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者武松 (1-20全文完)

簡體

【淫者武松】 作者:ghostchild (一) book18.org

早上一睜眼,就覺得有啥不對勁。我睡在一間古色古香的客房裡,床鋪、周圍的擺設、家具全是古董樣式......我這是......穿越了? book18.org

正疑惑間,有個人推門進來。我定睛一看,此人身不滿五尺,面目醜陋,頭腦可笑,門口還放著一個燒餅擔兒。我想,「不會吧....這難道是.....」卻見這猥瑣漢子滿臉堆笑,大聲喊道:「二哥!你這才起身吶。我已守了兩個時辰了。快快快,吃兩個熱乎燒餅,便隨我回家中去。」 book18.org

有沒有搞錯?我頂你個肺啊!居然穿越成武鬆了? book18.org

還沉浸在震驚中,武大郎已經把兩個燒餅塞在我手裡,催促我快吃。我正好也覺得餓了,開口便啃。別說,這燒餅還真的特別香...... book18.org

吃完燒餅,我替武大挑了擔兒,武大引著我,轉彎抹角,一逕望紫石街來。一路上武大噓寒問暖,儘是問我打虎的事,一臉崇拜。我擺擺手道:「不值一提,只不過是一個滑鏟......」武大半懂不明,只頻頻點頭。 book18.org

轉過兩個彎,來到一個茶坊間壁,武大叫一聲「大嫂開門」。只見帘子開處,一個婦人出到帘子下,應道:「大哥,怎地半早便歸?」武大道:「你的叔叔在這裡,且來廝見。」便出來對我道:「二哥,入屋裡來和你嫂嫂相見。」 book18.org

我心想,終於可以知道潘金蓮到底長得如何了。便揭起帘子,入進裡面。 book18.org

一進門,便看見一個真是絕色的美婦人,正羞答答地看著我。但見:眉似初春柳葉,常含著雨恨雲愁;臉如三月桃花,暗藏著風情月意。纖腰裊娜,拘束的燕懶鶯慵;檀口輕盈,勾引得蜂狂蝶亂。玉貌妖嬈花解語,芳容窈窕玉生香。 book18.org

我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這麼風情萬種的女人,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當下已經心癢難熬,礙著武大在旁,不敢多看。 book18.org

武大說道:「大嫂,原來景陽岡上打死大蟲新充做都頭的,正是我這兄弟。」金蓮叉手向前道:「叔叔萬福。」我連忙道:「嫂嫂請坐。」心想,規矩還是要講的。當下推金山,倒玉柱,納頭便拜。金蓮連忙向前一步,扶住我說:「叔叔,折殺奴家。」我道:「嫂嫂受禮。」只看她那柔荑般的一雙纖纖玉手,輕輕托著我的手掌,溫暖酥潤。我不禁心頭一盪。那婦人道:「奴家也聽得說道:『有個打虎的好漢,迎到縣前來。』奴家也正待要去看一看。不想去得遲了,趕不上,不曾看見,原來卻是叔叔。且請叔叔到樓上去坐。」 book18.org

當下我們三個人同到樓上坐了,金蓮看著武大道:「我陪侍著叔叔坐地,你去安排些酒食來,管待叔叔。」武大應道:「最好。二哥,你且坐一坐,我便來也。」武大下樓去了。 book18.org

樓上只我和潘金蓮兩人對坐。武大不在,我哪裡還顧得上矜持,一雙色眼,只滴溜溜在她臉上胸上亂轉。真是水汪汪桃花杏眼,風飄飄楊柳身段,可真是饞人的身子啊! book18.org

金蓮看著我,也不避開我火辣辣的眼神,嬌聲說道:「卻不曉得叔叔長得這般俊俏。莫不別處有嬸嬸,可取來廝會也好。」我心想:「有戲」!卻道:「武二並不曾婚娶。」她又問道:「叔叔青春多少?」我說:「虛度二十五歲。」金蓮道:「長奴三歲。叔叔今番從那裡來?」我說道:「在滄州住了一年有餘,只想哥哥在清河縣住,不想卻搬在這裡。」 book18.org

聽得這話,突然看到金蓮秀眉微蹙,臉泛淚光。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連忙問,「嬸嬸如何忽然含淚?」金蓮嘆口氣道:「一言難盡!自從嫁得你哥哥,吃他忒善了,被人欺負,清河縣裡住不得,搬來這裡。若得叔叔這般雄壯,誰敢道個不字!」這話說完,一雙妙目卻在我身上轉圈,臉泛潮紅。 book18.org

我心想:「好個潘金蓮,果然是淫娃蕩婦,這不到半個時辰,便出言挑逗於我。」當下眉毛一挑,直勾勾地盯著她道,「嬸嬸莫要焦慮。今日往後,我武二便在此地護著哥哥嬸嬸。但有何差遣,嬸嬸吩咐便是。」 book18.org

聽了此話,金蓮更心花怒放,含情脈脈地看著我,大眼睛忽閃忽閃地,只撩得我魂飛九天。 book18.org

正說話間,武大買了些酒肉果品歸來,放在廚下,走上樓來叫道:「大嫂,你下來安排。」金蓮顯然不願離開,應道:「你看那不曉事的,叔叔在這裡坐地,卻教我撇了下來。你自安排便了!」 book18.org

武大那敢說個不字,唯唯諾諾應了,自在下面收拾。 book18.org

金蓮卻給我倒上滿滿一杯酒,自己也斟了一杯,湊近來坐在我邊上,低笑道,「奴家和叔叔親近親近。」一股幽香頓時傳到我鼻間,更引得我心馳神往。我低聲道,「嬸嬸好香!」 book18.org

金蓮聞得此言,又更挪近了些,說道,「奴家敬叔叔一杯。」舉起杯來,櫻唇微啟,抿了幾口,眼睛卻只盯著我看。我只覺得唇乾舌燥,一連乾了幾杯。 book18.org

幾杯酒下肚,我色膽兒更肥了,目不轉睛地把這盪出水來的潘金蓮,狠狠地連環視奸。但見她雙臉潮紅,鼓鼓的胸兒起伏不定,顯然也是春情蕩漾。 book18.org

金蓮湊過前來,再給我斟酒,身子卻斜斜地像要倒進我懷裡。 book18.org

我可不是真的武松,更不是柳下惠坐懷不亂,此時此景,那裡還把持得住,右手一把將她的纖腰抄在手中,左手捏住了她玉手,嘴裡卻說道:「嬸嬸莫不是醉了?待我扶著些個!」 book18.org

金蓮眼神迷離,身子微微一抖,也不掙扎,便任我摟著。我趁機大吃豆腐,右手在她的腰間臀上大肆摸捏,左手只把她白嫩的柔荑不停撫弄。 book18.org

金蓮忍不住「嚶」地一聲,張開小嘴,卻假裝嗔道:「我道叔叔是個英雄人物,卻不知也這般好色,和坊間那些個浪蕩兒,一般的欺負奴家。」 book18.org

我聽得此言,心想,你個小浪蹄子,平時已經不知道給武大戴了多少綠帽子了。低聲道:「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嬸嬸這般國色天香,焉能便宜了別人家!」 book18.org

心中想著懷裡這小美婦平時被小流氓調戲侮弄的情景,愈發色慾膨脹。看著她微張的櫻桃小口,忍不住低頭吻去,把滿口酒氣的大嘴,在她的唇上啃來舔去。 book18.org

金蓮「嗚嗚」地低聲叫著,我得寸進尺,吮著她的香舌,瘋狂地舌吻起來。手上更肆無忌憚,一雙咸豬手在她豐滿的胸上又抓又摸。隔著她薄薄的布衣,我輕易地找到了她已經挺立的乳頭,用手指揉夾按捏,百般逗弄。 book18.org

金蓮那裡吃過這等撩撥,身子軟得如棉花一般,只任由我擺布。 book18.org

我的下體已經漲得生疼,把金蓮身子一提,讓她面對面坐在我大腿根部,陽物狠狠地頂在她臀上。 book18.org

金蓮沒想到我會搞這一下,被這麼一頂,吃了一驚,忍不住「啊」地叫出聲來。 book18.org

樓下武大叫道:「大嫂?!何事驚叫?」 book18.org

我正不知如何應答,金蓮卻開口叫道,「不礙事,打翻了幾個杯盞。我自會收拾。」武大哦了一聲,又幹活去了。 book18.org

我心裡覺得有點對不起武大,一眼卻又看到金蓮輕輕嬌喘,欲拒還迎的淫蕩面容,登時色慾薰心,哪裡還有半點愧疚,扶著她的細腰,屁股向上一挺,只將那一柱擎天的陽物,隔著她的布裙,頂在她的陰阜上。 book18.org

金蓮捂住了嘴,我更不搭話,屁股上下聳動,一下狠似一下,隔著衣裙,便肏弄起來。 book18.org

我上下聳胯,陽物又硬又挺,狠狠直戳她下身,雙手在她的臀上摸弄,嘴也沒閒著,隔著衣服含住了她的乳頭吮吸著。 book18.org

金蓮只渾身酥軟,哪裡還能抵抗半分,只將雙手扶著我的肩膀,由得我肆意隔衣姦淫。 book18.org

正淫得興起,忽然間樓梯作響,傳來武大的腳步聲。 book18.org

我趕緊把金蓮推開,自己彈開數尺遠,舉起酒杯,假裝喝酒。 book18.org

大郎端著更多酒菜上來,我們兩個心懷鬼胎的男女,卻哪有半點心思吃喝。 book18.org

大郎見金蓮臉上潮紅一片,呼吸急促,笑道,「大嫂不勝酒力,卻偏要貪這許多杯!」金蓮只低頭不發一言。 book18.org

我見時機已到,便起身對武大說,「我也喝了許多。此刻有些醉了。大哥還未吃喝,便請坐下,我先回住處了。」 book18.org

武大笑道:「二哥,再吃幾杯了去。聽聞你在景陽岡,那烈酒直喝了十壇咧!」 book18.org

我笑笑說,「此乃坊間傳聞,大哥不必理會。我已然醉了。這便先行告退。」武大也不強留,和金蓮一起,都送下樓來。我看金蓮時,眼裡春意滿滿,似要滴出水來。但聞她柔聲道:「叔叔是必搬來家裡住。若是叔叔不搬來時,教我兩口兒也吃別人笑話,親兄弟難比別人。大哥,你便打點一間房,請叔叔來家裡過活,休教鄰舍街坊道個不是。」 book18.org

武大道:「大嫂說的是。二哥,你便搬來,也教我爭口氣。」 book18.org

我心裡暗想,武大啊武大,你這引狼入室,可怪不得我不講仁義了。拱手道:「既是哥哥、嫂嫂恁地說時,今晚有些行李,便取了來。」金蓮道:「叔叔是必記心,奴這裡專望。」 book18.org

我心想,小淫娃,你不必著急,喂不飽你,我不算打虎英雄。趁武大沒注意,伸手在她臀上狠狠捏了一把,告辭走了。 book18.org

正是: book18.org

叔嫂通言禮禁嚴,手援須識是從權。 英雄不是柳下惠,美婦偏思並蒂蓮。 book18.org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book18.org

(二) book18.org

我當下回到住處,端的的心癢難熬。想著潘金蓮那水性楊花的騷勁,當夜輾轉難眠。第二天一早,迫不及待地收拾了行李鋪蓋,徑直便往武大家裡去。路上經過集市,心念一轉,順便購了些布匹綢緞、胭脂珠寶之物。到得大郎家中,二人迎出門來,眼見得各自有各自歡喜。我將布匹等物給了大郎,大郎道:「恁地如此客氣!叫人聽了笑話。」推讓一番,將物品收入屋裡。 book18.org

我又從懷中掏出胭脂水粉,送了金蓮。金蓮好生喜歡,雙手接過,我自然不會放過吃豆腐的機會,抓著她的溫潤小手一陣摸捏。金蓮假嗔帶羞,一雙桃花杏眼卻滿目含春。當下也將東西笑納了。 book18.org

當日武大也不出去叫賣了,叫個木匠,就樓上整了一間房,鋪下一張床,裡面放一條桌子,安兩個杌子,一個火爐。我先把行李安頓了,當晚就在此住下安歇。大郎又安排了好些肥鵝、魚肉、瓜果、點心,幾壇好酒,當晚三人把酒言歡,不在話下。席間趁大郎不注意的間隙,我和金蓮眉目傳情,桌下還不停地去碰她的腳。看著這美婦人嬌艷欲滴,風情萬種,那有心思吃飯,只恨不得把她按倒就地正法。 book18.org

吃完飯各去歇息,大郎道,「二哥明日且四處遊玩。我已兩日未做買賣,明日得早起出門,恐要遲歸。你擔待則個。」我心中一陣狂喜,口中卻道,「大哥那裡話來!不可耽誤了正業。我自會打點。」大郎喏了,自回房睡下。 book18.org

我躺在床蓆上,一根陽物硬邦邦地只是情難自控。滿腦子都是金蓮那誘人的身段,翻來覆去半宿,才沉沉睡去。 book18.org

次日醒來,已是日上三竿,我伸個懶腰,爬起身來,洗漱了口面,便直往樓下去。 book18.org

樓下靜悄悄地,估計大郎早已出去賣炊餅了。只聽得伙房間有些動靜,心想,定是金蓮在此。大郎一整天不在,只剩下我和這小蕩婦孤男寡女,正是天賜良機。今天我打虎英雄,卻要你嘗嘗我胯下手段。 book18.org

於是躡手躡腳地來到灶間,果見一個婀娜的背影正在灶台邊忙活。一身輕薄素裝,雲鬢半斜,裙擺飄飄,不是金蓮那小浪蹄子又是何人? book18.org

我看著她凹凸有致的身影在眼前晃動,陽具早已不聽使喚地挺立起來,把褲襠高高隆起一塊。 book18.org

看著這日思夜想的小婦人,我實在是慾火中燒,一把衝過去,把金蓮從後面緊緊抱住,一根肉棒隔著衣服,只在她臀上胡亂摩擦。 book18.org

金蓮吃了一驚,待得要喊,回頭見是我,這才作罷。眼裡春潮蕩漾,嘴上卻說,「叔叔這是作甚?趁大郎不在,卻這等地欺負奴家。」聲音嬌滴滴地,卻像是在撒嬌一般。 book18.org

我聽得無比受用,把金蓮抱得更緊,硬如堅鐵的陽具就著她的臀溝上下摩擦起來。嘴巴卻貼近了她耳根,輕聲說道,「好嫂子,想死我了,昨夜我這胯下之物,硬了一宿,只想肏你哩!」金蓮聽得這粗俗的言語,不由得臉頰紅到耳根。低了頭道,「叔叔好個英雄人物,卻盡說些如此下流的話來戲弄奴家。」 book18.org

這一低頭,只顯得她的脖頸更加雪白,我朝下看去,酥胸半露,兩個豐滿的半球盡收眼底。 book18.org

這般光景,天下哪個男人受得!我喘著粗氣,把金蓮往前一頂,她一聲驚呼,身子往前一仆,不由得雙手撐住灶台,上身前傾,腰卻被我死死摟住動彈不得。這樣一來,她一片雪白的胸脯更是暴露,兩個白花花的奶子簡直呼之欲出。我哪裡還能忍住,雙手各抓住一個,開始揉捏。那豐滿彈手的觸感,簡直使我欲罷不能。 book18.org

金蓮滿面紅霞,斜斜扭頭,嬌喘道,「......叔叔莫要這般粗魯......」 book18.org

我一邊狂吻著她雪白的後頸,舔著她的耳根,一邊空出一隻手,解下褲帶。褲子嘩啦落地,陽物終於解放出來,雄赳赳地無比精神。我把滾燙的肉棒緊貼著金蓮的豐滿臀部,前後聳動起來。 book18.org

金蓮顯然隔著薄薄的布裙,感受到到了肉棒的尺寸、硬度和熱度。只感覺到她全身微微發抖,屁股配合著我的肉棒扭動起來。回首看著我,無限嬌羞,口中卻道:「叔叔今兒個卻莫不是將那打虎的棒子帶在身上?」 book18.org

聽這小淫娃如此言語挑逗,我的肉棒不由得更加堅挺粗硬,饑渴難耐。 book18.org

我低吼一聲:「正是!今朝我正要用這打虎的棒子,馴服你這野物!」手上用力,一把將金蓮的布裙撕扯在地。 book18.org

金蓮一聲驚呼,想不到我如此色膽包天,竟然在灶房中便要強行肏她。 book18.org

金蓮的裙子落在繡花鞋上,露出兩條雪白豐腴的腿來。一雙白花花的大長腿,挺翹肥美的屁股,在我眼下一覽無遺。我順勢在她陰阜上摸了一把,只覺得水淋淋地,原來這小淫娃早已情難自禁,水漫金山了。 book18.org

我心中暗笑:嘴上說不要,身子還是很誠實的嘛。更不浪費時辰,扶住肉棒,猛地往前一頂,一根金槍撲哧一聲,毫無抵抗地直插入底。 book18.org

金蓮忍不住叫出聲來,急忙捂住了嘴。 book18.org

我更不答話,扶著這小淫娃的腰臀,只把肉棒來回抽插,啪啪作響。 book18.org

只屌了幾十下,我心下暗自讚嘆,這小淫娃真是天生一個神仙洞。溫暖濕潤的陰戶,緊緊包夾著我的肉棒,讓每一下抽插都帶來無限的生理快感。我忍不住加速往裡衝刺,每一下都將龜頭直頂花心。 book18.org

金蓮受了這陣衝擊,早已把持不住,上身癱軟地伏在灶台上,只把屁股挺得更高,穿著繡花鞋得小腳微微踮地,兩條大白腿順著我的肏弄前後擺動。她合上雙眼,只不住地嬌聲呻吟。 book18.org

強烈的視覺衝擊和無倫的生理快感,讓我的龜頭忍不住一圈圈地發漲。這小淫娃卻變本加厲,夾緊了大腿,讓陰阜更緊密地包裹我的肉根。如此一來,每次抽插,都好似將龜頭強行擠入她下身的一圈嫩肉,叫我簡直欲仙欲死。 book18.org

我知道自己快要繳械了,咬緊牙關,按住了她挺翹的美臀,把腰部馬達開到最大,粗硬的肉棒不由分說地在她的小穴內亂刺亂撞。 book18.org

金蓮也已經不行了,帶著哭腔呻吟道:「好叔叔,你今兒個要生生弄死奴家了......」 book18.org

聽聞此言,我已經到了極限。大叫一句:「正是要肏死你這小淫娃!!」精關一松,滾燙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地射入花心。 book18.org

金蓮全身一緊,肩膀一縮,腳尖蹦得直直的,抖了幾下,癱軟在灶台上。 book18.org

我見此情景,知道她也被干到高潮了。看著她的嬌軀無力地伏著,登時起了憐香惜玉之心,輕輕拔出陽具,伏在她耳邊輕聲道,「嫂嫂可好?待我扶你起身罷。」 book18.org

金蓮急促地喘著氣,顯然還未回過勁來,只無力地點了點頭。 book18.org

我輕輕將她扶起,將穢物擦去了,將她橫腰抱起,送回臥房中,放下在床上。見她實在嬌弱無力,便將被褥蓋在她身上,轉身離去。 book18.org

「......叔叔且慢。」金蓮柔聲叫道。 book18.org

我停住腳步轉過身來。「嫂嫂有何吩咐?」 book18.org

金蓮咬著嘴唇道,「今日之事,切不可為人知。」 book18.org

我心下暗笑:「真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貞潔牌坊」。嘴上說道:「武松曉得。」 book18.org

金蓮緩緩說道:「奴家這苦命的身子也就罷了。叔叔是了不起的人物,家喻戶曉的英雄。此等事情若傳了出去,只恐損了你的名譽。」 book18.org

聽聞此言,我不禁心頭一熱。原來金蓮卻是為我著想。拱手道:「嫂嫂放心。今日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武松拼了性命,也不敢教第二個知道。」 book18.org

金蓮微微點了點頭,躺下了。 book18.org

我退出臥房,將門帶上,到自己屋裡也歇了。只覺得疲累非常,睡死過去。 book18.org

正是: book18.org

粉態迷人醉,色膽壞綱常。 巫山雲雨後,柳絮染白霜。 book18.org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book18.org

(三) book18.org

話接上回,卻說那武松日間在伙房內淫心大起,強肏了金蓮,心滿意足地睡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ook18.org

這一覺睡到黃昏時辰。下得樓來,只聞得一陣酒肉香味撲鼻而來。武大已經賣完炊餅回來,金蓮也收拾了一桌飯菜,三人暢飲。武大今日分外精神,連飲了數盅,抹一抹嘴角,喜孜孜道:「今日炊餅都教街坊搶著買了去。都占了二哥的光哩!這老老少少,盡言說那打虎的英雄,威風凜凜的武松,便是武大的親弟弟。我行走在哪裡都精神爽利。」 book18.org

我哈哈一笑道:「只是降服了一隻野物,卻承蒙街坊謬讚了。」 book18.org

金蓮聽得此言,想到今日炊房情事,不禁羞上面來,只在凳上挪來騰去,不得安生,卻似豆蔻丫頭,剛初嘗了雲雨一般。我見著她兩隻尖尖的繡花鞋在裙底交替踢踏,滿面嬌怯的神態,不覺下面又是一硬。 book18.org

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武大說著閒話,眼神只飄飄地往金蓮身上瞟。想著日間肏了她白花花的身子,真是回味無窮。要說女人都是水做的話,金蓮簡直就是一個深潭,讓我不能自拔。 book18.org

武大渾然不覺我心不在焉,只興沖沖地邊說邊飲。金蓮道,「大郎,莫要喝這許多。你今日醉在這裡,倒要教二叔笑話哩。」 book18.org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暗自心想:「對啊,女人不喝醉,男人沒機會;男人不喝醉,別的男人沒機會......」 book18.org

當下打定主意,連忙道:「不妨不妨。大哥酒量了得。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美酒當前,何妨一醉?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眼睛瞧著金蓮,這最後兩句卻是說給她聽的。 book18.org

金蓮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咬了咬嘴唇,不再言語。 book18.org

武大卻手舞足蹈,跳將起來道:「果然是二哥明白事理。今日不醉無歸!」又滿滿斟了一杯,一飲而盡。 book18.org

我心懷鬼胎,只不住地勸酒,一杯接一杯,不多時,大郎酩酊大醉,癱如爛泥。 book18.org

「大哥!大哥!」我叫了幾句,武大毫無反應。須臾,竟鼾聲大作,打起呼嚕來了。 book18.org

我暗自發笑,扶起大郎回他夫妻臥房放倒床上。金蓮也不作聲,幫他寬衣解帶。 book18.org

換襯褲之時,我無意中瞥了大郎下身一眼,發現他那話兒十分短小,直如花生米般。心下暗自嘆息:「難怪別人喊你三寸丁,卻不只是說你的身材呢。你這般尺寸,如何滿足得了金蓮這天生淫娃?」 book18.org

安置好大郎,我和金蓮兩相對望。看著我熾熱的眼神,金蓮一低臻首,似乎要避開我。 book18.org

我心裡暗自罵道:「怎麼突然裝起矜持來了?昨天還騷得不要不要的,今日被我奸了,反而假裝純情了?老子可不吃這一套。」 book18.org

想著日間的情景,意興勃發,便不規矩起來,拉過她一隻玉手,便往我襠下摸去。 book18.org

金蓮吃了一驚,趕緊抽回手去,回頭看了眼武大,見他睡得死豬一般,這才稍微安心。按著胸口道:「奴家今日疲懶,想要早些就寢」。 book18.org

我見她忸怩的樣子,心道,就寢可以,何不陪我睡?豈不勝過和這呼嚕打得震天響的矮子同床一宿? book18.org

湊上前去,死乞白賴地說:「時辰尚早。大哥既睡了,你我二人再喝幾杯如何?」 book18.org

金蓮推搪道:「我不勝酒力。今晚已是多喝了。」 book18.org

我那肯輕易放過她,朝前一步,將她逼在牆邊,也不怕露骨,說道:「春宵苦短,正須及時行樂。」 book18.org

金蓮臉露紅暈,閉著嘴兒,只不搭腔。 book18.org

我有些怒了,將她頂在牆上,那話兒直挺挺戳在她裙胯上,低聲挑逗道:「我那打虎的棒子,卻正躍躍欲試哩!」 book18.org

金蓮回想起日間的浪語,面羞耳慚,左右掙扎,只是不允。這一番抵抗廝磨,卻更逗得我慾火中燒。 book18.org

這小美婦被頂在狹小的方寸之間,薄薄的一襲春衫,卻又哪裡抵擋的住我這如狼似虎的侵襲。我一邊堵住她的香唇強行索吻,一邊抓著她豐滿的胸兒不停揉搓,陽具只隔著衣裙肏入她夾緊的大腿縫中前後戳弄。 book18.org

不一會兒,金蓮便臉泛春潮,氣喘吁吁。 book18.org

我覺得時機已到,想要把她一把拿下,更加速對她戲辱,只盼等得她無力反抗,便將她臣服胯下。 book18.org

突然,不知道她哪裡來的力氣,一把將我推開,只將背脊抵著牆壁,大口喘息。 book18.org

我沒想到她竟然如此反應,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進退兩難。 book18.org

金蓮往武大的方向瞄了幾眼,喘息稍平。嘴裡細聲道:「時辰不早了,叔叔也便去歇息如何?」 book18.org

我見她不肯就範,又見她頻頻回看武大,心想她原是有些忌諱。 book18.org

心下便有些氣餒,但到嘴的肥肉,豈能白白丟了?襠里那東西硬邦邦的,不將這俏婦人美美肏上一回,只怕要憋出病來。 book18.org

我心生一計。後退一步,嘴上應道,「那好。你既不允,我也有些疲累了。這便自回房歇下。」 book18.org

眼見著金蓮鬆了一口氣,我話鋒一轉道:「昨夜睡得不甚安穩,想是那被衾有些單薄。勞煩嫂嫂加一床被子可否?」 book18.org

金蓮見我說得誠懇,不疑有他,只道我已知難而退。點頭道:「我自當拾掇,便送上房去。叔叔還請稍等。」 book18.org

我見奸計得逞,心想,這下還不是羊入虎口。便先退回房中。 book18.org

在房間裡左等右等不見金蓮的身影,我心癢難熬,坐立不安。只覺得襠間那物事硬卜卜地,鼓脹得煞是難受。 book18.org

正忍不住要去尋她,只聽得樓梯吱呀作響,腳步聲傳上樓來。 book18.org

我忍不住一陣狂喜,趕緊奔回床邊,呵欠連天,假作困頓狀。 book18.org

金蓮抱著一床錦被進來,略有歉意,道,「叔叔久等了。家中不曾備得好物事。只覓得這一床舊被,今晚請叔叔將就。明日一早我讓大郎去購新被衾。」 book18.org

我口中連連說無妨,卻不伸手接過被子,金蓮只好走過來,彎腰背對著我,把被子放下。 book18.org

等了大半宿,就等這個機會了。說時遲,那時快,我一把從後面抱住金蓮,不由分說,把她壓倒在床上。 book18.org

欲知金蓮命運如何,還請聽下回分解。 book18.org

(四) book18.org

上回說到,武松色慾薰心,使得計策,將金蓮騙入房中,趁其不備,將她壓在身下。 book18.org

——————————————————————————————————— book18.org

金蓮毫無防備,嚇得花容失色。又不敢大聲叫喚,只哀哀叫道:「還請叔叔自重。」 book18.org

我冷笑一聲道,「嫂嫂日間,卻不是這般言語。」 book18.org

金蓮羞紅了臉:「今日之事,非我所願,是你硬要污我.....我......我並非那水性楊花之人。」 book18.org

我心裡暗想:「好個冰清玉潔潘金蓮!」也不願撕破臉皮,卻軟下了口氣道:「嫂嫂不知,我自見你一眼,便茶不思飯不想,只願得一親芳澤。嫂嫂這等花容月貌,教我魂兒也飛了。你這天仙般的身段,我卻如何忍受的住。」 book18.org

這一套言辭,那是各種小說里用濫了的。金蓮卻十分受用,嘆一口氣道,「你勸大郎喝酒,我便知你不懷好意。」臉上一紅,道,「今日......你這般污了我,還不逞意麼?」 book18.org

我一聽此話,便知金蓮已然不再設防。把熱烘烘的身子沖她的嬌軀拱了幾下,腆著臉道,「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嫂嫂這等神仙一般的人物,我便是從早弄到晚,也不疲憊哩!」 book18.org

金蓮噗嗤一笑:「好個貧嘴滑舌的打虎英雄,卻從哪裡學來這般下流的言語調笑於我。」眼見得十分歡喜。 book18.org

我見她這笑靨如花,更顯嬌俏,襠下又硬了幾分,不由得往下壓了壓她的身子,見她不加抗拒,只覺得心蕩神搖。 book18.org

金蓮被我虎軀壓制住,輕嘆一聲,只得認命,任由得我大肆輕薄。 book18.org

我心想,長夜漫漫,我今晚要好好地把這美人肏弄一番。 book18.org

我將她的裙擺拉到腰部,把兩條雪白的大腿攏在一處,扯下衣褲,赤條條壓將在她身上,把硬邦邦的陽具,插入她大腿的縫隙間,開始享受腿交的快感。那充滿彈性和光滑的皮膚,讓我爽得忍不住直打哆嗦。 book18.org

金蓮趴在床上,只感覺到我在肏她的美腿,只好順從地夾緊了雙腳。 book18.org

須臾,我不再滿足於腿部的抽插,便直起身子,騎在她的粉臀上,把已經滲出潤滑液的龜頭在她股縫間一撬,順勢臀交起來。 book18.org

金蓮的臀部十分豐滿,臀溝又深又滑,肉肉的兩爿屁股夾著我的肉棒,我前後抽插,享用著這肥美的豐臀,真兒個十分銷魂。 book18.org

我屌得興起,雙手一陣撕扯,將金蓮的衣裙、褻衣全扔在一旁。只將她剝成小白羊似地,全身赤裸,唯剩下腳上兩隻繡花鞋。 book18.org

這小淫婦果真是天生尤物。身材均勻有致,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該凸的凸,該細的細,配上那白嫩得要掐出水兒來的肌膚,哪個男人看了不食指大動? book18.org

金蓮見扒光了衣裳,羞得埋下臉去,肩膀聳動,更顯得細長的後頸雪白嬌嫩。被我弄得狠了,兩隻繡花鞋小腳上上下下撲棱著。 book18.org

這等媚態,便是神仙也要動色心。我獸性大發,把她身子扳到一側,抬起她一條粉腿,粗大的肉棒對準她那水靈靈的私處,一挺而入。 book18.org

金蓮一聲嬌吟,卻聽得十分暢快,顯是戳到了爽處。我梅開二度,更是輕車熟路,搓弄著她挺拔的酥胸,卻把一根打虎棒,在陰阜里搗弄。 book18.org

好一個美婦人,被乾得嬌喘連連,一條玉腿無力地扛在我肩上,媚眼如絲,只教人更想狠狠地欺負。我受不得她這清純臉上的淫蕩表情,只恐怕把持不住立刻繳槍,索性把眼一閉,專心致志地往裡拱。 book18.org

但這個姿勢,每一下都連根沒入,下下直搗花心,這小騷貨的淫穴緊緊夾著我的命根子,我也幾乎招架不住。定了定神,把她翻身朝上,換了個姿勢繼續戰鬥。 book18.org

金蓮是一被肏就身子軟的類型,恰好也是我的所愛,怎麼擺弄都可以。我把她擺了個大字,整個身體趴在她身上,壓住她手腕,用嘴堵住她的香唇,下身又一挺,再次進入。 book18.org

這個姿勢,沒那麼刺激肉棒,我調整了節奏,開始九淺一深地抽插。嘴裡卻含住她的甜舌,絞弄起來。 book18.org

對金蓮來說,這卻是更經受不住。上下兩張小口,被我同時侵犯,身子手腕卻被壓著動彈不得。她本能地掙扎著,無奈自己的身體卻對這雄性的刺激欲拒還迎。 book18.org

我明知金蓮其實在享受我的抽插,但她這種無濟於事的掙扎,還是令我有了一種強姦的心理快感,陽物不禁更加堅挺,抽插速度也加快了幾分,只肏得她滿面潮紅,眼神迷離,嘴裡「嗚嗚」不斷。直感覺她陰部陣陣緊縮,夾得我心花怒放。 book18.org

這高強度的刺激,我只好強忍快感,暫時將肉棒抽離,決定先挑弄一下這小淫娃。 book18.org

我把她雙手鬆開,嘴巴含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尖不停轉圈舔舐。左手捻住了一個挺立的乳頭,時松時緊地揉搓捏放。右手鉤著她濕漉漉的陰阜,指尖逗弄著那粒肉豆。 book18.org

這從日本AV學來的本領,便是貞潔烈女,也要變蕩婦婊子了。金蓮哪裡承受得住,雙手拽緊了床單,浪叫夾著嬌喘,香汗淋漓,連連求饒:「好叔叔,你饒過奴家吧......」 book18.org

這嬌聲浪喘,我聽在耳里,只覺更加興奮,手上尤是賣力淫弄。金蓮這敏感的身子再也抵抗不住,急促地浪叫了幾聲,底下洪水滔天,陰精射得我滿手都是。 book18.org

金蓮羞得面紅耳赤,身子軟如爛泥,真箇有氣無力。 book18.org

我笑著把手放在鼻下嗅嗅道,好香! book18.org

金蓮更顯羞怯,卻只是氣喘吁吁,咬著唇看我,委實讓人心動。 book18.org

我見這梨花帶雨的嬌羞媚態,身下又硬鐵一般。把陰精往陽物上一抹,跪在她身前,雙手一掰,把她兩條大白長腿兒分開扛在肩上,再次屌入。 book18.org

金蓮更無半分力氣抗拒,軟綿綿的嬌軀任我姦淫。兩條豐腴的美腿真是極好的炮台,我興奮地插著她濕滑的小屄,每一下都撞擊著她的粉臀,這極致的快感,真是如在雲里霧中。 book18.org

被肏了百十餘下,金蓮的小屄依然緊緻溫暖,潤滑如初。我暗自心下讚嘆。 book18.org

金蓮兩條長腿在空中搖搖蕩蕩,煞是迷人。只見兩隻繡花鞋在肩頭,鬆鬆地似要脫落。 book18.org

我一時興起,剝下一隻,只露出白嫩秀美的小腳,圓潤光滑的腳踝,纖細緊繃的玉趾,完美無瑕的足弓,還有淡淡的女人足香,真教人心馳神往。 book18.org

我心中暗道,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尤物,連這騷蹄子也長得這般美麗。下回定要將這一雙玉足,好好肏玩。 book18.org

心念至此,陽物不禁更加腫脹,感受著金蓮小騷屄的嫩肉刺激,再也忍耐不住,死死頂住她的花心,一瀉千里。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房裡靜悄悄地,只聽到我們的喘息聲。突然,樓下傳來鼾聲,我們這才意識到,樓下還睡著一個爛醉的武大。 book18.org

金蓮無力地爬起身來,不聲不響穿好衣服。 book18.org

我輕輕抱住她的腰身,說道,「好嫂子,咱們來日方長。」 book18.org

金蓮紅著臉輕啐一口,輕手輕腳下樓去了。 book18.org

只見窗戶透光,我才驚覺天已快亮,居然整整肏了金蓮一宿。這是要把我榨乾的節奏啊。這個朝代,可沒有營養快線可買啊。唉......我心滿意足,昏昏沉沉睡去。 book18.org

正是 book18.org

酒作淫媒,武松梅開二度, 夜為色衾,金蓮花折三更。 book18.org

欲知後事,請看下回。 book18.org

第五章 book18.org

卻說那夜武松趁武大醉酒,略施小計,淫了金蓮一整夜。便是打虎英雄,也要歇他一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ook18.org

好在我年輕力盛,不過幾日也就恢復過來了。 book18.org

數日間平安無事。衙門這邊卻忙碌起來了。武大家在城西,離得甚遠,交通不便。再說總是和金蓮獨處一屋,就算武大不懷疑,這些個老老少少的朝陽區群眾們也免不了亂嚼舌根。 book18.org

一為便利,二為避嫌,我就在衙門附近找了個住所,和武大交待了,收拾搬去彼處。 book18.org

臨走前偷瞄金蓮,只見她手牽衣角,顯是不舍。心中頗有些感動。 book18.org

我將銀兩分了些給武大,讓他購置些家中物事,又偷偷塞些碎銀給金蓮,囑她買些新衣,和喜歡的胭脂水粉。平時見她素麵朝天,知道武大也無多餘錢財,只嘆息命運造化弄人,這樣的美女竟連化妝的錢財也沒有。 book18.org

卻說金蓮得了銀子,便去扯了些布匹,做了幾件新衣,又買了些妝奩物品,梳妝打扮一番,兼之得了雄根滋潤,俞見得光彩奪目,艷麗嬌媚,不可方物。周遭一群浪蕩子弟,更是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卻知道了如今有個打虎英雄的二叔武松,不敢造次,只遠遠地垂涎三尺。 book18.org

我這邊廂卻連著幾日衙門事多,四處奔波,早出晚歸,連住所也只是夜宿晝出,更無暇到大郎家顧望。 book18.org

終於事情罷了,閒了心情,便思念起潘金蓮這美少婦來。不想還好,一念到她姣好的面目,婀娜的身姿,不由心癢難撓。 book18.org

心動不如行動,離了住所便逕往大郎家來。 book18.org

敲了幾下門,不聞動靜,心道,莫不是出去行街了? book18.org

正遲疑間,卻聽得門戶吱呀一聲,開了一道小縫。 book18.org

半張俏臉探出頭來。卻不正是我日思夜想的俏金蓮? book18.org

我喜出望外,趕緊叫道:「嫂嫂開門,武松來也。」 book18.org

金蓮見是我,便打開門戶,讓我進去。 book18.org

我趕緊趨進屋裡,回頭把門閂一插,急不可耐地便要與金蓮親熱。 book18.org

一把抱緊了佳人,嘴上連聲道:「多日不見,可想死我了!」 book18.org

正欲輕薄,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往金蓮臉上一瞧,卻見她眉垂目閉,淚痕未乾,顯是剛剛哭過一場。 book18.org

我不由得又是驚訝,又是心疼,急忙問道:「嫂嫂卻是為何垂淚?哪個這般大膽欺負了你?」 book18.org

金蓮拿手帕拭了拭眼角,說出一番話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原來這幾日冬已將殘,天色回陽微暖,武大早起出門。便是今朝,武大走後,金蓮收拾房屋,在門前叉那帘子。也是合當有事,卻好一個人從帘子邊走過。無巧不成書,金蓮手裡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將倒去,不端不正,卻好打在那人頭巾上...... book18.org

我聽到此處,心中咯噔一下,該來的還是來了! book18.org

金蓮卻還在述說。那人立住了腳,怒氣沖沖正要發作,一抬頭見了金蓮,卻楞在當地。金蓮好生愧疚,便叉手深深地道個萬福,說道:「奴家一時失手。官人疼了?」那人一頭整頓頭巾,一面卻不發作,把腰曲著地還禮,道:「不妨事。娘子閃了手?」 金蓮忙道,不曾。那人笑道:「這是小人不是。衝撞娘子,休怪。」金蓮也笑道: 「官人恕奴些個。」便欲自收了帘子叉竿入去。 book18.org

剛要掩上大門,卻見一隻腳頂住了,金蓮一驚,抬頭卻是那官人,滿臉堆笑,道,娘子莫慌。經過此地,恰好有些口渴了,問娘子討杯茶喝。 book18.org

金蓮正待猶豫,想到是自己剛打了人家,也不好意思退卻,便打開門,喏道,「粗茶自有一杯奉上。官人喝了,還請趕路便是,莫耽誤了行程。」 book18.org

那人一笑,抬腿進門。 book18.org

金蓮這才細細打量此人。卻見這官人油頭粉面,打扮齊整,似是有錢人家子弟。面貌端正,但一雙眼卻賊溜溜地在自己身上亂轉。 book18.org

這種淫邪的目光金蓮倒是見多了,也見怪不怪,不作他想,說道,「官人稍待片刻,我去去就來。」官人道,不妨。 book18.org

金蓮沏了一壺碧螺春,將幾碟點心,連杯箸放在盤裡,端出廳上。那官人連聲道謝,端起茶吹了幾吹,便不緊不慢,吃將起來。 book18.org

金蓮見他吃得慢,也不好催促,只好旁邊干坐作陪。那人問了幾句話,金蓮只敷衍過去。 book18.org

只聽得一聲響,卻是那官人一雙箸,跌落在地。也是緣法湊巧,那雙箸正落在金蓮腳邊。那人蹲身下去拾,瞅著金蓮尖尖的一雙繡花鞋小腳兒正翹在箸邊,竟將手摸了一下...... book18.org

我聽到此處,不由惡向膽邊生,喝一句:「好個色膽包天的淫賊!」 待要發作,卻見金蓮欲言又止,心下知道還有更多,連忙催促她繼續。 book18.org

金蓮羞紅了臉,道:「我疑是那官人無心,連忙把腳一縮,不意他竟伸手捏住我的繡花鞋......」 book18.org

我聽到這段,想起那晚金蓮那隻被我剝了鞋的纖纖玉足,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心中大是不忿。 book18.org

金蓮接著道:「我急忙縮回腳,道,『官人休要無禮!』那人卻嬉皮笑臉,站起身來,若無其事。我正臉說道,官人這就請趕路罷!卻不曾想......」說到此處,已是委屈的淚水漣漣。 book18.org

我一跺腳道:「卻是怎地?!你快說來!」 book18.org

金蓮抽抽嗒嗒地泣道:「那人卻一把將我抱住,便要......便要脫我的衣衫,意圖不軌。」 book18.org

我咬緊牙關道:「你讓他污了?」 book18.org

金蓮忙道:「所幸不曾。那隔壁的王媽恰好進來借油,叫了一聲,那人急忙溜走了。並未得逞。然而今朝奴家,卻總是已然遭這惡人侮辱了.....」說完又眼上抹淚。 book18.org

我義憤填膺,大叫一句:「好你個西門慶!總有一日,教你撞在我手上!!!」 book18.org

金蓮聞得此言,驚詫地望著我道:「叔叔卻如何知道此人姓甚名誰?」 book18.org

我自知說溜嘴了,連忙圓道:「此人臭名遠揚。富有家產,專愛攀花問柳,勾搭淫婦,欺辱良家,端的是惡賊一名。我聽你描述此人樣貌,定是他無疑。」 book18.org

金蓮點頭道:「此人正是西門,單名一個慶字。卻不知如此劣跡斑斑。」 book18.org

我奇道:「你又如何得知?」 book18.org

金蓮道,「那王媽恰好認得此人。」 book18.org

我心中五味雜陳。西門大官人,王婆,潘金蓮......這已經熟讀了多少遍的情節,似乎全都亂了套。難道,一切都是因為我? book18.org

不對,必然是因為我!!! book18.org

想那真的蓋世英雄武松,又怎會叔嫂通姦,給自己的大哥帶綠帽?我與金蓮有這等事情,她才不至於芳心寂寞,被西門慶勾引...... book18.org

轉念又想:至少武大這條性命,應該是保得住了......腦海里響起一句台詞來:「大郎,該吃藥了......」 book18.org

想到此節,忍不住回頭看著金蓮,那柔弱的身段,無辜的臉孔,怎麼也不能相信她能做出這等謀殺親夫的惡行來。 book18.org

金蓮見我臉上陰晴不定,以為我還在為西門慶的事惱怒,強顏歡笑道:「叔叔不必氣忿。奴家......也不曾真的受污。便由它去,可好?」 book18.org

我嘆了一聲,輕輕摸了一下她的秀臉,估計她還在驚嚇之中,也沒了調戲的心情。便安慰她道:「是武二不好。我若常在此處,怎由得此等狗賊放肆!」 book18.org

金蓮聞得,眼圈登時紅了。忍不住撲進我懷中,嚶嚶啜泣。 book18.org

我又安撫了一陣,輕聲道,明兒趕早,我來看你。將她臀兒輕捏了一下。 book18.org

金蓮紅了臉,微微頜首。我作別去了。 book18.org

有道是: book18.org

紅杏本無心,偏惹浪蝶來。 秋波千層浪,卻向何人去? book18.org

要知那武松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book18.org

相關搜索

武松全文完逆倫皇者1假扮陪酒全文番外1ㄧ5完全文武松新傳1完武松傳奇媽媽全文完1淫者逆倫皇者 1淫者武松20盈盈 2011~20勇者1完完(20)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