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 (11) 作者:宁静致远

.

【宁静致远】

作者:宁静致远2021年5月13日首发第一会所

第十一章 阳谋

吃醋,每个人应该都会吧,昨天阿郎给我老婆按摩,刚开始正常的按摩到没什么,只是随着按摩的进展,我老婆的全身渐渐沦陷,鲜嫩的小穴也被阿郎插肿,鲜活的一个大美女也被操晕过去,又被阿郎的精液射醒过来,看到这些时,我是心酸的,也是嫉妒和羡慕的,更是兴奋的。

现在我们三人在一起玩,老婆吃醋了,其实早上我和老婆说,与凌云已经做爱了,只是没有告诉老婆细节和射了凌云三次,她当时并没有什么不悦,目前在当下,在现场,她是真的吃醋了,像极了一位受气的小怨妇,喝酒也只能让她自己放开些,可是却不能解醋,虽然酒与醋是表兄弟,最终给老婆解醋的还是凌云,凌大侠出马,一个顶两,在老婆正爽之际,和老婆把事情基本说开了。当然应该也有我的功劳,毕竟那时我的肉棒在老婆紧凑的小穴里抽插,让她在高潮边上游离。

凌云不仅是给老婆解了醋,还在老婆被我插到高潮时,仅用手掌抚摸老婆的小穴,又让老婆到了一次高潮,而且比我操老婆小穴内的高潮还要猛烈些。到现在都还躺在沙发上,喘著粗气,闭目养神。凌云不知道在那里找了一块浴巾搭在老婆的身上后,把我杯中剩下的红酒喝下,含在嘴里双腿跪在我胯下给我口交,同样在口交过程中时不时的仰望着我。

我还在闭着双眼享受着凌云对我鸡巴的攻击,发现凌云温暖的口腔离开了我的鸡巴,我睁开眼睛,这时凌云双手搭在老婆躺下休息的沙发上,头枕着沙发边,一双大长腿踩在地毯上,屁股高高抬起,凌云并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注视着我,勾引我过去。

我看到这副架势那里会忍得住,起身抱起凌云的臀部,直接把被凌云含硬并打扫干净的鸡巴插进去,小穴口还是和昨天一样紧,小穴内狭窄的甬道夹得我的鸡巴有些许疼痛,其实凌云的淫水也不算少,就是估计和老婆一样,做得少了,需要开发。

“啊,致远,你真的是头牛,我姿势都摆好了,你就不能先挑逗我啊,让我祈求你插我,你在进来。啊,你这个坏蛋真长啊。”凌云责怪的浪叫着。

我们的动作和凌云的浪叫影响了老婆的休息,凌云说话时,老婆就起身坐在沙发上哈哈的笑,我听到凌云叫喊出来的话,没有拔出鸡巴挑逗凌云,而是忍着凌云小穴夹着我的痛感,用出全力的往前顶了一下,碰到了子宫口,被嫩肉阻挡住。

“啊”凌云张大嘴巴大叫了一声在观影室内徘徊,我听到这声音脸色都变了,赶忙放慢动作,凌云大叫了一声后,见我抽插慢了下来,恢复了刚才的呻吟声,坐在旁边的老婆责怪的恨了我一眼,心疼的把手搭在凌云手上。

“啊,致远,啊啊你的鸡巴好长,好烫。”说完也捏紧老婆握住她的手对着老婆叫喊著。“啊,小静,啊你老公好强,我要被他操到高潮了,啊。”

我继续抱着凌云抽插,这个姿势是真的省力,也方便用力,只是凌云的小穴太紧了,我都抽插了百十来下,一点松的感觉都没有,只是淫水越来越多,开始出现一些摩擦产生的白沫,凌云小穴里的嫩肉比老婆的更加有力量的包裹我的鸡巴,估计是她从小练武的原因,让全身上下的肌肉力量更大一些。

“凌云姐,我没想到你做爱这么放得开,真羡慕你,比我懂这么多,身材真好,咪咪比我大好多,还让我老公这么爽,我都羡慕我老公了,这么有福气。”老婆说完摸著凌云的丰胸。

“啊,啊,小静,我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放得开,啊,你老公的鸡巴好粗,我的小穴以后要被他操大的,啊。你摸得我也舒服。”凌云一边浪叫,一边和老婆聊著。然后又继续说道。“致远,我们换个姿势,我这样快受不了了。”

听到凌云说要换个姿势,我也想尝试不同的体位,正好凌云比我们懂得多一些,就把鸡巴拔了出来,鸡巴上沾满了凌云的淫水,拔出来的瞬间,凌云小穴里的淫水流了好多出来,顺着她的大腿,慢慢的往下流,小穴洞口也在我鸡巴出来的瞬间又紧紧的缩回原来的状态,被大小阴唇遮挡住,唯一不同的是上面布满了淫水。

凌云也没管大腿上流淌的淫水,坐在沙发的角落,背靠在沙发的靠背与扶手之间,抱着自己的双腿,看着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是准备好了动作,依然没有挑逗她,依旧挺著鸡巴向她走去,直接插进了凌云紧凑的小穴内,感觉鸡巴没有刚才那么插的深,我视乎明白了,不同的体位是能决定鸡巴插入的深浅和想用龟头顶住的位置的。

“啊,致远,这样好多了,你先把我的小穴操大一些,在开发我的子宫,不然我真的受不了你那种横冲直撞的顶。”凌云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腿浪叫着喘著粗气说道。

老婆走到了我的身后,用软嫩的乳房贴着我的后背,双手放在我胸前,抚摸着我的胸膛,嘴里问著凌云。“凌姐,老公说他是你的第二个男人,但是我觉得你懂得好多,小穴也好嫩。”

“嗯嗯,嗯因为我有段时间对男人死心了,和我表姐在一起玩过几个月,嗯,我们两也不存在谁是攻,谁是受,那时我和她学了好多技巧,嗯,再加上我前男友喜欢研究怎么做爱,那时为了配合他,也学了一些,啊”凌云在我的抽动下说着,身体有些颤抖。

凌云双手离开了自己抱着的双腿,搂着我脖子,吻着我的嘴唇,又离开,自己也随着我抽插的动作,动了起来,嘴里浪叫着。“啊,啊致远,我到了,我到了,啊啊。”说完头靠在我的耳边喘著粗气,又继续说,“我还要,你坐着,我自己动,我的子宫痒。”

我听到凌云的话,并没有抽出鸡巴,双手自然的扶着她的臀肉向后移动坐在沙发上,她坐在我的腿上后和昨天一样上下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依旧狭窄的小穴内更多的淫水浸泡着我坚硬的鸡巴,在凌云的掌控下,时不时的顶到她的子宫口,每次顶到凌云的子宫口,她的叫喊声都会大一些。

“凌云姐,所以你和你表姐在一起玩的事被你表姐夫抓住了,你就和她们一起完了,是吧。”老婆在我身后,嫩乳摩擦着我的后背,舌头舔着我的脖子问向凌云。

“嗯嗯,啊,没有,我不喜欢他,没有和他做过,只是,嗯,只是他让我高潮过很多次,他太懂女人了,让女人太舒服了,啊。”凌云在我身上扭动起伏,一边回答著老婆的问题。

老婆离开了我的后背从皮质茶几上端起凌云的酒杯,喝了一口,又朝我们走来,我感觉自己身体快掉到地毯上,就移动位置,用后背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双手搂着凌云的细腰,配合着她的扭动,往上顶着鸡巴,时不时的顶到凌云的子宫口。

老婆走到凌云的身后,双手抚摸著凌云的丰乳揉捏。嘴里说道。“凌姐,你的咪咪好大,好嫩啊,摸起来好舒服。你为什么介绍我们去浙州参加你姐夫他们的聚会呀,是不是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把致远也给你表姐尝尝鲜。”

我听着老婆问凌云的话,也想知道为什么,目视凌云,等待着凌云怎么说。她继续扭动着身体,说道“嗯嗯,因为我表姐夫很优秀,你被他迷住,我就能有更多的机会和时间与致远在一起快乐了,啊啊。我表姐夫事业有成,做爱也很厉害,很会疼女人,调教女人,如果你们彼此都愿意的话,他会让你很享受,啊啊”

听着凌云的话,我急忙问道,“你表姐夫的鸡巴大吗?他还会有不愿意的吗?”老婆恨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双手手指捏著凌云鲜红挺立的乳头,时而又抚摸凌云的一双嫩乳。

“啊,啊啊,大,大,特别大,啊我要被你们两口子玩疯了,啊啊”。凌云喘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啊,表姐夫这人对女人很挑剔,嗯他愿意一起玩的都是极品女人,啊啊”

老婆想着什么没有说话,继续玩弄凌云的丰乳和乳头。我问道。“你表姐夫和寿老比谁更厉害?”

果然,听到我提到寿老,又是在抽插她的小穴时,凌云的小穴一紧,一股淫液从深处流淌出来。“嗯嗯,啊致远,操我,我痒,嗯他们不一样,一个特别阳刚,嗯,一个特别阴柔啊,啊,我没被他们操过,我表姐夫让我高潮过很多次,虽然每次都很很舒服,但是都是嗯,都是接触到我的身体的,嗯寿老是没有怎么碰到我的身体。嗯,就让我舒服了,啊啊,快,快,操我,我要,致远我要。”

在凌云的叫喊声中,我用力的往上顶,凌云也最大幅度的扭动着,我在她一股股的淫水刺激和小穴内嫩肉的吸附下与她一起到了高潮,这次高潮让我知道,寿老的影子已经深深的埋在了凌云的记忆里。

虽然射了两次,其实我还能要,感觉做得也不够尽兴。怀里的凌云喘著粗气,软绵绵的挂在我身上,我转身把她放在沙发上休息,凌云见我要离开去拿纸,拉着我的手,一脸亢奋的看着我,我在想要不要像刚才老婆高潮时,她抚摸老婆小穴又快速让老婆高潮的动作在她身上复制一遍,可是想到她已经到了两次高潮,就打消了念头。只是握着她的手,坐在她旁边,见她微笑的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休息。

老婆见我射精后,拉着凌云的手,亲密的坐在凌云旁边,并没有不悦。她拿着抽纸过来,蹲在地上仔细的擦着我小弟弟棒身上的液体,我看着老婆说道。“刚才我和你做完后,云是用舌头把我小弟弟舔干净的。”

老婆听到我说的话后,恨了我一眼,没有在意我对凌云的称呼,立马跪在地上,给我舔著满是凌云淫水的鸡巴,舔得特别仔细,唯一不足的就是老婆一直埋头苦干,没有像凌云一样边舔边仰望我。躺在旁边的凌云听到我对老婆喊她云时,手捏了一下我和他牵着的手掌,继续微笑着闭目养神。

老婆给我清理干净后,拍了我硬邦邦的肉棒,站起身来给凌云说道“凌姐,我们洗澡去,不理他。”凌云听见老婆的话,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起身搂住我的脖子,吻向我的双唇,就离开沙发和老婆穿好衣服,走出了观影室。

我看着放在皮质茶几上一粉,一黑两条底部湿透的内裤,拿起来深深闻了一下,没有什么异味,只有两位女神的体香,胯下的鸡巴坚硬的挺在空气中,心里嘀咕著,MMP,怎么都走了,我明明还能做的啊,一点不体贴,都没让我爽够。

微信声响起,是佳杰发过来的信息,里面的内容是。“致远,你真的是暴殄天物啊,两位女神和你双飞你都玩不明白,这是我知道的品质最高,玩得最差劲的双飞了,可惜啊。”

“第一次见这样的阵仗,也不知道怎么玩。”我回复佳杰。

“你要让她们相互消耗到筋疲力尽,谁表现的好,你就让谁爽一下,表示鼓励。也别让她们一下子爽够,要慢慢的玩,像上次我和小静出去,我为什么没有操她,因为我要慢慢的吊她胃口,让她以后见着我身体自然会有想要的感觉。”佳杰说道。

原来这家伙打的是这样的主意,是比我会玩得多,我也没有太在意问著佳杰。“我不是把摄像头都封住了呀,怎么你感觉都看见一样。”

“我一直在认真听啊,和看见差不多,可惜没有看到凌云的裸体,听小静说,胸很大呢。”佳杰说道。

“和你老婆差不多大,看起来更嫩一些,可惜人家刚才说了,对你没那个意思呢,你也听到了吧。”我给佳杰回复道。​​​​​​​​​​​

“哎,目前哥们能不能如愿就看你的了,你如果能把凌云调教出来,我们搞个聚会,弄个游戏,我还是有机会的;再说以后时间还长,只要是朋友,就会一直有机会,在这方面我特别能等待,平时不让她觉得我烦,我保持着不放弃的心态就好。”佳杰回复道。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啊,对了佳杰,你家的成人用品在那里啊,我观摩一下,上次徐丽带了一些去我家,她说你家还有很多。”我问著佳杰。 “嘿嘿想要看全部的话,得等我回来,目前想开眼界观影室的两个茶几柜子里也有。今天先这样,回头聊。” 佳杰回复,并结束了今天的聊天。

我蹲在地毯上打开柜门,妈的,里面全是情趣用品,好多我都没见过,最底下还躺着一个大家伙,后来才知道是炮机。“你找什么呢。”老婆的声音传来。我抬头看向老婆,这时她换上一套休闲装拉着也换上白色长裙的凌云走到我身后,凌云身上穿的是老婆从家里拿来的长裙,当时这条长裙还是她咬牙买的,花了她几个月的工资,女人真是奇怪的物种,刚才还吃醋,现在就穿一条裙子了,不过也正常,老公都舍得分享,还在乎一条裙子么。

“佳杰他们两口子是真的会享受生活啊。”凌云看到茶几柜子里的物件说道。老婆看到里面的东西没有说话,在想着什么。

“今天怎么睡,还是说有什么安排,”我问向两位女神。

“刚才我去卧室了,徐丽睡得挺香的,要不我们不打扰她了,晚上就回家吧,我感觉这两天老公你也还是学到了好些东西,都变坏了,我们回家消化一下。”老婆红著脸说完继续道。“刚才洗澡的时候凌姐说我们一会约一下张姐,白天她要去以前公司交接比较忙,我们趁晚上找她给她说一下有人打她主意这个事情。”

我看向凌云嘴里说道。“好的,我给佳杰说一声。”

我给佳杰打了电话说要回去了,佳杰那面气喘吁吁的说反正我能开他家大门,随时想来就来,徐丽那边让她自己休息就行。

在我和佳杰打电话的时候,老婆那面也约了张姐,说我们三要去她家找她聊聊天。张姐回复老婆说在家里等我们,还问了要吃什么水果,要喝点什么,她先准备好。

到张姐家时已经晚上九点,张姐招呼我们坐下后,给我们倒著茶水。40岁的张姐看上去不比我身边的两位女神有多少老态,却比她们更加的有风韵,多了些许岁月的痕迹。以前不好意思好好的打量张姐,今天是仔仔细细悄悄的观赏著。

凌云开门见山的说道。“张姐,今天我们来是有两个事情,都是生活上面的事。”张姐听到凌云的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安静的抚摸著蹲在她旁边的威风。

凌云说完这句喝了口茶,我琢磨著怎么变两个事情了,还没想明白,坐在左面沙发的凌云继续道。“我表姐夫范子龙和你联系了吗?他是不是要和你打个赌。”说完看向张姐。

张姐依然不动声色的等著凌云继续说。凌云见状微笑的继续说道。“当时你不是接触我嘛,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虽然委婉的拒绝了你,但还是不放心,就给我表姐夫说了这个事,请他帮我查查你的底细,也怕自己会有什么未知的风险,第二天我表姐夫说让我放心,说你不会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的。”凌云说完喝了口茶,看向张姐继续道。“然后我表姐夫又说对你很感兴趣,要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虽然我表姐夫这个人不会强迫别人做任何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不过这事的起源来自我这里,我还是过来和你说一下。”凌云说完,看着张姐,端著茶慢慢的品著。

张姐微笑着看看我们,叫我们吃零食,嘴里说道。“其实我也想约宁静和致远聊聊天,我的兴趣爱好他们迟早会知道的,怕他们两口子误会我。和他们认识以来,我没有一点想调教他们的想法,就是简单的做朋友,现在又发展成创业的伙伴,致远和宁静他们两有一个现在年轻人最为可贵的东西,是我最为欣赏的,也是因为这个才和他们成为朋友,他们两口子总是先为别人考虑,在想着自己,有成全朋友,爱人那种无私改变自己的精神,又有自己的底线。”

张姐说完喝了口茶又道。“如果我对他们有调教的想法,我不会和他们一张桌子吃饭,也不会答应他们任何事,不会给他们任何肯定的回答,不会在任何事上征求他们的意见,更不会被他们邀请而去他们家,我得端著,我和很多S不一样,我不屑那种严重的肉体施虐,那种反人类,反身体构造的让M耻辱,屈服,我也会给我的M留下印记,让他们看到印记就会想到被征服的过程,我会用阳谋,让我的M在精神上崇拜我,当然,轻微的肉体施虐,也会有的,我更注重的是精神的征服,M在被我征服的过程中或征服后,看到我,和我在一起游戏时,得到他们想要的快感,我也从中得到快乐,身体也能满足。”

精神征服,肉体折磨,我知道SM,但并未接触过,张姐说的这些应该也只是冰山一角,每一种兴趣爱好都有它的规则吧,每个人的底线也肯定是不一样的。

张姐看大家没有反应,继续说道。“昨天徐丽过来找我玩,她发现我并没有调教她,问我说自己是不是嫌弃她,这里有她的隐私,我不愿意说,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告诉你们。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并不是嫌弃她,而是刚才凌云说的,我和范子龙打了一个赌,我输了。”

张姐说完平静的望着威风,抚摸著威风背上的黑毛。这一会第二次听到范子龙这个名字,觉得是在那里听过,一时间想不起来。

“你们做爱了吗?你能告诉我是怎么输的赌约吗?”坐在左边沙发的凌云望向张姐问道。

“可以,范子龙用我觉得自己最擅长的阳谋。”张姐说着双手合十放在腿上继续道。“他过年前通过我的老师约我吃饭,我老师对我有恩情,我不可能拒绝,而且范子龙这人名声很好,又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高端人士,平时想巴结都没有渠道,他的邀约加上老师的加持,我肯定无法决绝,也不想拒绝。”

“见面的地点就在我们渝庆,当时他带着一个很纯的美女赴约,见面嘘寒问暖一番就说要和我打个赌,他让她身边的美女陪我一个月,我可以对她做伤害生命和身体改造除外的任何事情,如果能在一个月内征服她,我可以给她打上印记,并照顾我一生。如果我失败了,一年内他会选一个时间提前告诉我,让我不管用身体的任何部位24小时内让他射精一次。”

张姐说完看向我们,又继续道。“那个小美女,不光看起来清纯,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沉香味,肌肤嫩得跟婴儿一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我是真的喜欢,而且我自己也有这样的爱好,又是个双性恋,我肯本无法抵挡这样的阳谋。”

“张姐,你说的那个小女孩和我差不多高,比我纤细些,三围和我差不多,弱不禁风的感觉,脸上的五官单独看不出众,但是合在一起特别的美,典型的非唐代古典美人,是吗?”凌云目视张姐问道。

张姐并没有很惊奇的表情,和凌云目视说着。“是的,叫阿坤,我把十几年来S的所有本事,技巧用在她身上,没有一点点用,我把她关在威风的笼子里,锁在里面一个星期,她比威风还能适应里面的环境,基本可以不进食,不喝水,她自己也不在意什么羞耻感,我用道具抽打她,寻找她的敏感部位,遗憾的是到最后也没有找到,最后我不甘心,用了我最不屑的道具刺激她的乳头和阴蒂,肛门,小穴,她都没有反应,把她带到人群中,各种环境里露出,也没有效果,而且她的身体自愈能力非常强,我怀疑她身上没有疼点和敏感点,我带她去医院检查,她又是正常人,只是身体素质比常人好的多。”

“啊,居然有这样的人,还不成仙了。”我惊讶的问道。旁边的老婆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阿坤还有个孪生兄弟,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身高也一样,叫阿干。他们从小被师傅收留,一直学习道教一个分支的传统文化,武艺,寿老把他们当成传承人来培养,据我所知,阿干从小是喝动物奶,包括人奶吃着檀香木长大的,虽然他给人的感觉很冷,但是站在他身边就会觉得很热情,令人时刻都沉浸在四溢的香气中,阿坤是从小吃蜂蜜和沉香长大的,身体的香味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沁入心肺,颇有润物细无声的意境。”凌云给大家说道。

张姐听到凌云的诉说,脸上出现恐惧的模样,说道。“那真是S的最佳材料啊,还好人家没有对我下手,把我转变成M。”张姐惊恐的说完,又向凌云问道。“那你知道为什么阿坤没有感官吗?我带她去医院检查了20多种感觉系统,都是正常的啊。”

凌云想了想,脸上微微泛红起来,说道。“阿坤有感官的,我见过她和我表姐夫做过爱,被我表姐夫操得失禁,不停的高潮,估计是你没有找到她的弱点,打开她的心扉。”

张姐好像在想什么,说道。“还好你表姐夫的赌约只是要求我不管用身体什么部位一天内让他射出来就行,不过这个S我是当不成了,不仅是对阿坤的调教失败,而是阿坤的那种精神力比我强太多,犹如碰在钢板上,而且这事过后,我在面对我那些M的时候,总是没有状态,心里总想着这事,和等待着你姐夫随时定时间的煎熬,我知道他是在磨灭我的意志,不过输就是输了,还是输在我自以为是的阳谋,我认账,也服气,在范子龙这样的人中龙凤操控下打破我的盔甲,也是一种荣幸,我已经慢慢的在淡出这个圈子。”

满脸不甘心的表情从张姐脸上传来,凌云一脸严肃的问道。“张姐,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是说万一,你24小时内不能让我表姐夫射精怎么办,无限循环吗?”

听完凌云的话,张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嘴里说道。“如果他有这么强,我愿意做他的M,只要他不嫌弃我。”

说完看着大家,又说道。“有人的地方都是丛林法则,S和M也是一线之隔,这些年来也知道很多S想证明自己,自愿去到专业的会所,或者东南亚,日本等地,给别人调教,被无一例外的调教成M,我手上也有被我调教成M的S,但如今我遇到了比我厉害的人,我只有低头,无法抗拒就要学着享受。”

张姐喝了口茶,看向我和老婆继续道。“比如致远和宁静,无法在生理和自然规律上抗拒,只有把爱和性分开,用爱唯一,相互依存,把性妥协并享受,这是对的,也是明智的选择,不要单单和某个人享受性爱,这样容易产生爱情,要有几个以上性伙伴,可以有情,但不是爱。”

张姐说完又把头看向凌云,说道。“这事我不怪你,我还要感谢你,遇到范子龙这样的正真高端玩家来结束我的S人生,就像刚才说的,是我的荣幸。”

凌云听完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脸上的红晕淡去,看着大家说道。“你也知道致远小静他们选择了开放式的夫妻生活,我也不瞒你,我看到致远第一眼就对他有感觉,相处了五年,就如你说的那样,他们会真心为朋友考虑,会委屈自己成全别人,有很好的三观和底线,我当然也不可能破坏他们的感情,也破坏不了,现在我和致远有了肌肤之亲,关系升华了,小静也接受了我,我身上现在穿的裙子也是在我们三人疯狂后小静主动给我换上的,身上穿的内衣也是小静的。”

“还有就是知道她们选择开放式的婚姻生活后,我把他们介绍给我表姐夫他们认识,他们相互加了微信并相约周末的一场聚会。我的本意是觉得,既然要玩就和层次高的人群一起玩,这样安全很多,也不容易出问题,当然,徐丽和周佳杰层次也不低,只是我知道他们是从低端玩起的,走了很多弯路,两人也受过伤。我不希望致远和小静重蹈周佳杰和徐丽的覆辙。我表姐夫的魅力你是知道的,我表姐同样也很有魅力,是名牌大学的教授,是出名的艺术家,我现在有点怕,介绍他们相识会不会对他们的婚姻生活有影响,说出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思。”

我听到凌云的话,马上回答。“我不会爱上你表姐的,你放心,我只爱我老婆,说完看看老婆。”老婆也正准备发言。看见我说完后,脸一红立刻说道。“我也只爱我老公,我会分得很清楚,也谢谢凌姐为我们考虑这么多。”

张姐看着我们,又看向凌云说道。“以后的事谁知道呢,保持初心就好,实在不行也别伤害彼此,分一点点爱出来也未尝不可。不过能和范子龙他们这样的人在一起玩,肯定很享受,范子龙这人简直就是女人欲望的魔鬼与上帝共存体,他太了解女人,太知道女人需要什么。”

张姐说完见我们没说话,问向凌云,“那今天你们过来找我的第二个事是什么。”

凌云看到张姐发问,说道。“是这样的张姐,致远的硬件还行,就是不太懂怎么做爱,怎么让女人舒服,也不知道怎么让自己舒服,我想请你教教他。”

听到凌云说完,我老脸一红,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旁边的老婆哈哈大笑,给凌云比了一个大拇指,又转向张姐,等著张姐的答复。

张姐在想着什么并没有说话,凌云继续道。“徐丽很懂女人,也懂男人,只是她的M性太重,我怕把致远给带偏了,佳杰沉迷于淫妻和玩具,调教女人的手段有,但不算高明,所以致远跟着你学才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如果能和我表姐他们玩在一起,给我表姐学也行。”

“不能和你表哥学吗?”老婆问道。

“范子龙这样的人,他这种优越感和气场是生下来就有的,在生活环境里又不停的巩固增强,那是学不来的。”张姐回答著老婆,又转向凌云说道。“这个事情我要好好想想,毕竟是带徒弟,我得衡量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张姐,我老公加上我和凌云姐都诱惑不了你教教我老公么。”说完哈哈的笑着。

“小静,张姐是在顾虑,张姐的原则是生活与工作分开的属性,如果我们玩在一起,公司就变成家族企业了,不过张姐,时代在进步,我们也可以相对妥协改变一下嘛,我不信我们三吸引不了你。”凌云笑着说道。

“如果我没有输给你表姐夫,你们刚才这么说,我求之不得,现在每次和我的M在一起玩,就想到你表姐夫随时的要我去履行承诺,和输给了他,而进入不了状态。你说的也对,我很顾虑把生活和工作结合在一起,你们给我点时间,我自己疏导一下,可以吧。”

听到张姐这样说,我和老婆都放弃了,只有慢慢等著,凌云却开口了。“张姐,把致远教出来,我们想办法在约阿坤过来,调教她一次,给你报仇,对于学武之人我比你懂得多,我也想办法收集一些阿坤的信息,怎么样。”

“好。”张姐听到凌云说完,马上不由自主的站起来答应道。把旁边的威风都吓了一跳。接着又说道。“不过也要等到和你姐夫完成约定后。”

听着张姐的话,我心中暗想,凌云的表姐夫是什么样的魔鬼,让张姐这样的女强人如此的忌惮,一个约定都会影响到张姐的日常。在送凌云回家的车上,我向凌云问出了疑问,凌云告诉我们,张姐这样的人,一身很少失败,在S的路上基本没有失败过,这次却在他表姐夫那里败得如此彻底,肯定对张姐骄傲的心理有很大的打击,而且事件的发展也是用了张姐最擅长的阳谋。其实在不久以后,我也明白了,凌云介绍我们和她表姐夫妻认识,也是阳谋,只是这个阳谋让我们很性福。

先把凌云送回去,我和静儿回到家已经凌晨,我们到家后我给凌云打电话报了平安,凌云说让我睡到自然醒,她开她大越野来接我,我的车留给小静。公司刚成立,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耽误了一天陪老婆,周末还要去浙州聚会,这几天得加班多做些工作,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

男人冲澡基本比女人快,我躺在床上几分钟后,老婆才洗完躺在床上,她在徐丽家洗过澡,回来就是带着头套冲个凉,没有弄湿头发,也不用花时间把头发吹干。老婆上床搂着我时,才发现她纯白色的睡裙里没穿内衣,我搂着老婆给了老婆一个深吻,心想老婆这是还想要啊,平时她想要,不穿内衣就是战斗的信号,我爬上老婆的身体,准备脱自己的睡裤时,老婆拍了我一下,说道。“你真的是牛,这两天白学了,而且我也不是想要,是徐丽和凌云姐都说,裸睡对女人的胸部和小妹妹有好处,我才没穿内衣的,以后也不穿了。”

听到老婆说完,我从她身上翻下来,在老婆的耳边说道。“可是我想要嘛,老婆。”

“哼,不给,你不是公司CEO嘛,明天工作时把凌云姐潜规则了不香吗?睡了,睡了,好老公,我这两天也折腾累了,睡起来还要去公司,好几个设计方案要改呢。”老婆说完,在我怀里闭着眼睛准备入睡。

我是挺想做爱的,但也不可能强行拉老婆做吧,爱老婆我可是认真的,脑子里计划着这几天的工作安排,和周公进行了约会。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