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者武松 (第十九章)

(十九)
急忙抬頭尋那說話之人,只見那人正陰沉沉地直盯著我,眼中透出一縷寒光。
說話的人,竟然便是武大!!!!!
我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萬沒想到,那平庸無能的武大,竟然會有如此陰鷙可怕的眼神。急忙想要站起身來,才發覺突然全身發軟,綿綿地使不上半分力氣。
我更是驚得魂飛天外。「你,你竟在酒中下了毒......」趕緊看向金蓮,發現她也軟軟地撐在桌邊,昏昏欲倒。
武大冷笑一聲:「你們這一對狗男女,干下這許多好事!!」
我咬牙道:「原來你早知道了。卻是如何知曉?」
武大繼續冷冷一笑:「今日教你死個明白!你可知道這酒中的『五步斷魂散』,是誰人給我的麼?」
我腦中轟然一響,驟然想起那日在衙門的一段對話來。
「『鐵三,那西門慶到底如何死的?』
『稟都頭,小人家中有一味祖傳秘藥,喚作『五步斷魂散』的便是。此藥無色無味,下在飯菜茶酒之中,只要下了肚,約大半個時辰便毒發。中者渾身無力,若不得解藥,不多時辰便自行氣絕。』......」
我不禁叫出聲來:「鐵三!!!是鐵三!!!為何偏是他?!」
武大說道:「鐵三與我是過命的交情!!!他原也是行走街頭的小販,我曾於他有救命之恩。你和這小賤人那些勾當,鐵三早已知會我了。就算他不說,你們這對狗男女平日裡眉來眼去的,真當我武大眼瞎麼?!」
我心裡又驚又怒:想不到這武大居然如此本事。今日真是陰溝里翻了船了。
武大繼續說道,「你派鐵三去查探王婆和西門慶,卻不知自己的行蹤也早叫他了如指掌。那日西門慶在王婆門外,鐵三便已知會了我。他本有一條妙計,等火候差不多了,便稟告你前來,知你必定怒上心頭,便借你的手除了那淫賊,讓你也吃了殺人官司。」
我聽到此處,不禁汗涔涔下。但又心下不解:當日勸住我的,不正是鐵三麼?
武大似乎看透了我的疑惑,冷冷一笑道:「是我令他阻攔你的。」眼中突然凶光暴射,惡狠狠地說道:「倘若是別人,也倒罷了。為何偏偏是你!我自幼只疼你這個弟弟,甚過惜我自己。你我自幼父母雙亡,卻不是我將你撫養長大!到頭來,不知竟養了一匹白眼狼!你如何對得起我?!」
我心中暗暗叫苦。倘若我不是穿越過來的,就憑這段恩情,我是絕對忍不下心做這等欺兄霸嫂的事。但說實話,眼前武大對我,跟陌生人實在沒有太大區別......
武大咬牙切齒道:「事到如今,休怪我不認兄弟之情。我不親手了結了你,豈能解我心頭之恨!」
我正欲辯解,卻聽得旁邊金蓮喘息著說道:「大郎!你休要怪叔叔。原是奴家勾引在先。千錯萬錯,只怪奴家一人不知廉恥......」
我心裡又是酸楚,又是感動。想不到在這生死關頭,金蓮竟然如此地維護我,把所有髒水都潑在自己身上,只想為我開脫。
不曾想那武大聽了此話,更如火上澆油般,暴跳起來。「好你個淫娃蕩婦,竟還想護著你的姦夫!你二人暗地勾搭,私通成事,一般地不知廉恥!!!今日我教你們黃泉之下,再去做那苟且之事!」
話音未畢,武大獰笑著沖了過來,一刀向我胸口刺來。
我全身無力,哪裡躲避得開?心道:「我命休矣!」閉目待斃。
卻聽得「啊!」地一聲慘叫。我急睜開眼看,卻是金蓮擋在我身前,一把尖刀正插在她胸膛上。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使盡了這全身力氣,捨身替我擋下這一刀。武大這一刀何等兇狠,深至沒柄。金蓮軟綿綿倒在我身上,臉色慘白,胸口血濺如飛,此前又喝了些那「五步斷魂散」毒酒,眼見是不能活的了。
我五臟俱焚,心痛如絞,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在我懷中,呼吸漸弱,終於氣若遊絲。一邊叫著「好蓮妹!好蓮妹!......」已不覺是淚如泉湧,滴落在她嬌美卻已經全無血色的臉龐上。
金蓮慘然一笑,低聲道:「虎哥兒,妹妹這就先去了。......有緣遇見,總算不枉此生。你我下輩子......再做真正的夫妻......」話音未了,猛然吐了一口鮮血,就此氣絕。
我覺得天崩地裂,萬箭穿心,忍不住狂叫起來。「蓮兒!!!!蓮兒!!!!」卻再也聽不到任何回應。她的身子一偏,慢慢從我胸膛滑落在地,一動不動。我的好蓮兒,就這樣香消玉殞了......
但我來不及沉浸在悲痛中,就被武大的獰笑打破。他切齒冷笑道:「好一個情真意切的小淫婦!這小賤人,居然為這姦夫捨身送命。」
我破口大罵:「你個千刀萬剮的矮子三寸丁!蓮兒命苦,一朵鮮花,插在你這臭哄哄一堆牛糞上了!長得矮矬丑怪也還罷了,連那玩意都是個擺設!你這閹貨不如的忘八羔子,你若是有半點用處,金蓮何至於紅杏出牆!......」
這一番辱罵,正句句戳在武大痛處。他惱羞成怒,惡狠狠地把尖刀從金蓮屍身上拔出,登時鮮血飛濺。那本就醜陋的臉孔沾滿鮮血,看起來更是可怖。
武大已經完全喪失理智,怒叫道:「姦夫!!如今就送你下黃泉與那賤人相會!!」寒光閃閃,直向我刺來。
這一刀,我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