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致遠 (13) 作者:寧靜致遠

簡體

.book18.org

寧靜致遠 book18.org

作者:寧靜致遠2021年5月29日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十三章 大叔 book18.org

第一次車震自我感覺還是良好,休息兩分鐘後,我問凌雲她備用的衣物在那裡,我給她拿出來穿上,她說她自己拿就行,車內瀰漫著汗水和淫液的味道,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一時揮散不出去,凌雲從後備箱裡拿出一套職業裝穿上,嘴裡抱怨著下次得放內衣在車上,沒穿內褲不舒服云云。 book18.org

摸著我兜里濕透的內褲,得像個辦法給她解決掉,不能一直讓她掛空擋。車震後時間已經來到中午,我們得先找個地方吃飯,從山裡出來,進入公路,正好不遠處有個商場,到商場門口,她說要先去買點東西,叫我自己去停車,我們說好在一家中式快餐店匯合。我來到停車場後,先找了個衛生間把凌雲的內褲清洗乾淨,放回車裡後排的換氣出口處,用跳蛋壓著,一會到目的地就被空調吹乾了。 book18.org

弄完到約定好的中式快餐店,凌雲已經比我先到,點好了菜品,看到她旁邊有一個裝衣服的手提袋,我問她買了什麼,她說是職業套裙,沒穿內褲穿褲子太不舒服,一會去車上換上裙子,我問她要不要開個鐘點房沖涼,她想了想說,算了,怕控制不著,又來一次耽誤工作。 book18.org

吃完飯啟程到我們先前溝通的代加工廠已經接近下午四點,我和凌雲商量後沒有提前打電話,先悄悄的進村,看看人家的衛生條件和工作狀態。凌雲的內褲放在空調口早已吹乾,上車後她就把西褲換成裙子,到目的地時,她猶豫要不要穿內褲,在我的建議下,她最終還是穿上。 book18.org

我們找的代加工廠是專門生產各種預包裝食品的工廠,剛到廠門口,人家的安保人員根本不讓進,好說歹說,遞煙,都不行,人家說了,廠外人員沒有預約根本不讓進,被廠里的監控拍到要一個人罰款五百,我說這罰款我出,人家安保人員說,也不行,不僅要被罰款還和年終獎掛鉤,錯誤犯多了還會被開除,我沒有繼續在為難安保大哥,經過和他的一番交流,我對這個廠的印象挺好的,起碼在管理上沒有問題。 book18.org

回到車上,我打電話給一直對接的陳總,他是這個食品代加工廠的銷售副總,聯繫到陳總後他說今天他沒有在廠里,然後又說道現在他的同事也快下班了,看廠時間也不夠,讓我們去廠對面的一棟樓,那是他們工廠的行政辦公區域,他安排人來帶我們去吃飯,在找個酒店住下,明天上班時間在他辦公室見。我推掉了陳總的安排,說我這邊考慮一下,一會給他回電話。 book18.org

打完電話我把電話內容告訴凌雲,她說要不就在這邊住一晚,明天在把這事辦了,我說可以,但是得她給我老婆打電話請假,她說這個沒有問題,但是覺得這個電話我自己打要好些,想想也對,我就下車給陳總打了電話,確定明早去他辦公室。然後組織了下語言,給老婆打電話過去,沒有我預想的那麼恐怖,老婆就交代了開車主意安全,讓我照顧好凌雲,又告訴我今晚晚上有個他們公司和我以前公司的聯誼活動,參加完回家給我保平安,就掛了電話。 book18.org

每個城市大型的裝飾公司與家裝建材公司都是商業合作夥伴,再加上老婆她們公司的冷總聽說與以前公司的劉總關係十分密切,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在公司幾年,我從來沒有見過劉總老婆,只傳言誰誰是他小三,老婆也從來沒有看到過她們公司冷總的老公,不過她們冷總的作風正派,沒有一點負面消息,又是做設計出身,基本不應酬。 book18.org

掛完電話,我看到凌雲也在車外遊蕩著打電話,我沒有打擾她,自己坐進車裡,又拿出手機,翻看微信,我去,佳傑1點多的時候給我發了幾條微信,一開始是一張自拍身體的照片,好像是一個穿著黑色內褲,白色裙子的女人,我就晃了一眼,繼續看他下面發的文字,果然,這傢伙,他說和老婆玩猜內褲的遊戲,今天他輸了。他說他沒想到老婆會穿黑色的內褲,我看到是黑色,又重新看圖,把圖片點開放大,看到是那天和老婆逛街時,她新買的內褲,當晚叫她穿,她說新內衣要用開水燙一下才能穿,當時我為了老婆的健康,沒有強求,沒想到第一個看到老婆穿黑色內衣的是佳傑,這妮子,是故意穿黑色的內褲和佳傑玩遊戲的,雖然他們還沒有做愛,佳傑也是真的把她撩開心了,這不得不讓我好好學習啊,嗯,欲擒故縱?就是欲擒故縱。 book18.org

我繼續看著佳傑的留言,他說今天他們玩遊戲的時候他猜老婆穿的是白色內褲,老婆說錯了,他微信視頻打過去,讓老婆把手機放下去給他看看,證明對錯,老婆沒有同意,掛了電話後幾分鐘就發了上面那張拍內褲的照片,佳傑說這個遊戲得有臥底,不然他很難猜對,我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如果如老婆說的那樣的懲罰,我可以當這個臥底,不過我還是不放心的給佳傑回了個信息問他懲罰是什麼,這時凌雲已經上車,她問我聊什麼呢,臉上一副開心的樣子,我把手機給她看,她慢慢的看完張口就罵我是真的變態,真怕她那天被我也賣了,這時微信響起,是周佳傑發的,內容和老婆早上說的一模一樣,我讓凌雲給他回個OK,凌雲回完,說這個周佳傑花花腸子真多,也是個時間管理大師,為了撩你老婆,都不休息的。我才想到,對啊,他在美國,還要工作,不得不佩服啊。凌雲又說剛才給這面的朋友打了電話,一會一起吃飯,她在網上定了個吃飯附近的酒店,先去沖個涼,休息一會再去吃飯,凌雲說完,拿手機打開酒店的定位。 book18.org

到酒店辦理完入住後,我們進入房間,這是一間五星級酒店的大床房,寬闊的房間有會客的沙發茶几,辦公的簡易書桌,兩米多寬的定製大床,白色的床單,枕頭,被子。磨砂的乾濕分離玻璃,衛生間裡有浴缸和淋浴,我抱著凌雲吻著走向沙發,她拒絕我說,晚上再來,一會要多少喝點酒,怕現在做了影響喝酒的狀態,她可不想在朋友面前喝醉,我聽話的放開了凌雲,她在我面前脫得一絲不掛,問我要一起洗不,我說我怕忍不住,讓她先洗,她走進浴室後,我站在落地玻璃前看著窗外的風景,還用手試了試玻璃的牢固性,心裡有了邪惡的想法。 book18.org

不知道過了多久,凌雲裹著浴巾從浴室走到我身後,貼著我的後背抱著我,問道。「想什麼呢。」 book18.org

我沒有避諱,直接說。「你說我們在這落地窗前做愛是不是挺爽的,我剛才試過了,這個鋼化玻璃很牢固,」說完我轉身抱著凌雲。 book18.org

凌雲推開我,應該是想到了不可言喻的事,臉色微紅的叫我快去洗澡。 book18.org

吃飯的地方是當地一個十幾年的川菜老店,我一直對川菜有些研究,川菜分為上河幫,下河幫,小河幫。上河幫的代表名菜有夫妻肺片,麻婆豆腐,樟茶鴨。下河幫的代表名菜有毛血旺,辣子雞丁,水煮魚。小河幫的代表名菜有梭邊魚,水煮牛肉,等。上河幫又被稱作成都菜。而小河幫出自自貢,其歷史體現了一種好走極端的風格,其中又分為鹽商菜,鹽工菜,會館菜三大支系。下幫菜就是渝慶菜了,外界稱為渝派川菜,更偏重於麻辣口味,但渝慶人更喜歡叫它渝慶江湖菜。 book18.org

剛到門口,一身正裝的年輕漂亮女人問了凌雲包房號後,帶領我們走向六樓的獨立包房,凌雲走在我前面,她換回了白色的襯衫和藏青色的西褲,踩著五厘米的高跟鞋。領路的年輕女人不像是服務員,她身上穿的衣物質量,儀態氣質,不是這樣的店該有的。還沒想明白,就走到了門口,領路的年輕女人敲門後打開包房的大門,一位禿頂的高鼻樑大叔把我們迎在門對面的主坐,凌雲給禿頭大叔說我是一家之主,禿頭大叔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請我入座,凌雲也在我旁邊坐下,這時,進門後,站起來的幾人看到禿頭大叔坐在我旁邊後,也紛紛坐下。包房大概有70來平方,仿古的裝修風格,房裡擺放的物件都是高等木材鏤空的雕花工藝,電動的旋轉餐桌,實木的鏤空雕花座椅,金絲楠的實木地板,我萬萬沒想到這樣的縣城還有這樣奢華的飯館。 book18.org

禿頭大叔讓年輕女子準備上菜後,首先指著他旁邊一位30左右歲,五官端正,一臉正派,身材豐滿一身白領打扮的美女介紹道。「這位美女是我們縣法院的副院長兼民事庭的楊院長。」 book18.org

看到坐在我旁邊的凌雲沒有一點表示,我馬上點頭示意。 book18.org

然後又指向對面一位30多歲穿著警服,肩章上掛著兩毛三滿臉威嚴的男子介紹道。「這位是我們縣公安局的蔡副局長,兼刑偵大隊長。」 book18.org

我趕緊站起來把手伸過去,準備握手,蔡局長高大威猛的身軀也急忙站起來,雙手輕輕的握住我的手搖了搖,威嚴的臉頰瞬間轉變得諂媚的說著。「你好,不好意思,來得急,沒有換便裝。」 book18.org

見我們寒暄完禿頭大叔,指著對面穿著正裝,打著紅色領帶,胸前掛著國徽的陰柔男子說道。「這位是我們縣的孫副檢察官,兼反貪局局長」 book18.org

我同樣站起身來,和孫檢握手,他同樣一臉諂媚的雙手握住我的手搖了搖,嘴裡說著你好。 book18.org

禿頭大叔指向凌雲旁邊,一位30多歲身穿白色連衣裙,微微透出紫色內衣的豐滿嫵媚姐姐說道。「這位是司法局的張局長」 book18.org

聽到禿頭大叔的介紹,我點頭示意。在禿頭大叔的介紹過程中,凌雲沒有一點表示,我心裡並沒有覺得她怠慢人家或者什麼,我知道她的性格。看著眼前的人員配置,良久我才反應過來,好傢夥,整個縣的政法系統領導都在這張桌子上,這個司法局的張局長是正職,其它的是副職,但這陣容也不可小覷啊,跺跺腳,這個縣是要震一震的。 book18.org

最後禿頭大叔站起來手掌指向凌雲給大家介紹道。「這位是全國都有名氣的凌大狀」眾人見禿頭大叔站起來,也紛紛站了起來,我見大家站起來,也跟著站了起來,就凌雲不動如山的坐著,絲毫沒有站起來的意思。站起來的幾位領導七嘴八舌的誇讚凌雲,禿頭大叔坐下後,大家才停止了誇讚,又慢慢坐下,這時凌雲介紹道。「這位是縣政法委書記,趙剛。」說完又摟著我說道。「這位是我老公,呂致遠。」我在眾人的羨慕目光中伸出雙手和禿頭大叔的雙手握了握,又向眾人點頭示意。 book18.org

年輕女子像是掐好點一樣的在大家介紹完後開始上菜,並拿進來兩件飛天茅台,我去兩件,這個是幾個意思啊。 book18.org

我還在嘀咕的時候,趙書記,就是禿頭大叔向著年輕女子說道。「歐陽局長,辛苦了,你先去樓下和秘書他們先吃飯,有事叫你。」 book18.org

聽到趙書記的話,我不淡定了,我一直覺得這位年輕的女子不是服務員嘛,居然還是位局長,這是我沒想到的,這頓飯的標準在這個縣算高了吧。又看向對面傳菜台上放著的兩件飛天茅台酒,我恐懼了。 book18.org

凌雲隨著我的目光看去,知道我恐懼什麼,纖長軟嫩的手掌握著我的手,嘴裡說著,沒事,有我呢。 book18.org

凌雲旁邊的司法局張局長起身開酒,把酒倒在七個酒盅里,一人面前放了一個,我看到面前的八毫升小酒杯,恐懼感降低了些,三杯過後,趙書記從我開始單獨敬酒,然後又到凌雲,這樣正時針轉著。我也拿起酒杯從趙書記這邊逆時針轉著開始敬酒。席間趙書記問我們到縣城的目的,剛聽我提到要去找那家代加工廠合作時,趙書記說馬上叫他們廠的董事長過來,凌雲阻止了,她說生意就交給市場,不要夾著其它的因素,不然很難自身過硬,公司也做不大。雖然我沒有和凌雲溝通過這個問題,但是她的觀點和我不謀而合。趙書記聽到凌雲這麼說,也就沒有再提我們生意上的事,就說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招呼。 book18.org

在你來我往的敬酒中,不知不覺喝了二三十杯,身體有點微醺的感覺。我注意看了一下,這個飛天茅台不是當年的,是出廠後放了五年後在拿出來喝的,真TM的是高端玩家啊。旁邊的凌雲也沒拒絕別人的敬酒,只是他們對凌雲表現得很有分寸。另一旁的趙書記聊著他和凌雲的過往,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一個學校畢業的,凌雲還幫過他的忙,他還自嘲的說自己才四十多一點就禿頭了,青春都奉獻給了華夏。 book18.org

喝到9點多鐘的時候,我已經喝了50來杯,400毫升,快一瓶酒了,不管多好的酒,過量了也是會醉的,我看著同桌的人,他們之間除了凌雲,其實比我喝得都多,不過酒量都很好,比剛才要興奮一些,也許都沒達到微醺的狀態,我心裡想著今天只有抱著一醉方休的態度,把他們陪好,不能太丟面,這時凌雲站起來拿了兩瓶酒放在自己的面前,說道。「我老公酒量不好,我們家我能喝點,只是不習慣喝小杯子,我就用酒盅代表我們家敬各位,謝謝各位的款待。」凌雲說完話,全桌的人都站起來往自己的酒盅倒滿酒。凌雲見狀又說道。「我從老學長這裡,挨著一位一位的敬。」 book18.org

頓時包房裡沒有任何聲音,見趙書記也沒說話,其它的人就自己坐下,凌雲和趙書記碰杯後,一飲而盡乾了酒盅的酒,又繼續往酒盅倒酒,不停歇的敬了一圈酒後,我拉著凌雲的手都擔心得握緊,她目視我說沒事,又轉向大家說道。「明天大家都還要工作,今天我們就早點結束好嗎?」坐我旁邊的趙書記聽到凌雲說話,站起來說道。「那我們最後喝個團圓杯,今天大家就早點回去休息。」趙書記話音剛完,凌雲又往自己的酒盅倒酒,其它人看著,本來是端起的小酒杯,也是自覺的放下,往自己的酒盅添酒,這下我尷尬了,這個酒盅我以前試過,一盅有二兩五的量,看來今天還是一醉啊。正想著,旁邊的趙書記體貼的說道。「呂兄弟酒量不好,就用小杯子,你們家出代表了,你意思意思就行了,如果你用酒盅,我們要一下子喝兩盅,可受不了。不是誰都有我小師妹的酒量這麼好的。」我知道這是趙書記說的謙虛話,給我台階下呢,我也欣然接受,只是強行的拿起凌雲的酒盅一飲而下,凌雲其實早就反應過來,只是沒有阻止我,我拿起我的小酒杯,放在凌雲嘴邊幫她倒進嘴裡。 book18.org

咬牙乾了那盅酒,沒有當場倒下,也沒有現場直播,趙書記一行人送我們到飯店樓下後,自行離開,凌雲挽著我的手像真正的夫妻一樣走回入住的酒店,在路上我問她為什麼除了司法局的張局長是正職,其它的都是副職,凌雲告訴我,因為法院和檢察院的正職和趙書記級別是一樣的,公安局長又是高配,兼任著副縣長,只是政法委書記入常委,所以是公檢法司的領導,從凌雲嘴邊得知,趙書記業務能力強,圈子又跟得對,馬上要去黨校學習,然後有很大的可能會調到市裡。 book18.org

我們一邊聊一邊走,剛進入酒店房間我就抱著凌雲吻起來,吃飯時看到她那高冷的模樣,又想到她和我在一起時的浪蕩,這種反差讓我在吃飯時,雞巴一直處於隨時可以戰鬥的狀態。當時喝了些酒,就沒太在意,同桌的女士在我站起來敬酒的時候都會時不時的往我胯下觀望。凌雲伸出舌頭配合我的吻,雙手脫我的衣服和褲子,我也學她一樣把她脫得光光的,凌雲主導我和她抱著吻向浴室,我們並沒有進浴缸,凌雲說怕不衛生,我用雙手往她身上抹著沐浴露,特意關照了她的小穴,又滑向她鮮嫩的菊花,觸碰到她菊花時,她繃緊了一下身體。 book18.org

我開完笑的問她肛交過沒,她居然點頭答和前男友做過,我心裡還在暗想她前男友什麼第一次都沒留給我時,凌雲用她的C罩杯嫩胸給我塗抹沐浴露,柔軟的胸部摩擦著我的皮膚,讓我十分享受,凌雲邊用嫩肉給我塗抹沐浴露邊說,等她回去買了灌腸的工具後,把後面也給我。我沒有表態,抱著凌雲打開花灑,任由溫水在我們的身體上淋過,我和凌雲在花灑下舌吻著,雙手抱在她的腰間,凌雲的左手挽著我的腰,右手玩弄我的雞巴,我見狀也把右手撫摸著她的小穴,小穴里已經在浸出淫液,比花灑淋下的溫水潤滑一些,軟嫩的陰唇緊緊的保護著凌雲的小穴,我試著分開,用中指輕輕的插進去,小穴內像雞巴插進嘴裡一樣,高溫,濕潤,小穴內的嫩肉像舌頭一樣吸附著我的手指,我並不知道該怎麼弄,怕弄傷凌雲就把手指拿了出來,在小穴上端找凌雲的陰蒂,找了一會也是沒找到,一陣亂抓,把凌雲弄得不是很舒服。 book18.org

凌雲把花灑關閉後,用浴巾把我們兩人身上的水滴擦乾,拉著我走向房間會客的沙發,讓我在沙發上坐著。 book18.org

酒後的凌雲感覺更加的放開,我也在沖涼後比剛才清醒很多,她坐在我的左邊,左手搭在我的肩上,嘴唇吻我的脖子,右手在我的胸膛轉圈,舒服得我微微閉著雙眼,這樣的挑逗幾分鐘後,她又豪放的蹲在我大腿間,腳掌踩在沙發上,雙手握住自己豐胸的下端往我嘴裡喂著,一會左胸,一會右胸,時不時的還用自己的手揉捏著,我雙手往後撐著支撐自己的身體,承受著凌雲雙乳對我的攻擊。 book18.org

凌雲蹲在我大腿間直到玩弄到自己小穴的淫水滴在我的大腿上後才起身跪在地上,仰望著我,雙手擼動我的雞巴,我也雙眼目視全身被潮紅浸入的她,凌雲雙手玩弄了一會,用舌頭舔弄我的龜頭和蛋蛋,大腿根部,舒服得我不能平靜的呼吸,時不時仰視我的凌雲見我喘著粗氣,埋頭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雙手摟著我的腰,用嘴最大限度的把我的雞巴來來回回的往深處吞,吞了幾次,凌雲抬頭仰視我說道。「致遠,不行,你的雞巴比我前男友長,我吞不進去。」說完又用左手擼著我的棒身,右手輕輕的揉捏我的蛋蛋,小嘴含著我的龜頭,舌頭在我的龜頭和包皮連接龜頭的嫩肉上打轉,我第一次被舔弄這個位置,一時控制不住,嘴裡大喊一聲要射了,雞巴里的精液像半自動步槍一樣,突突突的射進凌雲的口中。 book18.org

凌雲並沒有避讓,等我的雞巴發射完畢後,她仰視我,當著我的面把嘴裡的精液吞了下去,我腦袋瞬間爆裂,看到這一幕,凌雲以後和我在一起做出什麼樣的舉動我都不會意外,我準備把她抱起來,她推開了我,繼續昂視望著我,把我的雞巴細心的舔弄一遍,直到把我的雞巴舔的梆硬後,轉身走到落地玻璃前,身體半彎雙手撐在鋼化玻璃上,翹起豐臀,轉頭看著在沙發上望著她發獃的我說道。「老公,操我,我要。」 book18.org

我大步向前走到凌雲身後,堅硬的雞巴插進凌雲的小穴,該死的小穴口和小穴內把我的雞巴夾得緊緊的,「啊,老公,好硬,好粗,好燙。嗯嗯」我雙手放在凌雲的腰上,看向窗外的萬家燈火,挺著胯前的雞巴不留餘力的在凌雲的小穴里抽插,心裡暗想,我一定要把她的小穴口和小穴操大,免得每次都把我的雞巴箍得緊緊的難受,我知道剛射精後的雞巴戰鬥力會更強,放在她腰上的雙手改為抱住她的細腰,拚命向前用雞巴抽插凌雲,把她的雙手,嫩乳和左臉操得緊緊的貼在鋼化玻璃上,凌雲小穴內的淫水時不時的隨著雞巴的抽插噴濺到我的胯上和大腿上,還有她的臀肉上;凌雲被我操得身體顫抖,嘴裡不停的浪叫,喘著粗氣喊著。「啊啊,老公你太猛了,啊雲兒要到高潮了,啊啊啊用力操你的雲兒,啊啊啊,到了,老公,我到了,讓我休息一會。」 book18.org

把凌雲操到高潮後我沒有繼續抽插,也沒有被凌雲緊湊滑嫩小穴和滾燙的淫液繳械。把堅硬的雞巴慢慢從凌雲的小穴里拔了出來,隨著她的一聲尖叫堅硬的雞巴出來後,她小穴里的淫液順著她的大腿往下流,凌雲轉身抱著我,在我嘴邊喘著粗氣說道。「致遠老公,謝謝你顧及我的感受,不過如果你不理會我繼續操我,我可能要被你操失禁的。」聽到凌雲這樣說,我並沒有繼續,雙手抱著她被我操軟的身體,向大床走去,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休息。自己也躺在凌雲的旁邊,她見我躺下後,翻身單手摟著我,頭枕在我的胸前,我的一隻手搭在她的肩上,一隻手用手機給老婆發微信,她說一會就回家,回家後給我打電話報平安。 book18.org

休息了片刻,凌雲的另一隻手開始撫摸我的雞巴,我見她恢復得差不多了,準備起身壓住她,在她身上馳騁,她卻讓我先別急,讓她先來,凌雲雙腿蹲在我的跨間,用左手握住我的棒身,慢慢的插進她的小穴,我不知道她的小穴剛才被我操大了,還是姿勢的原因,進入凌雲小穴的雞巴沒有之前被箍得那麼緊,已經和老婆小穴差不多的緊度,我沒有在想太多,雙手扶在凌雲的腰間,凌雲雙手時而揉弄自己的豐胸,時而往後撐,時而抱著頭,她的跨間時而上下移動,時而左右搖擺,時而又深入的頂她的子宮口,當我慢慢找到節奏後,也在下面往上頂著雞巴來配合她,每次頂到凌雲的子宮,她的嘴裡都會發出尖叫。我發現這個姿勢也許是我的強項,越戰越猛,一點射精的感覺都沒有,凌雲已經累得渾身的汗水,彎下身軀把頭放在我的耳邊呻吟,身體微微顫抖,腰胯並沒停止蠕動,凌雲的乳房貼到我的胸口時,我把扶著她細腰的雙手抱住她豐滿的臀部,捏著她的臀肉,快速的用雞巴在凌雲的小穴里抽插,凌雲在我耳邊的呻吟變大起來,抽插了一會凌雲就在我耳邊喘著粗氣叫喊著。「啊啊,老公,你現在越來越厲害了,啊啊你的大雞巴好燙,啊好粗操的我的逼好漲,啊啊,頂得我的子宮好麻。」 book18.org

在強的戰鬥力也承受不起這樣的快速戰鬥,我把凌雲翻到身下,雞巴也脫落出凌雲的小穴,還甩出些許淫液,把凌雲雙腿分開後,我把雞巴又插進凌雲的小穴,不敢快速的抽插,慢慢的抽動著,全身壓在凌雲身上,雙手拉住她的手,吻著凌雲的雙唇,她胯下承受著我的抽插,一雙嫩乳被我的胸膛摩擦著,卻用舌頭攻擊我的舌頭,我不敵後,把頭靠在她的耳邊,繼續抽動,調整呼吸。 book18.org

這時凌雲想到了什麼,問道。「嗯,老公,剛才你是給小靜發微信嗎?」 book18.org

我回答「是的。」 book18.org

「正好你手機在旁邊,嗯,嗯嗯那我給她打個微信視頻,告訴她我被她老公睡了。」凌雲喘著粗氣,調皮的說道。 book18.org

「打微信視頻怕不行,她還在外面呢,也許在開車,要不直接打電話嘛。」我和凌雲的任何事都是老婆特許的,沒必要隱瞞,反正明天都要告訴她,所以我也沒有拒絕。 book18.org

「嗯,那好。」凌雲放開和我十指相連的右手,在床上尋找著手機,白色的手鐲這時看起來特別的耀眼,凌雲找到電話後,撥打老婆的電話同時在我耳邊說。「用力操死我。」電話秒接聽,老婆應該是在開車,她的手機也連接了車上的藍牙,在多功能方向盤上就能按一下按鈕接聽。聽到凌雲叫我操死她,我只是比剛才加快了速度,我那裡捨得操死她,我也操不死。在電話擴音器里傳來一聲溫柔的「老公」後,凌雲識別出是老婆的聲音,誇張的浪叫起來,撕心裂肺的叫喊著說我操死她了,今天在過來的路上就被我拉去隱蔽的山裡在車上就把她操了,剛才還在酒店把她按在酒店的鋼化玻璃落地窗上操,差點被操死,說完後嘴裡還喊著老公我要,老公我要,我要被你操死了,還更過分的叫喊,讓老婆給我說說,讓我輕點,MMP的。電話那邊的老婆並沒在發聲,擴音器里只有車輛行駛的聲音傳來,凌雲還在誇張的浪叫,電話就被掛斷了,我發現電話掛斷,趕緊停止了動作,坐起來,看著凌雲說道。「這下玩大了吧,我老婆肯定生氣了。」 book18.org

凌雲說不至於,讓我再打電話過去問問。我再次撥打老婆的電話,同樣把擴音器打開,電話響了幾聲後接通,我趕緊說話,問老婆怎麼了,是不是生氣了。 book18.org

「沒有啊,老公,我在開車,車裡有人。」老婆說道。這時沒有聽到明顯車輛行駛的聲音,估計是用手機的聽筒接聽的電話,或者是用藍牙耳機接聽的。可是她說車上有人,這個玩笑開大了。 book18.org

我趕忙說。「那你回家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我等你。」 book18.org

「好的,老公,我先掛了,注意身體。」老婆說完掛掉了電話。 book18.org

我看到凌雲躺在床上笑著,故意生氣的說道。「這下好了,玩大了吧。」說完我心裡想著,還不知道老婆車上坐了幾個人,車上的是誰。萬一是雙方家長就難得解釋了,雖然這種可能很小,如果是她的同事,那她以後怎麼工作啊,反正我心裡亂糟糟的。 book18.org

在我煩心的時候,凌雲居然沒心沒肺的說道。「瞧你緊張得,小弟弟都縮小了,事情都出了,一會問清楚後,看怎麼解決不就行了。」說完她就起身拉著我去沖涼。 book18.org

聽著凌雲的話,我想也是,只有等著老婆一會打電話過來,問清楚在看怎麼辦咯,和凌雲一起進入浴室沖涼,在期間她居然多次挑逗我,可惜我實在是沒有狀態,拒絕了她,她也沒有生氣。本來想著沖完涼回來,老婆的電話也該打來,可是一等就等了一個多小時老婆的電話才打來。期間真是等待得我難受,坐在沙發上喝了不少水。 book18.org

老婆的電話打來,我趕緊接聽,同樣是開的外放,就是擴音器。「喂老婆,到家了嗎?」 book18.org

「嗯,剛進家,你們做完了嗎?」老婆說道。聽到熟悉的安靜聲,老婆應該是回家了。 book18.org

「做完了,哦,沒做,應該是做了一半,然後我以為你生氣了,就停止了,趕緊給你打電話,你說車上有人,我擔心得亂想,那還有心思做。」我緊張的說道。 book18.org

「老公,是我不好,我看到有電話打進來,也沒注意是誰,就習慣性的接了,當時以前你們公司的劉總就坐在副駕駛。」老婆說道。 book18.org

「你不是不喜歡劉總嘛,一天就說他是個色狼,這個大叔怎麼在你車上。」我驚奇的問道。 book18.org

「色大叔和我們冷總還有我,我們是一起離開的,來的時候色大叔坐的是我們冷總的車,出來不知道怎麼的,兩人鬧彆扭,冷總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丟下色大叔就走了,我看他可憐兮兮的站在那打車,而且他雖然色一些,以前對你也挺好的,反正也順路,就送他了,剛到他家樓下你電話就打來了。」老婆把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book18.org

「哦,是這樣啊,那我明天回去請他吃個飯,或者去茶樓找他,請他幫忙保密,可是老婆,劉總家到我們家就幾分鐘的車程啊,怎麼一個多小時才打電話過來啊。」我說道。 book18.org

「老公,你明天不用給色大叔說,我已經和他說好了,就是因為和色大叔聊了一會所以才耽誤了一些時間,具體的我明天和你說好嗎?我想休息了,今天有點累。」 book18.org

「好的,老婆,你早點休息,我明天忙完就回去。」我說道。 book18.org

「好的,老公晚安,也幫我給凌雲姐說晚安,你們開車主意安全,我們明天見。」老婆說完掛了電話。 book18.org

掛完電話,凌雲還是在旁邊笑,她問我劉總的情況,我就把我所知道關於劉總的情況詳細給她說,她認真聽完,嘴裡說著沒事,手開始擼動我的雞巴。 book18.org

現在雖說沒事,但是經過剛才的折騰,我那裡還有興趣,凌雲跪在地毯上,口手並用,效果還是不佳,仰視我說道。「可憐的致遠被嚇得陽痿了。」 book18.org

我緊張的看著凌雲,不知道說什麼,她站起來拉著我往大床走,然後讓我躺在床上詭異的說幫我治好。我聽話的躺在床上後,她叫我睡平睡直,然後就把大長腿搭在我的腿上,左手撫摸著我的雞巴,在我耳邊說。「小靜和你們叫劉總的色大叔只是聊聊就多用了一個小時嗎?你有沒有想過他們做點其它的事情,這種色大叔最會玩女人了,經驗豐富,他們會不會在你們家的小車車上,或者酒店,或者小靜把色大叔帶回家,現在正在你家裡操小靜呢」凌雲說完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她有資格得意,因為聽到她這麼說,在她手裡的雞巴瞬間堅硬起來,腦海中出現了劉總在我們家車裡,或是在酒店,更甚在家裡操小靜的畫面,甚至還想到他們在我們的大床上,浴室,茶几上,沙發上,書房,廚房中島,衣帽間,陽台,地上等,家裡的每個角落用力的操老婆。 book18.org

「老公,我要,用你的大雞巴操我。」我還在想像著劉總操老婆的畫面,凌雲就在我的耳邊狐媚的叫喚。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