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致遠 (5) 作者:NJZY

【寧靜致遠】 (5)

作者: 寧靜致遠666 2021-5-4發表於SIS001

第五章起步

清晨的陽光依舊升起,聽說太陽伯伯有五十億年的壽命,卻也每天早出晚歸的工作著,服務著銀河系,老婆吃了我做的愛心營養早餐已經出門上班,我們相約下午五點去他們公司接她,一起去張姐家,昨晚聊到凌晨才回家,到家後沒有再做愛,相擁入眠,一覺睡到了天亮。

火鍋是這個城市的名片之一,講到渝慶,不得不提到火鍋,網上流傳著一段話:鴛鴦鍋是我們最後的妥協。這看上去是個小笑話,其實不然。

渝慶人民愛吃辣,猶如我們的性格,那麼總有人不能吃辣呀,於是出現了鴛鴦鍋。但是你要是在渝慶,想要全清湯的火鍋,抱歉,沒有。渝慶人不承認那是火鍋,一鍋沒有辣椒的火鍋已經沒有了靈魂,那將毫無意義。所以渝慶人把他叫做湯鍋。

來到渝慶,你會發現大街小巷到處都是火鍋店,渝慶人嗜火鍋如命,聚餐吃火鍋,過節吃火鍋,團年吃火鍋,發工資吃火鍋,高興吃火鍋,難過吃火鍋,失戀吃火鍋,反正就是有事沒事,走,吃火鍋。

約上三五兩個好友,一鍋火鍋,一件啤酒,一群人,在火鍋桌前,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理想。在外的遊子,最思戀的,除了媽媽的拿手菜,一定就是火鍋了。

火鍋發展到現在,菜品多種多樣,每家店有每家店的招牌,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毛肚,鴨腸,黃喉,牛肉等是一個火鍋必不可少的。

當然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道必點菜,只要你喜歡,每個菜品都可以稱作經典。火鍋隨著時代的發展,隨著人們的富裕,到了現如今的地步,我如果想拿火鍋創業,還是追溯一下火鍋的由來,然而當我追溯到起源,那又是另一個故事。

渝慶火鍋起源於明末清初的渝慶嘉陵河畔,當時的生活條件艱難,渝慶位於山林地帶,道路交通並不發達,走水路成了另外一種選擇。

然而河道也並不是一帆風順,許多淺灘造成了阻礙,船隻根本無法通過,只有擱淺在河中,這個時候就出現了一種職業,叫做縴夫。

所謂縴夫,就是將繩子綁在船的一頭,縴夫手裡拿著一頭,在淺淺的河灘上用力拽著船隻緩緩地向前行徑。這種工作是非常辛苦且危險,他們不知道這一去多久才能回來,能知道的只有前路的兇險。

由於這種獨特的職業,他們會很久都得不到補給,然而他們乾的又是體力活,溫飽問題成了第一大難題。

但是人類的智慧是無窮的,在當時的條件下,縴夫們用一口鍋,加上身邊的材料,形成了最初火鍋的樣子。

當然,條件並沒有我們現在這麼好,在當時縴夫們是有什麼吃什麼,只是最低限度的解決了溫飽問題。

隨著發展,這種吃法在民間流傳起來,隨著渝慶人愛吃,敢吃的天賦一點點改良,行成了現在的火鍋。

時代在進步,人們的生活越變越好,火鍋的菜品也越來越多,火鍋也不再是基層人民,為了解決溫飽問題而存在的一種吃法。

現在祖國的強大,讓我們過上了更好的生活,縴夫這種職業也在歷史的長河上滿滿的退卻,然而我們不能忘記他們所做的貢獻,不只是火鍋。

火鍋的背後,有著心酸的故事,但是也同時體現出了勞動人民的創造力。如果你要吃火鍋,一定要來渝慶吃,我不會推薦你哪家店好吃,只要是在渝慶就行。

吃的不僅僅是味道,在渝慶你才能吃出火鍋的文化,火辣的天氣,渝慶人火辣耿直的性格,火鍋桌前一群人,用方言划著亂劈材,也許你聽不懂,但是你能感受到渝慶人的豪放於熱情,他們不拘小節,熱愛生活。

  渝慶有著火鍋最好的土壤,產業結構配套完全,成本會比其它城市低些,菜品也更加的新鮮,也因為這些原因,在全國市場很難推廣開來,在渝慶開一家店,保生活,這個問題不大。

但是按照佳傑的意思,要做品牌,要上市,就不止是站在考慮一個店,或幾個分店的的角度上考慮了。

我需要思考,是的,我需要思考。

晚上九點多來張姐家做客的朋友才陸續離開,我和老婆抱著目的來的,所以一直留到最後。

你們兩個小子有什麼事,說吧,張姐送走了最後一波客人回到客廳問道,老江湖就是不一樣,猜到我們找她有事,一直在她家賴著不走。

是這樣的張姐,我回答道,我從雅致商貿辭職了,想自己出來創業,本來想多和朋友交流,慢慢考慮做什麼。

張姐喝著茶,沒有回應。

我繼續說著,有一位做私募基金的朋友,叫周佳傑,他建議我打造一個火鍋品牌,後來他聽到我說我另一位做律師的朋友也要加入進來,負責法務問題,佳傑就興趣來了,說要打造一個品牌上市。

張姐認真的聽著,依舊沒有說話。

今天來一個是祝賀你喬遷之喜,再有就是上次聽說你要退休,我妄想病就發了,想請你加入,當然我不會讓你坐班,更不會讓你前期一起做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你想帶著威風旅遊就旅遊,想養養花花草草就養花花草草,我一邊說,一邊撫摸著旁邊的威風。(威風是一隻雄性的純種德國牧羊犬)

張姐還是沒有開口,繼續喝著茶。

老婆在旁邊給張姐續著茶,也沒有開腔。

張姐,周五我邀請周佳傑兩口子,還有我那律師朋友凌雲,在家裡商談這個事,如果張姐有時間,可以勞駕你移步到我們家一起聚聚嗎?我誠懇的問道。

凌雲?那個凌雲,張姐問道

就是我們市那位十佳美女律師,老婆回答著張姐。

張姐若有所思的看看我,又看看老婆,說道,那行,可以帶威風一起去嗎?

當然可以,張姐,我回答道。

張姐笑道,凌雲居然和你們是朋友,我和她有過幾面之緣,當初想請她給我們公司做法律顧問,後來沒請的動,這妮子是風雲人物呀,文武雙全,全市的公子哥都對她入迷,她誰都不理,卻誰也不敢冒犯她。

我們夫妻和凌雲做了五年的朋友,平時她就不顯山不露水的,這兩天聽到佳傑和張姐這樣的人物對她讚不絕口,我挺驚訝的,而且如果不說出凌雲,可能還請不動張姐。

回到家後,和老婆親熱了一番,老婆依舊沒有到高潮,本來還想在做一次的,老婆說明天在做,我剛才又把她頂疼了。

我覺得我就是個牛,明明知道要先親吻,要撫摸,要慢慢的調情,慢慢的撩老婆,可是一抱住老婆我就忍不住了,老婆也不好拒絕我把雞巴狠狠的插進她還乾澀的陰道。

老婆是被我弄疼了,洗完澡後我摸著老婆的小穴,都有微微的紅腫。想著徐麗說的我如果能自學成才就不會這麼多年性生活還不協調。還有徐麗說的要好好的開發我,看來閨房之樂我還是應該虛心的和徐麗好好的討教。

周五,今天是大家聚會商談創業的日子,前幾個晚上,每天晚上都與老婆做愛,老婆還是和往常一樣的沒有到過高潮,牛就是牛,每次都忍不住就插進去,不知道是臉皮薄不好意思,還是我懶,不願意多花時間挑逗老婆,還是我太猴急,接觸到老婆就情不自禁的想馬上插進去。

周一去張姐家前就已經打電話給佳傑兩口子和凌雲,他們也答應周五過來,張姐那邊聽到有凌雲,也答應大家一起聊聊,對於入股的事情一直沒有表態,不過能來就證明有機會嘛,估計他想聽聽我們怎麼操作在做決定。

這幾天我也跑遍了渝慶的大街小巷,看了大大小小几十個店鋪,又找朋友帶我去拜訪了多位行業內的前輩,從文化,底料到配料,菜品,進貨渠道,到管理,再到現在一些網紅店的模式,甚至一些品牌加盟,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我也有自己的一些理念,等他們到齊後一一和大家碰撞,最終定下規矩開始創業。這時門鈴聲傳來,我拿手機開著門外的監控,順便點開開門鍵。

徐麗兩口子真是說道做到,說中午吃完飯先過來幫忙,其實也沒什麼幫忙的,我這糟糕的廚藝給老婆做做飯還行,要宴請,那肯定上不了台面,就燉了個雞湯,其它菜品都是在小區下面飯店定的。

兩位,請進,我站起來迎接著。

佳傑穿的很職業,他每次出門都是非常正式的穿著,和我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體重,沒有一點點的肚腩,對於比我大十歲的他來說,生活還是自律的。

徐麗今天穿了一條熱褲,雖然只有160的身高,但加上腿上的高跟涼鞋,還是顯得腿特別長,上身一件黃色的弔帶,鼓鼓的胸部緊撐著小弔帶卻看不出胸罩的痕跡,估計是沒穿,貼了乳貼,外面是一件薄如蠶絲的純白色襯衫。

徐麗走到我旁邊就緊緊的給了我一個擁抱,還叫著,小老公,想我了沒。我不好意思的看了佳傑一眼,趕緊和徐麗分開,兩個豐乳貼著我的胸膛,這種感覺還是舒服的。

先坐,我泡茶。

老公你看,致遠這個傢伙臉又紅了,徐麗說著。

致遠,等大家到齊吃飯的時候我們在聊創業的事,我們提前來就先聊聊其它的,佳傑說道。

我家老公想你老婆了。徐麗說道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就嘻嘻的笑著說,老婆要五點左右才能到,有一個抹不開的客戶下午去他們公司改方案。

我知道,佳傑說道,我這幾天都給寧靜發微信了,一直想約她吃飯,她都說有點忙,剛才我問她在家沒有,她就告訴我在給客戶介紹方案。

哦,我若有所思的問道,那你們有聊點其它的嗎?

我從來不會看老婆的手機,她也不會看我的,我們的社交軟體其實都是為了方便工作,這下好了,還多了一個聯繫情人的功能。

沒有,現在時機還不成熟,不過我今天約了寧靜明天周末,帶她單獨出去玩玩,她答應了。佳傑說道,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老公要出差一段時間,如果小靜不出來,那我老公要和小靜見面大概得一個月。徐麗說道,她又繼續說,你也別怕一個人寂寞,我明天過來陪你,你這頭牛,這幾天一點變化都沒,昨天晚上小靜都給我抱怨了,看來我真的要用心好好開發你。

我聽到徐麗的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沒有說話。

沒事的致遠,慢慢就習慣了,有些技巧就是熟能生巧。佳傑看我沒說話,安慰著我。

我想問佳傑明天會不會和我老婆做愛,但又問不出口,憋著不知道說些什麼。

徐麗這尤物看出了我的焦慮說道,致遠,明天佳傑和小靜不管發生什麼,那一定是建立在快樂的基礎上,我老公也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

我看著徐麗,又看了佳傑一眼,佳傑肯定的點了點頭。

這些年聽著小靜說著你們的性生活,我確實給你們捏了一把汗,和佳傑商量了多次,才決定幫助你們,你們也得感謝你們的父母,給了你們一副好皮囊和優良的品質。徐麗笑嘻嘻的說著。

我也附和著笑著。

徐麗看我沒有說話,繼續說著,你知道我是心理醫生,這些年接觸最多的病人就是家庭問題,大多是離婚而又捨不得的,有顧慮孩子的,有捨不得以前共同過往的,什麼樣的都有。

徐麗喝了口茶又道,還有出軌了,無法走得出來,沉迷於性愛之中,心裡受不了瞞著愛人的愧疚,怕隨時隨地被撞破的姦情來找我諮詢的。

還有一群在外面打拚的男人在事業有成後,嫌棄在家中經營著後院,照顧著父母和孩子的愛人。

其實這些問題我有自己的看法,陰陽之道是有道理的,性愛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但生活中不能沒有,有些夫妻結婚時間長了,彼此沒有了興趣,覺得勝似親人,一樣能過好,大家忽視了一個問題。

性愛能高粘連,能減壓,能消耗一部分多餘的精力和糟糕的情緒,你知道情緒這東西是需要發泄的,要麼發泄在做愛中,要麼發泄在吵架中。

吵架和誰吵都行,但大機率會和身邊的人吵得多些,吵厲害了,也傷害了彼此,,性愛呢,對著結髮妻子或老公,時間長了沒了興趣,亢奮不起來,怎麼辦,出軌,偷情,傷害的還是夫妻雙方的感情。

那怕又一些男人或女人知道外面只是玩玩,不帶任何情感,隱瞞著對方,老公或者老婆也知書達禮不去計較,或者忍辱負重的為了家庭的完整,但你想想,雙方還會覺得是親人嗎?感情真能和好如初嗎?心裡肯定是有裂痕的。

所以我作為一個心理醫生深刻的明白性愛對一個家庭,一對愛人的重要性,而且再深愛的兩個人,隨著時間的推移,變成了所謂的親人,那就危險了,不注重性愛,遲早有一方出軌,或者憋著,憋到憋不住為止,當然你的情況特殊,說著徐麗看了我一眼。

我點著頭說道,是的,這個事確實很困擾我,也困擾著靜兒,謝謝你們帶入我們進入了新的世界,那天我和靜兒都很舒服,從來沒有過的舒服,但是回來這幾天,我心裡想著慢慢的和靜兒調情,到實施的時候又忍不住,說完我又低著頭。

這事循序漸進你也不要著急,而且也要有方法,或者用道具,我們慢慢的教你,佳傑說道。

致遠,如果以後你們遇到可以一起相互體驗性愛遊戲的,要麼和我說一聲,要麼自己一定要可控,記住我的話。徐麗接著說道。

我看了徐麗一眼,點了點頭,然後問佳傑,你有什麼方法?

先不告訴你,反正不會強迫,不會傷害,這個你可以把心放進肚子裡,然後你這邊也是需要學習一些技巧,要懂女人需要什麼,什麼時候要,這個我就交給我老婆,讓她慢慢的指導你,佳傑說完笑道。

說著說著,老婆和張姐,凌雲還有張姐家的威風,一起進了家門,原來張姐和凌雲不約而同的一起去接老婆下班,張姐和凌雲本來就見過幾次,她們又正好一起去接老婆,一路上聊著天,使得就更加的熟悉。

我給凌雲和張姐介紹著佳傑和徐麗,大家有說有笑的聊著。

六個人加一個威風,在廚房的中島吃飯肯定是擠的,老婆收拾著我們面前的茶几,說著,晚飯就在這茶几上將就了哦。大家示意沒有問題。

徐麗向張姐請教著養生的學問,張姐也詢問著一些簡單的心理問題,佳傑這面就像小粉絲一樣,採訪著凌雲,三句不理恭維的句子。

我不合時宜的打斷了大家,說道,今天大家來家裡聚會,都是為了幫助小弟解決生存的問題,我在這先謝謝大家了,佳傑,向我提議創建一個火鍋品牌,後來他聽到凌雲也要加入,興奮的表示要把這個事做上市,張姐這面呢,是我請過來聽聽看我們的規劃,並希望張姐能不舍賜教。

佳傑聽到我提到他的名字的時候,給大家微笑著示意,凌雲和張姐沒有任何的表示,專心的聽著。

致遠說說你的想法,徐麗道。

好的,我答道,這段時間我確實對渝慶的火鍋進行深入的了解,根據2019年的調查數據,渝慶全市火鍋店在工商註冊的有26991家,直接帶動就業人口近56萬人,全產業鏈年產值近500億元。

我喝了口茶,看了看大家,繼續說道。

渝慶火鍋大多數只是在產品上口味上下功夫,他們沒有在人才的發展上下功夫,我覺得按照佳傑的思路,想做大做強,要不斷的培養有主人翁意識的員工成為管理者,那麼這個企業就完全不一樣了,絕不是聚焦產品的口味,我們要做到在環境方面達到標準,人才培養方面達到標準,在產品開發方面達到標準,我們要轉標思維,要把做法的思維,轉換成規範化的思維。

你怎麼培養員工的主人翁意識,佳傑問道。

財務透明,店面投資回款後,把店面純利潤的百分之70左右分給店面的員工,讓他們知道是為自己干。我答道。

怎麼樣培養員工,佳傑問道。

剛開始我親力親為,帶頭衝鋒,中期規定企業文化,後期企業商學院。我答道。

百分之70的純利潤怎麼分配,佳傑又問道。

大家崗位輪值,平均分配,犯錯的扣分配的金額滾動到下一個月。我答道。

看大家沒有說話,我繼續道,在餐飲業,好吃的做不大,能夠做大的基本上不好吃,但是也不難吃,怎麼能把餐飲業做大,我覺得沒有廚師的餐廳可以做大,把核心食材加工好標準化,火鍋,洋快餐,他們只有食品加工的師傅,不需要廚師,他將廚師的功能給替代掉了,這樣的產業反而可以做大,可以用三流的人才創造一流的業績。

用什麼方法標準化,佳傑問道。

我答道,我看上了一個商標叫渝食堂,大家同意就可以直接買過來,而且他這個商標在商品34個類別和服務項目中的11個類別,總共45類全部註冊了。剛起步時我會找一個食品加工廠給我們代工,把底料標準化,並能在市場,網店,流通。甚至在店面銷售,客戶買回去後,都能加工。

除了加工火鍋底料還加工什麼。佳傑問道。

前期只加工底料,把成本控制在最低,有一定的市場競爭力,有一定的規模後,可以把蘸料,主要配菜打上LOGO,整個品牌也要請高端的設計工作室設計VI。

都沒人有意見,我繼續說道。每一個店面都做一個自媒體帳號,它不屬於那一個人,屬於店面,公司可以提供業務支持,用來宣傳品牌形象,解釋顧客問題,和吸收新鮮的血液,每一個店都要具備四個條件。

第一個,必須是體驗中心。

第二個,招商渠道,每一個店,每一個直營店,加盟店,託管店,都可以來進行二次加盟。

第三個,每一個店都是一個融資平台。

第四個,每一個店都是一個直播基地,每天加上實時直播,介紹了店面,也能賣產品。

未來所有的店,都要具備這四個條件。

那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佳傑問道。

我答道,肯定不是產品好,服務好,產品好,服務好,要堅持,但是它是有周期的,我的核心競爭力,第一個是品牌,沒有一個產品可以養企業一輩子,只有品牌才可以養企業一輩子。第二個就是從一生一次的生意變成一生一世的生意,能夠讓企業可持續。第三,什麼東西可以讓企業持續,掌控上下游,上游是自己的,下游是自己的,供應商是自己的,渠道也是自己的,底料專利是自己的,可持續。第四個,經營人群,比經營產品能夠讓企業可持續。

上游的原材料加工,一旦面臨食品安全問題,怎麼設立防火牆,凌雲終於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我有想過,一開始我覺得要麼控股,要麼以後完全代工,後來覺得,在食品安全上就杜絕發生任何問題,品質是我們的命根子,我答道。

我現在就是有一個問題沒有想透,就是如何讓客戶加盟,我只想到讓企業員工加盟,從內部發展。我說道。

佳傑看了一周,沒有人說話,說道,中國有300個地級市,如果一個地級市加盟你50萬,加盟你的人往往是同行業的人願意加盟還是外行業願意加盟?外行,同行的人他都不花錢的,外行才願意加盟,把產品不要賣給需要的人,要把產品賣給需要賺大錢的人。

去年疫情的時候,川都有一個火鍋的企業叫做川大俠,因為疫情的原因,沒有人去吃火鍋,在自媒體上面賣合伙人,賣加盟,賣了200個,20萬一個,賣了4000萬,迅速回籠資金,給員工發工資。

我們50萬的加盟費,送50萬的股權,再送五十萬的產品,這五十萬的產品,你拿出去賣100萬,賺50萬的差價,我還給你50萬的股份,萬一你做不起來,還擁有母公司的股權,母公司的股權東邊不亮西邊亮,但是我們要想做成這樣一件事情,需要具備三個條件。

第一個,你的產品要有價值。

第二個,你的品牌要有價值。

第三個,你的股權要有價值。

誰來證明你的產品有價值,客戶來證明,誰來證明你的品牌有價值,主流財經媒體來證明,誰來證明你的股權有價值,資本來證明,資本的投資人來證明,證明你的股權以此來進行招商。

五十萬的股權怎麼給,凌雲問道,大家沒有吱聲,凌雲繼續說,這個股權要以送的方式給加盟的人,不能是賣的,買股權送合伙人就是違規的,賣合伙人送股權這個東西才合規。因為股權到了最後,落地的東西就是一紙協議。

什麼協議,我問道。

賣城市合伙人的協議,那樣的話,你賣的是賺錢的機會。

佳傑微微點了頭沒有說話。

張姐這時終於開口,問道,在公司人事管理方面怎麼解決員工更好的融入企業文化,主人翁意識,怎麼深挖員工的價值。

我來說兩句,張姐繼續到,我們公司需要拿出一部分收入,建立員工之家,建立黨支部,建立對員工服務的應急分隊,公司在五險一金和商業保險的基礎上在創建一個應急資金庫,每一位實習期滿的員工家庭的直系親屬有困難,需要出錢或者出力,有專門的部門進行處理。

餐飲行業由人進行服務才有煙火味,所以就註定了豐富的人才儲備和人力資源,可以建商學院,員工託兒所,員工親屬體檢,養老中心等等機構來增加內部粘連性和可擴張性的產業。

聽到張姐說我們公司的時候,我看了大家一眼,都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張姐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樣,說道,你周一和我說這個事的時候,我原本沒有打算占一股,只是有在考慮讓誰來和你們一起創業,今天過來也是想聽聽你們的理念,聽完我覺得還行,最主要的是大家人都不錯,我願意和你們在一起玩。

商業模式定了之後,大家決定圍繞著,品質 共贏 發展 榮譽 來打造公司的企業文化。我,周佳傑,張姐,凌雲,為公司董事會成員,凌雲負責公司所有法務問題兼任公司法務顧問,張姐任公司HRD,佳傑任公司CFO,我推辭不掉,被任命為CEO。

在四人中我肯定是最差的,但佳傑說了,公司的模式,文化,定了,但要有人去執行,去帶頭做,這個人就是你,所以你辛苦一些,給你個CEO,先讓公司生存下來。

大家都點頭附和,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在吃飯時,大家都喝了一些酒,聊著家常,工作,開著玩笑,彼此之間又加深了情誼,我是最開心的,最幸運的,人生第一次創業就拿著兩個王和四個二的牌面,心裡暗暗的發誓,一定不負大家的眾望。

快12點的時候,張姐叫囂著反正明天周末,分南北,亂劈材搞起,搞了幾把,周姐又改了規矩,讓我和佳傑一家,她們四位美女一家,輸的懲罰卻是一樣的一方喝兩杯酒,明顯就是想把我們灌醉的節奏。

佳傑不以為然的帶著酒意說道,張姐,你把我和致遠灌醉了就沒意思了哦,誰來保護你們。

張姐摸著蹲在旁邊的威風說道,這些年都沒人保護,全靠著我家威風陪著我,然後看著其它三位美女繼續說道,我家威風猛的很,你們需要威風的保護麼,說完哈哈的笑道。

佳傑若有所思的回道,張姐,以後都是一個戰壕的同志了,有什麼事,或者想換個口味啥的儘管招呼。

張姐臉上微微皺了一下又恢復了笑容回答道,好啊。

徐麗也看出了端倪,轉移了話題,說道,凌雲,我聽致遠說你喜歡他,真的假的啊。

我聽到這話狠狠的恨了徐麗一眼,正準備說話。

凌雲搶先說道,是啊,致遠這個人挺細心的,也很會為朋友著想,和他們兩口子在一起相處很舒服,我從小獨生,家人也沒有在身邊,所以一直把他當我弟弟看待,凌雲說完微笑著看了老婆一眼。

老婆本來想說話。

徐麗搶著說到,沒關係,凌雲,可以當情弟弟,這事我做主了,說完哈哈哈的大笑。

我觀察著身邊的朋友,感覺張姐若有所思著,但並沒有開口。

老婆也忍著沒有說話。

這時佳傑發聲了,他問道凌雲,想找什麼樣的男朋友。

凌雲說不想找了,然後繼續說道,張姐剛才說的公司養老中心挺好的,我老了後預定一個床位就行。

老婆聽到這終於開口了,老婆道,凌姐,別這麼悲觀,說不定以後就遇到喜歡的人了,以後的事誰知道呢,再說了,你不是把致遠當弟弟嘛,那我們就是一家人,我們家就是你家,我們隨時歡迎你。

徐麗接著老婆的話說道,就是嘛,遇到合適的人之前,把你情弟弟家當自己的家,不用客氣的,寧靜很大氣的,說完對著凌雲眨眨眼。

張姐看著眼前的氛圍打斷道,認親完了嗎?先把這兩個小子灌倒。

佳傑明顯想拖延一下,說道,張姐,你看他們都認親戚了,你看我可以做你的弟弟嗎?

什麼樣的弟弟,張姐問道。

徐麗這傢伙又搶著說道,什麼樣的都可以啊,我批准了。

這時蹲在張姐旁邊的威風衝著徐麗汪汪的叫了兩聲。

佳傑看到這個狀況說道,喲,這小傢伙還吃醋了。

凌雲好像意識到了什麼,看了威風一眼,沒有說話。

張姐聽到佳傑的話,老臉一紅,說道,我先單獨找你12拳。

依稀記得昨晚喝到了天麻麻亮,我醒來時,全身沒勁的躺在我們家大床上,怎麼進來的一點印象也沒有,看了看錶,已經中午了,出了臥室看見老婆和凌雲在聊著天,老婆看到我出來,趕忙給我倒了杯蜂蜜水,關心的問道頭疼不疼,凌雲也看著我發出關心的目光,我說著沒事,坐在了沙發上。

你這小酒量還逞能,老婆說道。

我怎麼了,都不記得了。我問著老婆。

老婆說,昨天張姐不知道怎麼的,和佳傑懟上了,一直想辦法灌佳傑酒,你可倒好,幫著佳傑喝了不少,自己先喝倒了,然後凌姐就留下來陪著我照顧你。

那後面我醉了後,你們沒喝了嗎?我問道

喝的,佳傑到最後都沒醉,清醒得很,還約了張姐,說出差回來單獨拼一場。

那昨晚你們這麼睡的,我看著老婆和凌雲,問道。

佳傑,徐麗,張姐,他們一起走的,佳傑他們把張姐送到家後,才回的家,都打電話報了平安。凌姐和我們一起睡的,老婆說著。

一起睡的,我去,我心裡想著,不知道說什麼。

老婆繼續到,凌姐想回家,但是方向不順路,太麻煩佳傑他們了,又喝了不少酒,大家都勸凌姐留在這休息,她說睡沙發的,我沒同意,拉著和我們一起睡了,可惜某些同志啊,沒那個福氣,睡得可死了。

我看了凌雲一眼,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胡言亂語的說道,沒事,沒事,以後還有機會的。

凌雲噗呲一笑,也沒有說話,

老婆做著打我的樣子,然後對著凌雲說道,凌姐看到了吧,不可能有男人不喜歡你的。

凌雲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笑著看著我們。

我不知道老婆她們後面說了什麼,感覺怪怪的,想著有機會問一下老婆。

老婆又開口了,說道,我們準備出門了,我答應佳傑和他出去吃飯的,他後天就出差了,凌姐說他要回家看一下父母,我們正好一起出門,你看你怎麼安排。還有徐麗在過來的路上,她說給你帶了稀飯。

我不知道老婆是不是把我們和徐麗他們家遊戲的事和凌雲說了,應該是說了吧,不然不會當著凌雲這麼說吧。所以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聽徐麗的吧,說完我看了凌雲一眼。

凌雲發現我看著她,微微一笑說,跟人家學習本領,要謙虛,要虛心求教,說完,哈哈的笑著站了起來,招呼著老婆出門。

目送著兩位大美女出門,剛洗完漱出來,門鈴響了,拿出手機,看著門外的監控,是徐麗,這簡直是無縫連接啊。

徐麗擰著幾個方便盒和一個不像她平時風格的手提袋走了進來,我問道,你們是約好的嗎?我老婆剛走。

是啊,徐麗回答道,我老公在下面等著寧靜呢,你老婆這是羊入虎口,等著你老婆回來讓她慢慢告訴你,佳傑是怎麼撩她,操她的,說完嫵媚的看了我一眼。

聽著徐麗的話,我的雞巴不爭氣的硬了起來,頂在睡褲上。

徐麗看到了我的反應,走到我的旁邊,輕輕的撫摸著我的雞巴笑道,小伙子還很精神嘛,先吃點稀飯,我拿點好東西給你看看。

打開徐麗拿過來的方便盒,喝著稀飯,酒喝多了,喝點稀飯還是舒服的,配上精緻的泡菜,小籠包,填著肚子,我抬頭準備問徐麗吃了沒有,這傢伙居然把包里的性愛玩具一件件的拿出來。

她這個寬大的手提袋像機器貓的百寶箱一樣,有拿不完的東西,一個粉色的包裝,躺著五個大小不一樣的無繩跳彈,盒子上面寫著藍牙連接,緊跟著拿出來的,還有眼罩,繩子,仿真陽具,震動棒,狼牙套,拉珠等等。

徐麗邊拿邊說著,我這個包不夠大,先給你拿一些,我家裡還有很多新的,那天去選。

我看著琳琅滿目的成人用品,想著佳傑今天帶老婆出去,會不會在老婆的身上使用這些東西,雞巴又更加堅挺著,本來想詢問徐麗,佳傑出門有沒有帶工具,或者想知道他們今天怎麼安排,正猶豫著。

徐麗看了我賤兮兮的說道,你老婆今天有得爽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