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致遠 (9) 作者:寧靜致遠

.

【寧靜致遠】

作者:寧靜致遠2021年5月9日首發第一會所

第九章 女S

華夏擁有上下五千的文明史,歷史的長河裡,有著我們認知外的東西很多,有些認知外的東西在歲月里不停的沉澱,成長;當然在其中也有失傳的,有開倒車的,有被時代淹沒的。

近年來,很多打著傳統這個詞招搖撞騙的產業層出不窮,把勞苦大眾像韭菜一樣收割,我不是不信有一些好的東西遺留下來,我有自知之明,覺得自己不會輕易碰到,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定的免疫。

聽到阿郎對老婆說的雙修,我腦子裡第一反應就是江湖騙子,在得到凌雲的確定後,我信了,相信了她們所說的就是不可及,觸碰不到的傳統,高手在民間,時時要懷揣一顆敬畏的心。

聽到凌雲的訴說,我心裡不平靜了,我操,上世紀最後一個王朝末期,那,那,高壽的人常有,但是聽凌雲說給她按摩,讓她潮吹,失禁,和她表姐做愛,應該就是這幾年內的事啊,這麼邪乎的嗎?還看起來像六十歲,20多歲的身體機能,TMD太神奇了。

「他的雞巴是不是很大,他怎麼操你表姐的。」剛才凌雲沒說我繼續問道。

凌雲小穴內的嫩肉依舊顫動的說道。「他的雞巴很小,不到十厘米,比大指頭粗一些,也是因為這樣,他可以在女人的陰道內刺激任何一個穴道。」

「不到十厘米,那長度不夠怎麼刺激得到,而且這麼細,有感覺嗎?」我疑惑的問道。

凌雲緊抱著我,加快了上下擺動的速度,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身體顫抖的說道,「嗯,他應該會氣功,他當初給我按摩的時候,指尖根本沒有怎麼碰到我,啊,那種感覺太難忘了,嗯。」

凌雲的小穴嫩肉緊緊的吸附在我的雞巴上,每次說著這個壽老她的小穴都有微弱的變化,壽老給凌雲帶來的刺激應該是刻骨銘心的,凌雲在我耳邊呻吟,我胯部開始往上頂,雞巴感覺碰到了她的子宮。嘴裡問道。「你表姐是怎麼被操的?」

估計是我主動的動了起來,凌雲往上退縮後,沒有像剛才那樣上下蠕動,變成了左右搖擺,避開我的雞巴攻擊她的子宮,說道「啊,你好硬,好長,插得我麻麻的,嗯,壽老操表姐的時候沒什麼特殊的動作,只是把她的小雞巴插進去,雙手握著表姐的大乳房。」

凌雲提到壽老小穴內的嫩肉依舊更加有活力的包裹著我的雞巴,只是這次感覺她小穴深處有淫水緩緩流出,我知道事情沒這麼簡單,還沒發問。

凌雲左右搖擺著臀部,接著在我耳邊說道。「嗯,致遠,壽老插進表姐的小穴,不到一分鐘表姐就高潮了,隨後就尿了出來,當時站在旁邊的表姐夫說這是排毒,然後我看到表姐每個毛孔都被打開,全身都在抽搐,一會說還要,一會又說受不了了,一會表姐就被操暈了過去,壽老離開表姐的身體後,表姐躺在床上還不停的抽搐,全身所有的毛孔都流出液體,整整睡了一天,第二天再看到表姐確實更加的光彩照人。」

「這個也太神奇了吧。」我抱著凌雲的腰,繼續往上用力的朝凌雲小穴頂,嘴裡感嘆道。

「啊,啊啊致遠,我好舒服,你好厲害,以後都給我好嗎?」凌雲左右搖擺著臀部,時不時的又上下蠕動,讓我的雞巴頂在她的子宮上。

我想叫凌姐,話道嘴邊想到剛才她才說不要叫她姐,抱著凌雲溫柔的說道。「雲,你是我第二個女人,只要我老婆允許,我都陪著你。」

凌雲本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來,摟著我的腰繼續著身體的動作。

「啊啊啊,啊我到了,我到了啊,阿郎。」螢幕里,老婆被阿郎操到了第二次高潮,阿郎明顯沒有射精,停止了抽插,雙手向後撐在按摩床上,全是老婆淫水的大雞巴緩緩的從老婆的小穴里抽出來,剩一個大龜頭在老婆的小穴里。

老婆微閉雙眼,嘴裡說著,「不行了,阿郎我不行了。」

「呂夫人,我先不操你,你休息一下,不要勉強」阿郎說著左手離開按摩床摸向老婆的陰蒂,右手拉著老婆的左手放在老婆的大腿上撫摸。

「嗯,好的」老婆咬著右手,時不時的仰起身體看向只插進一個龜頭的結合部,腰胯部位輕輕的扭動著。

阿郎見狀,大雞巴開始緩慢的抽插,只插進三分之一的長度,又抽出來,刮動著老婆的大小陰唇進進出出,抽插帶出來的淫液上面多了白色的泡沫,左手大拇指按壓老婆的陰蒂,手掌和四指輕輕的拍打在老婆的陰毛上。

「啊」阿郎把大雞巴往老婆小穴上方貼緊拔出來的瞬間,老婆大叫了一聲,接著左手放在老婆M字形雙腿的右腿上,右手拿著自己的大雞巴用龜頭在老婆的陰道口,陰蒂處撫摸,拍打。老婆嘴裡說著不要不要右手蒙著嘴,泛紅的嬌軀扭動著。

老婆忍不住阿郎大雞巴的挑逗,腦袋左搖右晃,嘴裡說著不要,不要這樣,想叫阿郎插她,又說不出口,仰起身來迷離的看著阿郎,阿郎把老婆按在按摩床上,翻動老婆的嬌軀,側向左面,自己的左手按在老婆的腰間,右手向後支撐,雙腿分開,在後面抽插著老婆。

「啊,啊啊阿郎,太漲了啊啊,啊啊啊」老婆大聲的呻吟著,側向左面的身體微微發抖,雙腳併攏彎曲搭在阿郎貼著按摩床的右腿上,雙手捂著潮紅的臉頰。

阿郎沒有說話,放在腰間的左手在老婆身體上遊走,挺著胯指揮大雞巴向老婆雙腿併攏的嫩穴大幅度的抽插,老婆的呻吟越來越大,右手緊緊抓著左上角的棕色床單。

看到螢幕里老婆被阿郎操得嗷嗷大叫,我抱著凌雲大力的抽送,凌雲也大聲的呼喊著,和我一起到了高潮,凌雲到高潮的瞬間,長長的脖子向上揚起後又抵靠在我的肩膀上,大口的呼吸,我們什麼也沒說,雞巴放在凌雲的小穴里,相互緊緊的抱著。

「啊,阿郎我到了,啊我到了啊。」螢幕里老婆身體顫抖大喊著。

阿郎退出了堅硬的大雞巴,把老婆反身放平,來到老婆的臀部,分開老婆的大長腿,雙手撐在按摩床的邊緣,把堅挺的大雞巴插進老婆的小穴,嘴裡說著「呂太太,剛才的姿勢和現在的姿勢,不會進入太深,你的子宮太嫩了,我怕把你操爛。」說完慢慢的抽插著老婆。

「啊,啊啊,啊啊啊」老婆雙手小臂關節貼在按摩床上,支撐著身體,十指緊緊的抓著棕色的按摩床上的床單,被大大分開的雙腿,小腿部時不時的向上伸展,嘴裡急迫的發出呻吟。

阿郎胯下緊頂著老婆的小穴,停止了抽插,老婆臀部不由自主的向上迎合阿郎的大雞巴,不停的蠕動,咬著下唇,緊閉著嘴像是在忍著不願意說什麼。

阿郎看出了端倪,抽動幾下大雞巴,又停下緊緊的頂著老婆的小穴,重複了幾次,問向老婆。「呂夫人,你喜歡哪一種,我的大雞巴是動還是不動。」

老婆並沒有回答阿郎的話,緊咬著下唇,左右搖擺著腦袋,小腿向上伸展,臀部依然迎合,減緩煎熬,難受的忍耐著。

阿郎繼續著剛才的挑逗,問老婆要那種,老婆呻吟著說都不要,都不要。自己的臀部卻往上抬高了一些,阿郎見狀,用力的操著老婆,老婆又大聲淫叫起來,在阿郎的衝擊下,老婆雙手小臂關節已經撐不住嬌軀,雙乳緊緊的貼著按摩床,頭微微仰起,雙手緊緊的捏住按摩床頭的床沿。

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叫喊聲從觀影室的環繞音箱不停的傳來。

「阿郎真的沒出全力,他肯定知道,在等不到一分鐘,小靜就會大聲喊著要,應該是第一次,有所保留。」凌雲起身整理著自己的身體說著。

「嗯,應該是的。」我的雞巴在剛才就已經被凌雲打掃乾淨,遺憾的是這次沒有用嘴,用凌雲的話說,她好多年沒做愛了,今天一下子高潮這麼多次,身體都軟了,怕給我口交,又想要了。

「那這些年,你想要的時候怎麼解決的呢。」我問著凌雲剛才被打斷的話,拉著整理完的她走向另一張沙發坐下。

「夾腿。」凌雲靠在我懷裡,說著。

「夾腿可以高潮?」我疑惑的問道。

「以後有你就不用了。」凌雲沒有回答我,吻了我一下,又繼續躺在我懷裡。

「我感覺你挺懂性愛的,比靜兒懂得多。」我問道。

「我和前男友在國外一起生活了幾年,在那邊我們黃種人顯得格格不入,很難進入圈子,所以沒事就做愛解憂,那時積累了些基礎。」凌雲回答道。

佳傑說過凌雲前男友跳樓的事,也說過她可能被包養的事,五年多的相處早已知道凌雲的性格,凌雲既然說了我是進入她的第二個男人,我還是深信不疑的。所以這些我都沒有問。

「那你能和我說說剛才說的約了一個雞巴很大的人做愛的事嗎?你是被脅迫嗎?還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想到剛才凌雲說的和別人約炮的事,我問道。

「我沒有被脅迫,我不想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讓我做。」說完看了看我又說道。「可能除了你。」

我知道凌雲那種寧為玉碎也不讓瓦全的性格,繼續問道,「那為什麼和別人約炮呢,還是和一個不喜歡的人。」

「致遠,你是吃醋了嗎?我暫時不想回答你這個問題,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不會隱瞞你什麼,只是現在不是時候,好嗎?」凌雲說完鑽進我懷裡,雙手緊緊的抱著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郎,我到了,我又到了,停一下,我又到了。」老婆大聲的叫喊著。

阿郎停止了抽插,把大雞巴從老婆的小穴里拔出來,老婆的屁股向上抖了幾下後貼著按摩床。雙眼閉著回味高潮的快感。

老婆被阿郎用大雞巴操出了三次高潮,但他並沒有射精,我知道還會在繼續,盯著螢幕看著後面的發展。

阿郎把老婆腰間那件被聚攏成布帶的抹胸解開,讓老婆仰躺著,老婆嘴裡說受不了了,阿郎並沒有理會,幫著老婆翻動身體。嘴裡說著。「呂夫人,您放鬆享受就好,還有最後一個環節。」

老婆聽完沒有拒絕,閉著雙眼,小嘴微張,雙手自然放在按摩床上。

「呂夫人,下面我給您的子宮做一下保養,您放心,您現在的狀態不會對您的子宮有傷害的。」阿郎跪在床上,目視老婆,左手把老婆的右腿搭在自己的左肩後揉捏著老婆的嫩乳,右手分開老婆的左腿放在老婆的腿關節處撐在按摩床上,堅硬的大雞巴一下就全部挺進老婆的粉嫩陰道。

啊,老婆大叫一聲,雙手抱著阿郎的右手手臂,頭向上昂起,雙眼緊閉,小嘴張開大口的呼氣。

阿郎開始全力的操干老婆,每一下抽回到龜頭處,又狠狠的全根插進老婆有些紅腫的小穴,,大陰唇已經在阿郎的大雞巴兩邊顫抖的分開,鮮紅的小陰唇和帶著白色泡沫的淫液從老婆的小穴內被阿郎的大雞巴帶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婆撕心裂肺的叫喊著,雙手放開阿郎的右手手臂,雙手摟抱著阿郎的脖子,頭時而上仰,時而下仰,緊閉雙眼。

阿郎左手離開老婆的右胸,撐在老婆的右腋下,更加快速的抽插老婆的小穴,跨間傳來啪啪啪的撞擊聲和碰撞水流的噗噗聲,帶著白色泡沫的淫水有些在阿郎的大力操干下滲出,有些沿著老婆粉嫩的菊花流淌在按摩床上。

「啊啊啊啊啊,阿郎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阿郎,阿郎我的子宮被你捅開了,啊啊啊」老婆大聲吼叫著。

我緊緊的抱著凌雲,全身發燙的兩人在中央空調的調節下沒有一點作用,螢幕里的老婆被阿郎乾得時而翻白眼,老婆的叫喊聲,身體亢奮的狀態,是我從來沒有看到過,聽到過的,老婆撕心裂肺的叫喊聲讓我知道她的小穴內更深的陣地被阿郎攻占下來。

凌雲撫摸著我硬邦邦的肉棒說。「致遠,今天不要了,多了對身體不好。」說完把手移開,和我一起看向螢幕。

這時阿郎把老婆的雙腿搭在自己的雙肩,左腿站在地上,右腿跪在按摩床上,雙眼注視老婆,雙手揉捏老婆的嫩胸,胯下的大雞巴快速的操弄老婆。嘴裡問道。「呂夫人舒服嗎?告訴我。」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知道,啊啊,阿郎我不知道啊,啊啊啊」老婆大聲的叫著,嗓子有些許的嘶啞。

阿郎見老婆沒有正面回答,一邊插著老婆,一邊把自己的左腿從地面抬起來,雙腿跪在按摩床上,雙手把老婆的雙腿壓過老婆的頭上後,雙手貼著老婆的大腿撐在按摩床上,猛烈的抽插。

老婆雙手穿過自己的雙腿摟著阿郎的脖子,吊著身體,身體微微懸空,嘴裡嘶吼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郎,我不行了,我真的,啊。」

話還沒說完,老婆身體一繃,暈了過去,看到老婆的狀態,阿郎吼叫了一聲把射精射進老婆的子宮裡,離開了老婆的身體站在老婆的左側,挺著依舊堅硬的大雞巴放在老婆嘴邊,雙手撫摸著老婆的身體,被阿郎精液射醒的老婆雙眼迷失般張開小嘴準備給阿郎口交。

看到老婆被阿郎操暈過去的同時,頂在褲襠里堅硬的雞巴自己射出了精液,懷裡的凌雲感受到我雞巴的跳動,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又鑽進我懷裡。

我以為老婆的小嘴也要淪陷了。螢幕里,就在老婆小嘴剛要碰到阿郎堅硬大雞巴的一瞬間,阿郎把大雞巴移開,走到按摩床中間,抱起老婆還在顫抖,小穴外流淌著淫水和精液的粉紅嬌軀離開了螢幕。

「我們也出去吧。」凌雲離開我的懷抱說著。

我和凌雲手挽手走到客廳時,徐麗已經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把玩手機,見我們出來,說道。「阿郎抱小靜去臥室休息,先不要打擾她,讓她好好休息。」

剛說完就看見阿郎光著身子從徐麗家臥室走了出來,向瑜伽室走去。

徐麗給我們倒著茶水看著我說道,「致遠,你們晚點再進臥室,明早小靜睜開眼睛看到你就行。」

「好的。」我回答,又問道。「那今晚怎麼睡,我們四個一起睡臥室嗎?反正你家床大,」說完我摟在凌雲。

凌雲沒有拒絕我,溫順的躺在我懷裡,徐麗見狀壞笑道。「你們都舒服了,我還憋著呢,固定的小狼狗今天也沒在,只有去找個姐們安撫一下我這小身板了。」

「姐們?你她瞄的還玩同性戀啊。」我問道。

「是啊,怎麼,不行嗎?」徐麗說道。

「沒有,女同我覺得沒什麼,男同和亂倫我接受不了。」我回答道。

這時阿郎穿好衣服,背上他的旅行包從瑜伽室走向我們,和來之前沒有任何變化,走到凌雲對面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說道。「凌雲小姐,還有什麼吩咐嗎?」

凌雲見狀說道。「今天謝謝你,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阿郎聽完凌雲的話,轉身向徐麗說道。「徐小姐,今天不好意思,沒能為您服務,我們明天見。」

阿郎說完,又面向凌雲,向後退了三步後轉身朝大門走去,離開徐麗家。阿郎自始至終沒有看我,反而我自己在看向他時覺得臉發熱,真是應了那句,只要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好了我也走了,不用打掃衛生,明天會有阿姨來打掃的。」徐麗說道。

「是張姐嗎?」凌雲問徐麗。

徐麗聽到凌雲的問話,吃驚了一下,又恢復了表情,說道。「是的,我先下去了,張姐和威風在下面等我。」

徐麗走後,我看向凌雲,問道。「你怎麼知道是張姐,張姐是同性戀啊?」

「那天在你家開第一屆股東擴大會議,我就知道張姐與徐麗情投意合會搞在一起,所以我在你家睡的,沒和他們一起走。」凌雲說著。

「那天他們是第一次見面啊,你怎麼看出了的,還看出了張姐是同性戀,教教我。」我驚嘆的問道。

「眼神,慾望的眼神,徐麗看張姐,張姐看徐麗都有。」凌雲想了想又說道,「張姐不光是同性戀,還是女S,知道S嗎?」

「是SM的S嗎?」我更加驚訝的看著凌雲說道。

「是的,她在這個圈子很出名,她調教成功率很高,而且調教的對象質量很高,只是她屬於輕度SM派別,比如很多人以為每天在她旁邊的威風會和她的M雜交,可是根據他們的圈內人說,根本沒有,張姐是純粹的輕度派別,對身體基本沒有傷害。」凌雲吻向我嘴唇離開後說道。

「你知道得怎麼這麼清楚?」我問道。本來想問凌雲是不是他們圈內人的,覺得不能太直接的問。

「因為我和張姐認識很久了,她有想打過我的主意,我拒絕了,所以就請人打聽了張姐的來歷。」凌雲笑笑的說道。

我恍然大悟說道。「那,那張姐不會看上我了吧,也或者是靜兒。」

「肯定是的,不過盜亦有道,你放心,以我對張姐的了解,只要你們不願意,她不會引導,更不會強求。」凌雲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看來我們對張姐了解還是不夠啊,還拉她一起開公司。」我說道。

「這樣沒什麼啊,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或者就是個愛好而已,所有公司都很需要張姐這樣的人事專家,再說張姐可能做女S也快到頭了。」

「是因為張姐的年齡嗎?張姐年齡大些,但是看起來也不老啊,身材高挑,五官端正,皮膚也挺好的。」我問道。

「不是年齡,是因為她被一個傢伙盯上了,這個傢伙除了喜歡操別人的老婆,喜歡操行業女強人,還喜歡操女S,張姐占了兩個,逃不過了。」凌雲說著。

「那張姐有危險嗎?這麼霸道的嗎?」我問道。

「不會有危險,只是張姐會被操服,會把張姐多年來養成的S氣場操得煙消雲散,這傢伙是女S的噩夢,被他操過的女S無一不退出SM圈。他不是霸道,而是霸氣,這傢伙本身就很有魅力,行走的荷爾蒙,又手眼通天,也有自己的底線,是我認識最優秀的男人,只是我不喜歡而已。」凌雲說完又吻向我的雙唇。

操服,也太誇張了吧,聽著凌雲的訴說,這個男人凌雲肯定是認識的,而且應該走得很近,不然這種個人想法,凌雲怎麼可能知道。

「老公。」早上九點,躺在床上的我早就醒了,凌雲是六點多的時候起床離開的,我要送她,被她拒絕了,說晚點聯繫。老婆的公司我也給她請了假。聽到老婆叫我,立馬把老婆抱進懷裡,吻著她的雙唇,嘴裡說著老婆,我愛你。

老婆半張開雙眼看了我一眼,紅著臉貼在我的胸膛上,嘴裡說道。「老公,我昨天是不是太騷了,對不起,那個阿郎太會撩了,我都不知道怎麼會和他做愛,我不喜歡他啊,我都看不起我自己。」

「老婆,你昨天舒服嗎?」我摟緊老婆問道。

「老公,對不起,對不起,但是我,我是舒服的,從來沒有過的舒服。」老婆紅著的小臉更加的紅得鮮艷。

「老婆,不准你說對不起,我們不是說好的嘛,要享受生活,享受性愛,在性愛中,不管你和誰,只要你舒服了,就是我最想要的,這才剛剛開始,我認為你昨天和阿郎都不算做愛,你又不愛她,就是一場高端的按摩而已,就算要說得深入一點,只能是性交,和找了個鴨子讓自己舒服是一樣的道理。」我雙手握住老婆的雙肩,深情目視老婆說道。

老婆小手錘了我一下,說道。「臭弟弟,臭老公,我愛你,我只愛你。」

聽著老婆說完,我又把老婆摟在胸前,告訴她,我昨天也和凌雲做了,晚上是我們三人一起睡的,老婆聽到後並沒有驚訝,只是說自己老公真有福氣,能得到凌雲這樣的女神愛慕。

我告訴老婆,她也是女神,絲毫不比凌雲差,老婆聽完滿意的吻我,然後又說她要去報名參加今年的全國家裝設計師比賽,拿一個獎回來,證明在自己的領域也是王者,這樣和凌雲站在一起就更有底氣了。

我和老婆聊著聊著,又睡著了,可能是昨天體能消耗比較大,平常都不是這樣的,再次醒來,已經是中午,徐麗家沒有廚房,只能出去找點吃的填飽肚子。

在去覓食的路上,老婆給凌雲打了電話,凌雲說早上剛開庭處理一樁她負責的法律援助的案子,下午要處理一下後續的工作,晚飯再一起吃。

吃午飯時,我把凌雲告訴我張姐的事全部告訴老婆,老婆也驚訝的表示我們真的太單純了,還好張姐是個有底線的S,不過老婆又說,我們這樣的感情,不懼怕任何的外在因素,歡迎大家來檢驗,誰不服,就讓誰丟盔棄甲的逃走。

當聽我說,凌雲告訴我張姐當S的日子不會太久,她的一個朋友要把張姐操服的時候,老婆癟癟嘴說怎麼可能,她說她就不信了。

我問老婆她會被操服嗎?老婆想都沒想,就說不會,我抱著她說,如果是遇到阿郎這種很會撩,雞巴又大又長又硬,體力又充沛的男人呢?老婆在我懷裡抖動了一下,說她不喜歡阿郎,所以不可能再給阿郎機會,她說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我說萬一你遇到這種很會撩,雞巴又大,體力又好,又是你喜歡的類型的男人呢,老婆說,也不至於被操服,受不了就不要,她說如果強迫就是傷害了,會讓她更反感,不配她喜歡,再次接觸的可能性都沒。

老婆說如果靠做愛就能讓一個人服,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當時服也不會長久,如曇花一現般,人是需要情感輸入的,如果哪天我們遇到這種狀況,都不用去找心理醫生,用愛就能化解,愛的力量無窮大。

我也相信愛的力量無窮大,我沒有再問如果哪天老婆愛上其它男人這樣的假設問題,我肯定是相信老婆對我有著深深的愛,也許女人會被操服,但最終也要回歸家庭,操服是身體上的感受,而愛是心理上的,所以我不用擔心,吃完午飯後,帶著老婆來到了那天她和佳傑一起來過的遊樂場,讓老婆好好放鬆。

晚上我們夫妻接上凌雲在徐麗家附近吃的火鍋,飯前打電話給徐麗,她說她在心理諮詢中心吃,順便安排一下工作,不用管她,忙完就會回家,她家的大門已經輸入了我的指紋,我的手機里也安裝了她家大門的遠程系統。

回到徐麗家,房屋已經打掃過,剛坐下沒幾分鐘,徐麗就回來了,我問她張姐沒有和她一起來嗎?她說張姐一早就去以前的公司交接工作了。

張姐在以前公司十多年,如今又是股東之一,占據重要崗位,交接工作肯定不會像我這樣的業務員這麼快,老婆開玩笑的問徐麗和張姐在一起感覺怎麼樣,徐麗說張姐很厲害,很專業,讓她很舒服,還問老婆要不要試試,老婆搖搖頭說,她還是喜歡男人。

徐麗還想說著什麼,門鈴響起,阿郎從大門走了進來,還是昨天的裝扮,只是重新換了衣服,他走到凌雲面前,彎下腰又是九十度的鞠躬,嘴裡說著。「凌雲小姐,您好。」

凌雲見狀站起來對阿郎說,「不用這樣,大家年齡相差不大。」

阿郎對著凌雲笑了一下,面向徐麗說道。「徐小姐,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徐麗說道。「可以,今天我穿自己的內衣可以嗎?」

「可以的,徐小姐。」阿郎說完又朝凌雲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向後退三步,轉身走向瑜伽室。自始至終沒有看向我和老婆。

我不悅的說道。「這個阿郎挺倔的,而且也太目中無人了,看都不看我和靜兒一眼。」說完看到老婆的臉和我一樣,也是紅紅的。

「致遠,你誤會阿郎了,他是怕你和小靜尷尬,不信下個季度他再來,你看他保證和你打招呼。」徐麗說完往自己家大浴室走去。

「我們三是現場觀摩學技術,還是去觀影室邊看邊摸索,邊做點愛做的事呢,還是我不當電燈泡了。」凌雲微笑著對老婆說道。

老婆起身坐到凌雲身邊挽著凌雲的手說道。「好姐姐你可別這樣說,從昨天開始,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啊,一家人要相親相愛的嘍。」

「相親可以,相愛就算了,致遠這傢伙只愛你呢,都在我面前宣言了,誰叫我喜歡他呢,自己貼著他。」凌雲看著我,又看向老婆說道。

「哈哈哈,我不介意致遠分點愛給你的。」老婆笑著說道。

凌雲有點不悅的臉色瞬間消失,微笑的拉著我和老婆走進觀影室,觀影室內也是打掃乾淨的,我在中間的恆溫儲藏櫃里拿了一瓶紅酒,三個酒杯,一些零食擺在皮質茶几上『

』準備坐下的時候,兩位女神默契十足的分開,在中間給我留了一個位置,我坐下後打開紅酒,給兩位女神說,都喝點,兩位同樣默契十足的點點頭答應著。

螢幕亮起片刻,觀影室的燈光又全部關閉,凌雲說先把燈打開,喝點酒,慢慢看,慢慢學。

我起身找到牆面的手動開關打開了燈帶開關,四周的燈帶亮度已經足夠,讓整個觀影室有溫馨的感覺。

走回到沙發,看到茶几和沙發,這才感悟我最舒服的三次做愛,兩次在這間觀影室,一次是在皮質的茶几上,一次是在沙發上,都解鎖了不同的姿勢。

坐下看見凌雲在手機上操作著什麼,我以為她在發信息,問道。「是有什麼事嗎?」和凌雲說話時,本來想叫凌姐的,但是她昨天可是打了招呼,不准我叫他凌姐,叫雲,又顧及老婆在身邊,怕她有不好的想法,哎,做人真難,做男人更難。

「我在用黑客軟體把這間屋子的攝像頭給屏蔽了。」凌雲說道,繼續操作著手機。

「啊,攝像頭,那我們上次豈不是,哦還好,當時就一個射燈,應該看不清。」剛說完老婆又道。「他家裝的攝像頭肯定是有夜視功能的。」老婆說完看著凌雲想確定自己的猜測。

凌雲點點頭正要開口,被我打斷。「老婆,沒事,你早被佳傑兩口子看光了呀。」他們也不會泄露出去的,就算泄露出去也沒關係,什麼時代了呀;如果你實在不放心,叫他們刪了就行了,和昨天的一起刪。

老婆聽到我說昨天,臉色紅了起來,像是明白了什麼,然後又問道。「那凌姐你和致遠昨天也被拍了。」

凌雲還在鼓弄手機,臉上的表情感覺她操作得不順利,嘴裡說道。「是啊,不過我昨天進來就發現了,讓致遠別脫我衣服和裙子。」

「哦,那怎麼做啊。」老婆若有所思的小聲念道。

凌雲沒有繼續和老婆搭話,依舊弄著她的手機,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對著凌雲說道。「你真笨,告訴我攝像頭在那裡,有多少個。」

凌雲抬頭看了我一眼,好像明白了什麼,用手指著攝像頭的位置,我他瞄的,這是全方位拍攝啊,觀影室內居然有十六個攝像頭。

我把房間內所有攝像頭用牛皮膠布擋住坐回沙發時,老婆和凌雲已經喝上了,和兩位女神碰了酒杯,共同喝下一口紅酒,還沒來得及看向大螢幕,手機微信聲響了,拿出手機,點開微信,是佳傑發的,上面就兩個字,壞蛋。旁邊的兩位女神聽到我在笑,轉頭看向我,又看向我手上的手機,跟著我一起笑了起來。

笑了一會,我大膽的把手搭在兩位女神肩上,一起看向螢幕,螢幕里,瑜伽室內簡易的按摩床下依舊點著檀香,按摩床的床單從棕色變成了粉紅色。

徐麗身體已經塗抹了按摩液,她並沒有躺在按摩床上,雙手掛在阿郎的脖子上,被身高190CM的阿郎孔武有力的手臂臨空抱緊貼在懷裡,在按摩床的旁邊激吻著,兩人的唾液已經開始順著攪拌在一起的舌頭下流淌,看來吻了不少時間。

激烈的舌吻看得我口乾舌燥,端起酒杯和兩位女神碰了一下喝了一口,繼續把手搭在她們的肩上,看著螢幕,這時,螢幕里,阿郎已經把徐麗放在地上,半蹲著,把徐麗的淺白色蕾絲胸罩往下扒開,雙手捏著徐麗堅挺的乳房,舌頭在左胸上舔弄,時而又移動到右胸。

徐麗一臉的騷樣,雙眼看著阿郎玩弄自己的雙乳,舔著嘴唇,雙手放在阿郎的雙肩,身體時不時的顫抖呻吟,兩個乳房和凌雲的差不多大,比老婆的大些,乳暈和乳頭的顏色,也比老婆的深紅一些,徐麗的乳暈和乳頭上,還有被什麼東西夾過的痕跡,這樣的痕跡,上次在我家時是沒有的。

「這個阿郎的舌頭舔在身上,是不是感覺有倒刺,像貓科動物一樣。」凌雲開口頭轉向老婆問道。

「沒有,就是感覺挺燙的,還很有力量感。」老婆紅著臉回答著凌雲。

凌雲「哦」了一聲和我們繼續看著螢幕,觀影室的環繞聲傳來阿郎的聲音。「徐小姐,都是汗呢,好咸。」徐麗聽著阿郎的話,「嗯,嗯」的回應,阿郎說著來到了徐麗的背後,雙手從後面抓住徐麗的胸部揉捏,舌頭細心的舔著徐麗的後背,徐麗仰著脖子呻吟著。

身高160CM的徐麗脖子沒有老婆和凌雲的長,兩位女神接近170CM的身高,不光脖子長,都還長了一雙大長腿,就像凌雲表姐夫說的那樣,完美的炮架子。

扯遠了,眼前老婆主動舉起紅酒杯,邀我和凌雲碰杯,然後一口全部喝完,不知道老婆是看著這樣的畫面口乾,還是想趕緊進入微醺狀態。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