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 (4) 作者:NJZY

.

【宁静致远】

作者: 宁静致远666 2021-5-4发表于SIS001

第四章 火 锅

在昏暗的观影室内,只能勉强看到轮廓,射灯转向过来的瞬间才能看清聚光灯内的事物, 老婆与我对视了一眼,缓缓的转个头去,就在我面前,和佳杰吻著。

对视时,射灯的光束正好扫过我和徐丽,她刚才肯定是看到我的囧样的,看到了我满足的神情,看到了我投降的鸡巴,看到包裹着我鸡巴的那双其它女人的手,看到了裤头的凌乱,也许还看到了射得到处都是的精液。

徐丽在我耳边说道,好好看,好好学,就吻向我的耳根,脖子,脸颊,然后脱着我的外衣,长裤。

旁边尽是亲吻的声音,老婆的淡蓝色时装已经不翼而飞,浅蓝色的胸罩包裹着只有B罩杯的双乳,佳杰咬著老婆的嘴皮,时而又把舌头伸进老婆的口腔感觉在勾引著老婆的的舌头,一直重复著,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婆的舌头在漆黑中带着发亮的唾液追寻着佳杰的舌头而出,还发出了轻轻的喘息。

我的鸡巴又有了微微的反应,想着徐丽说的,好好看,好好学,我确实挺认真的再看,

看着眼前的光景,接吻,都能接出这样的花样,这是以前不知道的,有看黄片,但还是看得少。

嗯,老婆发出了呻吟声,但又忍住了。

这时佳杰站在老婆的身后,隔着胸罩抚摸著老婆的小馒头,老婆偏仰著,双手自然下垂,又好像在找些什么,啊,佳杰每次用力,老婆都会呻吟著,又马上忍着。

你身体好烫,佳杰说道。

老婆没有回应。

你流汗了。佳杰又说道,

老婆还是没有回应。

佳杰双手伸进胸罩,轻轻的一握。

啊,老婆又是一声呻吟,又忍住。

佳杰一边握著双乳一边挑逗著老婆的乳头。

呼呼呼,老婆忍耐著喘著粗气。

我觉得老婆是害羞了,虽然看不清,或者是偶尔看得清,但在做什么,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还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老公和玩弄她男人的老婆面前亲热,这太刺激了,已经体现到我身上,因为我又又又又硬了;而老婆呢,她肯定也是亢奋的,毕竟我都射了三次,我想给老婆说,让她别忍着,尽情的抒发,又变态的想静静的等待,等待老婆忍不住时的爆发。

徐丽的手一直在我的鸡巴上,她知道我又硬了,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说道,

致远你已经射了三次了,这次要忍住,一会要让你老婆感受一下被你操到高潮的美妙。

我知道她是故意说给老婆听得,真想捏她报复一下,不过也只是想想,因为我不好意思,双手紧握的放在沙发上。

徐丽也看我双手紧捏著,没有付出行动,起身跪在沙发边,双手玩弄着我的鸡巴,舌头亲舔著,时而又用双唇轻裹着,在嘴中用舌头围着我的龟头转圈。

呼,舒服,这就是口交吗?我第一次尝试口交,真的好舒服,以前怎么不知道口交是这样的感觉,没有阴道的紧实,却也有侵入的快感,有火热的空间,还有舌头的挑逗,我用手拒绝著,太舒服了,我怕又射了。

徐丽明白我的意图,抬头看向我,说道,致远,放心,我不会让你射精的,已经第四次硬了,也不会那么快射精的,你安心享受就好,只是给你保持好状态,一会干翻你老婆。

听了徐丽的话,我没有在拒绝,她也变着花样的玩弄着我的鸡巴,当感到我非常亢奋时,她又把阵地换到大腿或我的肚脐。

旁边佳杰已经脱了老婆的浅蓝色裙子,把她放倒在皮质茶几上,一套浅蓝色的成套内衣依然坚守着,保卫著老婆的重要位置,射灯扫过的一瞬间,我看到老婆的内裤底,已经有了湿润的痕迹,我都射了三次了,老婆亢奋不是很正常吗?我心里想着。

这边都是粘液,是流出来的淫水吗?佳杰摸著老婆的大腿根问著, 老婆没有答话,自顾自的喘著粗气, 佳杰抬高老婆的双腿,让老婆自己抱着,头埋在老婆的阴部,舔著内裤的边缘,大腿根部,就是迟迟不进攻她的小穴。 老婆把头侧向一旁,粗气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大一些。 你老婆快忍不住了,徐丽一边说着,一边舔着我的鸡巴。 啊,该来的终归会来,佳杰开始隔着老婆的内裤舔著老婆的小穴,只舔了一下,听到老婆的呻吟后,佳杰就往上移动拉开胸罩亲吻著老婆的小馒头,舌尖挑逗著粉红色的乳头,右手伸进老婆的小穴抚摸着我都没摸过的小穴。、 嗯,嗯,啊 老婆呻吟著 小静,舒服吗? 嗯,嗯,嗯,啊 我不知道老婆是回应佳杰,还是因为舒服传出来的呻吟,也许两者都有。 你老婆的胸和读书时一样大,你这家伙暴殄天物啊,徐丽说着继续为我服务著。 佳杰的手快速的抚摸著老婆的小穴, 啊,啊,不行,我不行了,佳杰我不行了。 佳杰放慢了手上的动作,手指轻轻的抚摸著,老婆的呻吟又停止了,还是喘著粗气,佳杰头离开一直玩弄的左胸,吻了一下右胸,撑在老婆的眼前, 小静,吻我。 老婆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抬头吻著佳杰,并把舌头伸进了佳杰的口中。 深吻,看着老婆主动的吻著佳杰,我有一点点吃醋,以前听前辈们说过,一个女人可以给你操,但是不会主动吻你,特别是湿吻。我不知道老婆是变心了还是怎么的,心里不停的翻滚著,到底是爱还是欲。 徐丽像我心里的蛔虫一样这时又开口了,致远你放心,你老婆是被欲望带动的,我们在一起有友情,有欲望,但一定不会有爱情,我们也不会去引导你们让欲淹没爱;你们这样的感情和彼此信任的程度,也不是那么好引导的,如果你们觉得变味了,有问题,可以马上叫停。 他们还在激烈的吻著,老婆可能听到了徐丽的话,也放松了些许。 听了徐丽的话,我明白了老婆这个吻,并不是爱,而是欲望,我都射了三次,还不准老婆有欲望吗?她目前的亢奋状态,呻吟,是我以前都不曾见过听过的,起码她享受到了和我在一起没享受到的快乐,老婆快乐我就快乐了,不在于纠结快乐从何而来。 我要看看你湿的地方,佳杰说着话,移向茶几一旁,抬起老婆的腿,隔着内裤嗅了一下老婆的小穴,都湿透了呀,周围都是你渗透出来的淫水,佳杰左手大拇指顶着内裤拨弄著老婆的阴蒂,右手轻轻的抚摸著老婆的右腿根部。

啊,啊,啊,老婆呻吟著。

可以舔湿的地方吗?佳杰一边继续著刚才的动作,一边问著。

啊,啊,啊,我不知道。

老婆的全身发红,不知道是否到了高潮。

拉开让我看看,佳杰说着。

他的意思肯定是叫老婆拉开内裤,老婆虽然呻吟著,但却没有行动,只是轻微的扭动着身体。

佳杰看她没有要拉开内裤的意思,自己动手把老婆的内裤底部拉开,盯着双眼看着,好嫩,好鲜美,好多汁,嘴里说着。

说来惭愧,老婆的小穴长什么样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凌乱的阴毛下,鲜红的阴唇丝丝绽放,四周沾满了流出的蜜汁,在佳杰的目光下微微颤动着。

佳杰左手掰开老婆的阴唇,果然都湿了,嘴里念到,然后用右手中指轻轻的拍打着老婆被掰开的小穴。

老婆微闭双目,蠕动着身体,呻吟著,啊,啊,啊。

哒,哒,哒的水声环绕着整个观影室,听得见水声吗?佳杰询问著。

老婆依旧没有回应,身体的扭动幅度却比刚才还要大一些。

真棒啊,又嫩又滑,说着中指插进老婆的阴道,舌头舔向老婆的阴蒂。

啊,啊,啊我不行了,佳杰,我真的不行了。

佳杰舌头离开老婆的阴蒂,手指继续抽插的问著,你到高潮了吗?

老婆没有回应。

佳杰又继续把头埋下,一会吸,一会舔弄著老婆凸起的阴蒂。

啊,啊佳杰,我受不了了,啊,啊,我到了,我到了好多次了。

佳杰闻声,立马停止了动作,拉起在我胯下口交的徐丽,言到,战场交给你们,我们也回房间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观影室。

我看着在皮质茶几上扭动的老婆,全身晶莹剔透泛出红光。

老婆嘴里念到,老公,抱抱我。

我知道老婆要的肯定不是抱抱,挺著从来没有这么坚挺的鸡巴来到茶几边缘,脱下老婆完全湿透了的内裤,捏在手中,狠狠的插进老婆的阴道。 啊,老公,我好舒服,啊,你的鸡巴今天好大,好烫,好硬,好舒服啊。

插进老婆的小穴,没有多少阻力,里面的淫水被我挤出来了一些,喷淋在我的鸡巴周围,从来没有感受过老婆的小穴是这么的滑,烫,里面的嫩肉还不停的挤压我的鸡巴,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从来没有过的快速抽插。 啊,啊,啊老公,你好快,啊,老公,你今天好强,啊啊 啊,老公我爱你,啊,啊老公,老公我高潮了,高潮了,我快飞起来了,老婆的胯跟随着我的抽插,向我的鸡巴紧紧的顶着。 老公,我到了,我真的飞起来了,你先慢一点插我,我喘口气好吗? 老婆紧紧的抱着我,阻缓了我抽插的速度。 我把老婆的双腿放平,双手环抱着她的双肩,鸡巴在老婆的小穴里慢慢的插著,头靠向老婆的耳边。 老婆,今天舒服吗? 老公,我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老婆,你今天好美,我希望你每天都这样。 老公,谢谢你,我永远爱你。 你今天到了几次高潮,我问著老婆。 刚才是第四次。老婆说道。 四次?那四次,都什么时候到的,我惊讶的问道。 老公,你稍微快一点,我还要。 老婆丝滑的小穴夹着我坚硬的鸡巴,老婆,你的小穴大一点就好了,我不太喜欢这么紧凑的感觉,我加快速度的抽插著。 啊,老公,我你好硬,我好舒服,你要让我一直舒服,你不知道忍着是多么的煎熬,老婆一边呻吟,一边说着。 老婆,我想知道你是刚才前三次高潮是什么时候到的,我觉得听你说出来,我很兴奋,我抽插著鸡巴问著老婆。 老公,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你喜欢什么,我就跟着你一起喜欢,啊,啊,你嫌弃我的小穴小,我就找个大鸡巴操大,啊老公,再快一点。 听到老婆说要找人操她,我鸡巴感觉又大了一圈,抱紧老婆狠狠的撞击着她的小穴。 啊,啊,老公,第一次高潮是看片子的时候,啊,佳杰隔着裙子把手放在我的小穴上,他坏死了,一动不动的放着,我动一下就会摩擦到他的手,看到徐丽被操的这么兴奋,环绕的音响又震撼,你又在旁边,我就有了,啊,老公,就有了感觉,佳杰的手挡着我的小穴,我又自己摸不了,我也不好意思主动喊他摸,就自己主动的用小穴摩擦他的手,啊,啊,老公,摩擦著就到了一个小高潮,啊,老公,操我,我喜欢这种感觉,老公操我。

宝贝,第二次呢,我喘著大气问道,继续抽插著老婆的阴道,里面发出噗噗噗的水声。

啊,啊啊,老公,第二次是她用手摸我的小穴的时候,我当时特别的亢奋,又正好看到徐丽给你口交,一下子就到高潮了,还流了好多水在佳杰的手上,啊,老公,啊,啊我舒服,我好舒服啊。 鸡巴在快速的抽插中极度敏感,又听到老婆的讲述,差点射了出来,于是想着徐丽刚才玩我鸡巴时,在我亢奋的时候就减少摩擦的经验,我放慢了速度,右手捏著老婆的小馒头,舌头舔著老婆的天鹅颈,等待着老婆的述说。 嗯,嗯,嗯

抽插慢下来后,老婆的呻吟没有刚才那么狂野,身体扭动的幅度却比刚才还要大。

嗯,嗯,第三次是你操我之前,我感觉自己快尿出来了,小穴又痒,又酸,特别的空虚,特别想要。

听到老婆说着,我根本控制不住,快速的抽插著老婆,老婆小穴里的嫩肉又开始围绕在我鸡巴的周围,紧紧的包裹着。

啊,老公。

随着我抽插速度的加快,老婆的呻吟声又疯狂起来,胯像刚才一样跟随着节奏追寻着我的鸡巴。

啊,啊啊,啊啊啊,老公,我不行了,老公,我不行了。

听到老婆的叫喊,我正准备放慢速度。

老婆有感应似的喊著,老公,用力,老公,啊,啊啊,老公不要用停,静儿要,这种感觉静儿想了好多年了,好老公,啊,啊,啊。

听着老婆的话,我更加疯狂的抽插,由于水太多,速度太快,鸡巴一下子滑了出来,又顶到了老婆的阴蒂上,坚挺的鸡巴没有感到多么的疼痛,调整好位置,又顶进老婆的阴道,快速的抽插。

啊·······,啊,啊啊老公,刚才那一下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老婆肯定是感应到了,再说这么硬邦邦的鸡巴顶在阴蒂上她肯定是有疼痛的感觉,只是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无意的顶在阴蒂上居然让老婆爽了。

这一个失误,在我再次进入老婆阴道的时候,射意又淡了一些,老婆,你的水都流到茶几上了,我看到反光的水渍,调戏著老婆,抽插并没有减慢,疯狂的操著老婆,还传来啪啪啪的撞击声。

啊啊 ,啊啊啊,老公,我太舒服了,老公,早知道这么舒服我就早点听徐丽的了,啊,啊老公,你好厉害,你今天太厉害了,我到了,我到高潮了,啊老公············

啊,我用尽全身的力气,顶着老婆的小穴,在老婆高潮的时候同时射出了今天的第四次精液,看着躺在茶几上微微颤抖闭目养神的老婆,真他吗的爽,这就是征服的快感吗?

稍微整理后,我把老婆抱到了沙发上,她还是无力的靠着我,轻声的问道,老公,我是不是太骚了。

老婆,你好骚,我答道,我好喜欢你这样骚下去;你喜欢这种感觉吗?我反问到。

老婆掐了我一下,也许刚才的大战已经耗费了老婆太多的力气,被她掐着我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像抚摸一样舒服。

喜欢的,老公,你知道吗?徐丽一直在给我讲他们做爱是怎么这么的舒服,他们换妻,参加多人运动,一直在给我灌输,前些年还好,没什么感觉,她每次说我都鄙视的看着她,这两年,特别是今年,不知道怎么就转变了,就会觉得很好奇,就主动的问了一些细节,老公,我是不是学坏了啊。

老婆,享受没有什么坏不坏的,我答道,那今天是你们早就预谋的吗?

老公,徐丽问我要不要试试的时候,我有犹豫,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但又想尝试她说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老公,我是爱你的,我只爱你,谢谢你今天让我享受到了飘上天的感觉,老婆吻了我一口,继续说着,是徐丽告诉我,爱和性是可以分开的,她给我灌输了好多,好多;一直没有答应尝试就是不知道怎么和你开口,前天晚上我把我的疑虑告诉了徐丽,她说以她对你的了解,你会同意的,她又说,她来安排,叫我顺应不拒绝就可以了。

老婆深情的看着我,潮红的小脸还没有消退下去。

老婆,对不起,这些年在性爱中我像个木头一样,我也没有太在意怎么做爱才能让你舒服,就想着好好工作,让物质条件更好一些,也许是自己比较害羞,没有和你探讨,交流,也不好意思问你做爱的感受,老婆,我错了,以后我好好学习研究一下。

我亲了一口老婆继续道,你不是我的专属,你是我的爱人,我亲爱的老婆,我全力支持你享受生活,享受性爱。

臭弟弟,老婆咬了我肩膀一口说道,今天我真的很舒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可这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老公,我说个事你不要生气。

你说老婆,我不会生气的。

如果你今天不在,我肯定被佳杰那个了。他好会撩,撩得我特别想要。

那个是什么,我故意问道。

你讨厌死了,你知道的,老婆说道。

那我们还和徐丽他们继续吗?我问道

老婆说,我听你的。

老婆,佳杰的鸡巴大吗?我问道。

我不知道,老婆回答著

老婆,答应我一个事好吗?

老公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都不问什么事吗?我说道

老公,你这么爱我,伤害我的事你舍得吗?老婆反问道。

我肯定舍不得啊,老婆,我就是觉得你的小穴太小了,今天这么多淫水都挤得我不舒服,以后找个大鸡巴给你扩宽一点,好吗?

你个臭弟弟,老婆双手敲打着我的胸膛,脸上更加的潮红。

又休息了十来分钟,电话响起,我一看是徐丽打来的,我接起电话,喂

致远,你们完事了吗?完事了出来吃宵夜。

我和老婆对视了一眼,把一直捏在手里的浅蓝色内裤在老婆眼前撑开,你这内裤这么湿,穿不成了吧,我哈哈的笑着言,老婆恨了我一眼,那就不穿了呗。

走进他们家客厅,佳杰和徐丽都换上了睡衣,应该是刚洗了澡,徐丽一袭黑色的透明情趣睡衣像没穿一样,不,比没穿更加的诱惑,直接看到了丰满的乳房和丁字裤,懒洋洋的靠着一脸微笑的佳杰,茶几上摆放着下酒菜,四个酒杯和一瓶飞天茅台。

你们先去洗洗,抓紧时间就别秀恩爱一起洗了哈,致远去小浴室,静儿,大浴室给你放了水,放水前我消毒了的,我们身体也没有任何问题,徐丽说着,对了,静儿,新的内衣,睡衣都放在更衣室的。

知道了,老婆回应着,我也屁颠屁颠的走进公用卫生间的小浴室。

今天是突破性的一天,劳累过后的淋浴,和事后烟一样的让人舒服,老婆被我操得高潮迭起,自己也射了四次,以前最多也就一次,都不知道射了后受到刺激还能硬起来,而且还会更持久,老婆也高潮了五次,这是我以前想都没想过的,当然我也有自知之明,老婆的高潮首先是佳杰他们引导的,不得不佩服,行行出状元,让我看到了老婆的另一面。

徐丽他们说得也对,如果老婆在特定的时间,特殊的环境,遇到了某个她不讨厌的人,出轨的概率还是大的,如果发生那样的事还是比较麻烦,社会上什么样的人都有,骗色的老司机无处不在。

甚至录了影像,拍了照片,骗财骗色的案例,也在工作中时常听到别人说起,如果遇到走肾又走心的,让我们彼此受了情伤,那我们之间的爱,幸福就不会这么的完美,彼此心里都有个结,有个疙瘩,甚至还有分开的可能,跟着徐丽他们这样挺好,都是比较熟悉的同学,朋友,是有可控性的。

感慨比较多,导致洗澡的时间延长许多,来到客厅老婆已经洗澡出来,身上穿的还是来之前那套衣服,她那湿淋淋的内裤还在我兜里揣著,不知道她是挂的空档,还是穿了徐丽给她准备的内衣。

感觉怎么样,徐丽倒著酒问道。

坐在我旁边的老婆微微笑着没有说什么。

挺好的,我答道。

那以后继续了,我得好好的调教你,放着这么个大美人不会用,暴殄天物啊。

我嘻嘻的笑着没有吱声,端起酒杯和大家碰了一下。

放下酒杯佳杰道,那今晚在这休息吧。

我邪笑着看向他说道,今天就算了吧,下次,下次。

臭小子,想哪去了,我看都喝了酒,今天也挺累的,就让你们就近休息。佳杰说道

你们家就一间卧室,怎么休息啊,老婆道。

哟,嫌弃我家卧室少喽,难道你不知道我家床大吗?睡六个人都没问题。徐丽接着话调侃著。

一会我们叫个代驾就行了,没事的,下次下次,我说完又端起酒杯和佳杰单独碰了一个。

行,不勉强你们了,记得回去后深入调研一下火锅这个行业,我周末要出国,出国之前我们碰一碰,调研下来觉得能做,到时我们把规矩定了就可以开始。

佳杰,想着凌云要加入一起做的话语,正好这时给佳杰通告一下。我这面有一个朋友,一开始也是我的客户,后来关系处的挺好的,这些年都来往得比较多,是个律师,今天早的时候,正好和她碰面,她说决定做什么后,告诉她,她进来占一股,不管运作,只负责公司的法务问题。

可以啊致远,最头疼的法务问题有人解决那感情好,到时我们碰面的时候叫上一起。正好可以见见聊聊。

是那个叫凌云的美女律师吗?我今天还在杂志上看到她的简介,连续两年被评为我们市的十佳律师,这个人可不好请,市里很多大公司请她当法律顾问都请不动。徐丽问道看了老婆一眼。

是的,我答道。

是她呀,佳杰惊讶道,她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很优秀的一位女律师,以前在纽约就小有名气,是当地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头牌,一开始大家以为她是靠美貌上位,可人家接的经济案件就没输过,让很多人眼前一亮,知道她不光是花瓶还能力出众,年轻又漂亮,身材又好,气质又出众,能力又强,这人的女人注定被那些金融大鳄盯上,很多人都想逼她就范,她都巧妙的避开,传言她从小学习我们国家的传统武术,真的文武双全啊。

是的,一般的壮汉近不了她身。我给了佳杰肯定的回答。

再后来就听说她在华尔街做投资的未婚夫为了一个单子带她去聚会,想把她献给他当时的老板。佳杰继续说道,凌云也没妥协,后来两人分手了,然后就回国了。

不过这里面有内幕,佳杰又言到,投资的圈子我都比较熟悉,有时也一起合作,听说是凌云的未婚夫被老板陷害偷税漏税,让他带凌云去陪他一次就放过他,当他老板开始不轨的行为时,凌云打翻了几个保镖后逃了出去,然后就和未婚夫分手,在然后她那未婚夫就跳楼了,过了两年凌云当年那未婚夫的老板赔光了所有钱也跳楼了,这里面肯定有内幕,至于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凌云居然还有这样的经历,老婆感叹道,

不光老婆,我也被震撼到了,凌云的过去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凌云的事我也有一些小道消息,徐丽说道,听说,我是听说啊,凌云陪了范援朝一周,然后范援朝帮忙做空了她当年未婚夫那个老板,逼迫其跳楼自杀。

不是吧,范援朝快七十了吧。老婆说道。

范援朝这个名字在我们华夏是妇孺皆知的,他在大家心中的地位非常高,不是说最有钱,而是人家根正苗红的二代地位,龙腾四海集团公司在他与他英年早逝的哥哥带领之下成为了华夏人最想进入的公司,待遇福利之好,一人进入,全家受尊重那种。

而范援朝本人在社会中做的事,都是正能量,威望很高,目前都还是全国首善,不像某超人,只知道想方设法的赚老百姓的钱,不懂什么叫做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知道什么叫反哺,一点民族情怀也没有。

范援朝不光是在华夏,在全世界都是喊得应的那种,基本没有负面的新闻,传言华夏不好出面解决的问题,都是他以私人关系去运作,和几任最高领导人关系颇深,凌云居然和他有一腿,看来凌云的背景深不可测啊。

真真假假的东西没必要去认真,也都是人家的隐私,她这么优秀,人品自然不会差,一开始我打算的是打造一个火锅的知名品牌,现在有凌云的加入,要朝着上市去了,佳杰说完琢磨著。

上市,我敢都不敢想,以前的公司人才聚集,都没有做到,也没有人去做,当然,这也是和产业结构有关系的,算了,现在也先不去想这么多,我虽然吃了二十多年火锅,但这个行业我是真的不了解,得先摸索一下。

我接着佳杰的话说道,凌云这两年基本都是接一些免费的案件,就是常说的免费提供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她人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佳杰也肯定了她,那我这面深入了解后带上凌云,我们碰个面,再总结怎么开展工作。

老公,我给徐丽说过凌云喜欢你,老婆说完不做声。

哈哈,我笑道,我还喜欢刘亦菲呢,放心老婆,我心里只有你,就算一起做事,我也会保持距离的。

佳杰听到老婆的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看着他举著杯子,来佳杰,碰一杯,女同志随意。

刚放下杯子老婆就说,老公,你误会了,你也不用刻意的保持距离,只要记得我是你老婆就行,是你心中的第一位。

徐丽啧啧的笑言,你两少在我们面前秀恩爱,有人喜欢是好事,你看我们佳杰,喜欢他的姐姐妹妹可多了。

小静,那我在你心里排第几啊。徐丽刚说完佳杰就调侃道。

老婆瞄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佳杰和徐丽红著脸说,在考察考察。

哈哈哈,看来我刚才这么累还是有回报的,什么时候我们单独出去让致远感受一下遐想的快感,那又是一种不一样的刺激哟。佳杰看着我们说道。

那好啊,你们自己微信约,我老婆和你出去你保证她的安全就行。我言道

啊,老婆体力应该是恢复了,这一下捏住我手臂的肉还扭了一下,还是挺疼的。

红著脸说道,臭弟弟你都这样表态了那我就去了哦,留你一个人在家独守空房。

你个小妮子,我可舍不得致远独守空房,我老公约了你,我就去陪致远,我还得把他开发出来,任重而道远啊,到时看你家两口子怎么奖励我。

奖励我老公给你当小老公啊,可以吗?老婆说道

那你做我小老婆吗?佳杰接着话。

我没有吭声,就默默的看着他们开车。

看表现吧,我给你机会。老婆说道。

那明天我去接你下班,给你安排好节目,佳杰眨巴着眼睛等待着老婆的答复。

过几天吧,明天有个客户家乔迁之喜,我和致远都得过去。

明天是老婆的一个客户邀请我们去她家吃饭,小范围的聚会,她是一个公司的人力资源HRD,40岁的大姐,吃过两次饭,平时都跟着老婆喊她张姐,离异,孩子跟着前夫,通过朋友介绍老婆给她做设计认识的,两人十分聊得来,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买材料的时候,老婆特意交代我去找了运营中心的美女总监吴总给她打了很大一个折扣。

平时吃饭的时候有听张姐说过,她的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退休了,现在是二代接班,很多理念不同,做的很不开心,她呢年纪也不小了,这些年忙于工作,都没好好的享受生活,准备提前退休,一人,一狗,一车,全国各地走走逛逛,累了就回家休息,养好精蓄好锐又继续出去,当时说得我和老婆特别的羡慕。

HRD,我去,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佳杰,我说道,如果做火锅,按照你的规划,我们需要HRD吗?

有合适的人选吗?HRD可是重要岗位,不仅人要靠谱,还要有工作经验,工作能力,一般这样的都是各个公司的股东,我们刚起步很难找到合适的,我的计划是先找个HR就满足了,最好是渝庆本市工作的。佳杰说道。

周哥,明天邀请我们去吃饭的张姐就是HRD,在现在的公司做得不开心,想提前退休,我觉得倒是可以和她聊聊看看她的意思。老婆说道

你格外了哈,佳杰看着老婆笑笑说道,以后叫我佳杰,当然叫我老公我也勉为其难,都要成为我的小老婆了,还这么见外,叫我周哥,我很老么。

老婆撇了一眼佳杰,你正经点好不好,说正事呢,给我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老婆说佳杰给了她不靠谱的感觉,我感觉那有不靠谱,简直就是打情骂俏嘛。

静,工作虽然要严肃认真,但是心态很重要,要开心的工作,要玩着玩着就把工作做好,现在也只是在策划阶段嘛,佳杰绝对靠谱的,她是被你给吸引了,著了你的道入迷了。徐丽给她老公解释道。

在国内,佳杰说道,CHO(Chief Human Resource Officer),即首席人事官常见,HRD就少有了,人力资源总监(HR Director),是现代公司中最重要,最有价值的顶尖管理职位之一,CEO的战略伙伴,核心决策层的重要成员。

作为一名人力资源总监,必须从战略高度努力构建高效实用的人力资源管理系统,成功进行人才选拔,建立科学的考核与激励机制,最大限度地激发人才潜能,创建优秀团队,塑造卓越的企业文化,推动组织变革与创新,最终实现组织的秩序发展,靠谱吗?小老婆,我肚子里可是有东西的。

佳杰说完不忘了调侃老婆一句。没有佳杰的解释,我还以为HRD和CHO是一样的岗位不同叫法,原来差别这么大,今天又学到了一点。

哼,臭美,老婆举起酒杯和佳杰单独碰了一个,也不知道张姐会不会同意,老婆说道

我估计老婆和我一样,也是今天才搞懂了HRD和CHO的不同,平时没有关注,今天涨了知识,所以就主动敬了佳杰一杯。

来致远我们也喝,徐丽抬起酒杯说道,其实你们可以和这个张姐聊聊,前期不需要她具体做什么,挂个名就行,现在你们是帮助过她,她接受了你们的帮助,没有拒绝致远去找公司领导去给她打折,就证明她接受了这份人情,愿意欠你们人情。

从人的基本心理来分析,特别是她这样的女强人,果真要退休,你们主动提出来,她不会拒绝的,就算拒绝了,也会给你们找一个这方面工作靠谱的人,或者她带的徒子徒孙,反正就是和她有粘连性,慢慢的她如果发现和这群人创业,工作有意思,她自己也会投入进来的,这样的独立女性闲不下来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