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者武松 (1-20全文完)

【淫者武松】 作者:ghostchild (一)

早上一睁眼,就觉得有啥不对劲。我睡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客房里,床铺、周围的摆设、家具全是古董样式......我这是......穿越了?

正疑惑间,有个人推门进来。我定睛一看,此人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门口还放着一个烧饼担儿。我想,“不会吧....这难道是.....”却见这猥琐汉子满脸堆笑,大声喊道:“二哥!你这才起身呐。我已守了两个时辰了。快快快,吃两个热乎烧饼,便随我回家中去。”

有没有搞错?我顶你个肺啊!居然穿越成武松了?

还沉浸在震惊中,武大郎已经把两个烧饼塞在我手里,催促我快吃。我正好也觉得饿了,开口便啃。别说,这烧饼还真的特别香......

吃完烧饼,我替武大挑了担儿,武大引着我,转弯抹角,一迳望紫石街来。一路上武大嘘寒问暖,尽是问我打虎的事,一脸崇拜。我摆摆手道:“不值一提,只不过是一个滑铲......”武大半懂不明,只频频点头。

转过两个弯,来到一个茶坊间壁,武大叫一声“大嫂开门”。只见帘子开处,一个妇人出到帘子下,应道:“大哥,怎地半早便归?”武大道:“你的叔叔在这里,且来厮见。”便出来对我道:“二哥,入屋里来和你嫂嫂相见。”

我心想,终于可以知道潘金莲到底长得如何了。便揭起帘子,入进里面。

一进门,便看见一个真是绝色的美妇人,正羞答答地看着我。但见: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我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么风情万种的女人,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当下已经心痒难熬,碍著武大在旁,不敢多看。

武大说道:“大嫂,原来景阳冈上打死大虫新充做都头的,正是我这兄弟。”金莲叉手向前道:“叔叔万福。”我连忙道:“嫂嫂请坐。”心想,规矩还是要讲的。当下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金莲连忙向前一步,扶住我说:“叔叔,折杀奴家。”我道:“嫂嫂受礼。”只看她那柔荑般的一双纤纤玉手,轻轻托着我的手掌,温暖酥润。我不禁心头一荡。那妇人道:“奴家也听得说道:‘有个打虎的好汉,迎到县前来。’奴家也正待要去看一看。不想去得迟了,赶不上,不曾看见,原来却是叔叔。且请叔叔到楼上去坐。”

当下我们三个人同到楼上坐了,金莲看着武大道:“我陪侍著叔叔坐地,你去安排些酒食来,管待叔叔。”武大应道:“最好。二哥,你且坐一坐,我便来也。”武大下楼去了。

楼上只我和潘金莲两人对坐。武大不在,我哪里还顾得上矜持,一双色眼,只滴溜溜在她脸上胸上乱转。真是水汪汪桃花杏眼,风飘飘杨柳身段,可真是馋人的身子啊!

金莲看着我,也不避开我火辣辣的眼神,娇声说道:“却不晓得叔叔长得这般俊俏。莫不别处有婶婶,可取来厮会也好。”我心想:“有戏”!却道:“武二并不曾婚娶。”她又问道:“叔叔青春多少?”我说:“虚度二十五岁。”金莲道:“长奴三岁。叔叔今番从那里来?”我说道:“在沧州住了一年有余,只想哥哥在清河县住,不想却搬在这里。”

听得这话,突然看到金莲秀眉微蹙,脸泛泪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连忙问,“婶婶如何忽然含泪?”金莲叹口气道:“一言难尽!自从嫁得你哥哥,吃他忒善了,被人欺负,清河县里住不得,搬来这里。若得叔叔这般雄壮,谁敢道个不字!”这话说完,一双妙目却在我身上转圈,脸泛潮红。

我心想:“好个潘金莲,果然是淫娃荡妇,这不到半个时辰,便出言挑逗于我。”当下眉毛一挑,直勾勾地盯着她道,“婶婶莫要焦虑。今日往后,我武二便在此地护着哥哥婶婶。但有何差遣,婶婶吩咐便是。”

听了此话,金莲更心花怒放,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只撩得我魂飞九天。

正说话间,武大买了些酒肉果品归来,放在厨下,走上楼来叫道:“大嫂,你下来安排。”金莲显然不愿离开,应道:“你看那不晓事的,叔叔在这里坐地,却教我撇了下来。你自安排便了!”

武大那敢说个不字,唯唯诺诺应了,自在下面收拾。

金莲却给我倒上满满一杯酒,自己也斟了一杯,凑近来坐在我边上,低笑道,“奴家和叔叔亲近亲近。”一股幽香顿时传到我鼻间,更引得我心驰神往。我低声道,“婶婶好香!”

金莲闻得此言,又更挪近了些,说道,“奴家敬叔叔一杯。”举起杯来,樱唇微启,抿了几口,眼睛却只盯着我看。我只觉得唇干舌燥,一连干了几杯。

几杯酒下肚,我色胆儿更肥了,目不转睛地把这荡出水来的潘金莲,狠狠地连环视奸。但见她双脸潮红,鼓鼓的胸儿起伏不定,显然也是春情荡漾。

金莲凑过前来,再给我斟酒,身子却斜斜地像要倒进我怀里。

我可不是真的武松,更不是柳下惠坐怀不乱,此时此景,那里还把持得住,右手一把将她的纤腰抄在手中,左手捏住了她玉手,嘴里却说道:“婶婶莫不是醉了?待我扶著些个!”

金莲眼神迷离,身子微微一抖,也不挣扎,便任我搂着。我趁机大吃豆腐,右手在她的腰间臀上大肆摸捏,左手只把她白嫩的柔荑不停抚弄。

金莲忍不住“嘤”地一声,张开小嘴,却假装嗔道:“我道叔叔是个英雄人物,却不知也这般好色,和坊间那些个浪荡儿,一般的欺负奴家。”

我听得此言,心想,你个小浪蹄子,平时已经不知道给武大戴了多少绿帽子了。低声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婶婶这般国色天香,焉能便宜了别人家!”

心中想着怀里这小美妇平时被小流氓调戏侮弄的情景,愈发色欲膨胀。看着她微张的樱桃小口,忍不住低头吻去,把满口酒气的大嘴,在她的唇上啃来舔去。

金莲“呜呜”地低声叫着,我得寸进尺,吮着她的香舌,疯狂地舌吻起来。手上更肆无忌惮,一双咸猪手在她丰满的胸上又抓又摸。隔着她薄薄的布衣,我轻易地找到了她已经挺立的乳头,用手指揉夹按捏,百般逗弄。

金莲那里吃过这等撩拨,身子软得如棉花一般,只任由我摆布。

我的下体已经涨得生疼,把金莲身子一提,让她面对面坐在我大腿根部,阳物狠狠地顶在她臀上。

金莲没想到我会搞这一下,被这么一顶,吃了一惊,忍不住“啊”地叫出声来。

楼下武大叫道:“大嫂?!何事惊叫?”

我正不知如何应答,金莲却开口叫道,“不碍事,打翻了几个杯盏。我自会收拾。”武大哦了一声,又干活去了。

我心里觉得有点对不起武大,一眼却又看到金莲轻轻娇喘,欲拒还迎的淫荡面容,登时色欲熏心,哪里还有半点愧疚,扶着她的细腰,屁股向上一挺,只将那一柱擎天的阳物,隔着她的布裙,顶在她的阴阜上。

金莲捂住了嘴,我更不搭话,屁股上下耸动,一下狠似一下,隔着衣裙,便肏弄起来。

我上下耸胯,阳物又硬又挺,狠狠直戳她下身,双手在她的臀上摸弄,嘴也没闲着,隔着衣服含住了她的乳头吮吸著。

金莲只浑身酥软,哪里还能抵抗半分,只将双手扶着我的肩膀,由得我肆意隔衣奸淫。

正淫得兴起,忽然间楼梯作响,传来武大的脚步声。

我赶紧把金莲推开,自己弹开数尺远,举起酒杯,假装喝酒。

大郎端著更多酒菜上来,我们两个心怀鬼胎的男女,却哪有半点心思吃喝。

大郎见金莲脸上潮红一片,呼吸急促,笑道,“大嫂不胜酒力,却偏要贪这许多杯!”金莲只低头不发一言。

我见时机已到,便起身对武大说,“我也喝了许多。此刻有些醉了。大哥还未吃喝,便请坐下,我先回住处了。”

武大笑道:“二哥,再吃几杯了去。听闻你在景阳冈,那烈酒直喝了十坛咧!”

我笑笑说,“此乃坊间传闻,大哥不必理会。我已然醉了。这便先行告退。”武大也不强留,和金莲一起,都送下楼来。我看金莲时,眼里春意满满,似要滴出水来。但闻她柔声道:“叔叔是必搬来家里住。若是叔叔不搬来时,教我两口儿也吃别人笑话,亲兄弟难比别人。大哥,你便打点一间房,请叔叔来家里过活,休教邻舍街坊道个不是。”

武大道:“大嫂说的是。二哥,你便搬来,也教我争口气。”

我心里暗想,武大啊武大,你这引狼入室,可怪不得我不讲仁义了。拱手道:“既是哥哥、嫂嫂恁地说时,今晚有些行李,便取了来。”金莲道:“叔叔是必记心,奴这里专望。”

我心想,小淫娃,你不必着急,喂不饱你,我不算打虎英雄。趁武大没注意,伸手在她臀上狠狠捏了一把,告辞走了。

正是:

叔嫂通言礼禁严,手援须识是从权。 英雄不是柳下惠,美妇偏思并蒂莲。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二)

我当下回到住处,端的的心痒难熬。想着潘金莲那水性杨花的骚劲,当夜辗转难眠。第二天一早,迫不及待地收拾了行李铺盖,径直便往武大家里去。路上经过集市,心念一转,顺便购了些布匹绸缎、胭脂珠宝之物。到得大郎家中,二人迎出门来,眼见得各自有各自欢喜。我将布匹等物给了大郎,大郎道:“恁地如此客气!叫人听了笑话。”推让一番,将物品收入屋里。

我又从怀中掏出胭脂水粉,送了金莲。金莲好生喜欢,双手接过,我自然不会放过吃豆腐的机会,抓着她的温润小手一阵摸捏。金莲假嗔带羞,一双桃花杏眼却满目含春。当下也将东西笑纳了。

当日武大也不出去叫卖了,叫个木匠,就楼上整了一间房,铺下一张床,里面放一条桌子,安两个杌子,一个火炉。我先把行李安顿了,当晚就在此住下安歇。大郎又安排了好些肥鹅、鱼肉、瓜果、点心,几坛好酒,当晚三人把酒言欢,不在话下。席间趁大郎不注意的间隙,我和金莲眉目传情,桌下还不停地去碰她的脚。看着这美妇人娇艳欲滴,风情万种,那有心思吃饭,只恨不得把她按倒就地正法。

吃完饭各去歇息,大郎道,“二哥明日且四处游玩。我已两日未做买卖,明日得早起出门,恐要迟归。你担待则个。”我心中一阵狂喜,口中却道,“大哥那里话来!不可耽误了正业。我自会打点。”大郎喏了,自回房睡下。

我躺在床席上,一根阳物硬邦邦地只是情难自控。满脑子都是金莲那诱人的身段,翻来覆去半宿,才沉沉睡去。

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我伸个懒腰,爬起身来,洗漱了口面,便直往楼下去。

楼下静悄悄地,估计大郎早已出去卖炊饼了。只听得伙房间有些动静,心想,定是金莲在此。大郎一整天不在,只剩下我和这小荡妇孤男寡女,正是天赐良机。今天我打虎英雄,却要你尝尝我胯下手段。

于是蹑手蹑脚地来到灶间,果见一个婀娜的背影正在灶台边忙活。一身轻薄素装,云鬓半斜,裙摆飘飘,不是金莲那小浪蹄子又是何人?

我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影在眼前晃动,阳具早已不听使唤地挺立起来,把裤裆高高隆起一块。

看着这日思夜想的小妇人,我实在是欲火中烧,一把冲过去,把金莲从后面紧紧抱住,一根肉棒隔着衣服,只在她臀上胡乱摩擦。

金莲吃了一惊,待得要喊,回头见是我,这才作罢。眼里春潮荡漾,嘴上却说,“叔叔这是作甚?趁大郎不在,却这等地欺负奴家。”声音娇滴滴地,却像是在撒娇一般。

我听得无比受用,把金莲抱得更紧,硬如坚铁的阳具就着她的臀沟上下摩擦起来。嘴巴却贴近了她耳根,轻声说道,“好嫂子,想死我了,昨夜我这胯下之物,硬了一宿,只想肏你哩!”金莲听得这粗俗的言语,不由得脸颊红到耳根。低了头道,“叔叔好个英雄人物,却尽说些如此下流的话来戏弄奴家。”

这一低头,只显得她的脖颈更加雪白,我朝下看去,酥胸半露,两个丰满的半球尽收眼底。

这般光景,天下哪个男人受得!我喘著粗气,把金莲往前一顶,她一声惊呼,身子往前一仆,不由得双手撑住灶台,上身前倾,腰却被我死死搂住动弹不得。这样一来,她一片雪白的胸脯更是暴露,两个白花花的奶子简直呼之欲出。我哪里还能忍住,双手各抓住一个,开始揉捏。那丰满弹手的触感,简直使我欲罢不能。

金莲满面红霞,斜斜扭头,娇喘道,“......叔叔莫要这般粗鲁......”

我一边狂吻着她雪白的后颈,舔着她的耳根,一边空出一只手,解下裤带。裤子哗啦落地,阳物终于解放出来,雄赳赳地无比精神。我把滚烫的肉棒紧贴著金莲的丰满臀部,前后耸动起来。

金莲显然隔着薄薄的布裙,感受到到了肉棒的尺寸、硬度和热度。只感觉到她全身微微发抖,屁股配合着我的肉棒扭动起来。回首看着我,无限娇羞,口中却道:“叔叔今儿个却莫不是将那打虎的棒子带在身上?”

听这小淫娃如此言语挑逗,我的肉棒不由得更加坚挺粗硬,饥渴难耐。

我低吼一声:“正是!今朝我正要用这打虎的棒子,驯服你这野物!”手上用力,一把将金莲的布裙撕扯在地。

金莲一声惊呼,想不到我如此色胆包天,竟然在灶房中便要强行肏她。

金莲的裙子落在绣花鞋上,露出两条雪白丰腴的腿来。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挺翘肥美的屁股,在我眼下一览无遗。我顺势在她阴阜上摸了一把,只觉得水淋淋地,原来这小淫娃早已情难自禁,水漫金山了。

我心中暗笑:嘴上说不要,身子还是很诚实的嘛。更不浪费时辰,扶住肉棒,猛地往前一顶,一根金枪扑哧一声,毫无抵抗地直插入底。

金莲忍不住叫出声来,急忙捂住了嘴。

我更不答话,扶著这小淫娃的腰臀,只把肉棒来回抽插,啪啪作响。

只屌了几十下,我心下暗自赞叹,这小淫娃真是天生一个神仙洞。温暖湿润的阴户,紧紧包夹着我的肉棒,让每一下抽插都带来无限的生理快感。我忍不住加速往里冲刺,每一下都将龟头直顶花心。

金莲受了这阵冲击,早已把持不住,上身瘫软地伏在灶台上,只把屁股挺得更高,穿着绣花鞋得小脚微微踮地,两条大白腿顺着我的肏弄前后摆动。她合上双眼,只不住地娇声呻吟。

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无伦的生理快感,让我的龟头忍不住一圈圈地发涨。这小淫娃却变本加厉,夹紧了大腿,让阴阜更紧密地包裹我的肉根。如此一来,每次抽插,都好似将龟头强行挤入她下身的一圈嫩肉,叫我简直欲仙欲死。

我知道自己快要缴械了,咬紧牙关,按住了她挺翘的美臀,把腰部马达开到最大,粗硬的肉棒不由分说地在她的小穴内乱刺乱撞。

金莲也已经不行了,带着哭腔呻吟道:“好叔叔,你今儿个要生生弄死奴家了......”

听闻此言,我已经到了极限。大叫一句:“正是要肏死你这小淫娃!!”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地射入花心。

金莲全身一紧,肩膀一缩,脚尖蹦得直直的,抖了几下,瘫软在灶台上。

我见此情景,知道她也被干到高潮了。看着她的娇躯无力地伏著,登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轻轻拔出阳具,伏在她耳边轻声道,“嫂嫂可好?待我扶你起身罢。”

金莲急促地喘着气,显然还未回过劲来,只无力地点了点头。

我轻轻将她扶起,将秽物擦去了,将她横腰抱起,送回卧房中,放下在床上。见她实在娇弱无力,便将被褥盖在她身上,转身离去。

“......叔叔且慢。”金莲柔声叫道。

我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嫂嫂有何吩咐?”

金莲咬著嘴唇道,“今日之事,切不可为人知。”

我心下暗笑:“真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嘴上说道:“武松晓得。”

金莲缓缓说道:“奴家这苦命的身子也就罢了。叔叔是了不起的人物,家喻户晓的英雄。此等事情若传了出去,只恐损了你的名誉。”

听闻此言,我不禁心头一热。原来金莲却是为我着想。拱手道:“嫂嫂放心。今日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武松拼了性命,也不敢教第二个知道。”

金莲微微点了点头,躺下了。

我退出卧房,将门带上,到自己屋里也歇了。只觉得疲累非常,睡死过去。

正是:

粉态迷人醉,色胆坏纲常。 巫山云雨后,柳絮染白霜。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三)

话接上回,却说那武松日间在伙房内淫心大起,强肏了金莲,心满意足地睡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觉睡到黄昏时辰。下得楼来,只闻得一阵酒肉香味扑鼻而来。武大已经卖完炊饼回来,金莲也收拾了一桌饭菜,三人畅饮。武大今日分外精神,连饮了数盅,抹一抹嘴角,喜孜孜道:“今日炊饼都教街坊抢著买了去。都占了二哥的光哩!这老老少少,尽言说那打虎的英雄,威风凛凛的武松,便是武大的亲弟弟。我行走在哪里都精神爽利。”

我哈哈一笑道:“只是降服了一只野物,却承蒙街坊谬赞了。”

金莲听得此言,想到今日炊房情事,不禁羞上面来,只在凳上挪来腾去,不得安生,却似豆蔻丫头,刚初尝了云雨一般。我见着她两只尖尖的绣花鞋在裙底交替踢踏,满面娇怯的神态,不觉下面又是一硬。

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武大说着闲话,眼神只飘飘地往金莲身上瞟。想着日间肏了她白花花的身子,真是回味无穷。要说女人都是水做的话,金莲简直就是一个深潭,让我不能自拔。

武大浑然不觉我心不在焉,只兴冲冲地边说边饮。金莲道,“大郎,莫要喝这许多。你今日醉在这里,倒要教二叔笑话哩。”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暗自心想:“对啊,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男人不喝醉,别的男人没机会......”

当下打定主意,连忙道:“不妨不妨。大哥酒量了得。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美酒当前,何妨一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眼睛瞧着金莲,这最后两句却是说给她听的。

金莲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咬了咬嘴唇,不再言语。

武大却手舞足蹈,跳将起来道:“果然是二哥明白事理。今日不醉无归!”又满满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我心怀鬼胎,只不住地劝酒,一杯接一杯,不多时,大郎酩酊大醉,瘫如烂泥。

“大哥!大哥!”我叫了几句,武大毫无反应。须臾,竟鼾声大作,打起呼噜来了。

我暗自发笑,扶起大郎回他夫妻卧房放倒床上。金莲也不作声,帮他宽衣解带。

换衬裤之时,我无意中瞥了大郎下身一眼,发现他那话儿十分短小,直如花生米般。心下暗自叹息:“难怪别人喊你三寸丁,却不只是说你的身材呢。你这般尺寸,如何满足得了金莲这天生淫娃?”

安置好大郎,我和金莲两相对望。看着我炽热的眼神,金莲一低臻首,似乎要避开我。

我心里暗自骂道:“怎么突然装起矜持来了?昨天还骚得不要不要的,今日被我奸了,反而假装纯情了?老子可不吃这一套。”

想着日间的情景,意兴勃发,便不规矩起来,拉过她一只玉手,便往我裆下摸去。

金莲吃了一惊,赶紧抽回手去,回头看了眼武大,见他睡得死猪一般,这才稍微安心。按著胸口道:“奴家今日疲懒,想要早些就寝”。

我见她忸怩的样子,心道,就寝可以,何不陪我睡?岂不胜过和这呼噜打得震天响的矮子同床一宿?

凑上前去,死乞白赖地说:“时辰尚早。大哥既睡了,你我二人再喝几杯如何?”

金莲推搪道:“我不胜酒力。今晚已是多喝了。”

我那肯轻易放过她,朝前一步,将她逼在墙边,也不怕露骨,说道:“春宵苦短,正须及时行乐。”

金莲脸露红晕,闭着嘴儿,只不搭腔。

我有些怒了,将她顶在墙上,那话儿直挺挺戳在她裙胯上,低声挑逗道:“我那打虎的棒子,却正跃跃欲试哩!”

金莲回想起日间的浪语,面羞耳惭,左右挣扎,只是不允。这一番抵抗厮磨,却更逗得我欲火中烧。

这小美妇被顶在狭小的方寸之间,薄薄的一袭春衫,却又哪里抵挡的住我这如狼似虎的侵袭。我一边堵住她的香唇强行索吻,一边抓着她丰满的胸儿不停揉搓,阳具只隔着衣裙肏入她夹紧的大腿缝中前后戳弄。

不一会儿,金莲便脸泛春潮,气喘吁吁。

我觉得时机已到,想要把她一把拿下,更加速对她戏辱,只盼等得她无力反抗,便将她臣服胯下。

突然,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我推开,只将背脊抵著墙壁,大口喘息。

我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反应,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进退两难。

金莲往武大的方向瞄了几眼,喘息稍平。嘴里细声道:“时辰不早了,叔叔也便去歇息如何?”

我见她不肯就范,又见她频频回看武大,心想她原是有些忌讳。

心下便有些气馁,但到嘴的肥肉,岂能白白丢了?裆里那东西硬邦邦的,不将这俏妇人美美肏上一回,只怕要憋出病来。

我心生一计。后退一步,嘴上应道,“那好。你既不允,我也有些疲累了。这便自回房歇下。”

眼见着金莲松了一口气,我话锋一转道:“昨夜睡得不甚安稳,想是那被衾有些单薄。劳烦嫂嫂加一床被子可否?”

金莲见我说得诚恳,不疑有他,只道我已知难而退。点头道:“我自当拾掇,便送上房去。叔叔还请稍等。”

我见奸计得逞,心想,这下还不是羊入虎口。便先退回房中。

在房间里左等右等不见金莲的身影,我心痒难熬,坐立不安。只觉得裆间那物事硬卜卜地,鼓胀得煞是难受。

正忍不住要去寻她,只听得楼梯吱呀作响,脚步声传上楼来。

我忍不住一阵狂喜,赶紧奔回床边,呵欠连天,假作困顿状。

金莲抱着一床锦被进来,略有歉意,道,“叔叔久等了。家中不曾备得好物事。只觅得这一床旧被,今晚请叔叔将就。明日一早我让大郎去购新被衾。”

我口中连连说无妨,却不伸手接过被子,金莲只好走过来,弯腰背对着我,把被子放下。

等了大半宿,就等这个机会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从后面抱住金莲,不由分说,把她压倒在床上。

欲知金莲命运如何,还请听下回分解。

(四)

上回说到,武松色欲熏心,使得计策,将金莲骗入房中,趁其不备,将她压在身下。

———————————————————————————————————

金莲毫无防备,吓得花容失色。又不敢大声叫唤,只哀哀叫道:“还请叔叔自重。”

我冷笑一声道,“嫂嫂日间,却不是这般言语。”

金莲羞红了脸:“今日之事,非我所愿,是你硬要污我.....我......我并非那水性杨花之人。”

我心里暗想:“好个冰清玉洁潘金莲!”也不愿撕破脸皮,却软下了口气道:“嫂嫂不知,我自见你一眼,便茶不思饭不想,只愿得一亲芳泽。嫂嫂这等花容月貌,教我魂儿也飞了。你这天仙般的身段,我却如何忍受的住。”

这一套言辞,那是各种小说里用滥了的。金莲却十分受用,叹一口气道,“你劝大郎喝酒,我便知你不怀好意。”脸上一红,道,“今日......你这般污了我,还不逞意么?”

我一听此话,便知金莲已然不再设防。把热烘烘的身子冲她的娇躯拱了几下,腆著脸道,“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嫂嫂这等神仙一般的人物,我便是从早弄到晚,也不疲惫哩!”

金莲噗嗤一笑:“好个贫嘴滑舌的打虎英雄,却从哪里学来这般下流的言语调笑于我。”眼见得十分欢喜。

我见她这笑靥如花,更显娇俏,裆下又硬了几分,不由得往下压了压她的身子,见她不加抗拒,只觉得心荡神摇。

金莲被我虎躯压制住,轻叹一声,只得认命,任由得我大肆轻薄。

我心想,长夜漫漫,我今晚要好好地把这美人肏弄一番。

我将她的裙摆拉到腰部,把两条雪白的大腿拢在一处,扯下衣裤,赤条条压将在她身上,把硬邦邦的阳具,插入她大腿的缝隙间,开始享受腿交的快感。那充满弹性和光滑的皮肤,让我爽得忍不住直打哆嗦。

金莲趴在床上,只感觉到我在肏她的美腿,只好顺从地夹紧了双脚。

须臾,我不再满足于腿部的抽插,便直起身子,骑在她的粉臀上,把已经渗出润滑液的龟头在她股缝间一撬,顺势臀交起来。

金莲的臀部十分丰满,臀沟又深又滑,肉肉的两爿屁股夹着我的肉棒,我前后抽插,享用着这肥美的丰臀,真儿个十分销魂。

我屌得兴起,双手一阵撕扯,将金莲的衣裙、亵衣全扔在一旁。只将她剥成小白羊似地,全身赤裸,唯剩下脚上两只绣花鞋。

这小淫妇果真是天生尤物。身材均匀有致,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该凸的凸,该细的细,配上那白嫩得要掐出水儿来的肌肤,哪个男人看了不食指大动?

金莲见扒光了衣裳,羞得埋下脸去,肩膀耸动,更显得细长的后颈雪白娇嫩。被我弄得狠了,两只绣花鞋小脚上上下下扑棱著。

这等媚态,便是神仙也要动色心。我兽性大发,把她身子扳到一侧,抬起她一条粉腿,粗大的肉棒对准她那水灵灵的私处,一挺而入。

金莲一声娇吟,却听得十分畅快,显是戳到了爽处。我梅开二度,更是轻车熟路,搓弄着她挺拔的酥胸,却把一根打虎棒,在阴阜里捣弄。

好一个美妇人,被干得娇喘连连,一条玉腿无力地扛在我肩上,媚眼如丝,只教人更想狠狠地欺负。我受不得她这清纯脸上的淫荡表情,只恐怕把持不住立刻缴枪,索性把眼一闭,专心致志地往里拱。

但这个姿势,每一下都连根没入,下下直捣花心,这小骚货的淫穴紧紧夹着我的命根子,我也几乎招架不住。定了定神,把她翻身朝上,换了个姿势继续战斗。

金莲是一被肏就身子软的类型,恰好也是我的所爱,怎么摆弄都可以。我把她摆了个大字,整个身体趴在她身上,压住她手腕,用嘴堵住她的香唇,下身又一挺,再次进入。

这个姿势,没那么刺激肉棒,我调整了节奏,开始九浅一深地抽插。嘴里却含住她的甜舌,绞弄起来。

对金莲来说,这却是更经受不住。上下两张小口,被我同时侵犯,身子手腕却被压着动弹不得。她本能地挣扎著,无奈自己的身体却对这雄性的刺激欲拒还迎。

我明知金莲其实在享受我的抽插,但她这种无济于事的挣扎,还是令我有了一种强奸的心理快感,阳物不禁更加坚挺,抽插速度也加快了几分,只肏得她满面潮红,眼神迷离,嘴里“呜呜”不断。直感觉她阴部阵阵紧缩,夹得我心花怒放。

这高强度的刺激,我只好强忍快感,暂时将肉棒抽离,决定先挑弄一下这小淫娃。

我把她双手松开,嘴巴含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尖不停转圈舔舐。左手捻住了一个挺立的乳头,时松时紧地揉搓捏放。右手钩着她湿漉漉的阴阜,指尖逗弄著那粒肉豆。

这从日本AV学来的本领,便是贞洁烈女,也要变荡妇婊子了。金莲哪里承受得住,双手拽紧了床单,浪叫夹着娇喘,香汗淋漓,连连求饶:“好叔叔,你饶过奴家吧......”

这娇声浪喘,我听在耳里,只觉更加兴奋,手上尤是卖力淫弄。金莲这敏感的身子再也抵抗不住,急促地浪叫了几声,底下洪水滔天,阴精射得我满手都是。

金莲羞得面红耳赤,身子软如烂泥,真个有气无力。

我笑着把手放在鼻下嗅嗅道,好香!

金莲更显羞怯,却只是气喘吁吁,咬著唇看我,委实让人心动。

我见这梨花带雨的娇羞媚态,身下又硬铁一般。把阴精往阳物上一抹,跪在她身前,双手一掰,把她两条大白长腿儿分开扛在肩上,再次屌入。

金莲更无半分力气抗拒,软绵绵的娇躯任我奸淫。两条丰腴的美腿真是极好的炮台,我兴奋地插着她湿滑的小屄,每一下都撞击着她的粉臀,这极致的快感,真是如在云里雾中。

被肏了百十余下,金莲的小屄依然紧致温暖,润滑如初。我暗自心下赞叹。

金莲两条长腿在空中摇摇荡荡,煞是迷人。只见两只绣花鞋在肩头,松松地似要脱落。

我一时兴起,剥下一只,只露出白嫩秀美的小脚,圆润光滑的脚踝,纤细紧绷的玉趾,完美无瑕的足弓,还有淡淡的女人足香,真教人心驰神往。

我心中暗道,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尤物,连这骚蹄子也长得这般美丽。下回定要将这一双玉足,好好肏玩。

心念至此,阳物不禁更加肿胀,感受着金莲小骚屄的嫩肉刺激,再也忍耐不住,死死顶住她的花心,一泻千里。

......

不知过了多久,房里静悄悄地,只听到我们的喘息声。突然,楼下传来鼾声,我们这才意识到,楼下还睡着一个烂醉的武大。

金莲无力地爬起身来,不声不响穿好衣服。

我轻轻抱住她的腰身,说道,“好嫂子,咱们来日方长。”

金莲红著脸轻啐一口,轻手轻脚下楼去了。

只见窗户透光,我才惊觉天已快亮,居然整整肏了金莲一宿。这是要把我榨干的节奏啊。这个朝代,可没有营养快线可买啊。唉......我心满意足,昏昏沉沉睡去。

正是

酒作淫媒,武松梅开二度, 夜为色衾,金莲花折三更。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

第五章

却说那夜武松趁武大醉酒,略施小计,淫了金莲一整夜。便是打虎英雄,也要歇他一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在我年轻力盛,不过几日也就恢复过来了。

数日间平安无事。衙门这边却忙碌起来了。武大家在城西,离得甚远,交通不便。再说总是和金莲独处一屋,就算武大不怀疑,这些个老老少少的朝阳区群众们也免不了乱嚼舌根。

一为便利,二为避嫌,我就在衙门附近找了个住所,和武大交待了,收拾搬去彼处。

临走前偷瞄金莲,只见她手牵衣角,显是不舍。心中颇有些感动。

我将银两分了些给武大,让他购置些家中物事,又偷偷塞些碎银给金莲,嘱她买些新衣,和喜欢的胭脂水粉。平时见她素面朝天,知道武大也无多余钱财,只叹息命运造化弄人,这样的美女竟连化妆的钱财也没有。

却说金莲得了银子,便去扯了些布匹,做了几件新衣,又买了些妆奁物品,梳妆打扮一番,兼之得了雄根滋润,俞见得光彩夺目,艳丽娇媚,不可方物。周遭一群浪荡子弟,更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却知道了如今有个打虎英雄的二叔武松,不敢造次,只远远地垂涎三尺。

我这边厢却连着几日衙门事多,四处奔波,早出晚归,连住所也只是夜宿昼出,更无暇到大郎家顾望。

终于事情罢了,闲了心情,便思念起潘金莲这美少妇来。不想还好,一念到她姣好的面目,婀娜的身姿,不由心痒难挠。

心动不如行动,离了住所便径往大郎家来。

敲了几下门,不闻动静,心道,莫不是出去行街了?

正迟疑间,却听得门户吱呀一声,开了一道小缝。

半张俏脸探出头来。却不正是我日思夜想的俏金莲?

我喜出望外,赶紧叫道:“嫂嫂开门,武松来也。”

金莲见是我,便打开门户,让我进去。

我赶紧趋进屋里,回头把门闩一插,急不可耐地便要与金莲亲热。

一把抱紧了佳人,嘴上连声道:“多日不见,可想死我了!”

正欲轻薄,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往金莲脸上一瞧,却见她眉垂目闭,泪痕未干,显是刚刚哭过一场。

我不由得又是惊讶,又是心疼,急忙问道:“嫂嫂却是为何垂泪?哪个这般大胆欺负了你?”

金莲拿手帕拭了拭眼角,说出一番话来。

————————————————

原来这几日冬已将残,天色回阳微暖,武大早起出门。便是今朝,武大走后,金莲收拾房屋,在门前叉那帘子。也是合当有事,却好一个人从帘子边走过。无巧不成书,金莲手里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不端不正,却好打在那人头巾上......

我听到此处,心中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

金莲却还在述说。那人立住了脚,怒气冲冲正要发作,一抬头见了金莲,却楞在当地。金莲好生愧疚,便叉手深深地道个万福,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官人疼了?”那人一头整顿头巾,一面却不发作,把腰曲着地还礼,道:“不妨事。娘子闪了手?” 金莲忙道,不曾。那人笑道:“这是小人不是。冲撞娘子,休怪。”金莲也笑道: “官人恕奴些个。”便欲自收了帘子叉竿入去。

刚要掩上大门,却见一只脚顶住了,金莲一惊,抬头却是那官人,满脸堆笑,道,娘子莫慌。经过此地,恰好有些口渴了,问娘子讨杯茶喝。

金莲正待犹豫,想到是自己刚打了人家,也不好意思退却,便打开门,喏道,“粗茶自有一杯奉上。官人喝了,还请赶路便是,莫耽误了行程。”

那人一笑,抬腿进门。

金莲这才细细打量此人。却见这官人油头粉面,打扮齐整,似是有钱人家子弟。面貌端正,但一双眼却贼溜溜地在自己身上乱转。

这种淫邪的目光金莲倒是见多了,也见怪不怪,不作他想,说道,“官人稍待片刻,我去去就来。”官人道,不妨。

金莲沏了一壶碧螺春,将几碟点心,连杯箸放在盘里,端出厅上。那官人连声道谢,端起茶吹了几吹,便不紧不慢,吃将起来。

金莲见他吃得慢,也不好催促,只好旁边干坐作陪。那人问了几句话,金莲只敷衍过去。

只听得一声响,却是那官人一双箸,跌落在地。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箸正落在金莲脚边。那人蹲身下去拾,瞅著金莲尖尖的一双绣花鞋小脚儿正翘在箸边,竟将手摸了一下......

我听到此处,不由恶向胆边生,喝一句:“好个色胆包天的淫贼!” 待要发作,却见金莲欲言又止,心下知道还有更多,连忙催促她继续。

金莲羞红了脸,道:“我疑是那官人无心,连忙把脚一缩,不意他竟伸手捏住我的绣花鞋......”

我听到这段,想起那晚金莲那只被我剥了鞋的纤纤玉足,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心中大是不忿。

金莲接着道:“我急忙缩回脚,道,‘官人休要无礼!’那人却嬉皮笑脸,站起身来,若无其事。我正脸说道,官人这就请赶路罢!却不曾想......”说到此处,已是委屈的泪水涟涟。

我一跺脚道:“却是怎地?!你快说来!”

金莲抽抽嗒嗒地泣道:“那人却一把将我抱住,便要......便要脱我的衣衫,意图不轨。”

我咬紧牙关道:“你让他污了?”

金莲忙道:“所幸不曾。那隔壁的王妈恰好进来借油,叫了一声,那人急忙溜走了。并未得逞。然而今朝奴家,却总是已然遭这恶人侮辱了.....”说完又眼上抹泪。

我义愤填膺,大叫一句:“好你个西门庆!总有一日,教你撞在我手上!!!”

金莲闻得此言,惊诧地望着我道:“叔叔却如何知道此人姓甚名谁?”

我自知说溜嘴了,连忙圆道:“此人臭名远扬。富有家产,专爱攀花问柳,勾搭淫妇,欺辱良家,端的是恶贼一名。我听你描述此人样貌,定是他无疑。”

金莲点头道:“此人正是西门,单名一个庆字。却不知如此劣迹斑斑。”

我奇道:“你又如何得知?”

金莲道,“那王妈恰好认得此人。”

我心中五味杂陈。西门大官人,王婆,潘金莲......这已经熟读了多少遍的情节,似乎全都乱了套。难道,一切都是因为我?

不对,必然是因为我!!!

想那真的盖世英雄武松,又怎会叔嫂通奸,给自己的大哥带绿帽?我与金莲有这等事情,她才不至于芳心寂寞,被西门庆勾引......

转念又想:至少武大这条性命,应该是保得住了......脑海里响起一句台词来:“大郎,该吃药了......”

想到此节,忍不住回头看着金莲,那柔弱的身段,无辜的脸孔,怎么也不能相信她能做出这等谋杀亲夫的恶行来。

金莲见我脸上阴晴不定,以为我还在为西门庆的事恼怒,强颜欢笑道:“叔叔不必气忿。奴家......也不曾真的受污。便由它去,可好?”

我叹了一声,轻轻摸了一下她的秀脸,估计她还在惊吓之中,也没了调戏的心情。便安慰她道:“是武二不好。我若常在此处,怎由得此等狗贼放肆!”

金莲闻得,眼圈登时红了。忍不住扑进我怀中,嘤嘤啜泣。

我又安抚了一阵,轻声道,明儿赶早,我来看你。将她臀儿轻捏了一下。

金莲红了脸,微微颌首。我作别去了。

有道是:

红杏本无心,偏惹浪蝶来。 秋波千层浪,却向何人去?

要知那武松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