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番外:貝蒂修女的一天 下 ) 作者:畫純愛的JIN

簡體

. book18.org

【情妖(番外)】 book18.org

.book18.org

作者:畫純愛的JINbook18.org

2020/9/6發表於第一會所和SIS book18.org

.book18.org

番外:貝蒂修女的一天(下) book18.org

太陽花酒店是這座西歐小國州府的標誌性建築,其隸屬於米國七月花綜合集團,是名譽全球的五星級的酒店。 book18.org

而在今天中午,有一場關於難民、飢餓、氣候等因素的公益募捐演講,將會在這裡舉行,而公益募捐的晚會也同樣會落地於此。歐洲各國的官員、富商、名流都會匯聚於此,濟濟一堂,好不熱鬧,至於他們會捐多少錢,那些錢有多少能夠用來賑濟難民,緩解飢餓,那就真的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book18.org

舉報這場慈善募捐的是該國的王子查山斯,老國王在位八十年後終於病危,這位坐了七十九年太子的皇儲,迫切的想要借一場盛會來宣告自己即將按照繼承法,在老頭子死後榮登國王之位。為了給這場盛宴增加籌碼,他特地邀請來了在教廷名聲在外的貝蒂修女做開場演講。 book18.org

畢竟貝蒂修女被譽為活在人間的聖母瑪利亞,她自從丈夫死後,就一直在從事公益工作,救活了無數孤兒、難民、乞丐。而請她也不需要花費太多的金錢,這種事情貝蒂修女還是頗為樂意去做的。 book18.org

只是那位行走在人間的聖母瑪利亞貝蒂修女,如今正在某條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的廁所里,將紫色無袖低胸連衣裙撩到了腰間,撅起那豐腴碩大如同西瓜般的雪臀,正朝後快速聳動,迎合著身後那名華夏青年程庭樹對自己的肏干,她的兩隻纖纖玉手正捂著自己紅潤的朱唇,強忍著不讓自己把嬌吟聲給喊出來。 這裡是距離州府不到幾十里的一個休息站,只不過這條路屬於附近都是荒漠的偏僻地帶,再加上該國面積狹窄,所以哪怕是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的廁所,居然進來的人也寥寥無幾,完全沒有華夏那邊人潮湧動的架勢。而獸性大發的程庭樹看到這種廁所PLAY的完美場景,又豈能錯過,直接拉著貝蒂修女跑進了女廁所,對那位珊迪助理自然說是修女腹瀉。而程庭樹只是耍了點小術法,便鑽入了貝蒂修女故意留門的廁所隔間,掀開對方的連衣裙,拔出跳彈,換上自己的真傢伙,伴隨著「噗嗤」一聲悶響,程庭樹的肉棒便捅刺進了貝蒂修女早就濕滑的蜜穴之中了。 book18.org

「你就這麼變態,喜歡在公眾場合玩這種……」貝蒂修女強行忍著下體的快感,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 book18.org

程庭樹看著貝蒂修女雪白肥厚的臀瓣,以及隱藏在臀瓣深處的粉嫩菊花,還有下面那個被肥美蚌肉般陰唇包裹的蜜穴,頓時淫笑起來,他奮力挺動腰部,用粗長的肉棒頂開兩片肥厚的陰唇,在大量淫水的幫助下,深深地捅刺進了貝蒂修女的蜜穴之中,過快的頻率甚至讓後者那兩片肥厚的陰唇都掀得上下翻飛,如同展翅的蝴蝶。 book18.org

那豐腴圓潤的白皙臀瓣不斷主動朝後撞擊著程庭樹的結實胯部,撞擊得後者啪啪作響,那肥厚的臀瓣也在撞擊的瞬間化為溢散開來的餅狀,可是在臀瓣離開華夏青年的胯部之後,它又瞬間恢復成原來的模樣,除了有些紅潤之外,竟無其他異樣。那臀瓣撞擊自己胯部的悶響,對於程庭樹來說,就是催情的魔音!在鼓勵著他繼續肏幹著眼前這位在外界表現得端莊肅穆,代表著神聖和慈愛,可是在自己胯下如同最下賤妓女般,只知道索求精液和肉棒的淫獸的貝蒂修女! 貝蒂修女努力控制著自己撞擊程庭樹胯部的力道和速度,讓那一聲聲悶響控制在極為有限的程度,防止她的淫行被可能路過的過往行人發現。同時也保持著程庭樹的肉棒可以更加深入的捅刺進自己的蜜穴最深處,和自己的嬌嫩花心不斷發出碰撞。 book18.org

程庭樹的雙手扶著貝蒂修女的豐腴腰肢,奮力的挺動著胯間的肉棒,若非擔心被人發現,他肯定會舉手抬臂,揮動巴掌拍打後者的肥厚臀瓣。不得不說貝蒂修女真的是一個天生的炮架,在自己諸多後宮中,恐怕就只有季蓉蓉能夠與之抗衡。那種耐操屄厚,豐乳肥臀,最深處卻極為敏感的特點簡直一模一樣。 「不知她們過得還好麼?我的孩子們還好麼?」程庭樹忽然想到了遠在華夏那群後宮和孩子,在第三次大劫來臨之前,他和盛依依便耗費十年陽壽,提前一天推測出了大劫的大概日期,並對後宮諸女和孩子們進行了完善的安置。只是那種思鄉和思親之意卻更加濃郁…… book18.org

「喂,聽說太陽花酒店今天會有一場盛大的酒宴哦!」一個年輕的女聲忽然響起,緊接著便是一陣高跟鞋踏擊地面的聲音從遠處響起,逐漸進入到了廁所之中。 book18.org

貝蒂修女頓時緊張起來,她的嬌軀一顫,連帶著下體的蜜穴也猛地一縮。程庭樹更是面色一變,貝蒂修女的蜜穴本就極為緊窄,她的一緊縮,簡直如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原本就處於射精邊緣的程庭樹猛地抓住貝蒂修女的兩片肥厚臀瓣,掐得後者轉頭美目一瞪,可是他已經管不了多少了,直接馬眼大開,一股股的滾燙濃稠的精液頓時噴射而出,朝著貝蒂修女的花心衝擊而去。 book18.org

貝蒂修女被這潮水般湧來的精液一激,頓時兩眼瞳孔逐漸渙散,面色潮紅如血,嘴角也流淌下一絲絲清亮的涎水。她那挺直白皙的脖頸頓時朝後高昂,如同中箭的天鵝,發出最後一聲哀鳴,只是她的兩隻豐腴玉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紅潤嘴唇,生怕發出大點的呻吟,讓別人聽到。 book18.org

而那原本如同羊脂玉雕琢的白皙美體更是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粉色光澤,整個人仿佛映上絕美的晚霞,她的小腹和大腿內側微微痙攣,兩條豐腴的黑絲美腿更是不斷的打顫,十根精緻如玉柱般的腳趾死死的抓住高跟鞋的鞋底,而她下體的蜜穴陡然升溫,大量的淫水分泌而出,那最深處的花心也陡然打開,一股股冰涼濃稠的陰精頓時噴射而出,混合著程庭樹的陽精和自己蜜穴里的淫水,在緊窄的花徑之中發出了融匯,刺激得她兩眼翻白,差點沒有直接暈厥過去。 book18.org

貝蒂修女低頭一看,一絲絲白色的陽精從兩人性器的交合處緩緩溢出,由於她穿著的是開檔的情趣內褲,所以根本無法阻擋下那些陽精的溢出,只能看著它們順著大腿內側滑落,而程庭樹居然還在抱著自己的翹臀射精! book18.org

「我的天,他居然還在射精,他的睪丸里究竟儲蓄了多少炮彈?」雖說已經被程庭樹不知肏乾了多少回,可是每次輪到情郎射精時,她總會膽顫心驚很久,那一股股滾燙的精液總是讓她的蜜穴濕熱很久…… book18.org

就在貝蒂修女還在享受著高潮餘韻和小情郎溫熱精液的洗禮時,另一個女聲忽然響起,「我聽說光明教廷也派遣了使節團來到咱們州了,聽說還是那位神秘的聖女帶隊呢!聖騎士團副團長尼奧也會來呢!」 book18.org

第一個女聲停在了廁所里的盥洗台前,從動靜上來說,那位女子應該正在補妝,她一邊撲著粉,一邊用聊八卦的語氣說道:「是啊,我聽我老公說啊,這回公益募捐會可不止各國的名流哦,那些什麼光明教廷、黑暗議會、驅魔人,就連米國設在咱們國家的鬼眼聯盟特使據說都要出席了!」 book18.org

程庭樹將這些停在耳里,他來到西洋也有一段時間,從貝蒂修女這裡也知道了一些關於西洋術道的規矩。西洋畢竟承認光明教廷的,他們大半國人都信教,所以西洋術道根本不需要掩飾,直接便在俗世里廣泛發展。只不過比起其他地區的術道,西洋術道素來是以光明教廷為尊,唯有光明聖法可以公開傳播,其他的均為異教徒,要處以刑罰。 book18.org

而黑暗議會則是相當於西洋的黑蓮教,可是不知為何,在術道之中,光明教廷對黑暗議會喊打喊殺,可是在世俗事務里,黑暗議會卻能夠公開行動,甚至廣泛的滲透到了西洋各國的朝堂、商業和軍隊之中。 book18.org

和程庭樹一開始想的不同,黑暗議會的主體是一個被稱為「夜族」的宏觀種群,包括了諸如吸血鬼、狼人這類華夏人耳熟能詳的怪物。可是經過貝蒂修女的講解之後,程庭樹才了解到,夜族實際上是和我們智人相似的人屬生物。只不過他們天賦異稟,擁有著比普通智人強悍太多的潛能。夜族也不是傳統術道意義上的邪祟,而是和術士甚至普通人一樣,可以在陽光下呼吸、飲食、繁殖的活物。 至於驅魔人,他們是西洋術道里的散修,一些不願意臣服於光明教廷,又不願意投靠黑暗議會的術士,便會成為驅魔人。他們和華夏術道的底層術士一樣,都靠著降妖捉鬼來餬口,而且和華夏的同行不同的是,他們是各種方法都用,包括槍械、食鹽等稀奇古怪的東西。 book18.org

而那鬼眼聯盟,則是臭名昭著的世俗中以米國為首的「五眼聯盟」的術道版本,他們通過監聽、收買、暗殺等方法操控著諸多地區、國家的術士和術道,來達到米國稱霸的目標。只是隨著華夏近些年來的崛起,鬼眼聯盟除了傳統的業務之外,也開始頻頻向華夏術道投去目光。 book18.org

程庭樹不由得想到,當年凌霄劍客的秘葬事件和東瀛法皇稱帝事件,其背後都少不了鬼眼聯盟和米國術道的影子。對方沒有直接插手,只是暗中籌劃,便讓華夏和東瀛術道火拚一場,不僅讓華夏術道折損了一批高手,更是讓漸生異心的東瀛法皇一脈幾乎滅絕。 book18.org

如果不是東瀛法皇的四殿下伏了一記暗手,讓程庭樹娶了橘京春和橘結花這對姐妹花,後來又救下了她們的母親橘京香,恐怕東瀛法皇一脈就真的絕了戶。沒想到那位橘京春看似優雅端莊,頗有名門千金風貌的巨乳少女,居然是個榨汁姬。當他第一次和對方圓房時,情妖秘法已經修煉到一定火候的他,居然罕見的差點被折騰得下不來地,以至於他對這位東瀛名門的大小姐產生了心理陰影。 想到這裡,程庭樹終於將睪丸里的一泡濃精全部發射完畢,他並沒有直接拔出肉棒,而讓逐漸變軟的陽具被滿是淫水和精華的緊窄蜜穴包裹著,感受著貝蒂修女穴肉的蠕動和糾纏。 book18.org

直到廁所外的高跟鞋踏擊聲逐漸遠去,他才緩緩將已經變軟的肉棒放回褲子裡,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枚粉色跳彈塞入了貝蒂修女的蜜穴之中。 「嗯……你幹什麼?」貝蒂修女剛覺得蜜穴要輕鬆片刻,那以最低振動頻率開啟的粉色跳彈便塞在了她的花徑之中,給剛剛退去高潮的美熟女一記來自靈魂深處的刺激。 book18.org

程庭樹從旁邊抽出幾張廁紙,然後幫助貝蒂修女擦拭大腿內側,那裡滿是他的精液和淫水。 book18.org

「嘶……你輕點,我現在那裡很敏感的!」貝蒂修女的白嫩大腿內側被程庭樹稍微觸碰,立刻雙腿顫抖不止,仿佛連站立都成問題,她連忙向自己的小情郎嬌嗔道。 book18.org

程庭樹微微笑著,然後減輕了力道,幫她擦去那些穢物和淫靡痕跡,然後花了幾分鐘把紫色連衣裙放下,整理下儀容。等到面色通紅的貝蒂修女和程庭樹一前一後的從廁所里走出時,珊迪早就有些不耐煩了。可是她畢竟只是個助理,而程庭樹又是貝蒂修女面前的紅人,自然不能過分得罪,所以只能運足氣在他背後翻幾個白眼,然後便讓司機開啟轎車,繼續朝著太陽花酒店而去。 book18.org

*** *** *** book18.org

作為一家五星級酒店,太陽花酒店自然可以稱得上奢華,等到衣著整潔的門童將轎車車門拉開時,貝蒂修女拉著程庭樹的手,走出車外,眺望遠處高聳入雲的酒店主體和遠處修葺整齊的園林時,倒也有些心曠神怡。程庭樹這些年大風大浪都見過了,區區五星級酒店自然不會讓他太過動容,看著那面容自若的華夏青年,珊迪倒有些驚愕了,她原本還有些擔心這個傢伙會不會露怯或者在眾人面前出醜,那樣就丟了貝蒂修女的臉了,現在看來倒是她多慮了。 book18.org

貝蒂修女在寬敞的大堂里行走時,路過的客人都對她表現出了極大的敬意,紛紛脫帽或者微微彎腰致敬。 book18.org

「貝蒂阿姨,看來你人緣很好啊!」程庭樹看著一路上的客人,無論是種族膚色性別,都是出自心底的敬仰,於是隨口說道。 book18.org

而貝蒂修女則是並不在意,也是隨口回道:「他們只是看中我在光明教廷的身份地位罷了。」 book18.org

程庭樹眼珠一轉,笑道:「我不這麼覺得喲!我覺得他們是真心的被你的善良、慈愛和母性所感動了……」 book18.org

貝蒂修女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女人都是喜歡聽情人誇讚自己的,哪怕不是誇讚她的美麗,都讓她竊喜不已。而她的這一笑,頓時又吸引來了周圍許多男士的驚呼和驚詫戀慕的目光,看得程庭樹一陣不悅。而貝蒂修女似乎看出了小情郎的吃醋,頓時心裡一陣愉悅,便拉著他的手,朝著會場走去。 book18.org

就在會所前的園林里,一名身材高大剽悍,幾乎有兩米多高的黑衣大漢,忽然從一叢灌木後轉出,然後對著貝蒂修女遙遙脫帽行禮道:「願你安康,貝蒂修女!」 book18.org

程庭樹微微蹙額,來人身材魁梧,面容粗獷,滿頭凌亂的金髮披在盡頭,一道猙獰的刀疤從他的右眼角一直橫亘整張臉,抵到他的左嘴角。隨著他擠出一絲笑容,那道刀疤更是如同蜈蚣般蠕動起來,顯得極為兇狠猙獰,他的背後懸著一個奇形怪狀的皮囊,似乎是放置了某種奇門兵器。更重要的是,此人殺氣騰騰,幾乎毫不掩飾,手掌間青紫之色繚繞,那是殺人無算的特徵!也就算說這個看似邪道的西洋高手,手上犯的人命可不少! book18.org

「原來驅魔人的鉤魔殿下,久仰大名,你也是為了這次慈善募捐而來的?」貝蒂修女一眼便看出了來人的身份,然後淡淡的說道。 book18.org

被稱為鉤魔的驅魔人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死氣沉沉的說道:「明人不說暗話,我們驅魔人身無隔夜錢,要募捐也是募捐給我們。我這次來這裡,是為了之後的慈善拍賣會,想來你們光明教廷也是如此吧?大家都是為了那枚拓印,為了那個神秘的秘葬而來的吧?」 book18.org

貝蒂修女沒有回答,她知道現在無論說是還是否,都沒有任何意義。而鉤魔用那股陰鷙兇狠的目光看了對方一眼,又在程庭樹身上瞪了一眼,然後便轉身離去了。 book18.org

「好濃郁的殺意,好強悍的實力!」這是程庭樹對鉤魔的評價,他的額頭驚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book18.org

貝蒂修女拿出手帕替他擦去虛汗,她難得看到小情郎露出如此驚懼之意,微笑著說道:「怎麼,小可愛,怕了?」 book18.org

程庭樹搖了搖頭,說道:「不,比他功力高深的,我也見過不少,可是殺意如此濃烈的,倒卻是第一次。」 book18.org

貝蒂修女嘆息道:「驅魔人也是一群可憐人,他們雖說術士,卻不被光明教廷承認,又不願意投靠黑暗議會,只能在夾縫中生存,報團取暖,經常幹些僱傭軍和殺手的活,所以像鉤魔這種九星驅魔人,幾乎都是血海里殺出來的!」 程庭樹微微蹙額,他知道驅魔人以星級來衡量實力,一星為末,九星為尊。九星基本能等同於華夏術士的混元境。這種級別的術道高手,基本已經是術士的頂點了。他聽說驅魔人里明面上有九名九星驅魔人,可即使這樣,驅魔人依然只能在西洋術道的夾縫裡生存,那麼光明教廷和黑暗議會究竟有多強? book18.org

一想到自己面臨的敵人是壟斷大半個西洋術道的光明教廷,程庭樹的臉色就有些難看,而這時一隻溫潤如玉的手掌忽然握住了他的手,程庭樹抬頭看去,卻見貝蒂修女正滿臉母性和慈愛的看著他。不得不說,貝蒂修女雖說容貌算不得傾國傾城,可是那種母性光環,他的後宮裡能夠比擬的可謂寥寥無幾。 book18.org

程庭樹也感受到了貝蒂修女的關心,他拍了拍對方的玉手,示意自己已經沒事了。 book18.org

兩人進行前行,就在他們準備從工作人員專用的後門進入會場時,一陣甲冑的聲音響動忽然自不遠處傳來。 book18.org

「甲冑?還是西洋重甲!」程庭樹耳垂微動,他立刻察覺到了有大批身著甲冑的好手在接近。在西洋地界,會大批穿著甲冑的,恐怕也只有…… book18.org

「貝蒂修女,願主與你同在!願聖母賜福於你!」一個清脆如黃鸝的女聲忽然自兩人身後響起,貝蒂修女一聽頓時身體一僵,仿佛聽到了什麼讓她震撼的事情。 book18.org

程庭樹也有些奇怪,他轉頭看去,卻見一隊外面裝著西裝,可是裡面卻明顯是教廷制服和金屬甲冑的白人,正站在距離兩人不遠處的園林出口。尤其是為首兩人,一個是身材高挑,面罩輕紗,看不清模樣,穿著絲綢所制的直筒式宗教禮服的少女。而另一人則是身材魁梧高大,面容粗獷堅毅的中年白人漢子,他雖說穿著西裝,可是裡面的鑲金銀色重甲赫爾本就魁梧的身材,撐得跟個小綠巨人差不多,顯得有些滑稽,只是他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人無法小覷於他。 book18.org

「貝蒂?」程庭樹輕輕推了推貝蒂修女,卻發現後者正神情複雜的看著那名穿著宗教禮服的少女,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位中年美婦如此失態,「難道這個少女對她有什麼重要的意義?是親戚?」 book18.org

程庭樹忽然想到貝蒂修女曾經在床榻間跟他講過,她曾經生育過一個女兒,只是剛剛出世就被教廷的人帶走了,而且強迫她們母女不能相認,這似乎是西洋教廷選擇聖女的一種方式。程庭樹看了看眼前少女的身著,居然是教皇的規格,只是略有刪減降品,這倒是挺符合術道組織里關於聖子聖女的地位。 book18.org

術道組織里的聖子聖女,往往擁有堪比魁首的地位和權力,可是一旦組織有了需求,他們往往是第一個拿來犧牲的存在,真正能夠熬出頭的寥寥無幾。或許貝蒂修女認可女兒平庸過度一生,也不願意她被選為教廷的聖女,成為教皇的一柄劍,或者說質子吧? book18.org

從那位聖女和貝蒂修女打招呼的情況來看,對方似乎並不知道貝蒂修女是她的生母,只是類似稱呼一個有名望的前輩罷了。 book18.org

「沒想到你們也來了,這次居然讓你們一個聖女,一個聖騎士團的副團長帶隊?」貝蒂修女很快便平復心情,淡淡的說道。 book18.org

那名白人聖騎士微微一笑道:「公益募捐自然不會如此大動干戈,可是那神秘拓印,教廷可是勢在必得。畢竟這關係到當年那個在西洋掀起腥風血雨的華夏家族的秘葬!對了, 你身邊的那個青年似乎是華夏人吧?」 book18.org

貝蒂修女忽然警覺起來,「是又如何?」 book18.org

聖騎士副團長不懷好意的說道:「貝蒂修女,你應該知道,如今華夏術道和米帝術道爭鬥越發激烈,而華夏和我們教廷至今沒有結交。也就是說如果你身邊一直帶著個華夏男人,恐怕會引起友邦驚詫啊!」 book18.org

貝蒂修女頓時冷笑不止,她手腕一抖,從袖子裡滑出一枚純金的鑲鑽的十字架。這枚十字架一出現,那聖騎士副團長立刻單膝跪下,連帶著身後的那些教廷眾人也呼啦啦一起單膝跪下,即使是聖女也是彎腰向那枚十字架行禮。 book18.org

「這是初代教皇賜福過的貼身十字架,能夠得到的人有點類似於你們華夏所說的一字並肩王。雖說沒有實際掌控教廷的權力,但是除了教皇之外,凡教廷之人見之必須行禮,除非此人背叛教廷,否則不可阻攔、威脅!」貝蒂修女忽然傳音給一臉懵逼的程庭樹解釋道。 book18.org

「尼奧,我知道你是紅衣大主教的侄子,可是教皇見了我也得讓上三分!你算是什麼東西,敢對我的人指手畫腳!若非聖女在此,我非讓你滾著出去!」貝蒂修女是真的生氣了,她對於敢於威脅程庭樹的人,絕對不會有好臉色相待! 尼奧也沒有想到,貝蒂修女居然會為了一個華夏小子,對自己大加訓斥,甚至拿出了上代教徒賜予她的信物!要知道貝蒂修女素來極為和善,而且他的親叔父更是教廷聖城的紅衣大主教,素來被人奉承慣了,如今被對方當著屬下的臉訓斥一頓,尼奧頓時有些臉上掛不住,面色漲紅的站在原地有些尷尬。 book18.org

「你們教廷的人在術道行事霸道也就算了,如今連會場的門也給堵上了,也未免有些太過霸道了吧?」一個甜膩如蜜,如同有人在你耳蝸吹氣的女聲,忽然打破了這尷尬的氛圍,在場的教廷弟子有部分人面色一紅,眼裡竟露出了色慾邪芒,呼吸也變得沉重起來。 book18.org

那原本一直沉默的教廷聖女忽然不知從那裡掏出一根法杖,頓地一喝,一股純凈到極點的聖力瞬間將那些教廷聖騎士包裹其中,一絲絲粉色的氣息如同雨後的蚯蚓,紛紛從後者體內溢出。程庭樹瞳孔一縮,頓時對那聖女產生了警惕,對方的聖力似乎可以解除一切負面效果! book18.org

眾人這時才有機會抬眼朝著聲源所在看去,卻見一名身材高挑,穿著暴露,豐乳翹腿,可偏偏蜂腰如蛇的美艷白人女子,正罩著一副黑色的半透明面紗,對著教廷的聖騎士噙笑而視。 book18.org

「那是黑暗議會的八大巨頭之一,綽號美杜莎夫人!可是一個狠角色!你別看她美艷嫵媚,身材傲人,可是死在她手下的……」貝蒂修女對著庭樹解釋道。 「黑暗議會的人麼?我聽說黑暗議會如今四分五裂,是麼?」程庭樹試探性的問道。 book18.org

貝蒂修女點點頭道:「黑暗議會成分複雜,有正統的夜族,有被教廷壓迫的術士,也有的乾脆就是教廷的叛徒。他們派系繁雜,原本上代議會長還在時,尚可震懾,後來那位被教廷設伏圍剿,投入黑獄之中,黑暗議會便四分五裂起來,若非有教廷這個共同敵人存在,否則他們早就大打出手起來了。可即使像這次的盛會,其他勢力都是一個代表團,唯有黑暗議會派出幾個,顯然他們互不信任。那位美杜莎夫人便是夜族裡的一位元老……」 book18.org

程庭樹點點頭,他已經明白為什麼當初九華山事件,妹妹要那麼著急的返回家族,看來這裡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了。 book18.org

教廷和黑暗議會的人雖說水火不容,恨不得當場開打,可是實際上在世俗中還是儘量避免衝突。所以尼奧瞪了美杜莎夫人片刻,並沒有像程庭樹想的那樣,直接跟黑暗議會的人打起來,而是轉頭便離開,直接進入了會場,倒是讓他有些失望。 book18.org

美杜莎夫人卻沒有離開,而是邁著妖嬈的貓步,似緩實疾的來到了程庭樹面前。而貝蒂修女則是上前一步,將小情郎護在身後。美杜莎夫人自然注意到了這個微小的動作,她的嘴角在黑色面紗後微微上揚,輕笑道:「貝蒂修女你好啊,不知道這位小帥哥是?我記得你的孤兒院似乎不收成年人吧?」 book18.org

貝蒂修女似乎對她非常的不屑,只是淡淡的回道:「我是救濟的一個難民罷了。」 book18.org

「難民?我記得華夏國泰民安,又不曾發生戰亂。我觀其模樣,也不像是那種叛國背祖的『難民』,莫不是貝蒂修女你春情萌動,包養的小白臉不成?」美杜莎夫人肆無忌憚的說道,她的那對丹鳳眼充滿了挑釁的意味,甚至還朝著程庭樹拋了個媚眼。程庭樹只覺得一股微不可察的靈力波動朝著自己湧來,不等他的護體罡氣浮現,貝蒂修女手掌不經意間一揮,一股聖力涌動,瞬間將那股充滿了魅惑和淫靡氣息的靈力波動湮滅掉了。 book18.org

按理說這種話極為過分失禮,簡直堪比辱人父母,可是貝蒂修女卻只是噙著淡淡的笑意,一時間讓美杜莎夫人也有些捉摸不透,對方究竟是真包養了情郎,還是對自己的話不屑反駁。 book18.org

而在這時,大量世俗名流、富商和官員也逐漸朝著會場走來,美杜莎夫人似乎有些不願意和那些人碰面,於是告罪輕挪蓮步,姿態優雅的離開了,臨走時還不忘給程庭樹拋個媚眼,當然這回是單純的拋媚眼。 book18.org

「你要是覺得沒看夠了,可以跟過去啊!美杜莎夫人最喜歡小帥哥了,如果你的邪法能比得過她的媚功,或許你能把她馴服成你的女奴喲!」 book18.org

程庭樹只是略微關注了美杜莎夫人幾眼,貝蒂修女那隔著老遠都能聞到醋味的話語,便傳了過來。 book18.org

「那條蛇精再漂亮性感,也不如貝蒂你在我心裡的一成地位!」程庭樹看著吃醋的中年熟女,淡淡的說道。 book18.org

貝蒂修女微微一愣,然後臉頰居然微微一紅,她拉著程庭樹的手,朝著後台走去。 book18.org

就在兩人消失在工作人員專入的後門時,一輛豪華的加長名車駛到了太陽花酒店的門口,在門童的拉開車門後,一雙雪白修長的大腿便從車廂里挪出,踏著一雙鮮艷如血的高跟鞋,落在了平坦柔軟的紅毯之上。緊接著一名身材高挑,面帶輕紗的金髮白人女性便從車上下來,饒是門童見慣了美女貴婦,也被那女子的雍容高冷氣質所折服,竟罕見的愣住了片刻。而下一刻,從車上又躍下來一名身材嬌小,穿著休閒 T恤和超短熱褲的少女,那模樣也是俏麗嫵媚,屬於罕見的美少女。 book18.org

而當門童看到兩人胸口那極為明顯的血色蝙蝠家徽時,頓時面色肅然,朝著兩人行禮,並指引著她們的進入會場。 book18.org

「姐姐,你確認姐夫會來這次募捐會?」嬌小少女毫無淑女風範的掏出一根大號波板糖,直接用虎牙咬開包裝袋,便肆無忌憚的用丁香小舌舔舐起來。 面紗美女點點頭道:「我相信菲克紐斯大師,他的占卜從未失誤過。而且如果哥哥真的來到了這個國家,聽說到那件事情,肯定會來……」 book18.org

「你是說那個破牌子?為什麼家族裡那麼重視,就連教廷、驅魔人和鬼眼聯盟都派出了高手過來。」嬌小少女咬著波板糖,含糊不清的說道。 book18.org

面紗美女輕笑道:「你口中的破牌子在華夏術道可是被人搶得頭破血流的神器啊!被人稱為十二天煞令!當年哥哥靠著一個戌狗令,多次化險為夷。只是華夏術道一直沒有找到完整的天煞令,始終缺少幾枚。這些年來天煞令逐漸現世,只差最後一枚寅虎令。沒想到寅虎令居然在咱們西洋,今天要拍賣的印雖說只是拓印,可是卻關係到正品寅虎令的所在,更有可能和龔家的秘葬有關。」 「就是那個曾經殺得咱們西洋術道膽顫心驚,聞之色變的妖虎龔家?」嬌小少女也是微微變色道。 book18.org

面紗美女點頭道:「據我所知,當年華夏術道的九龍內衛曾經出現過一場大分裂,內衛的一大家族龔家和其他幾家不和,於是憤然帶著一批精銳遠渡重洋,來到西洋。雖說水土不服,被我們西洋術道所滅,可是也留下了一個妖虎龔家的凶名。可是他們的秘法傳承和攜帶的大批珍寶卻消失無蹤,這些年來,西洋術道一直沒有停止過對龔家秘葬的搜尋,現在忽然冒出了一絲線索,他們自然不會放過,你看吧,募捐是虛,後面的拍賣才是實的!」 book18.org

而此時的後台,貝蒂修女因為德高望重,所以專門配了個休息室。一到休息室,程庭樹立刻興奮起來了。而貝蒂修女看出了他的苗頭,連忙正色道:「你別鬧了,距離演講開始還有十分鐘了,你要是玩真的,到時候……」 book18.org

程庭樹卻沒有打算把貝蒂修女給辦踏實了,他拿出了那串在廁所里辦事時取下的粉色跳彈,說道:「你忘了戴上這個了!」 book18.org

(中間貝蒂修女又上了一次廁所,是真上廁所……) book18.org

「你瘋了!演講的時候,西洋各國的名流、富商、官員和術道魁首都會來,你想讓我在公眾面前丟臉啊!」貝蒂修女都快崩潰了,心道這臭小子怎麼滿腦子都是色情的事情。 book18.org

可是她最終還是擺脫不了小情郎的撒嬌和哀求,紅著臉將那枚粉色跳彈塞進了自己的下體,等到她剛將紫色的晚禮服從腰間放下,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抗辯和打鬧聲。還沒等到貝蒂修女和程庭樹反應過來,就看到休息室的大門忽然打開,珊迪忽然被一群黑衣人推搡著強迫進來。 book18.org

「貝蒂修女,他們說……」珊迪還沒來得及說完,就被一名長相陰柔的黑髮白人青年推開,對方朝著貝蒂修女微微鞠躬,然後便想要拉住後者的玉手行親吻禮。程庭樹看得微微蹙額,他想要彈開對方伸向貝蒂修女的手掌,雖說親吻禮是西洋常見的禮節,但是他還是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有肢體接觸。 可是誰料他的手掌剛伸到一半,對方卻忽然反手一記擒拿手,扣住了程庭樹的脈門。 book18.org

「糟了,被算計了。對方明顯是認出了我的身份!」程庭樹這時候才發現對方西裝里,還穿著一層制服,那心口的位置卻是五隻猩紅的眼珠,「鬼眼聯盟!米國的術士!」 book18.org

「在下艾德禮,鬼眼聯盟 B國分部的站長,我現在懷疑你與我米國七月花通緝的要犯程庭樹有關聯,請不要反抗,如果你有任何拒捕的跡象,我有權將你當場擊斃!」那名年輕的米國術士淡淡的說道,他倒是不擔心程庭樹耍什麼手段,後者的脈門被自己死死的扣住,有天大的本領也施展不出來。 book18.org

程庭樹也學著他的語氣回道:「放心,我不會反抗的,畢竟那樣我就無法呼吸了。」 book18.org

艾德禮微微蹙額,他知道對方是諷刺米國虐殺尼哥國民,以及破冰者屠殺非洲裔術士的事情。不過盎克魯撒克遜一脈的厚臉皮他倒是學到了精髓,他也懶得和對方答辯,大手一揮,就欲帶人帶走程庭樹。 book18.org

「且慢!你要把我的養子帶到哪裡去?」貝蒂修女忽然沉聲道。 book18.org

艾德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了對方,說道:「貝蒂修女,這個華夏男人是你的養子?」 book18.org

「沒錯,他就是我收養的孩子!」貝蒂修女斬釘截鐵道。 book18.org

艾德禮眉頭再皺,他語帶威脅道:「貝蒂修女,他真的是你養子?別忘了,你可是鷹國的名門望族之後,鷹國和我們米國可是盟友,而且教廷方面……」 貝蒂修女一擺手,冷笑道:「我知道我在說什麼,他就是我的養子,這是他的證明!」 book18.org

說罷,貝蒂修女掏出一個文件袋,裡面滿是各種證明。程庭樹早就知道西洋術道會用各種手段來探查自己的來歷,於是早就讓貝蒂修女給自己做好假身份。她花了重金和人脈,讓自己入了某個華裔富商的族譜,只不過委屈的成為他的姨太之子。而被貝蒂修女收留的機遇,也變成被仇家所害,遊船遇難,然後被救的感人故事。 book18.org

艾德禮當然不會相信對方的幾句辯解,但是貝蒂修女的身份實在過於敏感,即使是他,也不願意過分得罪。就在兩方僵持之時,忽然一個聽著都覺得油膩的話語從門外傳來。 book18.org

「哈哈哈,幾位強行闖進女士的休息間,可有種不夠紳士啊!」 book18.org

眾人轉頭看去,卻見一個身材矮胖,穿著燕尾服,可整個人卻如同一個肉球的中年白人男子,忽然被一群壯漢簇擁著站在門口。他戴著單片眼鏡,嘴上還叼著根雪茄。 book18.org

「原來是老約翰啊!任務而已,改日我自當奉上厚禮,向你謝罪。」艾德禮見到那矮胖子,第三次蹙額,然後淡淡的說道,可是扣著程庭樹的脈門不放。 程庭樹不知道這個矮胖子是什麼是身份,但是從艾德禮這個老特務都對他忌憚三分來看,此人恐怕來頭不小。 book18.org

老約翰叼著雪茄,一副土大款的模樣,他吐了口眼圈,說道:「我這太陽花酒店可沒有說過允許你們鬼眼聯盟的人,隨便拿人啊!」 book18.org

「可是我們已經從……」艾德禮剛要反駁,卻被老約翰一口打斷道:「沒有可是,你們要麼立刻乖乖回到會場,要麼立刻離開,不然我只有請我的手下送你們出去了!」 book18.org

艾德禮面色陰沉如水,他這回託大並沒有帶來多少高手,而對方人多勢眾,如果真的動起手來,恐怕會墜了自己和米國的面子。他思索再三,卻是緩緩鬆開抓住程庭樹的手,輕笑道:「誤會,全都是誤會,打擾修女休息了,改日在下備上厚禮,親自到府上道歉。」 book18.org

說罷他便大手一揮,帶著幾個手下轉身離去,倒也極為利落。 book18.org

程庭樹剛想說些什麼,老約翰卻擺了擺手,說道:「你什麼都不要問,什麼都不想。現在還不到時候……」 book18.org

程庭樹還有些納悶,那老約翰卻也轉身離去,這時一直不敢吱聲的珊迪才提醒貝蒂修女到了該去演講的時候了。 book18.org

寬闊的會場裡,程庭樹被分在特殊的貴賓席,周圍的人非富即貴,他們雖說對於一個華夏青年坐在這裡有些好奇,可也不至於像某些網文一樣故意挑釁,給咱們的男主扮豬吃虎的機會。很快這次公益募捐會便要開始了,各個座位的賓客都儘量安靜,避免發出聲音。 book18.org

而程庭樹也感受到了不少術士的氣息,包括之前見過的光明教廷、驅魔人、黑暗議會,甚至艾德禮也都在會場裡。還有一些其他沒有見過的西洋術士,不同流派、不同膚色、不同性別,但是基本都是高手。 book18.org

片刻之後,擴音器里傳來了司儀報幕的聲音,穿著低胸無袖紫色禮服的貝蒂修女便緩緩自後台走到演講台前,對著四周賓客微微彎腰致禮,賓客們則是回以真誠的掌聲。而貝蒂修女還特地瞥了程庭樹一眼,只是他附近一片的男士們紛紛發出了欣喜的低呼,看得程庭樹心裡暗笑。 book18.org

貝蒂修女也沒有太多廢話,直接開門見山,脫稿演講起來。 book18.org

「諸位,今日我演講的……」 book18.org

程庭樹對她演講的內容並沒有太多的興趣,他發現那些西洋術士也是興致缺缺,想來都是為了後面所謂的拍賣會。反倒是那些名流富商,不管真假,倒是露出一副認真聆聽的模樣。 book18.org

「既然這演講這麼無聊,那我就增添點樂趣好了。」程庭樹頓時露出了一絲壞笑,他伸手摸向了那個特殊的遙控器。 book18.org

原本還在淡然演講的貝蒂修女在看到程庭樹的那抹壞笑時,便心道不妙,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下體便是一陣巨大的快感襲來,那插在自己 G點附近的粉色跳彈頓時加快了頻率,研磨著那花徑里的敏感點。 book18.org

「嗯……」貝蒂修女忽然面露一絲痛苦之色,發出一聲悶哼,同時右手輕輕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book18.org

珊迪卻在台下說道:「糟了!」 book18.org

她的話引起了附近賓客的注意,一個長相白胖,畫著糟糕濃妝的西洋大媽似乎和她很熟,低聲問道:「貝蒂修女怎麼了,我看她好像有些痛苦。」 book18.org

珊迪低聲回道:「修女閣下今天的早餐似乎有些不潔,她從用餐後到現在已經去了三四次廁所了,每次都起碼半個小時……」 book18.org

「我的上帝啊!我的老夥計,這不是鬧著玩的事兒。要不通知主辦方,趕緊讓修女去醫院?」西洋大媽關切的提議道。 book18.org

珊迪卻搖著頭說道:「不行啊,修女閣下素來做事認真,除非演講完畢,否則不會因為個人原因停止的,更何況這是為了公益。」 book18.org

「真的是聖母瑪利亞在世啊!」西洋大媽感嘆道。 book18.org

貝蒂修女的美目朝著程庭樹瞪了一眼,可是那些名流富商卻以為她是在強撐著病體,都是頗為感動。而程庭樹卻不動聲色的又加大了一個頻率,那枚粉色跳彈的振動頻率又加大了,貝蒂修女嬌軀一顫,花心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朝著蜜穴口洶湧而出,浸濕了她的內褲和大腿內側的絲襪,並有朝下滴落的跡象。 不得不說貝蒂修女修行多年,雖說下體遭襲,可是演講的話語卻沒有一絲顫音,光是這份本事,便讓程庭樹嘆為觀止。 book18.org

而程庭樹嘿嘿淫笑間,又將粉色跳彈調高了一個頻率,而且還讓後者在貝蒂修女的蜜穴里不斷挪動位置,刺激著各處的褶皺和穴肉。這回她終於有些支撐不住了,演講的話語裡明顯帶著一絲顫音,在場的很多賓客都有些奇怪,只是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他們眼裡端莊聖潔的聖母修女,居然會下體夾著枚跳彈,在公眾場合演講。而在那位自來熟的西洋大媽的宣傳下,貝蒂修女抱病演講,堅持為公益慈善募捐的形象頓時樹立起來了,大家都為這位善良、博愛的修女而感動。 看到事情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程庭樹也是嘴角抽搐,心道西洋人的思維真的奇怪。 book18.org

只是演講台上的貝蒂修女已經面色潮紅,貝齒輕咬朱唇,眉宇間竟有三分西子捧心的哀婉幽怨美感。而中年貞潔美婦一手撐著演講台,一手捂著自己小腹,在眾人看不到的台後,兩條豐腴的絲襪美腿微微顫抖著,紫色禮服下遮掩的下體早就濕滑一片,無論是內褲還是大腿內側的絲襪都是水汪汪的。 book18.org

而主辦方也發現了一絲不對勁,連忙在耳麥里問道:「修女閣下,您的身體還好吧?」 book18.org

貝蒂修女不動聲色的挪動兩條絲襪美腿,防止後台的人發現自己已經嬌軀顫抖的事實,她趁著換氣空當,對著耳麥回道:「沒事,只是身體略有不適罷了,我能撐得住!」 book18.org

就這樣演講在一種極為詭異的情況下進行著,看著周圍西洋名流富商看向自己女人的崇拜目光,他頓時有種進入邪教大本營的既視感,連忙想要把遙控器關掉,誰料他慌忙之下,竟誤按到了最高頻率的按鈕! book18.org

「哦呼……」程庭樹面色一變,這種跳彈每種頻率按下之後是無法取消的,必須要進行五分鐘才能結束。要麼就是強行將其毀壞,可是這種環境下,他哪能出手啊! book18.org

演講台上的貝蒂修女剛剛感到下體那股震動感逐漸平息,她早就濕滑的蜜穴還沒來得及休息,一陣更強的震動便瞬間襲來。這回那枚粉色跳動不光在她的下體來回挪移,甚至主動撞擊自己的花心,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研磨她的嬌嫩花心。 「我們……我們必須要……必須要對那些弱勢群體……予以更多的關注……否則更多的家庭……更多的……嗚嗚嗚……」貝蒂修女面色漲紅,額前頸後香汗淋漓,眼角甚至閃爍著淚花,她的一口貝齒死死的咬住紅潤柔軟的嘴唇,不想讓呻吟聲發出,那勉強念出的話語帶著明顯的停頓和顫音,而下體的快感已經如同決堤的洪水快要淹沒她的理智,大股大股的淫水流溢而出。 book18.org

這時那位西洋大媽忽然掩面而泣,拿著手帕擦淚道:「我真的是太感動,我能對修女的想法感同身受,我應該捐出更多的錢,為那些弱勢群體發聲!嗚嗚嗚……」 book18.org

程庭樹完全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這麼理解,他差點沒咬住自己的舌頭。 而那位西洋大媽顯然很有影響,周圍不少的年長女性也跟著流淚,附近的男士們自然也得要有些表示,不知是誰帶的頭,率先起立鼓掌,而很快如同森林般的人影便出現在了會場,如雷般的掌聲響徹整個會場。而在這熱烈且富有感情的掌聲中,貝蒂修女花心大開,一股股冰涼濃稠的陰精噴射而出,衝擊著蜜穴里的跳彈,頂著它朝著穴口涌去。 book18.org

她居然高潮了…… book18.org

在幾千人名流富商和術道高手的面前,被程庭樹用跳彈撩撥得高潮了。貝蒂修女睜開淚眼朦朧的雙眼,回給了目瞪口呆的程庭樹一個絕美的,讓他終生難忘的笑容…… book18.org

【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