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致遠 (10) 作者:寧靜致遠

.

【寧靜致遠】

作者:寧靜致遠2021年5月12日 首發第一會所

第十章 雙飛

碼字很辛苦,我也矯情一把,喜歡這本100多章長篇小說的朋友,麻煩點贊和評論,滿五十個 我就馬上發下一章,感謝所有喜歡這本書的朋友,再次謝謝您們的支持。

按摩這個行業隨著華夏的日益昌盛,每個城市都有大大小小按摩為主題的會所,桑拿,還有我們渝慶發展到全國的足療按摩。可是眼前這那是按摩嘛,昨天老婆那個起碼開始還像模像樣的按摩一番,今天阿郎和徐麗一上來就直接是性交嘛,雖然全身抹了按摩液,可是就在我處理攝像頭回來的時候,就開乾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反正我學的又不是按摩技術,是怎麼做愛,怎麼讓女人爽。

老婆剛才也問過我,把攝像頭擋住,那聲音怎麼辦,我準備給老婆解釋的時候,凌雲說,人家佳傑費力搞了這麼個觀影室,給致遠吃肉,湯還是要留給佳傑喝的,老婆說完秒懂,嘻嘻的笑著。

凌雲也在觀影室明示,佳傑人不錯,可以和他成為很好的朋友,合作夥伴,就是佳傑這人吧不是她凌雲的菜。我估計她是故意說給佳傑聽的,讓佳傑不要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大家都喝了杯中酒,我雙手從身邊的兩位女神肩上離開,拿起酒瓶給大家續酒,剛倒完老婆又拿起酒杯一飲而盡,我勸老婆慢點喝,旁邊的凌雲說,沒事,我們三人喝一瓶不會醉,小靜是想快速進入微醺的狀態,一會好超常發揮,免得被我比下去,是不是啊。

老婆聽到凌雲這麼說,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是的,她說她想在我面前放開自己,凌雲拿起酒杯也全部喝完,我見狀也把剛倒的紅酒喝完,在從新續上,這時瓶子已經倒空,就剩下每人杯子中的半杯紅酒。

倒完酒後,躺回沙發上,這次我把雙手分別放在兩人的腰間,左右看了一眼兩人的反應,老婆上身穿著一件紫色的無袖體恤,下身是白色主體裙面繡著黑色牡丹花的裙子,坐在我左側,頭靠在我的左肩上盯著螢幕。

凌雲上身穿著一件純白色,一點不透明的無袖襯衫,下身是米白色暗花的包裙,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凌雲穿這麼短的裙子,隱隱約約感覺看到了大腿根部,卻又看不到內褲,她靠在我的右肩上,只是左手挽著我的腰,在腰上撫摸著,嫩乳貼著我的右側,右手也是不老實的放大我的右腿上,雙眼並沒有完全盯在螢幕上。

螢幕里,阿郎把徐麗抱到按摩床上,徐麗淫蕩的伸著舌頭,左手放在胸前,右手放在按摩床上,胸罩兩邊的肩帶滑落在雙手手臂處,胸罩下移到徐麗的胸部下端,微微擋住有一點深紅的乳暈,兩個乳頭頂在在乳暈上,左腿彎曲,腳面踩在按摩床上,右腿伸直,被阿郎撫摸著,淺白色的丁字蕾絲邊內褲底部已經被淫水浸濕,腳上穿了一雙鑲滿水鑽的白色涼鞋。

阿郎撫摸了一會大腿,把徐麗雙腿擺成M字形,舌頭舔著徐麗的兩面大腿根部,徐麗主動的用雙手抱住自己的雙腿關節處,仰著頭看阿郎舔弄她的大腿根。

「昨天阿郎都沒有給你口交。」看到螢幕里的進程,我問向左側的老婆。

老婆盯著螢幕嘴裡說了一聲是啊。

這時阿郎左手手腕撐著按摩床,右手隔著徐麗的淺白色丁字褲撫摸著徐麗的小穴,舌頭舔弄著徐麗的右胸上的乳暈和乳頭,徐麗張開自己的雙腿,左手撫摸著自己的左胸,右手摟著阿郎的脖子,雙眼微閉,舔著嘴唇,呻吟著。

「凌姐,可以給我留個放手的位置嗎?」老婆貼緊我的左側身體後,發現凌雲的手在撫摸我,問向凌雲,也許也有想表達主權或者吃醋的意思。

凌雲沒有說話,把自己的左手縮了回來和自己的右手一起放在我的右腿上。

「凌姐,那個阿郎的師傅真的這麼厲害嗎?」老婆看到凌雲手縮回,雙手摟在我的腰間,緊緊的貼著我問道。

「你們夫妻真的是什麼都可以交流啊,連我的隱私都說。」凌雲說道,察覺不出任何的情緒。

啊,舒服,在我們三人都尷尬的時刻,徐麗喊叫了一聲,大家都看向螢幕,緩解了尷尬,螢幕里,徐麗雙腿分成M字形,雙手把自己微微深紅的小穴口搬開,擺動頭呻吟著,阿郎插進徐麗的兩個手指抽了出來,跪在徐麗的跨間,左手撥弄徐麗的陰蒂,手掌放在黑森林上壓著,右手中指拍打徐麗的陰道口發出啪啪的水聲,中指旁邊的兩個指頭從上到下撫摸著徐麗的大陰唇,嘴裡說著。「徐小姐,你還是這麼的美麗動人。」

「付費的就是不一樣啊,服務項目是多些。」我看著螢幕里,阿郎對徐麗採取的攻勢說道。

老婆抱著我的嬌軀開始發燙,並沒有說什麼,旁邊的凌雲說道,「阿郎估計是針對不同的體質來分析怎麼服務的。」

「嗯,應該是的,阿郎給我的服務很舒服,凌姐應該試試。」老婆緊貼著我說道。

「再說吧。」凌雲回答著,右手時不時的觸碰我已經堅挺的雞巴,嘖嘖的笑著。

這時阿郎雙手穿過徐麗M字形的大腿捏揉徐麗的雙乳,頭抵在徐麗的胯下,用舌頭舔弄著徐麗的小穴,徐麗後仰頭呻吟著,雙手依舊拉開丁字褲自己搬開小穴,享受著阿郎舌頭對她小穴的侵略。

「如果阿郎的舌頭像貓科動物那樣有倒刺,那徐麗就爽翻了。」凌雲撫摸著我的大腿說道。

「凌姐,你在那裡試過那樣的舌頭啊?」老婆聽到凌雲的話,問道。

「我表姐夫就有那樣的舌頭,周末你們過去聚會,如果你們覺得我表姐他們夫妻不錯,可以試一下。」這時凌雲隔著褲子撫摸著我早已堅硬頂似乎要把褲子頂破的雞巴說著,眼睛看著我的反應。

「那你和你表姐夫上床了嗎?是不是比這個阿郎厲害呀。」老婆沒有察覺凌雲撫摸我的雞巴,問道。

「阿郎和他不是一個級別的選手,只是還沒有上床,也許以後會上床,我看見他們夫妻做過。」凌雲說著,靠近我的嬌軀也開始發熱。

老婆還沒來得急說話,我說道。「你表姐夫都給你口交了,還給你現場表演,怎麼就沒做呢,是不是你魅力不夠啊。」說話間凌雲並沒有異樣,老婆卻輕輕的掐了我的腰一下,仿佛給我傳遞著什麼信息。

「是呀,他看不上我唄。」凌雲說道,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老婆想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盯著螢幕繼續觀賞,徐麗嘴裡,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的浪叫著,在說出要高潮的同時,阿郎停止了眼前的動作,叫徐麗先忍住,讓她用自己的手摸自己滿是淫液的小穴口。

阿郎看到徐麗遵從了她的口令,把徐麗的雙腿聚攏,彎向她的頭頂,把徐麗淺白色的丁字褲褲底拔在右邊臀肉上,左手固定著徐麗的雙腿,右手拿開徐麗撫摸自己小穴口的左手,兩個指頭插進徐麗的小穴,指尖頂向徐麗陰道內上壁嫩肉沒有抽動,嘴裡說著,這麼容易就進去了。

徐麗沒有回答,右手環抱著彎向自己頭上雙腿的關節處,左手握著右手手腕,小腿彎曲,仰著頭,眯著雙眼,舔著嘴唇浪叫著, 阿郎看到徐麗自己扶著雙腿,一條腿站在地面,一條腿跪在按摩床上,左手拇指玩弄徐麗的陰蒂,手掌和四指按壓在徐麗的陰毛上,右手開始左右晃動,兩個手指頂在徐麗的陰道內上壁摩擦著。

「徐麗快潮吹了。」凌雲看著螢幕說著,依舊撫摸著我頂著自己褲子,快要爆炸的雞巴。我好想她給我拿出來,讓雞巴放飛自我。但凌雲並沒有這樣的意思,老婆在旁邊,我也不好意思自己拿出來。

「啊啊啊,要出來了,好舒服啊,啊阿郎。啊啊」徐麗大聲的呻吟著。

「這麼快就要出來了嗎?儘量忍,能忍多久算多久。」阿郎嘴裡說著,把徐麗的雙手扒開,讓徐麗的雙腿張開成M字形,又叫徐麗雙手向後支撐在按摩床上端支撐著身體,左手大拇指依舊玩弄徐麗的陰蒂,掌心和四指按壓徐麗的陰毛處,右手兩個手指快速的抽插徐麗的陰道,時而又頂著陰道內上壁嫩肉揉捏幾下,雙眼注視徐麗淫蕩的臉龐。

「啊啊啊,我忍不住了,啊啊阿郎,我好舒服,啊啊」徐麗大喊著,小穴內順著阿郎的右手流出了一股股淫液又流淌在粉紅色的按摩床床單上。

阿郎見狀,遲疑了一下,問道「昨天噴過了嗎徐小姐?」

「啊啊嗯嗯嗯,昨天被一個姐們玩噴了一夜。」徐麗回答著。

「徐小姐,你不光長得漂亮,身材好,還是個騷貨,看我今天不把你給操漏了。」阿郎嘴裡說著,心裡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愣了一下,又回到了戰場,她把徐麗的臀部拉向按摩床左邊的床沿,分成M字形,站馬步似的蹲在地面,雙手摟著徐麗的大腿加以固定,頭埋在徐麗的跨間,舔弄徐麗的小穴,時而舌頭又像利劍一樣伸進小穴內,徐麗左手放在自己嘴裡舔著,嘴裡嗯嗯啊啊的傳出好舒服的聲音, 右手拉開自己的淺白色丁字褲,方便阿郎進攻。

「凌姐失算了吧,哈哈。」老婆開玩笑的伸出頭對著凌雲說道,這時她才發現凌雲在撫摸我的雞巴,放開我站了起來,一口喝完了杯子的紅酒,蹲在我的跨間。

凌雲見狀,撫摸我雞巴的右手放回自己身邊,目光注視著老婆的動作,嘴裡說道。「是呀,我失算了,還好我們沒有賭點什麼,而且阿郎那傢伙估計在懷疑把徐麗弄噴一晚上的姐們是我呢。」

老婆聽著凌雲的話沒有說什麼,蹲在我跨間的她把我的雞巴從褲子裡解救了出來,舒服的雞巴堅挺的呼吸著觀影室里的新鮮空氣,「老公,昨天你老婆的嘴巴差點就被阿郎先占領了。」說完張大小嘴,一口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老婆嘴裡的牙齒颳得我的肉棒棒身隱隱作痛,這技術別說和徐麗比了,就是在旁邊的凌雲都比她強,而且老婆也不好受,雞巴插進她的嘴裡,漲得她本來就紅的小臉更加的發紅,臉上的青筋凸起。

在旁邊注視著老婆的凌雲見狀,趕忙說道,「小靜,你先把致遠的肉棒拿出來,用舌頭舔,在一點點的放進去。」

老婆聽到凌雲的話,還在倔強的嚮往裡含我的雞巴,直接讓她喘不過氣來,才把我的雞巴放出來,按照凌雲說的,舔著我的雞巴,老婆看到肉棒棒身有牙齒刮過的痕跡,仰起頭慚愧的問著痛不痛,見我微笑的搖頭,她又低著頭,不好意思看我,舔著我的雞巴。

看著老婆很不協調的口交動作,我特別的欣慰,根本不在乎這點疼痛,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個看法,昨天阿郎看到老婆想含他的雞巴,是不是猜測到老婆不會口交,怕被咬傷了,影響到自己的工作。

這樣的想法一閃而過,看著胯下笨拙的給我口交的老婆,真希望有個大神好好的把老婆這個尤物開發出來,我覺得我肯定沒有這個能力的,老婆是第一次口交,我卻在之前享受過徐麗與凌雲的口交。

旁邊的凌雲起身,打斷了我的思緒,她端起我的紅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含在嘴裡,吻向我的雙唇,我自然打開自己的唇齒和凌雲吻在一起,冰冷的紅酒在凌雲的口腔中變得溫和,一點點流淌在我的嘴裡,可能是老婆發現了我們的動作,胯下堅硬的雞巴沒有了老婆熱唇和柔軟舌頭的眷顧,僅僅幾秒,剛才的感覺又回來了,老婆比剛才更細心的舔吻我的雞巴。

凌雲把嘴裡的紅酒全部灌進我的嘴裡後,雙手摟著我的腰,和我一起看向螢幕。

螢幕里徐麗雙手撐在按摩床上,雙腿分開跪著,臀部與肩平行,仰著頭叫喚著,阿郎蹲在按摩床上,左手撫摸著徐麗的臀部,右手兩指在徐麗的小穴里深挖;深紅色的菊花似乎在蠕動,小穴里的淫水踐在臀肉和阿郎的手上。

「啊啊,阿郎,我要到了,我要到高潮了。」聽到徐麗的聲音,阿郎站起來把徐麗的淺白色胸罩和丁字褲褪去後,讓徐麗保持剛才的姿勢,隨後用左手把徐麗的左腿高高舉起,右手手指更加快速的在徐麗小穴里挖弄,徐麗的淫水像洪水開閘一樣,紛涌而出。

徐麗抖動著身體,嘴裡呻吟著。「啊啊啊啊啊,阿郎,你好厲害,啊我不行了,我到高潮了。」

阿郎見徐麗高潮了,把徐麗的左腿放下,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自己躺在按摩床上,讓徐麗面對自己的大雞巴,蹲在阿郎的頭上,阿郎大長臂穿過徐麗的身體,撫摸著徐麗胸前的豐乳,舌頭舔著蹲在頭上的小穴,剛高潮過的徐麗根本支撐不了自己的身體,彎下腰,躺在阿郎的身體上,阿郎見狀,雙手縮回來,撫摸徐麗的臀肉,時不時的拍打臀肉,徐麗啊啊,的叫喊著,望著眼前不遠的大雞巴往前匍匐,將舌頭舔向阿郎的大雞巴龜頭,時而又把大龜頭含在嘴裡。

「阿郎這傢伙挺壞的。」旁邊摟著我的凌雲看著螢幕說道,聽到凌雲的聲音,胯下的老婆也停止了動作,看向螢幕里兩人96的姿勢,相互挑逗著對方。

我看著胯下老婆紅透了的臉龐說道。「老婆先坐上來休息一下。」又繼續回復凌雲剛才的話。「是啊,居然還打徐麗的小屁屁。」

老婆並沒有坐上來,而是坐在我左腿邊的地毯上,雙手搭在我的左腿大腿上,凌雲見狀,跪在我的右腿邊,左手放在我的左腿上撫摸,右手擼動著我堅硬的雞巴。說道。「打小屁屁是情趣,我說他壞是,他用這樣的姿勢,引誘徐麗給他口交。」

聽到凌雲的話,我才反應過來,享受著凌雲的擼動,老婆看到凌雲跪在我旁邊,讓凌雲先等一等,伸手解開我的皮帶,把我的長褲內褲一起脫了下來,學著凌雲一樣,貼著我的左腿,跪在我的左邊。

凌雲雙手放在我的右腿上,看著老婆說道。「小靜你看你老公的龜頭眼都在冒水了我們一起舔怎麼樣。」說完就添著我堅硬的棒身,老婆也不甘落後,和凌雲的頭貼著,舔著她這面的領域。

老婆低著頭,跟隨著凌雲的節奏,時而在棒身舔弄,時而來到我的蛋蛋,一人舔著一個蛋蛋,舒服得我直咬牙,凌雲一邊舔,一邊仰著頭仰望著我,看著兩位女神跪在我的胯下,我心中無比的自豪,不知道是最近射得頻繁,還是刺激線延長了,暫時還沒有射精的感覺。

螢幕里,在到處都是淫水浸透床單的按摩床上,阿郎大雞巴已經插進徐麗的小穴,阿郎坐在按摩床上,雙手向後支撐,徐麗坐在阿郎的雞巴上,雙腿夾著阿郎的腰間,臀部懸空,左手撫摸阿郎的胸肌腹肌,右手支撐在按摩床上,頭在空中搖擺著,這個姿勢,阿郎基本沒有動,都是徐麗在搖擺臀部,讓阿郎的大雞巴在自己小穴內抽插,嘴裡發出一陣陣的浪叫。

這樣的姿勢徐麗支撐不了多久,果然沒搖擺多久,就累得躺在了按摩床上,雙手抱頭,雙腿被阿郎搬開,阿郎並沒有繼續操徐麗,用左手扶在徐麗的右大腿上,右手兩個手指在徐麗的小穴內快速的抽插,挖弄。

「啊啊啊,阿郎,我不行了啊啊,阿郎,操我。啊啊啊,快操我。啊,我要到了。」老婆和凌雲被徐麗高昂的叫喊聲吸引,看了一眼螢幕,看到徐麗還是沒有潮吹,又把頭轉向跨間,繼續剛才的動作,只是老婆依然埋頭苦舔,凌雲依舊仰望著我舔我的雞巴和蛋蛋。

阿郎也見徐麗沒有潮吹,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舔著徐麗的小穴。徐麗叫喊著說要阿郎的大雞巴,叫阿郎操她,不要在舔了,要尿了,阿郎沒有理徐麗,依舊舔著徐麗的小穴,在徐麗聲音變化之際,伸出手指,快速的抽插徐麗的小穴,徐麗瞬間嬌軀一繃,小穴內噴出兩股水劍,阿郎停止了所有的動作,躺在按摩床上,徐麗紅透了的嬌軀在按摩床上一抖一抖,小穴內緩緩流出無色的透明液體,不知是被玩尿了,還是潮吹。

身體平復過來的徐麗爬向躺在旁邊的阿郎,自己坐在阿郎的大雞巴上,把雙腿分到極致,快速的上下摩擦著阿郎的大雞巴,嘴裡說著好舒服,好舒服,抽動了二十幾下,自己就往後仰著頭,大喊高潮了,徐麗後仰後,阿郎的大雞巴啪的一下從徐麗的小穴里彈了出來,緊跟著出來的還有一股透明的水劍,擊打在阿郎的胸前。

徐麗的小穴被阿郎操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黑洞,深色的大陰唇和陰蒂微微發亮,小陰唇上還掛著水珠,小穴下口流淌著液體,流過徐麗的菊花,滴淌在阿郎的大腿上。阿郎並沒有放過高潮的徐麗,左手摟住徐麗的細腰讓徐麗的嬌軀靠近自己的大雞巴,右手用雞巴插進徐麗的小穴內,左手再用力,讓徐麗的嬌軀躺在自己的身上,然後雙手捏著徐麗的臀肉,揉捏著,胯下的大雞巴往上快速的操干徐麗。

「啊啊啊啊,啊阿郎,啊,我要被你操死了,啊啊阿郎,我好舒服,我受不了了。」我胯下的兩位女神聽到螢幕里傳來的吼叫聲,一同停止了動作,相互對視,笑了一下,用同樣的姿勢坐在我兩側的地毯上,雙手放在各自一邊的大腿上枕著頭看向螢幕。

這時阿郎繼續著對徐麗小穴的攻擊,雙手摟著徐麗的大腿,雙腿移向按摩床邊,雙腿著地,把徐麗像小雞一樣抱在懷裡懸空,快速的操干,徐麗嘶啞的叫喊著,雙腿被阿郎抱住固定著,雙手緊緊的抱著阿郎的脖子,豐乳貼在阿郎的胸膛上,頭後仰著在空氣中搖擺。

阿郎用這樣的姿勢就操乾了幾十下,徐麗臉龐畸形般張開大嘴對著瑜伽室屋頂狂吼著,小穴里流出的液體,一股股的往下流,我們三人都看呆了,阿郎又操了幾十下,看到徐麗微閉雙眼,雙手用力把徐麗的嬌軀舉過自己的頭頂,瞬時,徐麗的小穴在空中不停噴灑著透明的液體,還有微黃的尿液。

阿郎臉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把徐麗放向按摩床,徐麗的前胸貼在按摩床上,臀部卡在邊緣,雙腿自然下垂,雙手用力的握住按摩床邊緣,阿郎不停歇的抱住徐麗的細腰站在徐麗的屁股後面瘋狂的輸出,小腹撞擊著徐麗的臀部啪啪響。

徐麗的聲音在剛才已經叫啞了,嘴裡嘶啞的喊著。「阿郎快給我,阿郎快給我,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要被你操死了,求你了,快射給我。」阿郎並沒有再折磨徐麗,吼叫兩聲,就讓自己的大雞巴在徐麗的小穴里射了出來。

阿郎拔出雞巴的時候,徐麗的小穴真的像被操漏了一樣,不停流出尿液和透明液體,還有阿郎的精液。阿郎抱著徐麗渾身是汗水,按摩液,下身流著淫水,尿液,精液的身軀和昨天一樣,離開了螢幕,應該是送徐麗回臥室了吧。

「要出去和阿郎打個招呼嗎?」老婆說道。

「不用,他自己會離開的。」凌雲說完,又盯著老婆說道。「小靜,致遠有進步啊,今天到現在還沒有射精,昨天這傢伙在我小穴里射了三次,看見你被阿郎操暈了,自己就在褲襠里射了第四次,哈哈。」

老婆有點情緒的說道。「老公,你都沒有告訴我你和凌姐做了三次,而且你這個大變態看見我被人欺負了,射了三次,還能自己射,哼,以後我出去和別人做愛,也不給你說細節。」

說完老婆又跪在我的胯下,舔著我的雞巴,老婆又想著把我的龜頭含進去, 「嘶」我的雞巴還是被老婆的牙齒給刮到了,老婆不知道是從我的聲音,還是雞巴的異樣判斷出來,並沒有再含我的雞巴,而是舔著我的棒身和蛋蛋。

凌雲沒有像剛才那樣和老婆一起舔我的雞巴,而是與我接吻,用雙唇和舌頭舔我的耳朵,耳垂,脖子,胸口的乳頭,肚臍,我咬著牙忍著不發出舒服的聲音,可是雞巴的變化我忍不住,堅硬的雞巴變得比剛才更加的硬,棒身青筋凸起,龜頭髮紅,老婆羨慕的看著凌雲,說道。「凌姐,我總是把牙齒刮著我老公的小弟弟,要不我們換個位置可以嗎?」

凌雲聞聲,沒有說話,跪在我的胯前,左手握住我的雞巴,右手往上護著我的蛋蛋,輕輕的捏著,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時不時的仰望著我,老婆看了一會,學著剛才凌雲的套路,和我接吻,用舌頭和嘴唇舔吻我的耳朵,耳垂,乳頭,肚臍,而且比凌雲吻舔得更細,舔完一遍後,又開始在我身體上大範圍的吻舔著,我發出了悶哼聲,不光是老婆吻舔得舒適,凌雲的舔,含和時不時的仰望,更是讓我從身體爽到心裡。

凌雲站起來,慢慢的解開自己白色無袖襯衣的紐扣,裡面居然是黑色配著白蕾絲線條的胸罩,白色的肌膚,配上黑色的內衣,絕配啊,自己眼神都看呆滯了,老婆看到我看得發獃,手掌拍了我的大腿一下,也準備脫自己的衣服。

凌雲看到老婆的動作,笑了一下,讓我起來幫老婆脫衣服,我挺著堅硬的雞巴站在老婆旁邊幫老婆把紫色的無袖上衣從她頭上扒了下來,裡面是粉紅色的胸罩,凌雲見狀說道。「哇,你這個粉色的胸罩真可愛。」

老婆拉著凌雲的手臂,身高差不多的兩人靠在一起後問道。「老公,我和凌姐誰的胸罩漂亮。」我不敢看她們的胸,因為一比較凌雲的C罩杯比老婆的B罩杯豐滿得多,而且黑色的胸圍配上白色的肌膚太吸引我了,我又怕老婆生氣,不知道該怎麼說。

老婆見狀,恨了我一眼,繼續脫著自己白色主體裙面繡著黑色牡丹花的裙子,裡面是和粉色胸罩一套的粉色蕾絲內褲,凌雲也在脫著自己米白色暗花的包裙,裡面居然是和胸罩一套的黑色鑲上白色蕾絲的丁字褲,我的眼神又呆滯了,感覺鼻血都要冒了出來。

我還在呆滯中,凌雲就跪在我的左側腳下,舔著我的棒身,臀肉,大腿,老婆在右側抱著我接吻,故意咬我的舌頭,估計是報復我看凌雲時的呆滯,我右手自然的放在老婆的臀部,手掌捏著她的臀肉,這時凌雲握著我的左手,嘴裡說著摸摸她的乳房,然後帶領我的左手放進她的胸罩內,摸著她的豐胸,凌雲乳暈和乳頭的顏色和老婆差不多,都是粉紅色的,而且視覺特別的鮮嫩。

老婆看到我們的動作,也跪在我的右側,脫掉自己的胸罩,右手握住我的雞巴擼著,左手把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小饅頭上,嘴裡也說著要我揉揉她的乳房。

凌雲的胸要比老婆的大一圈,左手不能全部握住,老婆胸能被我右手掌握住,我一手一個咪咪抓著揉捏,老婆幫我擼著雞巴,凌雲一手摸著我的蛋蛋,一手捏我的臀肉,舌頭舔著我的胸口,這算是古人表達一妻一妾的齊人之福嗎?我不知道,但是兩個女神這樣跪倒在我的雞巴下,我是真他瞄的飄了。

老婆學著凌雲一樣吻我的身體,右手離開我的雞巴,雙手摟著我的大腿,仰著頭,雙眼看著我的臉龐,舌頭一寸一寸的細心舔著,凌雲看到老婆放開了我的雞巴後,右手從我的身後,穿過我的雙腿,手腕壓著我的蛋蛋,幫我擼著雞巴,左手和我的左手十指緊扣,用自己的豐乳摩擦著我的大腿,小聲的呻吟著,我心裡暗想,凌雲真是個尤物啊,不是我了解她的為人,不是她的陰道比老婆的還緊,我都不敢相信我是她的第二個男人。

老婆見狀,應該是有點吃醋了,嘴裡說著。「老公,我要,給我好不好」。凌雲聽到老婆的話,起身拉著老婆站起後,貼緊老婆的身體雙雙坐在沙發上,望著老婆說。「小靜,讓致遠一起把我們的內褲脫了,好嗎?」

老婆臉紅著點點頭表示贊同,我聽到凌雲這話,蹲在沙發邊,一手拉住一人的內褲往下脫,凌雲把臀抬起來配合我的動作,老婆感覺到凌雲抬臀,自己也把臀部抬起,配合著我的動作,我順利的脫下兩人的內褲,放在手裡,摸著被各自淫水浸濕的部位,不知道下一步做什麼。

凌雲見狀笑了一下,把自己的雙腿分開,嘴裡說著。「我的小穴漂亮嗎?」我蹲下來看向凌雲鮮嫩的小穴,大陰唇微微綻開,小陰唇羞答答的含苞待放,小穴上方的陰毛和老婆一樣微黃柔軟,我嘴裡咽著口水,情不自禁的想用舌頭舔上去,這時坐在凌雲旁邊的老婆也學著凌雲,分開自己的雙腿,紅透的臉望向我,嘴裡說著。「老公,你看看我的小穴漂亮嗎?」

我愣了一下,又移到老婆的小穴前望著老婆的小穴,老婆的大小陰唇比凌雲的分開得多一些,有一個小小的黑洞,小穴口有一點點紅腫,小穴的周邊有淫水的痕跡,大小陰唇的顏色和凌雲一樣,都是鮮紅色的,沒有一點發黑。

我又咽著口水,雙眼和老婆對視問道。「老婆,為什麼你的小穴有個黑洞,四周都有淫水。」

「老公,我看到阿郎和徐麗做愛,就流水了,給你吃雞巴的時候下面特別癢,也流了好多水,我的小穴有黑洞可能是昨天被阿郎操大的,還沒完全恢復。」老婆把頭偏朝一旁,不敢和我對視,說道。

我聽著老婆的話,站起來的瞬間,感覺雞巴大了一圈,挺著青筋凸起的雞巴,一下子插進老婆的小穴,抱著老婆,用力的抽插,老婆的小穴口和小穴內是比平時大了一點點,小穴內的嫩肉依舊貼緊我的雞巴,老婆也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在我耳邊叫喊。「啊,老公,老公你輕一點,你頂到我的子宮口了,好麻,啊啊」

「老婆,你的小穴今天比平時松一些,我插起來好舒服,再被大雞巴操鬆些就好了。」我抱著老婆一邊用力插著,一邊在她耳邊說道。

「啊老公,啊,你日得我好舒服,你的雞巴好硬,好粗,頂到我的子宮口了,你喜歡我就找大雞巴再給我插鬆些,」老婆淫叫著說道。

這時凌雲光著身子走到我們的左側,扶著老婆,讓老婆躺在沙發上,撫摸老婆的小饅頭,低下頭向老婆的乳頭舔去,老婆呻吟著沒有制止,我見狀抽出雞巴,用右手把老婆的左腿彎曲著向上貼著沙發靠背,左手分開老婆的右腿,讓她的右腿踩在地毯上,挺著堅硬的雞巴插進老婆的小穴,比剛才更容易進入,老婆的淫液也比剛才還多,叫喊聲也隨著我的雞巴的抽插變化著。

凌雲看著我們的姿勢,左手撫摸著老婆的陰蒂,右手摟著我的脖子,把性感的雙唇貼著我的唇齒,和我接吻,老婆微張著眼睛,嘴裡呻吟著。「啊老公,我也要親親,啊啊。」

凌雲聽到老婆的話,放開了我的脖子,微笑的蹲在沙發邊,我見狀,俯下身和老婆接吻,然後又恢復剛才的動作,我期待著凌雲再來吻我。凌雲不知道是不是理解我的行為,和我對視了一眼,微微搖頭,左手撫摸老婆的乳房,右手撥弄著老婆的乳頭,望向老婆,說道。「小靜,你是不是吃我的醋啊。」

我聽到凌雲的話,沒敢答話,繼續抽插著老婆的小穴,老婆小穴里的淫水越插越多,小穴里的嫩肉緊緊包裹著我的雞巴,小穴內沒有平時那麼緊,讓我的抽插幅度能更大些,老婆啊啊,的叫喚著,也沒有答話,凌雲又說道。「小靜,你們既然選擇了開放式的夫妻關係,你不應該排斥我的,以後你們還會遇到形形色色不同的男人,女人,夫妻,我承認我是喜歡致遠,但是只要你不放手,誰也搶不走。」

「啊凌姐,我是有點吃醋,啊啊,老公,又碰到了,好麻,啊啊啊」老婆呻吟的喘著粗氣,調整呼吸,我見狀也放慢了抽插速度和弧度,老婆順了口氣,繼續說道。「凌姐,你太漂亮了,身材又好,又優秀,還這麼懂做愛,我感覺我有點不自信了,老公,我癢,你的雞巴好燙。」

「傻妹子。」凌雲說完,放下手上的動作,雙手捧著老婆的小紅臉,吻了老婆的雙唇,老婆剛張開嘴迎合,凌雲的唇卻離開了老婆的雙唇,手裡摸著老婆的嫩乳,嘴裡說道。「傻妹妹,只要你一直愛著致遠,不離開他,他一直是你的。」

「嗯嗯,啊,凌姐,我第一次這樣,如果不是喝了些紅酒,都不好意思和你們一起這樣,我也喜歡你的,你喜歡我老公,我也為他感到榮信,啊啊,老公,你今天好厲害,我好舒服,快啊,啊啊」

老婆快字出來的時候,我又挺著堅硬的雞巴開始全力的在老婆的小穴里抽插。沒等她說完,就把她插得叫了起來,凌雲俯下身吻著老婆的耳朵,一手揉捏老婆的嫩乳,一手快速的撥弄老婆的陰蒂。

啊啊啊啊啊,老公,我到了我到了,老婆的叫喊聲傳來,小穴內洪水浸泡著我的雞巴,,小穴內的嫩肉聯合淫水對我的雞巴進行圍剿,我也加足馬力,挺著雞巴,在老婆的小穴里發射出精液。

射完後,我拔出還在硬著的雞巴,坐在一旁休息,凌雲吻向老婆,老婆也主動的把舌頭伸出來和凌雲接吻,雙手摟在凌雲的脖子上,凌雲調整一下位置,左手也摟著老婆的脖子,右手放在老婆還在流出淫液和精液的小穴上,快速的撫摸,老婆受不了這種刺激,身體抽搐著,雙唇離開凌雲的嘴唇,緊緊的抱著凌雲,嘴裡叫喊著。「啊凌姐,啊啊我到了,凌雲我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

老婆的這次高潮,讓在一旁休息的我看得瑟瑟發抖,我他瞄的抽插了半天才讓老婆到的高潮,還不如凌雲一分鐘的撫摸讓老婆到的高潮那麼猛烈,我心裡暗想一會一定要給凌雲學學,正好在她身上檢驗一下效果。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