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者武松 (第十七章)

却说那武松风急火燎赶到,救下金莲。见得她被辱惨状,愤恨满腔,提起牛耳尖刀,当即就要将西门庆当场手刃。——————我手中尖刀,猛地刺向西门庆胸膛。还有不到几寸,这恶贼便要血溅当场。突然,有人在我胳膊上猛推一把,这一刀便刺了个空。我又惊又怒,转过头来。但见这推我之人,原来竟是铁三。我一声断喝:“好你个铁三,原来竟和此奸贼是一路的!你收了此獠多少好处?我今日便并你一同收拾了!”正要扑将上去,那铁三急道:“都头息怒!小人绝非此贼同路。我若如是,何必禀承此事于都头?”我听闻此言,觉得有理,顿了下来,怒气冲冲看着他道:“那你何以阻我刺他?”铁三拱手道:“都头!国有王法,杀人偿命。此贼虽恶贯满盈,死有余辜,你若就此结果了他,衙门问将下来,须脱不了关系。此贼如今已半死不活,补这一刀又有何益?都头是打虎英雄,国之重器,前途未可限量。何必为了这区区恶贼,自寻累绁之苦?”铁三这一番话,合情合理,倒是让我冷静了下来。但是耳边听得金莲还在呜咽哭泣,想到她的惨状,又如何吞得下这一口气?咬牙切齿道:“难道就如此放过此獠?我如何甘心?”铁三附耳低声道:“今日之事,物证人证俱在,铁证如山,此贼必遭牢狱。到得牢房之中,要如何收拾此贼,皆易如反掌。不劳都头亲自动手,我铁三担保,此獠捱不过十天半月。”我听了这话,不由得暗自佩服,这小厮铁三,居然如此冷静又有心计。亏得当初收了此人作心腹,看来冥冥中自有定数。拍了拍他肩膀道:“便依你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铁三道:“都头高见,正是如此。”又低声道,“今日之事,恐不便声扬。传了开去,嫂嫂的名节自不用说,恐于都头的声誉,亦是无益。”我听铁三此言,不由面上一红,心想,刚才这一失态,都教他看了去,这人如此玲珑心窍,估计早看出我和金莲有染。但他这番计算,却是实打实地维护我着想。心中不免有些感动,道,“铁三,从今往后,少不了你的好处。”铁三拱手道:“都头何出此言?小的本是个打杂的小厮,都头是铮铮的英雄。承蒙都头看得起小人。自跟在都头手下,从来待我不薄。小的自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继续说道:“趁这贼昏迷未醒,赶紧捆了他,堵住了嘴,带回衙门,禀报了县衙,便做他在牢里。慢慢收拾未迟。”我喜道:“正是如此。”铁三又道:“倒是那王婆......绝不可令此妪走漏了风声。”我周围一看,却正见那老不死的,正在屏风后面探头探脑地张望。我冲上前去,一把将她揪进内堂,掷在地下。铁青著脸,抽出牛耳尖刀来。王婆吓得筛糠似地发抖,跪倒在地,不住磕头。“都头饶命!!!都是那千杀的西门庆,逼迫老奴,做此下等勾当。我原不知他竟如此龌龊险恶,光天化日用强......”我心知她谎话连篇,但事出紧急,眼下先要处理了西门那淫贼。当下也不愿节外生枝。抽出尖刀,拿起一匹布来,寒光闪过,一刀两段。我喝道:“你这腌臜婆子听好了!今日之事,我姑且放过了你。但若你但对人说出一个字去,这匹布便是你的榜样!!!!”王婆更是磕头如捣蒜,不迭说道:“老奴岂敢!!!今日之事,老奴不曾见,不曾闻,不曾知。但若漏了一丝风声,老奴自寻根横梁了断了,不烦都头操心。”我心想,谅你也没那个胆子。喝一声:“去吧!”那王婆千恩王谢,连滚带爬地出去了。我心想:“你这个没用的武松,西门庆杀不了,连个王婆也杀不成。什么打虎的英雄好汉,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不禁一阵悲凉,叹了口气。转头看时,那铁三已将西门庆捆成粽子似的,嘴也堵得严严实实。心想,此人不但心思敏捷,动作也十分利索。铁三凑前来道,“小的这就将这厮送衙门里去。”转头却问金莲道:“嫂嫂可方便自由行走?”金莲点了点头。铁三道:“如此最好。烦请嫂嫂收拾了衣裳,悄悄地从后门回家中去。都头可暗中瞧着保护,待嫂嫂到得家中,再行商议。”又转向我拱手道:“都头宽恕则个。人多眼杂,须得谨慎行事。”我说道:“不妨。原当谨慎。”铁三又一拱手,扛着那昏迷不醒的淫贼到了门边,左右张望了一阵,这才迅速走了。终于,屋里静悄悄地,只剩下我和金莲二人。金莲还半坐在地上,已经不再呜咽了,但依旧满脸哀容,泪痕未干。我看得一阵心痛,好不怜惜。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搂在怀中。

有道是:花溅泪,鸟惊心,平地里,暴雨狂飍;愤难平,狠怎消,伤心处,仰天长啸。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