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12) 作者:畫純愛的JIN

簡體

【情妖】(12) book18.org

作者:畫純愛的JINbook18.org

2020/3/1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book18.org

大家好啊,作者君帶著新的一章來了。 book18.org

從這一章開始,便進入主線劇情了。主角開始踏入術道,初步見識到術士社會和各種邪祟。 book18.org

上一章因為寫得過於匆忙簡略,其實我也有些不滿,但是重置是不大可能了,所以日後會專門寫個番外,詳細寫寫和周玉潔約會的情節。 book18.org

還有就是這章又出現一個採用讀者建議的人物,希望那位朋友可以看到,也希望大家繼續提供人物,以姓名、性格、性別、立場、能力的格式留言。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十二章 臨江觀潮的老道司江攀和吉凶難料的三日深山別墅旅行 book18.org

傷痕累累的程庭樹被趙曉娟攙扶著到附近的診所處理傷口,然後縫針消毒,一直折騰到夜裡,他才渾身疲憊地回到家中。趙曉娟的精神狀態很不好,似乎是沒有從謝偉臨陣拋棄自己的陰影里走出,不過他已經沒有餘力去管這些了。回到家安撫好淚眼婆娑,心疼哥哥的妹妹程庭蘭,程庭樹直接倒頭就睡,片刻之後便鼾聲大作。 book18.org

等到第二天起床時,程庭樹驚詫地發現,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身上的傷口大多已經自動癒合。而體內的情妖真氣雖說沒有突破第三重境界。可是比之前卻要增加不少。和那七個混混的打鬥,讓程庭樹獲得了不少感悟,之前他雖說學會不少武技,可是畢竟沒有實戰,光學理論顯然是不可能成為武道高手的。 book18.org

「哥,你在想什麼?再不起床,就要遲到了。還有就是你真的不需要請假? book18.org

咦,哥你身上的傷怎麼都好了?」妹妹可愛的小腦袋出現在了房門邊,她先是眼含憂色看向程庭樹,片刻之後忽然有些驚奇地問道。 book18.org

程庭樹舉起自己結實的雙臂,對著妹妹笑道:「沒錯,我的傷都好了。」在駛向學校的公交上,他打開了系統,旋即一陣提示音便響了起來,「叮! book18.org

恭喜宿主獲得9點背德值!」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完成永續任務——慾海沉淪,獲得100情慾點!」「叮!恭喜宿主完成個人專屬任務——調教趙曉娟,獲得2000情慾點,D級情慾令*1,特殊稱號(新手調教師)」「叮!恭喜宿主完成稱號進化,獲得新稱號:進擊的卑劣黃毛,獲得500情慾點,並開啟特殊任務——人妻獵手」程庭樹輕輕一笑,發現趙曉娟對自己的性慾依賴已經達到了85%,已經達到了調教任務的要求,所以獲得了不小的獎勵。 book18.org

「稱號:新手調教師」 book18.org

「品階:特殊」 book18.org

「屬性:情慾」 book18.org

「效果:和宿主情感低於陌生的女性性交時,小幅提高快感。每次調教女性時,對方的身體敏感度、性慾會永久略微提高(冷卻時間為12個小時)」「備註:此稱號為特殊稱號,根據調教的對象,會有不同的進化分支。」「喲,這稱號有些意思,這是可命地讓我黑化啊!」程庭樹輕笑一聲,打開了另一個進化的稱號。 book18.org

「稱號:進擊的卑劣黃毛」 book18.org

「品階:三星」 book18.org

「屬性:情慾」 book18.org

「效果:在與他人女友或人妻性交時,所得快感小幅提升,目標身體敏感度小幅提升,目標對宿主的性慾依賴會隨著次數,永久地小幅提升」「備註:此稱號為特殊稱號,可進一步進化。」程庭樹仔細想想,現在趙曉娟已經調教完畢,他短時間也沒人需要去調教,於是將稱號改成進擊的卑劣黃毛。 book18.org

「名稱:人妻獵手」 book18.org

「類型:特殊(永續)」 book18.org

「內容:每次獲得人妻(包含他人女友)的破碎圖鑑,則可獲得300情慾點。每次獲得人妻(包含他人女友)的完整圖鑑,則可獲得1000情慾點,D級情慾令*1」程庭樹笑道:「這個任務更缺德,這不算是逼我當黃毛麼?可惜任務出得晚了些,否則我已經能夠拿到兩次獎勵了。」「唉,你聽說了沒,咱們西郊臨江觀的江攀道長姻緣算得可准了!要不咱們找個機會去看看?」這時一個清脆的女聲傳到程庭樹耳中,他轉頭看去,卻見一對恩愛的情侶正如膠似漆地糾纏在一起。 book18.org

「江攀道長?算姻緣的?」程庭樹微微蹙額,他倒是隱約聽過這個名字,據說此人脾氣古怪,一個月只有三天算卦,日期從無定數,若是當日開卦,則會在早上8點時在臨江觀豎起一黑旗。 book18.org

只是他有三不算,一不算生死,二不運算元嗣,三不算恩怨。以前程庭樹還認為這是他在故意裝神弄鬼,抬高身價,可是入了術道之後,他才知道,前兩樣都是牽扯到一等一的天機,命數師若是強行推演,輕則大病一場,重則折福減壽。 book18.org

而那第三項,搞不好會引火上身,介入到雙方命數之中,不得善終! book18.org

「這個江攀道長倒是有些意思。」程庭樹喃喃念道。 book18.org

來到學校,滿身傷痕的程庭樹自然引起了同學們的關注,連周玉潔都不顧傲嬌的形象,不斷問東問西。而程庭樹不願她擔憂,於是編了個見義勇為,然後被歹徒打傷的故事。而班主任林秋雅見了更是大吃一驚,待聽到程庭樹編造的理由後,便要向學校和市局申請見義勇為的好市民稱號。 book18.org

這可把程庭樹嚇了一跳,他可不願意把自己暴露在公眾視野下面,那樣很多事情都無法進行了。於是只能繼續編造謊言,說那個被自己所救的女子,趁著混亂直接跑了,以沒有人可以作證為由,拒絕了林秋雅。林秋雅也只得感嘆「人心不古,世風日下」而作罷。 book18.org

整個班級里唯有盛依依和王圍干對此持有異議,只是他們都沒有選擇質問,而是冷眼旁觀。 book18.org

大課間的休息時段,程庭樹正從廁所走出,卻被王揚武給拉到一個偏僻的角落。 book18.org

「我說,胖子,你幹什麼鬼鬼祟祟的?」程庭樹有些好奇道。 book18.org

王揚武見四周無人,方才從兜里取出一張類似門票的物體,塞到他手中,說道:「這是五岩山度假別墅的暑期三天體驗券,是我堂叔做公益,專門為了咱們市貧困學生準備的,數額有限。你運氣好,被抽中了!」「你堂叔?就是那個以前坑你爹的那個?」程庭樹接過體驗券,眉頭一蹙,問道。 book18.org

王揚武也是面色一變,沉聲道:「沒錯,我那個堂叔王耀宗當年向我爸借了十萬,說要跟我爸合夥做生意。我爸當時就差沒砸鍋賣鐵,湊了十萬給他,出於信任也沒有打借條。結果那孫子等到生意有了起色,立刻把我爸踹開單幹,那十萬拖了十幾年才還清。那時候我家真的慘,過年都沒錢置辦年貨。」「後來我爸也咬牙把房賣了辦廠,沒想到生意也越做越大,才有了現在的模樣。而王耀宗前幾年吃喝嫖賭,把產業敗得七七八八了,工廠也倒閉了,據說還欠了一屁股債。」程庭樹立刻捕捉到什麼,追問道:「等等,你說堂叔最近幾年生意賠大了,還欠了一屁股債。他哪兒來的錢,去搞這個度假別墅三日游?我記得五岩山的那座度假別墅雖說荒廢很久,價格比市場價便宜不少,可是把它盤下來也不算小數目吧?」王揚武也露出一絲古怪的神色,說道:「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我那堂叔明明前幾年欠了一屁股債,還恬不知恥地到我家來借錢。可是最近半年,王耀宗好像又翻身了,不僅四處大肆揮霍,而且還花重金,買下了很幾年沒人接手的五岩山度假別墅,甚至還將其翻修了一遍,也不知道他哪來的錢。」「按王耀宗所說的,他是想要認真幹事業,搞現在很流行的原生態旅遊。這次既是做公益增加熱度,也是為了內測一下各種項目和度假別墅的設施。」程庭樹看向那體驗券,上面寫著活動時間從暑假第一天到第三天,內容包括遊玩五岩山,體驗各種娛樂項目,然後在度假別墅免費吃住。單從內容上來說,可以說非常良心了。 book18.org

不過程庭樹卻看到體驗券上一行小字寫道:「在三天之內必須服從本公司的安排,不得離開五岩山境內,否則立刻取消體驗資格,並且本公司有權追討此期間顧客的一切費用。」「嗯?」對於這個條款,程庭樹也是有些奇怪。不過他片刻之後,問道:「那你也不用像小偷一樣吧?」王揚武頓時面露苦色道:「你不知道啊,這體驗券數量有限,還要分配給咱們市的幾大高中。咱們學校好像就三個名額。」「哪三個?」程庭樹問道。 book18.org

「都是按電腦分配的,有六班的馬兵,你,還有盛依依……」王揚武聲音越來越小。 book18.org

程庭樹頓時明白了,首先王圍干這個基友沒有拿到體驗券,他們三個一般都是有事一起的,現在只有程庭樹拿到,顯然不好在他面前說這個事。其次便是盛依依也拿到的體驗券,這事要是讓周玉潔知道,恐怕又得一番鬧騰了。 book18.org

程庭樹拍了拍王揚武的肩頭,向他投去一個讚許的目光。 book18.org

*** *** *** ***「你這一身傷痕,是跟人打架過了?」瘸腿乞丐看到程庭樹時,忽然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神色。 book18.org

程庭樹將和黃三他們搏殺的事情沒有任何保留地說了出來,原本瘸腿乞丐還很淡然,直到他聽到程庭樹使出詭鷹斷魂手時,才突然變色道:「那個黃三還活著嗎?」「活著啊,我總不能真的殺人吧?」程庭樹似乎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 book18.org

瘸腿乞丐冷冷地看著他,說道:「你應該記得我將詭鷹斷魂手傳給你時,跟你說過什麼吧?」程庭樹被他寒如鋒芒的眼神嚇到了,頓時咽了口唾沫,說道:「先天之前儘量少用此招,非必要之時少用此招。若先天之前,使用此招不能有目擊者。」他的聲音越來越低,瘸腿乞丐面色陰沉了片刻,最終千言萬語化為一聲輕嘆:「算了,滅口的髒活還是我來吧!」「滅口?沒必要做到這步吧!」程庭樹有些震驚道。 book18.org

瘸腿乞丐冷笑道:「且不說這招是我獨門絕技,以你現在的實力,若是被人發現是我徒弟,你必死無疑。就算是那些混混,你以為打一頓就了解後患了?」程庭樹陷入沉默,他確實有些天真了,那些混混既然能夠輕易找到自己的行動路線,那麼就證明自己的住所等資料,已經被對方知曉了。以黃三那種睚眥必報的暴戾性格,自己這麼做只會招來他更大的報復。說實在的,他對於殺人這種常人看來罪大惡極的行為,竟然沒有多大的負罪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修煉了情妖功法的緣故。 book18.org

「也對,我差點忘了這非常關鍵的點了。必須讓你見血了,不過現在也沒有條件讓你真殺人,只能由我營造個幻境,讓你儘快適應術士的生存法則了。否則你殺一個人還得吐半天的話,恐怕就真的得死無葬身之地了!」瘸腿乞丐沉聲道:「還有現在把你和那些混混搏殺的過程,完整不缺地演示給我,我給你糾正指點!」程庭樹按照對方的要求去做,而瘸腿乞丐也一一將他的破綻和不足都指出。 book18.org

在經過半個小時的指點,程庭樹也是受益頗豐,他又和瘸腿乞丐學了半天武技和術法,最終瘸腿乞丐用幾道符營造出一道幻境,然後一掌將程庭樹拍進去。 book18.org

直到半個小時後,程庭樹才面色慘白地離開了幻境,仔細看去,甚至能夠看到他嘴角還有一絲胃液。 book18.org

「怎麼樣,感覺如何?」瘸腿乞丐陰陽怪氣地笑道。 book18.org

程庭樹還沒有來得及說話,便直接乾嘔起來,可是他的胃裡早就沒什麼東西可吐。他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胃液,面色慘白地苦笑道:「還真是有些噁心呢,不過在幻境里殺第一個人時,確實蹲在地上吐了半天。可是殺著殺著,心也跟著麻木了,吐也吐得習慣了。」瘸腿乞丐仰頭看著遠處滿是霓虹燈光的夜空,似乎是回憶起了什麼,他感嘆道:「我第一次殺人的時候,比你還小几歲,那個時候啊,那個環境啊,現在我都不想回憶起來。雖說對方是被捆起來的囚犯,可是當我把他腦袋劈成兩半時,腦漿混合著鮮血……」「別說了,我……嘔!」程庭樹立刻轉身又開始劇烈乾嘔起來,他差點沒把胃都給吐出來。 book18.org

瘸腿乞丐看著他那副囧樣,眼裡卻沒有了開始冷意和鋒芒。 book18.org

「對了,師父,你知道臨江觀的江攀道長麼?」程庭樹問道。 book18.org

瘸腿乞丐微微一愣,「怎麼,你得罪他了?」 book18.org

「沒有,只是聽說他算姻緣厲害,不知道靈不靈……」程庭樹有些忸怩道。 book18.org

瘸腿乞丐先是不屑一笑,然後嘆息道:「那個老牛鼻子只能算是半路出家,還算湊合吧!當年我有個朋友倒是算姻緣很厲害,可惜……」「哦。」程庭樹不置可否地答應了一聲。 book18.org

待到程庭樹離開後,瘸腿乞丐忽然露出了一絲夜梟般的冷笑,「好久沒有動彈過了,雖說殺雞用牛刀。可是不知道那些混混,能不能接我一招呢?」話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廢樓里。 book18.org

*** *** *** ***「快點,快點,江攀道長今天開壇算卦,咱們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周玉潔興沖沖地拉著程庭樹朝著臨江觀跑去,她滿臉通紅,不顧烈日當頭,在程庭樹面前,她總算是恢復了片刻野小子的性格。 book18.org

程庭樹看著眼前巍峨的撫仙山,頓時在心裡發出一聲感嘆:「和天地山川相比,人還是太過渺小了。」臨江觀是S市著名的宗教景點,其位於西郊的撫仙山。撫仙山與斷情山、五岩山三條小山脈相鄰,從西面將S市呈月牙狀包圍。因為山高路險,所以現在政府已經放棄了朝西發展,轉而以東郊為新的經濟中心進行開發。大量的勞動力湧向東郊,反而讓西郊的大片文化古蹟得以保留下來。 book18.org

雖說臨江觀不可避免地成為商業化景點,可是裡面還是有一群真道士修行。 book18.org

而江攀道長便是其中之一,他本不是臨江觀的道士,十年前才掛單來到此處。沒過沒久,他便靠一手命數算卦名震S市,為臨江觀帶來了大批的收入,因而被眾道士捧為猶如三清在世的神人,因而能夠獨居於條件最好的觀潮閣。 book18.org

望著觀潮閣上高豎的黑旗,程庭樹邁步走在整齊乾淨的青石山道上,出乎他意料的是,看上去嬌氣的少女周玉潔,也是如履平地,甚至汗珠都很少見到。這讓他嘖嘖稱奇,自己從小就練過武術,現在又和師父學了一段時間的真本事,才能做到攀登山道而不吁不喘。那周玉潔呢? book18.org

周玉潔雖說小時候像個假小子,可是應該沒有學過武術,從她身上也沒有感受到術士的靈氣。不過這個問題,程庭樹並不想深究,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book18.org

花了半個多小時,兩人終於爬到了臨江觀,在走馬觀花般地瀏覽了觀內景點後,他們徑直走向了觀潮閣的所在。 book18.org

在通往觀潮閣的月牙門前,早就擠滿了想要來求籤的信徒和普通群眾。幾個灰衣道童在奮力地維持秩序,一名中年黑衣道士清了清嗓子,說道:「諸位,靜一靜!」他的聲音不大,可是在場眾人都覺得頭腦一震,瞬間眼前清明,心情舒暢。 book18.org

而程庭樹則是微微一愣,心道:「這道士不動聲色就將眾人的聲音壓下去,還在瞬間安撫了大家的心神,應該是用真氣催動了類似清心音的功法,起碼已經百鬼境高階了。看來我還是小看了天下高手,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道士就有百鬼境的實力,看來我的路還遠啊!」黑衣道士笑道:「諸位的目的,貧道都知曉。但是江攀道長的規矩,想來諸位也知道。每月只有三天算卦,每天只算五卦。所以肯定有很多人沒辦法如願,為了公平起見,本觀決定由抽籤來定!」程庭樹覺得這話似乎有些耳熟,他轉頭看向身旁,周玉潔面色有些難看,似乎回憶起了什麼不爽的過去。 book18.org

黑衣道士示意身旁的灰衣道童,後者立刻捧來一個簽筒,以及一把竹籤。黑衣道士拿起那把竹籤,放在眾人面前,那些竹籤的頂端大部分是黑色的,唯有五根是紅色的。黑衣道士笑道:「諸位請看,這些竹籤無論是制式,還是外觀,除了頂端的顏色,其他沒有任何區別。待會兒我會將竹籤倒放入簽筒,然後打亂順序,諸位可以各自抽一根,抽到紅簽者可以請江攀道長算卦。」說罷,黑衣道士將一把竹籤倒放入簽筒,然後隨手晃了幾下。可是程庭樹卻感覺到,那黑衣道士看似只是隨手搖晃了幾下,實際上他這幾下暗用真氣,那些竹籤已經在簽筒里挪移數十次,其手法之精妙,即使是他,現在都沒辦法看清。 book18.org

「諸位,請!」黑衣道士將簽筒放在掌間,讓遊客們排隊來抽。不時有遊客抽中紅簽歡呼雀躍,也經常傳來抽中黑簽者的抱怨和不甘,甚至還有辱罵的。 book18.org

眼看著簽筒里紅簽的數目越來越少,周玉潔不由得捏緊了衣角,而程庭樹卻看向了不遠處的觀潮閣,他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觀察著他。 book18.org

「兩位施主,由哪位抽籤啊?」黑衣道士的聲音打斷了程庭樹的凝神觀察,他看向對方。黑衣道士雖說面帶微笑,可是雙眼卻無笑意,正死死地盯著自己,渾身緊繃,恐怕自己稍有異動,對方便會將自己擒拿。程庭樹猜對方看破自己術士的身份了,是擔心自己是來搗亂的。 book18.org

程庭樹便打了個手勢,那是術士間的暗語,大意便是自己並無惡意。那黑衣道士見了也是一愣,只是原本緊繃的肌肉也逐漸放鬆,只是兩眼依然盯著自己。 book18.org

周玉潔看了看程庭樹,然後面色略帶羞紅地說道:「我來吧!」說罷她便伸出皓腕,去抽籤筒里的竹籤。程庭樹原本並不在意,可是他忽然察覺到,那黑衣道士的手腕不動聲色地微微一抖,周玉潔原本要抽的竹籤,頓時被旁邊的竹籤給震開。只是其速度太快,動作也極為細微,所以周玉潔並沒有察覺到。程庭樹皺著眉頭便要說些什麼,可是黑衣道士卻投來一個善意的笑容。 book18.org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周玉潔已經抽出那支竹籤,頂端殷紅如血! book18.org

程庭樹立刻看向黑衣道士,可是後者卻已經笑著轉身宣布:「諸位,五根紅簽已經全部抽出,請抽中者到我這邊集合。沒有抽出的也不要氣餒,臨江觀還有其他算卦測字的先生,諸位如有需要,可以自行查詢。」「這幾位抽中紅簽,請隨貧道來!」黑衣道士對著抽中紅簽的數名幸運兒說道,緊接著他轉身走向觀潮閣。 book18.org

那些人連忙緊跟著黑衣道士的步伐,而周玉潔也拉著程庭樹緊隨其後。不得不說,觀潮閣的庭院布置得非常雅致,樹木蔥蘢,小徑通幽,耳邊不時傳來幾聲蟬鳴,樹叢間偶爾有不畏人的野兔野鹿悠閒鑽出。眾人在其間走動,頓覺暑氣全消,心情愉快。 book18.org

而程庭樹卻發現這裡被人布下一個精妙的聚靈陣,布陣之人藉助山川走勢,將靈氣匯聚於觀潮閣之中。被靈氣滋潤,就是常人都受用無窮,更別說術士了。 book18.org

程庭樹只覺得自己體內的情妖真氣流轉,都速度加快了不少。 book18.org

「看來這江攀道長還真的有些本事!」程庭樹肉眼所看到,就起碼七道靈符或者特殊印記,其中有一大半他還不認識。 book18.org

來到觀潮閣的朱紅大門前,黑衣道士也是面色一正,整理衣衫,對著裡面朗聲道:「江攀道兄,貴客皆已帶至。」「請他們依次進來吧!」一道中氣十足,聲如洪鐘的雄渾嗓音,自朱紅大門內傳出。 book18.org

黑衣道士轉身對著眾人一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book18.org

最先進去的是一對衣冠楚楚的老夫妻,看那穿著氣質就不是常人,他們走到朱紅大門前,後者無人自開,露出了容納兩人並行的縫隙。老夫妻緩步走入後,那大門又自動閉合,就像是現代化的感應門,但那明顯是普通的木門,顯然是有人用真氣在隔空推動。光是這手催動真氣隔空推門的本事,裡面那人的功力起碼先天。 book18.org

不到十分鐘,朱紅大門再度開啟,那對原本有些愁眉苦臉的老夫妻,此時滿臉笑容地從裡面走了出來。 book18.org

「司道長還是靈啊!我就說那條項鍊沒有丟吧!」「那是,那是……」程庭樹看著那滿意而去的老夫妻,心裡也有些活泛起來。 book18.org

接下來的幾人也沒等多久,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程庭樹和周玉潔是最後一組,等到他們來到朱紅大門前時,後者忽然直接洞開,一股沁人心脾的檀香味便直接湧入了兩人鼻腔。程庭樹只覺得渾身一輕,四肢百骸都似乎發出歡快的鳴叫,丹田裡的情妖真氣陡然加速運轉,他的功力竟又上了一個台階! book18.org

「兩位貴客,請進!」那個雄厚的嗓音再度響起,而程庭樹背後的朱紅大門則是緩緩閉合,仿佛不想讓這股奇特的香氣外泄。 book18.org

觀潮閣的大廳占地不小,光滑的水磨青磚上刻錄著八卦太極圖等道門常見圖案,附近的廊柱上也掛著經幡靈符,大廳里香氣氤氳,那是剛才他聞的檀香味。 book18.org

大廳的盡頭是三清道祖的神像,而兩側則是兩尊鶴形香爐,滿室氤氳都是從鶴嘴裡瀰漫開來。 book18.org

三清道祖神像的香案前,擺放著一台紅木製成的書桌,看那模樣絕對不是凡品,很有可能是古代的老物件。紅木書桌上擺放著文房四寶和簽筒、龜甲銅錢等算卦用具。 book18.org

然而讓程庭樹吃驚的,卻是坐在書桌後的老道士。那老道一臉病容,滿臉褶皺和老人斑,一頭乾枯如野草的白髮,隨意地披在肩頭,頷下的山羊鬍須更是像久失修整的灌木。他坐在木製的輪椅上,身著藍灰色的道袍,裸露在外的手掌乾癟如行屍。看那模樣,怎麼都像是舊社會吸大煙的肺癆鬼,和程庭樹想像中的那種仙風道骨的老道形象完全不搭。 book18.org

「貧道俗姓一個司字,道號江攀。兩位貴客既然抽中紅簽,便與貧道有緣。 book18.org

事先說好,貧道有三不算。一不算生卒,二不運算元嗣,三不算恩怨。此外,本次的卦金和你們所算之事有關。下限一百,上不封頂!如無異議,兩位就可以開始了。」聲若洪鐘的話語從這位滿臉病容的司江攀老道嘴裡發出,也是讓程庭樹一陣頭皮發麻。誰能將一個滿臉病容的老道和如同洪鐘般響亮的嗓音,聯繫在一起。 book18.org

「道長放心,規矩我們都懂。這次我們來,是……是算姻緣的。」周玉潔在書桌前的兩把靠椅坐下,揉搓著衣角,有些忸怩地說道。 book18.org

而程庭樹也緩過神來,坐在另一把椅子上,看向了司江攀。 book18.org

世人皆以為命數師和算命的都是一種人,其實不然。市面上的算命先生,有將近八成都是西貝貨,他們或是根本不通命數,或是知曉點皮毛,靠察言觀色,揣摩顧客心理混日子的。 book18.org

而真正的命數師則是會推演天道,知曉過去現在未來。據說超品命數師可以持續觀察未來,長達三個小時。 book18.org

所以程庭樹在觀察著司江攀,想看看對方究竟是欺世盜名的騙子,還是真正的道門命數師。 book18.org

司江攀將書桌上的算卦用具一一擺開,淡然問道:「不知兩位打算如何算,測字搖簽還是銅錢八字?」周玉潔取出兩張長方形的紅紙條,遞於司江攀,然後說道:「道長給算算,我和這男的能不能成就姻緣?」程庭樹看到那紅紙上的字時,頓時兩眼圓瞪,那上面寫著的是自己和周玉潔的八字。 book18.org

「她怎麼會有我的八字?」程庭樹有些愣在了,而且按照當地的風俗,兩家訂婚前會將男女的八字寫在長方形的紅紙條上,交給算命的合八字。現在這情況不就是? book18.org

司江攀用乾癟滿是老人斑的手掌接過紅紙,然後瞪著渾濁的雙眼看了看,緊接著便開始掐動手指,推算起來。 book18.org

程庭樹瞳孔一縮,他立刻看出了端倪。司江攀的手指掐動速度極快,以至於產生幻影,在旁人看來,他只是悠閒地掐動著手指。可是程庭樹卻察覺到,僅僅數息之間,對方的手指便已經換了幾十個方位,每次掐動的位置、輕重、頻率都完全不同。如果程庭樹一開始對這病老道還有些懷疑,現在就真的誠服了。 book18.org

從瘸腿乞丐那裡,程庭樹知道當今術道,頂尖的命數師流派總共有九脈,每一脈都有其獨門的推演天機之法。其中有一脈就擅長以指法推演,其法名為探神手!據說其手法施展開來,如夢似幻,指影重疊仿佛星河燦爛。 book18.org

待到十息之後,司江攀忽然停止掐動,他指著一張紅紙條說道:「這八字應該是女施主你的吧?」「嗯。」周玉潔點點頭。 book18.org

司江攀呵呵笑道:「那就要恭喜女施主了。雖說情路有些坎坷,可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女施主終能嫁得如意郎君。」「那是不是那張紙條上八字的哪位?還有就是我什麼時候能夠……」周玉潔面色嬌羞地說道,一改平素的傲嬌模樣。 book18.org

司江攀撫髯笑道:「天作之合!而且根據貧道觀察,女施主最近紅鸞星動,此期必然不遠。短則三月,長則一載,雖未能合卺而酳,然定能行敦倫之事。」周玉潔頓時羞紅了臉,病老道說得雖說文雅,可是直譯過來就是「最快三個月,你就算不能和他結婚,也能一起啪啪啪了!」程庭樹剛想說些什麼,司江攀卻忽然伸手說道:「這位女施主既然已經得償所願,不知可否先出去休息片刻,貧道對這位施主還有幾句好言相勸。」周玉潔雖說充滿了好奇和疑惑,可還是按照司江攀的話,離開了這座大廳,畢竟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book18.org

待到朱紅大門再度關閉,室內的光線再度昏暗起來,司江攀打了個術士的暗語,說道:「不知小友是師承何方仙府,尊師何人啊?」程庭樹以晚輩禮回道:「晚輩師承天歡宗,家師陳諱玄真。」瘸腿乞丐早就預料到,程庭樹日後行走術道,肯定會被問及師承,早就給他編了個假身份。天歡宗和陳玄真都是真實存在的宗派和人物。天歡宗是道門雙修流派的分支,在術道里曾經小有名氣,只不過早就衰敗解散。到時候程庭樹哪怕暴露了一些情妖秘術,也可以用天歡宗來掩飾,畢竟後者也有類似的男女雙修之法。 book18.org

而陳玄真是天歡宗的大長老,說是大長老,可是實力一般,屬於開個表彰大會,名字分在最後「等等」里的那種。 book18.org

陳玄真性格古怪,在宗內人緣很差,和同僚弟子們都很少交流,屬於人嫌狗厭那種。按照瘸腿乞丐的說法,陳玄真有兩個徒弟,一個死於邪祟之手,另一個下落不明,實際上是被人暗算擊殺了。而他要偽裝的便是那個失蹤的弟子,因為陳玄真脾氣古怪,而他那兩個弟子也沒有和宗內其他人見過面,只是在宗派里掛了名,所以才會讓程庭樹頂了這個身份。 book18.org

司江攀對程庭樹的話,不置可否,他笑道:「小友可知,貧道為何將你單獨留下?」「這卻是未知,還請前輩指教。」程庭樹帶著一絲好奇地說道。 book18.org

司江攀說道:「貧道雖非專業的命數大家,可是自問在命數一道,還是小有成就的。在小友進來的瞬間,我便已經推算你的命數了,有句不好聽的話,不知當講不當講?」「但說無妨!」程庭樹回道。 book18.org

司江攀淡淡地說道:「按照命數之法推演,小友並不該坐在這裡。」「哦,那我該位於何處?」程庭樹好奇地反問道。 book18.org

司江攀嘆息道:「不,我的意思是,你本不該活到現在!」程庭樹面色微變,可是身形卻穩如泰山,他用儘量平穩的語調說道:「我不該活到現在,難道我是鬼不成?」司江攀搖首道:「非也非也,你命中該有三場劫難,任何一場都足以讓你斃命!所以按照命數來推算,你應該最多十六就暴斃!可是你卻活到現在,就說明有人強行替你擋下了劫數,你師父應該跟你說過吧?」看著目光灼灼的司江攀,程庭樹強行壓下心頭的震驚,沉聲道:「沒錯,家師是這麼說過。」司江攀眼珠一轉,繼續說道:「可是劫數這東西,越是被人遮攔,日後爆發的便是慘烈。你已經度過了兩次,剩下那次若是度不過,不僅你死無葬身之地,你的家人也會受到波及。」「前輩想要說什麼?直接說了吧!」程庭樹在經過初期的震驚後,很快便反應過來,他已經不是一開始那個被瘸腿乞丐給忽悠得腿瘸的術道菜鳥了。他很快便意識到,對方絕對是有什麼企圖。 book18.org

司江攀笑道:「沒有什麼,貧道只是不願你橫死荒野,想要救你一命。」「如何救得?」程庭樹問道。 book18.org

司江攀回道:「入吾門下,跟著貧道當道士!」「那我以後還能娶妻生子麼?」程庭樹追問道。 book18.org

「不能,貧道師承全真一脈分支,禁嫁娶葷腥酒。」司江攀笑道。 book18.org

「那還是算了,時間不早了,晚輩就先行告退。」程庭樹可不願意過這種苦日子,於是連忙告辭。 book18.org

而司江攀也不阻止,直到程庭樹走到大門,方才勸告道:「如果沒有必要,這一個月不要離開市區。」程庭樹只是拱了拱手,便離開了這座香氣氤氳的大廳。 book18.org

過了幾分鐘後,大廳深處的暗門後面,忽然走出了兩人,正是那莫叔和長相陰柔的青年。 book18.org

「老堂主,可以確認了麼?」莫叔恭敬地問道。 book18.org

司江攀一按護手,輪椅便自動轉向,他拿起一炷香,接上了三清神像前快要燃盡的殘香,然後才說道:「可以確認了,這小子就是那人的弟子。他的偽裝身份倒是接近無懈可擊,可惜誰也不知道,我是陳玄真唯一的朋友,那老小子生前最為厭惡命數一道,所以根本不可能對弟子說劫數之事。再加上你們所說他會使用詭鷹斷魂手,我更是已經確認了九成。而且我最近得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情報,你們知道是什麼?」莫叔和青年皆是搖首不知,司江攀輕笑道:「在東郊某處廢棄倉庫,警方發現了七具慘死的屍體,作案人做得滴水不漏,根本沒留下一絲線索。你們猜那七名死者是什麼身份?」莫叔和青年對視一眼,面色一變,「是那人出手滅口了?」「哼,倒也符合那傢伙的性格。所以我一直勸你們不要將情報上交,除了小宋,你們還向誰說過這事?」司江攀肅然問道。 book18.org

兩人知道他口中的小宋便是餓鬼堂現任堂主,青年連忙解釋道:「沒有,而且即使是宋姐,她也不同意將情報上交給術道盟,並和老堂主一樣,嚴令我們噤聲!」司江攀嘆息道:「小宋到底還是成熟了,要知道那人極為護短,若是知道是你們泄露了這個消息,恐怕餓鬼堂上下都不會有日子過。而且若是有機會,一定要和程庭樹交好,最好能夠將其拉到我們門下,若是不能,至少勿與其為敵!」「為什麼?」莫叔好奇地問道,他為餓鬼堂效力二十年,侍奉過兩代堂主,還是第一次見到老堂主如此嚴肅地對待一個術道新人。 book18.org

司江攀將周玉潔留下的兩張紅紙條直接震成粉末,看著漫天飛揚的粉末,他才開口道:「那丫頭明顯對那小子有意思,她肯定是從某處拿到了那小子的生辰八字。可是我推算之後,卻發現那八字根本對不上!有人掩蓋了他真正的生辰八字!」「而且我通過探神手秘法算出的影像,發現此人頭頂黑雲,身縈桃花,腳踏血河。主其一生艷遇頻頻,殺伐無算,無數人和勢力會因為他而死,也有無數人和勢力會因為他而生!上個有此異象的人,你們知道是誰嗎?」青年嘴唇囁嚅了片刻,說道:「上任天榜第一高手,星隕劍客羅凌霄!」司江攀嘆息道:「是啊,當年羅凌霄以術道新秀身份橫空而出,縱橫術道,所向披靡。且身邊美女無數,艷遇不斷。若不是後來……所以說,此人能夠結交儘量結交!如果他是下一個羅凌霄,我們餓鬼堂便可以再度興盛,甚至超過當年的輪迴殿!」「那您所說,讓他一個月不要出市區是指?」莫叔問道。 book18.org

司江攀說道:「他印堂發黑,說明最近有什麼危險來臨,如果躲在家裡,或許無事發生。若是……那就只能讓他自求多福了!」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