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者武松 (第十八-完结章)

【淫者武松】(第十八章) 作者:ghostchild

第十八章

上回说道,那铁三绑了西门庆,奔衙门去了。武松抱着金莲,二人悲喜交集。 ————————————————————————————————

我拭去金莲脸上的泪水,低声道:“好莲儿,哥哥来晚了!今日往后,虎哥儿绝不能再让你遭如此欺负。”

金莲抬头看我,说道,“不怪哥哥,我本是苦命的人儿。只是今日遭了这贼污辱,再无脸见人。”

我咬牙切齿道:“这捱千刀的恶贼,定活不了几日。”

金莲愁眉道:“那恶贼死活,与我何干?今日之事,总是我失了名节。我这样薄命的人儿,倒不如找个清静地儿,一了百了!”

我听金莲此言,竟是要自寻短见。心中一凛,赶紧搂紧了她双肩,安慰道:“好妹子,你千万莫要往死胡同里闯。比起身家性命,名节又有甚要紧!”

金莲闻得此言,瞪大眼睛看了我半晌。说道,“奴家一个卑贱的身子,微不足道。......名节一事,本不相干。我只是.....只怕......怕的是哥哥嫌弃我这污了的身子。”

我不禁动容,正色道:“妹子心中清白,便是未失贞节。我武二指天发誓,心中绝无一星半点儿嫌弃你的念头。如若有半个虚字,教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这倒不是我花言巧语,端的是肺腑之言。

金莲眼眶又红了,哽咽道,“哥哥这般对我,我便是即时死了,也毫无半分怨言了。只是今日这等事......”

我打住她话,说道,“莲妹莫忧。今日之事,只有方才屋中这五人知晓。我自不消说,方才那衙役,是我手下心腹,口风甚严,做事极是谨慎。西门庆那厮,半死不活,如今落在囚里,捱不过十天半月。便是用上打落牙齿拔了舌头的手段,也绝教他说不出半字。那王婆吃了我一吓,谅她不敢多嘴造次。妹子放心,绝然走漏不了消息。”

看金莲还是半信半疑,又道:“我武二便是拿这条命,也要保了你的名声。”

金莲心下感动,偎在我怀里只是双肩轻抖。

我转念一想,又道:“今日之事,只须瞒过了武大。你脸上只须多搽些胭脂水粉,当可将痕迹掩盖了去。只是身上这些伤痕.....怕在房中......”

金莲脸上一红,道:“我二人已有多日未有夫妻之事。”

我心中暗道:“好一个三寸丁武大,守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居然可以多日不动她身子。你不戴绿帽,谁戴绿帽?也别卖啥炊饼了,直接去批发帽子吧......”颌首说道,“即是如此,那便容易。想他也不是伶俐的人。只是言语神色间,不可露了痕迹,叫他起疑。”心中一边想着,要是这武大有半点玲珑心窍,,也不至于绿帽一顶接一顶地戴了。

金莲轻轻点了点头,“一切听凭哥哥安排”。

我帮金莲整理好衣衫,给她披上一匹缎子,遮住被扯烂的部分,在门口四处张望,不见有人,便让她先自行回去了。见着她弱不禁风的蹒跚背影,心中万般不舍。

两日里,坐卧不安,只盼金莲无事。那铁三来密报,西门庆已下在牢中,先大杖三十,掌嘴四十,打得皮开肉绽,失魂落魄,唇肿齿落,言不成声。我心中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按下不表。

过得两三日,再去私会金莲。金莲脸上已基本完好如初,一般的俊俏娇媚。问及近日如何,知那武大果然糊涂,一概惘然不知,两下无事。我这才安下心来。

衙门这头,那铁三早已著师爷写了状纸,含糊其辞,只告西门庆品行不端,欺男霸女,强辱民妇,独自关在牢房深处,不许探视。那西门家花了许多银子,打点上下,只盼将他免罪减刑。但这西门庆平日作的恶多了,一连几日,均有告民诉其罪状恶端,落了个十恶不赦,罄竹难书的名声,反看得更严了,自然也少不了严刑酷打。

也不知铁三用了何种手段,关押到第九日上,西门庆竟一命呜呼,死在牢中。此贼罪有应得,死有余辜,我只恨自己未能亲手送他一程。

据狱卒报,西门庆暴毙牢中之时,有一只鲜艳诡异的蝴蝶,竟停留在他面颊之上,并在他尸首之上回旋良久,才翩然飞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

与金莲私会时,告知她西门庆死讯,她这才蛾眉舒展,脸上露出久违的轻松神色。趁着她心情大好,我将她抱入房中,扒了衣衫,一阵嬉笑戏弄,二人颠鸾倒凤,尽享鱼水之欢。好个金莲,经历了这一场劫难,对我更是百依百顺,任由我尽情享玩。云雨之后,拥著这俏佳人,真是神仙也不换!

又过得几日,武大到我住处来寻,说道多日未见,要我去家中饮食。看他眉飞色舞,听他说最近里生意红火,都是沾了这打虎英雄二弟的光哩!

我欣然前往,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日武大备了不少酒菜,满当当摆了一桌。三人畅谈。

数杯下肚,酒酣耳热,忍不住眼睛偷偷瞟了金莲几眼,见她站在左近,正在收拾物事,那袅娜的身姿,丰美的腰臀,尽收眼底,一摇一摆地,媚态尽显。我不由得暗自吞了口唾沫。想起上次也是这般饮酒,灌醉了武大,便占了金莲。那个中滋味,何止销魂!欲念顿生,心中盘算,赶紧依样画葫芦,再弄醉了武大,一会儿好事重演。

正心猿意马间,却听得武大开腔问道:“坊间传闻,衙门内押了一个公子哥儿,告他强占妇人,却不知怎地死在牢中了,可有此事?”

我不由一惊,假装低头喝酒,飞快往金莲脸上瞟了一眼,只见她脸色苍白。心中凛然:想不到这事竟传开了。转念又想:这也算是一个大新闻了。此间街坊,本爱嚼舌,传了开去,也属正常。隔得三五日,也便淡歇了。

便装作不以为意,答道:“确有此事。那人唤作西门庆。专是个采花摘柳、欺辱良家的浪荡儿。却正是该死的人!宵小鼠辈,何足挂齿。”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便打算将话题带开了去。

忽听得一个声音阴恻恻的说道:“该死的人,可不止西门庆一个。”

我大惊失色,手中酒杯拿捏不稳,跌落在地,摔得粉碎。

诗曰:

雨露浓稠贪欢处,利剑悬头犹未知。 三千脂粉仍恨少,不知已近葬骨时。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

(十九)

急忙抬头寻那说话之人,只见那人正阴沉沉地直盯着我,眼中透出一缕寒光。

说话的人,竟然便是武大!!!!!

我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万没想到,那平庸无能的武大,竟然会有如此阴鸷可怕的眼神。急忙想要站起身来,才发觉突然全身发软,绵绵地使不上半分力气。

我更是惊得魂飞天外。“你,你竟在酒中下了毒......”赶紧看向金莲,发现她也软软地撑在桌边,昏昏欲倒。

武大冷笑一声:“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干下这许多好事!!”

我咬牙道:“原来你早知道了。却是如何知晓?”

武大继续冷冷一笑:“今日教你死个明白!你可知道这酒中的‘五步断魂散’,是谁人给我的么?”

我脑中轰然一响,骤然想起那日在衙门的一段对话来。

“‘铁三,那西门庆到底如何死的?’

‘禀都头,小人家中有一味祖传秘药,唤作‘五步断魂散’的便是。此药无色无味,下在饭菜茶酒之中,只要下了肚,约大半个时辰便毒发。中者浑身无力,若不得解药,不多时辰便自行气绝。’......”

我不禁叫出声来:“铁三!!!是铁三!!!为何偏是他?!”

武大说道:“铁三与我是过命的交情!!!他原也是行走街头的小贩,我曾于他有救命之恩。你和这小贱人那些勾当,铁三早已知会我了。就算他不说,你们这对狗男女平日里眉来眼去的,真当我武大眼瞎么?!”

我心里又惊又怒:想不到这武大居然如此本事。今日真是阴沟里翻了船了。

武大继续说道,“你派铁三去查探王婆和西门庆,却不知自己的行踪也早叫他了如指掌。那日西门庆在王婆门外,铁三便已知会了我。他本有一条妙计,等火候差不多了,便禀告你前来,知你必定怒上心头,便借你的手除了那淫贼,让你也吃了杀人官司。”

我听到此处,不禁汗涔涔下。但又心下不解:当日劝住我的,不正是铁三么?

武大似乎看透了我的疑惑,冷冷一笑道:“是我令他阻拦你的。”眼中突然凶光暴射,恶狠狠地说道:“倘若是别人,也倒罢了。为何偏偏是你!我自幼只疼你这个弟弟,甚过惜我自己。你我自幼父母双亡,却不是我将你抚养长大!到头来,不知竟养了一匹白眼狼!你如何对得起我?!”

我心中暗暗叫苦。倘若我不是穿越过来的,就凭这段恩情,我是绝对忍不下心做这等欺兄霸嫂的事。但说实话,眼前武大对我,跟陌生人实在没有太大区别......

武大咬牙切齿道:“事到如今,休怪我不认兄弟之情。我不亲手了结了你,岂能解我心头之恨!”

我正欲辩解,却听得旁边金莲喘息著说道:“大郎!你休要怪叔叔。原是奴家勾引在先。千错万错,只怪奴家一人不知廉耻......”

我心里又是酸楚,又是感动。想不到在这生死关头,金莲竟然如此地维护我,把所有脏水都泼在自己身上,只想为我开脱。

不曾想那武大听了此话,更如火上浇油般,暴跳起来。“好你个淫娃荡妇,竟还想护着你的奸夫!你二人暗地勾搭,私通成事,一般地不知廉耻!!!今日我教你们黄泉之下,再去做那苟且之事!”

话音未毕,武大狞笑着冲了过来,一刀向我胸口刺来。

我全身无力,哪里躲避得开?心道:“我命休矣!”闭目待毙。

却听得“啊!”地一声惨叫。我急睁开眼看,却是金莲挡在我身前,一把尖刀正插在她胸膛上。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使尽了这全身力气,舍身替我挡下这一刀。武大这一刀何等凶狠,深至没柄。金莲软绵绵倒在我身上,脸色惨白,胸口血溅如飞,此前又喝了些那“五步断魂散”毒酒,眼见是不能活的了。

我五脏俱焚,心痛如绞,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我怀中,呼吸渐弱,终于气若游丝。一边叫着“好莲妹!好莲妹!......”已不觉是泪如泉涌,滴落在她娇美却已经全无血色的脸庞上。

金莲惨然一笑,低声道:“虎哥儿,妹妹这就先去了。......有缘遇见,总算不枉此生。你我下辈子......再做真正的夫妻......”话音未了,猛然吐了一口鲜血,就此气绝。

我觉得天崩地裂,万箭穿心,忍不住狂叫起来。“莲儿!!!!莲儿!!!!”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回应。她的身子一偏,慢慢从我胸膛滑落在地,一动不动。我的好莲儿,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但我来不及沉浸在悲痛中,就被武大的狞笑打破。他切齿冷笑道:“好一个情真意切的小淫妇!这小贱人,居然为这奸夫舍身送命。”

我破口大骂:“你个千刀万剐的矮子三寸丁!莲儿命苦,一朵鲜花,插在你这臭哄哄一堆牛粪上了!长得矮矬丑怪也还罢了,连那玩意都是个摆设!你这阉货不如的忘八羔子,你若是有半点用处,金莲何至于红杏出墙!......”

这一番辱骂,正句句戳在武大痛处。他恼羞成怒,恶狠狠地把尖刀从金莲尸身上拔出,登时鲜血飞溅。那本就丑陋的脸孔沾满鲜血,看起来更是可怖。

武大已经完全丧失理智,怒叫道:“奸夫!!如今就送你下黄泉与那贱人相会!!”寒光闪闪,直向我刺来。

这一刀,我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

(最终章)

“啊!!!!——————”

伴随着一声惊叫,我猛然从床上坐起。

全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没有武大,没有尖刀,没有鲜血,当然,也没有金莲。

一切都是静悄悄地。有的只是桌上电脑的运行声,还有我急促的喘息。

原来,只是南柯一梦。

但这个梦境,为何如此真实,真实得令我心痛?

我的金莲,我的金莲呢?那温香软玉,娇俏可人的莲妹子,我仿佛还能感觉她的温热,她的呼吸。她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吗?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双手抱头,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那天以后,我大病了一场,一直过了近十天,才慢慢痊愈。病虽好了,我却如行尸走肉般,目光呆滞,菜饭不思,当真是身如槁木,心若死灰。一闭上眼,脑中就浮现出金莲的一颦一笑。和她调情缠绵的场面,她满身伤痕的样子,和从我怀抱中滑落的的一刹......交织出现,一遍又一遍,直到我泪流满面。

我这种精神状态,完全无法工作。跟公司请了三个月长假,人事部也知道我精神状态很差,主管劝我去看看医生。

我也不想一直这样陷入颓废,去看了个精神科专家,结论是心理受到重大刺激,需要吃药,而且专家强烈建议我去外地旅游,放松心情。

药吃了,没有太大作用。我决定去外面走走。正好一个朋友的旅游团在推广日本自助游,价格很优惠。我一直都有想去十一区看看的的想法,于是就报了名。

......

在游人如织的新宿街头,我不由得想起了鲁迅的话:

东京也无非是这样......

一样是黑头发黄皮肤,步履匆匆。

我无心逛街,只是拿了杯咖啡,慢慢地踱步乱逛。

突然间,一个人急匆匆迎面而来,我躲避不及,两个人肩膀撞在一起。我的咖啡掉下,弄得满身都是。

我不禁暗自苦笑。人倒霉起来,真是躲到哪里都没有用。

正在烦恼,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大丈夫ですか?”

虽然我不懂日文,但是多年的日本动漫和伦理动作片也不是白看的。最后这句还是听懂了。

我摆摆手说,“I am OK.”低头看衣服,已经一塌糊涂得不像话了。

那个声音又说道:“I am so sorry. It's all my fault.”带着独特柔和的日本女人腔调。

我突然觉得,这个声音为何如此熟悉?急忙抬头,和声音的主人双目对视。

这一刹那,我觉得世界似乎停止了转动。

弯弯的柳叶眉,笑盈盈的眼睛,小巧的鼻,精致的嘴,那搭配在一起让每个男人都忍不住心动的五官。就在不久前,我还和这张脸庞如此亲近......

我不仅失声叫道:“莲儿!”

这张脸的主人睁大眼睛看着我,显然从没有见过我,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Excuse me? ”

我揉了揉眼睛,再认真地看去。这,这分明就是金莲......但是又不完全是她。化妆打扮不同自不用说,那眉眼之间,神情之中,虽然无比相似,但和金莲仍然不同。但是,但是......我喃喃地自言自语道:“莲妹,是你,到底是不是你?......”

她见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听了我的言语,好奇地问道:“Are you Chinese? You are a traveller?”

我点了点头。

她看着我被咖啡弄脏的衣服,不好意思地鞠了个躬,说道,“I am so so sorry about this. Let me buy you some new clothes.”

我依然在神情恍惚中,完全没有反应。

她看我一副迷惘的表情,突然扑哧一笑。我这才发现,她这天真烂漫的笑容,完全和金莲不一样。她的笑容,少了分魅惑,却多了些无邪,是那种极富感染力的,青春可爱的笑容。

她连忙收敛了笑,带着歉意道:“Sorry, but your look was really...funny. So, how about the clothes?”

我这才醒过神来。不管她是不是金莲,这是天意。

于是我嘴角一翘:“Forget about the clothes. But that was my favorite coffee, and I needed it to survive the day. So...how about you buy me some coffee instead?”

她也轻松地笑了。“Of course. there's a good Cafe just round the corner. Shall we go?”

我笑着点了点头。

她又认真地看向我。“By the way,my name is Renka. What's yours?”

(全文完)

后记:

《淫者武松》的构思其实来自于很早以前我打算写的一本另类穿越小说。只不过当时万万没有想到会把它写成一本小黄书。

小的时候看《水浒》,什么都不懂,只大概知道潘金莲是个坏女人。

长大以后,看了很多别的书,才慢慢开始觉得,她其实是一个悲惨的角色。男人可以寻花问柳,三妻四妾,却偏偏要求女人讲贞洁、守妇道。性对于女人而言,同样重要。她们也有追求性快乐的权利。而男人们只为了自己奇怪变态的性癖,却要求女人裹小脚。生在那个时代,是金莲的痛苦和不幸。虽然她是个虚构的人物,但她是那个时代无数女性的浓缩和投影。当时就隐隐有了想法,觉得一切都怪武松。要是他顺了金莲的勾引,也就没后面什么事了......(另外还有专家考证,说武二郎其实是个同性恋,言之凿凿,不在此讨论之列)

我自己也很难相信,居然一写就是二十章。虽然我每章的篇幅并不长,但是这种白话文古风确实很难写,还好坚持下来了,我觉得对自己也是一种锻炼。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和鼓励,我想可能早就半途而废了。

感谢所有经常来看贴、留言的兄弟们,你们是我创作的动力。

特别感谢 青青的世界 版主,给予了我很多支持、指引和帮助。我衷心感谢您的扶持!

接下来我暂时没有计划写中长篇了,除非有新的想法和构思。我打算主攻一些短篇故事,创作新的角色和新的情节。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

再次谢谢大家!!祝大家长假愉快!

鬼娃

2021年5月1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