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者武松 (第六-八章)

【淫者武松】 作者:ghostchild

第六章

我回到衙門,一路上攥緊雙拳,只想著如何懲治那天殺的西門淫賊。

問了幾個衙役小廝,均不熟識此人。正無計可施,心念一動:「金蓮說那王婆識得。」一拍大腿:「of course!!」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我為何如今才醒起此事?看來得從這王婆身上下手。當下叫過一個小廝,如此這般,吩咐了幾句。和衙門同僚吃了一回酒,猜了些枚,當晚回到住處,閒話不提。

次日一早,洗漱完畢,吃了早點,購了些金蓮愛吃的蜜餞點心,便朝武大處來。

周圍看看無人,輕輕叩了叩門,不多時,金蓮探出頭來,低低一笑,放我進入。

我放下果子蜜餞,看著金蓮,不由得兩眼放光。

她今天穿了一襲綢布裙,著了一雙新繡花鞋,化了個淡妝,唯有嘴上擦了朱紅。真箇是嘴若櫻桃,香腮勝雪,一眉一眼笑意盈盈,一手一足撩人起意。亭亭玉立地站著,嬌而不艷,光彩奪目,飄飄裊裊,我不由得看得痴了。知道她是特意為我裝扮,尤覺得心中大樂。

金蓮見我直勾勾站定,撲哧一笑道:「叔叔為何痴著不動?」

我壞笑道,不錯,我正是痴痴地被你這小淫娃勾了魂兒去。大步上前,一把摟住了她的小蠻腰。

金蓮整個兒倒入我懷裡,端的是溫香軟玉,惹人憐惜。我一手便往她胸上摸去。

金蓮羞道:「叔叔忒也急色。」 卻不抗拒,任由我把她鼓鼓的胸兒摸來捏去。

我看著她道:「今兒個起,人前你我叔嫂相稱,底下里卻休要再提。你我已有夫妻之實。從今兒起,你是我的夫人好蓮妹,我是你的官人虎哥兒。可要作得?」

金蓮咬著下唇道:「我這下賤苦命的身子,豈敢尊稱夫人。奴家原與叔叔高攀不起。但叔叔.....哥哥若不嫌棄,我自是從命。」

金蓮的身世,我當然從書裡頭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但我心中從來的確沒有任何看不起她的想法。自從睡了她,我逐漸覺得她是我的女人。並不只是她的身子,而是......她這個人。也許她的人設,就是讓男人有征服欲和保護欲吧。

在書中她紅顏薄命,我不忍讓她在我這裡重蹈覆轍。

將她身子摟得更緊了些,柔聲道:「好蓮兒。」

吃了這溫言柔語,金蓮眼圈倏地紅了,棉花般軟在我懷裡。

金蓮小鳥依人地偎著。但覺得她鼓鼓的胸膛在我懷中撲騰起伏,我忍不住又勃起色慾。

我一邊低頭朝她的櫻唇索吻,一邊牽起她的玉手,往我褲襠中塞入。

金蓮微微一動,便任我擺布。張開了檀口,讓我舌頭進入,小手已然碰著了我的陽物。

尤物就是尤物,光被她的手兒一碰,我的肉棒便不可遏制地挺翹起來,又粗又硬,在褲襠里只覺熱氣騰騰。

金蓮羞道:「好叔......好哥哥,你那話兒怎恁地雄壯哩?」

我心下暗笑:「當然不能和你那三寸丁老公相提並論。」心下也頗為自己的尺寸自豪。卻挑她道:「這一柱擎天的本領,卻見了你才施展得開哩!」

金蓮莞爾一笑:「總是拿這貧嘴兒來逗我!」心下歡喜,輕輕地把命根兒握在手心。

我但覺那溫暖細膩的掌心抵著,纖細柔軟的五指裹著,肉棒越發興奮,青筋凸起,突突直跳。抓著金蓮的小手,引導她上下套弄起來。這溫潤的肉感,比自己打手沖實在舒服太多了。

撫弄了一番,肉棒在褲襠里硬得難受至極,直要破布而出。我感受著嘴裡她的香舌蠕動徘徊,心裡慾念陡盛,抽出舌來,把她的臻首便往襠下按去。

金蓮明白了我的意圖,只稍稍猶豫,便跪了下來,順從地把小口貼近了那鼓脹的陰莖。我難遏心中的興奮,屁股往前一挺,將陽物隔著褲子送入她口中。

金蓮含住了我的命根子,哪怕隔著一層布,我也能感覺到她小嘴裡的溫暖濕潤。我忍不住爽得輕輕抽插了幾下,包著肉棍的布料被她的香津濡濕,還沾上了一圈朱紅。

這當口,我再不解放命根子出來,只怕就要當場爆炸了。

我一抽腰帶,褲子嘩啦落地,粗大的肉棒彈跳而出,正拍打在金蓮的粉嫩香腮上。

金蓮忍不住輕輕驚呼一聲,像是被它的尺寸震驚到了。她這驚嚇的表情更讓我慾火焚身,抓住肉棒,便在她的秀美臉龐上磨蹭起來。

金蓮微微低頭側首,露出雪白的後頸,一張吹彈可破的嬌俏小臉兒被大肉棒橫過來豎過去地摩擦肏弄著,那猙獰黝黑的龜頭和她白皙粉嫩的肌膚親密接觸,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從上望下看著著這淫靡的一幕,心中充滿了無限的心理快感,肉棒已是膨脹到極限。

我抓著肉棒,在金蓮臉頰上輕輕一捏,她自然而然張開了檀香小口,這一次,肉棒赤裸裸硬邦邦地塞進了她的小嘴。

沒有了任何阻礙,我的肉棒長驅而入。但她的嘴實在太嬌小,容不下我整個命根子,我只好放入一小半。

只感覺陰莖在她的嘴裡,被她暖暖濕濕的口腔緊緊地包裹住,香舌抵著龜頭,上下兩排貝齒輕輕微頂著冠部。我爽得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到了這個地步,哪怕下一秒要上刀山下火海,我此刻也只想狠狠地洩慾。

我兩手按著金蓮的臻首,屁股前聳後動,把她的小嘴兒當作淫穴,操將起來。

金蓮那小口被塞得滿滿當當,嘴裡只嗚嗚作響。我前後抽插得不亦樂乎。

把她的櫻桃小嘴屌了百幾十下,每下都無比刺激,只覺得龜頭陣陣酥麻。低頭看著自己的肉棒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想到這麼一個令無數男人垂涎的美少婦,正跪在自己面前為自己口交;這讓一群浪蕩兒只可遠觀偷偷意淫的嬌俏臉龐,正臣服在我襠下;那多少好色男人想要一親芳澤的美妙櫻唇,正被自己的肉棒盡情肏弄......生理和心理的滿足感瞬間膨脹炸裂。我一聲悶哼,龜頭直挺,將無數子孫射入金蓮的口中。一波又一波,也不知道射了多少......

我低頭看著金蓮微微鼓起的腮幫子,心滿意足地說,「好蓮兒,爽死哥哥我了。」緩緩將軟了的雞兒抽出。

金蓮這才一陣咳嗽,半躺在地,張開嘴兒,一股濃濁的精液從嘴角滴下。這等堪比AV名場面的畫面,讓我只恨手中沒有現代設備可以拍攝下來,留待以後慢慢欣賞回味。

金蓮緩過勁來,開口道.......

欲知那金蓮所說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七章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這邊在武大家中,武松和金蓮胡天胡地,世間何事,渾然不知。

另一廂,卻說那花花公子西門慶,正在家中獨自悶悶不樂。

這西門大官人,原是天生花中魔王,色中惡鬼。生的風流倜儻,偏又愛煙花柳巷。家中美妻麗妾,仍不逞意,專從事那勾搭婦人、調戲少女的勾當。

那日機緣巧合,碰見了金蓮。饒是西門慶這見慣花紅柳綠的採花老手,見了這風姿綽約、容貌俏麗的美婦人,也不免神魂顛倒,登起色心。本欲趁著無人,便要強行媾和,卻被那王婆撞破了好事,未能得手,心下甚是懊惱。

回到家中,心中便總是惦念著那俏佳人的一顰一笑,坐立不安,輾轉反側,茶飯不思,只恨不能將這美婦人擁入懷中。

一日正不得勁時,猛然轉念一想,那撞破自己好事的王婆,卻原是相識,在近里開得一間茶坊,往日自己是個中常客,並呼作乾娘的便是。她既入得那美婦人家中,必是相熟。何不打探相與?

打定主意,便逕往王婆茶坊里來。掀了水簾入門,卻正見那王婆在其中。見是西門慶,微微一笑,意味深長。

西門慶臉上一紅,拱手道:「乾娘,許久不見了!」

王媽哈哈一笑:「大官人貴人多忘事。那日卻不是打了個照面?想是大官人有要事在身,卻走得比那驛馬還要快哩!」

西門慶大窘,說道,「乾娘休要取笑。」也顧不得這許多,腆臉問道:「乾娘你且來,我問你:那日間壁的雌兒,卻是誰的老小?」

王婆道:「她是閻羅大王的妹子,五道將軍的女兒,問她怎地?」

西門慶道:「我和你說正話,休要取笑。」

王婆道:「大官人怎麼不認得?她老公便是每日在縣前賣熟食的。」

西門慶道:「莫非是賣棗糕徐三的老婆?」

王婆搖手道:「不是。若是他的,正是一對兒。大官人再猜。」

西門慶道:「可是銀擔子李二的老婆?」

王婆搖頭道:「不是。若是他的時,也倒是一雙。」

西門慶道:「倒敢是花膊陸小乙的妻子?」

王婆大笑道:「不是。若他的時,也又是好一對兒。大官人再猜一猜。」

西門慶道:「乾娘,我其實猜不著。」

王婆哈哈笑道:「好教大官人得知了笑一聲。她的蓋老,便是街上賣炊餅的武大郎。」

西門慶跌腳笑道:「莫不是人叫他三寸丁谷樹皮的武大郎?」

王婆道:「正是他。」西門慶聽了,叫起苦來說道:「好塊羊肉,怎地落在狗口裡!」

王婆道:「便是這般苦事。自古道:『駿馬卻馱痴漢走,美妻常伴拙夫眠。』月下老偏生要是這般配合!」

西門慶心中寥落,喝了幾口茶,道:「王乾娘,我欠你多少茶錢?」

王婆道:「不多,由他歇些時卻算。」

西門慶打定主意,不再拐彎抹角,道:「乾娘,我知你作的一手好媒。實話與你說,那日見了那娘子,我只是冥思苦想,夜不能寐。你既是撮合

山,若助得我與她佳緣有合,便於我恩重如山。」

王婆道:「大官人,你宅上大娘子得知時,婆子這臉,怎吃得耳刮子?」

西門慶道:「我家大娘子最好,極是容得人。現今也討幾個身邊人在家裡,只是沒一個中得我意的。這個娘子,你若與我說成了,我自重重謝你。」

那王婆本是個財迷心竅的人物。平時專作些教唆男女之事,卻美其名曰做媒。開言欺陸賈,出口勝隋何。只鸞孤鳳,霎時間交仗成雙;寡婦鰥男,一席話搬唆捉對。略施妙計,使阿羅漢抱住比丘尼;稍用機關,教李天王摟定鬼子母。甜言說誘,男如封涉也生心;軟語調和,女似麻姑能動念。教唆得織女害相思,調弄得嫦娥尋配偶。

見西門慶如此說,知他甚有些家財,便動了貪念。要引他上鉤,卻只斟茶不答話。

西門慶見此情狀,即去身邊摸出一兩來銀子,遞與王婆,說道:「乾娘權收了做茶錢。」婆子笑道:「何消得許多?」西門慶道:「只顧放著。」婆子暗暗喜歡。且把銀子來藏了。

西門慶見她收了銀兩,忙地說道,「不瞞乾娘說:那日見了那武大家娘子這一面,卻似收了我三魂七魄的一般,只是沒做個道理入腳處。不知

你可會弄些手段麼?」

王婆哈哈的笑起來道:「大官人,休怪老身直言:但凡捱光最難,十分光時,使錢到九分九厘,也有難成就處。若是大官人肯使錢時,老身有一條計,便教大官人和這雌兒會一面。只不知官人肯依我麼?」

西門慶喜不自勝道:「不揀怎地,我都依你。乾娘有甚妙計?」

王婆笑道:「今日晚了,且回去。過半年三個月,卻來商量。」

西門慶聞得此言,心道,半年三個月,卻怎熬得過!!當即便跪下道:「乾娘休要撒科,你作成我則個!」

王婆見此情狀,連忙扶起西門慶道:「大官人休要折煞了我。既是見你如此心誠,我這有一條計謀。」

欲知那王婆說出何等計策來,且聽下回分曉。

第八章

上回說到,那王婆得了西門慶的銀子,想出一條奸計來,正要面授機宜。且按下不表。

書接第六回,武松與金蓮這廂,卻說虎哥兒將俏婦人那櫻桃小口盡情肏弄了一番,濃精盡數射入金蓮口中,只淫的心花怒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蓮緩過神來,嘴角還滴著些許精液,秀眉微蹙,埋怨道:「哥哥這一番遊戲,你是適意了,卻教我不住乾嘔。」

我見著她這又是俊美又顯淫蕩的臉龐,心中大動,忙安撫道:「好蓮兒。我這便讓你也享受一番便是。」

心裡有了主意,將她攙扶起身,輕輕拭去臉上穢物,將她半推半扶地帶到廳上的大椅前面。

金蓮不知我是何打算,只睜著一雙秒目,不明所以地看著我。

我微微一笑,雙手只一扯,將她的下裙脫落在地。

金蓮一聲驚叱,忙用雙手檔住褻褲。我輕輕將她手掌撥開,又是一扯,褻褲也無影無蹤。

金蓮下身赤裸,兩條雪白的大腿並在一處,真是白花花地晃眼。我把她往前輕輕一推,金蓮站立不穩,跌坐在椅中,兩條腿順勢翹了起來,把私處毫無保留地呈現在我眼前。

我心道:「Perfect!」 趁她還未反應過來,跪在椅前,順勢將她雙腿掰開。

「啊!」金蓮的下身被我擺出了M字的羞恥姿勢來,她頓時滿面潮紅,拚命想要把雙腿合上。無奈她這等綿薄之力,怎敵得過打虎英雄。

我把住她雙腿,仔細地觀賞起她的陰牝來。

這小浪蹄子真是天生一副名器。白白凈凈的兩瓣嫩肉,如剛發好的小饅頭微微漲起,兩邊幾根稀疏的捲毛。中間一條粉色細長的小縫,已然微微濕潤,如珠蚌將啟未啟,令人無限遐想。我暗道,難怪每次奸她的小穴都如此快意,端的是人間難覓的好屄。

看著這美妙的陰處,想到肉棒插入此中的神仙滋味,不覺自個兒慢慢又硬了。我按捺住衝動,把頭湊近她的小穴。

金蓮終於明白我想幹什麼了。「哥哥,使不得......」又嬌又羞,咬著唇左右搖頭。

我嘴唇微張,對著肉穴兒,上下左右地徐徐吹起氣來。

金蓮只覺得一陣濕潤的暖風吹拂著陰處,又是酥癢,又是舒服,忍不住開始嗯了起來。

我暗自笑道:「這才剛剛開始,就受不住了?一會兒教你欲仙欲死。」 把嘴貼得更近,吹送得更用勁兒了些。

金蓮嗯哼地更大聲了,身子也開始聳動起來。那粉嫩的陰唇已經張開,只見得水靈靈地,惹人疼愛。

我張開口來,伸出舌頭,把嘴貼在她的饅頭小屄上,開始上下舔動。

「!!!」金蓮只覺得快感一陣陣地從下身傳來,讓她頭皮發麻。

我的舌頭又挑又舔,舐著她的小穴,時而深入,時而轉圈,速度漸漸加快。

「哥哥......莫要再弄......嗯...啊!!嗯~ 嗯......」 金蓮已經幾乎帶著哭腔,全身不停顫動,下身不受控制地收縮著,顯然已經受不住這強烈的刺激,呻吟得死去活來。

我想,是時候送她上天了。突地含住陰唇上部,舌尖抵住那小小一粒肉疙瘩,舌如巧簧,連吮帶舔......

金蓮再也無法遏制這一波快感攻擊,一聲尖叫,全身一緊,一股股陰精從小穴里射出,如噴泉一般,將我花了一嘴一臉。

我又溫柔地舔了最後幾下,金蓮陣陣痙攣,終於癱軟。

我把臉上水漬拭去,站起身來,俯視著軟倚在椅中的可人兒,笑道:「小淫娃,可曾享受了?」

金蓮有氣無力地回道:「偏是你這冤家,喜歡如此作踐奴家!」臉上卻一副高潮過後的喜悅。

我笑道,「奈何我這冤家,卻正要與你過不去哩!」雙腿打開,那一根陽物又雄赳赳氣昂昂地挺立著,如翹起的芭蕉般只是硬著。

金蓮沒料到我居然又如此雄起,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將金蓮拉往身前,將那一根淫棒抵住她的白嫩乳房,戳弄了幾下,只覺得軟綿中帶著彈性,刺激著我的龜頭,甚是受用。

弄得幾下,陽物更挺立如柱。這一雙白花花肥嫩嫩的奶子,在我眼下晃動,誰受得這得刺激。我讓金蓮用手捧著乳房,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

從上往下看,這風景真是......「好深一道事業線.....」我忍不住喃喃自語。

金蓮不明所以,只捧著一對大白兔兒,仰頭看著我。

我把唾液在龜頭上一抹,肉棒插入了乳溝之間,開始上下抽動。

這肥美的嫩奶,柔膩的肌膚,乳交起來,真是讓人慾仙欲死。

看著肉棒在乳溝里進進出出的淫蕩的畫面,金蓮粉俏臉上的無限嬌羞,我忍不住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嗯,嗯嗯......啊!!!!」龜頭一抖,一股股精液噴漿而出,射得金蓮滿臉都是。

我滿足地放開了手,只見白濁的精液正從金蓮的俏臉上慢慢流下,顯得又是嬌美,又是淫蕩。

我忍不住想:「古人發明『梨花帶雨』這個詞來形容美人兒被臨幸後的媚態,真是絕了......」

仔細看去,金蓮半跪在椅中,白嫩的大腿上一灘剛從臉上滴落的精液,腳後跟從繡花鞋半藏半露,輕輕晃動。

這般風情,真是讓人情難自控。

我心想,是時候玩些更刺激的了。一把將她抱起來,又將她往後斜斜放倒,背靠在椅背上。

欲知武松又想出何等奇技淫巧,且聽下回細細道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