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07) 作者:画纯爱的JIN

. 【情妖】

作者:画纯爱的JIN2020/2/19 首发于sis001

第七章 公交车上和基友美母季蓉蓉的腿穴抽插

“叮!恭喜宿主完成永续任务——欲海沉浮,奖励100情欲点!”

“叮!恭喜宿主获得破碎图鉴——万玉贞,奖励500情欲点!”

“叮!恭喜宿主获得5点背德值(与人妻性交)”

“叮!恭喜宿主完成周期任务一,奖励300情欲点”

“叮!恭喜宿主功法进阶,奖励1000情欲点,获得特殊技能——灵犀淫指”

“叮!恭喜宿主解锁特殊体质的新能力,解锁本命天赋五——鹤发童颜”

“叮!恭喜宿主解锁特殊任务——性欲PLAY,当前角色扮演次数*1(该任务暂时无法查询)”

在送走了灵肉皆爽到极点,极度满足又满脸绯红的万玉贞之后,程庭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系统,一连串的提示音顿时弹了出来。

这次的收获颇丰,别看明面上,系统给的奖励不如上次的多,可是程庭树实际上获得的好处,却远超过上次。

封圣功升到了第二重境界,情妖真气的量翻了一倍,不管是武道术法,还是床上的御女能力,都大幅得到提升。而且获得了那个特殊技能——灵犀淫指。

“名称:灵犀淫指”

“品阶:特殊”

“属性:特殊”

“限制:武道等级不低于后天五品,指部肌肉必须强于**”

“消耗:初始10%真气。此后每秒1%真气”

“效果(被动):指部灵活度大幅提升,其他指法类技能效果提升5%。挑逗女性敏感点的效果大幅提升。”

“效果(主动):接触到女性身体时,手指可以释放出催情气息,小幅提升女性的性欲。若手指进入女性体内,则催情效果翻倍。”

程庭树看着这个技能,倒是有些惊喜,这个灵犀淫指的效果,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明显非常实用,放在商城里恐怕也价格不菲。这次随着封圣功进阶,而自动获得,程庭树可谓捡了个大便宜。

程庭树点开百美图鉴,想要看看万玉贞的破碎图鉴是什么样的。

“破碎图鉴——万玉贞”

“罩杯:E”

“性欲渴望:强烈”

“性生活质量:极差”

“长相:A 身材:A 气质:B 性技:S”

“特殊:无”

“综合评分:A”

“对宿主的性欲依赖:70%”

程庭树看到这个性欲依赖,也真是有些吃惊了。通过系统可知,寻常夫妻在感情正常,双方性欲和性能力正常的情况下,女性对丈夫的性欲依赖为30%至50%。而超过60%的话,要么是双方感情如胶似漆,处于热恋的那种状态,要么是男方性能力极强,花样繁多。

可是万玉贞对自己的性欲依赖居然高达70%,达到这个水平的话,再往上只能是不断地性交,增强双方肉体的磨合度。

程庭树又点开了那第五个本命天赋,却听得耳边提示音响起。

“本命天赋五:鹤发童颜(被动)”

“效果:宿主精液对于女性有延缓衰老,美白护肤等养生效果。若是内射,则效果额外增加”

“啧啧啧,这个天赋可真是有趣啊,说不定以后我还能用它来开个美容院,哈哈哈……”程庭树轻笑道。

程庭树点开了个人属性,现在的他和刚得到系统时,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

“程庭树,男,十九岁”

“武道品阶:后天五品”

“术法品阶:人间境”

“异能品阶:E”

“精神力品阶:凡境三品” “本命异能:神忌之体”

“特殊体质:天生媚体”

看着自己的各项数据,程庭树知道自己还远远不够,他再度将那沙袋绑在腿上,然后深吸一口气,仔细想了想,他又打开了欲海商城。

“当前宿主拥有4600情欲点,C级情欲令*1”

别看这些情欲点貌似很高,可是真正能买的实用道具却很有限。程庭树沉默片刻,明白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是获得情欲点的最快途径,而这样的话,调教赵晓娟的事情,就需要提上日程了。

可是光靠现在的能力,程庭树并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做到这点,他目光浏览着商城里的各种道具。片刻之后,他眼前忽然一亮,“这东西或许可以。”

“名称:淫龙跳弹”

“品阶:四星”

“属性:调教类道具”

“限制:满状态下最长持续工作十二个小时,全频率开启可工作一个小时。此道具为充能型,须填装特殊电池”

“售价:3000情欲点,D级情欲令*2”

“效果一:可以令女性更快地达到高潮。开启时,会产生小幅的催情效果。若是使用地点为目标的敏感点,则催情效果翻倍。”

“效果二:若目标属于主动佩戴,快感增加10%。若目标属于被动佩戴,则其羞耻心和背德感等数值,以30%的数值,转化为身体敏感度。”

“备注:此道具为套装道具,若凑齐全部系列,则除道具效果额外增加20%外,还会产生额外的特殊效果”

待到兑换完毕后,一套粉色的礼盒出现在了程庭树的面前,里面除了4个粉色跳弹外,还有一个粉色的遥控器和一本薄薄的说明书。

这个淫龙跳弹可不是普通的情趣用品,除去本身的刺激作用外,还有催情效果。更重要的是,它的第二个效果更是配合着孽欲淫环,堪称强大。而且程庭树注意到了,这个调教类道具属于套装系列,也就是说凑齐一套的话,会获得额外的效果,所以他才狠下心来,兑换了它。

“娟姐的下面恐怕还受不了刺激,算了,今天就放过她吧!下午去师父那,我必须要快速提高实力。”程庭树暗想道。

等程庭树来到那处废弃小区时,瘸腿乞丐罕见地出现在了一楼楼梯附近,看上去他的气色更差了。

“你突破了?”还没等程庭树说话,瘸腿乞丐直接开口问道。

程庭树也没有否认,直接点点头。

瘸腿乞丐轻笑道:“看来你最近艳福不浅啊!封圣功已经突破到第二重,武道也已经后天五品了。”

“但是还不够,对么?”程庭树没有一丝喜悦的神色。

瘸腿乞丐沉默了片刻,淡淡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武道一途,后天武者为最底层所在。即使是世俗里,没有练过古武术的人,也可以练至后天一品到巅峰。不过也仅是如此罢了。没有古武术的加持,一辈子都只能是后天武者。”

“唯有修炼过古武术,才有可能练出罡气,罡气外放,是为先天。达到先天武者,才是踏入术道强者的第一步。先天之上还有地煞、天罡两境,两境之后便为武道大宗师。但那不是终点,大宗师之上乃是凡人能够达到的顶点,名为蜕凡境,意思就是脱离凡人的境界。”

“蜕凡境往上还有么?”程庭树问道。

瘸腿乞丐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叹息道:“有,蜕凡之上,是为圣贤,于武道而言,名为武圣。传闻武圣可以挥掌断峰,喝声散云。只是自明朝邋遢道人张三丰成就武圣,破界而去之后,华夏已经有数百年未有武道高手成圣了。别说武圣了,如今华夏武道,蜕凡境的顶尖高手都很少出现了。”

“那术法一道呢?”程庭树问道。

瘸腿乞丐沉默了片刻,说道:“术法起始于人间,初阶故名人间境,此后为百鬼、地煞、天罡三境。天罡境后,阴阳二气开始汇聚,是为阴阳境。待到阴阳二气达到一个玄妙的平衡之后,便会汇聚为一种特殊的真气,是为混元境。而当混元境之后,术士积攒足够的能力,便可以力破混元,成就圣贤,是为术圣!而华夏最后一个术圣,也是张三丰,他是同时成就武圣和术圣,堪称传奇!”

讲到这里,瘸腿乞丐忽然笑道:“现在你该知道你的实力只能说是最底层的存在,现在把你丢到真正的术道里,哪怕一个三流势力的外门弟子,都有可能将你斩杀!所以你要走的路还很长!还有就是别指望情妖秘术可以帮你轻松对敌,情妖秘术有相当一部分属于精神类术法,敌人如果精神力很强的话,效果会大打折扣!”

“常人的精神力是为凡境,分为九品至一品。九品最弱,一品最高。这和天赋有关。一般来说,正常人的精神力为六品左右。再往下的话,就是有智力缺陷了。而你是三品,精神力天生就比常人要高,所以学起情妖秘术事半功倍。精神力越高的人,对于催眠这类精神力控制的抵抗就越高,甚至可以反噬施法者。”

“修炼过魂魄精神一道的术士,可以将精神力升为灵境。灵境之上为地境、天境、玄境、命境。而命境之上,则是传说中的源境。修炼到这个境界的人,虽说无法成就圣贤,可是精神力之强,已经可以让魂魄离体,单独存在。那种人极难杀死。”

瘸腿乞丐从怀里掏出几本古书,然后丢给程庭树,说道:“所以今天开始,你的课程除了武道之外,术法和精神力的修炼,也必须提上日程了。”

程庭树接过那几本书,耳边就不断听到系统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获得典籍(初阶符箓术)”

“叮!恭喜宿主获得典籍(初阶手诀)”

“叮!恭喜宿主获得典籍(初阶法咒)

“叮!恭喜宿主获得典籍(初阶魂法)”

“……”

接下来整个下午,程庭树都在这个破旧小区修炼武道、术法和精神术。而瘸腿乞丐也不断在旁边指点纠正错误,程庭树在不断吸收各种知识,直到离开前,瘸腿乞丐还特地花了半个小时给他讲术道见闻和各种基础知识。程庭树仿佛一个吸足了养分的种子,开始茁壮成长起来……

直到天色变黑,华灯初上,瘸腿乞丐才将程庭树放走,而累得浑身酸痛的程庭树,也不想留在这个肮脏阴冷的废楼里,他犹豫了半天,直到瘸腿乞丐都忍不住说道:“有屁快放!”

他才将自己强奸赵晓娟时,自己性情大变,而且对于性欲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的事情,告诉了师父。

瘸腿乞丐静静地听着程庭树的问题,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这世上任何一种能力的获得,都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而情妖秘术同样如此,随着你修炼它越来越强,越来越精熟时,也会被其影响,变得性欲越来越强烈,而且情妖秘术的副作用,也会越来越强!” “副作用?什么副作用!”程庭树顿时瞪大了双眼。

瘸腿乞丐答道:“情妖秘术有相当一部分是催眠这类控制他人精神的术法,你在对别人施法时,自己的精神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情妖秘术的使用,会打开你内心的黑暗面和各种负面情绪。日积月累之下,如果不想办法化解,那么你最终会沦为一头只想着性欲,毫无理智的人形淫兽!”

“当年某代情妖就是过于贪欢,才导致走火入魔,一夜之间掳走了三百多名女子,有几十名女子承受不住他的性欲,活活被凌辱致死。此事爆出后,他被术道诸雄追杀,最终被一个疯和尚抓住,是死是活就不得而知了!”

程庭树蹙额道:“那破解之法是什么?”

瘸腿乞丐回道:“唯一的破解之法,便是提升你的精神力。一切情妖秘术的施展,除了情妖真气之外,还是靠精神力。你的精神力越强,就能更好地压制化解那些负面效果。我会传给你化解的秘法,但是一切还是得靠精神力来化解!”

在得到满意答案之后,程庭树很快便坐上公交,朝着楚云公寓楼而去。

这时正值晚高峰,公交上非常拥挤,几乎容不下人落脚。程庭树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挤进了车内。还不容他喘息片刻,后面又是一拨人挤了进来,直接把他朝着车后方推了过去,引起了不少人的咒骂。

程庭树也只能苦笑不止,他正要伸手抓住车上拉环,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的一幕。只见一名穿着粉色连衣裙的美妇,正满脸羞红地看四周的乘客投去求助的目光,而她身后则站着一个地痞无赖模样,染着满头金毛,手臂纹着龙的青年。那青年虽说侧着身子,挡住了自己大半视线,可是眼力甚好的程庭树,却能看到那无赖的手,正在肆无忌惮地摸着美妇的臀部。

那粉裙美妇虽说向四周乘客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是那些衣冠楚楚的上班族却不愿意招惹那黄毛无赖,不是假装打瞌睡,就是低头看手机,根本无人愿意当出头鸟,所以那黄毛无赖才敢如此嚣张地猥亵粉裙美妇。

那黄毛无赖正摸得入港,忽然觉得一只手像铁箍般握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将自己的手挪开粉裙美妇的臀部。

“谁这么大胆,敢得罪我黄三!”黄毛青年大怒,他在附近可是出名的地痞无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搅他的好戏。抬头看去,却见一个面容俊朗的高中生,黄三瞪着两眼,用阴森的语气威胁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黄三听过没?别给自己找事!”

程庭树冷冷地看着他,若是没有遇到瘸腿乞丐之前,他还真的未必敢挺身而出,可是现在他不是凡人了,是术士!以后要面对的是无形无影的恶鬼,是千奇百怪的妖怪,是狰狞可怖的僵尸。你黄三一个混混,也配跟我叫板?

“哦,我如果不放呢?”程庭树冷冷道。

黄三面色顿时变得阴沉如水,他好歹也算是附近几条街的地头蛇,手下还有一批兄弟。尤其是最近他搭上了东郊黑道组织“夜王”的线,认了里面一个高层黑哥为干爹,更是在附近横着走。

在黄三看来,程庭树就是个还在学校,有些正义感的愣头青,对付这种人,让他知道社会的险恶,才是最好的办法。黄三猛地一拳挥向了程庭树,后者依然面无表情,黄三的这一拳虽说来得突然,可是在程庭树看来,实在太慢了,对方应该连一点武术都不懂。

程庭树后发先至,一招游鲨掌拍开了黄三的拳头,然后手掌贴着其手臂,轰向他的胸口。

黄三只觉得胸口中了一拳,紧接着肚子里内脏就像是倒了个位置,差点没将胃里的食物吐出来。而程庭树握着他的那只手陡然发力,将黄三捏得直喊疼,也得亏前面似乎爆发了争吵,将这里的动静给压了下去。

“小子,你有种,你有本事就亮个名号,我黄三……”黄三疼得面色扭曲,可是仍不忘放出狠话。

程庭树却轻蔑一笑道:“你当我傻么,想知道我是谁,就自己查吧!”

说罢,他猛地一脚踢中黄三的腹部,将这个一百多斤的汉子,直接踢得连连倒退,然后顺着正好打开的后车门,摔倒在某个站台上。

“你小子等着,我黄三不会放过你的!”黄三的威胁声随着公交的远去,而逐渐消散。

附近的乘客看到程庭树如此勇武,一个个更像是受惊的鹌鹑,或是假装低头看手机,或是转头看窗外。程庭树轻蔑地冷哼一声,然后满脸堆笑地对着那粉裙美妇,直到这时,他才有机会正面观察那粉裙美妇。

那粉裙美妇大约三十多岁的年纪,一头如同丝绸般顺滑的长发垂到腰间。她的容貌俊美,尤其是水汪汪的大眼睛,配合着那眉宇间的春情,给人一种女人果然是水做的感觉,那嘴边的美人痣更是增添了一丝熟女的风韵。而她一身粉色的连衣裙,将其凹凸有致的身形给衬托得淋漓尽致,。

然而最令程庭树瞩目的,却是粉裙美妇胸前的那对巨乳。即使是目前母亲范清妍和风骚入骨的房东万玉贞,她们的胸前双峰,恐怕都比不上眼前这位。用通俗的话来说,就像是她胸前塞了两个西瓜,恐怕至少得F罩杯!在程庭树所见的美女之中,目前属于最大的一位!她裙下露出两条修长美腿似乎还穿着肉色的蕾丝裤袜,脚下踏着黑色的高跟鞋,给人一种柔美如水的成熟风韵。

“她的孩子小时候估计吃得很饱!”程庭树在心里想道。

“多谢小朋友。唉,你不是我儿子的同学,是叫……小树来着?”那粉裙美妇本来一开始还在不断感谢,可是待到仔细一看,却忽然捂嘴喊道。

“嗯?”程庭树听她这么一说,也是眉头微蹙,他凝神看去,倏然发现,眼前这位粉裙美妇居然是自己的好基友王围干的母亲季蓉蓉!

“原来是季姨啊!我说那么巧呢,嘿嘿……”程庭树也是傻笑道。

季蓉蓉忽然羞红了脸,没想到自己被流氓猥亵的模样,被自己儿子的好朋友兼同学给看得一清二楚,她顿时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程庭树也感到其中的尴尬,他忽然眼珠一转,想找个话题岔过去,“唉,现在这么晚,季姨要去哪儿?”

季蓉蓉迟疑了片刻,回道:“唉,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为了让我家那小子能够安心上学,我不得不又找了份兼职。在夜王夜总会里当保洁,那里工资开得高,干到夜里12点下班。”

程庭树也知道王围干的家庭情况,父亲是个烂赌鬼,老早就因为欠下一屁股而逃之夭夭,下落不明。季蓉蓉只得打好几份工,偿还丈夫的赌债,还要独自抚养儿子。现在王围干进入昭月中学,虽说有奖学金抵消了大部分学费,可是负担依然不小。

“不过阿姨还是得感谢你的……你的帮忙,等放假了,你到我家吃饭吧,阿姨为你准备一桌好菜!咦,对了,今天不是节假日啊,你怎么……”季蓉蓉先是邀请程庭树,可是片刻之后却有些狐疑道。

程庭树只得将自己糊弄林秋雅和万玉贞的鬼话,再度拿来糊弄季蓉蓉,听得季蓉蓉母性大发,不停地问他还疼不疼。

就在程庭树想要解释早就不疼时,公交车忽然一个急转弯,车内的乘客都没什么准备,纷纷东倒西歪,原本就拥挤的车厢,变得更加混乱。而程庭树和季蓉蓉原本就处于车厢角落,程庭树背后就是车尾,被那拥挤的人群推搡着,季蓉蓉一个站立不稳,竟朝着程庭树身上扑去。

季蓉蓉胸前的巨乳直接撞到程庭树结实的胸膛上,被挤得变形。而程庭树直接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那柔软的触感全方面地刺激着他的感观。更何况季蓉蓉身上的体香,也涌入了他的鼻腔内。

季蓉蓉瞬间再度羞红脸,她被身后的人群推搡,直接和儿子好友正面相贴,如热恋中的男女,就差没有激情舌吻了。

“季姨,我……”程庭树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季蓉蓉打断道:“不要说话,不是你的错!”

程庭树只觉得自己胯下的小兄弟有些怒涨的趋势,他额前顿时露出了冷汗。这可不是万玉贞,万玉贞对自己早有好感,巴不得自己上了她。可季蓉蓉可是自己好兄弟的妈妈,要是自己真的勃起,这么狭窄的区域,对方肯定会发觉,到时候恐怕……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前方交通灯刚换绿灯,司机换挡起步,可是刚刚准备出线,却有个老太太突然加速,闯红灯过马路,吓得司机连忙踩下刹车,整个车厢再度乱成一团。而刚想从程庭树身上离开的季蓉蓉,只觉得身后又是一阵推搡,整个人直接趴在他身上,为了站稳,甚至还双手抱住了程庭树。

“我艹!”程庭树好不容易安稳住胯下的兄弟,这回彻底完了。季蓉蓉的巨乳直接全部挤在他的胸前,力道之大,甚至直接挤成饼状了。而且那双白皙的藕臂,更是抱住了自己的脖颈和后背,那股淡淡的幽香更是冲击着他的鼻腔。两条肉丝美腿也紧紧地依附在他的双腿上,不断随着车辆晃动而摩擦,发出好听的“沙沙”声。

这下就算是圣人再世也受不了啊,程庭树的小兄弟直接怒涨起来,成为一条想要品尝粉蛤的毒蛇。两人靠得如此之近,而且程庭树的肉棒又异常粗壮,季蓉蓉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其中的雄伟。

“我的天啊,这是那孩子的……这么粗长!呸呸呸!你在想些什么?”季蓉蓉顿时羞红了脸,不知该如何处理。

程庭树也是极为难受,别看他性欲强盛,当初也强奸了赵晓娟,这是眼前这人是自己基友的母亲,他怎敢有什么邪念。

“季……季姨,我不是故意的!”程庭树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

季蓉蓉低着头,也不敢看他,用蚊子哼般的声音回道:“季姨知道……”

程庭树也是非常尴尬,他刚想说些什么,公交车似乎路过了一个陷坑,整个车猛地颠簸起来。

“啊!”季蓉蓉只觉得自己的阴阜上顶着一根炙热粗长的棍状物体,早就有孩子的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只是现在不管是动,还是不动,都会刺激到自己。

好在季蓉蓉发出这声尖叫时,车内的乘客们也在尖叫咒骂着,勉强盖过去。即使少数几个听到的,也假装没有听到。

程庭树面容尴尬,这种体验说不上快感,反而增添了三分尴尬。

就在两人都陷入各自的尴尬时,公交车驶入了一段偏僻荒远的路段。这里原本是东郊相对偏僻之地,之前很多超载的货车司机为少交钱,经常走这条小路,导致路面坑坑洼洼的。即使后来政府将东郊划为新的经济中心,却因为此段的偏僻,而没有修整路面。

这可苦了季蓉蓉,随着公交的颠簸,两人的身体也会晃动,尤其是程庭树的肉棒,总会隔着粉色连衣裙,在她的阴阜和两腿之间不断滑动,将她那具已经很久没有性交的肉体,都刺激得有些苏醒了。

“不要动!”季蓉蓉强忍着羞耻,对身前的大男孩说道。

程庭树也是极为痛苦,这真不是他淫心所致,他也是受害者,他只能咬着牙说道:“我也不想,季姨。”

季蓉蓉贝齿轻咬着朱唇,忽然心里下定了某个决心,趁着程庭树的肉棒滑到穴口下方,两腿之间时,倏然两腿发力,将其夹住!

“嘶……”程庭树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动作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个温柔如水,性格善良的朋友美母居然会这么做。

“不许看!”程庭树刚想低头看看情况,却听到季蓉蓉低声娇喝道。

他抬头看向季蓉蓉,却看到后者面颊绯红,那如水般柔美的眉宇间竟有一丝情动和媚意。程庭树不敢看下去了,他怕自己真的憋不住,化为发情的公狗,眼前这人可是自己的同学兼好基友的母亲,如果自己真的动了手,恐怕日后……

但是事情的发展可不是程庭树和季蓉蓉能够控制的。

程庭树的肉棒远超常人,即使有季蓉蓉丰腴的大腿夹着,可是仍有一前一后两截在外。虽说肉棒隔着两层衣物,但是那股炙热和坚挺,却让季蓉蓉内心震撼不已。而身前那雄厚的男人气息,更是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这也是天生媚体的厉害之处,程庭树的气息和体液都会对女子产生特殊的效果,也就是他现在还没能彻底开发自己的身体。否则的话,他的每次呼吸,每一滴体液,对女人都是催情的春药。饶是如此,程庭树在车上的这些行为,依然让季蓉蓉除了羞耻,没有产生其他负面情绪。若是换个人的话,她恐怕早就挣扎起来了。

公交车依然在坎坷的路面行驶,车身不断颠簸跳动,而程庭树的肉棒也在季蓉蓉的肉丝美腿间,不断跳动挣扎,逼得后者不得不羞红着脸,加大力度。可是这样,等于间接让程庭树增加了快感。

而且由于车内乘客的推搡挤压,季蓉蓉本人也在不断地前后挪移,正等于给肉棒一个抽插相似的过程。无意之中,季蓉蓉给程庭树造了个特殊的“腿穴”。

程庭树现在在快感和折磨两者间煎熬,季蓉蓉的大腿属于那种丰腴型的,每次摩擦都会给他带来那种肉肉的触感和腿穴独有的快感。可是对方毕竟是王围干的老妈,他还是不想踏出那一步,哪怕现在只是迫不得已。

而季蓉蓉更是羞耻到极点,被自己儿子的同学在公交上用肉棒顶着,还被迫用大腿夹着对方的肉棒,这种背德感让她面颊绯红滚烫,而久旱的身体竟有了一丝湿润!

“不,这不是快感,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罢了!你看,小树他也不正在难受着呢?难为他了!”季蓉蓉强迫自己相信这只是正常反应,尤其是看到程庭树面色不断变化,极为煎熬的模样,更是有些心疼和母性泛滥。

而程庭树在煎熬中忽然灵光一闪,他心里默念道:“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距离我家或者夜王夜总会起码还要十分钟,我的鸡儿快憋炸了!有了,王老弟,我只能暂时对不起了,借你妈一用!”

他凑到季蓉蓉耳边,用一种极为痛苦的声音说道:“季姨,我好痛苦啊!”

季蓉蓉连忙慌张地问道:“怎么了,你哪儿不舒服,难道腰又疼了?”

“不是,是下面,我的小鸡鸡好涨啊!好难受,像要炸开了。”程庭树故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憨憨模样,痛苦地说道。

季蓉蓉听得面色一红,她出身于落后的偏僻农村,父母都是文盲,对女儿的性教育约等于0。再加上她本身学历也不高,而即使到了2035年,华夏的性教育依然被某些智障家长和别有用心之人阻挠,导致发展缓慢。所以季蓉蓉用自己的想法,还以为现在的男孩子,对于男女之事根本不知道,而逐渐进入程庭树的节奏之中。

“啊,那该怎么办啊?”季蓉蓉虽说对男女之事非常羞耻,可是现在母性大发,不忍程庭树受苦,连忙问道。

程庭树深吸一口气,然后继续用那憨憨的语气说道:“我以前在家这样的时候,都是用手摩擦小鸡鸡,然后就会喷出一些白色的东西,然后就没有那么痛苦了,还有些舒服呢!”

程庭树的话让季蓉蓉更是大羞,不过在她眼里,没有结婚的青少年都算是小孩,她强迫自己认为这些都是童言无忌,她问道:“可是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不能那么做!”

“可是我现在好难受!”程庭树撒娇似的说道。

其实程庭树这套放在其他女子身上,恐怕只会换来一个耳光,可是一来季蓉蓉用着上个世纪那种落后的观念,来看待现代青少年的性知识储备。二来程庭树经常到王围干家里做客,季蓉蓉也非常喜欢这个儿子的同学,对其好感很高,在前者天生媚体的影响下,总会下意识地肯定他的想法。

季蓉蓉却没有办法,喃喃道:“那该怎么办呢?”

程庭树见时机差不多了,连忙装出思索许久的模样,说道:“我有个办法,我可以拿季姨你的大腿来摩擦鸡鸡啊!”

“啊,不行不行,我是王围干的母亲,也是你的阿姨,怎么能这么做呢?”季蓉蓉果然如预料般地否决了。

程庭树伸手抱住季蓉蓉的腰,然后施展了灵犀淫指,指尖不断释放出粉色的淫靡气息,只是这些气息很快便被季蓉蓉的肌肤吸收。他撒娇般说道:“季姨,你就帮帮我吧!你待我最好了!”

“可是……这样不行啊,这样做……”季蓉蓉被程庭树摇得心神难定,她知道这种行为背德,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兼好友,那就更羞耻了。只是程庭树看上去确实很痛苦,她想要劝前者忍忍,只是母性大发的她看不得孩子如此痛苦,尤其是她的身体受到灵犀淫指的影响,也有些反应了。

“去帮帮他,你看这孩子多可怜。去帮帮他,正好你也可以止点痒!更何况这是助人为乐,又不是真插进去。人家还帮你打跑了色狼!”季蓉蓉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这个充满诱惑的声音。

权衡利弊之后,季蓉蓉贝齿轻咬唇瓣,低声道:“阿姨可以帮你,但是你不能碰我其他地方!”

程庭树连忙点点头,他转头环视四周,附近的乘客忌惮于他之前的行为,根本没人敢朝这里看,再加上这里属于角落,偏僻得很。所以他放下心来,竟直接伸手将短裤褪下一半,放出了自己雄伟的肉棒!

季蓉蓉刚想尖叫起来,就被程庭树给捂住了嘴,前者低声质问道:“你干什么!”

程庭树低声解释道:“我在家里就是脱光了摩擦的,这里是车上所以我只脱了一半。”

季蓉蓉想要反驳,可是迟疑了半天,最终却叹息道:“算了,赶紧解决!”

“唉!”程庭树轻轻掀起季蓉蓉的粉色连衣裙,而后者也轻轻松开自己的双腿。

程庭树将自己肉棒放到季蓉蓉的肉丝美腿之间,然后轻轻对着她说道:“可以了,季姨,你帮忙夹着点!”

季蓉蓉羞红着脸,却按照程庭树的要求,将自己的肉丝美腿并拢,以一种半紧半松的状态夹住对方的肉棒。

“好了,季姨,我开始了,我会尽快射出来的!”程庭树低声说道。而季蓉蓉则是直接扭过头去,不愿意让儿子的同学看到自己的表情。

程庭树只觉得季姨的两条丰满的大腿,夹住自己的肉棒,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腿穴。他轻轻挺动腰部,将自己的肉棒在季蓉蓉的两腿之间抽插。季蓉蓉的大腿和万玉贞的又有不同,她不像万玉贞有闲钱和时间可以健身保持身材,她难免有些赘肉,可是却算不得大象腿,甚至那种肉肉的感觉,给程庭树带来了别样的快感。

虽说看不到裙内的风光,可程庭树却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肉棒从龟头开始,破开重重肉浪,让肉色裤袜摩擦着他的棒身,一直到末端,然后他还故意用春丸撞击季蓉蓉的大腿内侧,发出轻轻的一声“啪”,搞得后者身体微微颤抖。

原本只是想要尽快解决尴尬的程庭树,却感受到了不小的快感,心里的那种背德感升腾而起,程庭树干脆加快速度,抽插起来,再加上公交车不断晃动,季蓉蓉也不得不跟着晃动,被动地给他的肉棒增加了摩擦。听着耳边“沙沙”的丝袜和肉棒摩擦的声音,程庭树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淫笑。

而季蓉蓉则是羞红了脸,程庭树的体外抽插让她久旱的身体也逐渐有反应,尤其是这个小混球,偶尔会故意将龟头点在自己的肉蛤之上,而且点的位置不是阴蒂,便是穴口,刺激得她阴道里都流出了一丝丝的蜜水。那敏感的大腿内侧,也是微微发热发软。

听着耳边程庭树粗重的喘息声,季蓉蓉忽然竟有了一丝悸动,她不敢往下深思,生怕无法自拔。

而这时公交总算驶出了那段颠簸的道路,开始进入主街。季蓉蓉知道距离自己工作的夜王夜总会已经不远了,连忙急促地说道:“好孩子,快点射出来,车快到站了!”

她不知道的是,由于紧张,季蓉蓉两腿下意识地并拢加紧,正好程庭树将龟头插在其中,那种挤压造成的快感,迅速传遍了程庭树的身体。他喘息着在季蓉蓉耳边说道:“好季姨,我快要来了!”

季蓉蓉也感应到双腿间肉棒的膨胀,知道这孩子要射精,可是一个现实问题又来了,程庭树该射在哪里?如果就这么喷射,肯定要不就是喷到别人身上,要不就是射到地面,肯定有人会第一时间发现。到那时候,自己和这孩子岂不是要上新闻了!可若是让他射在自己腿上,自己接下来还要工作,总不能带着满腿的精液去工作吧?

就在她进退两难时,程庭树忽然在她耳边低吼一声,“我射了!”

季蓉蓉只得用双手堵在他的马眼前,任由浓稠腥臭的精液像子弹一样喷射,虽说还要有些滴落在地,可大多是还是被留在了她的手掌上。此时正好车到站,程庭树顾不得回顾高潮,连忙拉起裤子,从口袋里迅速扯出一叠纸巾,盖在她的掌间,然后带着季蓉蓉下车。

而季蓉蓉只能拿着纸巾挡住满手的精液,低头跟着人流下车。程庭树拉着她来到一处偏僻之地,季蓉蓉用纸巾擦去掌间的精液,他猛地朝后者鞠躬道歉道:“对不起,季姨,我居然做出这种事情,对不起!”

程庭树不断地鞠躬道歉,他现在只能这么做,可是等了半天都不见季蓉蓉的半句训斥或者责骂,他也有些好奇。抬头望去,程庭树只见季蓉蓉满脸红霞,嘴唇轻抿,那双如水般柔和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甚至有一丝隐藏极深的媚意和情动。

“算了,这次季姨也有些不对,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季蓉蓉最终还是不忍责备眼前的大男孩,千言万语化为一声轻叹。

程庭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看着季蓉蓉转身朝着远处灯火辉煌,人烟熙攘的夜王夜总会而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