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者武松 (第十九章)

(十九)急忙抬头寻那说话之人,只见那人正阴沉沉地直盯着我,眼中透出一缕寒光。说话的人,竟然便是武大!!!!!我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万没想到,那平庸无能的武大,竟然会有如此阴鸷可怕的眼神。急忙想要站起身来,才发觉突然全身发软,绵绵地使不上半分力气。我更是惊得魂飞天外。“你,你竟在酒中下了毒......”赶紧看向金莲,发现她也软软地撑在桌边,昏昏欲倒。武大冷笑一声:“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干下这许多好事!!”我咬牙道:“原来你早知道了。却是如何知晓?”武大继续冷冷一笑:“今日教你死个明白!你可知道这酒中的‘五步断魂散’,是谁人给我的么?”我脑中轰然一响,骤然想起那日在衙门的一段对话来。“‘铁三,那西门庆到底如何死的?’‘禀都头,小人家中有一味祖传秘药,唤作‘五步断魂散’的便是。此药无色无味,下在饭菜茶酒之中,只要下了肚,约大半个时辰便毒发。中者浑身无力,若不得解药,不多时辰便自行气绝。’......”我不禁叫出声来:“铁三!!!是铁三!!!为何偏是他?!”武大说道:“铁三与我是过命的交情!!!他原也是行走街头的小贩,我曾于他有救命之恩。你和这小贱人那些勾当,铁三早已知会我了。就算他不说,你们这对狗男女平日里眉来眼去的,真当我武大眼瞎么?!”我心里又惊又怒:想不到这武大居然如此本事。今日真是阴沟里翻了船了。武大继续说道,“你派铁三去查探王婆和西门庆,却不知自己的行踪也早叫他了如指掌。那日西门庆在王婆门外,铁三便已知会了我。他本有一条妙计,等火候差不多了,便禀告你前来,知你必定怒上心头,便借你的手除了那淫贼,让你也吃了杀人官司。”我听到此处,不禁汗涔涔下。但又心下不解:当日劝住我的,不正是铁三么?武大似乎看透了我的疑惑,冷冷一笑道:“是我令他阻拦你的。”眼中突然凶光暴射,恶狠狠地说道:“倘若是别人,也倒罢了。为何偏偏是你!我自幼只疼你这个弟弟,甚过惜我自己。你我自幼父母双亡,却不是我将你抚养长大!到头来,不知竟养了一匹白眼狼!你如何对得起我?!”我心中暗暗叫苦。倘若我不是穿越过来的,就凭这段恩情,我是绝对忍不下心做这等欺兄霸嫂的事。但说实话,眼前武大对我,跟陌生人实在没有太大区别......武大咬牙切齿道:“事到如今,休怪我不认兄弟之情。我不亲手了结了你,岂能解我心头之恨!”我正欲辩解,却听得旁边金莲喘息著说道:“大郎!你休要怪叔叔。原是奴家勾引在先。千错万错,只怪奴家一人不知廉耻......”我心里又是酸楚,又是感动。想不到在这生死关头,金莲竟然如此地维护我,把所有脏水都泼在自己身上,只想为我开脱。不曾想那武大听了此话,更如火上浇油般,暴跳起来。“好你个淫娃荡妇,竟还想护着你的奸夫!你二人暗地勾搭,私通成事,一般地不知廉耻!!!今日我教你们黄泉之下,再去做那苟且之事!”话音未毕,武大狞笑着冲了过来,一刀向我胸口刺来。我全身无力,哪里躲避得开?心道:“我命休矣!”闭目待毙。却听得“啊!”地一声惨叫。我急睁开眼看,却是金莲挡在我身前,一把尖刀正插在她胸膛上。我不知道她是如何使尽了这全身力气,舍身替我挡下这一刀。武大这一刀何等凶狠,深至没柄。金莲软绵绵倒在我身上,脸色惨白,胸口血溅如飞,此前又喝了些那“五步断魂散”毒酒,眼见是不能活的了。我五脏俱焚,心痛如绞,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我怀中,呼吸渐弱,终于气若游丝。一边叫着“好莲妹!好莲妹!......”已不觉是泪如泉涌,滴落在她娇美却已经全无血色的脸庞上。金莲惨然一笑,低声道:“虎哥儿,妹妹这就先去了。......有缘遇见,总算不枉此生。你我下辈子......再做真正的夫妻......”话音未了,猛然吐了一口鲜血,就此气绝。我觉得天崩地裂,万箭穿心,忍不住狂叫起来。“莲儿!!!!莲儿!!!!”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回应。她的身子一偏,慢慢从我胸膛滑落在地,一动不动。我的好莲儿,就这样香消玉殒了......但我来不及沉浸在悲痛中,就被武大的狞笑打破。他切齿冷笑道:“好一个情真意切的小淫妇!这小贱人,居然为这奸夫舍身送命。”我破口大骂:“你个千刀万剐的矮子三寸丁!莲儿命苦,一朵鲜花,插在你这臭哄哄一堆牛粪上了!长得矮矬丑怪也还罢了,连那玩意都是个摆设!你这阉货不如的忘八羔子,你若是有半点用处,金莲何至于红杏出墙!......”这一番辱骂,正句句戳在武大痛处。他恼羞成怒,恶狠狠地把尖刀从金莲尸身上拔出,登时鲜血飞溅。那本就丑陋的脸孔沾满鲜血,看起来更是可怖。武大已经完全丧失理智,怒叫道:“奸夫!!如今就送你下黄泉与那贱人相会!!”寒光闪闪,直向我刺来。这一刀,我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