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水濱戀歌 (3) 作者:orchid326

.

【水濱戀歌】

作者:魔雙月壁2020/11/21發表於: sis

. 第三章

午後的陽光有點曬,又是一個放學後,王子秋獨自走在路上,他沒有照例回家做飯,而是鑽進了一個胡同巷子裡。

磚頭鋪出來的路高低不平,破舊的房子灰塵很大,巷子不長,旁邊開的有澡堂子和理髮的,路邊的電線桿子下垃圾成堆。

子秋順著巷子走了一會,果然在一處馬路拐角邊,看到了遊戲機室的招牌。卷閘門半開,裡頭有不少**出入,當然也有混混樣的中學生混雜其中。遊戲機是從日本那邊傳來的,比黑白電視機還要大的螢幕上,可以用手柄來操作角色,像他這些中學生,喜歡玩的遊戲多是拳皇和三國,投下一枚菊花硬幣就可以玩上好一會。

用黑白電視機加一個遊戲盒子打遊戲,幾乎是個每個半大小子都經過的事情,諸如魂斗羅、超級瑪麗和忍者神龜,王子秋家裡雖然還沒有電視機,但小時候在同學家裡可沒少玩過,後來玩夠了,才開始接觸到遊戲機室里的東西。這裡頭的遊戲,包括三國戰記和拳皇95等,子秋都玩過,一毛錢換2個幣,也有直接投幣下去的,遊戲初始一般會給幾條命,只要技術高一個幣也夠他玩半天的。不過他今天可不是來打遊戲的。卷閘門旁是樓梯,子秋順著樓梯上了二樓,沒想到還真看到了一個書店。

能把書店開在胡同巷子裡,想想也知道賣的不是什麼正經書。王子秋也是從別人那裡打聽到的,他今天只是想來找找的,沒想還真找到了。

大街上有賣光碟的,聽說都是日本和台灣那邊的黃色片子,俗稱三級片,子秋初中的時候在同學家看過一次,因為那個東西需要影碟機,一般人還真看不到。赤裸裸的畫面,極大滿足了男人的各種幻想,給整天勞動壓抑的中年男人們,確實帶來了放鬆。

但壞處就是,像子秋這等毛頭小子,也身陷其中。既然不容易看到三級片,那就買黃色書籍來解渴,這地方是無意中打聽到的,像他這個年紀的人來的還挺多,老闆見怪不怪。子秋是第一次來,平頭老闆給他講了價格,押金1元錢,一天收一毛錢的租金費用就可以拿回家看,要是全買的話需要3塊5一本。

三四塊錢在夏天的話,足夠買一袋西瓜了,子秋攢的壓歲錢不多。他丟了2個硬幣給老闆,也沒細看書的名字,就隨手在書架上,快速拿了兩本裝進了書包里。

王子秋雖然頑劣,但還是要臉的,第一次來買這種書,他還是有些怕被人發現的。將書包的扣子扣上,子秋轉頭就要走,惹得老闆意味深長的對他笑了笑,開口道,「你還是學生吧,別害羞,我這裡什麼類型的書都有,你下次再來,我給你便宜點……」

子秋沒有理他,快速下樓去了,再次來到卷閘門邊,沒想這裡還有一個理髮店,只見房門半掩著,門邊的招牌是用粉色的塑料紙做的,透過裡頭的玻璃燈光,廣告牌發出好看的霓虹效果,裡頭坐著一個衣服很暴露的女人。

子秋往裡瞄了一眼,那女人竟也沖他回了一個魅惑的眼神,子秋怕她走過來趕緊走了。這種地方這樣的女人,一看就是下海賣身的。聽說以前的妓女會被強制改造從良,沒想到現在都又回來了,而且這樣的事情社會上屢見不鮮,還實屬於沒人管,大家見怪不怪,子秋搖了搖頭,走出巷子趕緊往家裡趕。

王藝竹照例白班不在家,子秋隨口吃了點剩飯,就跑到了自己的臥室里。

黃色書籍基本大同小異,封面是暴露的女人裸體,一對奶子仿佛被放大過一樣看起來很誇張。王子秋隨手翻開發舊的書本看了看,目錄上全都是不堪入目的標題文章。

『城裡的女人』、『失足的女大學生』、『鄰家阿姨』、『嫂子我要』……子秋翻了翻,裡頭全都是小短文,赤裸裸的描寫看的雞兒梆硬,褲子被筆挺的老二頂的老高。直到下午上課的時間快到了,子秋才收回心神,趕忙將書裝進了書包里上學去了。

男生們之間的交往,一向都沒有隔夜仇,爭執來得快,走的一塊。子秋坐到位子上的時候,旁邊的劉強已經在了,上課的鈴聲還沒響,劉強趴在桌子上打盹,子秋用手肘碰了他一下,接著掏出其中的一本黃書,快速的遞給了劉強。

教室里人越來越多,怕被人發現,王子秋給了他一個眼色,兩人很默契,劉強一看便懂,伸出手來接了過去,桌子下幾隻手鬼鬼祟祟的,劉強摸到書還低頭瞄了幾眼,這一看,他頓時兩眼冒光,趕忙將書塞進了書包里,準備拿回家晚上好好看。

年輕的少年,性慾正是勃發的年紀,小腹下時常有一團火燃燒,腦袋裡也全都是逼逼屌屌的思想。王子秋不像劉強那樣耐的住,他偷偷摸摸的將黃書放在課本下,津津有味的盯著發黃的書本看起來,深怕漏掉一個字。

黃書毫無文采可言,故事線也極其簡單,一看就是胡編亂造加工而成的。不過那對女性的身體描寫,以及男女之事的敘述倒是很直白,王子秋還從來不曾想,這世上居然還有這樣的書,小縣城裡的人哪見過這世面,著實為他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

王子秋看的入迷,胯下的雞巴硬的都快頂開了褲子,完全沒注意到,李春玉的眼睛早就盯上他了。別的同學都在看著黑板,只有子秋一動不動,這不得不引起了老師的注意,最後可憐的王子秋果然被發現了。

李春玉也是頭大,當她乘王子秋不注意,一把拽出壓在語文課本下的書時,眼睛裡寫滿了震驚和無奈。在傳統的學校里,學生的性早熟問題,比學生好玩不學習的問題還要大,這樣的事情,李春玉也不想聲張驚動別的學生,只得把他的書本沒收並罰他站黑板了事。

被老師當堂抓住看黃書,十七歲的王子秋還是有些覺得丟人,放了學也沒有和誰打招呼便灰溜溜的獨自出了學校,好不容易花錢淘回來的寶貝,還沒看完就被沒收了,子秋心裡暗罵李老師是個臭婊子,腳下不經意的會去踢幾下路邊的石子,不知道怎麼的就走到了一處不太熟悉的巷子裡。

縣城不大,只有少數的街頭才有三層大樓,小巷子裡還是以常見的紅磚瓦房為主。紅牆黑瓦,低矮的房子,牆上到處都塗滿了宣傳標語。「計劃生育搞得好,小康生活來得早」,「少生優生,幸福一生。」媽逼的,王子秋心想小時候還沒聽說過生孩子還要限制的,但不知道從啥時候,也許就是最近幾年吧,這計劃生育抓的就開始嚴起來了,走了幾步居然還有標語寫道,「近親結婚憂患多,超生多生負擔多。」

近親結婚那不是亂倫嗎,不過這種事情好像也確實時有發生,大多以表兄妹結婚的居多,聽說劉強的父母就是。子秋搖了搖頭,站在一處光趟的牆邊好像想到了什麼,只見他從包里拿起白色粉筆就在牆上寫了起來。

「李春玉是個大壞蛋、老妖婆。」「李春玉是烏龜王八蛋。」……

子秋想到哪裡寫到哪裡,寫過了一個牆,又到了另一個牆,不知不覺好像就走到了劇團的駐地附近。至從知道了蘇芷薇,子秋就打聽過與劇團有關的事情,他依稀記得有人提過這裡,等拐過了一個牆角,眼前果然看到有女人唱戲時穿的衣服掛在晾衣架上。

除了蘇芷薇,劇團里還有好幾個女的,她們是在這附近租的房子住的,走過狹窄的牆角,子秋來到一處空地,上面有一個小花園,對面有好幾件房子,看樣子應該是有人常住的。

有兩間房子已經鎖上了,還有兩件則房門虛掩著,屋子外面沒有人。王子秋小心翼翼的靠近,心跳聲開始砰砰的大了起來,這種希望發現一些女子密辛的心情,像極了小學的時候,滿家鑽人家的廁所,然後偷看女主人小解一樣性奮的心情。

害怕給人發現,子秋偷雞摸狗一樣摸到了牆邊,帶著賊兮兮的眼神,子秋沒有目的好像又是有目的,男人鑽到有女人的地方,無非是希望能碰巧看點刺激的東西。

王子秋今天還真走運,在李春玉那裡碰了壁,沒想在這裡要走桃花運了。他剛一站到牆角,果然裡頭傳來了水龍頭的聲音,沒一會嘩嘩的流水聲就響起了。

蘇芷薇這幾天心情不好,她沒有上台表演,乘著這會兒閨蜜們不在,她提前開始洗澡了。這間房子比較矮小,看來是被改裝過當作衛生間和洗澡的地方了,隨同這旁邊的幾間房子一塊,是專門往外租的。

蘇芷薇完全不知道外面有人,當然屋外的子秋也不知道裡頭的人是誰。

子秋借著水聲慢慢的溜到牆角,他小心翼翼的尋找著什麼,然後躡手躡腳、仿佛小偷一般向著木板門走去。衛生間比較狹小,在牆邊裝了一個塑料桶,並在桶底伸出一根水管,裡頭放上燒好的熱水,便可以用來洗澡。

這種往外租的房子,可以說是弄的比較簡陋,而且透過浴室房門的下面和隔斷靠著牆壁的位置,可以看到有微弱的光線晃動,這讓激動的王子秋心中一喜。

王子秋極力壓制自己的呼吸,腦海里快速閃過劇團里那幾個女人的面孔,這種帶點意淫的念頭,甚至比他今天剛看到的黃色文章還要興奮。子秋抬起腦袋慢慢的靠近木門不易察覺的小孔旁,裡面嘩嘩的流水聲更加的清晰了,甚至還能聽到女人揉搓身體的聲音。

眼睛就要貼到門上,王子秋轉頭又往四處看了看,外頭根本沒人,子秋懷著忐忑的心情,他已經迫不及待了,簌的就把眼睛透過縫隙向著裡面看了過去。

裡頭的空間小,白熾燈是開著的,透過那個縫隙射出的光線,能看到女人身體的影子。裡面和外頭的溫差不大,氤氳的水息不是很多,水汽繚繞之中,一位身材姣好的女人正在裡面洗澡,那女人背對著門,正在清洗自己的前面。

子秋已經看到那女人的雪背,女人的裸體就在眼前,他無法形容此時的激動心情,就像小孩子吃了糖一樣,血液循環加速到最大,衝動的心情直衝腦門,子秋努力保持著僵硬的姿勢,同時控制著自己的呼吸,將眼睛使勁往裡瞄。

王子秋和母親生活在一起,雖然偶爾也看到過媽媽的裸體,但那種心情還是不太一樣。王藝竹長得也很漂亮,但子秋可不敢像這樣偷看他媽媽洗澡,兩人同在一個屋檐下,他只是偶爾入廁時不小心會看到媽媽的一抹黝黑,或者是她剛洗完澡時露出的一片乳溝,再或者是媽媽換衣服時忘關門的雪白屁股。但那基本都是一閃而過,只能算是男人成長中的小福利,像這樣主動偷看女人洗澡,王子秋還是第一次。

一絲不掛的女人此時背對著子秋,水流從她一頭烏黑長發落下,流到光滑的玉背,之後順著玉背流到她的細腰,並順著雪白的豐臀滑過她修長的一對美腿,最後流到了地面上。

女人的披肩長發遮住了她背部大片的雪白,子秋雖然看不到她的奶子,但能看到她那雪白的大屁股。女人的皮膚很白,豐滿的屁股渾圓挺翹,看起來比她媽媽的似乎還要大一些。隨著女人洗澡的動作,她的臀肉還在微微的顫抖著,差點晃瞎了子秋的雙眼。

眼睛死死的盯著女人兩片雪白臀瓣,王子秋的心裡已經想到了更遠,他很想透過那道性感的雪白臀溝,看向女人最私密的地帶。身材這麼嬌美的女人,她的陰部一定也很美吧,只不過因為角度的問題,子秋看不到女人的胯部下面,只能憑想像去勾勒女人那裡的輪廓。

戲班劇團里的女人就那麼幾個,凌曉蘭和馬菲菲也都有點姿色,但要數個一二來,那還是蘇芷薇更漂亮,也更性感誘人。那女人背對自己,王子秋看不到她的臉,但也許是受小黃書的影響,他心裡已經開始幻想裡頭的人就是蘇芷薇了。

王子秋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那個縫隙,雖然到現在為止,除了女人的屁股其實並沒有看到什麼,但偷看女人洗澡的心情就是那麼的刺激,膚白大長腿大屁股,這是活生生的女人。王子秋的雞巴開始變得膨脹起來,發硬的陰莖翹著都貼到了小腹上,下體通體燥熱,似乎還有東西分泌了出來…….

女人天生愛乾淨,洗澡不像男的胡亂搓搓就完事了,洗了一會可能是正對著坑位不雅,女人開始慢慢的轉身,向著門外的方向轉了過來。

王子秋根本沒法眨眼了,果然是她——蘇芷薇!子秋一個激靈,呼吸再次急促了起來,沒想到還真是朝思暮想的蘇芷薇,王子秋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呼吸和身體,深怕動靜太大,會被美人聽到。

蘇芷薇一手順著頭髮,一手打起了洗髮水,她嘴裡還哼起了小曲,完全沒注意到,門前縫隙處的一對狼眼,正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她看。

蘇芷薇赤裸的身體正對著王子秋,他終於看到了她的兩個豐滿的大乳房,一對乳房渾圓飽滿,不僅大而且還很好看,是子秋喜歡的那種饅頭型。蘇芷薇的身材堪稱完美,豐滿的雙乳違反地心引力,絲毫沒有下垂,兩個奶子的頂端,是咖啡色的乳暈和粉嫩的乳頭,成熟的女人和班裡的女同學比,就是更加的成熟和有味道,惹得子秋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

蘇芷薇雙手放在胸前,隨意的在豐滿的雙乳上揉搓著,圓滾滾的奶子在她的玉手所過之處,不斷的變換著各種的形狀,當她的手臂滑過之後,變形的乳房又會瞬間的恢復原狀,展示著她酥胸的驚人彈性。

子秋睜大了眼睛看著蘇芷薇的胸前,在奶子上撫弄了幾下後,蘇芷薇開始雙手向下滑去,而子秋的眼睛也快速的緊跟著向下遊走。

蘇芷薇的腰部纖細、小腹微微凸起,稀疏的陰毛沿著三角地帶長到溪谷處。子秋的視線越過她的胯部,能看到那裡的一抹黝黑,因為水汽的原因,他看的不是很清楚,只隱約能看到那兩片陰唇的輪廓,此時兩片肉瓣被蘇芷薇的大白腿夾在一起,仿佛如同蚌肉一般,看的王子秋再也移不開眼睛了。

中學課本上有過生理課的內容,但是保守的老師們,從來不給學生教那一課。不過學生們只要一長大,這些東西就自然會明白一些,子秋當然知道女人的下面有個陰道,男人插進去就是性交,精子和卵子結合,女人就會懷孕……不過他了解的也只有這些了,至於這個過程是怎樣的,只能靠他自己腦補。

王子秋也看過他媽媽的私密禁地,當然都只是驚鴻一瞥而已,哪裡像今天這樣,能如此近距離的觀賞著女人的下體,而且還是劇團的當家花旦蘇芷薇。那種刺激和視覺的衝擊,可比黃色小說里描寫的更精彩。

眼裡是女人的胯下春色,又聽著浴室里傳出來的聲音,王子秋開始心猿意馬起來,年輕的少年對性正是最衝動的年齡,他想到了和蘇芷薇性交的樣子,腦袋興奮的卻不小心碰到了門。

「誰?」

女人都是很敏感的,異常的聲音引來了蘇芷薇的注意,當她的目光看過來時果然發現了門邊的一道縫隙,還有門後那一隻黑溜溜的眼睛。蘇芷薇簡直是又羞又氣,驚慌之下快速用毛巾擋住了縫隙。

不好,被發現了,要知道偷看女人洗澡這種事情是犯罪,被逮到一定會被抓到派出所的。王子秋怕蘇芷薇大喊大叫引來人,他見勢不妙,撒腿就要跑,可沒跑出幾步呢,就被一根劇團常用的紅繩子絆倒了。

『哎呦』一聲,王子秋這一跤被摔了個狗吃屎,『他媽的,哪個狗日的亂放繩子在這裡。』子秋這邊心裡嘀咕著呢,蘇芷薇那邊已經從後面追了上來。

蘇芷薇簡單的套了個寬鬆的T恤,又穿了個燈芯絨褲子就追了出來。

「臭流氓!別想跑。」,蘇芷薇嘴裡叫罵著,就來到了男人的跟前,怕偷窺的人爬起來跑了,蘇芷薇上前一步一下揪住了男人的衣領。

「怎麼是……」本來以為會是社會上的二流子小混混,當發現揪住的人正是之前在母親那裡見過的,她母親的學生,蘇芷薇也很詫異,還真是冤家路窄啊,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今天吃虧的是自己,不禁怒道,「沒想到你好的不學,這麼小就開始學會耍流氓了,告訴我,你家住哪?你媽媽是誰?」

王子秋被逮個正著,一時有些吃癟,哪裡還敢說話。

「竟敢偷看老娘洗澡,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信不信我給你送到派出所去……」

不得不說,蘇芷薇此時的模樣倒比她平時的樣子大了幾歲,都有點像他媽媽生氣時的樣子了。可惜的是剛洗完澡,她濕漉漉的頭髮都還沒幹呢,此時生氣的語氣與她脫俗的模樣相比,竟顯得威嚴不足。

相比於到派出所走一趟,王子秋更擔心的居然是自己的形象,尤其是自己在蘇芷薇心中的形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王子秋不知不覺的對成熟的女人有了旖念,媽媽已經是很漂亮的女人了,但是蘇芷薇更顯靚麗,所以也就成了子秋心心念的夢中情人。

見他皺著眉頭,蘇芷薇還以為他認慫了,不知道為什麼,從第一眼見到這個少年開始,她就覺得很親切,這個孩子雖然頑皮,但蘇芷薇就是對他生不出厭煩來,想了想她的怒氣已經消了大半,不僅如此,骨子裡野性的一面,也讓她開始很想要挑逗一下這個少年玩一玩。

「如果不想蹲號子,那你晚上就別走了。」蘇芷薇瞪著他,不溫不火的說了一句。

「什麼?」聽說越漂亮的女人越精靈古怪,晚上留下來陪她?還有這等好事嗎,王子秋被弄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瞎想什麼呢……」怕他想歪了,蘇芷薇趕緊補了一句,「我是罰你給我洗衣服。」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