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番外:贝蒂修女的一天 下 ) 作者:画纯爱的JIN

.

【情妖(番外)】

.作者:画纯爱的JIN2020/9/6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 番外:贝蒂修女的一天(下)

太阳花酒店是这座西欧小国州府的标志性建筑,其隶属于米国七月花综合集团,是名誉全球的五星级的酒店。

而在今天中午,有一场关于难民、饥饿、气候等因素的公益募捐演讲,将会在这里举行,而公益募捐的晚会也同样会落地于此。欧洲各国的官员、富商、名流都会汇聚于此,济济一堂,好不热闹,至于他们会捐多少钱,那些钱有多少能够用来赈济难民,缓解饥饿,那就真的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举报这场慈善募捐的是该国的王子查山斯,老国王在位八十年后终于病危,这位坐了七十九年太子的皇储,迫切的想要借一场盛会来宣告自己即将按照继承法,在老头子死后荣登国王之位。为了给这场盛宴增加筹码,他特地邀请来了在教廷名声在外的贝蒂修女做开场演讲。

毕竟贝蒂修女被誉为活在人间的圣母玛利亚,她自从丈夫死后,就一直在从事公益工作,救活了无数孤儿、难民、乞丐。而请她也不需要花费太多的金钱,这种事情贝蒂修女还是颇为乐意去做的。

只是那位行走在人间的圣母玛利亚贝蒂修女,如今正在某条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的厕所里,将紫色无袖低胸连衣裙撩到了腰间,撅起那丰腴硕大如同西瓜般的雪臀,正朝后快速耸动,迎合着身后那名华夏青年程庭树对自己的肏干,她的两只纤纤玉手正捂着自己红润的朱唇,强忍着不让自己把娇吟声给喊出来。

这里是距离州府不到几十里的一个休息站,只不过这条路属于附近都是荒漠的偏僻地带,再加上该国面积狭窄,所以哪怕是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的厕所,居然进来的人也寥寥无几,完全没有华夏那边人潮涌动的架势。而兽性大发的程庭树看到这种厕所PLAY的完美场景,又岂能错过,直接拉着贝蒂修女跑进了女厕所,对那位珊迪助理自然说是修女腹泻。而程庭树只是耍了点小术法,便钻入了贝蒂修女故意留门的厕所隔间,掀开对方的连衣裙,拔出跳弹,换上自己的真家伙,伴随着“噗嗤”一声闷响,程庭树的肉棒便捅刺进了贝蒂修女早就湿滑的蜜穴之中了。

“你就这么变态,喜欢在公众场合玩这种……”贝蒂修女强行忍着下体的快感,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程庭树看着贝蒂修女雪白肥厚的臀瓣,以及隐藏在臀瓣深处的粉嫩菊花,还有下面那个被肥美蚌肉般阴唇包裹的蜜穴,顿时淫笑起来,他奋力挺动腰部,用粗长的肉棒顶开两片肥厚的阴唇,在大量淫水的帮助下,深深地捅刺进了贝蒂修女的蜜穴之中,过快的频率甚至让后者那两片肥厚的阴唇都掀得上下翻飞,如同展翅的蝴蝶。

那丰腴圆润的白皙臀瓣不断主动朝后撞击着程庭树的结实胯部,撞击得后者啪啪作响,那肥厚的臀瓣也在撞击的瞬间化为溢散开来的饼状,可是在臀瓣离开华夏青年的胯部之后,它又瞬间恢复成原来的模样,除了有些红润之外,竟无其他异样。那臀瓣撞击自己胯部的闷响,对于程庭树来说,就是催情的魔音!在鼓励着他继续肏干着眼前这位在外界表现得端庄肃穆,代表着神圣和慈爱,可是在自己胯下如同最下贱妓女般,只知道索求精液和肉棒的淫兽的贝蒂修女!

贝蒂修女努力控制着自己撞击程庭树胯部的力道和速度,让那一声声闷响控制在极为有限的程度,防止她的淫行被可能路过的过往行人发现。同时也保持着程庭树的肉棒可以更加深入的捅刺进自己的蜜穴最深处,和自己的娇嫩花心不断发出碰撞。

程庭树的双手扶着贝蒂修女的丰腴腰肢,奋力的挺动着胯间的肉棒,若非担心被人发现,他肯定会举手抬臂,挥动巴掌拍打后者的肥厚臀瓣。不得不说贝蒂修女真的是一个天生的炮架,在自己诸多后宫中,恐怕就只有季蓉蓉能够与之抗衡。那种耐操屄厚,丰乳肥臀,最深处却极为敏感的特点简直一模一样。

“不知她们过得还好么?我的孩子们还好么?”程庭树忽然想到了远在华夏那群后宫和孩子,在第三次大劫来临之前,他和盛依依便耗费十年阳寿,提前一天推测出了大劫的大概日期,并对后宫诸女和孩子们进行了完善的安置。只是那种思乡和思亲之意却更加浓郁……

“喂,听说太阳花酒店今天会有一场盛大的酒宴哦!”一个年轻的女声忽然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阵高跟鞋踏击地面的声音从远处响起,逐渐进入到了厕所之中。

贝蒂修女顿时紧张起来,她的娇躯一颤,连带着下体的蜜穴也猛地一缩。程庭树更是面色一变,贝蒂修女的蜜穴本就极为紧窄,她的一紧缩,简直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就处于射精边缘的程庭树猛地抓住贝蒂修女的两片肥厚臀瓣,掐得后者转头美目一瞪,可是他已经管不了多少了,直接马眼大开,一股股的滚烫浓稠的精液顿时喷射而出,朝着贝蒂修女的花心冲击而去。

贝蒂修女被这潮水般涌来的精液一激,顿时两眼瞳孔逐渐涣散,面色潮红如血,嘴角也流淌下一丝丝清亮的涎水。她那挺直白皙的脖颈顿时朝后高昂,如同中箭的天鹅,发出最后一声哀鸣,只是她的两只丰腴玉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红润嘴唇,生怕发出大点的呻吟,让别人听到。

而那原本如同羊脂玉雕琢的白皙美体更是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光泽,整个人仿佛映上绝美的晚霞,她的小腹和大腿内侧微微痉挛,两条丰腴的黑丝美腿更是不断的打颤,十根精致如玉柱般的脚趾死死的抓住高跟鞋的鞋底,而她下体的蜜穴陡然升温,大量的淫水分泌而出,那最深处的花心也陡然打开,一股股冰凉浓稠的阴精顿时喷射而出,混合着程庭树的阳精和自己蜜穴里的淫水,在紧窄的花径之中发出了融汇,刺激得她两眼翻白,差点没有直接晕厥过去。

贝蒂修女低头一看,一丝丝白色的阳精从两人性器的交合处缓缓溢出,由于她穿着的是开档的情趣内裤,所以根本无法阻挡下那些阳精的溢出,只能看着它们顺着大腿内侧滑落,而程庭树居然还在抱着自己的翘臀射精!

“我的天,他居然还在射精,他的睾丸里究竟储蓄了多少炮弹?”虽说已经被程庭树不知肏干了多少回,可是每次轮到情郎射精时,她总会胆颤心惊很久,那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总是让她的蜜穴湿热很久……

就在贝蒂修女还在享受着高潮余韵和小情郎温热精液的洗礼时,另一个女声忽然响起,“我听说光明教廷也派遣了使节团来到咱们州了,听说还是那位神秘的圣女带队呢!圣骑士团副团长尼奥也会来呢!”

第一个女声停在了厕所里的盥洗台前,从动静上来说,那位女子应该正在补妆,她一边扑着粉,一边用聊八卦的语气说道:“是啊,我听我老公说啊,这回公益募捐会可不止各国的名流哦,那些什么光明教廷、黑暗议会、驱魔人,就连米国设在咱们国家的鬼眼联盟特使据说都要出席了!”

程庭树将这些停在耳里,他来到西洋也有一段时间,从贝蒂修女这里也知道了一些关于西洋术道的规矩。西洋毕竟承认光明教廷的,他们大半国人都信教,所以西洋术道根本不需要掩饰,直接便在俗世里广泛发展。只不过比起其他地区的术道,西洋术道素来是以光明教廷为尊,唯有光明圣法可以公开传播,其他的均为异教徒,要处以刑罚。

而黑暗议会则是相当于西洋的黑莲教,可是不知为何,在术道之中,光明教廷对黑暗议会喊打喊杀,可是在世俗事务里,黑暗议会却能够公开行动,甚至广泛的渗透到了西洋各国的朝堂、商业和军队之中。

和程庭树一开始想的不同,黑暗议会的主体是一个被称为“夜族”的宏观种群,包括了诸如吸血鬼、狼人这类华夏人耳熟能详的怪物。可是经过贝蒂修女的讲解之后,程庭树才了解到,夜族实际上是和我们智人相似的人属生物。只不过他们天赋异禀,拥有着比普通智人强悍太多的潜能。夜族也不是传统术道意义上的邪祟,而是和术士甚至普通人一样,可以在阳光下呼吸、饮食、繁殖的活物。

至于驱魔人,他们是西洋术道里的散修,一些不愿意臣服于光明教廷,又不愿意投靠黑暗议会的术士,便会成为驱魔人。他们和华夏术道的底层术士一样,都靠着降妖捉鬼来糊口,而且和华夏的同行不同的是,他们是各种方法都用,包括枪械、食盐等稀奇古怪的东西。

而那鬼眼联盟,则是臭名昭著的世俗中以米国为首的“五眼联盟”的术道版本,他们通过监听、收买、暗杀等方法操控着诸多地区、国家的术士和术道,来达到米国称霸的目标。只是随着华夏近些年来的崛起,鬼眼联盟除了传统的业务之外,也开始频频向华夏术道投去目光。

程庭树不由得想到,当年凌霄剑客的秘葬事件和东瀛法皇称帝事件,其背后都少不了鬼眼联盟和米国术道的影子。对方没有直接插手,只是暗中筹划,便让华夏和东瀛术道火拼一场,不仅让华夏术道折损了一批高手,更是让渐生异心的东瀛法皇一脉几乎灭绝。

如果不是东瀛法皇的四殿下伏了一记暗手,让程庭树娶了橘京春和橘结花这对姐妹花,后来又救下了她们的母亲橘京香,恐怕东瀛法皇一脉就真的绝了户。没想到那位橘京春看似优雅端庄,颇有名门千金风貌的巨乳少女,居然是个榨汁姬。当他第一次和对方圆房时,情妖秘法已经修炼到一定火候的他,居然罕见的差点被折腾得下不来地,以至于他对这位东瀛名门的大小姐产生了心理阴影。

想到这里,程庭树终于将睾丸里的一泡浓精全部发射完毕,他并没有直接拔出肉棒,而让逐渐变软的阳具被满是淫水和精华的紧窄蜜穴包裹着,感受着贝蒂修女穴肉的蠕动和纠缠。

直到厕所外的高跟鞋踏击声逐渐远去,他才缓缓将已经变软的肉棒放回裤子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枚粉色跳弹塞入了贝蒂修女的蜜穴之中。

“嗯……你干什么?”贝蒂修女刚觉得蜜穴要轻松片刻,那以最低振动频率开启的粉色跳弹便塞在了她的花径之中,给刚刚退去高潮的美熟女一记来自灵魂深处的刺激。

程庭树从旁边抽出几张厕纸,然后帮助贝蒂修女擦拭大腿内侧,那里满是他的精液和淫水。

“嘶……你轻点,我现在那里很敏感的!”贝蒂修女的白嫩大腿内侧被程庭树稍微触碰,立刻双腿颤抖不止,仿佛连站立都成问题,她连忙向自己的小情郎娇嗔道。

程庭树微微笑着,然后减轻了力道,帮她擦去那些秽物和淫靡痕迹,然后花了几分钟把紫色连衣裙放下,整理下仪容。等到面色通红的贝蒂修女和程庭树一前一后的从厕所里走出时,珊迪早就有些不耐烦了。可是她毕竟只是个助理,而程庭树又是贝蒂修女面前的红人,自然不能过分得罪,所以只能运足气在他背后翻几个白眼,然后便让司机开启轿车,继续朝着太阳花酒店而去。

*** *** ***

作为一家五星级酒店,太阳花酒店自然可以称得上奢华,等到衣着整洁的门童将轿车车门拉开时,贝蒂修女拉着程庭树的手,走出车外,眺望远处高耸入云的酒店主体和远处修葺整齐的园林时,倒也有些心旷神怡。程庭树这些年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区区五星级酒店自然不会让他太过动容,看着那面容自若的华夏青年,珊迪倒有些惊愕了,她原本还有些担心这个家伙会不会露怯或者在众人面前出丑,那样就丢了贝蒂修女的脸了,现在看来倒是她多虑了。

贝蒂修女在宽敞的大堂里行走时,路过的客人都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敬意,纷纷脱帽或者微微弯腰致敬。

“贝蒂阿姨,看来你人缘很好啊!”程庭树看着一路上的客人,无论是种族肤色性别,都是出自心底的敬仰,于是随口说道。

而贝蒂修女则是并不在意,也是随口回道:“他们只是看中我在光明教廷的身份地位罢了。”

程庭树眼珠一转,笑道:“我不这么觉得哟!我觉得他们是真心的被你的善良、慈爱和母性所感动了……”

贝蒂修女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女人都是喜欢听情人夸赞自己的,哪怕不是夸赞她的美丽,都让她窃喜不已。而她的这一笑,顿时又吸引来了周围许多男士的惊呼和惊诧恋慕的目光,看得程庭树一阵不悦。而贝蒂修女似乎看出了小情郎的吃醋,顿时心里一阵愉悦,便拉着他的手,朝着会场走去。

就在会所前的园林里,一名身材高大剽悍,几乎有两米多高的黑衣大汉,忽然从一丛灌木后转出,然后对着贝蒂修女遥遥脱帽行礼道:“愿你安康,贝蒂修女!”

程庭树微微蹙额,来人身材魁梧,面容粗犷,满头凌乱的金发披在尽头,一道狰狞的刀疤从他的右眼角一直横亘整张脸,抵到他的左嘴角。随着他挤出一丝笑容,那道刀疤更是如同蜈蚣般蠕动起来,显得极为凶狠狰狞,他的背后悬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皮囊,似乎是放置了某种奇门兵器。更重要的是,此人杀气腾腾,几乎毫不掩饰,手掌间青紫之色缭绕,那是杀人无算的特征!也就算说这个看似邪道的西洋高手,手上犯的人命可不少!

“原来驱魔人的钩魔殿下,久仰大名,你也是为了这次慈善募捐而来的?”贝蒂修女一眼便看出了来人的身份,然后淡淡的说道。

被称为钩魔的驱魔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死气沉沉的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们驱魔人身无隔夜钱,要募捐也是募捐给我们。我这次来这里,是为了之后的慈善拍卖会,想来你们光明教廷也是如此吧?大家都是为了那枚拓印,为了那个神秘的秘葬而来的吧?”

贝蒂修女没有回答,她知道现在无论说是还是否,都没有任何意义。而钩魔用那股阴鸷凶狠的目光看了对方一眼,又在程庭树身上瞪了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去了。

“好浓郁的杀意,好强悍的实力!”这是程庭树对钩魔的评价,他的额头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贝蒂修女拿出手帕替他擦去虚汗,她难得看到小情郎露出如此惊惧之意,微笑着说道:“怎么,小可爱,怕了?”

程庭树摇了摇头,说道:“不,比他功力高深的,我也见过不少,可是杀意如此浓烈的,倒却是第一次。”

贝蒂修女叹息道:“驱魔人也是一群可怜人,他们虽说术士,却不被光明教廷承认,又不愿意投靠黑暗议会,只能在夹缝中生存,报团取暖,经常干些雇佣军和杀手的活,所以像钩魔这种九星驱魔人,几乎都是血海里杀出来的!”

程庭树微微蹙额,他知道驱魔人以星级来衡量实力,一星为末,九星为尊。九星基本能等同于华夏术士的混元境。这种级别的术道高手,基本已经是术士的顶点了。他听说驱魔人里明面上有九名九星驱魔人,可即使这样,驱魔人依然只能在西洋术道的夹缝里生存,那么光明教廷和黑暗议会究竟有多强?

一想到自己面临的敌人是垄断大半个西洋术道的光明教廷,程庭树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而这时一只温润如玉的手掌忽然握住了他的手,程庭树抬头看去,却见贝蒂修女正满脸母性和慈爱的看着他。不得不说,贝蒂修女虽说容貌算不得倾国倾城,可是那种母性光环,他的后宫里能够比拟的可谓寥寥无几。

程庭树也感受到了贝蒂修女的关心,他拍了拍对方的玉手,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

两人进行前行,就在他们准备从工作人员专用的后门进入会场时,一阵甲胄的声音响动忽然自不远处传来。

“甲胄?还是西洋重甲!”程庭树耳垂微动,他立刻察觉到了有大批身着甲胄的好手在接近。在西洋地界,会大批穿着甲胄的,恐怕也只有……

“贝蒂修女,愿主与你同在!愿圣母赐福于你!”一个清脆如黄鹂的女声忽然自两人身后响起,贝蒂修女一听顿时身体一僵,仿佛听到了什么让她震撼的事情。

程庭树也有些奇怪,他转头看去,却见一队外面装着西装,可是里面却明显是教廷制服和金属甲胄的白人,正站在距离两人不远处的园林出口。尤其是为首两人,一个是身材高挑,面罩轻纱,看不清模样,穿着丝绸所制的直筒式宗教礼服的少女。而另一人则是身材魁梧高大,面容粗犷坚毅的中年白人汉子,他虽说穿着西装,可是里面的镶金银色重甲赫尔本就魁梧的身材,撑得跟个小绿巨人差不多,显得有些滑稽,只是他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人无法小觑于他。

“贝蒂?”程庭树轻轻推了推贝蒂修女,却发现后者正神情复杂的看着那名穿着宗教礼服的少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中年美妇如此失态,“难道这个少女对她有什么重要的意义?是亲戚?”

程庭树忽然想到贝蒂修女曾经在床榻间跟他讲过,她曾经生育过一个女儿,只是刚刚出世就被教廷的人带走了,而且强迫她们母女不能相认,这似乎是西洋教廷选择圣女的一种方式。程庭树看了看眼前少女的身着,居然是教皇的规格,只是略有删减降品,这倒是挺符合术道组织里关于圣子圣女的地位。

术道组织里的圣子圣女,往往拥有堪比魁首的地位和权力,可是一旦组织有了需求,他们往往是第一个拿来牺牲的存在,真正能够熬出头的寥寥无几。或许贝蒂修女认可女儿平庸过度一生,也不愿意她被选为教廷的圣女,成为教皇的一柄剑,或者说质子吧?

从那位圣女和贝蒂修女打招呼的情况来看,对方似乎并不知道贝蒂修女是她的生母,只是类似称呼一个有名望的前辈罢了。

“没想到你们也来了,这次居然让你们一个圣女,一个圣骑士团的副团长带队?”贝蒂修女很快便平复心情,淡淡的说道。

那名白人圣骑士微微一笑道:“公益募捐自然不会如此大动干戈,可是那神秘拓印,教廷可是势在必得。毕竟这关系到当年那个在西洋掀起腥风血雨的华夏家族的秘葬!对了, 你身边的那个青年似乎是华夏人吧?”

贝蒂修女忽然警觉起来,“是又如何?”

圣骑士副团长不怀好意的说道:“贝蒂修女,你应该知道,如今华夏术道和米帝术道争斗越发激烈,而华夏和我们教廷至今没有结交。也就是说如果你身边一直带着个华夏男人,恐怕会引起友邦惊诧啊!”

贝蒂修女顿时冷笑不止,她手腕一抖,从袖子里滑出一枚纯金的镶钻的十字架。这枚十字架一出现,那圣骑士副团长立刻单膝跪下,连带着身后的那些教廷众人也呼啦啦一起单膝跪下,即使是圣女也是弯腰向那枚十字架行礼。

“这是初代教皇赐福过的贴身十字架,能够得到的人有点类似于你们华夏所说的一字并肩王。虽说没有实际掌控教廷的权力,但是除了教皇之外,凡教廷之人见之必须行礼,除非此人背叛教廷,否则不可阻拦、威胁!”贝蒂修女忽然传音给一脸懵逼的程庭树解释道。

“尼奥,我知道你是红衣大主教的侄子,可是教皇见了我也得让上三分!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对我的人指手画脚!若非圣女在此,我非让你滚着出去!”贝蒂修女是真的生气了,她对于敢于威胁程庭树的人,绝对不会有好脸色相待!

尼奥也没有想到,贝蒂修女居然会为了一个华夏小子,对自己大加训斥,甚至拿出了上代教徒赐予她的信物!要知道贝蒂修女素来极为和善,而且他的亲叔父更是教廷圣城的红衣大主教,素来被人奉承惯了,如今被对方当着属下的脸训斥一顿,尼奥顿时有些脸上挂不住,面色涨红的站在原地有些尴尬。

“你们教廷的人在术道行事霸道也就算了,如今连会场的门也给堵上了,也未免有些太过霸道了吧?”一个甜腻如蜜,如同有人在你耳蜗吹气的女声,忽然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在场的教廷弟子有部分人面色一红,眼里竟露出了色欲邪芒,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那原本一直沉默的教廷圣女忽然不知从那里掏出一根法杖,顿地一喝,一股纯净到极点的圣力瞬间将那些教廷圣骑士包裹其中,一丝丝粉色的气息如同雨后的蚯蚓,纷纷从后者体内溢出。程庭树瞳孔一缩,顿时对那圣女产生了警惕,对方的圣力似乎可以解除一切负面效果!

众人这时才有机会抬眼朝着声源所在看去,却见一名身材高挑,穿着暴露,丰乳翘腿,可偏偏蜂腰如蛇的美艳白人女子,正罩着一副黑色的半透明面纱,对着教廷的圣骑士噙笑而视。

“那是黑暗议会的八大巨头之一,绰号美杜莎夫人!可是一个狠角色!你别看她美艳妩媚,身材傲人,可是死在她手下的……”贝蒂修女对着庭树解释道。

“黑暗议会的人么?我听说黑暗议会如今四分五裂,是么?”程庭树试探性的问道。

贝蒂修女点点头道:“黑暗议会成分复杂,有正统的夜族,有被教廷压迫的术士,也有的干脆就是教廷的叛徒。他们派系繁杂,原本上代议会长还在时,尚可震慑,后来那位被教廷设伏围剿,投入黑狱之中,黑暗议会便四分五裂起来,若非有教廷这个共同敌人存在,否则他们早就大打出手起来了。可即使像这次的盛会,其他势力都是一个代表团,唯有黑暗议会派出几个,显然他们互不信任。那位美杜莎夫人便是夜族里的一位元老……”

程庭树点点头,他已经明白为什么当初九华山事件,妹妹要那么着急的返回家族,看来这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了。

教廷和黑暗议会的人虽说水火不容,恨不得当场开打,可是实际上在世俗中还是尽量避免冲突。所以尼奥瞪了美杜莎夫人片刻,并没有像程庭树想的那样,直接跟黑暗议会的人打起来,而是转头便离开,直接进入了会场,倒是让他有些失望。

美杜莎夫人却没有离开,而是迈着妖娆的猫步,似缓实疾的来到了程庭树面前。而贝蒂修女则是上前一步,将小情郎护在身后。美杜莎夫人自然注意到了这个微小的动作,她的嘴角在黑色面纱后微微上扬,轻笑道:“贝蒂修女你好啊,不知道这位小帅哥是?我记得你的孤儿院似乎不收成年人吧?”

贝蒂修女似乎对她非常的不屑,只是淡淡的回道:“我是救济的一个难民罢了。”

“难民?我记得华夏国泰民安,又不曾发生战乱。我观其模样,也不像是那种叛国背祖的‘难民’,莫不是贝蒂修女你春情萌动,包养的小白脸不成?”美杜莎夫人肆无忌惮的说道,她的那对丹凤眼充满了挑衅的意味,甚至还朝着程庭树抛了个媚眼。程庭树只觉得一股微不可察的灵力波动朝着自己涌来,不等他的护体罡气浮现,贝蒂修女手掌不经意间一挥,一股圣力涌动,瞬间将那股充满了魅惑和淫靡气息的灵力波动湮灭掉了。

按理说这种话极为过分失礼,简直堪比辱人父母,可是贝蒂修女却只是噙着淡淡的笑意,一时间让美杜莎夫人也有些捉摸不透,对方究竟是真包养了情郎,还是对自己的话不屑反驳。

而在这时,大量世俗名流、富商和官员也逐渐朝着会场走来,美杜莎夫人似乎有些不愿意和那些人碰面,于是告罪轻挪莲步,姿态优雅的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给程庭树抛个媚眼,当然这回是单纯的抛媚眼。

“你要是觉得没看够了,可以跟过去啊!美杜莎夫人最喜欢小帅哥了,如果你的邪法能比得过她的媚功,或许你能把她驯服成你的女奴哟!”

程庭树只是略微关注了美杜莎夫人几眼,贝蒂修女那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醋味的话语,便传了过来。

“那条蛇精再漂亮性感,也不如贝蒂你在我心里的一成地位!”程庭树看着吃醋的中年熟女,淡淡的说道。

贝蒂修女微微一愣,然后脸颊居然微微一红,她拉着程庭树的手,朝着后台走去。

就在两人消失在工作人员专入的后门时,一辆豪华的加长名车驶到了太阳花酒店的门口,在门童的拉开车门后,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便从车厢里挪出,踏着一双鲜艳如血的高跟鞋,落在了平坦柔软的红毯之上。紧接着一名身材高挑,面带轻纱的金发白人女性便从车上下来,饶是门童见惯了美女贵妇,也被那女子的雍容高冷气质所折服,竟罕见的愣住了片刻。而下一刻,从车上又跃下来一名身材娇小,穿着休闲 T恤和超短热裤的少女,那模样也是俏丽妩媚,属于罕见的美少女。

而当门童看到两人胸口那极为明显的血色蝙蝠家徽时,顿时面色肃然,朝着两人行礼,并指引着她们的进入会场。

“姐姐,你确认姐夫会来这次募捐会?”娇小少女毫无淑女风范的掏出一根大号波板糖,直接用虎牙咬开包装袋,便肆无忌惮的用丁香小舌舔舐起来。

面纱美女点点头道:“我相信菲克纽斯大师,他的占卜从未失误过。而且如果哥哥真的来到了这个国家,听说到那件事情,肯定会来……”

“你是说那个破牌子?为什么家族里那么重视,就连教廷、驱魔人和鬼眼联盟都派出了高手过来。”娇小少女咬着波板糖,含糊不清的说道。

面纱美女轻笑道:“你口中的破牌子在华夏术道可是被人抢得头破血流的神器啊!被人称为十二天煞令!当年哥哥靠着一个戌狗令,多次化险为夷。只是华夏术道一直没有找到完整的天煞令,始终缺少几枚。这些年来天煞令逐渐现世,只差最后一枚寅虎令。没想到寅虎令居然在咱们西洋,今天要拍卖的印虽说只是拓印,可是却关系到正品寅虎令的所在,更有可能和龚家的秘葬有关。”

“就是那个曾经杀得咱们西洋术道胆颤心惊,闻之色变的妖虎龚家?”娇小少女也是微微变色道。

面纱美女点头道:“据我所知,当年华夏术道的九龙内卫曾经出现过一场大分裂,内卫的一大家族龚家和其他几家不和,于是愤然带着一批精锐远渡重洋,来到西洋。虽说水土不服,被我们西洋术道所灭,可是也留下了一个妖虎龚家的凶名。可是他们的秘法传承和携带的大批珍宝却消失无踪,这些年来,西洋术道一直没有停止过对龚家秘葬的搜寻,现在忽然冒出了一丝线索,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你看吧,募捐是虚,后面的拍卖才是实的!”

而此时的后台,贝蒂修女因为德高望重,所以专门配了个休息室。一到休息室,程庭树立刻兴奋起来了。而贝蒂修女看出了他的苗头,连忙正色道:“你别闹了,距离演讲开始还有十分钟了,你要是玩真的,到时候……”

程庭树却没有打算把贝蒂修女给办踏实了,他拿出了那串在厕所里办事时取下的粉色跳弹,说道:“你忘了戴上这个了!”

(中间贝蒂修女又上了一次厕所,是真上厕所……)

“你疯了!演讲的时候,西洋各国的名流、富商、官员和术道魁首都会来,你想让我在公众面前丢脸啊!”贝蒂修女都快崩溃了,心道这臭小子怎么满脑子都是色情的事情。

可是她最终还是摆脱不了小情郎的撒娇和哀求,红着脸将那枚粉色跳弹塞进了自己的下体,等到她刚将紫色的晚礼服从腰间放下,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抗辩和打闹声。还没等到贝蒂修女和程庭树反应过来,就看到休息室的大门忽然打开,珊迪忽然被一群黑衣人推搡着强迫进来。

“贝蒂修女,他们说……”珊迪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名长相阴柔的黑发白人青年推开,对方朝着贝蒂修女微微鞠躬,然后便想要拉住后者的玉手行亲吻礼。程庭树看得微微蹙额,他想要弹开对方伸向贝蒂修女的手掌,虽说亲吻礼是西洋常见的礼节,但是他还是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肢体接触。

可是谁料他的手掌刚伸到一半,对方却忽然反手一记擒拿手,扣住了程庭树的脉门。

“糟了,被算计了。对方明显是认出了我的身份!”程庭树这时候才发现对方西装里,还穿着一层制服,那心口的位置却是五只猩红的眼珠,“鬼眼联盟!米国的术士!”

“在下艾德礼,鬼眼联盟 B国分部的站长,我现在怀疑你与我米国七月花通缉的要犯程庭树有关联,请不要反抗,如果你有任何拒捕的迹象,我有权将你当场击毙!”那名年轻的米国术士淡淡的说道,他倒是不担心程庭树耍什么手段,后者的脉门被自己死死的扣住,有天大的本领也施展不出来。

程庭树也学着他的语气回道:“放心,我不会反抗的,毕竟那样我就无法呼吸了。”

艾德礼微微蹙额,他知道对方是讽刺米国虐杀尼哥国民,以及破冰者屠杀非洲裔术士的事情。不过盎克鲁撒克逊一脉的厚脸皮他倒是学到了精髓,他也懒得和对方答辩,大手一挥,就欲带人带走程庭树。

“且慢!你要把我的养子带到哪里去?”贝蒂修女忽然沉声道。

艾德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了对方,说道:“贝蒂修女,这个华夏男人是你的养子?”

“没错,他就是我收养的孩子!”贝蒂修女斩钉截铁道。

艾德礼眉头再皱,他语带威胁道:“贝蒂修女,他真的是你养子?别忘了,你可是鹰国的名门望族之后,鹰国和我们米国可是盟友,而且教廷方面……”

贝蒂修女一摆手,冷笑道:“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他就是我的养子,这是他的证明!”

说罢,贝蒂修女掏出一个文件袋,里面满是各种证明。程庭树早就知道西洋术道会用各种手段来探查自己的来历,于是早就让贝蒂修女给自己做好假身份。她花了重金和人脉,让自己入了某个华裔富商的族谱,只不过委屈的成为他的姨太之子。而被贝蒂修女收留的机遇,也变成被仇家所害,游船遇难,然后被救的感人故事。

艾德礼当然不会相信对方的几句辩解,但是贝蒂修女的身份实在过于敏感,即使是他,也不愿意过分得罪。就在两方僵持之时,忽然一个听着都觉得油腻的话语从门外传来。

“哈哈哈,几位强行闯进女士的休息间,可有种不够绅士啊!”

众人转头看去,却见一个身材矮胖,穿着燕尾服,可整个人却如同一个肉球的中年白人男子,忽然被一群壮汉簇拥着站在门口。他戴着单片眼镜,嘴上还叼着根雪茄。

“原来是老约翰啊!任务而已,改日我自当奉上厚礼,向你谢罪。”艾德礼见到那矮胖子,第三次蹙额,然后淡淡的说道,可是扣着程庭树的脉门不放。

程庭树不知道这个矮胖子是什么是身份,但是从艾德礼这个老特务都对他忌惮三分来看,此人恐怕来头不小。

老约翰叼着雪茄,一副土大款的模样,他吐了口眼圈,说道:“我这太阳花酒店可没有说过允许你们鬼眼联盟的人,随便拿人啊!”

“可是我们已经从……”艾德礼刚要反驳,却被老约翰一口打断道:“没有可是,你们要么立刻乖乖回到会场,要么立刻离开,不然我只有请我的手下送你们出去了!”

艾德礼面色阴沉如水,他这回托大并没有带来多少高手,而对方人多势众,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恐怕会坠了自己和米国的面子。他思索再三,却是缓缓松开抓住程庭树的手,轻笑道:“误会,全都是误会,打扰修女休息了,改日在下备上厚礼,亲自到府上道歉。”

说罢他便大手一挥,带着几个手下转身离去,倒也极为利落。

程庭树刚想说些什么,老约翰却摆了摆手,说道:“你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想。现在还不到时候……”

程庭树还有些纳闷,那老约翰却也转身离去,这时一直不敢吱声的珊迪才提醒贝蒂修女到了该去演讲的时候了。

宽阔的会场里,程庭树被分在特殊的贵宾席,周围的人非富即贵,他们虽说对于一个华夏青年坐在这里有些好奇,可也不至于像某些网文一样故意挑衅,给咱们的男主扮猪吃虎的机会。很快这次公益募捐会便要开始了,各个座位的宾客都尽量安静,避免发出声音。

而程庭树也感受到了不少术士的气息,包括之前见过的光明教廷、驱魔人、黑暗议会,甚至艾德礼也都在会场里。还有一些其他没有见过的西洋术士,不同流派、不同肤色、不同性别,但是基本都是高手。

片刻之后,扩音器里传来了司仪报幕的声音,穿着低胸无袖紫色礼服的贝蒂修女便缓缓自后台走到演讲台前,对着四周宾客微微弯腰致礼,宾客们则是回以真诚的掌声。而贝蒂修女还特地瞥了程庭树一眼,只是他附近一片的男士们纷纷发出了欣喜的低呼,看得程庭树心里暗笑。

贝蒂修女也没有太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脱稿演讲起来。

“诸位,今日我演讲的……”

程庭树对她演讲的内容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他发现那些西洋术士也是兴致缺缺,想来都是为了后面所谓的拍卖会。反倒是那些名流富商,不管真假,倒是露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

“既然这演讲这么无聊,那我就增添点乐趣好了。”程庭树顿时露出了一丝坏笑,他伸手摸向了那个特殊的遥控器。

原本还在淡然演讲的贝蒂修女在看到程庭树的那抹坏笑时,便心道不妙,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下体便是一阵巨大的快感袭来,那插在自己 G点附近的粉色跳弹顿时加快了频率,研磨着那花径里的敏感点。

“嗯……”贝蒂修女忽然面露一丝痛苦之色,发出一声闷哼,同时右手轻轻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珊迪却在台下说道:“糟了!”

她的话引起了附近宾客的注意,一个长相白胖,画着糟糕浓妆的西洋大妈似乎和她很熟,低声问道:“贝蒂修女怎么了,我看她好像有些痛苦。”

珊迪低声回道:“修女阁下今天的早餐似乎有些不洁,她从用餐后到现在已经去了三四次厕所了,每次都起码半个小时……”

“我的上帝啊!我的老伙计,这不是闹着玩的事儿。要不通知主办方,赶紧让修女去医院?”西洋大妈关切的提议道。

珊迪却摇着头说道:“不行啊,修女阁下素来做事认真,除非演讲完毕,否则不会因为个人原因停止的,更何况这是为了公益。”

“真的是圣母玛利亚在世啊!”西洋大妈感叹道。

贝蒂修女的美目朝着程庭树瞪了一眼,可是那些名流富商却以为她是在强撑着病体,都是颇为感动。而程庭树却不动声色的又加大了一个频率,那枚粉色跳弹的振动频率又加大了,贝蒂修女娇躯一颤,花心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朝着蜜穴口汹涌而出,浸湿了她的内裤和大腿内侧的丝袜,并有朝下滴落的迹象。

不得不说贝蒂修女修行多年,虽说下体遭袭,可是演讲的话语却没有一丝颤音,光是这份本事,便让程庭树叹为观止。

而程庭树嘿嘿淫笑间,又将粉色跳弹调高了一个频率,而且还让后者在贝蒂修女的蜜穴里不断挪动位置,刺激着各处的褶皱和穴肉。这回她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演讲的话语里明显带着一丝颤音,在场的很多宾客都有些奇怪,只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眼里端庄圣洁的圣母修女,居然会下体夹着枚跳弹,在公众场合演讲。而在那位自来熟的西洋大妈的宣传下,贝蒂修女抱病演讲,坚持为公益慈善募捐的形象顿时树立起来了,大家都为这位善良、博爱的修女而感动。

看到事情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程庭树也是嘴角抽搐,心道西洋人的思维真的奇怪。

只是演讲台上的贝蒂修女已经面色潮红,贝齿轻咬朱唇,眉宇间竟有三分西子捧心的哀婉幽怨美感。而中年贞洁美妇一手撑着演讲台,一手捂着自己小腹,在众人看不到的台后,两条丰腴的丝袜美腿微微颤抖着,紫色礼服下遮掩的下体早就湿滑一片,无论是内裤还是大腿内侧的丝袜都是水汪汪的。

而主办方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在耳麦里问道:“修女阁下,您的身体还好吧?”

贝蒂修女不动声色的挪动两条丝袜美腿,防止后台的人发现自己已经娇躯颤抖的事实,她趁着换气空当,对着耳麦回道:“没事,只是身体略有不适罢了,我能撑得住!”

就这样演讲在一种极为诡异的情况下进行着,看着周围西洋名流富商看向自己女人的崇拜目光,他顿时有种进入邪教大本营的既视感,连忙想要把遥控器关掉,谁料他慌忙之下,竟误按到了最高频率的按钮!

“哦呼……”程庭树面色一变,这种跳弹每种频率按下之后是无法取消的,必须要进行五分钟才能结束。要么就是强行将其毁坏,可是这种环境下,他哪能出手啊!

演讲台上的贝蒂修女刚刚感到下体那股震动感逐渐平息,她早就湿滑的蜜穴还没来得及休息,一阵更强的震动便瞬间袭来。这回那枚粉色跳动不光在她的下体来回挪移,甚至主动撞击自己的花心,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研磨她的娇嫩花心。

“我们……我们必须要……必须要对那些弱势群体……予以更多的关注……否则更多的家庭……更多的……呜呜呜……”贝蒂修女面色涨红,额前颈后香汗淋漓,眼角甚至闪烁着泪花,她的一口贝齿死死的咬住红润柔软的嘴唇,不想让呻吟声发出,那勉强念出的话语带着明显的停顿和颤音,而下体的快感已经如同决堤的洪水快要淹没她的理智,大股大股的淫水流溢而出。

这时那位西洋大妈忽然掩面而泣,拿着手帕擦泪道:“我真的是太感动,我能对修女的想法感同身受,我应该捐出更多的钱,为那些弱势群体发声!呜呜呜……”

程庭树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理解,他差点没咬住自己的舌头。

而那位西洋大妈显然很有影响,周围不少的年长女性也跟着流泪,附近的男士们自然也得要有些表示,不知是谁带的头,率先起立鼓掌,而很快如同森林般的人影便出现在了会场,如雷般的掌声响彻整个会场。而在这热烈且富有感情的掌声中,贝蒂修女花心大开,一股股冰凉浓稠的阴精喷射而出,冲击着蜜穴里的跳弹,顶着它朝着穴口涌去。

她居然高潮了……

在几千人名流富商和术道高手的面前,被程庭树用跳弹撩拨得高潮了。贝蒂修女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眼,回给了目瞪口呆的程庭树一个绝美的,让他终生难忘的笑容……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