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 (7) 作者:宁静致远

.

【宁静致远】

作者:宁静致远2021年5月10日首发第一会所

第七章 借宿

那天开完会后,大家一致认定公司名为渝庆渝食堂餐饮文化有限公司,渝食堂的商标总共45类全部买了过来,随后就请广告公司进行VI设计。

人员招聘由张姐负责,本来一开始是不想让张姐前期进来工作的,她说她和我们年轻人在一起挺开心的,理念也基本相同,人事这块也是她的老本行,做了几十年,就直接进入战场。

接下来我主要的任务就是签订商铺,商铺是公司的终端销售,招商形象,直播广场,员工考场等等,选择一间位置好,性价比高的铺面,对于一个店就等于成功了一半所以我对于这个事不敢大意,早就给凌云说了周一中午要去和甲方落实合同的事,早上先去她的律所恶补一下专业知识。

送老婆上班后,和她约定下午接她一起去徐丽家,早上我做早餐的时候,她就把行李弄好,放在了车的后备箱里。

凌云的律师事务所在江北嘴这边,我们餐饮公司总部就是她挑选的,由于她们公司在这面是老业主了,所以她找人打了一个狠狠的折扣。

律师事务所的前台妹子早就熟悉了我,就说了一句找凌律,她就微笑着目送我前往凌云的办公室。

“吃早饭了吗?”进门我就看向凌云说道,她知道我要来,并没有开始办公,而是坐在会客的沙发上,瞭望着江景。

“来了呀,特意给你弄了个果汁,我自己榨的,早上喝茶不好”凌云招呼我坐下。

“你父母还好吗?”我知道她才回家看了长辈,所以问道。

“挺好的,就是催婚有点让人讨厌,可能需要的时候,我要借你充当几天男朋友,租金好说。”凌云一本正经的说着。

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说道,“中午我要去签合同,找你来恶补一下,免得吃亏。”

“如果只是这个,那你把合同拍照发给我看就行了,或者你提前告知我,我和你一起去。”凌云冷冷的说道。

“我以为你想我了,想找个借口来看看我。”凌云还是冷冷的语气说道。

我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就说道,“徐丽说她们一个月前约了一个按摩师,正好今天上门给她按摩,让我们去观摩一下,你有时间吗?”

“有啊”还是冷冷的。

气氛有点奇怪,我继续到,“那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再去,徐丽说让我和宁静吃了饭过去,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居然晚饭都不安排。”

“她没有安什么心,是我单独约了她,告诉她就我和她”依旧是冷冷的,看都不看我一眼。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是要向她咨询心理问题吗?”我问道。

她瞄了我一眼,“是啊,咨询你是不是用心学习的好学生。”说完脸上不经意的笑了一下,又继续冷冰冰的。

这个话题我更不知道怎么接,没办法,还是回到刚才那个借当男朋友的话题。“你父母是要过来吗?借我当男朋友”

凌云终于不在冷著脸,“不是,他们说有一个老朋友的儿子刚回国,和我同龄,想撮合,我知道拒绝不了,我就说有喜欢的人了,给二老谎报军情说在接触。”

“那你借我的用处呢?”我问道。

“就是关键时候随叫随到就行,节假日给你三倍工资怎么样,放心,我不会半夜把你拉起来,也不会让你出差和我去老家。”凌云微笑的说着。

“这个嘛,可以,但是作为朋友,我觉得你还是要考虑一下你的终身大事。”

“我考虑了啊,我做你情人,以前不敢说,现在知道你们都进入开放式夫妻的门槛了,多我个不多吧。”凌云严肃的说道。

这话,包括问我学习的话,我是真的接不下去了,从内心来说凌云这样文武双全,才貌俱佳的女人,那是女神级的人物啊,求都求不来,怎么可能往外推。

以前在一起相处的时候,我确实刻意的保持着距离,但也像她说的一样,我们都选择了新的世界,何必在装B呢,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我一下子还适应不了。

“凌云,你看我来都来了,教我一点租房的法律知识和注意事项好吗?”我看着凌云红著脸说道。

凌云和我对视,脸上出现了笑容,也没有在为难我,说道,“租铺面第一点要调查商铺的产权,承租商铺之前,应当赴该商铺所在房地产交易中心进行产权调查,确认以下几个重大信息”

“1,房屋的用途和土地用途,必须确保房屋的类型为商业用房性质、土地用途是非住宅性质方可承租作为商铺使用,否则,将面临无法办出营业以及非法使用房屋的风险。

“2,房屋权利人,以确保与房屋权利人或者其他由权利人签署租赁合同。”

“3,房屋是否已经存有租赁登记信息,若已经存有租赁登记信息的,导致新租赁合同无法办理登记手续,从而导致新承租人的租赁关系无法对抗第三人,也会影响新承租人顺利办出营业执照。”

“如果你无法查清,我作为律师,就可以到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凌云继续到。

“你肯定见过这样的合同多,那一般装修期间可以免租金吗?。”我问道。

“商铺租赁中,免租装修期经常会出现在合同之中,主要是由于承租人在交房后需要对房屋进行装修,实际不能办公、营业,此种情形下,出租人同意不收取承租人装修期间的租金。”

凌云说完撩了撩头发继续道,“但免租装修期非法律明确规定的概念,因此,在签订租赁合同时一定要明确约定免租装修期起止时间,免除支付的具体费用,当然也要考虑出租方的利益,一般情形下,只免除租金,实际使用房屋产生的还需按合同约定承担。”

“那押金在法律上合理吗?或者能不能想办法少交一些。”听完我又问道。

“为了保护出租方的利益,合同的公平性,租赁保证金如果出租方收取高一些,可以理解,押金主要用于抵充承租人应当承担但未缴付的费用,因为商铺适应的电费、电话费、物业管理费等费用比较高,因此押金应当适当高一些,以免不够抵充上述费用。”

“也是,做生意是有风险的,以后发展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那租金抵扣税收需要在合同里体现吗?”我又继续问道税收的问题。

“税费承担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及其他规范性文件规定,出租或转租商铺的,出租人或转租人应当承担以下税费:”

“营业税及附加租金* 5.55% ”,

“租金* 12% ”,

“所得部分* 20% (所得部分为租金扣除维修费用,维修费用每次不超过800元)

租金(总额)0.1% (在第一次缴税时一次性缴纳,按租期内所有总租金计算。)”

“土地使用税按房屋地段每平方米征收,具体以代征机关实际征收为准。”

“如果是转租,那税费是:”

“营业税及附加转租收入* 5.55% ”

“印花税转租租金(总额)0.1% ”

听着这些数字,我脑子里乱糟糟的,凌云像秀操作似的还想继续,我赶忙打断,“这个太复杂了,太专业了,估计这块工作你得和佳杰碰撞。”

在实践中,商铺租赁税费的缴纳比较多样,她说她给我说的标准只是法定征收标准,不同区域或许存有不同的征收方法,具体可在签订商铺合同前咨询实际代征网点工作人员。

虽然税费的缴纳主体为出租人或转租人,但租赁合同中可以约定具体税金数额的承担人,此时,无论出租人和承租人都应当清楚商铺租赁的税费金额比较高,应当慎重考虑长期税费调整增加的费用后,再行约定具体承担人,不要被某些代征网点短期内较低的税率所迷惑。

凌云见我打断她,并没有出现反感的表情,继续说道,“好吧,我以为你是真的好学,那我们讲点你今天用的上的。”

“请说”我微笑着,注视着她说道。

“承租商铺的目的在于开展商业经意活动,而商业经营活动首要条件就是必须合法取得营业执照,因此,在签订商铺租赁合同时,许多条款都要围绕着营业执照的办理来设置,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1,原有租赁登记信息没有注销,从而导致新租赁合同无法办理租赁登记,从而导致无法及时办理营业执照。”

“2,商铺上原本已经注册了营业执照,而该营业登记信息没有注销或者迁移,从而导致在同一个商铺上无法再次注册新的营业执照。”

“3,房屋类型不是商业用房,从而无法进行商业经营活动,而导致无法注册营业执照。”

“4,涉及特种经营行业(娱乐、餐饮等)的,还需要经过公安、消防、卫生、环境等部门检查合格,取得治安许可证、卫生许可证等证件后,方可取得营业执照。”

“5,因出租人材料缺失而导致无法注册营业执照。”

“对于上面说的第1、2、3、5条情形,可在合同中设定为出租人义务,并给予出租人合理宽限期,超过一定期限还无法解除妨碍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上述第4条情形,可设定为无责任解约情形,以保障承租人万一无法办出营业执照时可以无责任解除合同。”

没想到租个房还有这么多问题,看来把一个公司做起来,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方方面面的事太多。

“还有吗?”我继续问道。

“商铺租赁中,往往需要花费大额资金用于铺面装修,为了确保装修能够顺利进行,以及保障装修利益,在合同中应当注意几个问题:”凌云继续说道。

“第一,明确约定出租人是否同意承租人对商铺进行装修,以及装修图纸或方案是否需要取得出租人同意等,若有特别的改建、搭建的,应当明确约定清楚,对于广告、店招位置也可约定清楚。”

“第二,解除合同的违约责任,不仅仅考虑违约金部分,因为违约金常常会约定等同于押金,数额不高,往往不及承租人的装修损失,因此,应当约定在此情形下,出租人除承担违约金外,还需要承担承租人所遭受的装修损失费用。”

“第三,明确租赁期满时,装修、添附的处置方式”

凌云说完看着我,眨眨眼又继续道,“因商铺经营的特殊性,对于水、电、气等均可能特殊需要,这些公共资源的供应又会受到各种因素影响,建议承租商铺前,应当先行考察是否满足使用需求,若不满足的,确定如何办理扩容或增量,以及办理扩容或增量所需费用,并在合在同明确约定相关内容,以及无法满足正常进行需求的情形下,承租人免责解除合同的权利。”

我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租赁合同登记备案,属于合同备案登记性质,此登记的效力主要包括,登记与否不影响合同本身的生效,即使没有办理备案等记,合同依然在生效条件满足时就生效。”

“经登记的案件,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比如,若出租人将房屋出租给两个承租人的,其中一个合同办理了租赁登记,另一个没有办理租赁登记,则房屋应当租赁给办理租赁登记的承租人,出租人并向没有租赁登记的承租人承担违约责任。

“因此,建议及时赴该商铺所在地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租赁备案登记。另外,大多数工商部门在办理营业执照时,均要求租赁合同经过租赁备案登记。”

“也就是说,登记备案还是很有必要的”我问道。

“那是当然,公司就要规范,就要注重细节。”

接着她又说,“商铺市场中经常会遇见许多,二房东,三房东,的情形,这其中就存在转租的问题。”

“俗称的转租其实涵盖了法律规定的两种变更方式,转租和承租权转让,依法律规定,转租是指上手租赁关系不解除,本手在此建立租赁关系,而承租权转让是指上手租赁关系,新承租人直接替代原承租人与出租人(这里的出租人是业主)建立租赁关系。”

“在这两种形式下,需要注意转租必须取得出租人书面同意,同样承租权转让中,解除原租赁合同和重潜心租赁合同,也需要征得出租人同意。”

“原承租人往往向新承租人主张一笔补偿费,主要补偿装修损失等,此笔费用不属于法定承租人应承担费用,但法律亦没有明确禁止,因此,只要双方当时协商同意的,亦会受到法律保护。”

“建议你在支付此笔费用时,应当考虑分批次与转租或承租权转让错作环节结合起来支付,以此降低资金风险,并可考虑将营业执照办理成功作为该笔费用退还或解除情形。

“商铺租赁合同牵涉问题较多,涉及合同金额较大,对此类合同应谨慎签订,我一会和你一起去把关,以免合同履行过程中出现纠纷引起诉讼,更是得不偿失。”

“你早就打算和我一起去的啊”我问道。

“是啊,我是公司法务啊,签合同本就是我的工作,我还可以做你的秘书,保镖,你看,我做你女人,你不亏吧。”

我不想接凌云的话,问道“租商铺之后,业主将商铺出售了怎么办,合同怎么体现。”

凌云恨了我一眼,还是说道,“完全无须担心此种风险,因为法律对于承租人赋予了两重特殊保护。”

“出租人在出售时,承租人享有同等条件之下的优先购买权,即若承租人在等同于其他购买人的条件下主张购买该商铺的,则业主必须将该商铺出售给承租人,以此保障了承租人的使用利益。”

“即使承租人不想购买承租商铺的,业主出售后,新的业主也应当履行租赁合同,否则,新业主应当承当租赁合同中的违约责任。”

“哦,原来是这样的,那如果拆迁,自然灾害,人为灾害这些呢”我为了转移话题,也是拼了,继续问道。

感觉凌云脸上有些变化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道,“致远,你喜欢我吗?”

我和凌云对视著,今天插了太多的话题,我知道躲不过去了,最主要我是喜欢她的,不光我,我估计是男人都会喜欢这样的天之骄女,我答道,“喜欢的。”

“有多喜欢,凌云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问道。

“凌云,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别扭,觉得不好意思,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如果不是先遇到宁静,我肯定会爱上你。”我刚说完脸就红了起来。

凌云若有所思的问道“有宁静你就不会爱上我了?”

“是的,我爱我老婆,只爱她”我坚毅的回答道。

“那如果小静爱上别人了呢,或者是爱着你的同时,又爱上了别人。”凌云问道。

“不会的”我回答道。

“我说的是如果。”凌云逼问著。

“如果是这样,我依然爱我老婆。”我没有任何犹豫,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凌云愣了一下,说道“致远,我给你要个吻。”

我把红著的脸伸过去,在凌云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这虎娘们居然双手钳制住我双手的关节,让我不能动弹,吻向我的嘴唇,然后又把我丢在了沙发上,没错,就是丢。

按道理律师是一个很忙的职业,特别是律所的合伙人,但是凌云说了,她现在不想赚钱,也不想要名,律所的实习生,或者其它律师带的弟子,接了法律援助的案子,她有时间就去帮着接一下。

她说以前没有想一起玩的朋友,也没什么事做,一个人能玩的,也都玩够了,就呆在律所混时间,从今天开始,她要和我一起为了渝食堂这个品牌,任劳任怨。

中午的时候,我和凌云接上静儿一起吃的饭,凌云特意要了个包间,她说要和老婆聊聊天,席间凌云问老婆是否真的决定过开放式的生活,老婆给了她肯定的答复。

然后凌云又说,既然你们选择了这样的生活,那我去你们家做个小没意见吧,一来可以排解寂寞,二来也可以应付父母的逼婚。

老婆也嘻嘻哈哈的说,怎么能做小,要做就做大奶奶,她愿意做小,凌云把在她办公室我只爱老婆的对话给老婆说了,她说她羡慕老婆,就凭这点,她甘愿做小。

然后又说那天加了徐丽的微信,然后挺聊得来,就约了今天吃饭,当时怕她带上周佳杰影响她们建立闺蜜友情,就说了单独约她,就造成了她说叫你们吃了饭在去她家的事件,正好是你们夫妻两,一个是我老板兼小男朋友,一个是小男朋友老婆加闺蜜,那下午就一起吧。

她还说,徐丽约按摩这事,给她说过,按摩这人的师傅是云南的一个半隐居高人,凌云有过一面之缘,见识过了,所以徐丽邀请她,她不想去,这下好了,致远和宁静要去,还要去借宿,当然得一起去凑下热闹。

最后送老婆回公司的路上,凌云说,她家表姐夫妻也是开放式夫妻,本来约了她五一去浙州市西子湖四季酒店参加他们一个聚会的,可惜临时有事,去不成。

当老婆听到是西子湖四季酒店,眼睛都发光了,这个坐落在灵隐寺旁的五星级酒店,十分难预定,每次过去旅游提起一周都订不了房。

然后凌云说,正好我们要过这样的生活,去见识一下,正好不浪费这个机票,住宿全包的聚会,而且都是有身份的高端玩家,安全也绝对没有问题。

凌云说完,老婆当场就同意了,立马在凌云的推送里加上了她表姐李清的微信。老婆是家装设计师,去不同的国度或者城市,多看看不同文化,地域的风格,风土人情,工艺,本来也是她的工作和学习。

我本来想说公司刚开始起步,五一出去玩不太好,后来想想好久没有陪老婆出去旅游了,就没有说出来,只有私下给凌云,张姐,佳杰他们请个假。

送老婆到她们公司后,接上他们公司工程部的李总就一起去签店面合同的现场。今天签的这个店面是一个十字路口,一楼,交通方便,店内面积六百多平,层高五米多,门口不仅方便停车,下午还能把餐桌摆在人行横道上,增加店面的容客量,光这一点就能说明渝庆市是一座市井气息十分浓烈的城市。

看完合同后,凌云修改了几处不合理的地方就顺利签订了,店面的钥匙直接交给了老婆他们公司工程部的李总,请他和给我们设计VI的公司配合,对店面进行系统装修。

在徐丽家小区旁的酒店吃完饭后,一行人晃晃悠悠的前往徐丽家,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背着旅行包的男子站在门口,大概20多岁,190CM的身高,四肢发达,看起来孔武有力,一身的休闲装扮,寸头,高耸的鼻梁,微笑着给徐丽打着招呼,又朝众人点头后,跟随徐丽一起进屋。

“阿郎,你先准备一下,还是在瑜伽室,我和朋友说几句话”徐丽进屋后就说道。

“好的徐小姐”阿郎言后直接走进了瑜伽室。

“这个阿郎是一位隐士的徒弟,按摩手法还行,厉害的是他师傅配的按摩液可以减缓肌肤老化,让肌肤更加充满活力,效果很明显,我也是去年才排上队买到了按摩名额的,一个季度按摩一次,这个阿郎就负责我们市的客户”徐丽给我们介绍到。

“你不会遇到江湖骗子了吧”我讥讽的说道。

徐丽恨了我一眼,正准备说什么,凌云开口了,“徐丽没有遇到江湖骗子,是真的,我表姐带我去拜访过这个隐者,在某些层面,有一定的威望,没人敢冒名出来招摇撞骗”

“你见过阿郎师傅?什么时候也带我去拜访一下”徐丽一脸崇拜的望着凌云说道。

“我做不到,这个事情要找我表姐夫,他和隐者是忘年交”凌云说道。

徐丽点头回应着,又道,“一会你们是现场观摩,还是去观影室看,瑜伽房有监控的。”

“都可以”我回道。

“没有说你,你在旁边守着,仔细看看人家的手法。”徐丽对着我说道。

“凌姐我们去观影室吧,正好和你聊聊天。”老婆看着凌云询问到。

“我有个想法,要不让宁静体验一下这种按摩?”凌云看着大家回应道。

“我没问题,只是他们有规定,只给会员按摩。”徐丽回答道。

“小静想试试吗?”凌云问著老婆。

老婆看了看我,见我点头,望向徐丽说道,“可以吗?”

“这个要给阿郎说一下,看他是否同意,毕竟当初成为会员的时候是有言在先的。”徐丽说道,看向凌云。

“你们都同意,我来给阿郎说。”凌云说完,在客厅大声喊著阿郎。

“各位美女,有什么事吗?”阿郎听到有人叫他,小跑着来到客厅。

凌云等阿郎说完,开口道“阿郎,请坐,是这样的,我叫凌云,这两位是吕先生和吕夫人,都是徐小姐的朋友,吕夫人想体验一下你们的服务,徐小姐把这个季度的机会让给她,你看可以吗?”

“不好意思,宁小姐,师傅有规定,只给我们尊贵的会员服务,至亲都不行,而且我们的会员门槛很高,还要提前预约。”阿郎惭愧的说完,坐在了凌云对面的沙发。

“你认识范子龙吗?他是我表姐夫,我们一起去过云南你师傅的一个隐居地度假,见过你师父和他那对龙凤胎弟子,阿乾和阿坤。”凌云微笑着给阿郎说道。

话音刚完,阿郎一脸惊讶的表情,随后说道,“不好意思,凌小姐,在下冒犯了,家师与阿干阿坤两位师兄妹极少见客,您说的这位范先生我不认识。”

凌云见阿郎说完,掏出电话不知道打给谁,说了一句,你好,请让寿老接电话,坐在凌云对面的阿郎一脸惊呆的模样,立马从沙发上起来,如松树般站立著,双手自然下垂。

顿时凌云的话音又起,不知道给谁说着遇到了阿郎,要请他帮个忙,麻烦你给他说一下,然后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打开免提,“阿郎”电话里发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呼唤著阿郎。

“师傅,阿郎在”阿郎抬头挺胸依旧一动不动,虔诚的回答道。

“凌云小姐是为师的朋友,不管任何事,全力以赴。”苍老的声音说完后,电话里出现了挂断电话的忙音。

真他妈酷啊,我心里想着,任何事情,杀人放火也可以吗?没想到在如今这样的社会还会有这样的教派,这样的传承,这样的信仰。

“凌云小姐,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无礼。”说完阿郎又面对着徐丽说道,“徐小姐,那我明天晚上来给你补上今天这次按摩可以吗?”

“明天可以的”徐丽回答道。

“吕夫人,那请你准备一下,我去瑜伽室等你。”阿郎说完给凌云鞠了一躬,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看着阿郎走进了瑜伽室,徐丽说道“小静,你去大浴室冲洗下汗水,浴室的柜子里有按摩时穿的衣服,是一次性的,成为会员后专门配备的。”

老婆刚站起来,凌云说道,“我和致远去观影室,徐丽陪着你好吗?”

老婆回头看了我一眼,点头答应后,继续走向浴室。

“观影室的储藏柜有小吃,饮品,你们随意。”徐丽看着凌云笑嘻嘻的说道。

我和凌云刚在观影室的沙发坐下,屋内的灯就全部熄灭,屏幕瞬间亮起,我本来想和凌云保持点距离,她却挽着我的手臂。

我也没有制止,把眼光放在了屏幕上,墙面,屋顶都是镜子的瑜伽室大概有五十平米,左边放着一些健身器械,瑜伽球,角落还有一个人型沙袋,中间是一张简易的按摩床,按摩床的底部点着沉香。

“沉香燃烧时使整个房间散发出一种清淡而高雅的香味,这种香味会让人们的心境平和,而且他这个沉香还加了催情的药物。”凌云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问道。

“因为我体验过。”凌云答道。

“按摩还是沉香。”我继续问道。

“都有。”感觉凌云身体颤抖了一下,回答道。

屏幕里,老婆已经躺在简易的按摩床上,身上穿上一件紫色的抹胸和一条同色的四角裤,一头乌黑的长发用紫色的胶带缠着,全身漏出来的皮肤如玉般白里透红,也许是第一次异性按摩,脸色有些紧张,双眼紧闭。

“小静的皮肤真好,放心,她一会就不紧张了。”凌云说着。

屏幕里并没有看到徐丽的身影,阿郎手里抹著按摩液,叫老婆趴在按摩床上,老婆听后乖乖的转身,双手交叉,头枕在双手上。

“从双腿开始按摩。”屏幕里的阿郎说道。

老婆微微动了头,说了一声好的,表示同意。

“开始给你抹按摩液,”阿郎说完,双手在老婆的大腿,小腿,脚面,均匀的抹著透明的按摩液,一边抹,一边捏著老婆的玉肉,当手移动到四角裤边缘的时候,阿郎把四角裤边缘微微上提,露出了一半的臀肉,又倒了些许按摩液开始对老婆的大腿根和露出来的一点臀肉揉捏著,特别的柔和细腻,转而又用一双大手的虎口揉捏著老婆的大腿外侧。

阿郎摸到老婆露出来的臀肉时,抬头往后看了一眼阿郎,犹豫着想要说什么,最终没有开口,又把头靠在双手上。阿郎继续著刚才的动作反复揉捏著,特别的关照着大腿内侧,每次都感觉要碰到老婆的小穴,却又没有碰到。

“小静在吞口水,好像在忍着什么,气息也粗了些”当阿郎把一双大手揉捏著老婆的臀肉时,凌云开口了。

阿郎的手放在老婆的大腿外部,大腿内部,不停的向上抚摸,力度比刚才大了一些,时而又揉捏著老婆的大腿根,这时阿郎用左手把老婆的四角裤聚拢,变成了丁字裤的模样,右手大力的揉捏著老婆的右边臀肉。

由于四角裤被聚拢,老婆的臀肉全部漏在外面,阿郎捏捏右边的臀部,又换到左边捏捏,白玉般的丰臀,被阿郎捏的有些泛红,老婆松开咬紧的牙齿,正要说什么,阿郎提前询问到。“不疼吧。”

“不疼。”老婆闻言回答了阿郎一声,没有在继续说话。

“放松,可以舒展淋巴”阿郎嘴里说着,双手捏著老婆的丰臀,时而轻轻的拍打,时而穿过四角裤,按著老婆的腰眼。

“小静好像发出呻吟声了”凌云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左手挽着我的右手臂,左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着。我没有回她话,只是把右手环抱着她。

“这里多按一下,可以防止皮肤发黑。”阿郎把战场转移到了老婆的大腿根部,指头灵活的抚摸著,刻意的避开老婆的小穴,嘴里又说道,“这个力度不疼吧。”

“不疼,力度合适的。”老婆回应道,头已经微微抬起咬著牙齿,离开了双手。

抚摸了一会,阿郎又在手上添加了按摩液嘴里说着,“下面我们按摩背部。”

“好的。”老婆回应着。

阿郎的大手从老婆的肩开始,一寸一寸的给老婆抹著按摩液,在抹胸挡住的地方,直接把手穿了进去,腋下也没有放过。抹完后,从肩膀开始顺着脊骨往下轻轻的捏著,捏了三遍后,阿郎的上手伸进腋下揉捏著,指尖偶尔触碰到老婆小馒头的时候,老婆会有微微的呻吟。

老婆的身体有意的微微扭动,不想阿郎碰到她的小馒头,阿郎也感觉到了,问老婆,是不是力道大了,老婆说还好,阿郎把头降低继续著,嘴里往老婆的脖子吹气,双手时而穿过腋下揉捏,任其指尖触碰到老婆的小馒头,时而又抚摸著老婆的手臂,老婆依旧发出舒适的呻吟。

“这个按摩师还是有点道行的,毕竟是寿老的弟子。”凌云看到眼前的景象说道。

“嗯,会带节奏。”我回应着。

“慢慢的仰躺着吧。”屏幕里,阿郎的声音盖过了老婆舒适的呻吟声。

“好的。”说完老婆翻过身来,双腿笔直,双手放在胸前的抹胸上,全身微微泛红。

阿郎又添加了按摩液,在老婆抹胸外的地方,均匀的涂抹著按摩液,涂抹完后,双手拨动着老婆的双肩和肩胛骨,后掌时不时的触碰著老婆的小馒头。嘴里说着,吕夫人,你真美。

老婆还沉醉在阿郎的赞美和舒适的按摩中时,阿郎开始隔着老婆的抹胸双手抚摸著老婆的双乳,老婆脸红著看向阿郎,还没来得急开口,阿郎说道“吕夫人,放轻松,机会难得,好好享受,会让你的胸部变得更美。”

阿郎看到老婆原本要阻挡的双手自然的放下,贴著自己的大腿外侧,自己手上加大了对老婆小馒头的侵犯,老婆闭着双眼,头偏向她的左侧享受着阿郎的抚摸,阿郎把老婆的抹胸聚拢成一条只盖过乳头的布带一样,老婆也没有拒绝。

双手在老婆双乳上不停抚摸的阿郎边摸边给老婆说,这里的肌肉需要打开,需要合适的力度,和手法慢慢的抚摸。

“非要这样吗?”老婆问道。

“是的,吕夫人,你真美,皮肤真细嫩,我会注意力度的。”阿郎说着,双手时而揉捏,时而抚摸。

“我感觉很烫,是不是血液在翻滚。”老婆又问道。

“你放松就好,其它的交给我。”阿郎继续侵犯着我老婆的小馒头。

“看到你老婆的胸部沦陷了,你吃醋吗?”旁边的凌云问着我。

“有一点,不过这样对老婆的胸部发育有好处,免得徐丽总说我暴殄天物。”我回答道。

凌云把放在我大腿上的右手轻轻划过我坚挺的鸡巴,又放回在大腿上,嘴里说着“变态。”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