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致遠 (16) 作者:寧靜致遠

簡體

【寧靜致遠】 (16) book18.org

作者:寧靜致遠book18.org

2021年6月25日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十六章 命中注定 book18.org

從渝慶飛到浙州,用時兩個小時二十分鐘,全程一千多公里。凌雲,送我們到機場後,叫我們好好玩,玩開心,回來的航班定了後,提前給她說,她來接我們,公司的事情她也會先盯著。 book18.org

在飛機上我和老婆都是緊張的,我們相互開導對方,反正既然選擇了這樣的夫妻生活,這一步遲早要走出去,對方是凌雲引薦,又是她的表姐和表姐夫,這是可以信任的,在凌雲的碎語中,大概猜著她表姐們的社會層面不低,每次我想深入的問下去,她總是不願意說下去,讓我們自己去感受。在和老婆你來我往的交流中,最終我們達成一個共識,就是跟著感覺走。 book18.org

在我的背叛下,老婆又輸給了佳傑。本來我是讓他休戰幾天的,佳傑說聽我老婆的,可是我老婆並沒有制止,那我也不好在說什麼。坐在旁邊的老婆因為坐飛機的原因,是一身運動達人的裝扮。我小聲的問她:「老婆,沒有穿內褲有沒有什麼不適。」 book18.org

她說:「沒事,運動裝看不出來。」 book18.org

我說:「那你今天都穿運動裝嗎?」 book18.org

「那肯定不行,到酒店後我要穿得美美的,可不能給老公丟人了。」老婆說道。 book18.org

「那要穿內褲嗎?第一次和人家見面不穿內褲會不會有點不合適。」我又問道。 book18.org

老婆想了想頓時紅著臉說:「輸了就不能耍賴,到時我穿條裙子,這樣別人也不會知道的。」 book18.org

我把老婆摟在懷裡,沒有再說話,我知道老婆有些疲倦,為了這次聚會,老婆加班到凌晨兩點多。昨天我和徐麗從她的心理諮詢中心出來後,打電話約老婆和凌雲一起吃飯,凌雲說要準備些資料沒有出來,老婆也說要加班,讓我們吃,後來我和徐麗也沒有吃,一起去老婆的公司陪她加班,在老婆的辦公室點的外賣。大約晚上9點徐麗說要回去練瑜伽先走了。 book18.org

徐麗走後老婆給我說,下午來的客戶,有兩個地方不滿意得稍微修改方案,約了明天早上在過來看,所以必須今天趕出來。其實我知道老婆可以不用這麼趕的,完全是為了約好中午兩點要去浙州,而且還要在浙州玩上兩天,怕耽誤客戶。到11點多我們才回家,本來都要上床睡覺了,老婆說她突然想到還有一個地方要改動一下,讓我先睡。 book18.org

整個下午和徐麗在一起讓我耗費了大量的體力,我也沒客氣,就直接睡了,一覺睡到天亮。今天早上起來送老婆去公司才知道她後來改方案,弄到兩點多,還好早上客戶過來後,認同了方案,最終簽約。偶爾的熬夜也沒有讓老婆面容有多大的影響,但累那是不可避免的,老婆在我懷裡安靜的小憩,到飛機快降落時,我才叫醒她。 book18.org

剛到出口,就看到一位美女舉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呂先生,寧小姐,下面是西子湖四季酒店貴賓接機處。一看牌子就知道是接我們,確認身份後,舉牌美女把我們迎上汽車,先是去了一個體檢中心,做了一系列體檢後來到酒店。剛到酒店,老婆就收到凌雲表姐的微信,讓下午六點前往酒店的金沙廳用餐。 舉牌美女幫我們辦理完入住後帶我們來到房間,自行離開,老婆一進酒店看到酒店的美景開心得不得了,畢竟我們定了幾次也沒定到,她一直催促趕緊到房間換身衣服,美美的在酒店好好的逛逛。 book18.org

渝慶妹兒的皮膚是天然的好,不需要化妝品的修飾。老婆只是沖了個涼,抹了點護膚品,用白色的髮帶把一縷長發紮上,穿上一條白色鏤空暗花的連衣裙,踩著白色的高跟涼鞋,挽著我的手一同走出房間。老婆的裙子正好到膝蓋處,裙內自然是沒有穿內褲,她還調侃道:「濕潤的湖風吹進去還很舒服。」 book18.org

沒有剛才舉牌美女的帶路,我們卻在酒店內迷失了方向,浙州的西子湖四季酒店的建築風格是一派中式園林的景致:石獅子把門,迎客松站崗。從門口望去,亭台樓閣在樹木的掩映之下影影綽綽,只覺得這裡仿若古代皇帝的避暑山莊。酒店的大堂同樣顯現出皇家氣勢。在這個以木質結構為主,挑高十餘米的大堂中,最引人矚目的是寓意「蛟龍出水」的燈飾,頂部盤旋而下的白色吊燈與底部的一方水景遙相呼應,而入口處的兩個球狀燈飾則讓人聯想到了「二龍戲珠」的畫面。這個酒店充分利用了西子湖畔的靈氣,打造出了一個曲徑清幽,水波瀲灩,庭院隱現的園林景觀。酒店所在的中式古典建築只有兩層高,但平面空間迂迴鋪開,十分寬闊,外部長廊在江南水鄉的景色中蜿蜒穿梭,內部的客房分為東西兩廂,左右延伸,公共區域與客房區域門禁重重,而通往餐廳的路線也錯綜複雜。正是因為空間感奢侈,私密性又極佳,初來乍到的客人很容易迷失方向,每每看到有客人低頭擺弄手機走過,都不禁讓人懷疑他是否再用手機的北斗定位。這也許是句玩笑話,但這個酒店是真的大得實實在在,而空間在客服內也繼續被揮霍著。酒店一共有78間客房,包括五間套房,此外還有若干棟園林別墅。最小的房型面積也達到了63平方米,居浙州同級別酒店的面積之冠。客房以開放式概念設計並用茶褐色基調營造出濃郁的商務氛圍,會客區與臥室用矮櫃分隔,矮櫃中實際藏著一個可伸縮電視機,是一舉兩得的設計,床頭的手工織錦畫呈現出鳥語花香的場面,勢要與窗外的園林景致一爭高下,然而再精美的裝飾品也敵不過大自然的魅力,拔開白色窗簾你便可以來到陽台憑欄遠眺,看雲窗霧閣,楊柳堆煙,體驗「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意境。對著西子湖楊公堤正面的戶外游泳池一群男男女女在池內嬉戲,周圍的翠竹楊柳將戶外游泳池包裹得十分靜謐。泳池採用無邊際設計,讓漫出的池水看起來仿佛與西子湖相接,而西子湖的靈氣也就隔空傳了過來。 book18.org

轉了小半圈,老婆還沒逛夠,離與凌雲表姐用餐的時間臨近,我們只能前往約定的金沙廳,酒店的金沙廳由華夏頂級廚師主理,巧手烹調高級粵菜,上海菜,及多款特色浙州菜,提供國宴級水平的餐飲美食。特設戶外餐飲平台,讓客人們可以一邊享用美酒佳肴,一邊欣賞那充滿大自然氣息的田園風光;品龍井,觀西子湖,賞明月,高水準的烹調技巧,優雅的環境,配合殷勤親切的服務,讓我和老婆留下難忘的就餐體驗。11棟獨立亭閣式貴賓廳專誠為高品位的貴客而設,適合私人聚會和小型商務宴會,可招待6至16位客人。這些古樸雍逸的美食殿堂穿梭於竹林庭院之間,對面還有個小瀑布,設計仿照華夏古代建築風格,幽徑迴廊,綠草芳菲,飛檐斗拱,雕樑畫棟,融合了天人合一,自然的文化傳統。 來到獨棟的風荷廳門口,站立在門口的禮儀小姐確定我們的身份後開門把我們引入廳內,廳內是全中式的裝修風格,是我見過的最奢華的裝修,沒有之一,一位和老婆差不多身高的美女從會客的沙發上站了起來,迎到我們面前與我點頭問好,又和老婆熱情的擁抱,嘴裡說道:「致遠,寧靜,你們好,初次見面,不必見外。」老婆驚呆了想說著什麼,又不敢確定,最終還是問道:「您是川都大學美術系的李清教授嗎?我聽過您的課。」老婆問完,一副小迷妹的模樣望向眼前的美女。 book18.org

美女點頭道:「叫我李清就行,大家都是朋友,不要拘束。」 book18.org

老婆情不自禁的又和眼前的美女擁抱在一起。久久沒有分開。 book18.org

我也驚呆了,美女清甜的聲音響起時,我就一直在幻境中,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歷,看到一個人時,會有朦朧的感覺,我現在就有,李清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人。容色絕美,欣長苗條,一身素白的長裙在燈光下熠熠生輝,當她步履輕盈,飄然若仙地踏著地板來到我們面前時,姿態優雅高貴得有若由天界下凡來的美麗女神。尤其走動間垂在兩旁的白色絲質披肩,隨風輕擺,更襯托出儀態萬千的絕世姿容。更使人震撼的是她面部的輪廓,有著女性罕見清晰的雕塑美,一雙眼睛清澈澄明,顴骨本嫌稍微高了點,可是襯托起她筆挺有勢的鼻子,卻使人感到風姿特異,別具震撼人心的美態,亦使人感到她是個能獨立自主,意識堅定的美女。她的一對秀眉細長嫵媚,斜向兩鬢,益發襯托得眸珠烏靈亮閃。這般名副其實的鳳眼蛾眉,充盈著古典美態,其誘人和特異處,我是第一次見到。一點不像30多歲的樣子。秀挺的酥胸,不盈一握的小蠻腰,修長的雙腿使她有種超越旁邊老婆的姿態風采,亦不由讓我怦然心動。 book18.org

「你們過來了。」在我和老婆還在被李清的容顏,氣場迷得恍惚的時候,後面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來,我和老婆轉頭望去,一個看不出年齡,卻又自帶強大氣場的男人朝我們走了過來,感覺燈光都灰暗了些。他個子比我高大半個頭,大概188,身材魁梧,孔武有力,臉龐稜角分明,頭上留著寸發,略顯精神,身穿一件月白色休閒襯衣,感覺和李清格格不入,又別有一種洒脫的大家氣質。 「住得還適應嗎?來來,坐下邊吃邊聊,清兒叫上菜。」氣場男招呼我們坐下後,大概介紹了他們夫妻和這次聚會的內容。氣場男叫范子龍,是川都市龍騰四海集團公司董事會成員,董事。這是一家在華夏排在前五的企業,涉及能源,房地產,科技醫療等領域,他的叔叔范援朝更是在商界有著眾多的頭銜,70歲的范援朝還在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原來他們是一家人,其實沒有知道對方的底細之前,我就被范子龍身上那種氣質給威懾住了,有一種甘願臣服的感覺,他旁邊的美女,就是他老婆叫李清,是川都大學美術系名譽教授,用她自己的話說,有時間就去學校逛逛,上上課,找找靈感,在老婆與她的交談中得知,原來李清的作品是有一定的價值,在圈內算是著名的才女。 book18.org

在吃飯的時候,老婆和李清聊得多些,基本和范子龍沒什麼交流,除了第一眼之後都害羞的躲開范子龍的目光,一臉崇拜的和李清聊著。范子龍說。「這個聚會是他的一位朋友召集,一年一次。活動很簡單,就是今晚八點和明晚八點兩場舞會,都在酒店的宴會廳舉行。覺得和誰有感覺,可以共舞,可以做任何男女不反對的事情,甚至帶離舞會,參加的人員都是有記錄的,保證不會有安全問題,所有人到酒店前都要去體檢中心做化驗,體檢,如果有任何身體上的疾病,都不能參加聚會。進入會場前每人會戴一個面具,凌雲有交代,讓我和清兒帶著你們玩,這次就不要參加多人運動了,當然這還得看你們個人的意思。」 book18.org

聽到范子龍說完,老婆小臉微紅自顧自的喝著紅酒,李清一副非常自然的神情。我回答著說:「范哥,我們就按凌雲的意思嘛,就讓你們帶著我和靜兒見見世面。」 book18.org

范子龍平靜的說道:「兄弟客氣了,就是一個黑燈舞會,音樂響起,舞池裡會一片黑暗,我是實在邁不過,不然不會過來參加這樣的活動的,前兩年都是帶凌雲過來,我們三自己玩自己的,你們的情況,凌雲也大概說了,放鬆讓自己開心就行,大家都是人,都是平等的,還有就是到時我們一起回渝慶,我和清兒要過去玩幾天。」 book18.org

「好啊,范哥,到時我們可以盡地主之誼,好好陪陪你,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嗎?我可以先給你們安排。」我誠懇的說道。 book18.org

「住的地方有的,到時可以多聚聚,加深友情。」范子龍說完端起酒杯,讓大家一起喝一個。旁邊的老婆也端起了酒杯,只是和李清碰了一下,就喝起來,沒有看范子龍一眼,我覺得奇怪,平時老婆都不是這樣的,又不好多問。 在席間邊吃邊聊,將近九點我們才離開風荷廳,來到宴會廳門口,李清給了我和范子龍一人一個金色的面具,她和靜兒戴在頭上的卻是一個黑色的蝴蝶造型,看起來十分誘惑,范子龍拿出一張卡片後,兩名安保似的人員打開側門,讓我們進入宴會廳,在過道的牆面上,掛著很多形形色色的面罩,也許是主辦方給沒有自己帶面具的客人準備的。 book18.org

進入大廳,舞會已經開始,四周是沙發和茶几,每張茶几上都有飛天茅台,紅酒,洋酒,啤酒,相應的酒杯,香煙,果盤,小吃,蘇打水,紙巾。范子龍帶我們坐到一張黑色的沙發後開始給大家倒酒,我和他選擇了白酒,兩位女士繼續喝著紅酒。坐在沙發上,視覺慢慢的適應後,我觀看著周邊的情況,舞池裡沒法看得清,黑壓壓的一片,外圍的沙發上到是三三兩兩的坐著一些參加聚會的人,估計是先來的人看到我們剛來,就有一個接一個的男人,女人來邀請我們跳舞,看到范子龍和李清都在拒絕,我們也學著他們拒絕,人都走後,范子龍說道:「這首曲子我們就先休息下,等下首曲子開始,我邀請小靜跳支舞可以嗎?」 「那當然可以啊。」我趕緊回答,這也意味著我能和李清這樣的絕世美女共舞。而且以我對老婆的了解,范子龍百分百是她喜歡的類型。 book18.org

老婆見我幫她答應,她才小聲的紅著臉說:「我聽我老公的。」 book18.org

李清看到老婆不好意思,說道:「小靜,放不開,沒有狀態,可以先回去調整,明天還有一場,實在不行,也沒關係的。如果你覺得子龍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你拒絕他就行了,不用顧慮的。」 book18.org

老婆聽著李清的話,不好意思的說道:「李教授,我沒有,范大哥很好的。」 book18.org

「叫我清姐,我們以後就是姐妹了。」李清微笑的說道。 book18.org

「清姐,清姐,我沒事,我一會就適應了的,不用這麼在意我。」老婆依然紅著臉斷斷續續的說道。 book18.org

這時上一首曲子已經完畢,舞台上的人已經絡繹不絕回到沙發,隱隱約約有一些布條類似的東西在舞池中央,有一個人用話筒喊話:「請各位收好自己的衣物,以免發生踩踏事件,造成現場混亂。」旁邊的范子龍笑了一下,我們大概也知道怎麼回事。剛才看不清楚舞池,不知道有多少人,現在曲終人散,我隨意看了下,大概一百人以上,女人大多數穿著裙子,有少許穿著晚禮服,男人就比較隨意得多。我問向范子龍:「范哥,來參加聚會的都是夫妻嗎?」 book18.org

范子龍聽到我的話,回答道:「不一定,有些是帶著情人過來的,有些是自己的下屬,總之各種各樣的都會有,參加聚會的人必須一男一女,每個人都要繳納數額不少的保證金,在把資料提前傳給召集者,大概三個月的時間審核,通過,才能參加。或者像你和小靜是由鑽石會員帶過來,一名鑽石會員可以帶兩名不需要提供保證金和預審的朋友,當然,鑽石會員也很少,這個群體就三個人是鑽石會員。」 book18.org

范子龍剛說完,新的曲子響起,舞台的燈光也完全關閉,聚會的人又一雙雙的登上舞台。范子龍伸手邀請老婆跳舞,老婆的動作有些遲疑,但是並未拒絕,被范子龍拉著小手,走向舞台中央。 book18.org

這時又有幾個男人來邀請李清登台,李清都一一拒絕,說自己有舞伴,我硬著頭皮伸手邀請李清,她微微一笑,牽著我的手,一起走向舞台,李清的手像沒有骨頭一樣軟嫩,三十多歲的她皮膚和老婆,凌雲一樣的細嫩。宴會廳放的音樂是慢八步,舞池中的人基本都是互相摟著腰慢慢的搖動,我沒有太敢放肆,雙手搭在李清的雙肩上,李清自然的摟著我的腰,在舞池裡跟著節湊。時不時的感覺胸膛會碰到李清的豐乳,從外面看估計有C加的罩杯,下面的小弟不知不覺間已經抬頭,我刻意的保持著距離,怕李清知道我的狀態而害羞。 book18.org

舞池雖然比較大,但上來跳舞的人也越來越多,相互間碰撞也是常有的,這時我和李清的身體已經被撞得貼在一起,她穿上高跟鞋和我差不多高,貼在一起後,我的雞巴直指李清的三角區域,李清的豐乳貼在我的胸膛,讓我緊張得有點喘不過氣來,我也沒有在矯情,把彆扭的雙手從李清的雙肩上拿下來,用雙手摟住李清的小蠻腰,李清並沒有異常的反應。 book18.org

我和李清這樣緊緊的相互摟著,和其它人一樣,在舞台上慢慢搖擺,我們並沒有交流,我是覺得不好意思,李清可能是不想主動吧,畢竟是女人。在感受李清柔軟的身體給我帶來的愉悅時,旁邊時不時的傳來呻吟聲,喘粗氣的呼吸聲,在這樣的環境下,我的雞巴更加的堅硬,想鐵棒一樣的杵在李清的三角區域,我擔心把李清頂疼,又不好意思問,或者把雞巴往上拔開。最後還是決定放棄這種愉悅,在李清的耳邊說道:「清姐,我們回座位上休息一下吧。」 book18.org

「好的。」 book18.org

清姐回答後,我就牽著她的柔軟嫩手回到沙發,就我們兩人,挨著坐著,范子龍和老婆還在舞池中央,黑壓壓的舞池並看不到老婆的身影,我突然想起,老婆可是沒穿內褲的,內褲輸給了佳傑,穿的又是短裙,范子龍是不是已經攻陷了老婆的小穴。腦海里還在幻想,旁邊的李清道:「致遠,你放心,他們不會有什麼的,你們兩口子都有些放不開,子龍不會做出讓小靜反感和難堪的事的。」 「清姐,不好意思,可能是第一次見這麼大的陣仗,是有些緊張,可能一會就好了的。」我慚愧的望向清姐說。 book18.org

李清笑笑說道:「沒事,剛開始都是這樣的,小雲也給我們說了你們夫妻的具體情況,既然選擇了,就放鬆,好好享受,你看他們也回來了。」 book18.org

我朝李清手指的方向看去,范子龍牽著全身有些泛紅的老婆緩緩走過來,快到沙發時,李清起身說:「你們兩口子先自己安排,我和子龍去秀恩愛去了。」說完拉著范子龍走向舞池。 book18.org

老婆坐下後,我摟著老婆問道:「老婆,感覺你今天有些緊張,是對他們兩口子不滿意嗎?」 book18.org

老婆端起酒杯,和我碰杯喝了一口,說道:「是太滿意了,早早加了微信,我卻不知道凌雲姐的表姐居然是我的偶像,而且她那表姐夫好有氣場,感覺在他面前,就特別的依賴,特別的想要保護。老公,我怕。」 book18.org

聽到老婆的話,我問道:「老婆,滿意還不好嗎?你怕什麼?」 book18.org

「老公,今天吃飯前,正在和清姐擁抱,范子龍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回頭看了一眼,那種感覺朦朦朧朧的,我感覺一下子就呆住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喜歡上他。」老婆說完,發紅的小臉埋在我的胸前。 book18.org

聽到老婆的話,我並沒有意識到什麼,安慰老婆道:「老婆,你不是要找喜歡的人在一起玩嘛,這不正好嗎?既然我們要選擇開放式的夫妻生活,肯定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我覺得能和范哥清姐這樣的夫妻在一起玩挺好的,而且感覺他們沒有一點架子,特別好相處,剛才清姐也發現我有些緊張,讓我放鬆,好好享受生活。」 book18.org

老婆聽到我的話,抬起頭來與我對視,問道:「你們剛才去跳舞了嗎?」 「是啊,清姐的皮膚真好,和你的一樣,而且身體特別的柔軟,胸也好大,一直頂著我,好舒服啊,我的小弟弟還在她的下面敲打她,到現在都是硬邦邦的,清姐受不了了,我們才回來的,剛回來你們也下來了。」我誇張的給老婆說道。 book18.org

「壞老公,你真的學壞了,不過可能我沒有清姐有魅力,范大哥摟著我跳舞,沒有一點過界的動作,他還用他強壯的身體護著我,不讓旁邊的人碰到我,一開始我還擔心,沒有穿內褲,萬一被他發現,我羞死了,後來,我看他並沒有想輕浮我的意思,我還,我還情不自禁的把頭靠在他的懷裡,老公,他好強壯,他的肉好硬,好有安全感。」老婆說完,盯著我的雙眼。 book18.org

我微笑的和老婆對視著,在她雙唇親一口說道:「老婆,你是不是也被范哥的大雞巴頂著難受,所以就沒跳了。」 book18.org

「沒有,我也全身貼著范大哥,我沒有感覺他下面有反應,也許是人家看不上我吧,他這樣的人,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呢。」老婆回答完我的問題又繼續道:「在舞池裡,感覺大家的動作越來越大,有些甚至在大聲呻吟,我在范大哥的懷裡太舒服了,他的雙手摟著我的腰,雖然沒有動,我覺得像螞蟻咬一樣有點受不了,小穴仿佛要有液體流下來,我怕出醜,就給范大哥說,我累了,想休息一下再跳。」 book18.org

聽著老婆的話,我知道老婆是喜歡范哥的,我想加一把火道:「老婆,要不你主動一些,如果范哥對你沒那意思,那我們就不和他們玩了,我確實挺喜歡清姐的,但是為了你的感受,我可以捨棄,如果范哥對你也有意思,那你什麼都不要亂想,用心享受,可以嗎?」 book18.org

老婆聽到我的話,自己喝了一口酒,說道:「那范大哥會不會輕看我啊,覺得我太隨便,是個騷貨。」 book18.org

「老婆,享受生活怎麼是隨便呢,而且你也不騷,你不要顧慮這麼多,隨心所欲的享受你才會快樂,我相信范大哥也是喜歡你的,你這麼漂亮,沒有男人不喜歡你。」我認真的望著老婆說道。 book18.org

「真的。」 book18.org

「真的,老婆。」說完我摟著老婆吻了起來。 book18.org

「兩口子還真恩愛啊。」范哥的聲音響起,我和老婆聽到聲音後,自然的分開,范哥坐在老婆的另一邊,清姐放開了范哥的手,坐在我的旁邊,我們玩起了色盅遊戲,完了幾把都是我和老婆輸得多,范哥建議,他和老婆一家,我和清姐一家,這樣均衡些,免得一直輸,老婆開心的答應,說我笨死了。在玩遊戲的過程中,我們有輸有贏,范哥的左手已經自然的放在老婆的腰間,她並沒有什麼不適,開心的玩著遊戲,可能是剛才和老婆的聊天過程中,老婆放開了不少。 玩了一會,第三首曲子開始,清姐說想跳舞了,拉著我走向舞台,老婆在我們走後向范哥請教玩色盅的技巧,沒怎麼搭理我們,小鳥依人的被范哥摟著。 這次我也放開了很多,主動的摟著清姐的小蠻腰,和她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感受著清姐柔軟的身體,胯下的雞巴又開始頂在清姐的三角區域,跟隨舞曲的節奏一起慢慢的搖動身體。 book18.org

「今天準備怎麼安排。」 book18.org

清姐的話在我的耳邊響起,我反問道:「我不是很清楚,一般你們是怎麼安排的。」 book18.org

「你覺得我們夫妻還行,能一起玩,那你可以現在直接把我帶走,子龍會安排好凌雲的,你也可以放心,不會有任何危險,我們是值得信賴的朋友。」清姐在我的耳邊說道。 book18.org

確實,清姐是凌雲的表姐,她的話我絕對信得過,而且他們的身份也不可能亂來,我現在只是有些擔憂老婆,怕她放不開,也怕萬一范哥真的對她不敢興趣。我如實給清姐述說。 book18.org

清姐隨著舞曲把我帶到舞池邊,讓我看我們的沙發那邊,不看還好,一看過去,我的雞巴更加堅硬的杵著清姐,清姐表情有一點變化後,又恢復微笑。沙發上,老婆雙腿分開坐在范哥的大腿上,范哥雙手放在老婆的腰間,老婆雙手緊緊的摟著范哥,兩人的頭貼在一起,應該是在接吻。 book18.org

看了一會,他們兩還在忘情的接吻,清姐清甜的聲音又在我的耳邊響起:「先帶我回去吧,你們剛開始,不適合大家在一起做愛,要有個過程,一會你發個微信給小靜就行,子龍不會強迫小靜的,你放心。」 book18.org

聽到清姐的話,我當然明白她的意思,心裡激動的拉起清姐的手離開宴會廳,想著馬上就能和這樣的絕世佳人做愛,雞巴一直在跨間挺著,剛出了宴會廳的大門,我一邊牽著清姐,一邊取下面具掏出手機,給靜兒發了條微信:「老婆,放開自我,和敵人血戰到底。老公先帶清姐回房間了。」 book18.org

我迫不及待的牽著清姐回房間,進門後又開始膽怯,清姐卻非常自然,走向衛生間,我知道她是進去洗澡,磨砂的玻璃在燈光的輔助下,我看見清姐的影子在慢慢的脫自己的裙子和內衣,我想進去一起,又不好意思,身體僵硬的坐在床邊,我拿出手機,老婆並沒有回我的微信。不知道她是沒有看到,還是生氣了,我也不敢再問,或者打電話過去,只有耐心的等著。 book18.org

我坐在床邊耐心的等著,老婆還是沒有回覆,這時清姐已經洗好,裹著浴袍出來,微笑的對著我說:「你也去沖一個,不然不能和我躺在一張床上。」 我聽到清姐的話,全身僵硬的走向浴室,溫水淋灑在身上後,感覺全身逐漸恢復了正常,望向放衣物的竹籃,清姐的白色裙子和白色的內衣安靜的躺在竹籃里。 book18.org

心裡還是擔心老婆,又打開拿進浴室的手機,老婆依舊沒有回覆,我也不管了,美色當前,沖洗全身後,裸身包著浴袍來到床邊,清姐在玩弄手機,她看到我出來,說道:「和小雲聊天呢,還有我老公回我的信息了,小靜拉著他喝酒,他說讓我們放心玩,他會照顧好小靜的。」 book18.org

我看到床頭柜上的浴袍,那是清姐脫下來的。戰戰兢兢的從另一邊上床,我知道被子裡的清姐是全裸的,我也把浴袍放在床頭柜上,身體鑽進被子裡,心裡想著要怎麼開始,一直在想,清姐躺在我旁邊,沒有任何的動作,靜靜的等著我。 book18.org

「我就這麼沒有魅力嗎?」清姐開口了。 book18.org

聽到清姐的話,我沒有說什麼,轉身把清姐壓在身上,粗暴的分開清姐的雙腿,把一直堅硬的雞巴直接放進清姐的小穴。 book18.org

「啊。」清姐在我耳邊呻吟了一聲。清甜的聲音差點讓我早泄出來。 book18.org

雞巴放進清姐的小穴里,沒有抽插,雙手捧著清姐的臉,吻向清姐的雙唇,臉上細嫩的肌膚像嬰兒的皮膚似的,不知道清姐是如何保養。清姐張開唇齒,讓我的舌頭順利入侵進去,用自己柔軟的舌頭在嘴裡和我的舌頭博弈,她招架不住我的進攻,節節敗退,開始喘著粗氣,胸膛有節奏的摩擦清姐的豐胸,感覺比凌雲的大,同樣的嫩,更軟一些,雖然是躺著,也屹立在胸前,豐乳頂端的兩個小紅點已經發硬挺拔的凸起,微微有些發白,沒有一絲的黑色,插進清姐小穴的雞巴被清姐小穴內的嫩肉包裹著,沒有一絲緊湊,清姐的子宮口可能要深一些,我的龜頭並沒有頂到,我特別喜歡清姐這樣的陰道,雞巴被輕輕的完全包裹,穴里的淫水浸泡著,小穴里的溫度十分舒適,我試著慢慢的抽插。 book18.org

「嗯,嗯嗯,嗯嗯。」 book18.org

我開始抽動後,雙唇離開了清姐的唇齒,雙手撐在床上,抬起頭欣賞著她的絕世容顏,心裡自豪的挺著堅硬的雞巴抽動,清姐在我的抽動時,雙手在雙肩旁,緊緊的捏著枕頭,臉上露出難受的神情,讓我特別憐惜,不忍快速的抽插,每次進出,清姐小穴里的嫩肉都吸附著我的雞巴,淫水順著我抽動的雞巴帶了出來。 book18.org

「清姐,這樣舒服嗎?有沒有弄疼你?」我擔心的問道。 book18.org

「嗯嗯,舒服的。」 book18.org

清姐呻吟著,並不想和我過多的交流,我覺得很奇怪,都沒有前戲,為什麼清姐的小穴內這麼放鬆,也有足夠的淫水讓我順滑的抽插。我疑惑的問道:「清姐,為什麼你進入狀態快,這麼好,讓我感覺好舒服。」 book18.org

「嗯嗯,嗯嗯嗯」 book18.org

清姐呻吟著,雙眼微閉,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臉上露出的難受神情已經消失,我左手穿過清姐的脖子,右手撫摸著清姐的嫩乳,胯下依舊慢慢的抽插,清姐的豐乳我一隻手根本握不住,用虎口擠壓著清姐的乳暈,時不時的又用指頭捏清姐的乳頭,清姐的乳頭相比老婆和凌雲的要白一些,也要長和大一些,每次捏清姐的乳頭時,清姐的小穴內都會夾緊又鬆開,也許范哥的雞巴像凌雲說的那麼大,早就把清姐的小穴操大了,每次夾緊我的雞巴都沒難受的感覺。讓我插起來特別的舒服,也有可能是他們夫妻玩了這麼多年,應該會遇到不少的大雞巴,把清姐的小穴操大了,比徐麗的還大些,不過包裹雞巴的嫩肉比徐麗的小穴多很多。而且清姐還是被壽老操過的,現在還不好問,等以後有機會,我得好好的問問清姐,和壽老做愛是什麼感覺。 book18.org

「嗯,嗯嗯嗯。」 book18.org

清姐還是微閉雙眼呻吟著,雙手在我躺在她身上後,摟在我的腰間。我想和清姐交流,又不知道怎麼交流,就隨意的問道:「清姐,你上次做愛是多久。」 「嗯嗯,昨天。」清姐說完又接著道:「嗯如果是問我上次高潮是什麼時候,嗯嗯就是剛剛和我老公跳舞的時候,嗯嗯他把我全身抱起來,舉過頭頂,隔著內褲給我口交,嗯嗯,我被他舔兩下就到高潮了,內褲都濕透了。嗯嗯」 聽到清姐說完,我趕緊停止了抽插的動作,雞巴差點噴射出來,難怪清姐進入狀態這麼快,原來剛才高潮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隔著內褲舔兩下就高潮了,我想到老婆可是沒有穿內褲啊,如果在舞池中,在這麼多人的包圍中,被范哥這樣舉著口交,是不是也會很快高潮。 book18.org

正當想著,我手機的微信響起,伸手拿出手機打開微信,果然是老婆發過來的:「臭弟弟,你放心玩,我和范大哥也玩得很開心,明天早上十點我過來換衣服。」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