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 (10) 作者:宁静致远

.

【宁静致远】

作者:宁静致远2021年5月12日 首发第一会所

第十章 双飞

码字很辛苦,我也矫情一把,喜欢这本100多章长篇小说的朋友,麻烦点赞和评论,满五十个 我就马上发下一章,感谢所有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再次谢谢您们的支持。 按摩这个行业随着华夏的日益昌盛,每个城市都有大大小小按摩为主题的会所,桑拿,还有我们渝庆发展到全国的足疗按摩。可是眼前这那是按摩嘛,昨天老婆那个起码开始还像模像样的按摩一番,今天阿郎和徐丽一上来就直接是性交嘛,虽然全身抹了按摩液,可是就在我处理摄像头回来的时候,就开干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我学的又不是按摩技术,是怎么做爱,怎么让女人爽。

老婆刚才也问过我,把摄像头挡住,那声音怎么办,我准备给老婆解释的时候,凌云说,人家佳杰费力搞了这么个观影室,给致远吃肉,汤还是要留给佳杰喝的,老婆说完秒懂,嘻嘻的笑着。

凌云也在观影室明示,佳杰人不错,可以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合作伙伴,就是佳杰这人吧不是她凌云的菜。我估计她是故意说给佳杰听的,让佳杰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大家都喝了杯中酒,我双手从身边的两位女神肩上离开,拿起酒瓶给大家续酒,刚倒完老婆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劝老婆慢点喝,旁边的凌云说,没事,我们三人喝一瓶不会醉,小静是想快速进入微醺的状态,一会好超常发挥,免得被我比下去,是不是啊。

老婆听到凌云这么说,红著脸不好意思的说是的,她说她想在我面前放开自己,凌云拿起酒杯也全部喝完,我见状也把刚倒的红酒喝完,在从新续上,这时瓶子已经倒空,就剩下每人杯子中的半杯红酒。

倒完酒后,躺回沙发上,这次我把双手分别放在两人的腰间,左右看了一眼两人的反应,老婆上身穿着一件紫色的无袖体恤,下身是白色主体裙面绣著黑色牡丹花的裙子,坐在我左侧,头靠在我的左肩上盯着屏幕。

凌云上身穿着一件纯白色,一点不透明的无袖衬衫,下身是米白色暗花的包裙,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凌云穿这么短的裙子,隐隐约约感觉看到了大腿根部,却又看不到内裤,她靠在我的右肩上,只是左手挽着我的腰,在腰上抚摸著,嫩乳贴着我的右侧,右手也是不老实的放大我的右腿上,双眼并没有完全盯在屏幕上。

屏幕里,阿郎把徐丽抱到按摩床上,徐丽淫荡的伸著舌头,左手放在胸前,右手放在按摩床上,胸罩两边的肩带滑落在双手手臂处,胸罩下移到徐丽的胸部下端,微微挡住有一点深红的乳晕,两个乳头顶在在乳晕上,左腿弯曲,脚面踩在按摩床上,右腿伸直,被阿郎抚摸著,浅白色的丁字蕾丝边内裤底部已经被淫水浸湿,脚上穿了一双镶满水钻的白色凉鞋。

阿郎抚摸了一会大腿,把徐丽双腿摆成M字形,舌头舔著徐丽的两面大腿根部,徐丽主动的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关节处,仰著头看阿郎舔弄她的大腿根。

“昨天阿郎都没有给你口交。”看到屏幕里的进程,我问向左侧的老婆。

老婆盯着屏幕嘴里说了一声是啊。

这时阿郎左手手腕撑著按摩床,右手隔着徐丽的浅白色丁字裤抚摸著徐丽的小穴,舌头舔弄著徐丽的右胸上的乳晕和乳头,徐丽张开自己的双腿,左手抚摸著自己的左胸,右手搂着阿郎的脖子,双眼微闭,舔著嘴唇,呻吟著。

“凌姐,可以给我留个放手的位置吗?”老婆贴紧我的左侧身体后,发现凌云的手在抚摸我,问向凌云,也许也有想表达主权或者吃醋的意思。

凌云没有说话,把自己的左手缩了回来和自己的右手一起放在我的右腿上。

“凌姐,那个阿郎的师傅真的这么厉害吗?”老婆看到凌云手缩回,双手搂在我的腰间,紧紧的贴着我问道。

“你们夫妻真的是什么都可以交流啊,连我的隐私都说。”凌云说道,察觉不出任何的情绪。

啊,舒服,在我们三人都尴尬的时刻,徐丽喊叫了一声,大家都看向屏幕,缓解了尴尬,屏幕里,徐丽双腿分成M字形,双手把自己微微深红的小穴口搬开,摆动头呻吟著,阿郎插进徐丽的两个手指抽了出来,跪在徐丽的跨间,左手拨弄徐丽的阴蒂,手掌放在黑森林上压着,右手中指拍打徐丽的阴道口发出啪啪的水声,中指旁边的两个指头从上到下抚摸著徐丽的大阴唇,嘴里说着。“徐小姐,你还是这么的美丽动人。”

“付费的就是不一样啊,服务项目是多些。”我看着屏幕里,阿郎对徐丽采取的攻势说道。

老婆抱着我的娇躯开始发烫,并没有说什么,旁边的凌云说道,“阿郎估计是针对不同的体质来分析怎么服务的。”

“嗯,应该是的,阿郎给我的服务很舒服,凌姐应该试试。”老婆紧贴着我说道。

“再说吧。”凌云回答著,右手时不时的触碰我已经坚挺的鸡巴,啧啧的笑着。

这时阿郎双手穿过徐丽M字形的大腿捏揉徐丽的双乳,头抵在徐丽的胯下,用舌头舔弄著徐丽的小穴,徐丽后仰头呻吟著,双手依旧拉开丁字裤自己搬开小穴,享受着阿郎舌头对她小穴的侵略。

“如果阿郎的舌头像猫科动物那样有倒刺,那徐丽就爽翻了。”凌云抚摸着我的大腿说道。

“凌姐,你在那里试过那样的舌头啊?”老婆听到凌云的话,问道。

“我表姐夫就有那样的舌头,周末你们过去聚会,如果你们觉得我表姐他们夫妻不错,可以试一下。”这时凌云隔着裤子抚摸着我早已坚硬顶似乎要把裤子顶破的鸡巴说着,眼睛看着我的反应。

“那你和你表姐夫上床了吗?是不是比这个阿郎厉害呀。”老婆没有察觉凌云抚摸我的鸡巴,问道。

“阿郎和他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只是还没有上床,也许以后会上床,我看见他们夫妻做过。”凌云说着,靠近我的娇躯也开始发热。

老婆还没来得急说话,我说道。“你表姐夫都给你口交了,还给你现场表演,怎么就没做呢,是不是你魅力不够啊。”说话间凌云并没有异样,老婆却轻轻的掐了我的腰一下,仿佛给我传递着什么信息。

“是呀,他看不上我呗。”凌云说道,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老婆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盯着屏幕继续观赏,徐丽嘴里,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的浪叫着,在说出要高潮的同时,阿郎停止了眼前的动作,叫徐丽先忍住,让她用自己的手摸自己满是淫液的小穴口。

阿郎看到徐丽遵从了她的口令,把徐丽的双腿聚拢,弯向她的头顶,把徐丽浅白色的丁字裤裤底拔在右边臀肉上,左手固定着徐丽的双腿,右手拿开徐丽抚摸自己小穴口的左手,两个指头插进徐丽的小穴,指尖顶向徐丽阴道内上壁嫩肉没有抽动,嘴里说着,这么容易就进去了。

徐丽没有回答,右手环抱着弯向自己头上双腿的关节处,左手握著右手手腕,小腿弯曲,仰著头,眯著双眼,舔著嘴唇浪叫着, 阿郎看到徐丽自己扶著双腿,一条腿站在地面,一条腿跪在按摩床上,左手拇指玩弄徐丽的阴蒂,手掌和四指按压在徐丽的阴毛上,右手开始左右晃动,两个手指顶在徐丽的阴道内上壁摩擦著。

“徐丽快潮吹了。”凌云看着屏幕说着,依旧抚摸着我顶着自己裤子,快要爆炸的鸡巴。我好想她给我拿出来,让鸡巴放飞自我。但凌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老婆在旁边,我也不好意思自己拿出来。

“啊啊啊,要出来了,好舒服啊,啊阿郎。啊啊”徐丽大声的呻吟著。

“这么快就要出来了吗?尽量忍,能忍多久算多久。”阿郎嘴里说着,把徐丽的双手扒开,让徐丽的双腿张开成M字形,又叫徐丽双手向后支撑在按摩床上端支撑著身体,左手大拇指依旧玩弄徐丽的阴蒂,掌心和四指按压徐丽的阴毛处,右手两个手指快速的抽插徐丽的阴道,时而又顶着阴道内上壁嫩肉揉捏几下,双眼注视徐丽淫荡的脸庞。

“啊啊啊,我忍不住了,啊啊阿郎,我好舒服,啊啊”徐丽大喊著,小穴内顺着阿郎的右手流出了一股股淫液又流淌在粉红色的按摩床床单上。

阿郎见状,迟疑了一下,问道“昨天喷过了吗徐小姐?”

“啊啊嗯嗯嗯,昨天被一个姐们玩喷了一夜。”徐丽回答著。

“徐小姐,你不光长得漂亮,身材好,还是个骚货,看我今天不把你给操漏了。”阿郎嘴里说着,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愣了一下,又回到了战场,她把徐丽的臀部拉向按摩床左边的床沿,分成M字形,站马步似的蹲在地面,双手搂着徐丽的大腿加以固定,头埋在徐丽的跨间,舔弄徐丽的小穴,时而舌头又像利剑一样伸进小穴内,徐丽左手放在自己嘴里舔著,嘴里嗯嗯啊啊的传出好舒服的声音, 右手拉开自己的浅白色丁字裤,方便阿郎进攻。

“凌姐失算了吧,哈哈。”老婆开玩笑的伸出头对着凌云说道,这时她才发现凌云在抚摸我的鸡巴,放开我站了起来,一口喝完了杯子的红酒,蹲在我的跨间。

凌云见状,抚摸我鸡巴的右手放回自己身边,目光注视著老婆的动作,嘴里说道。“是呀,我失算了,还好我们没有赌点什么,而且阿郎那家伙估计在怀疑把徐丽弄喷一晚上的姐们是我呢。”

老婆听着凌云的话没有说什么,蹲在我跨间的她把我的鸡巴从裤子里解救了出来,舒服的鸡巴坚挺的呼吸著观影室里的新鲜空气,“老公,昨天你老婆的嘴巴差点就被阿郎先占领了。”说完张大小嘴,一口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老婆嘴里的牙齿刮得我的肉棒棒身隐隐作痛,这技术别说和徐丽比了,就是在旁边的凌云都比她强,而且老婆也不好受,鸡巴插进她的嘴里,涨得她本来就红的小脸更加的发红,脸上的青筋凸起。

在旁边注视著老婆的凌云见状,赶忙说道,“小静,你先把致远的肉棒拿出来,用舌头舔,在一点点的放进去。”

老婆听到凌云的话,还在倔强的向往里含我的鸡巴,直接让她喘不过气来,才把我的鸡巴放出来,按照凌云说的,舔着我的鸡巴,老婆看到肉棒棒身有牙齿刮过的痕迹,仰起头惭愧的问著痛不痛,见我微笑的摇头,她又低着头,不好意思看我,舔着我的鸡巴。

看着老婆很不协调的口交动作,我特别的欣慰,根本不在乎这点疼痛,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看法,昨天阿郎看到老婆想含他的鸡巴,是不是猜测到老婆不会口交,怕被咬伤了,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看着胯下笨拙的给我口交的老婆,真希望有个大神好好的把老婆这个尤物开发出来,我觉得我肯定没有这个能力的,老婆是第一次口交,我却在之前享受过徐丽与凌云的口交。

旁边的凌云起身,打断了我的思绪,她端起我的红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吻向我的双唇,我自然打开自己的唇齿和凌云吻在一起,冰冷的红酒在凌云的口腔中变得温和,一点点流淌在我的嘴里,可能是老婆发现了我们的动作,胯下坚硬的鸡巴没有了老婆热唇和柔软舌头的眷顾,仅仅几秒,刚才的感觉又回来了,老婆比刚才更细心的舔吻我的鸡巴。

凌云把嘴里的红酒全部灌进我的嘴里后,双手搂着我的腰,和我一起看向屏幕。

屏幕里徐丽双手撑在按摩床上,双腿分开跪着,臀部与肩平行,仰著头叫唤著,阿郎蹲在按摩床上,左手抚摸著徐丽的臀部,右手两指在徐丽的小穴里深挖;深红色的菊花似乎在蠕动,小穴里的淫水践在臀肉和阿郎的手上。

“啊啊,阿郎,我要到了,我要到高潮了。”听到徐丽的声音,阿郎站起来把徐丽的浅白色胸罩和丁字裤褪去后,让徐丽保持刚才的姿势,随后用左手把徐丽的左腿高高举起,右手手指更加快速的在徐丽小穴里挖弄,徐丽的淫水像洪水开闸一样,纷涌而出。

徐丽抖动着身体,嘴里呻吟著。“啊啊啊啊啊,阿郎,你好厉害,啊我不行了,我到高潮了。”

阿郎见徐丽高潮了,把徐丽的左腿放下,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自己躺在按摩床上,让徐丽面对自己的大鸡巴,蹲在阿郎的头上,阿郎大长臂穿过徐丽的身体,抚摸著徐丽胸前的丰乳,舌头舔著蹲在头上的小穴,刚高潮过的徐丽根本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弯下腰,躺在阿郎的身体上,阿郎见状,双手缩回来,抚摸徐丽的臀肉,时不时的拍打臀肉,徐丽啊啊,的叫喊著,望着眼前不远的大鸡巴往前匍匐,将舌头舔向阿郎的大鸡巴龟头,时而又把大龟头含在嘴里。

“阿郎这家伙挺坏的。”旁边搂着我的凌云看着屏幕说道,听到凌云的声音,胯下的老婆也停止了动作,看向屏幕里两人96的姿势,相互挑逗著对方。

我看着胯下老婆红透了的脸庞说道。“老婆先坐上来休息一下。”又继续回复凌云刚才的话。“是啊,居然还打徐丽的小屁屁。”

老婆并没有坐上来,而是坐在我左腿边的地毯上,双手搭在我的左腿大腿上,凌云见状,跪在我的右腿边,左手放在我的左腿上抚摸,右手撸动着我坚硬的鸡巴。说道。“打小屁屁是情趣,我说他坏是,他用这样的姿势,引诱徐丽给他口交。”

听到凌云的话,我才反应过来,享受着凌云的撸动,老婆看到凌云跪在我旁边,让凌云先等一等,伸手解开我的皮带,把我的长裤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学着凌云一样,贴着我的左腿,跪在我的左边。

凌云双手放在我的右腿上,看着老婆说道。“小静你看你老公的龟头眼都在冒水了我们一起舔怎么样。”说完就添着我坚硬的棒身,老婆也不甘落后,和凌云的头贴著,舔着她这面的领域。

老婆低着头,跟随着凌云的节奏,时而在棒身舔弄,时而来到我的蛋蛋,一人舔著一个蛋蛋,舒服得我直咬牙,凌云一边舔,一边仰著头仰望着我,看着两位女神跪在我的胯下,我心中无比的自豪,不知道是最近射得频繁,还是刺激线延长了,暂时还没有射精的感觉。

屏幕里,在到处都是淫水浸透床单的按摩床上,阿郎大鸡巴已经插进徐丽的小穴,阿郎坐在按摩床上,双手向后支撑,徐丽坐在阿郎的鸡巴上,双腿夹着阿郎的腰间,臀部悬空,左手抚摸阿郎的胸肌腹肌,右手支撑在按摩床上,头在空中摇摆着,这个姿势,阿郎基本没有动,都是徐丽在摇摆臀部,让阿郎的大鸡巴在自己小穴内抽插,嘴里发出一阵阵的浪叫。

这样的姿势徐丽支撑不了多久,果然没摇摆多久,就累得躺在了按摩床上,双手抱头,双腿被阿郎搬开,阿郎并没有继续操徐丽,用左手扶在徐丽的右大腿上,右手两个手指在徐丽的小穴内快速的抽插,挖弄。

“啊啊啊,阿郎,我不行了啊啊,阿郎,操我。啊啊啊,快操我。啊,我要到了。”老婆和凌云被徐丽高昂的叫喊声吸引,看了一眼屏幕,看到徐丽还是没有潮吹,又把头转向跨间,继续刚才的动作,只是老婆依然埋头苦舔,凌云依旧仰望着我舔我的鸡巴和蛋蛋。

阿郎也见徐丽没有潮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舔著徐丽的小穴。徐丽叫喊著说要阿郎的大鸡巴,叫阿郎操她,不要在舔了,要尿了,阿郎没有理徐丽,依旧舔著徐丽的小穴,在徐丽声音变化之际,伸出手指,快速的抽插徐丽的小穴,徐丽瞬间娇躯一绷,小穴内喷出两股水剑,阿郎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躺在按摩床上,徐丽红透了的娇躯在按摩床上一抖一抖,小穴内缓缓流出无色的透明液体,不知是被玩尿了,还是潮吹。

身体平复过来的徐丽爬向躺在旁边的阿郎,自己坐在阿郎的大鸡巴上,把双腿分到极致,快速的上下摩擦著阿郎的大鸡巴,嘴里说着好舒服,好舒服,抽动了二十几下,自己就往后仰著头,大喊高潮了,徐丽后仰后,阿郎的大鸡巴啪的一下从徐丽的小穴里弹了出来,紧跟着出来的还有一股透明的水剑,击打在阿郎的胸前。

徐丽的小穴被阿郎操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黑洞,深色的大阴唇和阴蒂微微发亮,小阴唇上还挂着水珠,小穴下口流淌著液体,流过徐丽的菊花,滴淌在阿郎的大腿上。阿郎并没有放过高潮的徐丽,左手搂住徐丽的细腰让徐丽的娇躯靠近自己的大鸡巴,右手用鸡巴插进徐丽的小穴内,左手再用力,让徐丽的娇躯躺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双手捏著徐丽的臀肉,揉捏著,胯下的大鸡巴往上快速的操干徐丽。

“啊啊啊啊,啊阿郎,啊,我要被你操死了,啊啊阿郎,我好舒服,我受不了了。”我胯下的两位女神听到屏幕里传来的吼叫声,一同停止了动作,相互对视,笑了一下,用同样的姿势坐在我两侧的地毯上,双手放在各自一边的大腿上枕着头看向屏幕。

这时阿郎继续著对徐丽小穴的攻击,双手搂着徐丽的大腿,双腿移向按摩床边,双腿着地,把徐丽像小鸡一样抱在怀里悬空,快速的操干,徐丽嘶哑的叫喊著,双腿被阿郎抱住固定着,双手紧紧的抱着阿郎的脖子,丰乳贴在阿郎的胸膛上,头后仰著在空气中摇摆。

阿郎用这样的姿势就操干了几十下,徐丽脸庞畸形般张开大嘴对着瑜伽室屋顶狂吼著,小穴里流出的液体,一股股的往下流,我们三人都看呆了,阿郎又操了几十下,看到徐丽微闭双眼,双手用力把徐丽的娇躯举过自己的头顶,瞬时,徐丽的小穴在空中不停喷洒著透明的液体,还有微黄的尿液。

阿郎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把徐丽放向按摩床,徐丽的前胸贴在按摩床上,臀部卡在边缘,双腿自然下垂,双手用力的握住按摩床边缘,阿郎不停歇的抱住徐丽的细腰站在徐丽的屁股后面疯狂的输出,小腹撞击著徐丽的臀部啪啪响。

徐丽的声音在刚才已经叫哑了,嘴里嘶哑的喊著。“阿郎快给我,阿郎快给我,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要被你操死了,求你了,快射给我。”阿郎并没有再折磨徐丽,吼叫两声,就让自己的大鸡巴在徐丽的小穴里射了出来。

阿郎拔出鸡巴的时候,徐丽的小穴真的像被操漏了一样,不停流出尿液和透明液体,还有阿郎的精液。阿郎抱着徐丽浑身是汗水,按摩液,下身流着淫水,尿液,精液的身躯和昨天一样,离开了屏幕,应该是送徐丽回卧室了吧。

“要出去和阿郎打个招呼吗?”老婆说道。

“不用,他自己会离开的。”凌云说完,又盯着老婆说道。“小静,致远有进步啊,今天到现在还没有射精,昨天这家伙在我小穴里射了三次,看见你被阿郎操晕了,自己就在裤裆里射了第四次,哈哈。”

老婆有点情绪的说道。“老公,你都没有告诉我你和凌姐做了三次,而且你这个大变态看见我被人欺负了,射了三次,还能自己射,哼,以后我出去和别人做爱,也不给你说细节。”

说完老婆又跪在我的胯下,舔着我的鸡巴,老婆又想着把我的龟头含进去, “嘶”我的鸡巴还是被老婆的牙齿给刮到了,老婆不知道是从我的声音,还是鸡巴的异样判断出来,并没有再含我的鸡巴,而是舔着我的棒身和蛋蛋。

凌云没有像刚才那样和老婆一起舔我的鸡巴,而是与我接吻,用双唇和舌头舔我的耳朵,耳垂,脖子,胸口的乳头,肚脐,我咬著牙忍着不发出舒服的声音,可是鸡巴的变化我忍不住,坚硬的鸡巴变得比刚才更加的硬,棒身青筋凸起,龟头发红,老婆羡慕的看着凌云,说道。“凌姐,我总是把牙齿刮着我老公的小弟弟,要不我们换个位置可以吗?”

凌云闻声,没有说话,跪在我的胯前,左手握住我的鸡巴,右手往上护着我的蛋蛋,轻轻的捏著,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时不时的仰望着我,老婆看了一会,学着刚才凌云的套路,和我接吻,用舌头和嘴唇舔吻我的耳朵,耳垂,乳头,肚脐,而且比凌云吻舔得更细,舔完一遍后,又开始在我身体上大范围的吻舔著,我发出了闷哼声,不光是老婆吻舔得舒适,凌云的舔,含和时不时的仰望,更是让我从身体爽到心里。

凌云站起来,慢慢的解开自己白色无袖衬衣的纽扣,里面居然是黑色配着白蕾丝线条的胸罩,白色的肌肤,配上黑色的内衣,绝配啊,自己眼神都看呆滞了,老婆看到我看得发呆,手掌拍了我的大腿一下,也准备脱自己的衣服。

凌云看到老婆的动作,笑了一下,让我起来帮老婆脱衣服,我挺著坚硬的鸡巴站在老婆旁边帮老婆把紫色的无袖上衣从她头上扒了下来,里面是粉红色的胸罩,凌云见状说道。“哇,你这个粉色的胸罩真可爱。”

老婆拉着凌云的手臂,身高差不多的两人靠在一起后问道。“老公,我和凌姐谁的胸罩漂亮。”我不敢看她们的胸,因为一比较凌云的C罩杯比老婆的B罩杯丰满得多,而且黑色的胸围配上白色的肌肤太吸引我了,我又怕老婆生气,不知道该怎么说。

老婆见状,恨了我一眼,继续脱著自己白色主体裙面绣著黑色牡丹花的裙子,里面是和粉色胸罩一套的粉色蕾丝内裤,凌云也在脱著自己米白色暗花的包裙,里面居然是和胸罩一套的黑色镶上白色蕾丝的丁字裤,我的眼神又呆滞了,感觉鼻血都要冒了出来。

我还在呆滞中,凌云就跪在我的左侧脚下,舔着我的棒身,臀肉,大腿,老婆在右侧抱着我接吻,故意咬我的舌头,估计是报复我看凌云时的呆滞,我右手自然的放在老婆的臀部,手掌捏着她的臀肉,这时凌云握着我的左手,嘴里说着摸摸她的乳房,然后带领我的左手放进她的胸罩内,摸着她的丰胸,凌云乳晕和乳头的颜色和老婆差不多,都是粉红色的,而且视觉特别的鲜嫩。

老婆看到我们的动作,也跪在我的右侧,脱掉自己的胸罩,右手握住我的鸡巴撸著,左手把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小馒头上,嘴里也说着要我揉揉她的乳房。

凌云的胸要比老婆的大一圈,左手不能全部握住,老婆胸能被我右手掌握住,我一手一个咪咪抓着揉捏,老婆帮我撸著鸡巴,凌云一手摸着我的蛋蛋,一手捏我的臀肉,舌头舔着我的胸口,这算是古人表达一妻一妾的齐人之福吗?我不知道,但是两个女神这样跪倒在我的鸡巴下,我是真他瞄的飘了。

老婆学着凌云一样吻我的身体,右手离开我的鸡巴,双手搂着我的大腿,仰著头,双眼看着我的脸庞,舌头一寸一寸的细心舔著,凌云看到老婆放开了我的鸡巴后,右手从我的身后,穿过我的双腿,手腕压着我的蛋蛋,帮我撸著鸡巴,左手和我的左手十指紧扣,用自己的丰乳摩擦着我的大腿,小声的呻吟著,我心里暗想,凌云真是个尤物啊,不是我了解她的为人,不是她的阴道比老婆的还紧,我都不敢相信我是她的第二个男人。

老婆见状,应该是有点吃醋了,嘴里说着。“老公,我要,给我好不好”。凌云听到老婆的话,起身拉着老婆站起后,贴紧老婆的身体双双坐在沙发上,望着老婆说。“小静,让致远一起把我们的内裤脱了,好吗?”

老婆脸红著点点头表示赞同,我听到凌云这话,蹲在沙发边,一手拉住一人的内裤往下脱,凌云把臀抬起来配合我的动作,老婆感觉到凌云抬臀,自己也把臀部抬起,配合着我的动作,我顺利的脱下两人的内裤,放在手里,摸著被各自淫水浸湿的部位,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

凌云见状笑了一下,把自己的双腿分开,嘴里说着。“我的小穴漂亮吗?”我蹲下来看向凌云鲜嫩的小穴,大阴唇微微绽开,小阴唇羞答答的含苞待放,小穴上方的阴毛和老婆一样微黄柔软,我嘴里咽著口水,情不自禁的想用舌头舔上去,这时坐在凌云旁边的老婆也学着凌云,分开自己的双腿,红透的脸望向我,嘴里说着。“老公,你看看我的小穴漂亮吗?”

我愣了一下,又移到老婆的小穴前望着老婆的小穴,老婆的大小阴唇比凌云的分开得多一些,有一个小小的黑洞,小穴口有一点点红肿,小穴的周边有淫水的痕迹,大小阴唇的颜色和凌云一样,都是鲜红色的,没有一点发黑。

我又咽著口水,双眼和老婆对视问道。“老婆,为什么你的小穴有个黑洞,四周都有淫水。”

“老公,我看到阿郎和徐丽做爱,就流水了,给你吃鸡巴的时候下面特别痒,也流了好多水,我的小穴有黑洞可能是昨天被阿郎操大的,还没完全恢复。”老婆把头偏朝一旁,不敢和我对视,说道。

我听着老婆的话,站起来的瞬间,感觉鸡巴大了一圈,挺著青筋凸起的鸡巴,一下子插进老婆的小穴,抱着老婆,用力的抽插,老婆的小穴口和小穴内是比平时大了一点点,小穴内的嫩肉依旧贴紧我的鸡巴,老婆也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叫喊。“啊,老公,老公你轻一点,你顶到我的子宫口了,好麻,啊啊”

“老婆,你的小穴今天比平时松一些,我插起来好舒服,再被大鸡巴操松些就好了。”我抱着老婆一边用力插著,一边在她耳边说道。

“啊老公,啊,你日得我好舒服,你的鸡巴好硬,好粗,顶到我的子宫口了,你喜欢我就找大鸡巴再给我插松些,”老婆淫叫着说道。

这时凌云光着身子走到我们的左侧,扶著老婆,让老婆躺在沙发上,抚摸老婆的小馒头,低下头向老婆的乳头舔去,老婆呻吟著没有制止,我见状抽出鸡巴,用右手把老婆的左腿弯曲著向上贴著沙发靠背,左手分开老婆的右腿,让她的右腿踩在地毯上,挺著坚硬的鸡巴插进老婆的小穴,比刚才更容易进入,老婆的淫液也比刚才还多,叫喊声也随着我的鸡巴的抽插变化著。

凌云看着我们的姿势,左手抚摸著老婆的阴蒂,右手搂着我的脖子,把性感的双唇贴着我的唇齿,和我接吻,老婆微张着眼睛,嘴里呻吟著。“啊老公,我也要亲亲,啊啊。”

凌云听到老婆的话,放开了我的脖子,微笑的蹲在沙发边,我见状,俯下身和老婆接吻,然后又恢复刚才的动作,我期待着凌云再来吻我。凌云不知道是不是理解我的行为,和我对视了一眼,微微摇头,左手抚摸老婆的乳房,右手拨弄著老婆的乳头,望向老婆,说道。“小静,你是不是吃我的醋啊。”

我听到凌云的话,没敢答话,继续抽插著老婆的小穴,老婆小穴里的淫水越插越多,小穴里的嫩肉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小穴内没有平时那么紧,让我的抽插幅度能更大些,老婆啊啊,的叫唤著,也没有答话,凌云又说道。“小静,你们既然选择了开放式的夫妻关系,你不应该排斥我的,以后你们还会遇到形形色色不同的男人,女人,夫妻,我承认我是喜欢致远,但是只要你不放手,谁也抢不走。”

“啊凌姐,我是有点吃醋,啊啊,老公,又碰到了,好麻,啊啊啊”老婆呻吟的喘著粗气,调整呼吸,我见状也放慢了抽插速度和弧度,老婆顺了口气,继续说道。“凌姐,你太漂亮了,身材又好,又优秀,还这么懂做爱,我感觉我有点不自信了,老公,我痒,你的鸡巴好烫。”

“傻妹子。”凌云说完,放下手上的动作,双手捧著老婆的小红脸,吻了老婆的双唇,老婆刚张开嘴迎合,凌云的唇却离开了老婆的双唇,手里摸著老婆的嫩乳,嘴里说道。“傻妹妹,只要你一直爱着致远,不离开他,他一直是你的。”

“嗯嗯,啊,凌姐,我第一次这样,如果不是喝了些红酒,都不好意思和你们一起这样,我也喜欢你的,你喜欢我老公,我也为他感到荣信,啊啊,老公,你今天好厉害,我好舒服,快啊,啊啊”

老婆快字出来的时候,我又挺著坚硬的鸡巴开始全力的在老婆的小穴里抽插。没等她说完,就把她插得叫了起来,凌云俯下身吻著老婆的耳朵,一手揉捏老婆的嫩乳,一手快速的拨弄老婆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老公,我到了我到了,老婆的叫喊声传来,小穴内洪水浸泡着我的鸡巴,,小穴内的嫩肉联合淫水对我的鸡巴进行围剿,我也加足马力,挺著鸡巴,在老婆的小穴里发射出精液。

射完后,我拔出还在硬著的鸡巴,坐在一旁休息,凌云吻向老婆,老婆也主动的把舌头伸出来和凌云接吻,双手搂在凌云的脖子上,凌云调整一下位置,左手也搂着老婆的脖子,右手放在老婆还在流出淫液和精液的小穴上,快速的抚摸,老婆受不了这种刺激,身体抽搐著,双唇离开凌云的嘴唇,紧紧的抱着凌云,嘴里叫喊著。“啊凌姐,啊啊我到了,凌云我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

老婆的这次高潮,让在一旁休息的我看得瑟瑟发抖,我他瞄的抽插了半天才让老婆到的高潮,还不如凌云一分钟的抚摸让老婆到的高潮那么猛烈,我心里暗想一会一定要给凌云学学,正好在她身上检验一下效果。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