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 (8) 作者:宁静致远

.

【宁静致远】

作者:宁静致远2021年5月9日首发第一会所

第八章 第二个入侵者

九零后的我们是奔放的,是开明的,是火辣的,是会享受生活的。老婆和佳杰第一次亲密接触时,就是在这间观影室,第一次和佳杰约会,虽然没有做爱,但是全身沦陷,还被佳杰在车上玩到失禁,今天,在凌云的安排下,一个陌生的男子已经攻陷了老婆的小馒头,而且战争还在继续,不知道最终会发展到什么地步,现在我的鸡巴和前两次老婆与佳杰亲密接触时一样,硬邦邦的,也许是对现在所发生的事物未知性而幻想出来的结果所导致,也许是健康的正常男人应有的反应,反正绝对不是凌云刚才所说的变态。

老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处女,我没有处女情结,更没有绿帽情结,我一直搞不懂什么是绿帽,老婆偷人了就算绿帽吗?那如果老婆不是偷人,而是享受性爱呢,在比如现在在发生的事,如果老婆和阿郎做爱了,我不认为我被绿了,老婆如果和阿郎做爱,那她一定是愿意的,是享受的,老婆不是谁的附属品,她是成年人,她有思想,有自己选择任何事物的权利。

我呢也是知道的,看着的,掌控的,只要不危及老婆的人生安全,只要老婆愿意,我不可能打断他们,我愿意静静的在一旁观看着老婆享受性爱,为她开心快乐而开心快乐;那怕老婆瞒着我,和别人做爱,或者爱上了别人,再或者不爱我了,我也尊重她的选择,也依然会爱着她,爱一个人是自己的权利。

凌云放在我大腿上的右手扫过我鸡巴后依旧安静的放在我的大腿上,屏幕里,阿郎把头低着,嘴里的气息落在老婆的小馒头上半部分,双手穿过抹胸肆无忌惮的向正时针方向抚摸著老婆的嫩乳,老婆双手拉着被聚拢成布带的抹胸,嘴里发出呻吟,想拒绝,又舍不得拒绝。

阿郎双手虎口揉捏著老婆的左胸,把左胸挤压套弄在虎口内,其余三指好像在顶着什么穴位,头在距离老婆小馒头5厘米上方目视,嘴里询问道“疼吗?”说完又向老婆的左胸吹着热气。

“嗯,不疼,有点痒,有点涨。”老婆回答著。

听到老婆说完,阿郎又用同样的方法把战场移动到老婆的右胸,老婆的双手依旧拉着被聚拢成布带的抹胸,只是比刚才抓得更紧,左手上的钻石婚戒特别显眼的发着光,头在简易按摩床上左右晃动。

阿郎把老婆的右胸也揉捏和抚摸一番后,左手单独握著老婆的右胸,右手把老婆带着婚戒的左手放在按摩床上后也握住了老婆的左胸,力度比刚才大些。

“嗯,不要,嗯嗯,不要。”老婆嘴里拒绝,但胸部却迎合阿郎的揉捏,说完后下意识的咬著下唇。

阿郎没有减缓手上的力度,嘴里说着。“吕夫人,我要用一点力把淋巴捏散。”

老婆咬著下唇,慢慢的闭上双眼,阿郎见状,嘴里说着,“没事的,我们继续。”

老婆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咬唇闭眼点着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这时,坐在傍边的凌云转过身坐在我的右腿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双唇贴着我的唇,伸著舌头挑逗着我,我没有拒绝,右手搭在凌云的腰间,左手摸着她的大腿,和凌云进行着我们的第一次湿吻。

“这是我们第一次按摩,我给你一个刚刚合适的项目好吗?”阿郎的手没有停止,嘴里问著老婆。

“嗯,好的,嗯。”老婆回应着。

在观影室的我们听到屏幕里的声音,结束了湿吻,一起看向屏幕,其它的姿势都没有改变,只是我的手学着阿郎的手势,穿过凌云的长裙抚摸著凌云的大腿,享受她紧实的大腿肉。

“放轻松,继续按摩效果就出来了。”阿郎的双手已经在挑逗老婆的乳头,嘴里继续和老婆说着话。

“嗯,嗯。”脸色泛红的老婆挺著胸回应着阿郎。

阿郎又把阵地转移到老婆的细腰和手臂,嘴里说着,“这样可以舒展全身,放轻松好好的配合哦。”

“好的。”老婆停止了刚才的轻声呻吟,回答道。

看着阿郎的双手在老婆的上半身游荡,我问凌云,“你经历过这样的按摩是吗?”

“比这个更专业,更舒服,更亢奋。”坐在我右腿上的凌云臀部微微发抖的说道。

“后面有做爱的项目吗?”我继续问道。

“有,”说完凌云又吻着我。

我回应着凌云的吻。

“但是我拒绝了做爱的项目。”凌云和我吻了十来秒,说道。

“为什么,不舒服吗?”我疑惑的问道。

“很舒服,现在回想起来身体都会发抖,给我按摩的是阿郎的师傅寿老,寿老的抚摸比阿郎少,但是拨弄穴位很厉害。”凌云回答道。

“既然都选择让自己舒服了,为什么又拒绝呢?”我还是疑惑的问道。

“只是不喜欢被别人控制,或者说现在只愿意被自己爱的人控制。”凌云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当时我和表姐夫打赌,如果我能忍住不与他指定的一个老头做爱,就是寿老,他帮我一个天大的忙,如果忍不住,这个天大的忙他也帮我,但是要我陪他七天,不能拒绝他对我做任何事,再或者和他约会49次,他承诺不对我做任何我不愿意的事。”

“哦,原来是不想被你表姐夫控制,你表姐夫不错啊,帮你天大的忙,还给你选择的机会。”我回复凌云。

“是的,表姐夫是人中之龙,但我就是对他没有感觉,周末你们去浙州聚会就见到了,到时看你们能玩到一起不。”凌云说道。

屏幕里,阿郎细心的揉捏著老婆乳头,乳晕,小穴,鲜菊,阴蒂除外的其它位置,老婆也闭着眼睛用心的享受着,只是全身更加红润,微微冒着汗水。

我回想到刚才的话问道,“那阿郎的师傅也不行嘛,没有让你就范。”

“他放水了,我不可能忍得住。”凌云依旧颤抖著说道。

“啊,放水,怎么回事”我惊奇的问道,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我在他的摆弄下,不到半小时就潮吹和失禁了,而且只是按著穴位,我衣服都没脱,你知道我从小习武,忍耐比常人好很多,就在我准备央求寿老给我的时候,寿老开始给我舒缓亢奋的状态,并给一旁的表姐夫说,算了,这小丫头不错,能坚持这么久。”凌云颤抖著身躯说道。

“啊,没脱衣服,按穴位,舒缓亢奋的状态,这么牛的吗?那你表姐夫没说什么吗?”我又惊奇的问道。

“寿老给我表哥说,我和她有露水情缘,让表姐夫随缘,这次就不要强迫了,会适得其反,然后表姐夫就听了他的话,也帮我把事办了。”凌云回复到。

“那我能问你和多少人做过吗?”我问道。

“哎,就一个,我以前的男朋友。”凌云叹了声气回答道。

我正准备问凌云这些年需要的时候怎么解决的时,屏幕上传来了阿郎的声音。

“深呼吸,放松,就是这样。”阿郎的两只手掌穿过聚拢成布带的抹胸,贴在老婆的双乳上,感觉像是在运气,老婆双目盯着阿郎,做着深呼吸,没有丝毫紧张。

“深呼吸,在来一次,对”阿郎嘴里继续说着,左手伸进老婆的背部,右手开始大幅度的抚摸著老婆的双乳,时而把形成布条的抹胸绷开,露出挺立的浅红色粉嫩乳头,阿郎的头降低到嘴唇仿佛碰到老婆右面乳头的位置。

“慢慢的哦,慢慢的按摩。”阿郎一边对着老婆的右乳乳头说着,一边用右手进攻老婆的左乳乳头,左手依旧伸在老婆的背上,被老婆压着。

“嗯,嗯。”老婆双眼迷离,小嘴微张发出轻盈的呻吟。

阿郎宽广的胸膛侧身压在老婆的右乳处,左手搂着老婆的脖子,右手继续挑逗著左面乳头,头来到老婆的右耳处,吹着热气说着,“不错吧。”

“嗯。”老婆微闭双眼回答。

“没事吧。”阿郎继续说着,嘴唇已经开始触摸著老婆的右耳。

“嗯,没事”老婆双眼依旧闭着。

“那我继续了哦。”说完阿郎右手用力的抚摸著老婆的左乳房。

老婆习惯性的将左手握住阿郎的右手,嘴里说着,“不行啊,嗯”

“大家一开始都是这样的哦,吕夫人慢慢就好了,放轻松。”阿郎说着,并没有减缓动作。

随着阿郎抚摸的力度,幅度加大,老婆的左腿弯曲,上半身时不时的向上抽动,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我把左手移开凌云的大腿,准备脱凌云的上衣。

“致远,怎么都可以,别脱我衣服和裙子好吗?有监控。”凌云拒绝的捏着我的手。

听到凌云的话,我看了眼四周,又把左手穿过凌云的长裙,抚摸著凌云的大腿,比刚才抚摸得更深些。

“好美啊,吕夫人,身材也好好。”阿郎双手重点进攻著老婆的两个粉嫩的乳头,嘴在上半身游离吹着热气。

“没有,啊”老婆咬著左手,闭着眼睛享受着。

“我要开始了哦。”阿郎重复著刚才的动作说着。

“嗯,嗯”老婆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像是期待着什么,看到阿郎还是刚才的动作,又闭上了眼睛,只是捏著拳头双手自然放在按摩床上。

“没事的,放松就舒服了”阿郎还是重复著刚才的动作。

“嗯嗯,是的。”老婆依旧闭着眼回复著,时而又把左手放在嘴边咬著。

我已经看出老婆在忍耐了,阿郎特别有耐心的抚摸著,挑逗著,到现在都还没有攻击老婆的小穴,坐在我腿上的凌云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慢慢的撸动着,我也不客气的隔着内裤抚摸著凌云的小穴,裤底已经有了一点湿润。

“啊”老婆尖叫了一声,我和凌云转向屏幕,阿郎两个指头轻轻的往上提拉老婆的粉嫩乳头,老婆忍不住,叫了一声,又咬著自己的左手拇指。

“疼吗?还是舒服。”阿郎问道。

“疼,也舒服。”老婆回答著。

阿郎走向按摩床头,玩弄著老婆的双乳,说着,“我加速了哦。”

随着阿郎双手的加速,老婆的嘴里呻吟声开始加大。

“已经变得很柔软了。”阿郎说着。

“嗯,真的吗。”呻吟的老婆小腹颤动着和阿郎交流。

“这样的按摩会让身体变得更美。”阿郎说着。

“啊,感觉好奇怪,嗯。”老婆继续和阿郎交流着。抹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腰间。

阿郎一边抚摸,一边伸出舌头一寸寸的舔弄著老婆的上半身。

“啊,要舔吗?好奇怪啊。”老婆询问著阿郎。

“舒服吗?”阿郎反问到。

“嗯,舒服。”老婆回复。

“下面是最后的按摩,吕夫人放轻松就好。”阿郎说着回到按摩床的侧面,把按摩液倒向老婆的大腿根部。

阿郎把老婆的四角裤聚拢成一条丁字裤,裤底紧紧的贴著老婆的小穴,阴蒂和菊花。左手按压着老婆的小腹,右手在老婆的耻骨和小穴旁边按著穴位,时而又用指尖抚摸,老婆双手抱在胸前,闭着双眼,轻扭著娇躯呻吟著。

阿郎把老婆的双腿大大的分开,重复著刚才的动作,嘴里说着,“不得了了,裤底湿透了。”

老婆呻吟著,没有回应,软嫩微黄的阴毛在阿郎的抚摸过程中时不时的漏出来。

阿郎开始穿过老婆四角裤转变的丁字裤,抚摸著老婆的阴毛,准备下移到小穴时,老婆伸手阻止,阿郎告诉老婆,大家都是这样做的,放轻松就好,老婆说这里不可以,阿郎没有理会她,将手指移动在小穴上抚摸著。

“啊,啊啊”老婆呻吟著没有在阻止。

“吕夫人,你的小穴好嫩,好美。”阿郎说着,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另一只手拿着按摩液倒向老婆的小穴。

阿郎抚摸著老婆的小腹,用右手拉扯著老婆四角裤转换的丁字裤摩擦著老婆的小穴,时而又贴著老婆的小穴顶着穴位。

老婆在屏幕里啊啊啊的呻吟著,旁边的凌云嘴里也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我左手隔着内裤摸着她的小穴,感觉凌云的小穴口比老婆的还要小一些,淫水慢慢的透出内裤,粘在我的手上。

我不知道凌云有没有亢奋,不知道把我坚硬的鸡巴插进去会不会弄疼她,我在等待着凌云的指示,她却什么也没说,站起来自己脱掉内裤,坐在我的鸡巴上,我操,他妈的怎么也是这么紧的,我坚硬的鸡巴被凌云的阴道口包裹得更紧,小穴里面的淫水已经很多了,紧度和老婆差不多,可能还更紧些,这是我第一次这个姿势做爱,是第二个入侵凌云的男人。

“啊,致远,我得到你了,好硬,好粗好长,啊。”凌云把我的鸡巴完全坐进去后说着。

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动,双手握著凌云的细腰,大拇指隐隐的摸到了马甲线,凌云上下的在我怀里蠕动着,被紧紧包裹着的鸡巴不是我想要的那种舒服。

“啊,嗯,致远摸我的胸,不要脱,放进去摸。”凌云上下摇摆着臀部指挥着我。

左手还是握著凌云的细腰,给她固定娇躯,右手伸进了她的上衣,顶开胸罩,学着阿郎抚摸着她的嫩乳,时而又用大拇指挑逗着她的乳头,凌云的乳房比老婆的大一些,应该是C罩杯,软嫩坚挺手感特别的舒服。

“啊,我到了,我到了。”屏幕里的老婆左手放在嘴边呻吟的叫喊著,双腿不停的扭动。

“什么到了。”阿郎离开嘴唇含着的嫩乳,右手继续抚摸著老婆的小穴问道。

“嗯,嗯我到高潮了。”老婆回复阿郎,双腿止不住的扭动。

阿郎停止了右手对老婆小穴的抚摸,把手腕放在老婆的小穴间,让老婆慢慢的夹住,自己扭动,老婆听话的答应着阿郎的要求,扭动着臀部,摩擦著阿郎的手腕。

老婆问阿郎这有什么意义,阿郎说这样对老婆的小穴有保养的作用,让老婆慢慢的继续摩擦着他的手腕。

阿郎身体向前倾斜,右手依然被老婆的小穴夹着,舌头舔向老婆粉嫩的乳头,老婆左手放在嘴边,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双腿紧紧的夹着阿郎的手腕,时而双腿交叉想更紧的摩擦。

凌云越来越快的上下蠕动着自己的臀部,比老婆还紧的小穴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鸡巴,连接我两的部位被凌云的淫水浸湿,看着屏幕里老婆的骚样,我紧紧的抱住凌云,鸡巴在她的小穴里发射了。

“你射了吗?”凌云发现我的异样,问道。

“嗯,”我回答。

“先放在里面好吗?”凌云说着,小穴里的嫩肉紧紧的贴着我射完精后的鸡巴。

“嗯,你太紧了,我不是很舒服”我说道。

“男人不都是喜欢紧的吗?”凌云问著。

“我喜欢松的。”我回复。

“为什么。”凌云好奇的问着我。

“紧了夹得我难受,而且抽插的时间会减少,如果松的话,我肯定能延长抽插过程,就会更舒服。”我认真的回答。

凌云注视着我,想了想说道。“我答应了一个鸡巴很大的男人和他做一次,如果被他捅松了,到时候你别嫌弃我的小穴被捅松了,好吗?”

“我怎么可能嫌弃你,不会的,我也真的喜欢松的,为什么不和他多做几次。”我问道。

“因为他太有魅力,鸡巴又特别大,怕被他多操几次后,离不开他,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凌云回答道。

“魅力?鸡巴特别大?有多大?”我问向凌云。

“有大号的一次性水杯那么粗,20多厘米长。”凌云说完小穴里的嫩肉自然的蠕动了一下。

“我去是白皮猪,还是黑猩猩。”我惊讶的问道。

“是正宗的中国人,基因比较好吧,能力也强,是人中龙凤。”凌云说完,双手抱着我,用自己的嫩乳摩擦着我的胸膛。

屏幕里,老婆的呻吟还在继续,阿郎舔弄了一会乳头,察觉老婆的双腿异动,抬起头来注视著老婆,左手抚摸著老婆的右手手臂,老婆嘴里不停的喊著不要,双腿紧夹腰胯上下来回更加快速的摩擦阿郎的手腕,老婆的脸庞更加潮红。

在老婆即将高潮之际,阿郎的右手中指插入进老婆的小穴内,顶着老婆小穴上方肉壁,左手按压老婆的阴毛处,嘴里说着,“吕夫人,我把手指放在里面顶压穴位,不会抽动,你也忍耐一下不要动。”

“啊,我不行了,啊。”老婆说着忍不住的扭动臀部,迎合阿郎在老婆小穴里一动不动的手指。

阿郎见状,来到按摩床的尾端,把老婆的四角裤脱掉,老婆嘴里喊著不要,却自然的抬起臀部,双手挡在自己的小穴前,全身潮红的老婆只剩下腰间被聚拢成布条的抹胸。

脱掉老婆的按摩内裤后,阿郎左手拿着按摩液倒向老婆的三角地带,右手拨开老婆的双手,两个手指插进老婆的阴道,时而抽擦,时而抚摸阴唇,左手倒完按摩液后在老婆的上半身游走。老婆大声的呻吟著,双手像投降是的放在脑袋两边,双腿自然的分开。

老婆呻吟著仰起上半身看向阿郎在她小穴处的玩弄,随后又平躺在按摩床上,阿郎看着老婆的动作,把老婆的右腿扛在自己左肩上,左手抓住老婆的双手手腕悬空在小穴上方,右手把老婆的左腿分开,拿出中指在老婆的小穴里转圈,老婆啊啊啊的大声呻吟,伴随着呻吟声的还有被阿郎右手手指在小穴内转动的淫水声。

发现我鸡巴坚硬起来的凌云又开始上下蠕动着身体,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加上凌云的淫水,让我的鸡巴在凌云的小穴内比刚才更丝滑一些,只是小穴内的嫩肉依然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鸡巴,比刚才更加的火热。

“啊,致远,你顶到我的子宫了嗯。”凌云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在耳边呻吟的说道。

我心里想着,我自己都没动,怎么怪上我了,就没有回话,双手抚摸著凌云的后背和臀肉,依旧坐着不动的让凌云自己抽插。

“啊,啊啊,不要啊,啊阿郎,不要,啊啊。”屏幕里,阿郎已经换了姿势,左手穿过老婆的脖子,扶著老婆的左肩,双眼与老婆对视著,右手两个手指在老婆的小穴里快速的抽插。

老婆和阿郎对视著,左手贴在嘴巴上,右手放在阿郎的右手手臂上,想减缓阿郎指尖抽插的速度,双腿被摆成M型的老婆蠕动着阴唇迎合阿郎,小穴内的淫水一部分流在阿郎的手掌里,一部分顺着鲜嫩的菊花流淌在棕色的按摩床床单上。

“啊,啊啊,阿郎,我要到了,要到了啊。”老婆在瑜伽室里尖叫。

阿郎听到老婆的尖叫声后,立马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离开了屏幕的视线内,老婆闭上眼睛,嘴里呻吟著,在简易按摩床上扭动着全身发红的娇躯,按摩液和汗水混合在老婆如玉般的肌肤上,让老婆全身发着光芒。

“致远,嗯啊,致远我也要到了,”凌云剧烈上下抽动的身躯停了下来,一股淫水喷打在我的龟头上,在轻轻蠕动了两下之后抱着我的脖子,头枕在我的肩上,嘴里说着,“致远,先抱着我,我一会给你。”

屏幕里,阿郎再次出现,只是这次出现身上没有任何衣物,挺著坚硬的大鸡巴走到按摩床的左侧,看着在按摩床上扭动着身躯全身潮红闭着双眼的老婆,嘴里说着,“吕夫人,把眼睛睁开,给你看个好东西。”

老婆睁开眼看见阿郎比我粗长的大鸡巴,没有闭上眼睛,而是转向右侧,一瞬间又转回来看向阿郎的大鸡巴,阿郎用左手自己撸动着大鸡巴,嘴里说着,“吕夫人,我的鸡巴大吗?”

凌云听到后转身看了一眼,回头对视着我说。“你老婆要被操了。”

凌云高潮后我一直听话的抱着凌云,感受她在我耳边的呼吸,听到凌云的话后肉棒异常的发硬,顶着凌云的子宫口。

“嗯,致远,你的鸡巴好大,好长。嗯”凌云感受到我异常的坚硬,搂着我的脖子,又开始自己上下抽插著。

屏幕里,老婆双眼一直盯着阿郎的大鸡巴,自然的扭动着娇躯,嘴里喘著粗气没有说话,像在想着什么。

阿郎继续问著。“我的鸡巴大吗?”

“你把它放出来做什么,这样不太好吧。”老婆娇羞的说道。

“吕太太,我是想让你知道自己的魅力,你太美了,身材真好,你看我的鸡巴都硬成这样了,你太有魅力了。”阿郎边说边撸动着自己的大鸡巴。

阿郎见老婆没有说话,拉着老婆的手,放在自己的大鸡巴上,问老婆想摸吗?老婆嘴里说着不要,左手却握紧阿郎的大鸡巴。

阿郎调整好老婆握住大鸡巴姿势的左手,右手摸向老婆的左面乳房,并时不时的把老婆粉嫩的乳头向上提起,老婆嘴里咬著嘴唇呻吟著,双眼迷离的盯着阿郎的大鸡巴,缓缓的撸动着。

老婆撸动阿郎的大鸡巴,双腿紧蹬著按摩床,双眼微闭,嘴里不光喘著粗气,还偶尔伸出舌头。

阿郎见状,拿开老婆撸动他大鸡巴的左手,走到右面,用大鸡巴拍打老婆右边粉嫩的乳头,时而又用大龟头在老婆的乳晕上转动。

老婆昂起头,并没有拒绝,小嘴微张追寻阿郎的大鸡巴,几次追寻,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头侧向右侧躺在按摩床上,双眼盯着阿郎的大鸡巴,左手自然下垂,右手搂着阿郎的右大腿,嘴里呻吟著。

“嗯,阿郎,嗯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老婆紧盯着阿郎叫唤著,身体微微发抖。

“那来吧。”阿郎翻身跪在按摩床上,把老婆的双腿分成M字形,和老婆对视著,右手拿着大鸡巴用龟头在老婆的阴道口上下摩擦,左手抚摸著老婆的阴蒂。

“啊,啊啊阿郎不行,啊不要。”老婆嘴里拒绝著,胯下却迎合著阿郎的龟头摩擦自己的小穴口。

“吕夫人,你的小穴好嫩,淫水好多。”阿郎用龟头慢慢的挤开老婆的大小阴唇,缓缓的用龟头扩宽老婆的阴道口。

“嗯,啊啊,阿郎,不要,不行,啊,我受不了了。”老婆已经被阿郎的大龟头和抚摸阴蒂的左手玩弄得语无伦次。

“吕夫人,你好美”阿郎嘴里夸赞老婆,双眼与老婆对视,双手握住老婆的双手手腕,把老婆的双手固定在脑袋两边。

胯下大鸡巴前端的大龟头已经撑开了老婆的大小阴唇,在老婆的小穴里轻轻的摩擦,老婆的淫水沾满了整个龟头,紧咬嘴唇左右摇摆着头颅,呻吟声急促的传来。

“啊,好大,啊啊。”老婆的尖叫声传来的一刻,不光我的鸡巴在凌云紧密的小穴内再次射精,老婆也迎来了此生进入她阴道的第二根鸡巴。

射精后,我紧紧的抱着凌云,舒缓著亢奋的情绪,我还没有满足,但是在此情此景的刺激下,我射了。

“看到你老婆被操就射了呀。”凌云说完站起身来,拿着纸伸进自己的长裙内擦著小穴口。又说道。“致远,你很厉害的,只是经验差了些。”

“凌姐不好意思,又射进去了,你还没到高潮吧。”我惭愧的说着。

“不准叫我凌姐。今天是安全期,我不介意你射进去,我喜欢你。”凌云说道。

听到凌云的话,我没有说什么,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手机的微信声响起,打开一看是徐丽发来的,微信内容是阿郎今天的体检报告。

扫了一眼体检内容,看着眼前的屏幕,屏幕里阿郎没有抽插,而是把比我粗长的大鸡巴抽出一半,跪直在老婆M字形的两腿间,拉着老婆的右手,让老婆摸刚从老婆小穴里抽出一半,全是淫水的鸡巴根部。

老婆仰著上半身看着与阿郎的结合部,右手轻轻的抚摸著阿郎的鸡巴根部,这时凌云跪在我的面前,双手扶着我半硬不软的鸡巴,用舌头舔著上面的淫水和精液,时而又把我的鸡巴含在嘴中,双眼向上,仰望着我。

凌云的口交技术没有徐丽的好,但是这么个亿万人心目中的女神,跪在我的身下,仰望着我,给我口交,让我瞬间满足感爆棚,鸡巴也在凌云的嘴边硬了起来。

屏幕里,老婆的右手两个手指夹着阿郎的大鸡巴,手掌贴在自己的小穴上方,压着软嫩微黄的阴毛,阿郎的大鸡巴隔着老婆右手手掌开始抽插。

老婆呻吟著,上身不停的抖动,“啊,啊啊阿郎,太大了,我受不了了,啊。”

阿郎见状,俯身向下,宽阔的胸膛压着老婆的嫩乳,双手握著老婆的双手,在老婆的头上轻声说着。“吕夫人,我放进去,先不动,你适应一下。”

“嗯,嗯,不要,我不要。”老婆闻言,微闭双眼,微张著小嘴等待着什么,双腿不由自主的扭动。

阿郎并没有吻老婆,放开了老婆双手,扶著老婆的双肩,把头放在老婆的右耳边轻声到。“吕夫人要继续吗?”

老婆害羞的往阿郎怀里钻,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大声的呻吟,双手搭在阿郎厚实的双肩上,双腿紧夹着阿郎的大鸡巴。

阿郎又说道。“吕夫人你的小穴好嫩,好紧,第一次我不会全力插你的,你告诉我,我的鸡巴大吗?”

“啊,啊啊,大啊,”老婆睁开眼睛看着阿郎说道。

阿郎听老婆说完,双手撑在老婆的头两边,跨间的大鸡巴慢悠悠的整根一下一下插进老婆的嫩穴,又拔出来,拔出来的瞬间淫水和嫩红的小阴唇也被带出,老婆嘴里还是不要不要的叫唤著,双腿已经自己弯成M字形,迎合阿郎的抽插,双手紧紧握著阿郎撑在头两侧的双手。

“吕夫人,你真美,我的长度,粗度,硬度可以吗?。”阿郎望着老婆潮红的脸颊说着。老婆嘴里并没有回复阿郎,只是用震耳欲聋的呻吟声来证明她听到了。

阿郎见老婆不说话,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鸡巴快速的撞击老婆的阴道,跨间传来啪啪的碰撞声和淫水被搅动的声音。

老婆双手抵著阿郎的胸膛,胯下往后退缩,双腿贴在按摩床的床面上大大分开,嘴里大喊著。“啊,啊啊,阿郎我到了,我到高潮了,我不要了,不要了,子,子宫快被你顶开了,啊。”

阿郎停下了抽插,鸡巴整条放在老婆的小穴里,继续握住老婆双手手腕一起放在床头,双手小臂关节撑在按摩床面上,身体下沉,头放在老婆的耳边说道。“吕夫人,你是我尊贵的客人,我不会操烂你这么美丽紧凑的小穴的,我先不动,你想要了告诉我。”

“嗯,嗯嗯,阿郎我的子宫好难受,好痒,你轻轻的动一下,好吗?”老婆微张著小嘴说着。

“好的,我慢慢的给你。”阿郎边说,边慢慢的开始抽动着他的大鸡巴。

“啊,啊啊阿郎,不要啊。”老婆说着不要,左手却抚摸著阿郎的左肩。

“吕夫人,慢慢的感受我的大鸡巴。”阿郎注视著老婆晃动的脸庞说着。

“啊,啊啊阿郎,你们按摩都是这样的吗?这样真的对身体有好处吗?啊”老婆问著阿郎。

“吕夫人,您是第一次,小穴也太紧,太嫩,我不敢尽全力操你,你可以问徐小姐,她每次都会被我操晕过去,”阿郎说完看了一眼旁边,又继续说道。“我们这套按摩讲究的是阴阳结合,双修互补,多几次你就会明显的感到身体的变化,而且您的乳房有些堵塞,如果有缘见到我师父,可以帮你治好。”阿郎保持着抽插的速度,若有其事的说着。

“这太扯了吧,我感觉就是淫棍嘛,不过做爱技术是真的好。”我听着屏幕里阿郎说的话,不屑的说道。

凌云从嘴里放出我坚硬的鸡巴,跨坐在我的鸡巴上,双手抱着我的腰,头在我耳边说道。“嗯,我觉得我的小穴被你的大鸡巴操肿了,嗯。”

刚才我已经在凌云的阴道内射过两次,凌云的阴道还是那么的紧,从小穴口,到阴道内,从头紧到底,比老婆的还紧些,还好足够多的淫水润滑我们的性器官,不然定会像老婆那样被我操疼。

凌云调整好最佳的位置上下抽动着身躯,喘著粗气说道。“致远,阿郎说的是真的。嗯”

“真的有什么双修?。”我问道。

“有的,不过阿郎比他师父差远了,被他师父操过的女人,啊,会感觉自己容光焕发,身体充满精力。嗯”凌云一边抽动一边在我耳边说着,说到阿郎的师傅时,凌云的小穴内嫩肉还是会更加的贴紧我的肉棒。

“你不是没有和寿老做过吗?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我问道。

“我一开始也是听我表姐夫说,我也不是太信,后来我看到寿老操我表姐,啊,啊啊致远,我高潮了,嗯。”

凌云还没有说完就高潮了,提到寿老操她表姐的时候,凌云的子宫口像开闸的洪水一样,翻涌而出,慢慢的浸透我的鸡巴,又浸透出我们的结合点,浸入凌云黑色的长裙和我的长裤。

“致远,我好舒服,你的鸡巴让我好舒服。”凌云高潮过后说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鸡巴让她这么舒服,不过她高潮的时候,我的鸡巴是插在她的小穴内的,应该有一点功劳吧,想着我开口道。“寿老多少岁了,怎么操你表姐的,看你提到寿老兴奋得起飞。”

“听说寿老是上世纪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末期出生的,年龄就不要打听了,他看起来像60岁,身体瘦小,但非常强健,身体的机能像20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声音比较苍老。”凌云说完又开始上下蠕动自己的臀部,主导我的鸡巴抽插着她的小穴,虽然节奏比较慢,幅度也不大,但是凌云小穴里刚才开闸放出的洪水更加快速的蔓延出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