你衣服开这么低,也不怕吃亏......”

苏芷薇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除了大片白皙的肌肤裸露出来,乳沟刚露出线迹而已。胸前的乳房被修身的衬衫崩的很紧实,她的一对乳房硕大但不夸张,苏芷薇不喜欢将自己捂得很紧,她和别的女子不太一样,喜欢微露一些肤色出来,这样会显得自己依然青春靓丽。听母亲这样说,苏芷薇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不免有些抵触情绪,对着李春玉说道,“你不会说的是你的学生在偷看吧,他还小呢。”

“十七的人了,你以为谁还小呢……”

十七岁的这个年龄对于苏家来说很敏感,当初和女儿芷薇生出嫌隙就是这个年纪,此情此景这话有些刺耳,李春玉说完便发现这句话不该说,赶忙收了收语气道,“妈不说你了,你自己以后注意点……”

“我知道。”

母女二人还好在这个话题上及时打住了,否则可能又会生出一番争吵来。李春玉转身洗了水果,递给苏芷薇一个,自己也吃起来,啃了一口桃子,还不忘问起别的事情来,“你也老大不小了,外头有没有看中的?”

李春玉替女儿着急,但苏芷薇的性子烈,怕惹到她生气,李春玉完全是小声询问的语气。

“外面的男人不是老就是挫,我还没想这件事呢。”苏芷薇很讨厌和母亲说这个,声音显得有点不耐烦。

“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个方老师,你感觉怎么样?人家是小学老师,老婆不幸得了白血病死了,没有留下孩子,年龄比你还小三岁,那人看起来也很老实,我感觉不错,要不我找人去提一下?”女儿不急,可李春玉不能不急啊,做父母的都希望儿女早日成家,女儿每次回来都是一个人,李春玉一直看在心里,早就想托人给她找个对象了。

“老婆才死就想着重新找,这也叫老实……”母亲苦口婆心换来的只是苏芷薇的一句,“妈,我的事,不用你瞎操心。”

“我不操心!你今年都多大了,你以为你还是黄花小姑娘,你今年都三十四了知道不知道。那人教书有金饭碗,城里有房子,你去了又没有负担,这样的人谁不想跟他过,你说你还在等什么,那个人要是心里有你早就回来找你了,都多少年过去了,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死心!”

苏芷薇的性格不像自己,眼见她老大不小了还单著,女人的青春很短暂,一旦错过了年轻的时候,以后就很难再嫁人过日子了。丈夫死的早,李春玉做母亲的很想给女儿操心,她此时的情绪很激动,说着话自己倒先止不住还哭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那最后一句话说到了苏芷薇的心坎里,苏芷薇也知道母亲的苦心,她是家里的独女,理应撑起这个家了。苏芷薇这回没有顶嘴回去,但她自己的事情,还是想自己决定为好。

扶著李春玉的肩膀拍了拍,等她的情绪好了一些,苏芷薇才轻声道,“妈,我改天再来看你。”

女儿听不进去,李春玉也不能去逼她,止住了情绪默不作声。

两人都需要平复一下心绪,母女果然又是一次不欢而散。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