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寧靜致遠 (4) 作者:NJZY

.

【寧靜致遠】

作者: 寧靜致遠666 2021-5-4發表於SIS001

第四章 火 鍋

在昏暗的觀影室內,只能勉強看到輪廓,射燈轉向過來的瞬間才能看清聚光燈內的事物, 老婆與我對視了一眼,緩緩的轉個頭去,就在我面前,和佳傑吻著。

對視時,射燈的光束正好掃過我和徐麗,她剛才肯定是看到我的囧樣的,看到了我滿足的神情,看到了我投降的雞巴,看到包裹著我雞巴的那雙其它女人的手,看到了褲頭的凌亂,也許還看到了射得到處都是的精液。

徐麗在我耳邊說道,好好看,好好學,就吻向我的耳根,脖子,臉頰,然後脫著我的外衣,長褲。

旁邊儘是親吻的聲音,老婆的淡藍色時裝已經不翼而飛,淺藍色的胸罩包裹著只有B罩杯的雙乳,佳傑咬著老婆的嘴皮,時而又把舌頭伸進老婆的口腔感覺在勾引著老婆的的舌頭,一直重複著,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老婆的舌頭在漆黑中帶著發亮的唾液追尋著佳傑的舌頭而出,還發出了輕輕的喘息。

我的雞巴又有了微微的反應,想著徐麗說的,好好看,好好學,我確實挺認真的再看,

看著眼前的光景,接吻,都能接出這樣的花樣,這是以前不知道的,有看黃片,但還是看得少。

嗯,老婆發出了呻吟聲,但又忍住了。

這時佳傑站在老婆的身後,隔著胸罩撫摸著老婆的小饅頭,老婆偏仰著,雙手自然下垂,又好像在找些什麼,啊,佳傑每次用力,老婆都會呻吟著,又馬上忍著。

你身體好燙,佳傑說道。

老婆沒有回應。

你流汗了。佳傑又說道,

老婆還是沒有回應。

佳傑雙手伸進胸罩,輕輕的一握。

啊,老婆又是一聲呻吟,又忍住。

佳傑一邊握著雙乳一邊挑逗著老婆的乳頭。

呼呼呼,老婆忍耐著喘著粗氣。

我覺得老婆是害羞了,雖然看不清,或者是偶爾看得清,但在做什麼,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還和另外一個男人在老公和玩弄她男人的老婆面前親熱,這太刺激了,已經體現到我身上,因為我又又又又硬了;而老婆呢,她肯定也是亢奮的,畢竟我都射了三次,我想給老婆說,讓她別忍著,盡情的抒發,又變態的想靜靜的等待,等待老婆忍不住時的爆發。

徐麗的手一直在我的雞巴上,她知道我又硬了,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說道,

致遠你已經射了三次了,這次要忍住,一會要讓你老婆感受一下被你操到高潮的美妙。

我知道她是故意說給老婆聽得,真想捏她報復一下,不過也只是想想,因為我不好意思,雙手緊握的放在沙發上。

徐麗也看我雙手緊捏著,沒有付出行動,起身跪在沙發邊,雙手玩弄著我的雞巴,舌頭親舔著,時而又用雙唇輕裹著,在嘴中用舌頭圍著我的龜頭轉圈。

呼,舒服,這就是口交嗎?我第一次嘗試口交,真的好舒服,以前怎麼不知道口交是這樣的感覺,沒有陰道的緊實,卻也有侵入的快感,有火熱的空間,還有舌頭的挑逗,我用手拒絕著,太舒服了,我怕又射了。

徐麗明白我的意圖,抬頭看向我,說道,致遠,放心,我不會讓你射精的,已經第四次硬了,也不會那麼快射精的,你安心享受就好,只是給你保持好狀態,一會幹翻你老婆。

聽了徐麗的話,我沒有在拒絕,她也變著花樣的玩弄著我的雞巴,當感到我非常亢奮時,她又把陣地換到大腿或我的肚臍。

旁邊佳傑已經脫了老婆的淺藍色裙子,把她放倒在皮質茶几上,一套淺藍色的成套內衣依然堅守著,保衛著老婆的重要位置,射燈掃過的一瞬間,我看到老婆的內褲底,已經有了濕潤的痕跡,我都射了三次了,老婆亢奮不是很正常嗎?我心裡想著。

這邊都是粘液,是流出來的淫水嗎?佳傑摸著老婆的大腿根問著, 老婆沒有答話,自顧自的喘著粗氣, 佳傑抬高老婆的雙腿,讓老婆自己抱著,頭埋在老婆的陰部,舔著內褲的邊緣,大腿根部,就是遲遲不進攻她的小穴。 老婆把頭側向一旁,粗氣的聲音比剛才還要大一些。 你老婆快忍不住了,徐麗一邊說著,一邊舔著我的雞巴。 啊,該來的終歸會來,佳傑開始隔著老婆的內褲舔著老婆的小穴,只舔了一下,聽到老婆的呻吟後,佳傑就往上移動拉開胸罩親吻著老婆的小饅頭,舌尖挑逗著粉紅色的乳頭,右手伸進老婆的小穴撫摸著我都沒摸過的小穴。、 嗯,嗯,啊 老婆呻吟著 小靜,舒服嗎? 嗯,嗯,嗯,啊 我不知道老婆是回應佳傑,還是因為舒服傳出來的呻吟,也許兩者都有。 你老婆的胸和讀書時一樣大,你這傢伙暴殄天物啊,徐麗說著繼續為我服務著。 佳傑的手快速的撫摸著老婆的小穴, 啊,啊,不行,我不行了,佳傑我不行了。 佳傑放慢了手上的動作,手指輕輕的撫摸著,老婆的呻吟又停止了,還是喘著粗氣,佳傑頭離開一直玩弄的左胸,吻了一下右胸,撐在老婆的眼前, 小靜,吻我。 老婆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抬頭吻著佳傑,並把舌頭伸進了佳傑的口中。 深吻,看著老婆主動的吻著佳傑,我有一點點吃醋,以前聽前輩們說過,一個女人可以給你操,但是不會主動吻你,特別是濕吻。我不知道老婆是變心了還是怎麼的,心裡不停的翻滾著,到底是愛還是欲。 徐麗像我心裡的蛔蟲一樣這時又開口了,致遠你放心,你老婆是被慾望帶動的,我們在一起有友情,有慾望,但一定不會有愛情,我們也不會去引導你們讓欲淹沒愛;你們這樣的感情和彼此信任的程度,也不是那麼好引導的,如果你們覺得變味了,有問題,可以馬上叫停。 他們還在激烈的吻著,老婆可能聽到了徐麗的話,也放鬆了些許。 聽了徐麗的話,我明白了老婆這個吻,並不是愛,而是慾望,我都射了三次,還不准老婆有慾望嗎?她目前的亢奮狀態,呻吟,是我以前都不曾見過聽過的,起碼她享受到了和我在一起沒享受到的快樂,老婆快樂我就快樂了,不在於糾結快樂從何而來。 我要看看你濕的地方,佳傑說著話,移向茶几一旁,抬起老婆的腿,隔著內褲嗅了一下老婆的小穴,都濕透了呀,周圍都是你滲透出來的淫水,佳傑左手大拇指頂著內褲撥弄著老婆的陰蒂,右手輕輕的撫摸著老婆的右腿根部。

啊,啊,啊,老婆呻吟著。

可以舔濕的地方嗎?佳傑一邊繼續著剛才的動作,一邊問著。

啊,啊,啊,我不知道。

老婆的全身發紅,不知道是否到了高潮。

拉開讓我看看,佳傑說著。

他的意思肯定是叫老婆拉開內褲,老婆雖然呻吟著,但卻沒有行動,只是輕微的扭動著身體。

佳傑看她沒有要拉開內褲的意思,自己動手把老婆的內褲底部拉開,盯著雙眼看著,好嫩,好鮮美,好多汁,嘴裡說著。

說來慚愧,老婆的小穴長什麼樣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凌亂的陰毛下,鮮紅的陰唇絲絲綻放,四周沾滿了流出的蜜汁,在佳傑的目光下微微顫動著。

佳傑左手掰開老婆的陰唇,果然都濕了,嘴裡念到,然後用右手中指輕輕的拍打著老婆被掰開的小穴。

老婆微閉雙目,蠕動著身體,呻吟著,啊,啊,啊。

噠,噠,噠的水聲環繞著整個觀影室,聽得見水聲嗎?佳傑詢問著。

老婆依舊沒有回應,身體的扭動幅度卻比剛才還要大一些。

真棒啊,又嫩又滑,說著中指插進老婆的陰道,舌頭舔向老婆的陰蒂。

啊,啊,啊我不行了,佳傑,我真的不行了。

佳傑舌頭離開老婆的陰蒂,手指繼續抽插的問著,你到高潮了嗎?

老婆沒有回應。

佳傑又繼續把頭埋下,一會吸,一會舔弄著老婆凸起的陰蒂。

啊,啊佳傑,我受不了了,啊,啊,我到了,我到了好多次了。

佳傑聞聲,立馬停止了動作,拉起在我胯下口交的徐麗,言到,戰場交給你們,我們也回房間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觀影室。

我看著在皮質茶几上扭動的老婆,全身晶瑩剔透泛出紅光。

老婆嘴裡念到,老公,抱抱我。

我知道老婆要的肯定不是抱抱,挺著從來沒有這麼堅挺的雞巴來到茶几邊緣,脫下老婆完全濕透了的內褲,捏在手中,狠狠的插進老婆的陰道。 啊,老公,我好舒服,啊,你的雞巴今天好大,好燙,好硬,好舒服啊。

插進老婆的小穴,沒有多少阻力,裡面的淫水被我擠出來了一些,噴淋在我的雞巴周圍,從來沒有感受過老婆的小穴是這麼的滑,燙,裡面的嫩肉還不停的擠壓我的雞巴,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從來沒有過的快速抽插。 啊,啊,啊老公,你好快,啊,老公,你今天好強,啊啊 啊,老公我愛你,啊,啊老公,老公我高潮了,高潮了,我快飛起來了,老婆的胯跟隨著我的抽插,向我的雞巴緊緊的頂著。 老公,我到了,我真的飛起來了,你先慢一點插我,我喘口氣好嗎? 老婆緊緊的抱著我,阻緩了我抽插的速度。 我把老婆的雙腿放平,雙手環抱著她的雙肩,雞巴在老婆的小穴里慢慢的插著,頭靠向老婆的耳邊。 老婆,今天舒服嗎? 老公,我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 老婆,你今天好美,我希望你每天都這樣。 老公,謝謝你,我永遠愛你。 你今天到了幾次高潮,我問著老婆。 剛才是第四次。老婆說道。 四次?那四次,都什麼時候到的,我驚訝的問道。 老公,你稍微快一點,我還要。 老婆絲滑的小穴夾著我堅硬的雞巴,老婆,你的小穴大一點就好了,我不太喜歡這麼緊湊的感覺,我加快速度的抽插著。 啊,老公,我你好硬,我好舒服,你要讓我一直舒服,你不知道忍著是多麼的煎熬,老婆一邊呻吟,一邊說著。 老婆,我想知道你是剛才前三次高潮是什麼時候到的,我覺得聽你說出來,我很興奮,我抽插著雞巴問著老婆。 老公,我告訴你,我都告訴你,你喜歡什麼,我就跟著你一起喜歡,啊,啊,你嫌棄我的小穴小,我就找個大雞巴操大,啊老公,再快一點。 聽到老婆說要找人操她,我雞巴感覺又大了一圈,抱緊老婆狠狠的撞擊著她的小穴。 啊,啊,老公,第一次高潮是看片子的時候,啊,佳傑隔著裙子把手放在我的小穴上,他壞死了,一動不動的放著,我動一下就會摩擦到他的手,看到徐麗被操的這麼興奮,環繞的音響又震撼,你又在旁邊,我就有了,啊,老公,就有了感覺,佳傑的手擋著我的小穴,我又自己摸不了,我也不好意思主動喊他摸,就自己主動的用小穴摩擦他的手,啊,啊,老公,摩擦著就到了一個小高潮,啊,老公,操我,我喜歡這種感覺,老公操我。

寶貝,第二次呢,我喘著大氣問道,繼續抽插著老婆的陰道,裡面發出噗噗噗的水聲。

啊,啊啊,老公,第二次是她用手摸我的小穴的時候,我當時特別的亢奮,又正好看到徐麗給你口交,一下子就到高潮了,還流了好多水在佳傑的手上,啊,老公,啊,啊我舒服,我好舒服啊。 雞巴在快速的抽插中極度敏感,又聽到老婆的講述,差點射了出來,於是想著徐麗剛才玩我雞巴時,在我亢奮的時候就減少摩擦的經驗,我放慢了速度,右手捏著老婆的小饅頭,舌頭舔著老婆的天鵝頸,等待著老婆的述說。 嗯,嗯,嗯

抽插慢下來後,老婆的呻吟沒有剛才那麼狂野,身體扭動的幅度卻比剛才還要大。

嗯,嗯,第三次是你操我之前,我感覺自己快尿出來了,小穴又癢,又酸,特別的空虛,特別想要。

聽到老婆說著,我根本控制不住,快速的抽插著老婆,老婆小穴里的嫩肉又開始圍繞在我雞巴的周圍,緊緊的包裹著。

啊,老公。

隨著我抽插速度的加快,老婆的呻吟聲又瘋狂起來,胯像剛才一樣跟隨著節奏追尋著我的雞巴。

啊,啊啊,啊啊啊,老公,我不行了,老公,我不行了。

聽到老婆的叫喊,我正準備放慢速度。

老婆有感應似的喊著,老公,用力,老公,啊,啊啊,老公不要用停,靜兒要,這種感覺靜兒想了好多年了,好老公,啊,啊,啊。

聽著老婆的話,我更加瘋狂的抽插,由於水太多,速度太快,雞巴一下子滑了出來,又頂到了老婆的陰蒂上,堅挺的雞巴沒有感到多麼的疼痛,調整好位置,又頂進老婆的陰道,快速的抽插。

啊·······,啊,啊啊老公,剛才那一下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老婆肯定是感應到了,再說這麼硬邦邦的雞巴頂在陰蒂上她肯定是有疼痛的感覺,只是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無意的頂在陰蒂上居然讓老婆爽了。

這一個失誤,在我再次進入老婆陰道的時候,射意又淡了一些,老婆,你的水都流到茶几上了,我看到反光的水漬,調戲著老婆,抽插並沒有減慢,瘋狂的操著老婆,還傳來啪啪啪的撞擊聲。

啊啊 ,啊啊啊,老公,我太舒服了,老公,早知道這麼舒服我就早點聽徐麗的了,啊,啊老公,你好厲害,你今天太厲害了,我到了,我到高潮了,啊老公············

啊,我用盡全身的力氣,頂著老婆的小穴,在老婆高潮的時候同時射出了今天的第四次精液,看著躺在茶几上微微顫抖閉目養神的老婆,真他嗎的爽,這就是征服的快感嗎?

稍微整理後,我把老婆抱到了沙發上,她還是無力的靠著我,輕聲的問道,老公,我是不是太騷了。

老婆,你好騷,我答道,我好喜歡你這樣騷下去;你喜歡這種感覺嗎?我反問到。

老婆掐了我一下,也許剛才的大戰已經耗費了老婆太多的力氣,被她掐著我沒有感到絲毫的疼痛,像撫摸一樣舒服。

喜歡的,老公,你知道嗎?徐麗一直在給我講他們做愛是怎麼這麼的舒服,他們換妻,參加多人運動,一直在給我灌輸,前些年還好,沒什麼感覺,她每次說我都鄙視的看著她,這兩年,特別是今年,不知道怎麼就轉變了,就會覺得很好奇,就主動的問了一些細節,老公,我是不是學壞了啊。

老婆,享受沒有什麼壞不壞的,我答道,那今天是你們早就預謀的嗎?

老公,徐麗問我要不要試試的時候,我有猶豫,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說,但又想嘗試她說的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老公,我是愛你的,我只愛你,謝謝你今天讓我享受到了飄上天的感覺,老婆吻了我一口,繼續說著,是徐麗告訴我,愛和性是可以分開的,她給我灌輸了好多,好多;一直沒有答應嘗試就是不知道怎麼和你開口,前天晚上我把我的疑慮告訴了徐麗,她說以她對你的了解,你會同意的,她又說,她來安排,叫我順應不拒絕就可以了。

老婆深情的看著我,潮紅的小臉還沒有消退下去。

老婆,對不起,這些年在性愛中我像個木頭一樣,我也沒有太在意怎麼做愛才能讓你舒服,就想著好好工作,讓物質條件更好一些,也許是自己比較害羞,沒有和你探討,交流,也不好意思問你做愛的感受,老婆,我錯了,以後我好好學習研究一下。

我親了一口老婆繼續道,你不是我的專屬,你是我的愛人,我親愛的老婆,我全力支持你享受生活,享受性愛。

臭弟弟,老婆咬了我肩膀一口說道,今天我真的很舒服,從來沒有過的舒服,可這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老公,我說個事你不要生氣。

你說老婆,我不會生氣的。

如果你今天不在,我肯定被佳傑那個了。他好會撩,撩得我特別想要。

那個是什麼,我故意問道。

你討厭死了,你知道的,老婆說道。

那我們還和徐麗他們繼續嗎?我問道

老婆說,我聽你的。

老婆,佳傑的雞巴大嗎?我問道。

我不知道,老婆回答著

老婆,答應我一個事好嗎?

老公我什麼都答應你。

你都不問什麼事嗎?我說道

老公,你這麼愛我,傷害我的事你捨得嗎?老婆反問道。

我肯定捨不得啊,老婆,我就是覺得你的小穴太小了,今天這麼多淫水都擠得我不舒服,以後找個大雞巴給你擴寬一點,好嗎?

你個臭弟弟,老婆雙手敲打著我的胸膛,臉上更加的潮紅。

又休息了十來分鐘,電話響起,我一看是徐麗打來的,我接起電話,喂

致遠,你們完事了嗎?完事了出來吃宵夜。

我和老婆對視了一眼,把一直捏在手裡的淺藍色內褲在老婆眼前撐開,你這內褲這麼濕,穿不成了吧,我哈哈的笑著言,老婆恨了我一眼,那就不穿了唄。

走進他們家客廳,佳傑和徐麗都換上了睡衣,應該是剛洗了澡,徐麗一襲黑色的透明情趣睡衣像沒穿一樣,不,比沒穿更加的誘惑,直接看到了豐滿的乳房和丁字褲,懶洋洋的靠著一臉微笑的佳傑,茶几上擺放著下酒菜,四個酒杯和一瓶飛天茅台。

你們先去洗洗,抓緊時間就別秀恩愛一起洗了哈,致遠去小浴室,靜兒,大浴室給你放了水,放水前我消毒了的,我們身體也沒有任何問題,徐麗說著,對了,靜兒,新的內衣,睡衣都放在更衣室的。

知道了,老婆回應著,我也屁顛屁顛的走進公用衛生間的小浴室。

今天是突破性的一天,勞累過後的淋浴,和事後煙一樣的讓人舒服,老婆被我操得高潮迭起,自己也射了四次,以前最多也就一次,都不知道射了後受到刺激還能硬起來,而且還會更持久,老婆也高潮了五次,這是我以前想都沒想過的,當然我也有自知之明,老婆的高潮首先是佳傑他們引導的,不得不佩服,行行出狀元,讓我看到了老婆的另一面。

徐麗他們說得也對,如果老婆在特定的時間,特殊的環境,遇到了某個她不討厭的人,出軌的機率還是大的,如果發生那樣的事還是比較麻煩,社會上什麼樣的人都有,騙色的老司機無處不在。

甚至錄了影像,拍了照片,騙財騙色的案例,也在工作中時常聽到別人說起,如果遇到走腎又走心的,讓我們彼此受了情傷,那我們之間的愛,幸福就不會這麼的完美,彼此心裡都有個結,有個疙瘩,甚至還有分開的可能,跟著徐麗他們這樣挺好,都是比較熟悉的同學,朋友,是有可控性的。

感慨比較多,導致洗澡的時間延長許多,來到客廳老婆已經洗澡出來,身上穿的還是來之前那套衣服,她那濕淋淋的內褲還在我兜里揣著,不知道她是掛的空檔,還是穿了徐麗給她準備的內衣。

感覺怎麼樣,徐麗倒著酒問道。

坐在我旁邊的老婆微微笑著沒有說什麼。

挺好的,我答道。

那以後繼續了,我得好好的調教你,放著這麼個大美人不會用,暴殄天物啊。

我嘻嘻的笑著沒有吱聲,端起酒杯和大家碰了一下。

放下酒杯佳傑道,那今晚在這休息吧。

我邪笑著看向他說道,今天就算了吧,下次,下次。

臭小子,想哪去了,我看都喝了酒,今天也挺累的,就讓你們就近休息。佳傑說道

你們家就一間臥室,怎麼休息啊,老婆道。

喲,嫌棄我家臥室少嘍,難道你不知道我家床大嗎?睡六個人都沒問題。徐麗接著話調侃著。

一會我們叫個代駕就行了,沒事的,下次下次,我說完又端起酒杯和佳傑單獨碰了一個。

行,不勉強你們了,記得回去後深入調研一下火鍋這個行業,我周末要出國,出國之前我們碰一碰,調研下來覺得能做,到時我們把規矩定了就可以開始。

佳傑,想著凌雲要加入一起做的話語,正好這時給佳傑通告一下。我這面有一個朋友,一開始也是我的客戶,後來關係處的挺好的,這些年都來往得比較多,是個律師,今天早的時候,正好和她碰面,她說決定做什麼後,告訴她,她進來占一股,不管運作,只負責公司的法務問題。

可以啊致遠,最頭疼的法務問題有人解決那感情好,到時我們碰面的時候叫上一起。正好可以見見聊聊。

是那個叫凌雲的美女律師嗎?我今天還在雜誌上看到她的簡介,連續兩年被評為我們市的十佳律師,這個人可不好請,市裡很多大公司請她當法律顧問都請不動。徐麗問道看了老婆一眼。

是的,我答道。

是她呀,佳傑驚訝道,她我還是知道一些的,很優秀的一位女律師,以前在紐約就小有名氣,是當地一個律師事務所的頭牌,一開始大家以為她是靠美貌上位,可人家接的經濟案件就沒輸過,讓很多人眼前一亮,知道她不光是花瓶還能力出眾,年輕又漂亮,身材又好,氣質又出眾,能力又強,這人的女人註定被那些金融大鱷盯上,很多人都想逼她就範,她都巧妙的避開,傳言她從小學習我們國家的傳統武術,真的文武雙全啊。

是的,一般的壯漢近不了她身。我給了佳傑肯定的回答。

再後來就聽說她在華爾街做投資的未婚夫為了一個單子帶她去聚會,想把她獻給他當時的老闆。佳傑繼續說道,凌雲也沒妥協,後來兩人分手了,然後就回國了。

不過這裡面有內幕,佳傑又言到,投資的圈子我都比較熟悉,有時也一起合作,聽說是凌雲的未婚夫被老闆陷害偷稅漏稅,讓他帶凌雲去陪他一次就放過他,當他老闆開始不軌的行為時,凌雲打翻了幾個保鏢後逃了出去,然後就和未婚夫分手,在然後她那未婚夫就跳樓了,過了兩年凌雲當年那未婚夫的老闆賠光了所有錢也跳樓了,這裡面肯定有內幕,至於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凌雲居然還有這樣的經歷,老婆感嘆道,

不光老婆,我也被震撼到了,凌雲的過去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

凌雲的事我也有一些小道消息,徐麗說道,聽說,我是聽說啊,凌雲陪了范援朝一周,然後范援朝幫忙做空了她當年未婚夫那個老闆,逼迫其跳樓自殺。

不是吧,范援朝快七十了吧。老婆說道。

范援朝這個名字在我們華夏是婦孺皆知的,他在大家心中的地位非常高,不是說最有錢,而是人家根正苗紅的二代地位,龍騰四海集團公司在他與他英年早逝的哥哥帶領之下成為了華夏人最想進入的公司,待遇福利之好,一人進入,全家受尊重那種。

而范援朝本人在社會中做的事,都是正能量,威望很高,目前都還是全國首善,不像某超人,只知道想方設法的賺老百姓的錢,不懂什麼叫做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不知道什麼叫反哺,一點民族情懷也沒有。

范援朝不光是在華夏,在全世界都是喊得應的那種,基本沒有負面的新聞,傳言華夏不好出面解決的問題,都是他以私人關係去運作,和幾任最高領導人關係頗深,凌雲居然和他有一腿,看來凌雲的背景深不可測啊。

真真假假的東西沒必要去認真,也都是人家的隱私,她這麼優秀,人品自然不會差,一開始我打算的是打造一個火鍋的知名品牌,現在有凌雲的加入,要朝著上市去了,佳傑說完琢磨著。

上市,我敢都不敢想,以前的公司人才聚集,都沒有做到,也沒有人去做,當然,這也是和產業結構有關係的,算了,現在也先不去想這麼多,我雖然吃了二十多年火鍋,但這個行業我是真的不了解,得先摸索一下。

我接著佳傑的話說道,凌雲這兩年基本都是接一些免費的案件,就是常說的免費提供法律諮詢和法律援助,她人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佳傑也肯定了她,那我這面深入了解後帶上凌雲,我們碰個面,再總結怎麼開展工作。

老公,我給徐麗說過凌雲喜歡你,老婆說完不做聲。

哈哈,我笑道,我還喜歡劉亦菲呢,放心老婆,我心裡只有你,就算一起做事,我也會保持距離的。

佳傑聽到老婆的話,不知道在想什麼,我看著他舉著杯子,來佳傑,碰一杯,女同志隨意。

剛放下杯子老婆就說,老公,你誤會了,你也不用刻意的保持距離,只要記得我是你老婆就行,是你心中的第一位。

徐麗嘖嘖的笑言,你兩少在我們面前秀恩愛,有人喜歡是好事,你看我們佳傑,喜歡他的姐姐妹妹可多了。

小靜,那我在你心裡排第幾啊。徐麗剛說完佳傑就調侃道。

老婆瞄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對面的佳傑和徐麗紅著臉說,在考察考察。

哈哈哈,看來我剛才這麼累還是有回報的,什麼時候我們單獨出去讓致遠感受一下遐想的快感,那又是一種不一樣的刺激喲。佳傑看著我們說道。

那好啊,你們自己微信約,我老婆和你出去你保證她的安全就行。我言道

啊,老婆體力應該是恢復了,這一下捏住我手臂的肉還扭了一下,還是挺疼的。

紅著臉說道,臭弟弟你都這樣表態了那我就去了哦,留你一個人在家獨守空房。

你個小妮子,我可捨不得致遠獨守空房,我老公約了你,我就去陪致遠,我還得把他開發出來,任重而道遠啊,到時看你家兩口子怎麼獎勵我。

獎勵我老公給你當小老公啊,可以嗎?老婆說道

那你做我小老婆嗎?佳傑接著話。

我沒有吭聲,就默默的看著他們開車。

看錶現吧,我給你機會。老婆說道。

那明天我去接你下班,給你安排好節目,佳傑眨巴著眼睛等待著老婆的答覆。

過幾天吧,明天有個客戶家喬遷之喜,我和致遠都得過去。

明天是老婆的一個客戶邀請我們去她家吃飯,小範圍的聚會,她是一個公司的人力資源HRD,40歲的大姐,吃過兩次飯,平時都跟著老婆喊她張姐,離異,孩子跟著前夫,通過朋友介紹老婆給她做設計認識的,兩人十分聊得來,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買材料的時候,老婆特意交代我去找了運營中心的美女總監吳總給她打了很大一個折扣。

平時吃飯的時候有聽張姐說過,她的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退休了,現在是二代接班,很多理念不同,做的很不開心,她呢年紀也不小了,這些年忙於工作,都沒好好的享受生活,準備提前退休,一人,一狗,一車,全國各地走走逛逛,累了就回家休息,養好精蓄好銳又繼續出去,當時說得我和老婆特別的羨慕。

HRD,我去,我似乎想到了什麼。

佳傑,我說道,如果做火鍋,按照你的規劃,我們需要HRD嗎?

有合適的人選嗎?HRD可是重要崗位,不僅人要靠譜,還要有工作經驗,工作能力,一般這樣的都是各個公司的股東,我們剛起步很難找到合適的,我的計劃是先找個HR就滿足了,最好是渝慶本市工作的。佳傑說道。

周哥,明天邀請我們去吃飯的張姐就是HRD,在現在的公司做得不開心,想提前退休,我覺得倒是可以和她聊聊看看她的意思。老婆說道

你格外了哈,佳傑看著老婆笑笑說道,以後叫我佳傑,當然叫我老公我也勉為其難,都要成為我的小老婆了,還這麼見外,叫我周哥,我很老么。

老婆撇了一眼佳傑,你正經點好不好,說正事呢,給我一種不靠譜的感覺。

老婆說佳傑給了她不靠譜的感覺,我感覺那有不靠譜,簡直就是打情罵俏嘛。

靜,工作雖然要嚴肅認真,但是心態很重要,要開心的工作,要玩著玩著就把工作做好,現在也只是在策劃階段嘛,佳傑絕對靠譜的,她是被你給吸引了,著了你的道入迷了。徐麗給她老公解釋道。

在國內,佳傑說道,CHO(Chief Human Resource Officer),即首席人事官常見,HRD就少有了,人力資源總監(HR Director),是現代公司中最重要,最有價值的頂尖管理職位之一,CEO的戰略夥伴,核心決策層的重要成員。

作為一名人力資源總監,必須從戰略高度努力構建高效實用的人力資源管理系統,成功進行人才選拔,建立科學的考核與激勵機制,最大限度地激發人才潛能,創建優秀團隊,塑造卓越的企業文化,推動組織變革與創新,最終實現組織的秩序發展,靠譜嗎?小老婆,我肚子裡可是有東西的。

佳傑說完不忘了調侃老婆一句。沒有佳傑的解釋,我還以為HRD和CHO是一樣的崗位不同叫法,原來差別這麼大,今天又學到了一點。

哼,臭美,老婆舉起酒杯和佳傑單獨碰了一個,也不知道張姐會不會同意,老婆說道

我估計老婆和我一樣,也是今天才搞懂了HRD和CHO的不同,平時沒有關注,今天漲了知識,所以就主動敬了佳傑一杯。

來致遠我們也喝,徐麗抬起酒杯說道,其實你們可以和這個張姐聊聊,前期不需要她具體做什麼,掛個名就行,現在你們是幫助過她,她接受了你們的幫助,沒有拒絕致遠去找公司領導去給她打折,就證明她接受了這份人情,願意欠你們人情。

從人的基本心理來分析,特別是她這樣的女強人,果真要退休,你們主動提出來,她不會拒絕的,就算拒絕了,也會給你們找一個這方面工作靠譜的人,或者她帶的徒子徒孫,反正就是和她有粘連性,慢慢的她如果發現和這群人創業,工作有意思,她自己也會投入進來的,這樣的獨立女性閒不下來的。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